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穎.臨.城.下
市長:水穎鳴煙  副市長: 陳皓幕後黑手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穎.臨.城.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城主的即興隨想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音樂愛情月---月老錄(舊文)
 瀏覽383|回應0推薦1

水穎鳴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jenn~吹風版兒

 

 

 

一盆薰衣草,真能等到紫色的愛情嗎?

 

今天早上,看到這盆綻放得很美的薰衣草,像中了魔咒似的就將它買了回來,下午,暗戀的他,對我說了聲:「謝謝」。

 

很奇怪,當你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在你不說的情況下,好像很難明白你對他的心意,可是,為什麼當我想說的時候,卻總是會這樣

 

「不客氣,我我其實」聲音太小,速度緩極,目標已到你十步遠的地方。

「我」一緊張,一定口吃,於是結果謝謝再聯絡

「我其實」目標停下來,專心聆聽,並且好意加上一句:「其實怎樣?」

興奮過度的我,忘了該怎麼回答。

 

「怎麼了,妳今天臉色好臭唷。」碠方似乎猶豫很久,抱著必死的決心,冒死一問。

「沒什麼,只是又是一個銘謝惠顧。」我目無焦距,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嗯,妳將眼睛閉上。」

我偏頭看著碠方。

他只是一昧天真的眨著無辜已極的眼,呆呆笑著。

就愛裝可愛!我吐舌暗道。

「好了沒?」

 

「好了好了。」我快速將眼打開,只見眼前一個精緻的餅乾耀眼。

「這是

「這是史上第一廚剛研發成功的最福餅。」

「醉符餅?」有酒的符咒餅?

「吃、了、最、有、福、氣、的餅。」

看到碠方,我一直笑一直笑。

 

「妳別小看這種餅,這還得用長白山的低筋麵粉發酵搓揉,然後高溫烘烤哩,最後再加上巴黎七彩糖絲點綴那種的感覺,然後再和入本人我的小小福氣而成,吃了絕對歡喜。」

 

「你沒去第四台當推銷員真的很可惜!」我差點笑翻在地上。

 

碠方溫柔的笑著,彷彿就是要逗我開心,彷彿看到我的笑容,他才安心。

 

他彎身拾起一顆石子,在地上邊畫邊說:

「從前有個女孩喜歡一個男孩,可是男孩不知道,然後女孩很沮喪,她的朋友我,便綁著一條白布條:沒什麼了不起,喜歡就行動,行動就不怕挫折。」

 

「這就是勇敢,也就是妳身上的優點。」

 

是啊,我感動的看著他,我努力的行動已經五年了,對方始終沒看到,沒看到我卻也沒放棄,可是

 

「我該怎樣讓對方看到?」

 

※※※※※※※※※※※※※※※※※※※※※※※※※※※※※※※※※※

 

大學畢業了,一個月後,他選擇回家幫父親打理小工廠,可惜經濟不景氣,我到他們工廠裡積極幫忙接訂單,走遍南北,他卻選擇離開工廠,與朋友一同開了間PUB,白天尋了份勞力差,夜晚顧著店,我默默陪伴支持。

 

「碠方。」

「青霏,最近我們的麵包店需要一個人手,妳願意來幫忙嗎?薪資從優。」

「不會吧,最近大賺錢呀?」

「是啊是啊,託妳的福氣囉。」碠方比以前更文質出眾的笑著,那笑容似陽光般耀人。

 

「哇,妳最近不會又瘦了吧?」

「你又找這什麼藉口送點心呀?」

碠方摸摸頭尷尬笑著。

「精點贈佳人咩。」

「你真是夠了唷

 

那天下午,幸福風裡悄悄來

 

晚上,他約我一起晚餐,我終於找到時間告白

 

「我其實一直很喜歡你。」

「喜歡我?」

「記得嗎?以前我老是吱吱唔唔的。」

「所以妳一直幫著我?」

難道你一直感覺不到?

「幫著你,不全是因為我喜歡你。」

「我已經有喜歡的女孩了。」

 

其實,我老該說的,可是,我怕的就是這個答案,我不知道我該怪自己太膽小,太晚坦率,抑或是自己表達的不夠明白。

 

只知道他最後對我說了一句:

「這幾年謝謝妳!」

 

我對他甜甜一笑,溫柔給他一個深情擁抱。

一個遲來的擁抱。

 

※※※※※※※※※※※※※※※※※※※※※※※※※※※※※※※※※※

 

月老

 

主唱:孫耀威

作曲/編曲:辛偉力

作詞:黃凱芹

 

難以捉摸到妳的思緒    如葉絮款擺任晚風吹

這一刻多麼錯愕        竟飄在我身邊

難道妳恰好有半點枯燥  還是妳想起我某些好

其實是喜歡我吧        可否講我知道

 

*(誰料到)今宵的妳如此苦惱   心聲想盡訴

           完全為很喜歡他     他偏似看不到

   又問我  怎麼可以聊表心意   找不到月老

           明明願將心交出     怎可教他收到

 

**一息間我倆同時低聲嘆氣

  一息間我笑著望著妳這副小可憐樣

  一息間我背著臉輕輕細訴著這句話

  若妳深愛某人  別去想這某人愛不愛妳

 

難以解釋去愛的感覺      從遇上開始到分不開

無論什麼都快樂          只想給對方姿采

難道要得到被愛的感覺    才是最應該與最精彩

如能讓他感快樂          得不到也可愛

 

 

 

「喂,薰衣草耶!」一個女孩對一個出色非凡的男人大小聲道。

 

男人一頭飄逸長髮隨意束於腦後,身上始終隱隱散發皎月光輝,整齊劃一的眉,深遂有情的瞳眸,薄而緊抿的唇,溫文儒雅,文質彬彬,身上有股王者的尊貴。

 

「妳不是一向先斬後奏?什麼時候問過為師我?」

「什麼話嘛!」女孩嘟嘴道。

「湛兄,我說你也太不應該了,人家都將薰衣草拿出來等待愛情了,你怎麼還一副事不關己,老神在在的模樣?」黑無常---黑殛道。

「這您有所不知,我師父之所以為人稱之月老,自是老神在在咩。」女孩,也就是月老身邊首席弟子---蘭慧穎咯咯笑道。

 

月老---年輕男子湛印魁則是一臉無奈的苦笑著,脾氣一向很好的他,總是不在意口頭上的敗績。

反正,他的表現還沒教玉帝失望過。

 

身形一轉的離開,蘭慧穎及黑殛不以為意的隨後跟上。

 

 

窗邊的薰衣草,一種紫色的愛情

 

旗津沙灘上的身影,背靠著背。

天上浮雲悠悠,兩人靜靜聆聽海浪聲。

 

「若妳深愛某人,別去想著某人愛不愛妳。」

「如能他感快樂,得不到也可愛。」

 

 

(全)

 


巒峰逐雲多浪漫 水影鳴煙亦繾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