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審判審檢警調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審判審檢警調】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其他法務人員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少年安置機構 爆集體性侵
 瀏覽76|回應1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少年安置機構 爆集體性侵

2017-03-18 04:08聯合報 記者江良誠賴香珊/南投縣報導

南投縣一所少年安置機構爆發收容少年遭男男集體性侵,一名被害人重回校園後,因情緒問題,去年底說出真相。南投地檢署前天搜索調查,發現共有四名少年受害,嫌犯包含三名少年和一名陳姓前學員;其中一名受害者已緊急安置其他單位,兩人仍在原機構。三名未成年嫌犯移送少年法庭,陳男則諭令五萬元交保。

安置機構負責人昨天表示,陳男原是院內安置收容少年,且領有輕度智障手冊,去年八月收容期滿後就被家人帶回,從未擔任機構職員或志工。檢方表示,目前尚未發現工作人員涉案。

檢警初步調查,本案涉嫌加害及被害少年,案發時多未滿十四歲,因認知能力不足、同儕引誘等因素,且案發多挑在巡查空檔,以及浴室、寢室等監視死角,機構不知道有這狀況。

因院內都是司法判決收容少年,機構負責人表示,不能容忍院內性侵,除主動配合調查也將申請停業,最快在三月底將所剩廿九名少年交法院重新安置收容。

檢方表示,這件安置機構集體性侵會爆發,是因有學員去年底回到校園後,出現情緒問題,在老師追問下,說出二○一四年到二○一五年間,在安置機構內曾遭四名同學集體猥褻、性侵;如不從就會被欺負,曾在寢室和浴室被迫肛交和口交。受害少年供稱除他,也有其他同學也被性侵、猥褻,因擔心遭報復,都不敢告訴老師。

檢方擴大調查,前天並到安置機構搜索,另有三名學員承認曾遭性侵,嫌犯包括三名收容少年和已成年的陳姓男子;因案子發生在二至三年前,不排除還有其他受害人,檢警將擴大偵辦。

南投縣社會及勞動處長林俊梧表示,這處安置機構依照規模應可收容十九人,卻嚴重超額,又不願接受縣府監督管理,去年管教方式不適用評鑑標準,致使評鑑不合格、六十多名少年被迫要等待法院裁定另尋其他安置機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598071
 回應文章
性侵壓垮「丁等」安置機構 司法院: 早停送少年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性侵壓垮「丁等」安置機構 司法院: 早停送少年

2017-03-18 09:10聯合報 記者王宏舜╱即時報導

一間遭評鑑為丁等的少年安置機構爆發性侵案,司法院表示可安置的機構多達百間,且幾乎...
一間遭評鑑為丁等的少年安置機構爆發性侵案,司法院表示可安置的機構多達百間,且幾乎沒有傳出有機構管理失當的問題,即便這家「丁」等機構不再收學員,影響也不大。事實上,從去年起,各法院就已停送學員到那兒。記者王宏舜/攝影
一間遭評鑑為「丁等」的非行少年收容機構爆出性侵醜聞,案件發生後,有法官擔心「法院的孩子該去哪?」,負責人也說「關了後,這些孩子就是我們社會自己要承擔,大家有沒有意識到這問題?」,彷彿這家機構若停止營業,少年保護處分就「沒人能承接」。司法院昨天嚴正表示,自從該機構去年遭評「丁等」後,幾乎所有的法院都停止送非行少年至此,且在其他安置機構的學員也適應良好,「安置在哪根本不成問題!」。

目前全國共有299名非行少年遭各法院安置,近5年法院裁定交付機構安置輔導件數約在151至193件之間。

這家以基督教義成立的收容中心立案以來首度接受評鑑,卻在全台灣101間兒少安置機構中被評為「唯二」的丁等,衛福部將停止補助一年;收容人數規定只能收19人,對比全盛時期收容106人,機構原本可能就撐不下去。昨天再傳出性侵案,無疑雪上加霜,負責人決定3月底就「直接收了」。

依少年事件處理法規定,少年法院對少年的保護處分包括訓誡、交付保護管束、安置於福利或教養機構,嚴重者則入感化處所。一些非行少年可能來自問題家庭,交付保護管束只是把問題丟回「家庭教育失能」的家中,定期向觀護人報到,但一旦施予感化教育,等於是處刑。

對少年問題著力甚深的士林地院少年法庭法官姜麗香指出,全國雖有上百間收容機構,但這機構是唯一「不挑案」且只接受法院囑託案件的收容機構,對於它被遭評鑑「無對孩子有輔導處遇計畫」,感到不解。

姜麗香說,許多孩子在裡頭學會音樂、美術等才藝,還獲得在地國中的支持,學員得以入校讀書,對比其他獲評分較高但學員卻無法到一般學校就學的窘況,優劣高下立判。1名非行少年14歲時進入機構,但已屆最長的4年安置年限,他擔憂說「很怕離開這裡,我會變壞」。

「標準是人訂的,況且它不是法律,不用勞師動眾修法!」姜麗香認為千萬不能因無處收容就將孩子委託少輔院管理,要挽救偏差的孩子,不要捨本逐末追求不切實際的評鑑。姜指,過去台北監獄等監所在有管理員24小時監控下也多發生過多起性侵案,社會檢討的聲浪多是如何增加監獄的收容空間、增加監所管理人員的員額及投入相關的必要資源。反觀民間安置機構,遇到類似問題,除了「歇業」,政府能做些什麼?

不過該機構在性侵案爆發後,宛如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司法院表示,這家基督教收容機構2002年就接受非行少年安置,但一直沒立案,曾鬧出建物逃生疑慮,包括嘉義、台南地院也不再囑託安置少年,直到5年前立案,一些法院才安心送少年過去。機構管理人員以「上尉」自稱,但未必就是軍事化管理,司法院表示,有法界擔憂非行少年需要的是安定的環境,一味地更換安置處所,不但會造成他們的適應障礙,且和一般社會局轉介的少年相處時,也恐發生遭排擠的問題。

有法官點出癥結,指一些安置機構不想收「行為有問題」的少年,就怕他們期間若犯錯,外界會將問題歸咎於業者管教不力,「不收為妙」。

但司法院表示,許多人把問題嚴重化了,事實上在衛福部去年將該機構考核為「丁」後,許多法院都尊重衛福部的評鑑,改將學生送往其他甲、乙等的安置機構,從來沒聽當各地院法官有什麼反映,孩子們在其他機構適應也很正常,沒有異處。司法院非這些機構的主管單位,認為既然有評分較高的機構可送,沒有理由要將孩子送到「丁等」機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598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