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坐看雲起時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詩誌】三~林仙龍之《夜晚的濤聲》
 瀏覽362|回應0推薦8

陳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8)

Yue Han
映彤
葉莎
雪赫...*~
紅粉豹
濯雨
翎翎
水穎鳴煙

    【詩誌】三~林仙龍之《夜晚的濤聲》 

楔子~

   詩可以是簡單而純粹,但也可以是繁複而多樣。

   現代詩自五四以來,許多詩人確然已從無數的實驗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格調,但風格的建立確實是不易的。有一次,聽詩友四分衛談到,據聞詩人游喚曾說『要當個詩人,至少要寫500首詩,才能確立自己的風格』,如是風格塑造之不易可見一斑。

    出自鹽分地帶的詩人林仙龍老師,其作品也正可說是屬於獨樹一幟的風格之一。他的詩經常是洋溢著海洋的風潮,同時飽含著韻律的音樂性,還有行文間那流暢而引人入勝的氛圍。譬如本次要引介的這首《夜晚的濤聲》,這是一首篇幅不算短的詩作,但全篇貫串的思維一氣呵成,可以細細品讀,但其實更適合朗誦。本詩也曾選入爾雅版年度詩選,同時詩選裡對本詩有如下小評:『他把語言、意象、旋律三者揉合得非常好,使我們從開頭唸到結尾,雖然長達七十五行,依然覺得如夢似幻,情趣橫生。記得姚一葦曾說過,中國現代詩要想有更大的成就,音樂性是不可缺少的。證之本詩,他的觀點確有幾分存在的理由。』這首《夜晚的濤聲》呈現出來的正是另一種詩的表現方式,不屬於實驗性的作品,也沒有艱澀難懂的意象與語彙,你可以輕易感受到詩人所要表達的意涵,全詩隱隱然以一種難以言喻的思緒,卻如此清晰地呈現詩的氛圍,有如沉靜與激越交互疊錯的交響樂一般。 

詩人小傳

林仙龍,筆名林聲、桑無,一九四九年生,臺灣臺南人,政戰學校政治系六十年班畢業。「主流」詩社,「大海洋」詩社同仁,著有童詩集「趕路的月亮」等多種,曾獲國軍第十四屆新文藝短詩銅像獎。 

夜晚的濤聲         林仙龍 

夜晚的濤聲,是夢中,

不能自拔的,言語;

愈陷愈深,在不能會晤的地方,

澎湃。隱隱的,

留給我一道長堤;

黯然的阻絕,

黯然的,形成水漩‥‥

沉淪我,

不堪回首的,

面目。 

走不盡漫長的海岸線,

走不出長夜,低斜的,屋簷;

多事的海風,

若無其事的,等候;

我不在歸程,

少年的心緒,

留在諦聽的位置。 

常常傾聽離去的步聲,

總是在驚愕中,變換不定的手勢,

我要詮釋什麼?

這裏濱海太近,

這裏的思緒太零亂,

遙遠的海上,偶而傳來,

船破浪的聲音,

悲涼而急促,

最後只剩下一句鬱鬱長笛,

恍忽在晚風中擴散。

我要接受什麼?

這裏太空曠,

這裏太冷峻,

它們有難解的,澎湃的,

波濤,逝去…… 

我不再見證,也不忍

凝視……。一朵水花逝去,

有它不願語出的理由;

像一場驟雨,狂亂的,

在不安的野地上墜落,

任憑一條不知名的溪流,

收容。

不記得速度,忘卻流程,

它們來到,

大海,並且在暗流中,

載浮載沉,成為

激濺的浪花。 

潮來潮去潮差太大,我不敢細心的,

辨識;不要給我,

暗示,不要給我,

慰藉

如果也成為濤聲一句一句,

我只想知道,它們什麼時侯

來到我心中,

它們是否傳達不可挽回的命運?

讓一切肅穆下來,

讓我也成為一個含蓄的旅人。

墜落在夢裏……點點清愁,

在森寒的夜底逸去;

倘若我仍堅持,

讓倦怠的風解語;少年的,

塵霧,

旋起的降落的,恨。 

這不是守望的理由,

我已安於緘默;

少年的淚水雖然澄澈如故,

我已找不回血液賁張的,

熱度。

啊,不要讓我看透什麼,

不要讓我悔恨,

這不是議論的時刻,

這裏留不住散亂的腳印。 

我離去時,漸有冷意,

海風襲來,向模糊的空中,

吹亂一片片疲倦的,

煙雲;

我的夢只有退回濤聲裏,

未熟識的夜色留給翻滾的風浪。

          ──七十一年十月「掌門」詩刊第九期 

◎本文部份內容引用自《七十一年詩選》爾雅出版社出版。

 

 


遇見寂寞
http://blog.udn.com/jasons888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129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