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彈指附耳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給黑手>平安夜裡的許願星(短小說)
 瀏覽411|回應0推薦6

水穎鳴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葉莎
小颱風
墨痕
千朔
濯雨
紅粉豹

 

每年聖誕節,習慣找一個看得見101大樓的地方,就這樣靜靜待一晚。

 

在說到每一年培養的習慣前,不得不說起,某一天後,每一天夜裡同樣的夢,模糊但卻似曾相識。

 

某一天之前,也許曾發生過什麼事,而在某一天後,意識到的僅只剩淡淡失落,不太感傷,但也不太好受,心微微揪疼,但依然一點印象也沒有。沒有人告訴我從前的故事,也沒有人預測將來的事,『某一天』成為一個謎,而我卻這樣徘徊在謎的中心點,無可自拔。

 

說起那個每一天夜裡的夢,總會出現一現女孩。或許背影,或許側臉,或許開懷的笑,或許蹙起憂愁,印象中她從未哭泣。無論是那一個夜晚,她的臉就像暈著月光攏著霧,隱約感覺是個面色秀麗姣好、清新可人的甜美女孩。

 

她-不知道她和我身上像補過的傷疤有沒有關係,但只要她在夢裡,像缺了一角的內心便好似弭平。

 

究竟有沒有關係?

 

只知道,從我感覺撕裂一般的疼痛時,她便適時出現,輕攏面紗在我身邊、心頭,甚至流血的坑疤上安撫著,讓我不再叫囂,甘願睡去,或稱為昏去。

 

僅是,這樣單純的聯繫了吧!

 

坐在公民會館前的長椅上,感受2008的平安夜,記得,去年最後一天,便是到這裡看一場絢麗的跨年煙火,很快的,竟然就是一年的尾聲。

 

星光默然懸在高樓後的光暈裡,時光點滴流逝、迴溯……

 

※※※※※※※※※※※※※※※※※※※※※※※※※※※※

 

女孩很愛芭蕾。家世顯赫的她,其實非常孤寂。

 

從小,父母便已經為生活忙碌,工作夠煩心的情況下,相對的只要在家時女孩也在,不吵也不鬧,功課準時寫,聯絡本上沒有重要註記,這樣就夠放心的。

 

家裡無大事,小孩乖巧,還有什麼比全球經濟不景氣,甚至波及家族嚴重呢?

 

平時,女孩大部份的時間就是待在書房靜靜看書、寫作業,雙親期望培養她的氣質,她就順著雙親心意學舞蹈、彈鋼琴,所以有時她會在房間裡練舞,在音樂廳練琴。

 

比起鋼琴,女孩比較喜歡芭蕾,當雙親出門時,老管家與褓姆陪在家裡,她便能較安心地練舞,更加優雅地柔軟、伸展,然後掩藏僅有的驕傲。用堅強包裹脆弱;用旋轉驅逐孤寂。

 

唉,好想嘆氣,可是老管家在。

 

「小姐,怎麼突然不說話了?」一個慈藹的低沉嗓音輕聲詢問。

 

「李伯伯,沒什麼,想起出門時好像忘記跟媽咪說了。」清秀女孩,甜美的聲音,如夜鶯般溫柔、靦腆道,語調隱隱有些心虛。

 

不是為了真的未向母親報告,而是根本不是在想這個事情,說了個善意小謊而心虛。

 

「原來是這件事,剛剛我有打電話跟先生說了。」慈藹的聲音恍然,還有些釋懷。

 

約莫十八來歲的女孩微微笑著,夜裡輪椅上的她,臉龐白皙裡卻微有病態,戴著咖啡色針織毛帽,圍著咖啡色圍巾,偶而呼出幾圈白茫霧圈,偶而還將戴著咖啡色針織手套的雙手交錯揉搓。

 

「小姐,冷?」老管家固定輪椅,走到女孩面前,攏上女孩的咖啡色珍織外套領口,並且拉高女孩膝上披著的咖啡色被子。女孩滿足地也幫老人家喬了喬帽子、圍巾與外套領口,逗樂老人家。

 

之後一路上兩人都保持微笑,陷入沉默的女孩,同時又陷入回憶……

 

聖誕節前一天,也就是平安夜,是女孩第一次遇見男孩的日子,那時她第一次偷溜出家門,只想要感受一次台北街頭平安夜的熱鬧氣氛。

 

她當時,走到公民會館前,就坐在男孩的隔壁一張椅子。

 

或許是心血來潮,平安夜大家的心情都很興奮、喜悅,所以男孩見到她,小小年紀這樣晚還在外頭,忍不住問她:「這麼晚,為什麼在外遊盪?」

 

就這樣,兩人在平安夜裡,約定成為好朋友,男孩還當場摺了一顆許願星,送給她。

 

「這是許願星,當妳心裡有願望時,向祂許願,一定會實現的。」

如此肯定!那年,男孩十八歲,她十五歲。

 

她一直帶著許願星,從骨瘤手術後,得知恐怕再也站不起來,甚至因病情變化而不得不接受化療的那一天起。

 

瘋狂的,她想念失蹤的男孩,記得得知得化療的那一天起,男孩的手機便一直打不通,那一天起,世界瘋狂轉動起來……

 

※※※※※※※※※※※※※※※※※※※※※※※※※※※※

 

「別碰!」很痛!真的很痛!為什麼不能像「她」一樣,總是不弄疼我?

 

當我感到有意識時,便是無止盡的疼,全身骨頭都在叫囂著,像散著、錯位,磨損我的靈魂與意志。我完全想不起來究竟發生什麼事,只要能讓我不疼就好。

 

椅子上閉著眼的我,睜開眼,舉起滿目瘡痍的兩隻手臂。至今,仍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怎樣渡過那段疼入骨髓的日子,只知身體在一次又一次的縫縫補補的時光,極其緩慢地、好不容易才邁入康復。

 

從他康復後,連著幾年,都很納悶心中莫名會在平安夜,找到一個看得見101大樓的地方,如公民會館這裡待上一陣子的習慣。

 

咦?這是什麼?

 

地上滾來什麼?

我輕輕拾起。

 

「什麼啊,許願星?」我垂目望著。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一陣銀鈴般甜美嗓音響起。

直起身,抬起眼,咖啡女孩映入眼簾。

 

女孩似乎非常詫異?

 

「是你!楊明峰!」甜美的咖啡女孩激動的好像要站起來。

 

「嗯,妳好,我的確叫做楊明峰,妳怎麼知道?」印象裡,不認識這個看起來很甜美可愛的女孩。

 

※※※※※※※※※※※※※※※※※※※※※※※※※※※※

 

她很詫異,非常詫異,瘋狂想找的他,竟然真的在平安夜出現在看得到101大樓的公民會館前。

 

女孩很肯定他不認識自己,在他的眼神裡,那樣陌生、排斥、疑惑,而且疲憊,他全身都瘦一圈,面龐消瘦,而且有些憔悴,在他的眼裡,只有陌生的台北;陌生的城市倒映著,沒有她。

 

女孩不知道他發生什麼事,但肯定他已經完全忘記自己……

 

難掩失望、難掩的錐心之痛,許願星再次滑落,掉在兩人的面前,掉在兩人的回憶深深處。

 

女孩渾身有些脫力,推轉自己的輪椅,要老管家帶她離開,眼淚在轉身一刻混著星光,101燈花閃爍,顯得格外璀璨。

 

老管家才推了幾步之遙,或許感到男孩驚愕之餘,準備要拾起許願星,女孩突然伸手拉上輪椅的煞車,之後重新放開煞車,再次轉身,吃力地將輪椅前移,望著遺落的許願星,彷彿看到一個孱弱的身子是一張拼圖,回憶就殘忍地剝落一片,她怎能容許自己不完整?

 

當纖指有些顫抖,身軀幾乎伸展到達極限,幾乎接將摔在地面,一隻手同時拾上許願星,一隻強有力卻滿目瘡痍的手扶住她。

 

女孩與他同時愣住。

 

「你,可以陪我過平安夜嗎?」咖啡色嗓音,似乎有些哽咽,似乎有些請求。

 

脆弱的令人難以拒絕!

 

老管家聽著已不捨、難以克制而無聲地拭著淚。

 

 

於是,男孩低聲安撫:「如果,妳不急著回家的話…..

 

 

 

 

 

 

(完)

 

P.S字數顯然有點多了,但應該還是可以接受的。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