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環球點滴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女副手逼宮扶正 澳洲總理落淚下台
 瀏覽7,155|回應63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編譯張佑生/綜合報導】 2010.06.25 02:11 am  
 
2007年,當時的澳洲總理陸克文(左)與副總理吉拉德在第一次內閣會議後合影。
(美聯社)

英國威爾斯出生的律師吉拉德兵不血刃,會說一口流利中文的澳洲總理陸克文江山易手,澳洲首位女性總理就此誕生。

陸克文(Kevin Rudd)上任不滿三年,支持率曾高達六成,卻在一夕間豬羊變色,遭到副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以改選黨魁的方式逼宮下台。這場閃電改選是兩人23日會談幾小時後臨時決定,當天晚間陸克文困獸猶鬥,拚命打電話給工黨議員拉票,但吉拉德早已部署完成,議員們對陸克文回應冷淡。

得知大勢已去的陸克文,24日早上在黨團會議表示不參與當天的黨魁改選,拱手將黨魁和總理寶座讓給吉拉德。澳洲廣播公司將這次領導人更迭形容為「不流血政變」。

吉拉德表示:「前任領導人在黨內和黨外的支持度都急降,一個優良的政府正迷失方向,我無法坐視,於是要求同黨議員改選黨魁,這是確保政府撥亂反正的最佳方式。」她還說,等到贏得國會大選後,才會搬進總理官邸。

澳洲政壇大地震與吉拉德個人的大躍進,在24小時內完成,起因是23日雪梨先鋒晨報的一篇報導,指稱陸克文透過幕僚長喬丹徵詢黨內資淺議員對自己的支持度。放棄碳排放交易的立法以及計畫對礦業課征40%的「暴利稅」,讓陸克文的民調從雲端跌落谷底。稍早一份民調顯示,若現在投票,工黨必敗。

此舉激怒了無論公開或私底下都表態鞏固領導中心的吉拉德。她找來黨團幹部和黨內派系領袖,眾人一致要她挑戰陸克文。當晚,吉拉德與陸克文進行兩小時的會餐,吉拉德的親信忙著拉票,確認已獲得黨團112人中的70票。會餐結束後,陸克文陣營也開始徵詢拉票,但已回無力回天。

曾在台灣師大語言中心和北京學得一口流利中文的陸克文,成為工黨首位一任都未做滿就被逼下台的總理,他在告別演說時激動落淚,表示「已付出一切」。陸克文對於1970年代的白澳政策代表澳洲政府向原住民道歉,引以為榮;「比較沒那麼光彩的是我現在嚎啕大哭。」陸克文表示將繼續擔任議員並且拚連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4024707
 回應文章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反中?澳洲大學濺血 4華裔學生受傷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反中?澳洲大學濺血 4華裔學生受傷

2017-08-26 12:22世界日報 編譯中心/綜合25日電

澳洲醫護人員對受傷學生進行救治。(美聯社)
澳洲國立大學當地時間25日發生一名男子攜帶棒球棍在課堂上攻擊學生事件,嫌犯已被逮捕,尚不知其施襲動機;事件導致一男三女共四名學生受傷,均來自中國,其中一人是該門課程的輔導助教,傷勢最重。

澳洲中文媒體「今日悉尼(雪梨)網」報導,位在首都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發布聲明,四名學生是在當地時間上午9時15分遭到襲擊,攻擊者也是該校學生。目前傷者中兩人已出院,另外兩人有骨折等傷情,需要手術,但無生命危險。

報導指出,事件發生時,幾名中國學生衝上去試圖制伏攻擊者,導致學生受傷。此外,澳洲國立大學學生報刊「Woroni」引述目擊者表示,攻擊者似乎有意襲擊亞洲面孔學生,但也有中國學生稱,當時正在上大一的學習統計學,上課的10至15名學生,大部分就是亞洲人。目前襲擊者的動機尚未明確。

澳洲近年來出現「反中」聲浪。澳洲墨爾本等多所大學校園內,今年7月起出現多張以簡體中文書寫的「此處禁中國人進入」公告,內容寫著「違反者將面臨起訴,更可能驅逐出境」等說法。這些公告疑為當地激進團體所張貼。

澳洲醫護人員對受傷學生進行救治。(美聯社)
警察25日封鎖澳洲國立大學一間教室入口。(美聯社)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700310
澳洲防恐 逼臉書交加密訊息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澳洲防恐 逼臉書交加密訊息

2017-07-15 12:08世界日報 編譯中心/綜合14日電

澳洲有望成為第一個通過針對加密訊息立法的國家。圖為澳洲總理滕博爾。(美聯社)
澳洲政府14日提案,將強制臉書和WhatsApp等社群媒體,向警方提供恐怖分子嫌犯和其他罪犯的加密訊息。法案料將在數月內通過,令澳洲成為第一個通過針對加密訊息立法的國家。

綜合媒體報導,澳洲總理滕博爾警告,恐怖分子、毒販及戀童癖犯罪集團愈來愈常用加密訊息,並要求讓立法現代化,以便警方執法。

滕博爾說:「我們必須確保網路不會被壞人當成隱藏犯罪活動躲避法律的暗處」,還說這些科技巨擘必須「面對他們的責任」。

澳洲警方目前只能從電信商取得資料,一旦通過新法,將可從加密資料以保護用戶隱私的網絡公司取得資料,電子裝置生產商和科技公司需協助執法人員,攔截及解讀疑犯發出的訊息。

不過澳洲政府此舉勢必得槓上不少大型科技公司,蘋果拒絕就此事置評,不過蘋果早前曾以保護隱私為由,拒絕提供類似資訊。臉書發言人也未回應。

一但法案通過,澳洲有望成為第一個通過針對加密訊息立法的國家,而法國和英國等數個歐洲國家也表示,將推出類似法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673848
澳洲鯊魚保育太成功 現斥巨資防鯊攻擊人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澳洲鯊魚保育太成功 現斥巨資防鯊攻擊人

2017-03-27 11:29聯合報 記者季晶晶╱即時報導

鯊魚示意圖。圖/ingimage
鯊魚示意圖。圖/ingimage
華爾街日報報導,澳洲目前正投入數千萬美元控制鯊魚行蹤,因為專家判定鯊魚已多到可能導致攻擊事件增加。

為保障泳客安全,坎培拉當局測試無人機、可嚇阻驅離鯊魚的穿戴式裝置,和聲納浮標,後者利用臉部辨識技術偵測和確定鯊魚位置。

全球各地都關注其成效,尤其是以觀光業為主要命脈的法國屬地留尼旺島,那裡近年發生的鯊魚攻擊事件導致七人死亡,經濟重受創。澳洲前幾個月則關閉西澳大利亞和維多利亞省的知名衝浪海灘。

鯊魚長久以來因濫捕而受到威脅。部分品種,像是魚翅湯常用的白鰭鯊,2010年前的數量銳減,以致於五個主要國際漁業組織將其列為禁止捕撈對象。但研究人員說,澳洲和美國的保育努力使鯊魚數量回升,但牠們也在人類下水游泳的地點出沒,造成死傷意外。

海洋生物學家辛芬德費爾說:「這是環保有成後一個始料未及的後果。」

全球鯊魚攻擊案件過去五年間增多,2015年創下新高紀錄,但去年下滑至81件。在澳洲,2015和2016年共發生39件鯊魚未遭人類挑釁即主動攻擊的案件,其中三件致命。

澳洲因此在今夏擴大實施控制鯊魚的實驗。直升機駕駛和無人機飛過約6萬英里長(約9.66公里)的海岸線,找到逾500隻鯊魚──包括在電影上惡名昭彰的掠食者大白鯊。當局提供研究經費,研究電子和磁場嚇阻裝置是否有用,也在鯊魚身上裝攝影機,希望更瞭解牠們的生活習性和行蹤。另有所謂的智慧浮標,利用聲納和辨識軟體來偵測鯊魚,並傳遞訊息給維護沙灘安全的主管機關。

新南威爾斯雷諾克斯角嘗試的新式環保防鯊網招致高度爭議,反對者說比傳統防鯊網殺死更多鯊魚,且在大浪衝擊後最終失效,留下混凝土製錨凸出水面。

去年12月安裝的一種智慧滾筒線,捕鯊成績似乎不錯。自去年12月以來已捉到14隻大白鯊,兩隻虎鯊和兩隻沙虎鯊,全都活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601037
川普美國至上 澳洲驚覺同盟關係脆弱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川普美國至上 澳洲驚覺同盟關係脆弱

2017-02-03 15:02中央社 雪梨3日綜合外電報導

川普若掀起貿易戰,亞洲或可藉內需緩解衝擊。圖/歐新社
川普若掀起貿易戰,亞洲或可藉內需緩解衝擊。圖/歐新社
澳洲今天不得不趕緊接受一項事實,那就是在美國總統川普「美國優先」的願景中,澳洲即使身為美國數十年來最親密的盟邦之一,可能也是微不足道。

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澳洲與美國在大多數重大衝突中並肩作戰,包括韓戰、越戰、波斯灣戰爭、阿富汗與伊拉克戰爭,以及如今的對抗伊斯蘭國(IS)。

但只消川普一通語氣激烈的電話,就可以確定澳洲可預期美國對待澳洲和墨西哥、加拿大、伊朗或其他任何國家沒有不同,川普的談話和在社群媒體的發文,已使這些國家感到公開受辱。

澳洲與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去年達成含糊的協議,要收容坎培拉當局澳洲送來的上千難民,這點燃了川普的怒火。

澳洲是受美國信任的五眼聯盟(Five Eyes)國家之一,美國定期與澳洲分享敏感情報,但「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指出,川普1月29日在電話中痛斥這項難民協議後,突然提前結束與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的火爆對話。

川普推文寫道:「你相信嗎?歐巴馬政府同意接納來自澳洲的數千非法移民。為什麼?我要好好研究這個蠢協議!」

政治學教授休森(John Hewson)告訴法新社,澳洲必須認識這項新動態,亦即「盟友對他(川普)意義不大」,「我們在他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聯合國、中國及更多國家的談話中已看到這一點」。

曾是澳洲在野黨自由黨黨魁的休森說,川普展現的姿態「不只是美國優先,也是美國獨尊」。

與川普交涉的困難,在那通電話之後的數小時內再度呈現,難以預測且搖擺不定的他似乎改口,宣示他「對澳洲的愛」。

川普表示,「我非常尊敬澳洲,我愛澳洲這個國家」,並意有所指地說,人們不應「擔心」他打給各國領袖「語氣強硬的」電話。

政治學者愛德華茲(Belinda Edwards)表示,「我們完全不曉得會發生什事」,但她預見「會有應變計畫,其概念是(美澳)同盟不再可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583401
澳洲軍購暗潮:外銷迷航,失落的日本潛艇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澳洲軍購暗潮:外銷迷航,失落的日本潛艇

2016/08/22 17:38:22 王俊評

儘管澳洲已經透過柯林斯級先練過一次功,但柯林斯級的慘痛經驗讓許多澳洲人士對本國的...

儘管澳洲已經透過柯林斯級先練過一次功,但柯林斯級的慘痛經驗讓許多澳洲人士對本國的潛艦產業不抱幻想...。圖為澳洲國造的柯林斯級潛艇(Collins-Class)「迪千諾號」。 圖/澳洲國防部

分享

前篇《沉默艦隊:澳洲的潛艦國造之路》:紛擾澳洲多年、作為近年來全球最大宗的海軍軍購案的柴電潛艇標案,終於在今年4月26日公布結果,結果卻是日本落馬、法國得標......

澳洲在2009年的國防白皮書爭議性地決定要讓潛艦艦隊的規模由6艘倍增至12艘,並且同樣以性能頂尖的大型遠洋柴電潛艦為目標。儘管澳洲已經透過柯林斯級先練過一次功,但柯林斯級的慘痛經驗讓許多澳洲人士對本國的潛艦產業不抱幻想,不敢信任國內廠商能夠以柯林斯級為藍本,研發符合需求的高性能本土衍生型潛艦,何況柯林斯級的許多智慧財產權還掌握在瑞典母廠手中。

但是如果要延續柯林斯級的開發經驗,從歐洲國家尋求外購結合技術轉移,也深怕重蹈覆轍。不過這一次有日本放寬武器出口限制的幫助,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讓原本就對海上自衛隊現役的蒼龍級潛艦頗感興趣的澳洲皇家海軍喜出望外,日本安倍晉三政權更是希望透過外銷澳洲,來拿下日系武器外銷的第一場勝仗與口碑。

然而,本來這樁由兩邊高層全力推動,看似十拿九穩的軍售案,卻因為兩國內部各自均有強烈反彈力量,最終出人意表地以日本落敗、法國奪標為結局。許多日本媒體把這起失敗歸諸於中國因素,說實話並不公允。

澳洲丟出的12艘潛艦的罕見大訂單,引來世界各大潛艦出口國的競爭。但相較於前來投標柴電潛艇SEA 1000的其他歐洲廠商,如德國蒂森克魯伯海洋集團(ThyssenKrupp AG)註1的216級潛艦(Type-216)、法國造艦局(DCNS)以研發中的梭魚級核子動力潛艦為基礎,提出的柴電動力版本「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以及瑞典紳寶集團(SAAB)註2的A-26級(瑞典研發中的下一代柴電潛艦)等方案,清一色都還處於紙上設計的階段,日本海上自衛隊從九零年代就開始操作3000噸以上的遠洋柴電潛艦,已經歷過春潮、親潮、蒼龍三個級別超過二十年的經驗,蒼龍級更與SEA 1000同樣屬於4,000噸級以上的設計。

圖/作者提供資料;轉角編輯台製圖

分享

此外,日本與澳洲都位於亞太地區,潛艦的作業範圍類似,在設計上原本就以太平洋的水文條件與特性為主,比起歐洲各國以大西洋、地中海、波羅的海等完全不同的海域環境為設計基礎,日本的潛鑑,較不容易「水土不服」。

換言之,日本的蒼龍級潛艦是各國現役柴電潛艦中,規格上最接近澳洲柴電潛艇SEA 1000的候選者。儘管從上面的圖表可發現,蒼龍級仍有著續航力(6000海里)遠未達SEA 1000的要求(10000海里)、缺乏特戰支援設施與垂直發射系統,以及內部空間較狹小、官兵居住條件不佳等缺點,但整體而言是成熟且服役多年的設計,而澳洲皇家海軍亦認為上述的問題,都能改善。

再者,日本與澳洲都是美國的長期盟友,在整合美系武裝的技術困難與壓力上,也都比歐系潛艦要小得多。美國向來嚴防潛艦技術外流給歐洲廠商,避免後者將技術洩漏給中國等與美國不友好的國家。澳洲在2001年為了讓美國改善柯林斯級的問題,也必須先將柯林斯級的瑞典母廠考庫姆公司(Kockuns)、與澳洲廠商合資的澳洲潛艦集團(ASC),收歸國有,換取與美國簽署潛艦技術開發夥伴關係協議,讓柯林斯級重新安裝當時美國最新式的維吉尼亞級(Virginia-class)的AN/BYG-1戰鬥系統,並與美國聯合開發Mk-48 Mod.7魚雷。

這次的柴電潛艇SEA 1000也將沿用這兩項技術,因此澳洲非常重視美國在SEA 1000的表態。

澳洲的瑞金斯號潛艇(近),後面是美軍洛杉磯級核子攻擊潛艇(Los Angeles...

澳洲的瑞金斯號潛艇(近),後面是美軍洛杉磯級核子攻擊潛艇(Los Angeles-Class)阿布奎基號。 圖/澳洲國防部

分享

日澳兩國在政治面的接近也給日本帶來很大的幫助。相較於澳洲工黨政府對日本保持距離,自由黨政府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可說完全不在意觸怒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強烈推動美日澳三方的戰略合作。艾伯特甚至在2013年10月公開表示

日本是澳洲在亞洲最親密的朋友(Japan as Australia's closest friend in Asia)。

他的態度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拍即合。原本日本防衛省在2013年澳洲工黨還執政時,僅表示「考慮」和澳洲分享潛艦技術,自由黨上任後,艾伯特大力推動與日本的戰略合作,安倍為了搶下日本軍工產業的第一筆國際大訂單,也全力以赴地回應,積極推動潛艦外銷澳洲。

兩國順利地於2014年7月簽署了國防裝備與科技轉移協定,不僅允許澳洲獲得日本在潛艦靜音、推進系統,以及艦體設計等方面的技術,也決定探詢雙方在未來進一步合作開發潛艦外銷的可能。隨後在同年10月16日,時任澳洲國防部長瓊斯頓(David Johnston)訪問東京,正式向時任日本防衛大臣江渡聰徳,提出兩國以蒼龍級潛艦為基礎,針對柴電潛艇SEA 1000在建造與技術轉移等方面,進行合作的要求。

然而,日澳雙方高層如此熱烈的交往,無形中卻引來各自國內對於日澳潛艦交易的強烈反彈,最終導致原本看似沒有勝算的法國取得最終勝利。

2016年4月,日本海上自衛隊派遣兩艘護衛艦以及蒼龍級(Soryu-Class)...

2016年4月,日本海上自衛隊派遣兩艘護衛艦以及蒼龍級(Soryu-Class)潛艇「白龍號」訪問雪梨港。二戰期間,日軍曾於1942年派遣袖珍型潛艇突襲雪梨港,而白龍號的到來也是終戰之後,第一艘來訪的日本潛艦。 圖/澳洲國防部

分享

與安倍政權交好的澳洲總理艾伯特在2015年秋天因自由黨黨內鬥爭而下台,接任總理滕...

與安倍政權交好的澳洲總理艾伯特在2015年秋天因自由黨黨內鬥爭而下台,接任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圖中)雖然在同年年底訪問東京,但澳日關係此後卻令生變數。圖為訪日的滕博爾,在安倍晉三的邀請下,接受知名茶人第十六代千宗室(左)的招待。 圖/美聯社

分享

▎澳洲國內政治掀波瀾,南澳工廠成關鍵

澳洲工黨(Australian Labor Party)向來支持澳洲國防工業,柯林斯級也可說是工黨在1980年代強力支持的產物。延續這個傳統,工黨在2013年向造艦工業大本營的南澳大利亞州(South Australia),提出12艘潛艦全部在當地建造的政治承諾;自由黨(Liberal Party of Australia )雖然不反對潛艦國造,但更偏好著墨於如何利用潛艦案運作國際政治與戰略關係——2001年與美國的潛艦技術合作關係則是自由黨政府的產物。

柯林斯級的前車之鑒,以及澳洲經濟下滑、人工成本卻居高不下等因素,自由黨的艾伯特政府較希望盡可能降低澳洲本地參與的直接外購,或聯合研發模式。這雖然有助於控制成本,但對於失業率居高不下的南澳地區,能提供的幫助甚微,後者期待的是聯邦政府落實國防白皮書的造艦計劃,盡可能讓12艘潛艦都在當地建造。

相較於德國蒂森克魯伯海洋集團、法國造艦局、瑞典紳寶集團等技術轉移方案,皆宣稱可以在南澳地區增加至少兩千五百個以上的工作機會,日本方面卻宣稱,為了避免技術外流,以及澳洲當地合格的熟練勞工不足,即使最後在澳洲當地建造,也會從日本本土調派數百名工程師進駐,如此一來能提供給當地的工作機會將銳減到只剩下數百個。同時,澳洲潛艦產業也擔心由於日本技術轉移不足,可能導致澳洲當地廠商最後連維修這塊大餅也吃不到——潛艦若要維修,則須回到日本母廠。

澳洲潛艦產業也擔心由於日本技術轉移不足,可能導致澳洲當地廠商最後連維修大餅也會吃...

澳洲潛艦產業也擔心由於日本技術轉移不足,可能導致澳洲當地廠商最後連維修大餅也會吃不到——潛艦若要維修,則須回到日本母廠。圖為停泊於日本橫須賀港的自衛隊的蒼龍級潛艇(中)與兩艘親潮級潛艇(Oyashio-Class)。 圖/美聯社

分享

艾伯特政府直接引入蒼龍級潛艦的決定因此引來工黨與南澳的強烈反對。最初,艾伯特仍強勢地主導,僅在2014年10月讓步,改為聯合開發。但隨著艾伯特因為諸多內政問題支持率下滑,在幾個中小型選戰中接連失敗,特別是連南澳地區的自由黨票倉皆被工黨拿下,局勢迫使他不得不在2015年2月同意釋出國際標,讓法國、德國廠商與日本廠商一同進入「競爭評估程序」(CEP),以獲得「公平競爭」的機會。註3

不過,所謂的「公平競爭」其實也只是假象。「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這句話不僅在華人社會適用,在其他文明中也是如此。歐洲廠商與澳洲當地都發現,艾伯特政府還是明顯偏愛日本廠商,堅持造艦工作不需要全部在澳洲本土進行。不過,既然日本潛艦在技術面以外的優勢主要來自艾伯特的大力支持,以及美國官方私下歡迎日澳潛艦合作,以進一步深化美日澳戰略合作的態度,如果其中之一有所變化,澳洲政府的決策可能就會有所改變。

美國的態度或許難以改變,但澳洲總理換人做並非難以想像,而且這是比美國的態度更重要的決定性因素。這一改變在2015年9月中旬到來。經自由黨內議員投以不信任案,艾伯特將首相寶座讓給素有「中國經濟通」之稱的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滕博爾的上台,外界多解讀為自由黨欲挽救低迷的選情,但滕博爾對中國的態度要比艾伯特溫和許多,兒媳王怡文(Yvonne Wang)也是在香港長大的中國人,中國方面對滕博爾極有好感。

這些背景或許是陰謀論的好題材,日本產經新聞也認為,澳洲的選擇是中國壓力下的結果,堪稱是「中國外交的勝利」,不過從日本在這起潛艦案的競標行動來看,最後出局完全是自找的,怨不得別人。

從日本在這起潛艦案的競標行動來看,最後出局完全是自找的。圖為已經除役的日本汐潮級...

從日本在這起潛艦案的競標行動來看,最後出局完全是自找的。圖為已經除役的日本汐潮級潛艦(Yushio-Class)雪潮號。 圖/美聯社

分享

▎安倍官邸一頭熱,軍工廠態度消極

為了替日本軍火工業打開外銷市場,安倍晉三極力向澳洲推銷蒼龍級。過去日本長期以自衛隊的內需市場養活軍火工業,雖然武器技術先進,但是因為產量低而造價高昂,近年來逐漸吃不消。安倍政府希望透過武器輸出來改變這樣的局面,並打開與其他國家聯合開發新武器的途徑。

日本軍火工業中,價格高昂的F-2戰機要外銷打不過美國,陸軍重武器與歐美產品相比也沒有特別突出的優勢,只有海軍相關的造船業相對具有競爭力,何況蒼龍級的技術規格與澳洲皇家海軍的需求極為接近,柴電潛艇SEA 1000多達12艘的大訂單又是國際軍火市場上極為罕見的大訂單,搶下來對於建立日本軍火輸出的口碑極有裨益。

然而,從日本媒體的報導可發現,這一外銷案基本上是首相官邸自己的「一頭熱」,相關的官僚體系,基於憂慮海上自衛隊各種最高機密急於一身的蒼龍級,可能因為標案而技術外流,甚至可能透過澳洲皇家海軍而洩漏給中國,暗中大力反對。其中反對聲浪最大的就是海上自衛隊,這些將士甚至請已經退役的「學長」們,出來替現役學弟說出他們不敢說的話,盤算著如果能激怒那些反對購買日本潛艦的澳洲當地政治勢力,這起交易可能就會吹了。

於是從2014年9月下旬起,日本、澳洲的媒體陸續報導,幾名出身海上自衛隊潛艦部隊的退休防衛官、防衛省幹部等都出來發表反對意見,指出日本不打算與澳洲分享其引以為傲的潛艦靜音技術,以及NS100高張力鋼板技術;此外,澳洲缺乏足夠的熟練技工,如果澳洲想在本土建造蒼龍級,光是技工培訓就至少要五年,再算一算其他相關花費,總成本將會暴漲至完全由日本建造的兩倍左右,完全不划算。

如果澳洲想在本土建造蒼龍級,光是技工培訓就至少要五年,再算一算其他相關花費,總成...

如果澳洲想在本土建造蒼龍級,光是技工培訓就至少要五年,再算一算其他相關花費,總成本將會暴漲至完全由日本建造的兩倍左右,完全不划算。圖為訪問雪梨港的白龍號潛艇。 圖/澳洲國防部

分享

這些「學長」裡面包括曾經身為海上自衛隊潛艦部隊司令官的小林正男海將之類的高階退役將官,也包括曾擔任過海自潛艦艦長的軍事家山內敏秀等人。其中,山內除了反覆提出上述的反對意見外,更於2015年6月表示,擔心日本潛艦的技術會被澳洲洩漏給中國。

小林與山內兩人和其他日本專家一搭一唱的相關發言,惹毛了原本就支持歐洲廠商的南澳無黨籍國會參議員尼克·瑟諾芬(Nick Xenophon),該議員痛批這兩人的言論簡直是對澳洲的「侮辱」!

此外,日本軍事工業界在這起軍售案中,所表現出事不關己的態度,則為這場跨太平洋的口水戰火上加油。

雖說鈔票送上門來怎好意思推回去,但是日本軍火商過去長期受制於武器輸出管制,只有很少數出口至美國的個案,不僅極端缺乏外銷經驗,當然遑論與技術轉移相關的軍售,而後者非常有可能讓澳洲重蹈當年因為瑞典缺乏技術轉移經驗,導致柯林斯級建造過程充滿瑕疵,最後引發連串問題的覆轍。儘管有著柯林斯級前車之鑑的澳洲相當謹慎,蒼龍級的製造商三菱重工與川崎重工卻沒有意識到這些潛在問題,或者即使有,卻未妥善處理。

由於缺乏國際推銷經驗,這兩家廠商也不知道怎麼與競爭對手周旋,以及與客戶談判武器輸出時的客製化規格。雖然這不能苛責他們,但就像台灣網路上廣為流傳的:你不會,要去學。日本軍火商就是在這一點上沒有做好,結果把這起國際生意當作向自衛隊推銷的「自家生意」——讓防衛省處理與澳洲客戶的應對,宣傳工作則交付於日本駐澳洲大使館。

這立刻讓他們陷入極為不利的地位。如上文所述,許多防衛省官僚私下反對這項輸出,因此負責與澳洲官方接觸的防衛省,不扯後腿就算不錯了;而平時業務就繁重的大使館,現在又要兼顧自己完全不熟悉的軍火推銷業務,實在也很為難。相較於能夠獨立與客戶國政府進行談判與推銷的歐美各大軍火商,日本這樣的執行能力哪能與其競爭?

日本海自多次放話,暗示不打算與澳洲分享其引以為傲的潛艦靜音技術,以及NS100高...

日本海自多次放話,暗示不打算與澳洲分享其引以為傲的潛艦靜音技術,以及NS100高張力鋼板技術,以防資料外洩給中國。圖為海自博物館的蒼龍級潛艇模型。 圖/路透社

分享

不僅如此,或許是覺得有艾伯特政府的護航,三菱重工與川崎重工竟然令人意外地缺席2015年3月在南澳阿德雷德舉行的國際潛艦峰會(法國與德國廠商都派重要代表出席)。日本駐澳洲大使草賀純男後來表示,日本企業會在同年8月訪問澳洲潛艦廠商,討論雙方如何合作,但是「不會像德國與法國那樣積極追求公眾的支持」。這樣的說詞與態度也實在令人感到一頭霧水。阿德雷德是澳洲潛艦產業的大本營,原本就已經不滿艾伯特政府護航日本、且對日方不時有輕視澳洲工業能力的言論極為敏感的澳洲潛艦產業相關人士,對日本企業這樣的態度作何感想,可想而知。

雖然在8月份的訪問中,訪問團成員、擔任安倍政權於2014年新設的「國家安全保障局」的顧問的退役日本海上自衛隊海將香田洋二,承認日本在取得澳洲公眾的支持方面的努力極度不足,並說日本方面正在學習這項「新途徑」,不過這番話並沒有真正改變日本企業在這場軍售案中的消極努力狀況,以及日本官僚體系的反對態度。

但是在2015年9月,艾伯特遭黨內政變去職終於迫使日本必須改變原來的消極態度。從未認真在新總理滕博爾身上下工夫的日本政府高層對這起「政變」完全措手不及,所謂「沒關係就是有關係」,形勢逆轉下日本不得不開始加足馬力宣傳競標,但這時距離2016年4月潛艦案標案結果已經只剩7個月時間,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積極改變,困難度可說相當大。

此外,日本雖然急起直追想要扭轉失去艾伯特而造成的劣勢,卻仍不願在潛艦技轉移政策上放鬆,仿效法國與德國等兩個競爭對手那樣允許大部分潛艦在澳洲當地建造,藉以博取澳洲當地人士的青睞,形勢已經相當險惡,只能另外想辦法。果不其然,2016年初傳出安倍要求三菱重工只能以成本價參與競標,雖然搬出最後法寶,德國與法國卻也相繼提12艘潛艦總預算只要150億澳幣的報價,比澳洲所提的200億澳幣更低。德國更表示,他們只要200億澳幣就能完成整個柴電潛艦SEA 1000,根本不需要花到澳洲寬鬆估計的500億澳幣上限。

2007年神戶港,日本蒼龍級首號艦「蒼龍號」的下水典禮。

2007年神戶港,日本蒼龍級首號艦「蒼龍號」的下水典禮。 圖/美聯社

分享

德國更表示,他們只要200億澳幣就能完成整個柴電潛艦SEA 1000,根本不需要...

德國更表示,他們只要200億澳幣就能完成整個柴電潛艦SEA 1000,根本不需要花到澳洲寬鬆估計的500億澳幣上限。圖為2006年德國總理梅克爾視察德軍的212A級潛艇。 圖/路透社

分享

不過日本還有一個最終靠山——美國。

美國雖然沒有公開表態,但諸多報導都宣稱美國私下希望日本雀屏中選,背後原因無他,就是為了深化美日澳三國的戰略合作關係,協助美國遏制中國的海上力量發展,同時美國也有技術外流的忌諱。蒼龍級不僅被認為技術能力在應對中國的擴張最為有力,而且不必擔心美國替澳洲SEA 1000開發戰系時,為了防止技術機密外流而必須額外施加保密措施的麻煩,有助於三國潛艦部隊之間的資料相互傳輸。

甫於2016年1月結束訪問美國的滕博爾政府,在2月25日公布了年度國防白皮書,內中強調必須加強美日澳戰略合作,頗有「蕭規曹隨」之意,而前總理艾伯特在白皮書公布的隔天還出來表示,該白皮書是在他任內就寫好的,滕博爾並沒有改動內容。澳洲政府種種的政治表現,都讓外界大認為日本應該是十拿九穩。

不過,正如日本漫畫灌籃高手裡,湘北隊的安西教練那句永傳千古的名言:「現在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澳洲畢竟還沒有正式公布結果,在那之前總還是會有變卦的機率存在,無論多麼低。果然,澳洲政府沒有讓除了日本以外的大家失望——4月26日公布的最後結果,以先前媒體曝光率相對較低的法國造艦局的「短鰭梭魚級」獲勝。

出乎媒體意料,澳洲新一代潛艇最後得標結果,竟是曝光率相對較低的法國造艦局的「短鰭...

出乎媒體意料,澳洲新一代潛艇最後得標結果,竟是曝光率相對較低的法國造艦局的「短鰭梭魚級」獲勝。 圖/DCNS

分享

▎法國:永遠不可忽視的軍火推銷高手

但法國雀屏中選真是「跌破眼鏡」,還是「有跡可尋」呢?美國的態度不是替日本撐腰嗎?

從政治面來說,正如上述,澳洲前總理艾伯特遭黨內政變,導致日本的方案變得岌岌可危,畢竟引入蒼龍級是艾伯特政府任內一項相當不受歡迎的政策,滕博爾取代艾伯特之後,把爭取南澳居民的支持作為標案首要任務,自然很難再接納不願配合的日本蒼龍級。

要說蒼龍級是因為澳洲內政問題因而出局也不為過,但如此的政治理由即便在國內政治的運作中,也不能拿出來當作公開藉口,何況是在國際政治。想要讓對方啞口無言,還是得「有道理」才行,而以潛艦銷售來說,技術就是最佳的「硬道理」。滕博爾政府在這裡耍了一個文字上的花招,實質上讓蒼龍級的設計出局。

滕博爾政府重視柴電潛艦SEA 1000對澳洲的經濟效益眾所周知,但要讓日本輸得徹底不能僅靠技術轉移政策的優劣,最好的口實是「潛艦技術落伍」。

2016年2月25日公布的澳洲國防白皮書,即使如艾伯特所言沒有更動文字,但同樣的話分別由艾伯特與滕博爾來說,意思是不同的。這版本的國防白皮書重申,澳洲在未來20年面臨巨大的安全挑戰,言下之意自然是新潛艦必須具備足夠的技術能力來應付未來的任務,滕博爾並表示,所建造的潛艦性能必須在20年後全數服役時,仍能傲視整個地區的其他柴電潛艦。

這讓法國與德國仍處於紙上設計的方案重新找到切入點,因為這兩種設計都只是紙上階段,可以繼續更動。反之,這項要求卻讓已是「成品」的蒼龍級陷入窘境——蒼龍級固然是現有潛艦中最接近澳洲皇家海軍需求的潛艦,技術能力也不容否認,並且持續升級中,但無論怎麼升級,如果還是以蒼龍級的原始設計為基礎,在20年後還能保證絕對優越嗎?

無論怎麼升級,如果還是以蒼龍級的原始設計為基礎,在20年後還能保證絕對優越嗎?

無論怎麼升級,如果還是以蒼龍級的原始設計為基礎,在20年後還能保證絕對優越嗎? 圖/路透社

分享

更加不利的是蒼龍級現有的技術弱點,已經足以讓滕博爾政府找到拒絕的理由。例如,為了增強續航力,蒼龍級拿掉了原本由瑞典製造的「絕氣推進系統」(AIP),改裝新的鋰電池,可是鋰電池的容量雖然比目前柴電潛艦所普遍使用的傳統鉛酸電池更大,卻具有更容易失火的風險。「絕氣推進系統」原本的設計目的是讓柴電潛艦不需冒著頻繁上浮換氣,因而暴露位置導致增加遭攻擊的風險,就能延長水下作業時間的裝備,但啟動這套系統之後,潛艦只能低速航行,低速航行卻不符合澳洲皇家海軍所要求的高速巡航的能力。

果然,據部分日本媒體在5月30日的報導,澳洲向日本派出的代表團解釋,鋰電池可能引發火災的風險,與潛艦的靜音能力並列為日本在SEA 1000競標中落選的兩大技術理由。

講到這裡,不得不推崇法國的軍火推銷手段。以往法國在世界軍火銷售上的戰績就相當顯赫,無論是冷戰時期與美國競爭戰機銷售,還是冷戰結束之後,在海軍水面船艦與柴電潛艦市場攻城掠地,都有不可忽視的一席之地。我國人最熟悉的法製武器,當然就是空軍使用的幻象2000-5戰機與海軍的拉法葉級(La Fayette class,我國海軍更名為康定級)巡防艦。

2000年代,法國的飆風戰機(Rafale)在服役後一反過去法國幻象戰機優異的銷售成績表現,在外銷上一度陷入困境,受制於美國、俄羅斯戰機在世界軍火市場攻城掠地的影響,落入與德英義西四國聯合開發的颱風戰機(Eurofighter Typhoon)比賽看誰先突破外銷掛零的窘境。

但是,法國總統歐蘭德總統麾下的高人氣國防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可不是省油的燈,深諳「有關係就沒關係」的他,總是善於以與客戶建立特殊私人關係,藉機推銷產品。

以往法國在世界軍火銷售上的「戰績」,相當顯赫。圖為1996年10月成軍的拉法葉軍...

以往法國在世界軍火銷售上的「戰績」,相當顯赫。圖為1996年10月成軍的拉法葉軍購案二號艦西寧號。 圖/路透社

分享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2015年2月勒德里安藉著與埃及強人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良好的私交,成功突破飆風戰機外銷掛零的困境,並接連取得卡達與印度(簽約延遲)的訂單。同一年間,勒德里安甚至把原來替俄羅斯建造,但因為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而被歐盟列入禁運名單的兩艘西北風級兩棲突擊艦(Mistral),一併賣給了埃及,其銷售功力可見一斑。

在本次柴電潛艦SEA 1000的競爭中,勒德里安也沒閒著。法國總統歐蘭德在2014年11月對澳洲進行國是訪問,藉此冰釋因法國自冷戰以來迄1996年為止,在南太平洋屬地進行核子試爆,而導致兩國之間的嫌隙。歐蘭德前腳離開,勒德里安後腳跟進,也對澳洲進行兩次個人出訪,並親自走訪南澳首府阿德雷德,藉由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紀念活動授予澳洲志願軍人「法國榮譽軍團勳章」(Légion d’honneur,法國政府頒授的最高榮譽勳章),來建立當地澳洲潛艦產業的好感。

而生來就是生意人的勒德里安,當然不會放過自由黨政府在2015年9月的黨內政變。據報導,法國對澳洲政局的極速變化「確切把握且積極應對」,甚至啟用澳洲前國防部長的親信,出任為了推銷潛艦而在澳洲當地設立的子公司的「一把手」。

反之,日本的三菱重工一直拖到2016年4月,澳洲即將要公布評選結果的前夕,才在澳洲當地成立法人,兩者的政治敏感度差距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在奪得澳洲潛艇的天價大標後,法國總統歐蘭德(中)也於隔日訪問法國造艦局,高舉「短...

在奪得澳洲潛艇的天價大標後,法國總統歐蘭德(中)也於隔日訪問法國造艦局,高舉「短鰭梭魚級」模型慶祝得標。而在他身後的,就是軍售「高人」國防部長勒德里安(左一)。 圖/美聯社

分享

▎最後決勝負,梭魚級的靜音性能

如上所述,SEA 1000是冷戰以來極為罕見的大訂單,若能吃下來,往後20年的生計大概也不愁了。法國為了搶到這筆大單,在技術層面可謂毫不保留地精銳盡出。上文提到澳洲方面宣稱日本是敗在靜音性能與鋰電池,澳洲媒體《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的「國家事務」(National Affair)在2016年5月底的一篇報導中也表示:「靜音性能」是最後決勝負的技術關鍵。顯然法國之所以能獲勝,最主要的攻勢也就是瞄準潛艦的「靜音性能」這項最攸關生死的項目。那麼法國是怎麼透過這一點來逆轉呢?

據上述的報導,法國造艦局曾使用目前法國外銷的天蠍級柴電潛艦的噪音模型,作為德國的216級潛艦的模擬物,然後向澳洲方面提交「梭魚級的靜音性能」,作為短鰭梭魚級的參照,藉此表示優於德國方案。不過這多少有「勝之不武」的意味,畢竟兩者很難這樣類比。於是法國決定推出壓箱寶作為決勝的秘密武器——革命性「噴泵推進器」系統。這是勒德里安認為最能一擊必殺,讓日本完全不可能有機會逆轉的終極手段。

不同於其他潛艦使用傳統的螺旋槳推進器,「噴泵推進器」使用噴射水流來推動潛艦,據稱能讓潛艦在高速航行時更加安靜,不僅比德國、日本的方案具有更高的靜音航速,而且絕對符合澳洲皇家海軍的作戰需求。有趣的是,《澳洲人報》的報導中,並沒有提及法國是否也向澳洲展示與日本蒼龍級的比較,畢竟蒼龍級的靜音能力乃是世界首屈一指,或許法國早知日本會出局也說不定。

《澳洲人報》的「國家事務」宣稱,澳洲代表團對法國所展示、在加速時具有遠超德、日潛艦靜音性能的梭魚級設計,印象極為深刻。共同社中文網的報導則稱,法國在2015年年底前出示了反映靜音性的機密數據,切實承諾將轉讓「秘不出戶」的技術,震驚了澳方。

法國之所以能搶下澳洲的軍購大案,「靜音性能」就是最後決勝負的技術關鍵。圖為短鰭梭...

法國之所以能搶下澳洲的軍購大案,「靜音性能」就是最後決勝負的技術關鍵。圖為短鰭梭魚級潛艇的概念圖。 圖/歐新社

分享

共同社報導,法國在2015年年底前出示了反映靜音性的機密數據,切實承諾將轉讓「秘...

共同社報導,法國在2015年年底前出示了反映靜音性的機密數據,切實承諾將轉讓「秘不出戶」的技術,震驚了澳方。圖為法國造艦局的潛艇造船廠。 圖/法新社

分享

法國造艦局在技術轉移政策上盡力放送大利多,宣稱最多可以替澳洲當地創造兩千九百個工作機會,比德國還多,更是把在技術轉移政策上猶豫不決的日本,遠遠甩在後頭。種種因素累積下來,也讓這次標案結果不令人意外——在澳洲當局公佈正式結果之前,當地媒體已搶先報導,聲稱日本方案經官方評估為「最差」,因此日本已經確定出局,法國將獲勝。面對此一不堪的結果,日本政府消息人士沮喪地說:

結果連勢均力敵的較量都談不上。

四月結果公布後,最啟人疑竇的還是美國的態度,畢竟美國先前一再地暗示希望澳洲選擇蒼龍級,難以想像為何會允許澳洲最後選擇最為忌諱的法國方案。

雖然根據澳洲廣播公司(ABC)在4月21日的報導解釋,滕博爾政府已經獲得美國方面的保證,稱選擇哪一國的方案完全是澳洲的自由,不會因此影響美澳的同盟關係,然而該報導並沒有說明為何歐巴馬政府同意做出這種保證。我們只能推測,或許美國已有新方式阻止機密技術外流,因此認為即使由歐洲廠商得標問題也不大;又或者美國軍方還是在意技術外流,但決策高層認為不宜在柴電潛艦SEA 1000上,給外界過度塑造美日澳戰略同盟圍堵中國的印象。無論如何,總之美國最後鬆口了,而澳洲在整個過程中,也聘用了不少美國海軍的退役將領參與計劃及獨立評估團隊,或許從中打點了美國方面。

總之,跨出第一步才會有下一步,澳洲下一代潛艦案已經正式決定由法國得標了。但這只是整個計劃案的開頭而已,真正困難的部分還是後頭的執行階段。柴電潛艦SEA 1000最終會如滕博爾政府所宣示的,在20年後成為整個區域最強的柴電潛艦,還是會重蹈柯林斯級的覆轍,我們可以拭目以待。畢竟,法國方案的缺點也很明顯,最主要就是「噴泵推進器」的靜音效果雖然令人側目,但短鰭梭魚級和法國開發中的下一代核能潛艦梭魚級相比,尺寸與噸位雖然較小,但相差不多,然而後者的發電機推力可達10百萬瓦,前者的6部柴油發電機最多只能產生7百萬瓦以上的推力,因此「噴泵推進器」在梭魚級上的靜音與高速性能是否能反應到短鰭梭魚級之上,頗值懷疑。

此外,澳洲皇家海軍潛艦部隊的人力始終是一大問題。如果目前只有6艘潛艦就已經有這種問題,要何生出12艘潛艦所需的人力,恐怕也是另一個頭痛問題,不過這並非與潛艦相關的技術問題。

然而這裡我們必須公道地說,儘管風險很高,但若沒有大膽地跨出去,永遠也不會有符合自己需要的潛艦出現。當然,建造過程中必然會遇到許許多多的問題、困難、阻礙,需要一一克服,這些在在考驗政府的決心與執行力。

儘管風險很高,但若沒有大膽地跨出去,永遠也不會有符合自己需要的潛艦出現。

儘管風險很高,但若沒有大膽地跨出去,永遠也不會有符合自己需要的潛艦出現。 圖/路透社

分享

▎備註

註1:

TKMS,2005年併購著名的HDW造船廠

註2:

2013年自TKMS收購柯林斯級的母廠Kockums

註3:

艾伯特以瑞典自2001年最後一艘柯林斯級交船後,再也沒有建造過任何潛艦為由,排除了紳寶集團的競標。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前篇/沉默艦隊:澳洲的潛艦國造之路

王俊評

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博士,專長為海洋戰略研究、國際關係史、地緣政治學,及戰略文化。2013年赴美國南加州大學東亞研究中心訪問,期間出版《和諧世界與亞太權力平衡:中國崛起的世界觀、地緣戰略,及戰略文化》。現為獨立研究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521121
澳洲財政部長以國安為由正式拒絕中國投資國營電網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澳洲財政部長以國安為由正式拒絕中國投資國營電網

2016-08-19 23:19 聯合報 記者張佑生╱即時報導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出於安全考量,澳洲財政部長莫里森(Scott Morrison)19日正式拒絕兩家中國企業參與澳洲最大電網Ausgrid的競標,標案價格高達100億澳元(合台幣2400億元)。

莫里森上周即宣布,不允許中國國家電網或香港長江基礎建設得標。

儘管此舉引來中國的怒火,莫里森十九日仍堅持這項決定,表示做此決定是基於未加說明的國家利益。中國大陸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

莫里森發表公開宣言表示:「審慎考慮競標者對本人8月11日所發表初步意見的回應後,本人認為在現有架構下,外商收購50.4%新南威爾斯電力分配網絡商Ausgrid的交易案有違國家利益。此一決定與外資審查委員會之建議一致。」

這項決定已使中國與澳洲失和。八個月前,兩國才剛簽署了貿易額達1000億澳元(合台幣2.4兆元)的自由貿易協定。

中國指控澳洲政府屈服於保護主義情緒,才禁止中國企業投標此案,並阻止稍早中國領頭的一個財團購買澳洲農牧公司Kidman &Co.一案。

英國新首相梅伊此前也在國內一項有中國企業出資的核電廠建設案動工之前突然喊停,表示要重新審查建案。北京當局當時質問英國境內是否仍歡迎中國資金,中方對澳洲的決定也發表類似的評論。

澳洲上個月幾位具保護主義色彩的議員在國會大選中勝出後,政治氛圍開始改變,澳洲政府此一決定正凸顯了這種變化。

莫里森19日表示,對新南威目前仍不清楚爾斯省政府而言,Ausgrid私有化仍為地方基礎建設活化資本來源計畫的核心,但計畫的時程與執行方式目前仍不清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519781
黨媒挺孫楊 批澳洲「與上帝為敵」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黨媒挺孫楊 批澳洲「與上帝為敵」

2016-08-12 13:15 世界日報 中國新聞組/北京12日電

中國網友近日發起抵制澳洲活動,環球時報繼日前批評澳洲「處在各種文明的邊緣地帶」,昨天再次發表評論文章為孫楊出頭,批評澳洲人面對中國給予諸多好處,竟然「顯示出狹窄而又不堪的心胸」,又把中國人比喻為「上帝」,質疑澳洲人「為何要與上帝為敵」。

題為《澳大利亞為何要與「上帝」為敵》的署名文章,由澳洲華文報章《聯合時報》總編單寶明撰寫,文章中指澳洲近期因南海問題及賀頓侮辱孫楊事件,令不少中國人感到澳洲人對中國並不友好,又指中國人購買澳洲的原材料、赴澳旅遊及留學,讓澳洲賺取豐厚利潤,又輸入物美價廉的中國製造商品,令當地通貨膨脹保持低位,令澳洲受惠無窮。

單寶明於是質疑「顧客就是上帝,很難想像在中國這個上帝面前,一些澳洲人怎麼會去做有悖於這種常識和公理的舉動呢?」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中國網友紛紛贊同文章論點,認為澳洲人不知感恩,不過亦有人留言指香港人多年來也花數以十億元買入東江水,反問「貿易就是一買一賣,你情我願,難道他們也是我們的『上帝』嗎?」

有網友說,「說白了,下場戰爭一定要把這些垃圾打下!」、「上帝絕不會饒恕卑鄙、虛偽和無恥的小人。」也有人表示,「紙貓不僅適合形容澳洲,許多美國的小跟班國家也是這個德性!」

還有人說:「國家間關係與人際關係很類似,對老實人,能占便宜就占便宜,能欺侮就欺侮!我們應該好好檢討這些年的外交路線,不要再做縮頭烏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516801
「失竊的一代」帶來傷痛 澳洲如今還在種族和解路上!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失竊的一代」帶來傷痛 澳洲如今還在種族和解路上!

2016-08-11 16:16 聯合新聞網 實習記者彭琬芸

澳洲國慶日活動。圖擷自Crossfit Hurakan

澳洲國慶日活動。圖擷自Crossfit Hurakan

1月26日澳洲國慶日「澳大利亞日」紀念亞瑟·菲利普船長帶領第一批英國人抵達澳洲大陸的日子。像每個國家一樣,澳洲國民在臉上畫上國旗、扮裝、遊街,用繽紛活動表達自己對國家的熱愛。但在歡慶的笑臉後,卻藏著澳洲原住民族的血淚歷史。

對澳洲原住民族而言,慶祝「澳大利亞日」十分諷刺。因這天標誌著澳洲原住民族,受到英國白人各種非人對待的開端。例如「失竊的一代」1909到1969的60年間,澳洲政府以「給予更好的教育」之名,強制帶離原住民族孩童給白人家庭或政府機構,施行「白化」教育,造成數以千計的父母與子女分離。孩童被迫忘記他們的語言與文化,以學習「較好的」白人文化。

也因此,許多澳洲大陸、托雷斯群島的原住民族人,不慶祝澳大利亞日,而是將這天視為「入侵日(invation day)」。澳洲的公共廣播《特殊廣播服務》(Special Broadcasting Service,SBS)則報導,有的澳洲人認為視澳大利亞日為紀念「英國移民侵佔原住民族群土地」的日子。

直到2008年,澳洲總理才向澳洲原住民族致歉。致歉文寫道:「對於『失竊的一代』所承受的痛苦與傷害,我們要說對不起;對於政策造成原住民們家庭破碎,我們要說對不起,對原住民族群傲人文化的羞辱與貶低,我們要說對不起。」

雖然道歉並非實質賠償,但它的歷史意義仍十分重大,雪梨晨鋒報報導,在演講轉播完畢後,現場不分原住民族或澳洲白人,一同爆出如雷掌聲。澳洲原運先鋒Tom Calma也在總理道歉後回應:「這是歷史性的一日…在這天,我們的政府不分黨派,共同選擇以希望和尊重的價值,作為與原住民族在澳洲土地上共生的精神。」

當天出席的許多民眾在旁聽席上淚流滿面,道歉與正名,只是和解的第一步,實質仍有許多事務有待改善。至今帶澳洲還在種族和解的路上努力前進,《特殊廣播服務》也報導,現在有的澳洲原住民族不將澳大利亞日稱為入侵日,而是「倖存日(survival day)」強調澳洲原住民族仍堅強地「生活著、存續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516770
澳洲封殺陸收購案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澳洲封殺陸收購案

2016-08-12 04:19 聯合報 編譯張佑生/綜合報導

澳洲財政部長莫里森十一日以國安疑慮為由,宣布將不接受中國國家電網公司與李嘉誠旗下...

澳洲財政部長莫里森十一日以國安疑慮為由,宣布將不接受中國國家電網公司與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基建集團」以一百億澳元(約二千四百億台幣)標購新南威爾斯省供電網Ausgrid。 法新社

澳洲財政部長莫里森十一日以國安疑慮為由,宣布將不接受中國國家電網公司與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基建集團」以一百億澳元(約二千四百億台幣)標購新南威爾斯省供電網Ausgrid。

莫里森告訴記者:「政府審查標案時,國家安全是最高考量,而我們在在本案無法找出降低對國安影響的方式。」

新南威爾斯省去年六月宣布啟動長期租賃電網方案,預計籌資兩百億澳元用於新鐵路、道路、學校和醫院的建設。去年十一月以一百億澳幣出租另一電網Transgerid的四成股份,這是則是準備將Ausgrid的五成股份出租九十九年,十八日才開始接受標單,莫里森提前放話。

去年底,澳洲將達爾文港租給中國公司,引起反對黨強烈抗議,美國也表示擔憂。隨後,莫里森封殺中資企業投標澳洲牧場使用權。澳洲國防與情報部門官員建議聯邦政府和新南威爾斯省政府拒絕中國收購電網的投標,一名澳洲空軍少將擔心,「如果輸電公司被外資企業拿下,他們將拿下整個電力網絡。」

雪梨大學教授韓瑞斯基指出,澳洲與中國簽訂價值一千億澳元的自貿協定才生效八個月:「你把最大貿易夥伴列為存在國安風險的項目,難保中國在澳洲其他領域的投資,乃至整個貿易氛圍不會受到影響。」

澳洲前外長卡爾也警告,如果北京將澳洲的拒絕視為固定模式,甚至是和美國連手抑制中國成長,澳洲政府是否已做好準備?

日前,英國新首相梅伊宣布延後決定二百四十億美元的核電廠興建計畫,同樣以國安為由,讓出資三成的北京十分不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516764
澳洲總理宣布勝選 僵局國會等著他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澳洲總理宣布勝選 僵局國會等著他

2016-07-11 03:01 聯合報 編譯陳韻涵/報導

澳洲國會大選經過八天計票,澳洲總理滕博爾十日宣布他領導的自由黨勝選。 美聯社

澳洲國會大選經過八天計票結果總算出爐,澳洲總理滕博爾十日宣布他領導的自由黨勝選。但自由黨仍未單獨獲得組閣所需的過半席次,他必須與小黨或獨立議員結盟,恐致國會運作困難,法案與政策窒礙難行。國際信評機構上周考量諸多不確定因素下調澳洲信評,讓滕博爾的新政府雪上加霜。

澳洲二日舉行國會大選投票,因多個選區票數太接近,必須等待通訊投票等所有選票開完,導致官方計票結果延宕逾一周未出爐。滕博爾領導的保守自由黨執政聯盟十日終於宣布獲勝,在野的勞工黨領袖修頓也認輸並打電話恭賀。滕博爾說:「我們和平化解這場選舉僵局。」

澳洲眾院共一百五十席,政黨必須取得過半的七十六席才能組閣,但目前沒有一個政黨達標。未來有兩種可能發展,執政聯盟憑著些微差距組成多數政府,或出現僵局國會,執政聯盟將與獨立議員或小黨結盟組成少數政府,目前已有三位獨立議員表態支持自由黨聯盟。

澳洲中選會表示,還有四分之一的選票未完成計票,目前執政聯盟以七十四席領先,勞工黨獲七十一席,少數政黨和獨立參選人有五席。

滕博爾雖贏得選舉,卻得面對分裂的參院,讓他的法案與政策難以通過。美聯社說,參院最終票數還要幾個星期才能開出,目前只確定沒有任何政黨能在參院單獨過半。這種情況衍生出其他問題,標準普爾公司上周把澳洲信評展望由穩定降至負面,並表示澳洲需要更強勁的財政決策來抑制債務,但僵局國會可能影響政府抑制預算赤字。

在野的勞工黨領袖休頓說,兩黨瞭解國會正常運作的必要性,已積極尋求共識合作。他並呼籲改革以鉛筆畫記的投票方式,「澳洲是成熟的民主國家,不應耗時八日還不知誰勝選。」

滕博爾也面臨分裂的政黨及厭煩的選舉人。執政聯盟在選前在眾院有穩穩過半的九十席,如今丟失大量席次,滕博爾恐遭黨內同志逼宮,就算保住黨魁寶座,也得面對黨內保守同志的憤怒。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503670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