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審判審檢警調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審判審檢警調】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武器裝備編制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空軍高教機勇鷹音似「擁英」 大選前引人聯想
 瀏覽542|回應2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空軍高教機勇鷹音似「擁英」 大選前引人聯想

2019-09-22 13:10聯合晚報 記者洪哲政/台北報導

空軍新式高級教練機因為被命為勇鷹,諧音近似擁英,時值總統大選前,引起話題。

蔡英文總統9月24日將到台中參加空軍新式高教機出廠典禮,親自命名為勇鷹。由於音同擁英,引人聯想空軍擁護蔡英文競選連任總統,在大選前,尤其敏感。

新機命名過程多波折,據了解,軍方公開民眾票選過程中,獲第一名的勇鷹,在原定規則本來只是參考,軍方原先傾向以較無爭議的雲翔為高教機命名,軍方宣稱除了票選結果之外,部外學者專家評審,傾向勇鷹,最後尊重多數決議。

空軍司令部去年11月舉行高教機網路命名活動,最後媒體代表與軍史專家評審後,從網友建議的名稱中選出鵬翔、雲翔、勇鷹、雲鵲、御鷹、育隼、鵬展、騰翔、翔燕、鵬舉等10個命名,公布於網路供全國民眾票選。1月2日到2月1日票選,統計總票數7994票,勇鷹2772票獲第一,雲翔1595票獲第二,鵬翔1020票獲第三。

這項票選活動規定曾為軍方留下主控權,票選第一名是作為高教機命名參考,空軍司令部依行政作業程序,呈報國防部核定過程中,30%保留給軍方議決,30%由外界專家學者評選,40%尊重票選結果。軍方傾向以較無爭議的雲翔命名,因外部專家評選與票選結果,均傾向勇鷹,尊重多數人決議,但因為諧音擁護蔡英文,引起不少話題。

勇鷹的命名意涵,是取自空軍自建軍以來秉持忠勇軍風,空軍健兒在歷史重大戰役,都以有我無敵決心,贏得最後勝利,勇字對空軍意義非凡。鷹,是最凶猛及善於飛行的鳥類,用來代表空軍飛行員精湛的戰技訓練,如同勇敢的飛鷹一樣敏捷。

國防部與空軍對勇鷹命名都相當低調,目前無法證實,希望留待由蔡總統親自宣布。

蔡英文總統主持漢翔新式高教機宣告正式組裝開架。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6142561
 回應文章
【重磅快評】勇鷹高教機:自立自強?還是敝帚自珍?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重磅快評】勇鷹高教機:自立自強?還是敝帚自珍?

2019-09-24 18:16聯合報 主筆室

在原住民歌舞與太鼓表演後,空軍高級教練機的原型機,在璀璨的燈光秀中亮相,並由蔡英文總統題名「勇鷹」。

蔡總統上任後,將原先「洋機國造」的高教機計畫翻案,改由漢翔自研自製。為達成政策目標,漢翔將士用命,簽約立案不到三年,就完成原型機出廠。但也因時間急迫,漢翔一開始就決定抄近路,利用既有的經國號戰機設計,修改成教練機。

漢翔的努力值得肯定,問題在於,由經國號改成的「勇鷹」,是不是良好的下一代教練機?

教練機的性能要求不同戰鬥機,不是速度快、爬得高、火力強大,而是讓初出茅廬的學員循序漸進,逐步掌握飛行技巧,因此容易操縱、安全性高,才是設計重點。就此角度來看,經國號雖然堪稱國人驕傲,但要改成教練機,實在不是一架好「母株」。

將經國號改為教練機,必須克服兩大先天缺點,一是載油量太低,二是進場降落速度太高。為解決第一個問題,勇鷹的發動機不再裝置後燃器,雖然減少油耗,但只能次音速飛行。勇鷹必須取代現役F-5戰機,但F-5可以超音速飛行,也能承擔二線作戰任務,勇鷹卻力有未逮。

空軍現役主力戰機中,經國號雖比F-16與幻象2000輕,降落時必須維持的進場速度卻最快,甚至高過以難駕馭著稱的前輩F-104。漢翔對此雖已努力改善,但受限於基本外型,對於新手而言,駕駛勇鷹降落跑道,仍會是不小挑戰。

也因如此,堪稱「經國號之父」的前航發中心主任華錫鈞上將,生前一直反對改造經國號,主張以AT-3教練機為改良藍本,製造下一代高教機。

相較當代同級產品,例如由波音與瑞典合製的T-7、南韓與洛馬合製的T-50、義大利M-346等機種,勇鷹在飛行性能或運用模擬技術等方面,實在只算差強人意,談不上具備高人一等的優勢。以一架軍機的廿、卅年壽期計算,性能更嫌缺乏前瞻性。即使沒有外交上限制,恐怕也難有外銷市場。

然而在時間緊迫的前提之下,不可能從頭設計,如今能有此成績,工作人員焚膏繼晷的努力,仍然值得稱許。另一方面,藉著自研自製,累積相關的經驗、人力,以及創造相關產業的商機,提振GDP,也的確是「國防自主」帶來的優點。

蔡政府的政策轉彎,該說是堅持國家發展全局的「自立自強」,或是犧牲軍事專業的「敝帚自珍」?答案一時實在難有定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距離大選不到四個月的當下,辦一場壯觀的「出廠秀」,高調慶祝「勇鷹」的出廠,更強化自己「捍衛國家護主權」的形象,對總統本人與她的選情,絕對有加分的效果。

蔡英文總統主持「空軍新式高教機」出廠典禮,隨後登上新機。 記者黃義書/攝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6176372
經國號變教練機…戰機魔改降級 蔡政府在想啥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經國號變教練機…戰機魔改降級 蔡政府在想啥

2019-09-24 08:00聯合報 記者程嘉文/報導

蔡政府把經國號改造成教練機,堅持自行研發,原因之一是藉此累積下一代自製戰機的能量。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今天上午將南下台中,到漢翔航空工業公司主持空軍新式高教機的原型機出廠暨命名典禮。由於先前網路投票結果,第一名的「勇鷹」被認為是「擁英」諧音,害得空軍近日不斷發新聞稿澄清,連國防部長嚴德發,都必須要在立法院強調,絕對沒有政治意義。

老實說,「勇鷹」到底是不是「擁英」,完全不是重點。真正值得關注的是,這個耗資686億元的計畫,對空軍戰力以及國內航空產業,到底有多大的幫助?

●蔡總統任內發動 獲初步成績

蔡總統上任以來,一再強調重視國防。不過當下軍方正在進行的幾個大型軍購(或自製)案當中,總統先前主持廠房動工的潛艦案,其實開始於馬政府;至於M1A2戰車、F-16C/D Block70戰機、以及其他幾個造艦案,雖然自蔡總統任內啟動,但在總統這個任期內,都還沒有成果。

相較之下,高教機計畫的「難能可貴」,在於一方面是純粹蔡政府所發動,二方面是在總統本屆任期結束前,已經有初步成績。

空軍的飛官養成,目前分為三階段:先飛T-34初級教練機,再飛AT-3高級教練機,然後是駕駛F-5E/F戰鬥機練習各種戰術科目的「部隊訓練」,才能分發到一線戰機部隊。由於F-5已經非常老舊,AT-3也將屆壽期,空軍規劃將三段式的訓練改為兩段:新款高教機必須同時擔任AT-3與F-5的角色。

對於新一代高教機,不分藍綠都認為應該「國機國造」,但對這個名詞的定義,馬、蔡兩屆政府看法不同。馬政府覺得,應該引進國際大廠的成熟設計在台生產,如此在時效性、風險性、經濟性上,都是最佳選擇。當時呼聲最高的機種,是義大利的M-346教練機,除了義國空軍外,也已獲得以色列、新加坡、波蘭的訂單。

M-346差一點成為國軍下一代高教機,圖為義國空軍的M-346,請注意前後座的高度落差。記者程嘉文/攝影

不過政黨輪替後,蔡政府決定,為發展國內航太產業,高教機應採取自行設計,累積相關技術,未來才可能進一步研製下一代戰鬥機。考慮到F-5的汰換已經不能再拖,漢翔決定利用既有的F-CK-1經國號戰鬥機,將其改造為教練機。

●從「藍鵲」到「勇鷹」

對於由經國號改造而來的教練機,漢翔原本命名為T-5。熱愛鳥類攝影的前董事長廖榮鑫,則以被稱為「台灣國鳥」的藍鵲,替新教練機命名。

不過,先前幾種國造軍機,從沒有由航發中心(漢翔前身)自行命名的例子,以經國號戰機而言,是民國77年底原型機出廠時,由李登輝總統命名。果然軍方乃至國安體系,並不打算使用「藍鵲」為名,而於去年底宣布,為了鼓勵全民國防,將舉辦網路投票替新機徵名,最後由「勇鷹」出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不只「藍鵲」被放棄,近來軍方與漢翔提及新式高教機,也不再以T-5稱之。是否連型號也會改變?今天就會見分曉。

前年台北航太國防工業展上的高教機模型,當時仍維持「藍鵲」塗裝。記者程嘉文/攝影

●經國號變教練機 拉長短腿大挑戰

對於速度、爬升率、靈活度等性能,戰鬥機的要求標準,遠高於教練機,因此漢翔將經國號改為教練機,似乎等於是「降級」,理論上應該很簡單?事實上可不是如此。

對於教練機來說,上述的性能都還是次要,考慮到主要使用者是初學的新手,因此性能要求的重點,是穩定、好操縱、不易進入無解的危險狀態。起落架也要夠堅固,經得起「菜鳥」們重落地的折磨。另一件非常重要的是,本身的續航力要夠長,學員才有足夠的機會練習科目,而非將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起降過程上。

就這些條件而言,要將經國號改造為教練機,其實有相當嚴峻的挑戰:

經國號戰機當初研發時,受限於美方提供的發動機推力有限,因此只好把機身設計得比F-16更輕薄短小,才能維持足夠的推重比。也因為如此,機身內部的儲油空間非常少,使得經國號成為三種二代戰機中(另兩者是F-16、幻象)最「短腿」的機種,必須在機翼下掛載兩具大型副油箱,才能維持足夠的航程。

然而對高教機來說,通常的性能要求,是在不外掛油箱情況下,要能有至少兩小時以上的續航力。因此如何把經國號「短腿變長」,就成為設計團隊的大挑戰。

經國號戰機掛載炸彈,從高速公路起飛。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機身沿襲 教官視野不佳

依據漢翔人員先前在台北航太國防工業展透露,新式高教機的發動機,將由原先的TFE1042噴射引擎(美軍編號F125),改為沒有後燃器的F124。

後燃器(afterburner)是在噴射引擎的排氣尾管中噴入油料燃燒,產生額外的推力。現代發動機的後燃器可以增加超過60%的推力,但是耗油量極高。大部分的超音速戰鬥機,都必須在開啟後燃器情況下才能突破音速,也代表超音速飛行狀態,其實只能延續幾分鐘。

新式高教機取消後燃器,當然使得耗油量降低。然而這也代表,無法如同其要取代的F-5戰機一樣,進行超音速科目。

新式高教機的機翼與機身,厚度都比經國號提高,代表有較多空間安置油箱。另外將原先部分金屬部件,改為較輕的碳纖維複合材料。

現代各國的教練機,都將前後座設計出明顯的高低差,讓後座教官維持較佳的前向視野。但是「勇鷹」因為機身基本設計仍沿襲經國號,當初為了追求低阻力,因此前後座高度相差不大,使得教官的視野不佳。

經國號的左右兩具主輪,彼此距離較近,對於初次駕駛噴射機的新手,構成技術挑戰。新式高教機也強化了起落架,並且將左右輪距加寬。

另外,由於經國號的進場降落速度,比幻象、F-16都快,使得降落所需的跑道較長,一旦控制不當衝出跑道的案例,也多於其他兩個機種。如何降低進場速度,讓新手飛官可以安全降落,相信也是設計時的重點。

今年8月在台北航太國防工業展上亮相的高教機模型,已經不再使用「藍鵲」塗裝。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漢翔挑戰還沒完

今天出場的「勇鷹」原型機,預計將於明年6月首度升空試飛。總共生產66架,預算是新台幣686億元。由於當初由「洋機國造」轉回自研自製時,漢翔曾保證,即使增加了研發成本,但是「不需要給外國人賺」,因此總價格不會增加。

如今第一階段的原型機出廠,看來順利完成,但「出廠」其實只是外型亮相,難度有限。未來原型機能否如期升空?如期完成測試進入量產?過程中會不會出現原先意料外的問題,被迫追加經費、延宕交機?都是漢翔接下來必須面對的挑戰。

另外,美軍的T-38高級教練機,也已經老就必須汰換。美軍的T-X高教機計畫,最後由波音與瑞典紳寶合組的團隊得標,美軍新款高教機的型號是T-7「紅鷹」,使用一具F404發動機(F-18使用兩具),可以飛到超音速。

美國空軍的第一筆T-7訂單,就包括351架飛機與46套地面模擬系統,總價92億美元,換算成新台幣,每架只要8億元,比「勇鷹」少了2億元。而且未來美軍與多個其他國家,都已表達採購T-7的意願,預估總產量將接近1000架。大量生產的結果,將使得價格進一步降低。而且由於市場龐大、用戶眾多,也不容易出現零附件商源消失的「斷料」問題。

美國空軍下一代的高級教練機T-7「紅鷹」。圖/波音公司網站

●能為自製戰機打基礎?

蔡政府堅持自行研發高教機的原因之一,是藉此累積下一代自製戰機的能量。空軍今年3月也證實,中科院正在進行代號「承揚」的戰機研究案。不過現代戰機的研發成本,已經高到有如天文數字,全球還能投入戰機研發的國家,已經屈指可數。以我國的科技實力,以及空軍本身的需求規模,真的能夠自製下一代戰機?答案恐怕不易樂觀。

總之,在今天的出廠典禮上,總統與各方官員,必定充滿樂觀自信的笑容,並且竭力強調,當初政策轉彎的睿智。然而對空軍的建軍,乃至台灣航空工業的發展而言,投入自研自製,是「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的英明之舉?或是政治宣傳掛帥的好大喜功?答案都沒法在此時此地得知,必須交給時間去驗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6176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