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悲慘世界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北市27老人擠破舊公寓 「這是我唯一的家」
 瀏覽1,772|回應12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05 03:23 聯合報 記者李承穎/台北報導

 

台北市大同區一處破舊公寓,擠滿27位無依老人,環境破舊簡陋,當地里長正尋求辦法,希望有關單位能安置這些「蝸居老人」。 記者林俊良/攝影
分享
斑駁的牆上貼著符咒,訴說著有人從這個房間自殺離世。 記者林俊良/攝影
分享
樓梯間燈光昏暗,環境破舊簡陋,擠滿無依老人。 記者林俊良/攝影
分享走進台北市伊寧街一棟三樓民宅,沒進屋就聞到一股霉味和尿騷味;牆壁斑駁、燈光昏暗,塌陷的天花板下,是木板隔成僅容一床的小房間;這處「蝸居」竟是廿七位老人的生活天地。
很難想像首善之都還有這種「蝸居老人住宅」,但對這群社會邊緣的獨居老人而言,能在台北有處棲身之地,即使是「一張床的空間」,仍是值得珍惜的「家」。

蝸居的屋齡超過一甲子,身處其間的老人最年輕的五十七歲、最長的八十歲;他們靠著口耳相傳,才在繁華的城市找到容身之地,靠著低收入戶補助或老人年金支付每月二千五百到五千元的房租。

蝸居內有廚房、浴室,勉強算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只是廚房髒亂、浴室沒門、家具多是拾荒而來;好幾個房門口貼著符咒,原來三年前,有位久病的老人還沒等到社工訪視安置,就上吊身亡。

農曆春節將至,這群蝸居老人沒有過節氣氛,在冷冽冬天中獨處的情境,看了令人心酸。為禦寒,有些老人終日躺在床上蓋著單薄棉被,有時連臉部也蓋上被子,不仔細看根本不知道床上有人。

八十歲關姓老翁踱步到浴室洗衣,彎著腰、用顫抖雙手將衣服投入老舊洗衣機,以拾荒維生的他,跌倒後逐漸不良於行。他的房租是女兒透過友人輾轉支付的,不過父女倆不知怎麼回事,女兒就是不肯讓老爸爸知道住處;他用微弱的氣音說「女兒早就不要我,社會也不要我了!」

陳姓老翁說:「我有嚴重貧血,多次昏倒在樓梯旁都沒人理我,有時繳不出房租,還被房東趕出門,但至少這是我唯一的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435260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房東:不逼付房租 社局:提高社宅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05 03:23 聯合報 記者李承穎/台北報導


「每人都會老,老了總要有個安身立命的地方。」台北市伊寧街「老人蝸居」的張姓房東強調,每天會送餐給不能自理的老人,有時也有居家照護員照顧老人,並非沒人照顧。

「市府一定要盡速解決這棟老人蝸居的問題」,當地里長張惠雯說,老公寓每月收租十多萬,儼然是「私人老人機構」,但老人缺乏照顧,且年久失修,一旦有災害老人恐逃生不及,政府應該要正視。

張姓房東並非這棟蝸居的業主,而是二房東;他表示,有些房東不見得願意租屋給年紀大的老人,他相信「有緣才能在一起」。

他知道有些老人生活不易,所以最便宜的房間只租兩千五百元,還含水電,最貴的也不過五千元,有些老人生活困難,他也不會去逼迫付房租,有時甚至自掏腰包濟助他們。他說,老人都是口耳相傳搬到這個地方住,他幾乎都會收,並沒有特別想要營利;雖然有些房間只能容納一張單人床,但這麼做也是為了讓這些沒有親人照顧的老人,至少有個棲身之處。

他表示,知道屋內的公共安全可能不足,需要改建,他只是二房東,若改建還要跟大房東商討。

【記者陳靖宜/台北報導】台北市長者租房難,北市社會局老人福利科科長葉俊郎表示,北市有十四家老人中心,各中心都有蒐集在地資源,互通有無,愛心房東彼此也會介紹,提供給有需要的老人。

葉俊郎說,依照住宅法規劃,北市府新辦社會住宅需保留百分之十給老人等身分特殊類別,社會局正積極爭取比率能提高到百分之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435267
蝸居老人苦笑:社會早就不理我們了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2-05 03:23 聯合報 記者李承穎/台北報導

 

北市大同區一間三層樓破舊公寓,擠廿七位獨居老人,木板隔開房間窄小,環境簡陋。 記者林俊良/攝影
分享
蝸居老人小檔案 圖/聯合報提供
分享台北市伊寧街一棟三層樓民宅,木板隔成一間間的小房間,這裡竟是廿七位老人的生活「蝸居」。門口貼著符咒、隔房老人總是低頭念著佛經,老人蝸居的這幕,背後述說著獨老的悲歌與無奈,這些年已有好幾位老人暗夜裡病死,直到臨終,始終沒等到子女探望。
「貼符咒才不會有壞東西…」七十八歲江姓老翁說,這房間曾死過人,他曾看到鬼來抓他,常常睡不安穩,房東貼上符咒後,終於可一夜安穩,現在他已習慣這裡的生活。

遭棄養 驗屍聯絡不到家人

屋內的老人們都知道,三年前一位賣香腸的老人,在這間房間上吊輕生;這名老人遭兒女遺棄又久病纏身,經濟困頓下選擇結束生命。

陳姓老翁回憶,當天深夜打完零工回家,得知「香腸ㄟ」在房內結束生命,他沒感到害怕,但想起以前遠遠看到對方推攤車就大喊「香腸ㄟ」,不免悲從中來。

他朝房外潑了一杯酒,「唉,怎麼會這麼想不開…」算是為老友送行;他說,這些年不少老人因病去世,有些人遭兒女遺棄,法醫到屋內驗屍,還是聯絡不到家人,臨終仍孤單一人。

57歲婦人 蝸居最年輕住戶

五十七歲許姓婦人是蝸居裡最年輕的住戶,她和女兒吵架後負氣離家,已在這住了一年多;她是其他老人的「開心果」,還認江姓老翁當「乾爹」,平時幫老人們買便當,盡量照顧著他們。

她感嘆,老人生病沒人照顧,住二樓的六十多歲婦人「阿蘭」,是嚴重的腎病患者,只靠著老人們彼此照應;不久前「阿蘭」獨自走樓梯從二樓摔下,從此不良於行,被送往安養院。

她說,阿蘭年輕時拋棄兒女,老了沒人照顧,「至少我的女兒還會來看我。」一年多來,她已習慣蝸居生活,覺得和女兒「維持」這種關係也不錯。

「這樣日子還要過多久?」

八十歲王姓老翁當大廈管理員養大兒子,兒子事業有成開了三間補習班還去大陸經商,一開始幫他付房租,得知他取得低收入戶從此不再理他,他嘆口氣說「兒子有他的家庭,我也不好勉強他接我去。」

屋內並非每個老人都能處得很好,住一樓的李姓老翁早年經商失敗,情緒管理不佳,還會叫一些比較虛弱的老人罰站,甚至賞別人巴掌;記者嘗試訪問他,一旁的老人害怕地說「不要惹他生氣」。

老人們對現在的生活幾乎別無所求,只希望有地方住,有飯可以吃,安心地度過晚年,苦笑說「社會早就不理我們了呀!」但里長、社福團體及關心的居民,看見如此破舊的地方,都不免擔心「這樣的日子要過多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435266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