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觀念平台─一八九五的集體記憶
 瀏覽1,310|回應2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12-03 中國時報 【施正鋒】

     中國滿清政府在十九世紀末,為了爭奪朝鮮(韓國)主權而與日本打了一場甲午戰爭,在「馬關條約」割讓台灣,讓台灣淪為殖民地半個世紀,不過,也孕育了台灣人的民族意識。

     雖然當時有「台灣民主國」成立,希望能獲得國際社會的承認,不過,由於被推舉為總統的唐景崧倉皇逃跑,號稱中法戰爭英雄的黑旗將軍劉永福也按兵不動,只留下揭竿而起的地方義勇軍挺身而出。

     一八九五年,日軍在澳底(貢寮)登陸,在沒有遭到激烈反抗的情況下,順利揮軍進入台北城。究竟是外國勢力開門揖盜,還是本土商家引狼入室,迄今,歷史並未有明確的公斷,不過,自告奮勇領路的辜顯榮卻是從此家族榮華富貴。

     由日本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的近衛師團,儘管在北部的接收行動勢如破竹,在進入桃園、新竹以及苗栗,卻是陷入膠著戰。特別是客家籍的的吳湯興、徐驤以及姜紹祖,在群龍無首的困境下,毅然決然帶領家丁義勇發動游擊戰。

     這場異族征服與義軍抗爭的拉鋸戰,史稱「乙未戰爭」。

     這些秀才出身的地方仕紳,他們或許沒有所謂的國家意識,不過,既然土地是祖先胼手胝足辛辛苦苦開發而來的,豈容外人私相授受?是可忍,孰不可忍,當然要「竹篙逗菜刀」。不要講太高深的道理,就是這一股保鄉衛土的氣魄,讓那些機關算盡的幾個大家族相形見慚。

     然而,這並非只是殖民綏靖戰爭的一個小戰役,因為,吳湯興等人所關心的鄉土,並不限於成長的家鄉,而是把視野擴及整個台灣。因此,在新竹城淪陷以後,即使是缺乏糧餉,他們還關注彰化城的安危,揮軍南下試圖護城,最後,罹難於日軍的炮火之下。

     如果客家人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利益,豈會拋妻棄子,奮身不顧,千里迢迢前往閩南人聚居的彰化,螳臂當車,在位於戰略要津的八卦山與日軍力克敵犯?這種超越族群藩籬的無私胸懷,已經將清治時期的閩客械鬥情結化為灰燼,同時,也為現代的台灣民族主義鋪下不可磨滅的基礎。

     在過去的歷史教科書,站在大中國的立場,對於清廷出賣台灣,以及清官無心捍衛台灣,應該是感到尷尬的,因此,相較於「霧社事件」,對於乙未戰爭大致是輕描淡寫般地冷酷。如果說歷史的述說忽視了客家人對台灣的貢獻,這是不公平的,同樣地,如果認為乙未戰爭只是客家人的共同經驗,這也是不夠的,因為,吳湯興等志士是為所有台灣人犧牲的,因此,這是屬於所有台灣人的集體記憶。

     觀賞了《一八九五.乙未》,彷彿又看了梅爾吉勃遜主演的蘇格蘭史詩《英雄本色》(Braveheart),或是描寫愛爾蘭獨立運動的《豪情本色》(Michael Collins),原來,台灣人也是有自己的民族英雄的,一樣的可歌可泣,同樣地令人驕傲不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129069
 回應文章
乙未事件120年 馬總統:台灣早就抗戰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9-27 03:17:49 聯合報 記者林麒瑋/北埔報導

總統馬英九(右)昨天參訪新竹縣北埔鄉地方文化館,觀看乙未事件姜紹祖成仁120周年攝影展。 記者林麒瑋/攝影
分享昨天是「乙未事件」抗日英雄姜紹祖成仁120周年,總統馬英九到新竹縣北埔鄉地方文化館參加活動,指外界說,台灣人沒有經過抗日,這部分絕對要強調,台灣在1895就開始抗戰,比1937年盧溝橋事變早了42年。
馬英九致詞時,以客家話問候現場鄉親,說明在乙未事件120周年,來北埔紀念姜紹祖,覺得很有意義,指姜紹祖是日據時代台灣抗日英雄之一,不屈不撓的精神,年僅19歲就有保家衛國的心,值得國人學習。

他也參觀北埔天水堂、姜氏宗祠,參觀攝影展,了解乙未事件的始末,透過一張張照片,認識姜紹祖抗日殉難的背景。昨天假日,北埔老街遊客多,發現馬英九來訪,紛紛上前搶著合照。

北埔鄉長姜良明說,姜家在北埔的開墾和貢獻,功不可沒,乙未事件也讓後代了解先人保家衛國的愛國精神,期望這些具有價值的文化能永續保存。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379935
1895記憶衝突…走出國族神話!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陳宜中/中研院人社中心副研究員、《思想》季刊編委(台北市)】 2008.12.06 02:44 am 
 
一八九五年,清廷因甲午戰敗割讓台灣。次年日軍登陸,遭遇頑強抵抗,據估有一萬四千名台人戰死。這場「乙未戰爭」,正是電影「一八九五」的主題。

按照中國民族主義史觀,乙未戰爭是中國人民抵抗日帝的英勇行動;當時丘逢甲等人成立的台灣民主國,年號「永清」,即是某種祖國意識的展現。不過,台人浴血抗日之時,「中國民族主義」尚處於萌芽階段。否則,為何「永清」而不「反清」?

為了對抗中國民族主義史觀,台獨派的主要策略有二。其一,儘量淡化乙未戰爭的重要性,轉而把「二二八」當成是「台灣人的悲情」的濫觴。對部分皇民化的台獨派而言,乙未戰爭是難堪史實,愈早忘記愈好。然而,在乙未戰爭中犧牲的台人,卻幾乎十倍於二二八的死難數字。

其二,把乙未戰爭杜撰成是「台灣民族主義」的第一砲。照其說法,日帝和國民黨一樣,都是外來政權。所以,乙未戰爭的教訓是:反對一切外來壓迫,尤其是國民黨的壓迫,乃至「中國」的壓迫。然則,國民黨接收政權來台之初,實普受歡迎。無論國民黨後來有多專制,這個反差很難從「日本人和中國人都是異族」、「國民黨也是殖民政權」此種台灣民族主義史觀去理解。

前述等「史觀」看似不同,但都想把「一八九五」塞進這種或那種「國族神話」的條條框框。一八九五,台人抗日是真。但當時既不存在台灣民族主義,大概也還不存在中國民族主義。拚命把「乙未戰爭」統獨化、國族主義化,恐怕只能說是今日台灣政治病入膏肓的寫照。

一八九四到一八九五,是東亞的歷史轉捩點。在西風東漸的壓力下,日本率先走上富國強兵之路,並以「文明開化者」自居,逐漸擴大對鄰近區域的侵略與殖民。福澤諭吉筆下「半文明半野蠻」的「支那人」,被當成是理所當然的征服對象。台人既是支那人、清國奴、野蠻人,所遭受的凌虐可想而知。

從日本對外侵略與殖民以降,東亞各國族主義之間的仇恨與對立,至今方興未艾。這種以鄰為壑的、互為仇敵的現代化國族主義,本是歐洲傳入的舶來品。如今,歐洲已逐漸邁向和解與整合,但東亞卻仍汲汲於國族對抗;台灣內部甚至因為國族主義鬥爭而惶惶不可終日。就此而言,我們其實都還活在「一八九五」的歷史陰影下。

「一八九五」是東亞在現代化的壓力下,邁向戰爭與分斷的歷史序曲。台灣人所承載的「悲情」,絕不僅僅是「台灣人」的,也是「支那人」的。但若要超克這些悲情,單單訴諸「台灣民族主義」或「中國民族主義」卻是不夠的,甚至適得其反。我們真正需要的,或許是區域性的歷史視野,以及促進東亞和解與整合的政治抱負。

把「台灣人的悲情」翻轉為追求東亞進步和解的動力,將會是我們對台灣、對中國、對東亞、對世界的重要貢獻。以史為鑑,面向未來,這或許才是「一八九五」最深刻的啟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3132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