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九萬兆政府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性工作者 可「一樓一鳳」經營
 瀏覽9,996|回應42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2010.10.14 03:20 am 
 
內政部昨天舉行座談,達成「性交易除罰化」等多項共識,排除「紅燈戶專區」的經營模式;多數與會者認為,性工作者可採「一樓一鳳」個體戶或三至五人小型個人工作室的經營模式。內政部將依此共識規畫,並送行政院人權小組定奪。

內政部長江宜樺昨天親自邀集社會、法律學者、中央及地方代表,就性交易除罪化與除罰化,進行最後一場綜合座談,會中理出五大議題。性交易除罰化雖然是可行方向,但不宜產業化或商品化,與會者排除大規模、公司的經營型態,避免人口販運與性剝削。

與會的學者專家雖對經營模式有共識,但經營地點仍有例外禁止的規定,例如文教、宗教寺廟一定距離內,不宜有性工作者,否則將取締。

未來將由地方政府依自治法規明定,中央不會訂定營業地點,江宜樺認為,營業地點若有規範,性工作者可不罰,民眾也較放心。

過去一再被提起的「紅燈戶專區」,與會者並不贊成,多數意見認「專區」方式,性工作者易被汙名化,外界眼光也會認為「一定沒幹好事」。

對性工作者是否須商業登記的議題,昨天尚無共識,有人認為個人性工作者營業額不會太高,不必列在課稅範圍,但也有人認為應該商業登記,否則沒有勞保、性病防治及健保等保障。

管理規範是否以專法或列專章規範,也沒有共識,官員指出,一旦以專法規範,就涉及誰是主管機關的問題,有人認為是勞委會,有人認為是經濟部,也有人主張警政署及衛福部,這點還需求取共識。

江宜樺說,有關性交易除罪化問題,因法務部未出席,涉及刑法通姦罪等問題,將與皮條客(仲介者)規範、第三者要不要處罰等問題,再討論及思考,內政部考慮再辦一次民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220617
 回應文章 頁/共5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性專區何處不在?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明報周刊 2011/04/14 
 為落實性交易除罪化,內政部擬授權各縣市設立性工作專區,一時間引發各縣市的反彈,並紛紛表態拒絕與反對。  
 
【撰文/陳培瑋】

性工作專區?怎麼好像又退回數十年前紅燈戶的感覺?為落實性交易除罪化,內政部擬授權各縣市設立性工作專區,一時間引發各縣市的反彈,並紛紛表態拒絕與反對。其實,設與不設都是官員們的假道德、假偽善,因為誰會不清楚性專區已是何處不在?

性工作除罪化聲浪再起。依據大法官釋憲指「社會秩序維護法」中有關性交易罰娼不罰嫖規定有違公平原則,該法定將於今年11月6日失效,對此,國內爭取性工作除罪化多年的婦女團體即主張應藉此推動性工作除罪化,讓性工作者得到應有的尊重與工作權。

不過,內政部官員的腦袋跟小老百姓的腦袋真的很不同,單純的給性工作者一個合法的工作權,卻硬把它搞得很複雜,除了要各縣市設立性工作專區外,更擬實施專區內不罰、專區外娼、嫖都要罰,要說這些官員是恐龍也好,還是山頂洞人也好,其心態還不是一種對性工作者的歧視,同時將責任推諉給地方政府罷了。

性專區?哪一個縣市沒有?只要有八大行業的地方,附近的旅館、飯店何處不是性工作者的專區?只不過是個隱性專區,因為沒有人會因為這檔事而大肆招搖,更何況性工作尚未除罪化,誰願意無端招惹麻煩?若還是不清楚,上網谷歌一下,上萬筆資料讓人查不完,然而,這些官員會不清楚、警方會不了解嗎?否則警方怎麼會很容易的在網上以釣魚的方式查獲援交案件?

專區?是工業區、科學園區,還是近來熱門的國光石化園區?官員們僵化的腦袋實在令人不解。性工作專區,說穿了就是對性工作者的一種歧視,將專區內的性工作者標籤化,也就是在專區裡的男與女就是所謂的嫖客與妓女嗎?台灣不似歐美如此開放,若是單純的想把荷蘭的紅燈區複製來台灣,這種想法對民風純樸的台灣而言,那只能說我們的官員太天真了吧!

連日來,國內陸續破獲大型賣淫集團,賣淫業者對待旗下女子的手段更是令人髮指,不是暴力相向,就是以毒品控制,甚至逼良為娼,政府應正視的就是這些非法賣淫集團,有辦法的話,應是徹底把這些躲在後面操弄賣淫市場的暴力分子給逮捕起來,並以重罪嚴懲。否則只是回過頭來,要求目前從事性工作者應於專區工作、甚至要求性工作者要登記並取得執照,只是讓外界感到政府對當前的性工作者是種大炮打小鳥,誰也不會服氣的。

放過性工作者一馬吧!自古以來情色市場就是一直存在的,只是人們均持著一種假道德的心來看待這些性工作者,說這些人破壞善良風俗,是種見不得人的工作,但反過來看,國內性產業產值粗估至少上兆元,誰在消費呢?翻開近來破獲的賣淫集團恩客名單,法官、醫生、校長及富商一堆,這也是多年來婦女團體極力爭取性工作除罪的主因,何以有錢消費的恩客不需處罰,反而是賺皮肉錢的性工作者要受罰?

回到大法官的解釋文,既是社會秩序維護法中娼嫖交易處罰有違公平性,那性工作者既不殺人、放火,甚或影響到第三者,就應將其除罪化,給予性工作者的工作權,若內政部僅是想藉著所謂的「專區」來約束及管理性工作者,相信各縣市政府也不會予以理會的。

【完整內容請見《 明周娛樂》2011年第115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9561
僅存公娼 說不出的無奈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央社╱10日綜合報導】 2011.04.10 11:41 am 
 
全台合法的紅燈戶剩下不到幾家,僅存的公娼其實都已年華老去,平均年齡超過50歲,但問起為什麼仍繼續執業,公娼們滿是無奈,不得不以最原始的本錢,賺取生活所需。

羅東康樂巷紅燈區的合法公娼「小紅(化名)」年近50歲,談起政府對性交易的態度,有滿腹的不滿。她說,「我們合法、遵守政府規定,但卻受限最多,有時警方還要登門檢查。」

「小紅」說,現在政府規定公娼1個月要身體檢查2次,1次要自費150元,私娼卻不用這樣麻煩,警方多半也不會進去私娼屋內。她有時真想放棄公娼執照,轉做私娼,收入或許較好。

「小紅」說,她未滿20歲就結婚,30多歲離婚後,獨自帶著3個小孩生活,當時原本想去酒店工作,但後來選擇做公娼謀生,這一做就是近15年,但現在扣除老闆抽成後,每個月收入不到2萬元。

記者問小紅,現在公娼館生意不好,為何不去找其他正常工作謀生?小紅只說,公娼館現在雖然生意大不如前,但仍有固定收入,她已經不習慣朝九晚五的固定上班生活。

業者表示,現在康樂巷內的公娼館主要客人都是老人或藍領階級,吸引不到年輕人,只希望政府能再核發一些公娼執照,讓新血加入。

住在已歇業的台東紅燈戶「夜皇都」對面的老鄰長說,當時這間店生意相當好,「一個接一個,端臉盆換清潔水的婦女,連休息時間都沒有」,服務生年輕貌美,「紅牌」的才有機會到「夜皇都」上班。

陪著「夜皇都」拉下鐵門,今年60歲、在夜皇都工作近40年的「小夢」說,她20歲就到「夜皇都」當小姐,當時她是店裡的「紅牌」,也因此她說走就走,數度進出「夜皇都」;那個時候,要找最漂亮、最年輕的小姐,只有在「夜皇都」。

民國90年後,「夜皇都」只剩下3名小姐上班,說是小姐,其實都是超過50歲的「阿嬤級」婦女,他們在臉上打著厚厚的脂粉,每天早上9時準時上班,但多半時間只能呆坐門口,偶而喊一句「少年ㄟ,進來坐」,但1個星期接不到3個客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5260
短 評-飢不擇地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1-04-10 中國時報 【本報訊】

     設立性專區原本立意甚佳,一來承認賣春的合法性,二來讓色情活動不致到處蔓延。但真要落實時,卻發現缺乏可行性。

     首先,地方縣市政府都不願意劃設性專區,這和垃圾場差不多,沒人願意開在自家旁邊,選哪裡哪裡就反彈。就算居民裡真有主顧客,大概也沒有道德勇氣站出來支持。其次,性交易這種事,大部分人還是不欲人知,有些摩鐵兒還附設咖啡廳以供顧客自欺欺人,明目張膽的性專區,怕行跡曝光的人當然不敢上門,擔心被狗仔跟拍的名流更是卻步。結果可能像昔日的寶斗里,成為皮肉市場的最末流,但對其他地方的性交易並無影響。

     說起來,設立性專區是不是就會讓性交易集中進行,似乎也頗有疑問。不要說春城無處不飛花,許多營生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就連網上援交也十分蓬勃。性工作者有專業的、有兼差的,一樓一鳳的單幹戶,藏在大樓裡神不知鬼不覺,何必到性專區的大賣場裡惹人耳目?

     性交易市場也是有檔次的,高級應召女郎,有付得起錢的富商或科技新貴光顧,交易地點可能是高價摩鐵兒或五星級飯店,這些人對性專區可能不會有興趣。而一般援交,甚至可能到對方住處進行,也沒必要到專區。

     如果事先進行消費者市場調查,可能就知道,性交易不但禁不了,也圈養不了。性專區中看不中用,恐怕很難實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4308
設紅燈區/婦團籲開放在地居民公投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李晏如/台北報導】 2011.04.09 04:11 am  

內政部將持續與地方政府溝通設紅燈區 / 曾吉松 為落實性交易除罪化,行政院定案設立性工作專區,並有意授權地方政府自行規範治理。對此,婦女團體「反性剝削聯盟」今昨日召開記者會表示不滿,要求政府開放在地居民參與公投,決定設置性專區的必要與否,並加強婦女福利及就業政策保障,「弱勢婦女要的是工作,不是性工作」。

反性剝削聯盟由勵馨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台灣展翅協會,以及台灣女人連線等婦女團體所共同組成,齊聲強烈反對性交易專區的設立。聯盟質疑,若政府執意設置性專區,是否會導致人口販運、童妓氾濫的現象猖獗而難以控制,「以合法掩護非法」的問題,該如何解決?

其次,政府所研擬的「五配套」中,對賣性者諸多規定,卻未見對嫖客本身生理衛生、身份證明等管理的具體措施。而修法方向中未對性交易專區獲利第三者提出清楚規範,又該如何避免犯罪組織對性工作者造成的剝削問題,及管制區內治安可能的惡化?

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黃淑英認為,在台灣談「性權」還不合時宜。性交易的概念並非不可理解,但若真要設置,嫖客也需負擔一定的社會成本與責任,這都需要詳確規明。最重要的是,專區設置的必要性在哪?是否只會淪為下一個「軍中樂園」的再版?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指出,政府針對性專區設計的民調問卷有待商討,就算百分之五十的人贊成設置性專區,「但若是設在自家後院,大多數人都會拒絕。」究竟性專區設在哪裡?責任該誰承擔?政府都需提出明確說明,並交由在地居民公投決定。

紀惠容說,若是為了社會底層婦女著想,很多文獻指出,性專區的設置未必會改善她們處理,反而縮減了其相關福利。政府應提出具體可行的婦女福利及就業政策,回歸基本面對婦女生活保障提出協助,而不是叫她們去做性工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3070
設紅燈區 吳揆:本應交由地方決定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羅印?、曾雅玲、陳洛薇、李晏如/台北報導】 2011.04.09 04:08 am  

性工作專區 內政部尋求地方配合 / 張文馨 政府推動性交易除罪化,但多數縣市並無設立專區意願。內政部次長簡太郎昨天表示,地方可能對政策內容不夠了解,中央將持續與地方溝通。綠營則痛批政府評估不周,只想把責任推給地方。

行政院長吳敦義表示,「紅燈區」交由地方決定,屬於地方自治範圍。他強調,現在中央沒有決策,已經有好幾個地方有妓女戶,這本來就是地方自治的範圍;內政部只是因應大法官會議的解釋,在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提案。

吳揆說,要不要設性交易專區,當然是地方政府可以自己決定,而且應該做決定,像台北市長郝龍斌就宣布北市人口密集,沒有設紅燈區的地點,「難道要不要在你的縣設紅燈區,也要總統下令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3065
性產業責任 別丟給地方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張法迅/醫(台中市)】 2011.04.08 01:45 am 
 
政府決定適度開放性交易專區,可說符合國外潮流,但從地方政府大都表態拒絕來看,可行性仍有疑問。

到過歐洲紅燈區的人都知道,櫥窗女郎、性交易場所只是這類專區的核心,周邊更廣大的幅員充斥著五光十色的相關商店。從成人書店影帶店、情趣玩具店、脫衣舞吧到真人表演秀,可說涵蓋了情色產業的完整光譜,滿足消費者不同程度的性需求。

以台灣民情來說,一下子要民眾接納性工作恐怕不容易,也不會有人願意讓紅燈區設在自家隔壁,不如先設立「輕型」的情色產業(例如二、三十年前盛行的牛肉場、現今夜店的鋼管秀與猛男秀等)專區,待社會接受程度提高,再准許性交易。

台灣民間曾有蓬勃的地下性產業,突然被禁絕以後才冒出了檳榔西施,如今要化暗為明實為社會進步的象徵。政府在此議題上不應以解決違憲疑慮為滿足,也不能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而應思考性產業的未來定位與具體政策。

陳弈忻/教(高雄市)

性工作專區有其設置的必要,但是中央應該有一完整的配套措施,不能只會把球丟給地方政府。君不見消息一出,地方政府大都表態並不適合設置。

難道這幾個縣市,都沒有性需求的人嗎?當然不是的,而是有所顧忌,畢竟性工作有別於其他的工作,地方政府必須考量到人民的感受,當然對設置這樣的專區,就會望之卻步。如果政府不說清楚,講明白,屆時恐怕又回到原點。政府就變成「繩子綁豆腐」,提也不是,不提也不是的騎虎難下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2163
性產業/適度開放、有效管理 天方夜譚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葉昱呈/公(屏東市)】 2011.04.08 01:45 am 
 
行政院決定授權地方政府本於自治原則,在都市計畫商業區或非都市土地遊憩用地範圍內,規劃性交易特定區,筆者認為有待商榷。

首先,台灣目前存在許多住商混合型態的商業區,即樓下當店舖使用,樓上當住家使用,使得部分特種行業與住家緊臨,而在這種住、商無法嚴格劃分的商業區,要居民同意設置性交易特定區,根本是天方夜譚。

再者,非都市土地之遊憩用地,大部分為縣市政府辦理土地使用編定公告時,按現況編定為遊憩用地之風景區內土地,一旦開放遊憩用地設置性交易特定區,恐將形成「景色」與「情色」並存的現象,讓遊客覺得大煞風景。

政府以「適度開放、有效管理」做為性交易管理原則,固然立意良善,惟「徒法不足以自行」,在政策實施前,應審慎評估,力求周延,以免衍生後遺症,而招惹民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2157
性交易 歐洲普遍正常化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柏林特派員陳玉慧/六日電】 2011.04.07 03:27 am 
 
歐洲很多國家,性交易早已正常化,除了嚴禁未成年人涉足,性交易場所集中在一起,便於管理,但性交易問題仍層出不窮,管理一直很棘手。

幾乎每個歐洲城市都有自己的紅燈區,如巴黎的聖丹尼街,日內瓦、法蘭克福的火車站附近,漢堡的St. Pauli,這些著名的紅燈區已經出名到連觀光客也想到此一遊。

歐洲已有一些色情場所如巴黎的one two two或 Aux Belles Poules,柏林的Bel Ami被花花公子雜誌評為全歐洲最高檔的色情場所。而柯隆的Pascha或布拉格的Big sister也都大名鼎鼎。

歐洲各地將性交易場所集中在一起,為的也是杜絕人口買賣和逃稅,以及愛滋和性病的抽檢。數十年來,歐陸色情業者多次上街抗議,既然性交易酬勞也要繳稅,而色情業者卻沒有退休金,要求政府將色情行業更正常化。

在歐陸各城,法定可以從事性交易的年紀為十八歲,在瑞士則只有十六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1495
性工作專區 日日春:選票壓力下小進步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2011.04.07 03:27 am

性交易除罪化拍板定案,未來地方可設從事性交易合法場所,地方政府反對聲浪不小,但長年支持性工作除罪化的日日春協會認為是小小的進步。
本報資料照片/記者潘俊宏攝影

針對吳揆敲定性工作專區政策,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秘書長王芳萍認為,這乃是馬政府在選票壓力下,在性工作政策的「小小進步」,但仍過分保守。

王芳萍認為,馬政府談的性工作專區,僅是考量選票之舉,試圖在討好選民、以及在「不要開在我家後院」的效應間,找到最大公約數。然而此專區為性工作者設下三重限制,包括工作執照、場所執照及區域規定,「非常落伍」。

王芳萍認為,理想的性工作模式,應像英國、香港,不論性工作者、場所、區域,都不須執照。她認為性交易是成人間合意行為,屬私人範疇,政府根本不該管。日日春一心想將性工作除罪化,但馬政府提出的性工作政策,顯然仍有濃濃「性道德恐慌」。她期待性工作區應是和社區相互協調而成,而非限於專區集中管理。

台灣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認為,吳揆版性工作專區乃是基於各界壓力的折衷作法,但無法照顧到真正有生存需要的性工作者。

她舉例,像萬華等地的年長流鶯,不可能遠赴某性工作專區,因為根本遠離生活圈,非常不便。再者,若性工作專區由特定業者把持,許多性工作者也可能被迫失業。她期待政府和民間,都該更同情看待弱勢的性工作者,她們往往因生存所逼而從事性工作,若政府政策僅限於性工作專區,反而「有需要的沒被考慮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1483
性工作專區 勵馨批:中央把責任丟地方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台北報導】 2011.04.07 03:27 am 
 
行政院長吳敦義拍板確認設立性工作專區,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昨天說,整個政策聽來就是「中央拍拍手,責任丟地方」,中央、地方管理權責不清,未來勢必引起眾多爭議,勵馨等婦女團體主張縮減性產業,不贊成性工作專區。

紀惠容說,該政策把規畫性工作專區責任丟給地方政府,將造成地方政府兩難。例如所謂得在都市計畫商業區內設置專區,但商業區往往都有一般住戶,屆時住戶一定會抗議。雖然民調顯現逾七成民眾贊成有條件開放,但台灣民眾贊成前提往往是「不要設在我家後院」。

紀惠容也質疑,該政策許多地方沒交代清楚,例如所謂專區是指全區皆是性交易場所?或容許「一樓一鳳」?申請從事性工作者須是業者,還是個體戶?最嚴重的是,雖然打出強勢管理口號,但未說明由誰負責,屆時是中央管?警方管?地方管?都不清楚。

紀惠容擔憂,就國際目前狀況,開放性工作專區的國家,往往湧入大量外籍性工作者,將帶來人口販運問題。例如荷蘭紅燈區,近年發現外籍性工作者占大多數,且有遭人控制傾向,未來台灣恐怕也將染上人口販運汙名。性工作專區的業者、性工作者是否可開放外籍,政府有必要說清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591249
頁/共5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