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民生戰線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民生戰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黨爭鋒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聯合筆記》民主進步黨之民主退步
 瀏覽349,458|回應3,885推薦12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2)

馮紀游(陸游:眺望迦南地)
龍女CHANG, HSIU-FEN
呂謦煒
一杯飲料
ian≈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
張打油
**J I M**
寮國志昊建築公司
大同
藍海翔

more...

【聯合報/范凌嘉】 2007.04.07 03:35 am 
 
民進黨初選決定採取排藍民調,以「理念接近」為取樣基礎,剔除政黨理念不同的樣本。看似言之成理,實則似是而非,理論上或實務上都禁不起檢驗,對民進黨長遠發展非常不利。

當初民進黨引進初選制度,被譽為「最進步的政黨」。九六年的開放式初選,後來的民調式初選,都反映出民進黨擴大支持基礎、追求永續執政的強烈企圖。詎料,執政多年後,民進黨這種進步因子反而銷聲匿跡,初選制度淪為打擊異己的鬥爭工具,實在荒謬至極!

排藍民調的第一個荒謬,在於倒果為因。初選採計民調,原是為了讓黨機器能動態適應主流社會,維持豐沛多元的支持基礎;結果當黨意與民意脫節時,不問民意流失的真正原因,卻反過來排拒相左的意見,十足阿Q「精神勝利法」。喪失反省能力的民進黨,還剩什麼改革動能?若認同泛綠者只剩一成,民進黨要排掉其他九成選民嗎?

第二個荒謬是張冠李戴,混淆「認同」與「投票」兩個民調概念。各派系目前錙銖必較的排藍計算方式,是以「理念接近」為篩選依據,但理念與投票並無因果關係,要推論「理念接近泛藍」就不會投民進黨,是張飛打岳飛,誰說理念接近泛綠的,就一定投給民進黨?

第三,排藍的立論之一,在於泛藍選民可能干擾民調過程,這是因噎廢食。倘若國民黨組織大規模動員,民調時一律謊報立場,提供假答案的泛藍受訪者,反而比中間選民或未表態者影響力更高,最後數字將有災難性後果。民進黨有把握選民都會完全配合演出,不會玩弄民調嗎?

排藍民調體現的是「逆我者亡」的霸權心態,是反動思維,更是退步制度,若放任保守派私設刑堂,整個黨難免集體走向毀滅。排藍所得的統計數字,已不配稱為「民意調查」結果,依照這個制度提名的政黨,也愧對「民主進步」之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55859
 回應文章 頁/共389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拚出線 蘇謝撕破臉對罵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何明國、黃雅詩、林新輝/連線報導】 2007.05.06 04:06 am  
  
蘇貞昌(左圖)、謝長廷(右圖)昨天三回合隔空開火,從廣播殺到有線電視,還拉長戰線到今天的早報,為民進黨初選寫下最慘烈的一次紀錄。謝長廷指行政院捏造高檢公文抹黑他,蘇貞昌怒目質疑謝涉高捷案,該自己交代清楚。
記者鄭瓊中、陳易辰/攝影

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今天進行黨員投票,行政院長蘇貞昌和前院長謝長廷兩位閣揆級人物投票前夕,扯破臉皮,點名對罵,戰況激烈,前所罕見,選情緊繃到最高點。

謝昨天一早以簡訊猛批「行政體系捏造公文洩漏給媒體」,蘇盛怒回批,「謝長廷明明白白就是說謊,涉案是謝長廷,受害是蘇貞昌,這樣公平嗎?」並說「轉移焦點並不能減低案情」。

蘇謝兩人昨天隔空對決,全面動員大作戰。全天候廣播、電視接續專訪,記者會、廟會、晚會談話都集中焦點,不斷向對方攻擊,甚至預訂今天報紙廣告喊話叫陣,撕破臉對砍,已到刀刀見骨。

謝長廷先是在綠色和平電台接受專訪,說依他的經驗,行政院可以看到這公文,身為一個院長,應該叫屬下查清楚找出這隻黑手,公文外洩,蘇貞昌應該感到「失禮」才對,怎麼還會叫他退選,這不是在同志的傷口撒鹽嗎?國民黨攻擊他的手法,蘇也拿來用,他對蘇非常遺憾。

不僅謝親自叫陣,謝系立委也出馬再批政院,更發簡訊給黨員,指行政體系捏造公文洩漏給媒體,抨擊政院黑手。

蘇貞昌忍不住在下午舉行記者會,親自反擊。蘇貞昌直言:「我要請問長廷兄,除第三次母喪外,檢察官之前傳喚兩次,你為何不到?高捷承包商幾千萬元,案子仍偵辦中,難道不用交代清楚?」

蘇貞昌說,即使初選可以蒙混過關,這些問題現在不交代,大選時一定會受國民黨更嚴格檢驗,「那時候還逃得過嗎?」

蘇貞昌到了晚上,在北縣晚會和東森電視專訪,更一再要謝對高捷案說明白,謝長廷在接受民視訪問時表示,蘇院長也有很多案被查,「我只是不講而已」。

謝長廷愈說愈氣,抱怨蘇貞昌用了許多與事實不符的事攻擊他,但他都包容以對。謝長廷陣營在蘇貞昌專訪後,再發表聲明,指責蘇砲口向內,如有不實指控,蘇應該要道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98565
天佑台灣!阿扁將平反?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Posted on 2007-05-0408:56黃創夏

終於,混沌的政情,將因藍、綠兩大陣營的總統參選人即將出爐,邁入較明朗的新階段,但回顧這段日子以來的惡質鬥爭、血流成河;數十年同志翻臉變敵人的種種嘴臉,未來,會更好嗎?相信,許多人心中「問號」會更多。

突然之間,我心中總是想著在採訪生涯中,幾段和前行政院長蕭萬長的互動故事,於今看來,這些互動故事,對台灣的未來,頗有「寓言」的意義。

二○○○年五月中,落敗的蕭萬長即將要和國民黨一起下台了,當時的蕭萬長心中非常鬱卒,他心理很不平,因為和連戰一起搭檔競選後,蕭萬長在選舉的攻訐中,他自傲的台灣經濟勇渡亞洲金融風暴的「豐功偉跡」,完完全全被抹煞了。

一場大選下來,又湊巧碰到「九二一大地震」的百年災變,蕭內閣的施政滿意度,快速地從七成、六成、直降到了約四、五成。雖然這樣的滿意度,還是比蕭萬長之後的連續五任內閣還算得上是「政績好」,當時,蕭萬長可是被各界痛評是「無能」、「災難內閣」‧‧‧等等。

在自認不滿未獲得「公正」的評價中,將要離開的蕭萬長鬱鬱寡歡,始終不能釋懷。在他即將離職前夕,有一天,一些長期跑行政院,和蕭萬長有久遠採訪互動的記者們,替蕭萬長餞行,席間,蕭萬長不僅是離情依依,而且大嘆「天道不公」,書空咄咄。

當時,這些資深的採訪行政院記者們,已經看出來,台灣的施政品質,即將會因新政府的上台,勢必一落千丈了。為什麼?因為,太多的綠朝新貴,還沒上台,就已經「目中無人、目無法制」了。

譬如說,許多人手上,都拿到了如民進黨立委「自行」發給如交通部、財政部、經濟部的公文,要求各單位要向他們「報告」,旗下有哪些公營事業,可以安插人士當董監事的「清單」。

例如,當時的「國政顧問團」,公然地在討論內閣時,巨賈豪強搶著要讓自己人去當交通部長、經濟部長、公營行庫董座,既不遮掩,也不覺得應有所羞愧,「白金政治」已露出端倪。

還有,那些平步青雲之輩,太多人準備當「一呼百諾」的一品大員了,於是,有將要入閣的南部縣市長,要求他想要接位的部會,所有主管「搭機南下」,向他報告業務。也有一向是讓人尊敬的經濟學者陳博志,當他被發布將接經建會主委時,馬上就大剌剌地到經建會「視察」,還當著當時還在任的經建會主委江丙坤面前,就大剌剌地開起記者會了。

陳博志還算是「有禮有節」了,更多的新貴們,新部長們,是在五星級大飯店租場地,要求舊部長去向他們「作簡報」,費用還是由各部會去埋單;他們手下的秘書、機要,就已經提前「進駐」,一大堆二十幾歲的小毛頭,對於內政、經濟、環保、科技的政策都講不清什麼概念,就大剌剌地坐在大會議內的大位,要那些歐美博士學位,歷練至少二十年的局處長,聽他們「開示」。完完全全是「接收」與「劫收」。

誰都看得出來,當時的台灣行政機器,根本不是在進行正常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正常的國家,應是接到印信後才視事,正常的國家,對於文官機器一定會依法行政,可是,當時在台灣上演的,是一場「革命成功」後的大戲,誰都看得出來,「新政府舊官僚」一定無法讓國家機器運轉,台灣的行政機器勢必走下波。

在這種預見必然發展中,那一天,許多人就「安慰」一直自期能夠和孫運璿一樣,也成為被公認是台灣經濟建設中,「讓人感念」的「財經內閣」之蕭萬長說:「放心啦,看到現在的發展,將來的內閣施政,一定會讓蕭內閣被『平反』啦!」

當天,大家勸蕭萬長「離職後,就專心過清閒生活,十年內不要對時政多言」,讓那些新貴去搞,搞了十年之後,「當人民回頭一看,就會重新評價蕭內閣時代的經濟成就了」。當時,連法鼓山的「聖嚴法師」也是如此勸蕭萬長,他送了蕭萬長一幅「清涼自在」的匾額,「開示」蕭萬長。

蕭萬長卻沒有立刻想得開,後來他又是在連、扁之間遊走,又是想要扮演台、中兩岸的角色,每一次和我們這些「老朋友」見面時,他總是說他已經「看開了」,但總忍不住拿當時政府的施政,哪一點比他當時的作法更過頭;哪一點不該是這樣作,他在當年幾月幾日所簽的公文與計畫,才是正辦。

直到二○○五年春節後,在新認識的許多一般中產階級朋友,世界變更寬闊後,在持續到法鼓山靈修後,蕭萬長看開了。哪一年三月初,蕭萬長又請當年跑行政院的記者老朋友們喝春酒,席間,蕭萬長心寬體胖,談笑風生,談佛理,談孫女、談旅遊心緒,再也不在自怨自艾了。

席間,有人開玩笑地和蕭萬長說:「原本勸你不要多言,保持秘密形象,十年後,你還有『平反』的機會。前幾年,你卻沒『守』住,搞到自己傷痕累累。但沒關係,沒想到才短短五年,這幾任內閣,就已經足以讓蕭內閣『平反』了。」哈哈大笑聲中,大家都很高興也很傷感,高興的是,看到一個曾為台灣經濟打拚四十年的老兵,終於看得開了;傷感的是,沒想到,其實當年政績真的有太多可被批評的蕭內閣,在後來的院長、部長「努力中」,「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平反」了。

二○○七年春節後,又有幾位較資深的記者們,到中經院去看看蕭萬長,暢談「全球暖化」、「東協自由貿易區」‧‧‧「純財經」後,又有人想起「平反」論,笑著和蕭萬長說:「至少,在行政院歷任院長中,你絕對不會是倒數前五名,因為接任你的後五位行政院長,每一個都努力地在替你『平反』,替你證明你還不錯。」

說著,說著,有人又說到,其實,過去大家對李登輝有很多批評,但陳水扁上任之後,漸漸地,大家都發現不論是格局、思考、甚至是「操守」‧‧‧陳水扁也已經替李登輝「平反」了!

眾人大笑聲中,蕭萬長不願評任何個人,卻講了一句很有「禪意」的話:「平反的年代,台灣的悲哀!」

眼看目前想要角逐二○○八大位的天王們,相互惡鬥、濫用公器、政媒不分、拚命向阿扁的權勢低頭‧‧‧

更慘的是,雖然隨便一個路人,都可以信口講出十個「民進黨做不好的地方」,悲哀的是,恐怕全台最有智慧的十個人(如果真有的話),他們閉關十天十夜,恐怕都找不一個,讓大家沒話說的「國民黨應該上台的理由」,真的,一個都沒有!

這種局面再發展下去,恐怕,下一個總統,真的是會替陳水扁八年作為進行「平反」!天佑台灣,人民何辜啊!

引用: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hts/archive/2007/05/04/3675.htm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96026
別把台灣趕下桌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2007.05.04中時小社論

媒體的政論性節目向來浮濫,許多電視名嘴不僅立場鮮明,對政黨、政治人物更是愛恨交織。他們表態選邊的急切,以及慣於下指導棋的倨傲,非但捲入政爭,有時還會壓縮台灣的生存空間。

昨日一場力挺民進黨主席游錫?的記者會,即是最典型的寫照。這些學者、媒體出身的名嘴,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要求近來往台獨激進方向靠攏的游錫?參選到底,甚至連要求脫黨競選的話,都脫口而出。

這種儼然以國師自居的現象,並不僅存於泛綠一方,泛藍陣營也曾有相同的症候。他們共同的病兆是非我族類,「必誅而後快」,對政治事務的狂熱,比政客還投入,往往「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然而,這些講得嘴角全波的「準國師」,卻經常逾越分際、混淆角色,以致在為特定人選身先士卒之際,反倒製造社會對立,加深族群衝突,對他們追求的終極目標既毫無幫助,也可能造成國際社會對台灣的錯誤解讀。

以名嘴公開挺游的論調為例,他們一味地主張台獨,卻忽略從政黨輪替以來國際形勢的變化。遠的不說,美日安保二加二會議一反往例,未凸顯台海議題,就是一項重要的訊號,但台獨基本教義派若不是置若罔聞,就是昧於時勢。

簡單說,獨派人士那種敲鑼打鼓的急獨作法,將使台灣在未來的國際牌局上被趕下桌,逼美、日與中共同管理台灣問題。這難道是他們所樂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96002
自己人指控不公,還不該認真對待嗎?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2007.05.04中時社論

不論結局為何,民進黨這場總統黨內初選的提名競爭,真可謂是一次讓人玩味再三的經驗。幾十年的老同志,可以不惜搬出那麼多極盡羞辱的語言相互攻訐,部分指控的尖銳程度不要說情面,連餘地都不留了。然而許多論者還是樂觀的預言,只要初選結果一出爐,這種宛如勢不兩立的情勢就會立即停歇,重新恢復成一個戰鬥體,真要能如此神奇,我們真要拭目以待。而也正是因為這場罕見的體驗,讓候選人之間的攻防,意外提供了一個藍綠鬥爭之外的另類思考空間,讓若干問題有了個更清晰的檢驗空間。

過去一周,有幾樁與民進黨初選相關的新聞,特別引發各界矚目:先是呂游謝三人舉行聯合記者會,指控蘇貞昌為衝高黨員票與民調,公然在各縣市進行「政策賄選」,呂副總統甚至直指其是「民進黨執政以來最可恥的事」,是「低劣騙術」。接著就是幾位綠天王陸續上三立電視台的「大話新聞」接受專訪,呂秀蓮與蘇貞昌都直接對主持人抗議,呂副總統更是激動的說:「我常被你們蹧蹋,你們汙衊我,我已忍很久了。」蘇貞昌在接受專訪時,還不等主持人發問,就先發難「這節目每天修理我到沒一樣好,很多人勸我不要來」。再就是這兩天剛出爐的新聞,一份由高雄高分檢查黑中心發函調查局認定謝長廷貪汙「犯行明確」的公文,竟在距離初選黨員投票不到一周前,被《壹週刊》完整披露報導。而謝長廷則直指這是「舊案新提」,是「希望影響初選結果」。

嘗試想想,上述幾樁爭議,如果是出現在藍綠陣營之間,還會是爭議嗎?如果把上述的指控者全換成是藍營的政治人物,試問有人會理會嗎?把時間拉得更久遠一點,在國民黨執政時期,類似政策賄選、媒體與司法檢調介入選舉操作的指控,不早就耳熟能詳了嗎?那時民進黨人的抗議與不平,也幾乎都在朝野鬥爭的論述中被淹沒了。

說得更直接一點,今天因為是同是執政黨,又是自己的同志在彼此競爭,許多議題就不能單純用只是「黨派競爭」去理解了。以「政策賄選」的指控為例,以往大小選舉有哪回沒出現過?但有被認真對待過嗎?雖說若干選舉期間的正常政務推動不應受到干擾,但許多政策推出的時程也確實是「太過巧合」,特別是今天提出指控的不是別人,正是在蘇揆之前先後擔任過行政院長的游錫?與謝長廷,可以怎麼藉由閣揆掌握行政資源的優勢,在選舉的關鍵時刻爭取支持,甚至形成與選票的對價關係,他們會不心知肚明嗎?而也惟有這種曾享有龐大行政資源的經驗,如今換成是自己手上沒有資源之際,才會特別感覺到「政策賄選」的可怕,更體會到其所造成的不公,不是嗎?問題是,在邁入全國大選的階段後,這種現象是會變本加厲,還是知所收斂?更重要的是,當在野黨再度提出指控的時候,還會像現在一樣被認真對待嗎?

副總統呂秀蓮與行政院長蘇貞昌對三立電視台「大話新聞」的抗議,其實已直接道出該節目不僅是持著特定政黨立場,甚至還明白相挺特定政治派系與人物,其愛憎分明的程度已與直接介入選舉無異了。長期以來,該節目從主持人到固定班底的名嘴,成天掛著法相莊嚴的嘴臉,不僅蹧蹋特定政治人物,也蹧蹋他們看不順眼的媒體同業。他們不僅在台灣內部劃出他們所認定的「非我族類」,甚至在民進黨內部也劃出他們的「非我族類」,只要目標一經鎖定,勢必口徑一致予以羞辱蹧蹋。這次只是呂秀蓮與蘇貞昌有機會表達出不平,長期以來諸多終生為民進黨奮鬥獻身的政治精英,只要派系屬性不符,無一不被他們無情予以摧毀蹧蹋,彷彿民進黨內誰符合所謂「政治正確」,「誰最愛台灣」,只有他們才有資格能判定一樣。而對於他們所相挺的特定人物,則又極盡維護與支持。這般明顯背離媒體專業信守的作為,國內那些自許公正的媒體監看組織怎麼從來吭也不吭一聲呢?不是呂秀蓮與蘇貞昌親口提出抗議,會被認真對待嗎?

而距離初選投票只有兩天了,有關謝長廷涉嫌收取不當政治獻金的案子,早不炒晚不炒,偏偏選擇這個最敏感的時機鬧出來,會純粹是偶然的嗎?檢調部門有關重大案件的公文,會有那麼容易流出來,幾乎原封不動的供媒體刊登嗎?看看蘇游陣營的人士立即倡言謝若起訴就應退選,怎麼會配合的這麼好呢?難道不該深入調查嗎?

一場民進黨的總統黨內初選,把許多問題都打出原形了,過去朝野陣營做出類似指控時,幾乎都制式的歸咎於是政治造勢、是政治口水,從未認真對待過,如今同一陣營的自己人都這麼指控,還能繼續輕忽以待嗎?而盼望所有心感不平的綠天王們,務必記住這種感覺,待有一天掌有權柄時,能夠將心比心的對待政治對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96001
良心,一閃即逝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黑白集】 2007.05.04 02:06 am 
 
不能說民進黨政府所營造的政治文化,已使得官員完全不說良心話。像蔡英文說若胡亂增加老農津貼,她就要「抗稅」;李應元在勞動節當天請辭;呂秀蓮則說如陳總統在黨內初選中公然偏袒特定候選人,她不惜退選;這些,多少反映了當事人感覺到良心在向自己呼喚。

為了選舉而赤裸裸地進行政策買票,足以掏空國庫,貽禍子孫,故蔡英文的抗稅說立即引起民間共鳴;但不旋踵間,她即須改口謂是「玩笑話」。李應元雖提到調漲基本工資案延宕是他請辭的原因之一,但隨即更強調要反制蘇貞昌對謝長廷的「奸巧說」,加入謝營造勢,致大為沖淡了良心發現而為勞工請命的意涵。

連身為副元首的呂秀蓮,切齒痛批初選不公,買票橫行,自稱參與初選是「誤入叢林」,卻迄未見她斷然以退選抗議,顯是顧慮多端。

扁政府的官員,偶爾激於義憤,說些良心話時,固是這樣的閃閃爍爍;連親民進黨人士如「七一五宣言」連署學者之類在對扁政府批判時,也均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說的即使是良心話也都打了大折扣。

不過,蔡英文、李應元,乃至呂秀蓮,偶爾為對自己良心稍作交代而說了句真話,便須立即插科打諢來予沖淡,或轉移重點表明只是忠於派系,不是為民請命;究其原委,卻亦堪稱其情可憫。豈不見,極少數民進黨議員稍微講了點已七折八扣的良心話,就被打成「十一寇」或「十五寇」,棍棒俱下,天天圍毆,只差還沒遊街示眾?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一閃即逝的良心,恐怕也算不上良心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95590
冷眼集》黨紀 唬得了誰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晚報/記者鄭任汶/特稿】 2007.04.30 03:26 pm
  
民進黨花費了20幾年的時間,求得生存與執政,但卻可能在短短7、8年之間,走向毀滅。四大天王的競爭,原本應該是聚集黨內菁英的良性競爭,但卻沒有了理性的論辯,只剩下挖心掏肺、流血見骨的個人鬥爭。

初選演變至今,四大天王毫無止境的惡鬥,就算真祭出黨紀,也緩不濟急,恐將淪為空談。再者,什麼言語足以構成「破壞本黨名譽」?哪一個字眼,可以作為「直接做不實之人身攻擊本黨同志或本黨」的論證依據?

這些都有許多非常主觀的彈性論述空間,未來如果真的轉交黨內討論,勢必又會經過一番腥風血雨,引發天王、天王代理人和各派系的大混戰。祭出黨章與紀律評議裁決條例,最終將只是空談,其嚇阻的作用大過於實質的黨紀停權處分。

公平競爭,才是維持競選品質的根本,一場沒有公平競爭的比賽,任誰都會不服,也無法心平氣和的面對手段險惡的對手。當陳水扁總統在檯面上呼籲,不要見骨見血、不要沒營養的鬥爭,但私底下卻是偷偷興風作浪,抓緊權力,暗地裡要縣市首長力挺某一天王,是誰掀起這場集體毀滅的戰爭?誰才是始作俑者?誰破壞了黨內該有的公平競爭機制?誰就是讓這場競選,淪為撕破臉戰爭的兇手。

「對現實的抽象,就是對現實的毀滅。」如果陳總統不放手,如果陳總統依然用黑手介入四大天王,這場初選走到最後,誰還在乎黨紀?誰還在乎民進黨的形象?民進黨該反省的,不該只是誰破壞團結的問題,而是誰在幕後伸黑手,破壞了該有的君子風度,導致這場四大天王之爭,令人噁心到了極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90647
天王再鬥 黨紀伺候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記者黃雅詩 鄭文正/連線報導】 2007.05.01 04:09 am

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王幸男(中)、余政道(右)與鄭國忠(左)昨天上午在黨團舉行記者會,要求參與總統黨內初選的四大天王,即刻停止內鬥、鬥嘴,違者將以黨紀處理。
記者黃義書/攝影

民進黨總統初選下周日黨員投票,面對四天王殺紅眼,立院黨團決定祭黨紀嚇阻。黨團幹事長王幸男表示,天王互相攻訐,黨團將主動檢舉,最嚴重可處兩年停權,「連這點節制能力都沒,就不用選總統了!」

對此,副總統呂秀蓮說,罵人奸巧才會人身攻擊,黨中央怎都不處理?黨主席游錫?也說,違紀受罰是天經地義,但被罵奸巧的人,是否感受不好,他不清楚。呂秀蓮與游錫?兩人昨晚先後在台中市參加台灣農業產學聯盟時,被問及民進黨團的提議時,作以上表示。呂秀蓮還說「是誰說四大天王內鬥就要處分?」,「只有人身攻擊才要處分吧」。

對於黨團擬開鍘,蘇、謝、游陣營都表示贊同,但也都認為是對方「先開槍」。曾點名三立電視的蘇營發言人林育生暗指,有些天王背後有「影武者」,包括特定媒體,也該譴責。謝發言人趙天麟則說,媒體各有認同對象,「有些報紙不也如此?」最有行政資源的人,不該打擊支持本土政權的媒體。

近日炮火猛烈的副總統呂秀蓮則不以為然地說,既然要辦初選,四候選人意見難免會有不同,黨團此舉是「小題大作」。

陳總統日前呼籲天王勿互砍見骨,據了解,黨團幹部昨天事前與總統府聯繫,扁不反對黨團此一作法。王幸男指出,陳總統話已經說成這樣了,難道要陳總統下跪嗎?

不過黨團總召柯建銘認為,自律比他律重要,且黨紀是中評會的事,若要動用黨紀,到底哪句話違反黨紀?又是誰發動攻擊?「大家都是高來高去,如要在每一句話裡面雞蛋裡挑骨頭,怎麼挑都有可能會違反黨紀。」

中評會主委高志鵬也說,希望黨團呼籲就能產生效果,讓黨紀備而不用,不要送到中評會來,中評委現階段不願攬下這些工作。他表示,民進黨支持者會自動畫上一條隱形紅線,天王稍微交鋒還能接受,但若真的殺到血流成河,自然會被抵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90646
割喉戰?小場面!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2007.04.30中時小社論

黨內初選天王們出重手使陰招,明槍暗箭血流五步,看得民進黨上下心驚膽跳,陳總統也出面要大家就算動刀,也不要傷及筋骨,勸和急切,誠意似頗感人。

不過,四大天王會扯破臉相互毀滅,究其原因不外乎是落入遭人分化操弄的陷阱,驚覺受騙轉而暴怒;總統大位太過誘人,不計形象放棄原則搏命演出;以往就慣打割喉戰,只不過這回利刃割的是自家人脖子。

也就因為黨內初選階段就如此惡形惡狀,大家畢竟還有點不習慣,無論是陳總統乃至真正不忍民進黨前途遭到無情傷害的大老與黨公職們,都還或假意或真心說了幾句諸如相煎何太急的八股,希望情勢不要完全失控。

但經過這次民進黨初選,台灣的政治文化與選舉操作手段,已經淪落至更驚悚的地步。對於長期在一個壕溝並肩作戰的同志,都可以送上統派的大紅帽,都可以買通媒體與名嘴鬥臭鬥垮,都可以濫用行政資源政策賄選,都可以無情割喉了,一旦總統大選開打,面對他黨競爭者,所用的招式會不更下流?手段會不更殘忍?

當那個時刻來臨,陳總統還會記得提醒朝野鬥爭不要傷骨見血,別打沒營養的選戰,給台灣留條生路?民進黨候選人還會記得自己曾經歷過怎樣的政治酷刑?天王還會記得所受的委屈與不公?大老與黨公職除了介意民進黨的未來,會關心選後台灣要如何復原?

看了民進黨這次初選過程,實在讓人不願意去推測,二○○八年大選會是個什麼樣的場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89242
與其硬逼天王搭配,不如落實競爭機制的公平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2007.04.30中時社論

看看三大天王對蘇揆所指控的語言,會不會讓人感到似曾相識?「政策賄選」的指控,在台灣這已不是第一次,恐怕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只不過以往這種指控多半發生在朝野之間,這回卻是爆發在黨內初選同志之間,而且是「三打一」的局面,不是選情已經繃緊到極點,也不至於「槍口向內」到這般程度吧!

很難想像,蘇謝這兩個同世代的老同志,竟出現一方辱罵另一方「奸巧」,一方則指控另一方「政策賄選」的畫面。「奸巧」是多難聽的辱詞,「政策賄選」又是多嚴重的指控。相罵到這般田地,難道說等到勝負揭曉,雙方就能馬上盡棄前嫌,相逢一笑泯恩仇地馬上換副面孔相擁搭擋?那豈不是向所有選民表白,先前的一切指控都是玩假的!蘇會願意屈居一個他曾指控為「奸巧」之人的副手嗎?還是謝會願意擔任一個他曾指控從事「政策賄選」之人的副手?雖說「政治是可能的藝術」,但臉就算翻得再快,也得給個自圓其說的講法吧!

同樣的狀況,在國民黨這邊也一樣。不論馬王兩人的戰略思考各是什麼,早先幾回合的語言攻伐,豈只是壞了和氣,恐怕早就傷及筋骨了。而走到目前的狀況,就算撮合他們的努力從未停歇,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局面其實已經很難挽回。其中的緣由其實也一樣,在勝負已定之後,你要怎麼去跟外界解釋,你會忽然願意跟一個你曾經罵得很不堪的對手搭檔,難道只是因為被打輸了嗎?

或許不論民進黨還是國民黨,都得逐漸接受一個事實,「密室協調」的年代真的過去了,「憑實力競爭」才是這個時代的真實寫照。站在政黨利益的觀點,那個黨不想推出一組「夢幻組合」?陳水扁確實是想喬「蘇謝配」,吳伯雄也想喬「馬王配」,這都是基於這是該黨想找出最能勝選的組合。問題是,如果每個人都自認是天王等級,而每個人又都有「當仁不讓」外加「捨我其誰」的使命感,試問誰會願意一開始就屈居副手呢?

以謝長廷為例,當年他與扁在黨內競爭北市長初選失之交臂,與彭明敏搭配選過正副總統、獨自南下港都從零開始經營、幹過一年閣揆,又幫民進黨穩住了台北市基盤,再加上民調聲勢超前,講資歷、論聲望,為什麼一定是要他先讓呢?再以王金平為例,三十多年的立院經歷,六年國會的副議長、八年的國會議長歷練,論功業、講輩份,他當然自認一點都不比馬英九差,再加上他深植人脈、政通人和,有什麼道理一定是要他讓?朝野要協調所謂的「夢幻組合」,為什麼總是困難重重?原因就在這裡。

更何況,過去幾年的經驗已充分證明,副手享有的權力能有幾斤幾兩重,全看總統願意釋放多少而定,如果總統就是要全部一手抓,副總統最多也只有「放話」的份,試問這個位置誰會願意屈就呢?有人喜歡舉當年雷根找黨內對手布希搭配的例子,或是二○○四年連宋配的經驗,問題是現在有沒有像當年促成他們組合一樣的環境與條件?如果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有獨立當選的能耐,那又何必跟自己不喜歡的人硬是「送作堆」呢?

「世代」也同樣是關鍵因素,當歷史的扉頁翻動之後,機會可能就永遠不再!政治人物有幾個四年甚至八年好去蹉跎?這一刻沒能把握好機會,下一刻新世代就陸續登場了,屆時舞台上的主角也可能是換成另一組人在搬演了,這種現實的戲碼在民主時代根本就是司空見慣。在人人都可能面臨「時不我予」的壓力下,誰會心甘情願地「禮讓」呢?更何況「禮讓」的結果多數時候與「出局」其實是沒有兩樣的。

所以,與其再花工夫去喬倆倆搭配,不如多花些心力在遊戲規則上吧!朝野兩黨都該心知肚明,經過這次初選提名之後,未來黨內面臨天王競逐的局面可能將是常態,靠大老出面硬喬搭配,將愈來愈被視做是「強人所難」,未來的年代就是硬碰硬的實力競爭,只有黨內的真正贏家,才有機會去成為全國的贏家。而要讓目前這種黨內相砍的局面不再發生,就要努力在競爭遊戲規則中落實公平性,將類似「政策賄選」、「人頭黨員」等爭議問題逐步解決掉,而要消除這些爭議,在實踐上其實也一直都做得到。至於為什麼朝野兩黨始終都未積極處理,讓類似的爭議一再重複上演,我們也不理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89241
選舉支票滿天飛
推薦0


星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2007.04.29中時小社論

打到自己才知痛!行政院長蘇貞昌藉初選造勢之便,走遍全台各地開支票,讓綠營其他三大天王大發不平之鳴,副總統呂秀蓮痛罵政策賄選「可恥」,甚至拿出選罷法直指,政黨初選「賄選」照樣違法。

坦白講,選舉支票滿天飛,早已經是台灣選舉現象的「常態」。蘇揆說得好,建設不應為了選舉而遲頓;但,隨便舉例,蘇揆應允嘉義縣的香草園區是游揆任內就裁定的,台南鐵路地下化拖了十四年,呈報中央也已三年,那過去三年在幹啥?為什麼都得大選前支票才作數?選後就擱著,留待下次大選再開一次支票?

金門大橋每到選舉,就成為中央大員爭取金門選票的浮橋;清泉崗機場、屏東國際機場都是選舉機場,選後全掛了。飛航路線相繼縮班,甚至裁線,新有航線無人要飛。地方建設人人愛,但不能選舉才有,選後就忘。

綠天王初選,打得火熱,也才打得出真道理。呂秀蓮說,「用國家資源進行黨內賄選,是民進黨最大的恥辱。」講得義正詞嚴。與呂秀蓮同台,痛批蘇揆濫用行政資源的二位前行政院長謝長廷和游錫?,最好都不要忘記,他們都認同,「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

民進黨人能選會選,但是,濫用行政資源,亂開支票卻建設無方,卻已成為台灣政治亂象之一。政策賄選不但不該在黨內初選發生;大選時,同樣不該發生。黨內初選要公平,國家大選更要公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43&aid=2188044
頁/共389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