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環球點滴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國際瞭望:起訴蘇丹總統有何內幕
 瀏覽489|回應5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7-16 中國時報 【本報訊】

     海牙國際刑事法庭一位名叫奧坎波的法官起訴了蘇丹總統巴希爾,說他犯了種族大屠殺罪,這件事據說美國是幕後支持者,所謂「種族屠殺」一直是美國批評蘇丹政府的理由,但以前連伊拉克的哈珊都未被起訴,為什麼要起訴巴希爾?有一種說法說時機是個關鍵,其一是:蘇丹與中國的關係非常好,中國必然在聯合國支持蘇丹,但北京奧運舉行在即,中國如大力支持,正好為以蘇丹達富爾地區問題作為抵制奧運者一個好的攻擊藉口,所以這是一石兩鳥;其二是:在制裁辛巴威問題上,中國與俄羅斯於聯合國安理會投了否決票,使英美兩國的提案失敗,英美大為惱火,便在蘇丹問題上作文章以為報復。

     但拋開時機論不說,國際刑事法庭有權起訴某個國家的元首嗎?刑事法庭是根據《國際刑事法庭羅馬規約》而設立的,理論上講,不論國家元首或其他官員都可起訴,但是蘇丹政府提出異議,說蘇丹根本沒有簽署《羅馬規約》,不構成刑事法庭的成員,所以法庭無權起訴蘇丹的公民。

     但有權起訴否還不是重要問題,問題是這樣一來,對蘇丹的達富爾地區會造成什麼情況?連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都十分擔憂,他說:「這將給蘇丹的維和行動和政治進程帶來極為嚴重的後果。」「非洲聯盟」、「阿拉伯聯盟」與「伊斯蘭會議組織」也對此表示擔憂。連美國前蘇丹問題特使納齊奧斯也說,這將使蘇丹領導人更不妥協,如果蘇丹政府關上妥協的大門,那會嚴重阻礙和平努力,蘇丹如實現不了政治穩定,就可能走上索馬利亞、盧安達、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道路。因為巴希爾及其支持者必將會加強對權力的控制,這就可能發生廣泛的暴力和流血衝突。

     聯合國已指示駐蘇丹特派團多儲備必需品,周末不要去市中心。聯合國駐蘇丹官員說這真是諷刺,國際刑事法庭是聯合國支持的,而卻又擔憂法庭的作為影響了維和工作,實際上這將使聯合國工作團人員及無數達富爾人陷入嚴重威脅,而前幾天已有7名維和士兵被殺。

     一名聯合國專家說,俄羅斯與中國不怕施壓,因為他們在解決達富爾問題方面遵守了聯合國的規定,西方現在這樣做扮演了搗亂的角色,不會給解決問題帶來幫助。

     渲染達富爾種族衝突最離譜的是英國廣播公司(BBC),幾乎到了毫無理性的程度,說達富爾已死了30萬人,但聯合國說根本沒有這種統計,BBC又說有百餘萬人流離失所,而事實是他們是遊牧民族,隨時移動逐水草而居,怎能說是流離?達富爾有中國「東風悍馬」卡車便說成是游擊隊的武器,但更多的日本豐田牌卡車卻是運輸工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47233
 回應文章
民主努力的崩潰:蘇丹軍隊再政變「第二次喀土木廣場大屠殺」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主努力的崩潰:蘇丹軍隊再政變「第二次喀土木廣場大屠殺」

2021/10/26 轉角24小時

「民主的過程絕非理所當然——轉型沒那麼簡單,正義更極不容易。」圖為首都喀土木政變後,街頭掀起一陣混亂。 圖/法新社

【2021. 10. 26 蘇丹】

民主努力的崩潰:蘇丹軍隊再政變「第二次喀土木廣場大屠殺」

「民主的過程絕非理所當然——轉型沒那麼簡單,正義更極不容易。」兩年前透過全民非暴力抗爭,在犧牲數百條示威者人命後,好不容易爭取到「民主制憲過渡期」的非洲阿拉伯國家——蘇丹——25日清晨突然爆發軍事政變,已知總理、訓政過渡期統治國家的蘇丹主權委員會、內閣與各地方州州長...大量民主派領袖,都被全國最高軍事領袖布爾汗將軍(Abdel Fattah al-Burhan)派兵逮捕,原本軍民共識的〈民主過渡協議〉遭軍方片面撕毀,軍隊也對蘇丹全境頒布「全國緊急狀態」,雖然布爾汗將軍依舊承諾必在2023年7月「依原計畫」舉行政府大選,但接下來1年半,所有權力與法律規則全都要「重歸軍方分配」。

蘇丹軍方的政變行動,雖採取無預警的「深夜突襲」,包括總理哈姆杜克(Abdalla Hamdok)在內,不少文人官員在睡夢中被便衣軍人持槍抓走;全國各地的交通要道與往來隘口都被軍隊接管;首都喀土木的電信通訊也在一夜之間「完全斷網」,資訊封鎖規模也是2019年蘇丹全國鎮壓民主示威以來的最嚴重狀態。

政變消息在蘇丹傳開後,成千上萬的男女與民主運動支持者,也都大舉上街並以首都喀土木為中心,試圖重現兩年前「天下圍城」的全國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但先發制人的政變軍隊卻直接訴諸暴力,直接派出軍車輾壓和平示威者,並朝街頭群眾「實彈開火掃射」——截至26日清晨為止,遭到軍隊封城鎮壓的喀土木,已知至少7人死亡、140人中槍負傷,「但失控的血腥衝突恐才正要開始。」

▌前情提要:〈血淚犧牲的果實:蘇丹軍隊、民主派達成「3年過渡政府協議」〉

蘇丹軍隊進駐首都喀土木。 圖/法新社

軍隊進駐首都喀土木後警戒中。 圖/法新社

由於網路通訊遭到政變軍突襲截斷,蘇丹的國營電視台與廣播系統也已被軍隊「武裝接管」,因此喀土木街頭的抗爭實況與衝突回報,目前仍處在「一片黑暗」的大斷線狀態。雖然少部分NGO與國際記者能透過衛星電話或特殊通訊設備,將少量的前線畫面傳送出境,但像是首都圈聯外交通是否受阻?全國各州的民眾示威抗爭有否規模串聯?以及喀土木城外是否還有武裝部隊集結,準備「進城鎮壓」?種種線場疑問與新聞實況,仍沒能有效聯絡與解答。

綜合卡達《半島電視台》與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衛星電視台》的報導說法,蘇丹的政變行動發生在25日深夜至26日清晨之間,大批武裝槍手突然闖入政府官邸,並將總理哈姆杜克為首的一幫「非軍系文人領袖」與他們的妻小家人全都逮捕。

一開始,蘇丹軍方與軍系最高領導人布爾汗將軍都沒有出面「坦承行動」。直到拂曉時分,幾家國營媒體才確認「發生軍事政變」。但沒多久後,大批武裝軍隊就包圍佔領了蘇丹的各級媒體轉播單位,並切斷首都喀土木的電話與網路電信。這快速而俐落的手法,顯見軍隊之間的聯合出擊必定早有預謀。

被軍隊控制之後,與外界失聯的哈姆杜克總理夫婦,原本是被政變軍就地軟禁在總理官邸。但在天亮之前,政變消息就已傳遍喀土木全城,大批悲憤到無法自己的首都市民與民主派示威者,於是一天亮就開始在各大社區要點「自發性集結」,準備發動大規模抗爭示威。因此在查覺風向不妙後,政變軍才緊急把被擄的總理夫婦與其他部長級文人官員,全都轉移到「不明的監獄控制點」。

首都喀土木上街抗議軍隊政變的民眾們。 圖/法新社

首都喀土木受傷的抗議民眾。 圖/法新社

等到首都圈的政變軍完成「奪權任務」後,發動政變的最高指揮官——布爾汗將軍——才透過已被軍方佔領的國營電視台,向蘇丹全境放送「救國通告」。布爾汗表示,自己是考慮到蘇丹正面對險峻的國內外處境,

「為避免局勢進一步因政治惡鬥,這才果斷決定收攏權力,以加速『民主過渡』的進程效率。」

布爾汗強調,自己與政變軍隊是「別無選擇」才會為了救國出手,但在宣布「政變已成」的同時,他卻也自立為臨時監國者,除了即時解除總理哈姆杜克的統治職權,更直接解散內閣政府,並廢除了2019年蘇丹軍民「民主過渡和解進程」裡的重要條款,把原本「限期解散」的軍事委員會統治實權,直接改為「不需解散」。

現年61歲的布爾汗將軍,曾是被推翻的蘇丹強人總統歐瑪.巴席爾(Omar al-Bashir)最親信的軍中愛將。早年從軍時期,布爾汗就被菁英培養,並曾長年在埃及的軍事學院進修訓練,此一關係不僅讓他與蘇丹的一級盟友「老大哥」埃及互動密切,因政變奪權而成為現任埃及強人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也因他在埃及軍校的學長而與布爾汗私交極好,是布爾汗在2019年推翻巴席爾之後的最大國際靠山之一。

布爾汗在埃及之後,也曾被蘇丹派往中國擔當駐北京武官。而在巴席爾統治期間,布爾汗更是極為忠實地履行對南蘇丹獨立運動的鎮壓任務,在蘇丹西部的達佛衝突裡,布爾汗亦參與了「涉嫌種族滅絕」的戰爭罪足跡。

等到首都圈的政變軍完成「奪權任務」後,發動政變的最高指揮官——布爾汗將軍——才透過已被軍方佔領的國營電視台,向蘇丹全境放送「救國通告」。 圖/法新社

首都喀土木的受傷群眾。 圖/美聯社

在2019年政變之前,布爾汗還曾經奉巴席爾之命,在蘇丹軍中與政府派民兵之間遴選「傭兵團」,並把他們以「志願軍」的名義送到葉門,協助沙烏地阿拉伯的海灣聯軍擔任「前線陷陣營」——此一合作雖讓蘇丹部隊死傷慘重,但沙烏地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卻也因此提出慷慨的「軍費支援」,而壓陣指揮的布爾汗透過葉門戰爭,不僅與海灣各國建立良好默契,也為巴席爾政府賺取了大筆「傭兵外匯」。

誰知統治蘇丹逾30年的巴席爾總統(關於他的獨裁故事、涉嫌種族滅絕與種種戰爭罪,在轉角2019的長篇報導中已有深入解釋),卻在2018年年底開始,因嚴重的金融崩潰與經濟壓力,遭到蘇丹全國公民示威的「全民逼宮」,最後在鎮壓無效與盟友變節的眾叛親離下,布爾汗將軍這才在2019年4月「揮淚發動政變」,親口逼迫巴席爾下台並將之押入監獄。

然而蘇丹軍方發動政變,逼使「老闆」巴席爾入獄後,由既得利益將官強行組成「軍政府」延續專政統治的意圖,卻遭到蘇丹全國民眾的集體反抗,從全國各地往首都一波又一波集結的和平示威潮,一時不僅造成了極大的國際壓力,更讓蘇丹陷入極為緊張的「軍民對抗」衝突,並讓蘇丹軍隊多次發動「血洗首都街頭」的血腥鎮壓大搜捕。

政變以後,在首都喀土木警戒中的士兵和抗議民眾。 圖/法新社

雖然在2019年的蘇丹大鎮壓中,蘇丹政變軍曾多次在街頭掃射屠殺示威者,逐社區掃蕩的「首都清鄉作戰」,更出現了沿街處決平民、集體槍斃示威者,甚至將百餘具平民遺體故意扔入尼羅河示威的駭人事件,但憤怒的群眾卻沒有因此灰心喪志,反而透過更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逼使軍政府接受國際調停。

最後,在非洲聯盟與聯合國的聯手施壓下,國際社會也拜託了當時在東非素有威望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出面調停,並讓蘇丹軍隊與民主派示威團體奇蹟似同桌談判,並於2019年夏季達成了「共識和解」,同意分享權力,成立平等共治的「蘇丹國家過渡主權委員會」要以3年為期展開制憲、民主過渡與新政府全面大選的各種訓政籌備。

非常諷刺卻極令人嘆息的是,當年出面成功調停蘇丹衝突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同年秋季也因與厄利垂亞的終戰和平協議,而得到了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但在阿比成為「和平救主」的聲望巔峰過後,衣索比亞卻於2020年底爆發「提格雷戰爭」,阿比本人更主導著這場惡化全國性種族衝突、甚至涉及種族清洗戰爭罪的血腥內戰。並讓一度繁榮崛起的衣索比亞淪為全球最為殘酷的「屠殺戰場」之一。

首都喀土木抗議軍事政變的民眾。 圖/美聯社

關於蘇丹2019年的血腥故事與和解進程,可參見當時的專題報導〈蘇丹慘案斷線中:「喀土木廣場大屠殺」後來呢?〉。但當年軍民雙方所妥協的民主過渡協議,卻也是今日蘇丹再陷政變的「理由」之一。

根據當時的和解協議,訓政時期的蘇丹暫時不設置「總統職位」,國家的統治權力將由軍方與民主派團體將共同推派的11席「蘇丹過渡主權委員會」所決定。然而在這11席治國委員中,民主派實際上只能控制5席,軍方不僅實質控制半數席次,委員會成立前21個月的「最高主席」也將由軍系代表、也就是布爾汗將軍本人擔任,直到訓政期即將結束、大選前的盛夏12~18個月,才會輪由民主派主導委員會。

在2019年的「輪值約定」下,軍方與布爾汗將軍的主導地位,本該於2021年秋季轉移交接給民主派準備大選。但從9月開始,蘇丹軍隊卻開始在各地煽動軍系支持者發動「救國示威」,除了指控民主派所推選的現任內閣與總理「治國無方導致經濟危機」(主要的原因其實是疫情,以及蘇丹長年被國際封鎖制裁的金融體系,在對國際開放後所導致的通膨衝擊與弱競爭力弊病),軍系示威者更發動大規模抗爭,要求蘇丹回到「威權救國」的軍政府專政統治。

然而軍系示威者的動員吶喊,卻也引發了民主派的反制動員;除此之外,亦有巴席爾的舊部殘黨也捲入亂鬥,呼籲應該結束民主過渡的「失敗實驗」,回到被國際封鎖的強人獨裁舊日。各方此來彼往的分裂、政爭、街頭對抗與權力鬥爭,最後終於讓布爾汗下手發動政變,再一次把蘇丹拖回到「武力統治」的霸道時代。

布爾汗表示,在當前狀態之下,他將同步成為蘇丹的臨時最高領袖,自己一定會如期於2023年7月舉辦「第一次民主大選」。但憤怒的群眾示威與國際社會的群起譴責,卻在極短時間內讓蘇丹再陷崩潰邊緣。

首都喀土木抗議軍事政變的民眾。 圖/法新社

進駐首都喀土木的政變軍隊。 圖/法新社

根據蘇丹民運記者埃爾巴吉爾(Yousra Elbagir)的報導說法,25日政變消息傳開後,喀土木街頭一早就出現了成千上萬的「反政變示威者」。雖然首都圈的電信網路,目前已遭政變軍全面切斷,但透過2019年民主抗爭時所遺留下來的社區抗爭網路,卻很快地號召起全城市民一同上街。

除此之外,在2019民主運動中扮演重要策略角色的蘇丹職業公會,也透過教師、醫師與大學教授聯盟網路的快速串聯,發動了一系列的和理非抗爭宣言與動員策略,希望在國際最高關注的第一時間,盡可能打敗這場軍人奪權的非法政變。

但蘇丹群眾的首都占領與大規模和平示威,雖然很快地集結了數萬人的抗爭規模,但早已收到「高層命令」的首都駐軍,卻直接對無武裝的遊行民眾「實彈掃射」武力鎮壓。

埃爾巴吉爾表示,政變軍的街頭殺戮故意選在地標與人流稠密區「殺雞儆猴」,亂槍掃射與軍車輾壓的暴行,目前已造成至少7人死亡,140人中槍輕重傷。除此之外,政變軍警也開始在次級幹道設置檢查哨,除了以皮鞭鐵棍痛打集結的示威者外,還會故意扣押年輕人「當街剃頭」,藉此公開羞辱並留下警告記號,這也是過往巴席爾政權常見的鎮壓心理戰。

不過與2019年的鎮壓相比,同樣在「街頭進化」的蘇丹軍隊,這回的大斷網卻顯得更為嚴厲而徹底,因此無論是血腥鎮壓的直播影像,還是街頭處決的街頭殺人,前線記者都不斷收到坊間的間接證詞,還拿不到更具衝擊力的暴行畫面,因此混亂而駭人鎮壓全景到底還有多嚴重?目前的新聞拼圖也還無法如實展現。

除了以皮鞭鐵棍痛打集結的示威者外,還會故意扣押年輕人「當街剃頭」,藉此公開羞辱並留下警告記號,這也是過往巴席爾政權常見的鎮壓心理戰。圖為政變後被剃頭羞辱加痛毆的抗議民眾。 圖/Twitter

《路透社》表示,目前蘇丹的鎮壓實況,其中一個資訊管道即是蘇丹內閣的資訊部更新,雖然由民主派指派的大多數內閣閣員都已在政變第一時間被軍方肅清,但資訊部的負責團體卻驚險在逃,雖然無法拉出一條穩定暢通的資訊管道,但緊張而駭人的在地實況,卻也顯見當前的局勢確實正在快速失控中。

目前,幾個蘇丹民主派團體都已透過管道號召國民「終極總動員」,像是掌控金融秩序的蘇丹中央銀行職員工會,26日清晨就宣佈將配合「無限期罷工」來反抗政變;但同一時間,蘇丹軍方所結盟的幾支武裝民兵團,卻傳出默默地在封鎖首都圈交通,各種「封城鎮壓」與「全國大城肅清」的消息,也讓各地氣氛極為肅殺。

在政變傳出的第一時間裡,過去兩年大力護航並提供援助資源的美國、歐盟與聯合國,都已嚴厲地要求蘇丹軍方「終止政變」。不過美國國務院雖然緊急扣住了700萬美金的援蘇經費,但顧慮到疫情與蘇丹西部、南方的糧食危機,正在進行中的人道援助行動「暫時不會因政治問題喊停」。

與此同時,雖然中國政府過去與發動政變的布爾汗將軍頗有淵源,但面對超級混亂的非洲在地局勢,中國外交部方面也只能無關痛癢地呼籲蘇丹各界「理性溝通切莫失控」;而與蘇丹軍方關係密切的埃及、沙烏地與其他中東阿拉伯油國,目前則故意保持沉默,沒對蘇丹危機採取積極反應。

事實上,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之所以對蘇丹政變感到極為頭痛,一方面是因為蘇丹軍民政治的高度複雜性與可能爆發的血腥鎮壓;二方面也是因為在過去一年來,蘇丹西部的達佛地區重新傳出「種族滅村衝突」,南方邊境也因衣索比亞正屠殺殺紅眼的提格雷戰爭,而遭遇嚴重的難民與糧食危機——對聯合國與西方援助者來說,蘇丹本地的糧食問題本就非常不穩,現在爆發的政變衝突,不僅恐引發國內混戰,國際對正瀕臨「大飢荒」的提格雷戰區的人道援助,也可能因蘇丹內亂的連動而更陷運補斷炊的災難困境。

首都喀土木抗議軍事政變的民眾。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血淚犧牲的果實:蘇丹軍隊、民主派達成「3年過渡政府協議」

Seven killed, 140 hurt in protests against Sudan military coup

Sudan coup: Protesters killed and dozens injured

Sudan’s army seizes power in coup and detains prime minister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7144835
蘇丹軍方政變 逮捕總理 解散政府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蘇丹軍方政變 逮捕總理 解散政府

2021-10-26 00:23 華盛頓郵報
蘇丹民眾廿五日在首都喀土穆高舉國旗示威,抗議軍事政變。(法新社)

蘇丹軍方廿五日發動政變,逮捕總理哈姆杜克和多名閣員,解散政府,並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使蘇丹原已脆弱的民主轉型過程更為艱難。

蘇丹最高軍事指揮官兼國家元首布爾漢,當天中午十二點左右在國營電視台宣布政變成功,但未明確提到已逮捕總理和其他閣員。他說,軍方仍願兌現在二○二三年中舉行民主選舉的承諾。

政變消息傳開後,大批群眾開始聚集在首都喀土穆街頭示威。民眾燃燒輪胎,並在軍方總部附近遭遇炮火,衝突導致至少十二人受傷。幾天前,喀土穆才剛出現要求實現民主的示威,規模是二○一九年軍事獨裁者巴席爾因人民抗爭而遭軍事政變下台以來最大。

喀土穆等多地遭斷網,喀土穆聯外道路和橋樑被封,機場也停航。

華盛頓郵報報導,巴席爾下台後,文人和軍方共組過渡委員會執政,雙方經常為了權力分配而意見不合,有幾次差點爆發成全面衝突。軍方內部嫌隙也是政變原因之一。支持巴席爾的軍方派系上月發動政變未遂。

蘇丹政府文人一派由曾是經濟學者的哈姆杜克領導,最近設定最遲十一月十七日蘇丹所有權力要轉移到文人手中,而且二○二三年底前要辦選舉。

蘇丹新聞部臉書頁面公告,哈姆杜克呼籲人民和平「占領街頭,捍衛革命」。

另一篇貼文寫著,軍事部隊把哈姆杜克軟禁在家,要求他發布支持政變的聲明,但哈姆杜克拒絕,已被帶往不明地點。

非洲聯盟、美國、歐盟和聯合國都發出聲明,要求蘇丹軍方立即釋放文人領袖並恢復文人在政府裡的職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7144832
蘇丹總統 南非限制出境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15 03:58:58 聯合報 編譯王麗娟/綜合報導

蘇丹總統巴希爾(中)十四日在南非約翰尼斯堡參加非洲聯盟高峰會,遭南非法院限制出境。 法新社
分享涉嫌犯下戰爭罪的蘇丹總統巴希爾十四日在南非約翰尼斯堡出席非洲聯盟高峰會時,遭南非法院下令限制出境,直到法院下達進一步命令。
巴希爾因在達富爾衝突犯下種族滅絕與違反人道罪,遭海牙國際刑事法庭(ICC)通緝。巴希爾一般只前往未加入ICC的國家旅行,但南非是ICC成文法的簽署國之一。

南非普利托利亞高等法院十西日發表聲明,表示禁止巴希爾離境,直到高等法院再做出新的裁決。這項裁決是南非維權團體「南非訴訟中心」向法院提出緊急申請,強迫當局逮捕巴希爾後,法院做成的決定。法院表示,巴希爾必須留在南非,直到法官就維權團體的申請完成審訊,做成另外的決定。

法院已安排巴希爾十四日稍晚接受審訊,與非洲聯盟高峰會揭幕同一天。

儘管法院下令限制出境,巴希爾仍與非洲國家領袖完成團體照拍攝。他穿著藍西裝,與東道主南非總統祖馬以及有五十四個會員國的「非洲聯盟」主席辛巴威總統穆加比一起站在第一排。

ICC發表聲明,呼籲南非務必執行對巴希爾發出的拘票。聲明指出,若是ICC的簽署國未能協助拘捕巴希爾,將會造成負面影響。

南非法官法布里克斯表示,巴希爾若獲出境,將嚴重毀損南非信譽。不過,路透報導,南非總統祖馬早已給予所有與會外國領袖及代表團豁免權,巴希爾不太可能被捕。

七十一歲的巴希爾於一九八九年政變後上台迄今。達富爾衝突發生於二○○三年,當時反巴希爾政府的異議分子興兵反抗,抱怨達富爾地區遭到政治、經濟邊緣化。巴希爾其後發動戰事,根據聯合國統計,逾卅萬人因為戰爭死亡,約兩百五十萬人逃離家園。

ICC二○○八年正式起訴巴希爾,二○○九年三月對他發出拘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5337334
國際瞭望:巴希爾與布希所犯雷同?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7-27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將要審理被捕的前波士尼亞領袖卡拉吉奇及起訴蘇丹總統巴希爾的法庭,其實是互不相干的兩個法庭。前者名為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後者名為國際刑事法庭(依羅馬公約成立),是不屬於聯合國管轄的獨立法庭,前南法庭是聯合國安理會為審判南斯拉夫中的戰犯而成立的,都在海牙,所審判的也都是所謂反人類及種族滅絕等罪。

     在南斯拉夫聯邦的波士尼亞戰爭中,交戰三方為塞爾維亞人、穆斯林、克羅埃西亞人,這三方廝殺其實都殺紅了眼,因為三者的種族就根本不同,如果以種族滅絕來指責,則三者當然都有犯,但對塞族卻「特別看待」,戰爭結束後,波境塞族將領幾全部被起訴通緝,因為他們是南聯的塞爾維亞支持的,而西方對塞爾維亞米羅塞維奇政權恨之入骨。穆斯林及克羅埃西亞則因是西方國家支持的,所以被起訴的很少很少,即使被起訴也多判無罪,譬如日前前南刑事法庭便判決前穆斯林武裝部隊指揮官奧里奇無罪。但像卡拉吉奇這種塞人則肯定會判刑。

     羅馬公約所成立的國際刑事法庭的偏見更甚,一位比利時律師曾以戰爭罪起訴美國總統布希,但結果連影子都不見了。加州大學中東歷史教授賴文曾把蘇丹總統巴希爾與布希總統作了比較。

     對巴希爾部分的起訴詞說:「巴希爾對民兵組織的活動負有直接責任,他是總統,他是總司令,這不僅是表面之詞,他動用了整個國家機器,動用了軍隊,招募了賈賈威特民兵組織,他們要向他匯報,他們要聽命於他,他擁有絕對的控制權」。

     賴文教授比較下來,這與布希發動伊拉克戰爭的情況雷同:「布希是至高無上的總統,掌握著一元化執政權力,還僭取了憲法賦予國會的宣戰權,同樣動用整個國家機器發動了侵伊戰爭,他招募了士兵,並且軍事指揮官都要向他作匯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60086
蘇丹總統遭起訴 反映國家主權觀念的侵蝕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8-07-21 中國時報 【林博文】

     每次應邀向外交科系的同學演講,我總提出國際法不斷在改變中的事實,希望他們能注意這些新觀念。其中最重要的便是過去被認為神聖不可侵犯的傳統「主權」,正逐漸萎縮。

     舉例而言,過去認為國家領空可向上無限延伸。但今日世界,滿天都是各國的人造衛星,不停地拍攝照片傳回基地,其中如氣象衛星對預告颱風頗有幫助,但大部分都作間諜用途,連台灣都有一枚衛星。今日如界定領空範圍,恐怕只能到大氣層(atmosphere,即7.81公里,或2萬5600英尺)為止。3萬英尺以上的空間,你可以隨便亂飛,不論各國承不承認,無法改變這個現實。

     又如在聯合國主導下,近年有許多新觀念,如「善良治理」(good governance)和「失敗國家」(failed state),以及在海牙「國際法院」(ICJ)之外,再特設「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簡稱ICC)。這些變遷顯示的意義很清楚,老舊的主權觀念正逐漸失勢,21世紀真的將轉為「世界村」了。

     7月14日,國際刑事法院發出新聞稿,說該院首席檢察官莫瑞諾─奧坎波(Luis Moreno-Ocampo)已正式針對非洲蘇丹共和國總統巴希爾(Omar Hasan Ahmad al-Bashir)起訴,指控他在蘇丹達富爾地區(Darfur)犯了種族屠殺罪(crimes of genocide)、違反人道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和違反國際公認的戰時法罪(war crimes)。

     雖然1999年就曾有ICC的前身ICTY(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審判塞爾維亞總統米羅塞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的案例,這次仍然是國際法的重大發展。因為巴希爾是現任掌權的總統,可以指揮陸空軍迎戰入侵部隊,而且蘇丹並未簽署後來由120國批准的《羅馬條約》(Treaty of Rome)。問題是:起訴了,但如何執行,由誰來執行呢?

     ICC在2002年才正式成立。6年來,這是它第一次控訴一國現任元首,也是初次引用「種族屠殺罪」為罪名。難怪仍駐蘇丹的聯合國人員緊張萬分,大部分立即撤出,留守人員也不敢上街採買。幸而蘇丹政府承諾不會對他們報復,但將用盡一切「外交手段」洗刷國家名譽。

     莫瑞諾─奧坎波的起訴書指控巴希爾總統「基於政治動機,以剿匪為名,實圖滅絕種族」,命政府軍和阿拉伯裔民兵不分青紅皂白地對祖居達富爾區的3個少數民族Fur、Masalit和Zaghawa進行屠殺,致使3萬5000人身亡,150萬人流離失所。

     這位阿根廷籍檢察官只能起訴巴希爾,還須等待ICC3位法官組成的合議庭裁決是否成案。按照過去經驗,歐坎波起訴了11個案子,都未遭駁回,這次的成功機率也很大。合議庭研議本案約需2個月時間,最快也要9月中才宣布結果。

     巴希爾政府也不著急,聲稱將循「法律與外交途徑」捍衛國家名譽。那11個案子裏,ICC有2張傳票就是針對蘇丹官員發出的,蘇丹不但未予置理,其中一位反被升任「人道救濟部長」(Minister of Humanitarian Affairs),刮了ICC一個耳光。

     辦外交本來就常拖拖拉拉,ICC過問達富爾事件,是2005年受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之託辦理。但安理會上周祕密會商,中國與俄羅斯都明確反對制裁蘇丹。美國、英國、法國與德國原希望中國大陸因奧運即將開幕,顧慮全球觀感或許會棄權,而俄國如亦跟著棄權,對世界輿論總算有了交代,但這希望也落空了。

     中國有恃無恐,始終以高姿態反對。7月15日北京外交部例行記者會,發言人劉建超被外國記者追問不停。他先表示中國嚴重關切和憂慮:「ICC所有舉措應該有助於維護蘇丹局勢的穩定和達富爾問題的解決,而不是相反;」達富爾地區形勢正處於「敏感關鍵時刻」,各方應該「避免給問題的解決增加新的複雜因素、干擾,甚至損害各方合作的氣氛。」

     外國記者窮追不捨,最後問:假如巴希爾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典禮,中方是否保證他的安全?劉建超回答說,蘇丹是主權獨立國家,他不知道巴希爾會不會來,但中國會保證各國領導人在北京開幕式和觀摩奧運期間的安全。新華社網站上這次記者會的問答全文,只能讀看而無法下載,是否因為本案的敏感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我的看法是:ICC起訴巴希爾縱使成案,也很難有結果。但不管怎樣,傳統國際法的主權觀念又被削弱了一次。長久而言,國際關係和世界組織的演變終將迫使許多大獨裁者如巴希爾、辛巴威的穆加比、或緬甸的丹瑞不敢再為所欲為,人類仍將朝向世界大同政府的道路上,跌跌撞撞地慢慢前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952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