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坐看雲起時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曾經這樣想過
 瀏覽552|回應2推薦6

陳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小奕(愛在宜蘭破曉時)
千朔
翎翎
紅粉豹
水穎鳴煙
葉莎

我曾經這樣想過

假若:心,是一條河流……。

而愛意是如何奇異的花朵

蔓叢生,沿自河的兩岸

沉靜的心緒,思索著

水質如何給予養分

攤開雙手,人們總說:掌上的紋路

源自盤根錯結的心


而愛意是如何奇異的花朵

在髮咨飄揚間,展現光鮮與美麗。


我們曾經如此想過

假若:心,是一條河流……。

在深水與淺灘之間

如何抉擇情意的流向

澄澈的水流,垂訴著:

在星光明滅間

我們必需回到歸宿

( 而愛意是如何奇異的花朵)

是的,我曾經如此想過

假若:心,是一條河流……。

在河岸,植滿希望芬郁

如溢香的百合

( 而愛意

  會是如何璀璨的花朵)        


遇見寂寞
http://blog.udn.com/jasons888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081225
 回應文章
詩的抉擇
    回應給: 千朔(achang45) 推薦5


陳皓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翎翎
紅粉豹
水穎鳴煙
葉莎
千朔

    先向千朔問聲好,道聲謝!

    算算這應該是妳在穎城這回覆給我的第三首詩,對於我這些靦腆之作,還是謝謝妳如此煞費心思。我想每個人寫詩多少都會有一個動機,然後循著這個動機前進,並追隨著邈不可尋的思路走向,去完成一首詩。這種來自首次的直覺其實是最真實可貴的,所以有時也不需去想,這種情景下完成的文字是否成熟或者完美。

    再來說說詩吧!其實我對自己的詩不算有特別嚴格的要求,只是常常會想把心中的某一些想法,或者思考透過詩來表達吧!如果照著前人的說法,也許那便教作『詩言志』吧!所以,如果要找一個方式來談談我心中理想的詩的樣貌,或許應該這樣說,首先我覺得詩應該要『美』,但卻不是『唯美』,這個『美』表現在辭藻上,也表現在意境上。所以我直覺認為詩的文字該有一定的『厚度』,當然也有人是以『薄』取勝,但這些都無傷大雅,就依個人的喜好而行。再來詩除了文字與意境的美感,還應該有其它的意涵,譬如生命觀點,譬如哲學思維等,這與康丁斯基所說的『藝術的精神性』有些相似,是屬與內在層次的體現。但對於這些部份,寫詩的人如何讓讀詩的人可以領會實則是不易的,或許這也正是文學批評之所以產生的原因,雖然我自己一直不喜歡以文學理論來解讀一首詩,但我卻堅信創作者自己必須有一種解讀詩的方式是必要的,這就是我常講的──『自圓其說』。因為不管別人如何解讀你的詩,每個人總是應該真誠面對自己的作品,那是一種應該被理解期待的。

    以前曾經有一位年輕詩人,意氣風發地寫了許多詩,其中當然也不乏一些高度實驗性的作品,但同時他也宣稱,他的作品是『不可解』的,也就是說他希望不要以任何一種理論與方式來解讀,。那時,我曾說:『可以。』但請問你自己的解讀呢?這是我對於詩學的一部分看法,從前有許多人不知詩為何物?相信今天還是一樣,現在還是有很多人不能理解現代詩,包括怎樣才算是詩的語言、意涵如何表現、氛圍如何創造等等。雖然我知道每個成熟的詩人運用的方式皆不同。

    我覺得每個人寫詩,發展的軌跡必定有其脈絡可循,我們一路寫來不斷受著周遭的影響,有些來自同儕,有些則來自書本。像我自己早期的詩就深受《敻虹詩集》與《如夢令》這兩本書的影響。敻虹的詩常透著一股空靈娟秀的美感,十分婉約動人。《如夢令》則常帶著些許古典的禪思。及至後來隨著讀的詩漸多,創作的理念愈發清晰,這些影響才會逐漸褪去,真正屬於自己的格調也才會漸次浮現。像即便是如此,我仍不得不承認古唐詩對我的影響,我常覺得像盛唐以後的一些詩,也許我們常看到的是那些華麗的辭藻,絕美的意境。但真正讓我注目的可能還是那些『情景交融』的,說是技巧也好,說是意象也罷。那些詩常令人覺得『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如果強要解讀反而失去詩的原意。所以如果回過頭來看我的詩,有時我也會覺得『說是容易卻是難』,難就難在於如何以一把文學理論的刀,去切割解析那些情與景與思考,而無損於詩的原意與境界。但這種事與這種感覺畢竟是言人人殊的。我的看法說不定在某些人眼裡,會覺得有自我膨脹之嫌,但這種情形是可以理解與接受的。某些部份我必須自承確實受了唐詩的影響,我總是企冀在平易的文字間,努力地想去揣想另一種詩味與意境。而每一個階段的創作,其實詩的走向是不同。時而唯美唯情,時而寫實批判;又或是明朗,又或是晦澀。這都是創作的軌跡。當然我有我自己的解讀方式,卻也無礙於旁人對於我的詩的看法,藝術創作的可貴本就在於這種種的可能。妳可以因喜歡而愛不釋手,當然也可因不喜歡而棄如敝屣,在藝術的國度是自由的。所以對於妳的解讀方式,其實我樂觀其成。重點是如果這些詩還能帶給妳某一些想法,或者激起妳另一種思維方向。那我想這首詩就不再僅是我創作當時的原意,它終還有存在的一種必然的意義。上面這些是我對詩的一部分觀想,有時我也會興起想要把這些看法,比較有系統地整理並記錄下來,但我知道說來容易,誰知道我幾時才會去做呢?至於這首《我曾經這樣想過》其實本來還有一個副標,同時原來是六個分段,後來在發表時想要給這首詩更簡單,更純粹的感覺而將副標與第五段刪除。所以,當然也與寫作之初的想法算是有些許的不同了。

    最終還是謝謝妳的解讀與回應,以及曾經費心讀過這些詩的好友們。

藍欣一併問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098351
兩難
推薦6


千朔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陳皓
紅粉豹
濯雨
翎翎
葉莎
水穎鳴煙

風拂倒河岸的兩邊草
我醒在河中央

假若:心,是一條河流……。你說

我該不該?撲向蒼茫幻遊一條龍
不見古人的思緒,卻見到花花
草草的情愛纏繞兩臂地向前划
白浪衝激翅膀的翼紋,切割自己
深灰的天空

愛你。是一條不回頭的逝去,你說
愛意璀璨的花朵,奇異的
教人無法想像,真的。我說
就像幸運草不以偶數為樂,平凡
才是鬼針草的生泉

我在水流湍急之中,問卜
掌紋一條條地游成魚群離去
撈起的保特瓶沒有信,未知生
當然也不算死亡,我只能在
河水灌入草蝦充當乩童時
取得西方淨土的囈語

摘三支入冬的蘆荻擊舷
沙洲擱淺,兩岸石灘有魚
擲笅:你的訊息
無益,我移植Narcissus的基因
開闢佔有的花園
(假若:心,是一條河流……。你說)
我以槳聚賭

河岸之左是地獄,右岸
有鬼等待上船

   藍欣大哥晚安
   這篇文字千朔很早就想回覆你了
   但一直都有些小忙,就拖到現在~^^!

   今天中午寫完後,給朋友看了一下
   朋友下午回我:怎麼一首美美的抒情詩,你可以回成這樣子啊啊啊~~

   啊啊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回你這首作品
   回著回著,就寫成這樣了~^^!
   (左右腦可能不協調,文字自有生命,那該是它的問題吧~@//@)
   不過,下午重讀幾遍我自己寫的
   再重讀你這篇作品,我發現自己還蠻真誠的
   真的是把第一次閱讀的直覺寫了出來~^^!

   如果回得風馬牛不對,你看看笑笑就好嘿~^^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915&aid=3096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