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扁族親貴及弊案追蹤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見我思─吳淑珍哪裡像慈禧
 瀏覽2,305|回應17推薦1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貓喵~XD

2008-12-16 中國時報 【張景為】

     扁家四大弊案起訴,但有多少人仔細看過長達兩百多頁的起訴書?因為從事新聞工作,這個工夫我省不了,而近年來屢爆政商大案,在連篇字海中,倒也找到了另類的樂趣。因為,這裡頭充滿了人性的糾結與奇幻的場景,往往令人拍案驚奇!其中最經典的,一是對犯罪事實鉅細靡遺的描述,二是引用法條論罪時的評議。

     台開案一審的判決書,法官引用莊子《胠篋篇》「彼竊鉤者誅,竊國者諸侯」,痛批第一親家趙氏父子。有不少人擊節稱快,譽之為罕見佳構。此次扁家四案起訴書中雖未引經據典,但檢察官對扁家也有震聾發瞶的論罪評議,其中尤以對吳淑珍的批判,外界議論最多。有趣的是,「大肆干政、搜刮財物、濫用權勢、貪婪成性」等文字,竟使無論認同或反對這段評議的人,統統想到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大概稍諳近現代史的人,無有不曉;台灣人幾乎都看過《清宮殘夢》、《瀛台泣血》這類電影電視劇,絕對不會不知這位老佛爺。西太后於咸豐、同治、光緒三朝,以垂簾聽政或臨朝稱制的方式,實際統治大清四十八年;近年來,史學界逐漸對慈禧的功過提出多元評價,但在一般人心目中,她仍是負面人物。

     講到慈禧之過,隨口算來包括導致甲午戰敗,撲滅戊戌變法,用義和團引來八國聯軍等等,似乎真有點罄竹難書;但若論其功,則重用漢臣,開辦洋務運動,奠立中國近代化工業基礎,造就同治中興氣象,以新式教育取代科舉,禁止婦女纏足等,倒也頗有可書之處。而慈禧的家人除了襲「承恩公」的一個虛爵之外,並無他人能干涉朝政,在封建皇權時代,尤屬難得。

     從起訴書臚列的諸多不堪行狀,吳淑珍違背體制,干政是實,搜刮財物,貪婪成性,亦不厚誣;但比起慈禧毀譽參半的精采一生,操控王公朝臣,平衡滿漢勢力,穩定帝國權威之術,又哪能絲毫相提並論?起訴書或判決書能不能寫得像春秋之筆,檢察官和法官該不該藉此表彰道德教化,其實都是有意思的議題,但社會正義與司法公道,不能只看結果是否合自己的意,更要看調查的過程與證據的呈現。吳淑珍像不像慈禧?你自己判斷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149949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辜家二少久沒探珍 官邸來電:翅膀硬了?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 2009.03.01 03:20 am

特偵組昨天約談寶徠建商蔡竹雄,追查扁珍購買兩戶寶徠的過程,蔡竹雄證稱給扁家優惠價,應訊結束後拒絕受訪,快步離去。
記者屠惠剛/攝影

特偵組調查扁家是否對企業「藉勢藉端」索取錢財,發現吳淑珍超愛與企業人士聊珠寶、股票、房地產,更習慣請他們協助投資;但吳淑珍又說不方便出面,企業人士只好幫她找人頭,還得想辦法讓扁家賺錢。

兆豐金控前董事長鄭深池曾幫吳淑珍推薦一檔歐美債券,並負責找人頭讓她投資四、五千萬元,事後鄭跟馬永成說「實在很怕」。

辜仲也曾因為一段時間沒進官邸問候,接到官邸羅太太等人的電話詢問「是不是翅膀硬了?」辜向檢方說:「實在得罪不起官方。」

特偵組調查發現,吳淑珍和國泰、元大集團高層都曾討論房地產投資。

國泰金控副董事長蔡鎮宇說,吳淑珍曾詢問他不動產行情,但沒有向他表示要購買房屋,「因為國泰建設主要都是做平價產品,幾乎沒有蓋豪宅」。
 
特偵組昨天約談華南金控董事長林明成,調查二次金改企業匯款扁家是否有對價關係。
記者屠惠剛/攝影

元大馬家兄弟在陳致中結婚前便詢問官邸「送禮行情」,至少兩次進入官邸面見吳淑珍。元大建設執行長馬維辰證稱,「夫人問台灣房地產及股票狀況」,後來林文淵替吳淑珍購買元大一品苑的房子,因為是夫人要買,所以「價錢特別便宜」。

過去常被外界指稱進官邸做法國菜討吳淑珍歡心的辜仲,被約談時告訴特偵組,每次吳淑珍找他到官邸,常聊到珠寶、股票、房地產之類的事;他的腰不好,有時坐太久也很痛苦。

檢方反問,既然坐得痛苦,為何還要去?辜仲無奈地說,有時候隔久一點沒去,吳淑珍會自己或請羅太太等周圍的人打電話問他,「都不關心夫人」、「是不是翅膀硬了」。辜仲說,他們是從事特許行業,得罪不起官方。

檢方將進一步釐清,這些企業人士是確實受到威脅而不得不從,或只是主觀的「不敢或不想得罪官邸」而就範,據以認定扁家有無「藉勢藉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308455
吳淑珍要救陳水扁或陳致中?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 2009.02.09 03:22 am 
 
吳淑珍明日出庭。為了助陳致中爭取認罪協商,吳淑珍勢須「認罪」;但若吳淑珍「認罪」,則陳水扁豈能不「認罪」?吳淑珍陷於兩難。

於是,近日不斷自扁家方面傳出種種錯亂的消息。有謂陳致中夫婦提出認罪協商是律師葉大慧的主意,但陳致中出面澄清說是自己的主張;又謂認罪協商是陳致中「背叛」父親陳水扁,但陳致中則明指父母皆參與了他認罪協商的決定。然而,陳水扁若亦參與了陳致中認罪協商的決定,其律師團卻為何皆採反對立場?至於吳淑珍是否會「認罪」,陳致中說那要由母親及律師決定;陳水扁方面則稱「無罪可認」,又謂吳淑珍若「認罪」,也只會承認「政治獻金匯出海外」。

這些錯亂的消息顯示:陳致中夫婦的認罪協商,未必是誠實的認罪,而很可能只是訴訟技術的操作而已。亦即:陳致中「認罪」,而吳淑珍只認「政治獻金匯出海外之罪」,陳水扁則根本「不認罪」。扁家倘若竟以如此這般的「認罪協商」,來欺愚法官、藐視法庭,恐將承受玩法自傷的後果。

吳淑珍最沒有不認罪的空間。用假發票詐領的國務費,能說成是「政治獻金」嗎?「政治獻金」又能夠出自南港展館及龍潭購地的「佣金」嗎?正因吳淑珍的罪證確鑿,所以陳致中成了洗錢共犯;而陳致中如今「認罪」,亦當是承認了特偵組起訴其知悉所處理的金錢中有非法所得;然則,吳淑珍倘不認罪,陳致中非但無罪可認,若認罪即不啻是當庭對母親提出控告。故而,吳淑珍明日出庭的供詞極具關鍵性,她若不認罪,陳致中的認罪即失前提;但她若認罪,則陳水扁不認罪的空間必告緊縮。要救丈夫,或救兒子,吳淑珍實陷兩難。

然而,如前所述,問題的根本仍在吳淑珍的罪證確鑿,其實沒有不認罪的空間。她若不認罪,未必能救得了陳水扁;但是,她若認罪,則有助於陳致中的認罪協商。從陳致中上周三出面表示認罪協商將進行到底,或許可以揣測吳淑珍之護犢情切,可能會為子認罪;但是,從陳水扁方面律師傳出的消息卻顯示,似仍主張吳淑珍只能認到「匯出政治獻金」為止;而陳致中的律師葉大慧甚至說,扁家四人對陳致中夫婦的認罪協商見解一致,「反而是扁家外面的人不希望見到認罪協商」;至於李勝雄律師解除了吳淑珍的委任,正可視為「外面人」的強烈反應。這些錯亂的訊息皆顯示:扁家確實已陷於「救父不能救子/救子難以救父」的兩難困局之中。

扁家自當明白,認罪協商可否成立,是操在院檢手中,而非操在扁家。首先,特偵組已認定陳致中是洗錢共犯,且明指其「至今未完全交代海外匯款」;陳致中若欲認罪協商,第一關就必須說服特偵組。特偵組若不同意,法院即無介入的機會。但若特偵組對陳致中的「認罪」感到滿意,願意「協商」,法院仍將對全案相關條件進行斟酌,並形成心證;也就是說,法官心證的高低輕重,將是陳致中必須面對的第二關。院檢兩關既皆操之在人,所以陳致中夫婦提出認罪協商其實沒有什麼花樣可耍,更絕不能最後反而造成愚弄院檢、藐視法庭的印象,那對訴訟情勢將更是弄巧成拙、火上加油了。倘係如此,非但法院不容,也恐非輿論所能同意同情。

吳淑珍是陳水扁諉罪的工具,陳致中卻成了陳水扁的「後顧之憂」。倘若拯救陳致中是扁家如今的最高戰略目標,吳淑珍明日出庭自當知所斟酌。就案情論案情,在人證物證俱全下,陳水扁已無可救,陳致中則仍存一線希望。倘若吳淑珍再存猶豫僥倖之心,另日莫要追悔自己將子媳送進牢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262812
吳淑珍應出庭救夫護雛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黑白集】 2009.01.17 03:15 am 
 
陳水扁獄中手稿《台灣的十字架》,抖出了他對扁案的抗辯架構。其中有「隔空串供」的心思,也有恐嚇同案證人或被告的企圖。

扁的抗辯架構是:吳淑珍確實收了幾筆錢,包括辜成允及郭銓慶的,但皆是「政治獻金」;至於其他情節,扁家概所不知。

不知蔡銘哲「偷印第一夫人助理名片」,不知他在外「招搖撞騙」,不知他從余政憲處取得評委名單,亦不知南港案,更不知龍潭案,尤不知蔡銘哲用他自己的人頭戶將錢匯至海外……。反正,吳淑珍確實收了辜成允及郭銓慶的錢,但那只是「政治獻金」,其他一概不知。

這裡頗有「隔空串供」的企圖,陳水扁公開了此一抗辯架構,即可能透過其他途徑及手段,誘導或逼使同案證人、被告就其口徑。倘若所圖不逞,則此時揭露抗辯架構,亦是向社會預告未來在開庭時行將出現同案諸人互相噬咬的場景,事先在社會心理上預作鋪墊。

然而,不論如何,倘陳水扁欲採此一抗辯架構,吳淑珍即非出庭不可。一方面,她若不出庭,如何證明她的一概不知?另一方面,她若不出庭,如蔡銘哲者,又如何會承認自己「偷印名片/招搖撞騙」?

扁家既將一切都推給吳淑珍,則吳淑珍的證詞當然是扁家訴訟勝敗的關鍵。倘若陳水扁只是用手稿放話稱吳淑珍無辜,而吳淑珍卻不出庭為扁家辯護;則非但吳淑珍難獲清白,扁家一干人等也無法解套。

為了扁家的「冤屈」,吳淑珍應當出庭救夫護雛。否則,徒想隔空串供,卻不敢面對法庭,只會讓國人看破手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215204
特偵組有沒有想過聲押吳淑珍?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12-24 中國時報 【中時社論】

     台北地方法院第二度裁定陳水扁前總統不必具保、不必羈押,特偵組二度聲押受挫,決定於本周再向高等法院提出抗告。我們期待特偵組周延蒐證的同時,有一個疑問,盼望特偵組一併思考:特偵組有沒有想過聲押吳淑珍?

     特偵組聲押陳水扁的理由,前後雖然不盡相同,但不外三個,一是陳水扁有逃亡之虞;二是陳水扁有串供、湮滅證據的可能;三是陳水扁觸犯的是應付羈押的法定重罪。就這三個聲請羈押的事由來看,都有同時考慮吳淑珍應否併付聲押的道理存在。

     先談逃亡的問題。特偵組約一個月前聲押陳水扁成功時,並未以阿扁有逃亡之虞作為聲押理由。法院第一次裁定不具保釋放阿扁時,檢方也未提供他虞逃的事證。到了第二次聲押失敗時,檢方則是主張阿扁曾有支開隨扈(例如去算塔羅牌)、單獨行動的情況。姑不論阿扁支開隨扈時並未逃亡,檢方此說如果成立,那任何無隨扈在側而可單獨行動的被告,豈非都須交付審前羈押?其論理邏輯很有問題;重點是特偵組認定阿扁可能逃亡,難道以為他會拋下吳淑珍獨自離去?如果不是要提出阿扁單獨逃亡的事證,要不要想想夫妻雙雙遠走高飛的可能性?是不是各種可能性都想得周全,聲押的成功率較高?

     再談串供的可能。特偵組擔心阿扁會串供,姑不論阿扁從案發至今遊走在外已然累月經年,單以阿扁涉案的罪行,從特偵組的起訴書觀察,四大部分中,全都有數的是吳淑珍,阿扁從不諱言吳淑珍運籌帷幄,瞭然一切,其他一干人等也都常謂係以阿珍馬首是瞻。既然擔心阿扁串供,似乎沒理由不擔心阿珍串供。至少在特偵組立場僅有阿珍而無阿扁參與的部分,聲押阿扁沒有理由,就該想想聲押阿珍有無理由。何況近日傳出許多阿珍出言不遜,嫉惡若干周邊人物的消息。就像阿珍的律師要求記明筆錄的內容一樣,主要被告表示要取其他涉案人性命,構不構成聲押的理由?相對於她同案遭到聲押的配偶阿扁涉案的程度,特偵組該不該想想聲押吳淑珍的問題?

     還有重罪羈押,這也是阿扁被聲押的主要事由。四大罪狀,吳淑珍的情況比阿扁更為嚴重,阿扁犯的案她都有,阿扁沒犯的她也有,阿扁是重罪,阿珍絕非輕罪,聲押阿扁的同時,若不思考同時聲押阿珍,會不會出現認事用法的重大空白?

     在台灣,當然稍有常識的都曉得,吳淑珍的身體情況,與一般常人不盡相同。但是,吳淑珍並不因此即能免於刑事訴訟法的追訴;身體狀況是否法定豁免於聲押的事由呢?法條上看不出來,進入看守所的受押人可以保外就醫,卻不能因此就完全豁免於羈押。審前羈押的主要目的,是隔離;即使將整個醫療團隊搬進看守所,也可符合人道的要求,但若以健康為由不予羈押,恐怕在刑事訴訟法上須要詳細交代。

     審前羈押的重要目的,是確保審判的進行,如果被告拒不出庭,輕則拘提,重則羈押,都是於法有據,誰也不能說是違反人權。吳淑珍自從成為國務機要費案的被告之後,十餘次開庭,均不出席,審判庭應該如何處置,固然由法院決定,看在特偵組檢察官的眼裡,起訴之後,能否順利完成追訴,不能不有所思考。重罪嫌犯拒不到庭,有罪判決不能做成,刑事訴訟法有明文。特偵組聲押阿扁的同時,放著聲押理由比阿扁而言似更顯得充分的吳淑珍在庭外,難道沒有顧慮?

     吳淑珍不能開庭,但是可以外出投票,也可以在家見客會友。她肩上扛著整個洗錢案、國務機要費案,尚且不虞串供、滅證,阻撓司法,在特偵組絞盡腦汁,蒐證聲押阿扁的同時,是不是一張應該補織的漏網?想要贏得法院的支持,社會的普遍信賴,樹立執法的信用,偌大的漏洞,恐怕不能不補。阿扁阿珍均已起訴,阿珍若不到庭,審判如何繼續,是個必須面對的問題。阿扁是否應付審前羈押事小,吳淑珍是否應付審前羈押事大,卻不容閃躲逃避。特偵組有沒有想過聲押吳淑珍?為什麼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166432
昨批珍 邱議瑩:一夜好眠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記者邱珮瑜/台北報導】 2008.12.17 03:39 pm

痛批珍貪財 邱議瑩:說該說的話 / tvbs
 
高雄市長陳菊上午北上立法院出席地方制度法公聽會,見到民進黨立委邱議瑩時,兩人沒多交談,彼此輕輕擁抱,正值邱議瑩為力挺余政憲,批評前第一夫人吳淑珍的敏感時機,兩人擁抱,意義特殊。
文/邱珮瑜 圖/潘俊宏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批吳淑珍的一番言論引發風暴,黨內立委多半認為現階段不宜發表太多言論,但她今天再度說,希望外界不要定位為批扁,她只是做自己、說應該說的話,唯有痛定思痛,民進黨才有改革空間,若一味說謊推卸責任,只會讓支持者傷心,自己沒有感受到壓力,一夜好眠。

面對扁案引發黨內爭議,立院黨團幹事長賴清德指出,最好的方式就是在法庭上做最完整真實的陳述,由法院來定奪,現在不分朝野、政黨、個人等,均不鼓勵針對其中的內容互相批判,或當作題材來做攻擊的內容。立委陳亭妃也說,每個人都有發言權力,但針對現階段司法不適宜表示太多意見,大家應尊重司法調查。黨內制止聲音不斷,邱議瑩今天態度轉趨保守,但仍表示這是大家的肺腑之言,她只是說出自己的話以及這段時間以來的觀察,總召柯建銘也為邱議瑩緩頰表示,邱議瑩只是一時不滿說出口,她也跟他表示這是一時無奈的抱怨而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152876
珍冷血自保 余政憲真心換絕情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12-17 中國時報 【蔡慧貞/新聞幕後】

     扁系立委邱議瑩昨日連珠炮式大罵扁家人,驚得扁辦急忙發新聞稿滅火,不過,聽在不少近日曾經挺扁的黨內人士耳中,卻莫不點頭稱是。還有人說,邱議瑩就好像「國王的新衣」裡的那個小孩,大聲說出了民進黨人心裡的話。邱議瑩的話,不僅為余政憲,也為馬永成等扁昔日近臣一吐心中塊壘。

     余政憲在黨內人緣頗佳,他自看守所釋放後,民進黨內的眾家好友紛紛前往探視慰問。聽到余政憲娓娓訴說自己關在看守所中慘狀和檢察官偵訊情況,人人聽得膽戰心驚,就唯恐自己是下一個余政憲,成為檢方逼出扁家人罪行的祭品。

     珍翻臉大切割 六親不認

     十一月十五日特偵組赴扁家就訊吳淑珍,時值余政憲遭羈押一個月。當時扁嫂竟然在檢方面前大罵,「蔡銘哲、余政憲和李界木三人都亂講,案情根本不知道。」吳淑珍甚至要求對質,還要律師出來轉述,種種強硬切割作法,讓不少民進黨人聽得是「又驚又氣」,一陣心寒。特別是過去八年曾受扁好處、或與扁家走得近的黨內人士,此刻,更是人人自危。一位扁系人馬氣得大罵,「吳淑珍再不自己把事情交代清楚,好好說實話,真得會害得大家都去死!」

     儘管余政憲個性大而化之,但他處理公務卻頗為小心。此次南港展覽館案,余政憲不像李界木中飽私囊,自己未取分文。黨內人士心知,余政憲顯然是受了吳淑珍之託,且是在她極大的人情壓力下,又必須在極短時間內達成任務,才會讓余政憲鋌而走險「硬喬」此事。否則,余政憲不可能以如此粗糙手法把評選委員名單直接抄錄給蔡銘哲,讓自己身陷險境。

     只是,余政憲的一片「真心」,卻換得扁嫂的「絕情」以對。黨內人士更看到的是,吳淑珍為了自保,竟然可以翻臉不認人到連形同「至親」的余政憲都不顧了,那就更不用講其他人了。

     扁只顧家人 子弟兵心寒

     至於陳水扁的表現,就更讓黨內同志們搖頭。陳水扁前日與黨團成員的談語,在意的不是扁嫂做了不該做的事,把手伸進公務體系,累及子弟兵;他耿耿於懷的竟是「余政憲在台北看守所裡待了兩天就招了」,陳水扁對扁家人的維護之切可見一斑。

     邱議瑩的話,不僅為余政憲,也為馬永成、林德訓、陳鎮慧等扁昔日近臣一吐心中塊壘。只是,昨日扁辦新聞稿中一句,陳水扁「願意以更寬容的態度來看待」,再度讓所有親扁人士心頭一凜,往後只能隨人顧性命了!

珍余姊弟情 淹沒弊案裡
2008-12-17 中國時報 【林諭林/特稿】

     前內政部長余政憲對扁案供詞,可能成為突破扁家防線的重要關鍵,讓余和扁家關係急轉直下。前總統陳水扁獲釋後與民進黨立委會面時,傳出扁對余「認了」有微詞,一定程度凸顯昔日情同姊弟的余政憲和扁嫂吳淑珍,大難來時,恐怕也得各分飛。

     余政憲廿七歲就當選第一屆增額立委,恰巧與扁嫂成了立院「同事」。當年扁因案入獄,吳淑珍「代夫出征」當選立委,余政憲在立院不但常替行動不便的扁嫂推輪椅,兩人還曾搭配聯合質詢。余政憲以後生晚輩的姿態處處協助吳淑珍,扁嫂也不吝提攜,建立兩人如姊弟般的情誼,讓他政治路上不但一路順遂。

     余政憲卅四歲當選高雄縣長,兩屆還沒任滿,就傳出取得政權的陳水扁,有意延攬余入閣。最後雖然沒有定案,但余八年縣長卸任,隨即獲扁重用,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內政部長,任內更多次化險為夷。

     余政憲後來為了三一九槍擊案負起政治責任下台,旋即出任總統府國策顧問,二○○五年更接任台糖董事長,也被認為是扁嫂相挺的結果,扁嫂吳淑珍甚至替台糖雞精代言拍廣告,但這種種關照,也成了余政憲擺脫不掉的政治包袱。

     余政憲不但在內政部長人事權,處處受制府方,過去爆發SOGO經營權爭議時,國民黨立委邱毅還曾爆料余政憲曾陪同微風董事長廖偉志見扁嫂,加上現在的南港展覽館弊案,讓他吃上官司,可見扁家或扁嫂的要求,對余政憲來說,已是不可承受之重。

     政治或許難分對錯,但法律之前總有是非。過去余政憲和扁家或許基於情感和政治利益,有一定共生關係,但如今司法調查證據一一浮現,余政憲選擇坦然面對,卻傳出扁埋怨余「認了」,如何解讀這樣的差異?恐怕社會自有定論,也難怪余政憲點滴在心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151112
扁珍怨余政憲 子弟兵寒心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12-17 中國時報 【何醒邦、蔡慧貞、郭良傑/台北報導】

     無保獲釋的前總統陳水扁,抱怨前內政部長余政憲招供的微詞,引來嫡系人馬強烈反彈。向來挺扁的民進黨立委邱議瑩率先發難,點名吳淑珍不要再說謊、玩弄黨內同志感情;隨後扁辦稱「願以更寬容態度看待」,但余政憲以「不予評論」回應,並對黨內同志及朋友真情相挺「銘感五內」,接近余政憲友人直言,余對扁辦聲明「徹底寒心」。

     由於扁的「埋怨說」被嫡系認為近乎過河拆橋,使得預定今日出庭自訴國防部長陳肇敏案的陳水扁,正面臨昔日子弟兵恐集體割袍斷義的考驗。陳水扁前日開始至辦公室上班,據見扁後的民進黨立委轉述,扁除表示絕食需要有「超人」的意志力才能撐下去之外,也意有所指地表示,「不像余政憲才關兩天就認了」,讓在場立委感受深刻。

     涉南港展覽館弊案,洩漏評委名單遭到偵辦起訴的余政憲,因坦白從寬,被檢方向法院要求從輕量刑。詎料,卻遭陳水扁點名,引來和余交情匪淺的邱議瑩出面為好友喊冤。邱議瑩指出,余政憲一直覺得被牽扯進扁案非常冤枉,「如果不是因吳淑珍夫人施壓,他(余政憲)也不會鋌而走險做這樣的事,甚至他還開玩笑,每個人都分到錢,結果他分到牢獄之災!他心裡感受會是什麼?」

     邱議瑩也認為,假如(扁家)真的沒有不法的話,余政憲的話也沒人會相信,就是因檢調有查到不法事證,所以余政憲供詞對檢調來說,相對重要,「我覺得扁家所有的人,尤其是夫人,真的應好好面對司法,不要再說謊,不要再玩弄民進黨同志的感情!」

     邱議瑩表示,那些遭羈押的人,很多人都不該被關,最後為何會被關,要問問那些「關鍵的人」。她說,如余政憲說的不是事實,未來法官也不會採信,怕什麼?

     獲悉此事的余政憲,私下向友人表示,以前有人勸他說,「他們(指扁家)就是會過河拆橋的人,我一直不相信。」現不只他寒心,連黨內其他人看了也會心寒。

     知情人士指出,余政憲在進入看守所兩天後特偵組提訊,因檢方呈現的事證相當明確,也查明無相關賄款留入余政憲的相關帳戶,顯示余非為「錢」的動機,最後余政憲只好清楚交代南港展覽館案的相關案情,並和盤托出是受吳淑珍指示。

     但該人士說,就因為檢方認定余政憲和扁珍兩人的好交情,認為余交代的南港展覽案情並未超越蔡銘哲、郭銓慶所供述的,因此堅持不將余政憲列為汙點證人,也不讓他交保釋放,而是不斷明示、暗示余政憲「多交代」其他有關阿扁和扁家的案子。余不願落井下石,硬是讓余政憲在台北看守所中多關了一個月。

     余政憲在台北看守所走一遭後,人生從彩色變黑白。友人形容,余政憲原本開朗笑容不見了,心情低盪到谷底,當朋友幫他打氣說,「你一定沒事的」,但余只是苦笑說,「卡到這個案子,這回是過不了關,好不了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151099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