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對外關係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一窺「中國非洲」的真貌
 瀏覽1,136|回應5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9/06/08 
【《黑暗大布局》譯者/陳虹君】

二00六年,我開始準備紀錄片《阿爾及利亞,中國製造》。

「每一次回阿爾及利亞,都見到有越來越多中國人在那兒,而且勤勞無比!卡車來來往往於醫院、機場、高檔飯店的工地上。或許,再過不久,我們將有大大發展觀光旅遊的能力。」一位朋友告訴我。透過阿爾及利亞裔的法國朋友,從他們口中聽到往返故鄉與法國的經驗,我看到阿爾及利亞正在改變。這場突如其來、發生在人民身上的明顯影響與變動,就是:中國人的到來!

在非洲,阿爾及利亞的面積僅次於蘇丹,人口有兩千七百三十多萬人,石油及天然氣占國家收入的九十五%,但是,整體人民的生活依舊困苦。一九六二年,阿爾及利亞脫離法國三十二年的殖民而獨立。之後,以阿拉伯語為官方語言。有好長一段時間,該國正統穆斯林的氣氛,始終威脅著國家團結。終於,在二000年,一場被稱為「十年黑暗」的內戰結束了。為了彌補國家落後的基礎發展,他們將希望托付在中國人身上,與中國展開一種建立在經濟發展上的新關係。

我一邊進行資料蒐集、書寫整理,一邊大量閱讀當地發行的法語報刊:例如《聖戰者日報》(El Watan)、《自由報》(Liberte)、《阿爾及利亞晚報》(Le Soir d'Algerie)、《俄蘭城日常新聞》(Le Quotidien d'Oran)等。

自二00二年以來,阿爾及利亞處處可見大型工地,高揚著中國營建公司的漢字大名,色彩時而蔚藍靛青的「中國製造、樓高十八」的房屋,如雨後春筍般地到處矗立。短短不到五年的時間,阿爾及利亞已經成為中國在非洲大陸上,最重要的經濟發展合作夥伴。

中阿合作的產業項目,主要是公共工程與通訊。阿爾及利亞政府曾經允諾,要建設一百萬個國民住宅,工地遍布在首都阿爾及爾(Alger)、康士坦汀(Constantine)與阿拿巴(Annaba)的新興市郊。其中一個位在康士坦汀郊區的中國營建主,甚至承諾會在二十個月內蓋好一千兩百戶住宅。二00二到二00三年,兩國之間的貿易出現了七十三%的驚人成長率。如今,在阿爾及利亞,有五十%以上的消費性商品來自中國。

除了引進帶著現代化機具投資阿爾及利亞的大企業,中國把小商販與手工業者輸出到這塊土地上。來到此地的中國勞工,正威脅著有三十%高失業率的阿爾及利亞。對於眾多失業的阿爾及亞青年來說,事實上能向他們招手的就業機會並不多。起初,中資企業並沒有與當地族群接觸,也極少雇用當地的人力。阿爾及利亞典型的街頭上,總是有許多失業的年輕人,他們拒絕太辛苦的工作或基礎手工業,他們總是衣裝筆挺,鎮日倚牆站立、聊天,或是夢想有一天能移民到其他國家,例如法國與加拿大。

阿爾及利亞的中國工人(據說偶爾還有囚犯在內),只服從中國的工作規章,不被允許離開工地範圍。於此同時,阿爾及利亞的紡織工業也面臨了中國的威脅,因為中國在阿國的成衣商,往往都是以低於十倍的低廉價格來競爭。

中國人來投資,是個「現在進行式」的驚人現象。但這現象並不僅出現在阿爾及利亞,「中國製造」差不多已經在整個非洲大陸,成為一種現象,中國的工人與生意人,正帶給非洲平民百姓經濟生存上新的競爭。而這一切,都要從中國的改革開放談起。

二00八年,奧運在北京展開。這一年,同樣具有重要意義的事件,就是中國「改革開放」屆滿三十年。中國發動國家經濟成長競賽,為了完成重返國際舞台的使命,毫不讓步。但多年來,始終是開放多、改革少。開放中國市場是主要目標,而國際資本尋求最高獲利,也成為支持中國經濟大成長的首要因素。手中有了龐大資財的中國,如今行動力與需求也大幅提升。中國在資源尋求方面走向了全球化。於是,面對傾頹的非洲,中國大方地買單。

成千上萬的中國人,順著胡錦濤「走向海外!」的號令,蜂擁迎向非洲。中國利用「中國製造」發展非洲,將非洲拉進全球化的競技場域,換取滿溢在黑暗大陸的第一級資源:石油、天然氣、金屬、鈾礦、木材、漁業。仰賴西方至今的非洲貧窮國家,則在中國的吸引下,養成了購買便宜廉價商品的習慣;北京不計代價地誘惑獨裁者們,非洲也在新的依賴中面臨威脅。

非洲,過去是悲觀主義的受害者,是一片被西方人放棄的大陸;在北京的施惠下,非洲有了新選擇,如今表現出前所未有的經濟興旺。

這些到非洲冒險的中國人,究竟是誰?他們又到了哪些非洲國家?在那裡從事什麼?他們成功致勝的祕訣又是什麼?中國與非洲,當這兩個極端不同的世界相遇,會發生什麼變化?在人權與環境保護上,又會得出什麼樣的結論?在這有著多個邦交國的這塊大陸上,台灣又會有怎樣的政治發展?對於歐洲──尤其是法國(畢竟本書作者們來自法語世界)──而言,多數都是非洲國家從前的殖民母國,今天在這塊大陸上的地位又是如何?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作者群花了二00七年一整年的時間,遊歷了非洲十五個國家,行遍整個大陸地,就為了一窺這個「中國非洲」的真貌。法文原著於二00八年五月二十日面世,紀實報導的行文方式,語調時而幽默、諷刺,現場歷歷在目。為了更方便中文讀者的閱讀,中譯本做了部分增修(例如還原中國人的本名,無法查證的人名則維持音譯)。書中十二個章節,從被砍伐精光的剛果森林到受了毒害的奈及利亞河岸;從嚴密監視的尼日沙漠,到遍布輸油管的蘇丹;從中國製造的埃及觀光紀念品,到喀麥隆港都杜阿拉(Douala)的超巨大中國餐廳等。從貧困的中國農村迎向這神祕的新大陸,非洲正在向這群勇敢犯難的冒險者開放!

最後,本書的中文版能夠面世,首先感謝Marcelo Teles、Anna Diatzkin、Nicole Zand,曾經無私地給予的協助和建議;早安財經出版社的視野與積極。謝謝父親在中文譯稿的校字上貢獻時間。

二00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寫於 巴黎

(本文轉載自Serge Michel、Michel Beuret、Paolo Woods新書《黑暗大布局》,中文譯本由早安財經出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477806
 回應文章
嚴震生/習近平出席峰會 中非不脫援助關係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09 02:07 聯合報 嚴震生(政大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南非約翰尼斯堡觀察)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參加完巴黎氣候峰會後,又風塵僕僕地來到非洲,參加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第二屆峰會。他與南非總統祖馬為論壇的共同主席,並在開幕式上首先發言,受到非洲及國際媒體的高度重視。

事實上在峰會之前,先是有中非合作論壇每三年一次的部長級會議,然後才是眾所矚目的國家領導人的峰會,而峰會的主題則是《中非攜手並進:合作共贏、共同發展》,且根據南非資深官員的說法,為一開始就定調成「不是一個捐贈的論壇,也不作任何的施捨,而是平等夥伴間共同為未來制訂路徑圖的會議」,因此強調的是對等互利,而不是西方國家和非洲的主從關係。

習近平也循著這個邏輯,以《開啟中非合作共贏、共同發展的新時代》為題發表演說。他指出中方是以「真實親誠」為推動中非合作的基礎,做為西方社會對中國經營非洲的資源動機及經濟考量的回應。正因為要排除中國是新殖民主義者的指控,習近平強調「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非洲的事由非洲人說了算」,先讓與會的非洲領袖感到窩心,知道無論一般中國人如何看待非洲是一回事,但國家領導人在國際場合一定是對非洲有相當程度的尊重,不會隨意說三道四。

他認為中非關係應堅持政治上平等互信、堅持經濟上合作共贏、堅持文明上交流互鑒、堅持安全上守望相助,以及堅持國際事務中團結協作等五個支柱,以建立一個新的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習近平接著又提出合作論壇在未來三年要推動的十項合作計畫,並以政府指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及合作共贏為基本原則。這十項計畫包括工業、農業、基礎建設、金融、綠色發展、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減貧惠民、公共衛生、人文、和平與安全等各個領域的合作。為確保這些計畫的順利推動,中國將提供六百億美元的資金予以支持,其中三百五十億為優惠性貸款,這個數字和他宣布要免除非洲最落後國家在二○一五年底到期尚未償還的政府間無息貸款債務,是全場獲得最多掌聲的時刻。

除了在中非農業合作方面,習近平宣布要建立中非農業科研機構十加十合作的機制,看起來比較像是非洲方面有所貢獻外,其餘大都是中國方面所提供的援助及支持,一些是需要非洲國家的配合,一些或許非洲方面有意見的表達,但基本上仍是屬於較為被動的一方。

在習近平演說完後發言的是非洲聯盟輪值主席、辛巴威總統穆加比,這位超過九十歲的非洲大老,對習近平的態度頗為諂媚,先是說他的演說如何豐富,所提到的援助非常全面,接著兩度要求與會者給他掌聲。接著又說習近平來自一度相當貧窮、但從未殖民過非洲的中國,但卻做出非洲人所期待過去殖民者所未能做到的事。

如果這些不是援助,什麼才是援助?不過,中國以未殖民過非洲及一個發展中國家展現高度經濟成長的過來人身分,再加上一些令非洲人感覺良好的口號,確實會給人有雙方合作共贏的印象,這些或許正是西方社會,特別是歐洲一些殖民母國無法擺脫的歷史及現實,才讓中國不斷擴大在非洲的影響力。

(作者為政大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南非約翰尼斯堡觀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408729
陸1.9兆援非洲 升級全面戰略夥伴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2-05 03:27 聯合報 特派記者林克倫/北京報導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左二)和夫人彭麗媛(左)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峰會宴會,受到各國元首歡迎。 新華社
分享

中非十大合作計畫 圖/聯合報提供
分享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昨天在南非出席中非合作論壇時,提議將中非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係。他並回顧當年非洲國家支持中國「重返」聯合國事,並稱,中國「以義為先」,他宣布中非「十大合作計畫」,未來三年中國將提供六百億美元(約台幣1.9兆元)的資金,支持非洲各國發展。
六百億美元將近兩兆台幣,中共的大手筆實屬罕見。

習近平還一口氣與非洲九國總統會晤,舉行雙邊會談。他在南非約翰尼斯堡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峰會開幕式致詞時表示,中非歷來是命運共同體,共同的歷史遭遇、共同的奮鬥歷程,讓中非人民結下深厚的友誼;習提議,將中非新型戰略夥伴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為此,習近平建議提出做強和夯實中非關係的「五大支柱」,即堅持政治上平等互信,堅持經濟上合作共贏,堅持文明上交流互鑑,堅持安全上守望相助,堅持國際事務中團結協作;在經濟合作上,習則提出中非「十大合作計畫」。

此為期三年的中非「十大計畫」包括:工業化、農業現代化、基礎設施、金融、綠色發展、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減貧惠民、公共衛生、人文、和平與安全等共十項合作計畫;為確保計畫順利實施,中方將提供總額六百億美元的資金作為支持。

習在致詞時先回顧中非關係歷史,稱雙方長期以來始終風雨同舟、相互支援,且還不忘提及,「非洲國家無私支持中國重返聯合國」,在中國汶川、玉樹等地發生嚴重地震災害後,踴躍向中方捐款、中國對此銘記在心。

習近平強調說,中方將與非洲朋友攜手邁向合作共贏、共同發展的新時代;他指出,要尊重各自選擇的發展道路,不把自己意志強加給對方,中方始終主張,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非洲的事情應該由非洲人說了算。

習指出,中國人講究「義利相兼,以義為先」。中非關係最大的「義」,就是用中國發展助力非洲的發展;中方將繼續在聯合國等場合,為非洲仗義執言、伸張正義,支持非洲在國際舞台發揮更大作用。

至於「十大合作計畫」的目的,習近平表示,將在堅持政府指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合作共贏的原則下,支援非洲破解基礎設施滯後、人才不足、資金短缺等三大發展瓶頸,加快工業化和農業現代化進程,實現自主可持續發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407219
中國中東 撐起非洲經濟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經濟日報╱編譯游宜樺/綜合外電】 2009.07.06 04:57 am  
 
經濟衰退導致全球投資普遍銳減,但中國和波斯灣國家仍持續競逐非洲國家的投資機會。圖為中國在蘇丹首都喀土木投資的工程。
路透

經濟衰退橫掃全球,但非洲在中國與波斯灣國家的資金持續挹注下,受到的衝擊相對較輕,不過觀察家認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非洲也付出相對代價。

中國國營的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姜建清,本月在南非開普敦市舉行的非洲世界經濟論壇向非洲各國領袖表示,即使全球經濟危機讓其他國家的投資縮手,中國在非洲的投資不但持續成長,且愈來愈多元化。

波灣投資人雖然也受經濟衰退影響,但對非洲的投資卻持續不墜。

油價大跌
投資大戶一度縮手

原油價格大跌與不動產市場崩盤後,不少杜拜重量級投資人一度縮手觀望,但隨著油價回升以及國內股市加溫,他們再度在非洲四處尋找商機。

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來說,外資挹注是經濟不可或缺的命脈。此區的國家因為商品價格下跌與政府收入萎縮,人民所得大不如前。海外的非洲籍勞工也因失業增加,匯回外匯持續下滑。

中國、波灣國家,甚至印度的投資,除了協助支撐非洲的經濟發展,也鼓勵部分非洲政府要求更有利的合作條件,或創造更競爭的企業環境。數個非洲政府的官員表示,中國和阿拉伯政府的援助或投資計畫,附帶的條件比西方國家少。

在非洲投資超過十年的中國,正努力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陸,建立工作機會提供者與商業夥伴的形象。中國工商銀行與南非標旗銀行(Standard Bank)近日達成協議,將合力擴展波札那主要火力發電廠。工商銀行的大客戶中國國家電力設備公司,已取得9.7億美元的發電廠設備更新訂單,全面提升這個礦產豐富國家的供電量。

投資計畫
附帶條件比歐美少

姜建清表示,中國工商銀行透過標旗銀行的穿針引線,在整個非洲大陸正積極爭取65個大型開發案,每個單價高達數百萬美元。中國工商銀行已在2007年收購20%的標旗銀行股權。

中國由於經濟起飛,在非洲初期的投資集中在強化原物料的取得,隨後將觸角延伸至基礎建設與礦業以外的產業。

不過,在一些中國投入資金的非洲國家,當地居民抱怨中國公司不管是礦泉水或衛生紙全都從中國進口,完全繞過當地經濟。在礦產豐富的尚比亞與剛果,部分來自中國的公司被指控剝削當地勞工,並因安全設備偷工減料,造成礦坑意外和人員傷亡。

尚比亞國會議員坎布威里說:「把中國引入我們的工業,就像一方面進口貧窮,一方面出口財富。他們支付極低的工資,不斷開採我們的天然資源,而我們國家卻拿不到什麼好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514016
法國縱容獨裁者 中國在非洲趁勢崛起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Serge Michel 2009/06/16 
 對法國來說,非洲於兩次大戰期間無怨無悔地奉獻鮮血;獨立以後,也繼續對法國僑民提供最好的招待。然而這不是真正的平等互惠,因為法國並沒有為改善非洲的生活條件奮鬥,也不想理會非洲移民,只把他們置於偏僻、貧困的郊區。  
 
【前言】 本書有兩位作者。一位是Serge Michel,Le Monde駐非洲特派員,足跡遍及瑞士、伊朗、巴爾幹半島等國家。曾經榮獲法國新聞界最重要的Albert Londres大獎。另一位是Michel Beuret,研究非洲與中國超過十五年,所創立的Bondy部落格是法國最有影響力的三大部落格之一。目前為瑞士L’Hebdo雜誌國際主編。攝影者則是Paolo Woods,曾獲得多項國際攝影大獎,作品經常發表於Time、Newsweek、Le Monde等國際知名媒體。二00一年以來,長期往返伊朗、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
法國縱容極權 在非洲節節敗退

如果不探討法國在非洲大陸之所以節節衰退,是由於一連串的流弊、誤判、幌子、怯懦,以及對獨裁者們的縱容,我們就無法理解中國在法語系非洲為什麼能夠成功崛起。

一九七三年十一月十三日,當龐畢度總統於巴黎啟動第一屆由十一國七位元首參與的法非高峰會,法國幾乎處處支持獨裁君主們──例如開朗的塞內加爾里歐波爾.桑戈爾(Leopold Sedar Senghor),有時開朗但也殘暴的象牙海岸的腓立克斯.烏弗埃-博瓦尼(Felix Houphouet-Boigny),有時殘暴且瘋狂的中非強人尚巴貝爾.卜卡薩(Jean-Babel Bokassa)將軍。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要算是一九七九年在中非首都班基(Bangui)舉行的中非國王加冕典禮,有歐洲憲法之父的季斯卡.德斯坦(Giscard d’Estaing)和許多法國人都出席了這場盛會。畢竟當時仍處於冷戰氣氛中,「現實主義」占上風,卜卡薩或許殘暴,但至少不是共產主義者,而且他與成千上萬的非洲人一樣,曾於一九三九年投身法國外籍軍團,赴阿爾及利亞和印尼作戰,還受勳加爵。這樣的人,能夠壞到哪裡呢?

這場加冕典禮的舞台,後來也成為法國非洲衰敗的開始。法國以維護人權作為藉口,縱容一個容許非法交易與犯罪的網絡,公私不分地攫取利益。以合作之名,法國與這些國家維持著某種依賴關係,延長法國在非洲的殖民歷史。

自戴高樂時代起,有「非洲先生」之稱的賈克.佛卡爾(Jacques Foccart)將「法國非洲」奉獻給政變的勝利者。另外還有一九六七年多哥的埃亞德馬(Gnassingbe Eyadema)將軍、一九八四年幾內亞的蘭薩納.孔戴,一九八七年獲法國支持的巴萊斯.孔波雷(Balaise Campaore)。以人民性情耿直純樸著稱的「君子之國」布吉納法索遭到血洗,自一九八三年政變以降軍事專政的西非強人托馬.桑卡拉(Thomas Sankara)也被推翻。一九九0年,德比義諾在巴黎的策動下取得查德的政權。

自從柏林圍牆倒下後,要求民主的聲浪充斥在這片大陸上,遍及貝南、象牙海岸、加彭、喀麥隆以及剛果民主共和國。非洲強人們再次利用外力,熄滅眾人對人權的希望。因為「非洲還不夠成熟去實踐民主」,法國總理席哈克於一九八六年拜訪阿必尚時這麼說。當時的東道主烏弗埃‧博瓦尼,大概也會同意席哈克的看法。

無論如何,自九0年代起,法國越來越難在華盛頓與倫敦吹起的道德主義風潮下獨善其身;包括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也設下對人權與民主的基本要求。但法國非洲的結構依舊堅強,這可從一九九0年六月於博勒(Baule)高峰會上,密特朗總統非常曖昧的演說中看出:他邀請這些非洲的強人領袖們出席,卻絕口不提他們的貪污舞弊。

密特朗自以為在頌揚民主這個「普世價值」,他不談「人權」,只強調「尊重差異」。密特朗曾問過自己:投資別的地方,對法國會比較好嗎?答案是否定的,因此,巴黎不會放棄非洲,至少不會對非洲的領導人放手。一九九0年,法國支援血腥鎮壓埃亞德馬與支持蒙博托(Mobutu),證明了這一點。

然而到了一九九三年,一切開始改變了。當時的法國總理愛德華.巴拉迪爾(Edouard Balladur)離開非洲大陸,在國際投資者的施壓下,宣告法郎與西非法郎(CFA)自一九四八年以來的等值時代結束。一九九四年一月,西非法郎在非洲十五個國家,貶值掉一半。這項駭人的協議,讓尚未做好全球競爭準備的非洲人更陷入貧窮,也導致寄望移民法國的窮人愈來愈多。這不是法國想看到的結果。

對法國來說,非洲於兩次大戰期間無怨無悔地奉獻鮮血;獨立以後,也繼續對法國僑民提供最好的招待。然而這不是真正的平等互惠,因為法國並沒有為改善非洲的生活條件奮鬥,也不想理會非洲移民,只把他們置於偏僻、貧困的郊區。在巴拉迪爾的治理下,法國擦乾了「白人的眼淚」,將非洲大陸的命運交託給國際金融業──也就是:在支持獨裁者對抗人民後,再把這些獨裁者一個一個拋棄掉。這就是法國。

一九九四年二月七日,烏弗埃博瓦尼總統的葬禮,如同一根插在法國非洲棺材上的釘子。這位親法的老人家,是象牙海岸的第一任總統,一直受到巴黎的重視,法國緊急派出七十七位府會高層,搭乘兩架特地租來的空中巴士與協和號,前往首府亞穆索戈(Yamoussoukro)弔唁。就在葬禮結束後沒多久,另一則災難於兩個月後襲來:盧安達大屠殺。但法國對大屠殺一事,卻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法國─非洲關係的綠燈,會再度亮起嗎?隨著一九九五年席哈克競選總統,非洲的黨政幹部們重燃起希望。席哈克不遺餘力、在人群中揮汗如雨、在非洲的大太陽底下擁抱問候婦女,他建立了一個「席哈克非洲」。「我可以告訴你們,在法國,一旦我當選之後,我會成立一個跨部會的單位,獨立運作非洲事務,」席哈克宣稱。十足的宣示姿態,因為他不再是過去的席哈克。非洲發現,席哈克不過是在治理國家和配置援助的方法上,贏得民心罷了。

對非洲領導人而言,西方國家不斷灌輸非洲人民主觀念,是很糟糕的。道德主義不斷蔓延,後來繼任為總理的社會黨人約瑟潘(Lionel Jospin)甚至鼓吹「不干預、不漠視」。一九九八年,法國人關掉了反覆發生政變的中非軍事基地,任其自生自滅;中非獨裁者安吉腓立克斯.巴塔塞(Ange-Felix Patasse)終在二00三年,被另一位專制君主柏席斯(Francois Bozize)推翻。

(本文轉載自Serge Michel、Michel Beuret、Paolo Woods新書《黑暗大布局》,中文譯本由早安財經出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488135
中國的非洲大布局 打螞蟻兵團戰術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Serge Michel 2009/06/08 
 在非洲,白人習慣聽到「哈囉,mista!」、「嗨,toubab!」或是「敬愛的先生!」這樣的問候語,然而,眼前這些洋溢著笑容、列隊於路邊的孩子,卻是一聲一聲用中文喊著「你好,你好」。 
 
【前言】 本書有兩位作者。一位是Serge Michel,Le Monde駐非洲特派員,足跡遍及瑞士、伊朗、巴爾幹半島等國家。曾經榮獲法國新聞界最重要的Albert Londres大獎。另一位是Michel Beuret,研究非洲與中國超過十五年,所創立的Bondy部落格是法國最有影響力的三大部落格之一。目前為瑞士L’Hebdo雜誌國際主編。攝影者則是Paolo Woods,曾獲得多項國際攝影大獎,作品經常發表於Time、Newsweek、Le Monde等國際知名媒體。二00一年以來,長期往返伊朗、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
中國的非洲大布局 打螞蟻兵團戰術

中國人帶給我們實質的建設。
西方人給我們神聖卻摸不著的道德觀。
假如我的人民沒有電、沒有工作,
透明化、清廉又有什麼意思呢?
民主,是能吃的東西嗎?

──Serge Mombouli,剛果總統顧問

「你好,你好!」走在剛果布拉薩市(Brazaville)的路上,愉快地玩著回力球的孩子們向我們打招呼。在非洲,白人習慣聽到「哈囉,mista!」、「嗨,toubab!」或是「敬愛的先生!」這樣的問候語,然而,眼前這些洋溢著笑容、列隊於路邊的孩子,卻是一聲一聲用中文喊著「你好,你好」。

對這些孩子來說,所有的外國人,都是中國人。

不遠處,一家中國營造公司正在蓋剛果國營電視台總部,一座從天而降的金屬玻璃帷幕建築,就落在這貧民區。同時,在這條路的入口處,同一家建設公司正在為一名政府官員蓋一棟豪華別館,也許是為了答謝這位官員對電視台工程所做出的貢獻。城裡的其他地方,別的中國企業在替新的外交部與法語事務部進行最後一項工程──填補建築物因內戰所留下的大坑洞。

往西北方兩千兩百五十公里,奈及利亞的首都拉哥斯(Lagos)郊區,有家曾經歷過一場厄運的Newbisco餅乾工廠。這家餅乾工廠是由一名英國人,在一九六0年奈及利亞獨立前所創立的,經常換老闆。在這個擁有石油資源,同時貪污舞弊充斥所有產業的國家,沒有一位經營者有能力協助它擺脫困境。二000年,工廠的前一任老闆是一位印度人,將破產的Newbisco賣給了中國朱姓商人(Y.T. Chu)。二00七年四月的一個早晨,我們來到這家餅乾工廠,工廠內充斥著麵粉與糖的香氣,輸送帶上每天送出兩噸多的小餅乾,一出爐馬上就被幾十名工人分裝好。朱姓商人面帶微笑地說︰「我們的產量,才剛剛好滿足奈及利亞百分之一的市場需求而已。」

記者們從非洲帶回的影像,經常是悲劇性的:飢餓的兒童、種族的殺戮或是難以理解的暴力衝突。多年來,我們在這塊土地上從事報導工作,已經見證了這一切。然而這次,當我們開始著手編寫這本書,從我們眼前閃過的卻是一個新非洲的影像:布拉薩市用中文問好的孩童;拉哥斯蓬勃發展中的餅乾工廠;甚至,在蘇丹,一條我們曾在二00七年夏天借道的嶄新高速公路。

兩小時前,我們在首都喀土木(Khartoum)與蘇丹港之間行駛,羅伯特.費斯科(Robert Fisk) 在《給文明世界一場戰爭》中的一個場景,浮現在我們的腦海。

一九九三年,這位英國記者與在九一一事件後、避難於蘇丹的奧薩馬‧賓‧拉登(Oussama Ben Laden)有約,地點就在這條公路左邊的一個村子裡。賓‧拉登向費斯科說,為了答謝蘇丹這位東道主,他將建設一條八百公里長,連接首都與大港的新公路。到了一九九六年,賓‧拉登必須再次逃亡,這次他到了阿富汗,並在當地展開了其他計畫。誰來完成蘇丹的這項工程呢?答案是:中國人。不僅如此,中國人還要加碼一條鐵路。九0年代中期,中國的營建工程公司大舉抵達蘇丹,中國企業們陸續已經投資了二十億美元,特別是油井工程,供應中國至今約一0%的進口量。

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我們走了數千公里,拜訪了十五個國家,就是為了一探中國在非洲所做的事。中國人在非洲的「黑暗大佈局」這個點子,反覆出現在我們的腦海中,直到二00六年十月,我們與幾內亞總統蘭薩納‧孔德(Lansana Conte)的一次會面之後,終於實現了這個想法。

這位總統有十多年不曾與外國記者對話。為什麼這一天他願意在離首都柯那克里(Conakry)三小時之遙、他所成長的村落接見我們?或許,是因為當時人們謠傳他生命垂危,他想證明自己仍然健在。無論如何,我們在他那棟面向私人湖畔的宏偉別墅裡的對話內容,還是相當嚴肅的。孔德總統視他多數的政府首長為竊賊,並抨擊白人從未停止過殖民。他懷念農業時代的幾內亞,對於近海石油礦脈的發現難以忍受,在他看來,這讓幾內亞成為一個貪腐更加嚴重的國家。

當話鋒一轉到中國人身上,有一小段時間,他的表情轉而開朗起來。「中國人實在是無人能比!」這位年邁的老將軍驚嘆道:「至少,他們勤奮工作!他們跟我們共同生活在泥地裡。有誰像我們一樣耕作?我們把失調的土壤託付給中國人,你們應該去看看他們的耕作!」

中國人在非洲的影響力,已經不是新聞。近四、五年來,我們在安哥拉、塞內加爾、象牙海岸與獅子山共和國的採訪過程中,幾乎每個地方都看到中國人的增加。改變的幅度,超乎很多人的想像。從幾內亞總統──一個如今只前往瑞士治病的年邁老人,到稚嫩得尚無法辨明歐洲人與亞洲人差別的剛果孩子,一切的發生,非洲人彷彿得花上十倍的力氣,才能理解這個變化。

就在這幾年,對研究地緣政治的專家們 來說,「中國人在非洲」早已不再是敏感話題,而是國際關係與非洲大陸日常生活中的核心課題。不過,學者與記者們仍然在所謂的宏觀經濟數據上做文章︰從一九八0到二00五年間,中非的雙邊貿易增加了五0倍,從早期的十億美元,到了二0一0年會達一百億美元。今天,在非洲土地上約有九百家中國企業,二00七年時,中國取代了法國,成為非洲第二大經濟夥伴。

這些官方數字,並沒有把所有移民的投資算進來。有多少中國移民在這裡落腳呢?非洲的記者們常宣稱有「數百萬」中國人在非洲;二00六年底,在擁有最大中國人社群的南非舉辦的一場大學講座,為我們提供了具體的數字︰全非洲大陸共有七十五萬中國人。中國這邊最高的預估數字,來自行遍三十五個非洲國家的「中非友誼聯盟副主席」黃子全(Huang Zequan,音譯),在《中國貿易報》二00七年二月十五日的訪談中,估計有五十萬的中國人生活在非洲(黎巴嫩人有二十五萬,法國人還不到十一萬)。

這裡的移民彷彿是螞蟻兵團,沒有名字,沒有面孔,總保持緘默。記者們一邊抱怨這些人不肯受訪,一邊擔心著──甚至驚慌──一股新勢力的來臨,又會給這片黑暗大陸帶來更多無止盡的痛苦。

讓我們用另一個角度來看。中國這個世界超級強權,在自己國內奇蹟似的發展能力,或許可以在這個地球上最貧脊的土地上複製。對非洲來說,或許意味著自六0年代去殖民化以來,長期等待中的經濟起飛、屬於非洲的時代終於來臨。這不只是幾內亞總統最後的希望,也是九億非洲人的期待。

(本文轉載自Serge Michel、Michel Beuret、Paolo Woods新書《黑暗大布局》,中文譯本由早安財經出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477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