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審判審檢警調
市長:星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審判審檢警調】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執政決策協調會違憲? 許宗力:確實要再考慮
 瀏覽1,450|回應24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執政決策協調會違憲? 許宗力:確實要再考慮

2016-10-13 14:28聯合晚報 記者許依晨、管婺媛/台北報導

立院上午舉行司法院與大法官被提名人同意權全院委員會。立委王育敏(右圖)等人上台質...
立院上午舉行司法院與大法官被提名人同意權全院委員會。立委王育敏(右圖)等人上台質詢,聚焦許宗力(左圖)再任大法官是否違憲。記者林澔一/攝影
為協調並整合決策機制,蔡總統親自召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協商和確認重要政務及政策的議題方向與節奏,卻遭法界質疑違反憲政也破壞行政立法分權制衡,形同總統府外掛的決策協調會議。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今天在立法院審查會表示,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否要開,「確實要再進一步考慮」。

針對勞工七休一的爭議,黃國昌詢問,勞動部能否以行政規則逾越《勞基法》第36條規定,讓法律一致性與適用性被割裂,變成兩個世界?許宗力表示認同,並明確表示「行政規則不得逾越母法」。

立法院今舉行司法院與大法官被提名人同意權全院委員會,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徐永明接連在詢問過程中,以蔡英文為標靶,一下詢問許宗力,總統召開執政決策協調會議是否違憲,一下又質疑蔡總統兼任黨主席有違憲政分際,許宗力在連番逼問下表態。

黃國昌詢問,執政決策協調會議包括行政院正副院長、黨秘書長、黨職人員、黨團幹部以及智庫人員都包括在內,是否跨越總統權力分立的憲政紅線?

許宗力一時語塞,未第一時間回應,黃緊接著說,執政決策會議絕對不是法定的,所以才會有很多法界先進聯合發出聲明,呼籲停止違反憲政破壞行政立法分權制衡的「總統府外掛決策協調會議」,他追問,對於法界同僚發表的法律見解贊不贊成?

許宗力回答,還沒看過同仁所寫的聲明,但基本上照憲法機制來走,「相信目前照憲法規定,總統有很多無奈」,也希望立法院考慮修憲。黃詢問,法界學者都呼籲了,蔡英文還要繼續開下去?許宗力坦言,「確實是值得進一步考慮的」。

徐永明詢問許宗力,若從一個法律學者角度,如何看待總統兼任黨主席?尤其過去曾有九月政爭,總統透過兼任黨主席換掉立法院長,如此讓黨高於政,憲政分際何在?

許宗力說,他看不出有不可以(總統兼任黨主席)的道理,但他也認為,要不要換立法院長,不能用黨的機制來變更、違背憲法規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543091
 回應文章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司法院推參審陪審融合草案 年底前送立法院審議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司法院推參審陪審融合草案 年底前送立法院審議

2017-09-28 12:02聯合報 記者劉宛琳╱即時報導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今表示,司法院將提出一個融合陪審、參審的方案,目前已經研擬2/3,10月底前草案就會出爐,希望最晚能夠在今年底前送到立法院,並在明年2月以前能夠討論出一部完整的法律案,兩年後就能上路。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會今天進行本會期首次報告及詢答,國民黨立委吳志揚詢問呂太郎,司法院參審制度打算朝什麼方向進行?是陪審、觀審還是參審制?呂太郎表示,司法院過去推動觀審制但接受度不高,這次司改國是會議討論陪審和參審,最後表決雙方平手,各有不同看法,所以司法院必須提出一個融合陪審、參審的方案。

呂太郎說,司法院會將陪審及參審兩個制度的優點融合出來,目前草案已研擬2/3,希望最晚在年底前就能夠送到立法院。吳志揚則回應,送到立法院後必須要跟委員做充分的溝通,畢竟司法影響層面太大。

國民黨立委王育敏則詢問,參審制立法期程需要多久時間?呂太郎表示,在草案出爐後還會再聽取各界意見以會銜行政院,最慢希望在明年2月以前能夠討論出一部完整的把律案,兩年後就能夠正式上路。

王育敏再問,參審制有沒有模擬過?呂太郎表示,過去在模擬觀審制的時候,中大型法院都有模擬過,目前只有7個法院還沒有模擬過;呂太郎也說,未來只要高中以上,不是參與法律工作的一般民眾都可以來參審,未來司法院也會提供優渥的旅費和日費鼓勵民眾參與。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709829
參審、陪審只能二選一?司法院推「人民6、法官3」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參審、陪審只能二選一?司法院推「人民6、法官3」

2017-08-17 12:10聯合報 記者王宏舜╱即時報導

司改國是會議期間,對於我國未來應朝參審制抑或是陪審制,兩派角力不斷,第四分組表決時也未成決議,沒能在總結會議上討論。總統蔡英文宣示未來要讓國民法官走入法庭,司法院表示,推動方向上,人選決定將參考英美陪審制,隨機抽選出參與審判的人民,審理模式部分則參考歐陸及日本的參審模式,讓人民全程參與認定罪責與量刑程序,並與法官有相同表決權。

司法院表示,沒有一個國家的陪審制或參審制是完全一模一樣的,我國推行司法改革,也應打造屬於我國民情的制度。

司法院指出,歐陸法系各國在人民參與審判初期,多採陪審,但後來又逐漸轉向參審制,像是德國、法國、義大利、丹麥、奧地利、日本,而瑞士近年也廢除陪審制;英美法系國家,像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南非等國也放棄了陪審傳統,甚至在英國、美國,適用陪審審理的範圍也不斷減縮。

我國從2012年至2016年間,各法院辦了62場人民參與審判模擬法庭,對參與民眾進行問卷調查,大多數民眾無論體驗何種制度模式,都認為「和法官共同討論,有助於認事用法並作成判斷」,傾向選擇與職業法官共同討論、表決。

但司法院也不諱言,人民和法官合審合判,人民確實有可能受法官影響,因此會從參與審判人民的優勢人數(目前規劃人民6人、法官3人)、評議規則(例如評議時人民先陳述意見)等方向,審慎研討相關制度配套,並朝「以法庭活動為中心」的審理模式邁進。

司法院表示,人民的人數為法官兩倍,可兼顧人民意見的自主性,應是更為理想的制度模式。陪審員原則上不參與量刑判斷,而目前規劃的制度,可讓國民正當法律感情納入廣受社會大眾關注的個案量刑判斷中,實現人民深度參與的精神。

至於「國民法官」進來審案後,要如何推行起訴狀一本、怎麼上訴,都還待討論。司法院自6月底成立「人民參與審判法案研議委員會」,請審、檢、辯、學代表每週開會1次,研議法案。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在司改總結會是即將結束之際,不滿陪審團制的討論案「先被司法院提前架空、又被國是會議技術杯葛」,退席抗議。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認為陪審團制的討論案「先被司法院提前架空、又被國是會議技術杯葛」,在司改總結會議最後一刻選擇退出。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696536
司法院推大法庭 統一法律見解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司法院推大法庭 統一法律見解

2017-08-14 01:28聯合報 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

「法官判決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法院見解不一致,確實是司法公信力不彰的一大原因。司法院長許宗力表示,在金字塔訴訟制度完成修法前,將仿德國在最高法院推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

不過,對於死刑判決的爭議,究竟何謂「有教化可能性」,許宗力直言,這部分屬於量刑範圍,不在統一見解範圍。司法院目前已對部分罪名訂有量刑參考表,但對於何謂「教化可能性」,尚沒有量刑參考行情。

法務部長邱太三表示,最高法院目前沒有一個程序處理「何謂教化可能性」的問題。

許宗力在擔任司法院長前,就曾提要推大法庭的構想,上任後則是提出金字塔訴訟制度與終審法院法官人事變革方案,原本考慮訴訟制度與人事改革同步進行,如今已改為訴訟制度先行改革,在民、刑、行政訴訟法修法後,再進行終審法院法官縮減的改革。

許宗力昨天特別指出,當初提出將最高法院法官減為十四人、由總統任命的改革方案,外界只關注總統圈選法官是否擴權,忘了原意是要統一見解,他說,依照司法院的提案,讓最高法院民、刑庭都只有一庭,就不會出現不同庭有不同見解。

最高法院過去對於如貪汙罪要採「法定職權說」、還是「實質影響力說」,或如國立大學教授以假發票申報專案計畫的費用,是該以貪汙罪還是背信罪,因各庭見解不一,屢屢引發外界批評。

許宗力表示,在終審法官人事變革前,過渡期將先以大法庭模式,解決各庭見解歧異的問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695669
「LINE~上司法」 官方帳號開通了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LINE~上司法」 官方帳號開通了

2017-08-09 14:17聯合晚報 記者吳志雲/台北報導

主播劉方慈擔任司法院「LINE~上司法」啟用儀式主持人,與來賓互動有獎徵答。 記者王宏舜/攝影

司法院長許宗力上午主持「LINE~上司法」上線啟用典禮,表示自本即日起,司法院LINE官方帳號正式開通,將提供民眾速簡查詢司法資訊平台,以「每週一漫畫」的方式,用淺白、生動、活潑的圖文與民眾分享法普知識和觀念。

司法院為了建立與民眾接觸、對話、溝通的互動機制,並普及公民法律教育,成立「加強司法與社會對話推動小組」,並於今日起更進一步利用社群網路分享的特性,與民眾聯結,民眾只要加入好友,就可接獲來自司法院的「萌漫畫」及相關訊息,以輕鬆瀏覽的方式,自然的成為生活化的法律達人。

司法院line帳號並提供「24小時不打烊~即時司法資訊線上查」的功能,民眾只要透過智慧型手機,回傳下方對應數字,就可立即獲得相關資訊:(1)裁判書用語辭典(2)庭期/開庭/案件查詢;(3)資料查詢;(4)便民服務;(5)App下載;(6)新聞公告。

其中裁判書用語辭典,是把艱難的法律用語,用淺顯易懂的文字表達,民眾可以透過查詢小辭典來了解它的基本意涵,拉近司法與民眾的距離。

加LINE 換咖啡拿大獎

司法院表示,想要知悉即時司法資訊,歡迎加入「LINE~上司法」,輕鬆瀏覽「法律故事跟你講」、「實用法律懶人包」、「法律時事報馬仔」,並可「法律名詞立馬查」,還有機會可以換咖啡、拿大獎喔!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693497
包公審陰陽 可惜救不了司改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包公審陰陽 可惜救不了司改

2017-08-09 14:17聯合晚報 本報記者吳志雲

包公問:「為什麼我的額頭會有個小月牙」,答案是:「鏘!鏘!文曲星下凡,日審陽、夜審陰。」

這不是小朋友的機智問答,也不是「中國民間故事」的戲劇內容,而是堂堂司法院的有獎徵答問題與答案,看過之後,對於「司法改革」為何老是在原地打轉,就不難找到答案了。

誠如司法院長許宗力所說,他就任以來,即深刻體認到司法與社會各界的溝通不良,但知道問題,並不代表可以找到答案!司法院決定用LINE的官方帳號與外界的溝通,固然是好事,但LINE僅是工具,主事者若「腦袋」不變,仍是徒然。

以司法院此次爭取民眾加LINE參加有獎徵答的題目來看,試問包公「日審陽、夜審陰」與司法改革有何關聯?即便包公代表正義的化身,民眾也不會把正義的包公與台灣的司法想在一塊,更諻論古時代的包公身兼「檢警和法官」身份,完全不符現代司法制度運作。

司法院想和民眾溝通絕對是好事,但應用更完整的親民友善措施和公正、穩定的審判品質...等來獲得眾的認同,司法已是社會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了,如果主事者只搞搞KUSO,就想改變民眾對司法的印象,這樣的思維,恐怕「太過天真」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693491
量刑沒準則?司法院已建立量刑系統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量刑沒準則?司法院已建立量刑系統

2017-05-04 13:36聯合報 記者賴佩璇╱即時報導

司改國是會議第五分組第五次會議今召開,討論「建立量刑準則」議題,司法院表示,參酌各國量刑模式及我國國情後,目前針對量刑政策所採取的具體作法是建置「第一階段量刑資訊系統」及「第二階段量刑趨勢建議系統」,以改善量刑歧異及量刑妥適性的問題。

司法院指出,量刑歧異及量刑妥適性的問題並非我國獨特的司法現象,而是長期存在的全球問題。如何避免法官量刑歧異,提升法官量刑的妥適性,是世界各國共同的難題,各國為此也分別推動不同的量刑改革運動。司法院在2011年間為回應「白玫瑰運動」中社會大眾對於量刑的不滿,也參考美國、英國、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量刑模式,展開研究。

司法院表示,參酌各國量刑模式及我國國情後,司法院目前針對量刑政策所採取的具體作法是建置以下兩個資訊系統,以改善量刑歧異及量刑妥適性的問題:

(一)第一階段量刑資訊系統:

第一階段的量刑資訊系統是以量刑因子(例如:被告之犯罪動機、犯罪手段或造成之損害)為檢索條件,提供實務上類似案件的平均刑度、最高刑度、最低刑度、量刑分布全貌圖、執行刑參考資料及連結相關判決書及歷審裁判,讓法官有效率地掌握實務量刑的全貌,避免相同或類似案件量刑歧異過大,失之畸重或畸輕。目前已完成建置妨害性自主罪、不能安全駕駛罪、幫助詐欺罪及電信詐欺類型之加重詐欺罪、竊盜罪、搶奪罪暨強盜罪、殺人罪、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及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犯罪之量刑資訊系統及類似判決刑度資訊檢索系統共計9大資料庫(系統版面詳見附件四)。第一階段量刑資訊系統自103年6月起已開放檢察官、律師及被告使用,並自105年1月起全面開放予民眾使用,以提升量刑之透明及妥適。

(二)第二階段量刑趨勢建議系統:

第二階段量刑趨勢系統的建置目的則是在融入社會多元價值及公平正義之情感,蒐集不同領域之意見。司法院在建置第二階段量刑趨勢建議系統時,是就某一特定犯罪類型邀請約12位不同背景人士組成焦點團體,共同檢視各罪實務判決中,法官審酌之各種量刑因子及各該因子對刑度的影響力大小,再由焦點團體的成員就各因子對刑度的影響力加以調整,提供實務界的法官參考(系統版面詳見附件五)。焦點團體的參與成員,除各審級法官、檢察官、律師公會代表及刑法學、犯罪學、統計學等學科專家外,尚會依犯罪的類別,邀請相關團體代表共同參與討論(各犯罪類型與參加之焦點團體請詳見附件六),以提升量刑的妥適性。

此外,目前司法院除持續增補更新第一階段量刑資訊系統裡9大資料庫之判決資料外,也將針對肇事逃逸罪、普通傷害罪、過失傷害罪等3種犯罪類型,製作第一階段量刑資訊系統及第二階段量刑趨勢建議系統,期使我國的量刑參考資料更加全面、完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635446
蔡英文的改革「英司路」 藍斥是台灣法治「陰屍路」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蔡英文的改革「英司路」 藍斥是台灣法治「陰屍路」

2017-03-06 18:22聯合報 記者劉宛琳╱即時報導

國民黨立委楊鎮浯辦公室主任黃子哲今表示,司法是皇后的貞操,但蔡英文就任總統後卻把它當成玩物,一步步走上一條不斷試圖干預或掌控司法的路。這條「英司路」,簡直是尺度無下限,暗黑看不見,讓台灣的人權與法治也走上了「陰屍路」。

黃子哲指出,前交通部長郭瑤琪因涉貪汙遭判刑8年定讞,蔡英文以總統的身分寫了一封信給郭,信中還對郭的遭遇感到不平與不捨,這種公然對已定讞的貪污個案說三道四,不僅明顯是干預司法,甚至還是對郭的非常上訴下了指導棋。

黃子哲說,司法改革原是人民所企盼,但總統逾卻越憲法職權,站到第一線去擔任司法會的召集人。而司改會委員的遴選充滿黑箱,議題也是先予綁定,無怪乎民調顯示過半民眾對司改根本沒有信心。

黃子哲表示,監察委員被提名人之一的陳師孟批評,黨產會敗訴是因為司法在當「國民黨的打手」、司法「辦綠不辦藍」、要彈劾黨國思想司法官。顯然小英是要「撥正反亂」,法官得要辦藍不辦綠、當民進黨打手、兼具台獨思想者才正確?

黃子哲說,蔡英文先廢掉特偵組,再越過司法體系,毫無避諱的逐步成立或推動具有準司法權的類東廠機關,如黨產會、促轉會、保防處等,以便於從事政治鬥爭與權力鞏固,小英恐怕是想要完全執政,永遠當朕?蔡總統的英司路,昭然若揭,但台灣的人權與法治卻也走上了陰屍路。

國民黨立委楊鎮浯辦公室主任黃子哲今表示,蔡英文就任總統後卻把它當成玩物,一步步走...
國民黨立委楊鎮浯辦公室主任黃子哲今表示,蔡英文就任總統後卻把它當成玩物,一步步走上一條不斷試圖干預或掌控司法的路。圖/翻攝黃子哲臉書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594717
人民你最大!被罵「遲到大王」 可聲請釋憲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人民你最大!被罵「遲到大王」 可聲請釋憲

2017-03-07 10:00聯合報 記者蘇位榮/台北報導

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會議同意建立裁判憲法審查制度。分組召集人林子儀(左)與兼任副...
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會議同意建立裁判憲法審查制度。分組召集人林子儀(左)與兼任副召集人的司法院長許宗力(右)交換意見。 中央社

★司法制度 又有重大變革

司法制度重大變革!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六日舉行第二次會議,18位委員投票一致通過推動「裁判憲法審查制度」。所謂「裁判憲法審查」,指具體個案經法院確定,法官裁判的法律「見解」有違憲疑慮,當事人可聲請大法官審查釋憲,大法官如果認為確定判決的法律見解違憲,即可作出違憲解釋。

★什麼是「裁判憲法審查」

什麼是「裁判憲法審查」?就是「合憲的法律,不合憲的見解」,法官判決引用的法律是合憲,但是法官判決的見解卻是違憲。

舉例來說,就讀國小的美美,幾乎每天上學遲到,有一天她又遲到了,老師氣得說「妳是遲到大王」,美美自此不上學;美美的父母很憂心,覺得老師故意在班上同學面前罵美美,傷到她自尊,美美才會不肯上學,於是父母控告老師涉嫌公然侮辱罪,侮辱美美,案子歷經終審,法院全判老師無罪,認為老師只是陳述事實,沒有侮辱美美之意。

★傷孩子自尊 無罪卻有違憲之虞

美美的父母認為,法官判決的見解,沒有考量到小孩子的心靈與自尊,以致小孩不敢去上學,影響到憲法保障孩子的受教權,因此提出「裁判憲法審查」聲請釋憲。

大法官會議審查後,如果認為公然侮辱罪並不違憲,但是法官判決沒有考量孩子的自尊以致損害孩子的受教權,判決老師無罪有違憲之虞,可以撤銷原判決,自為裁判,也可以發回終審法院重新審理。

★德國早實施 98%案子未被受理

「裁判憲法審查」,德國早已施行甚久,但德國對此制的存廢一直有爭議,德國憲法法院一年受理八、九千件案子,但是受理率只有1-2%,高達98%案子未被受理,老百姓對此制表達失望,但也有人肯定此制成為冤案錯案的另一個救濟管道。

★法官多不愛「根本是第四審」

法界多數的看法是,裁判憲法審查制度,說穿了,就是第四審。有法官認為,這代表對法官判決的不信任;但也有法官指出,此制可讓法官審案時較有憲法意識,考量人民的憲法權利及社會環境,不易有恐龍判決。律師界則多肯定此制,認為可以讓人權保障更完整。

★每年最少8千案 15大法官受得了?

台灣的訴訟文化及老百姓打官司要爭一口氣的心態下,訴訟案件量非常大,最高法院一年進來的案子高達八千到一萬件,如果每個案子當事人在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後,另起爐灶,再去聲請釋憲,而大法官會議僅有十五位大法官,大法官承受得了嗎?大法官本業的抽象法規釋憲還顧得了嗎?有辦法作出高品質的釋憲案嗎?

★等著接案吧 大法官們剉著等

許宗力表示,可以預期制度一開放,將會有數千件案子湧進大法官會議,大法官透過選案,選1-2%案子審查,作出釋憲結果,其餘98%案子當事人可能會不滿沒被選到案子,但是犧牲這98%案子成就1-2%案子的釋憲成果是值得的。他建議,可先試行五到八年,再來評估制度成效。

《史上最經典釋憲案》

編輯中心後製

他娶2個老婆 釋憲後 2段婚姻都有效

鄧元貞(左)與吳秀琴(右)正在準備資料,向最高法院提出再審之訴。 本報資料照片
鄧元貞(左)與吳秀琴(右)正在準備資料,向最高法院提出再審之訴。 本報資料照片

★故事開始...兩岸2個女人的戰爭

1987年11月,一宗跨越兩岸的婚姻官司,掀起台灣巨浪,最後經由釋憲,寫下時代悲喜曲。

71歲陳鸞香,控告丈夫鄧元貞重婚,請求依法解除鄧元貞與臺灣太太吳秀琴的婚姻關系。

★第一章 大陸風雲變...暫別髮妻來台灣

故事是這樣的:1941年,鄧元貞與陳鸞香在福建結婚。1949年,大陸風雲變,鄧赴臺灣定居。1960年,鄧與臺灣女子吳秀琴結婚。1979年,鄧陳二人取得聯系。1983年,陳鸞香移居香港,鄧元貞按月寄去三千港幣。1986年,鄧在新竹買公寓,準備接陳鸞香團聚。

★第二章 台灣覓良緣...大陸髮妻告重婚

1987年,陳鸞香才知老公有了臺灣太太,狀告重婚。

1988年1月,臺灣最高法院宣判:鄧陳二人婚姻有效,撤銷後婚。判決一出,台灣輿論嘩然。

★第三章 投書聯合報...歷史悲劇誰承擔

臺灣太太吳秀琴投書《聯合報》,指海峽兩岸阻隔四十年,是時代的悲劇,政府的責任,為什麼苦果要由她一個人承擔?鄧元貞也聲請解釋。

★第四章 大法官釋憲 所為重婚得再審

1989年6月23日,大法官會議做成釋字二四二號解釋,一錘定音。大法官會議指出:撤銷有長期實際共同生活事實之後婚姻關系,嚴重影響其家庭生活及人倫關系,反足妨害社會秩序。聲請人得提起再審之訴。

★故事結局...時代悲喜劇 婚姻都有效

鄧元貞、吳秀琴二人,隨即提起再審之訴,終於獲得勝訴判決。

1992年,臺灣通過《兩岸人民關系條例》,大陸配偶不得聲請撤銷他方在臺重婚,明文承認後婚效力。兩起婚姻,通通有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594716
再批司法院 陳師孟: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再批司法院 陳師孟: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

2017-03-07 14:32聯合報 記者管婺媛╱即時報導

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監委被提名人、綠色逗陣理事長陳師孟日前公開宣示上任監委後,會「清除司法敗類」,隨後立刻遭司法院聲明回擊,指陳師孟的發言是用粗疏的印象、政治的思考,將其歸咎為黨派操控等。陳師孟今以「營區草坪上的毒品─ 敬復司法院」一文反嗆司法院,指司法院的聲明,「雖說並不出人意外,仍然令人失望。」他也說,司法院聲明就是一種「典型的官場攻防話術,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

陳的聲明中幾度引述司法院聲明,批司法院解釋「滑稽」、有「破綻」。他說,自己的監委資格尚未經立法院審查同意,本來應該謹言慎行、多做功課,因此他近日常閱讀陶百川、雷震兩位賢者的著述,充實自己,從中體會出為官之道就是「擇善固執、言所當言」。他也說,對司法院聲明的反駁,請外界以「予豈好辯,不得已也」視之。

陳師孟說,自己冒著「造成司法傷害」與「法官寒心」的大不韙,本於一介平民的身份,要直截了當地再度指稱,司法院最大的改善空間,就在於部份法官被黨派操控、受特定意識型態洗腦,依威權指揮行事,而不在其他。

陳也以日前清泉崗基地的營區草坪上發現毒品為例,指國防部長面對質疑堅持100分的部長一定會有100分的部隊,讓大家愕然,若部長盲目「相信部屬」,不但不是值得信賴尊敬的好長官,而且是不敢面對事實的懦夫。

他說,同樣道理也適用司法院,「多年來我們在司法院的『營區草坪』上,屢次舉發『毒品法官』的蹤跡,如果許宗力院長仍然選擇『相信部屬』,所有的惡毒判決都是中立的『自由心證』,把責任都推給鳴笛者的政黨偏執,只怕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一旦落空,不是發表幾篇司法院聲明、譴責一下幾張烏鴉嘴,事情就能安然落幕的。」

以下為陳師孟聲明全文:

營區草坪上的毒品 ─ 敬復司法院陳師孟 (2017.03.07)

本人接受蔡總統提名監察委員,在記者會上以「清除司法敗類」明志,司法院隨即公開聲明「不能贊同」,並表示司法雖有可以改善的空間,但絕口否認法官有受到特定政黨利益或意識型態的影響,反而斷定本人對一些個案的評論,是「用粗疏的印象、政治的思考,將其歸咎為黨派操控、特定意識型態等非以實證為基礎的因素」,換句話說,真正不能公正中立的是本人、不是「辦綠不辦藍」的法官。

司法院的這種反應,雖說並不出人意外,仍然令人失望。該院一方面滿口承認有改善空間,另一方面又強硬地把改善空間與政治因素脫鉤,你說他自大也不對、說他知錯也不對,這是一種典型的官場攻防話術,絲毫沒有誠實自省的意涵;你若追問所謂的改善空間如果不是政治干預,那是些什麽?他一時間必定語塞,之後就拿些含糊籠統或枝枝節節的瑣事來搪塞。

本人冒著「造成司法傷害」與「法官寒心」的大不韙,本於一介平民的身份,要直截了當地再度指稱,司法院最大的改善空間,就在於部份法官被黨派操控、受特定意識型態洗腦,依威權指揮行事,而不在其他。

司法院在聲明中開宗明義強調:「法官超出黨派之外,依法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預,…是司法院及全體法官所信守的核心價值,不容有絲毫動搖」云云,這是有意無意混淆一件事的「應然面」與「實然面」,對全體法官「應然面」的要求,不代表全體法官在「實然面」都做到了這些要求,這個簡單的邏輯還需要「以實證為基礎」嗎?反過來說,若司法院對法官一聲令下,所有法官就都乖乖超然信守,這種推論才需要「以實證為基礎」吧。

聲明中又說:「在政黨激烈對立的社會,針對政治敏感案件,難免因當事人立場不同,對審判結果有不同感受與評價,是審判制度上難以避免的情況,舉世各國都無不同」。司法院這一段解釋是蠻滑稽的,本人還沒聽說有哪一個國家的司法判決 ─ 不論政治敏感與否 ─ 可以讓兩造皆大歡喜的,即使當年所羅門王的智慧判例中,恐怕做偽的一方也不會開心吧。司法院把本人對個案的指控,歸責於司法判決是你贏我輸的「零和遊戲」,難以同時討好立場相左、感受互異的雙方,以致某些法官的判決對綠營不利,就成了本人口中的恐龍法官,隱射本人是強人所難、無理取鬧。本人只想指出一個「小破綻」:若是本人都是以判決的結果對綠營有利或不利做為評斷,那麽扁案及其他政治敏感案件中,諸多「程序不正義」的指控是怎麽回事呢?譬如「一再延押、不准交保」、「教唆偽證不重審」、「大案併入小案」、「換法官不經被告同意」、「改採實質影響力說」、「上級法院逕為判決」等等,這些不尋常、甚至無前例的審判過程,請給個說法好嗎?

日前清泉崗基地的營區草坪上發現幾十包毒品,國防部長面對質疑時,居然堅持:「一百分的部長一定有一百分的部隊」,大家愕然;一百分的部長「應該」要帶出一百分的部隊,但那幾十包毒品被發現,証明這個「應該」落空了;即使幾起「陽性反應」都是吃感冒葯所致,仍有軍事場所門禁鬆弛的問題。部長若盲目「相信部屬」,不但不是值得信賴尊敬的好長官,而且是不敢面對事實的懦夫。同樣的道理,多年來我們在司法院的「營區草坪」上,屢次舉發「毒品法官」的蹤跡,如果許宗力院長仍然選擇「相信部屬」,所有的惡毒判決都是中立的「自由心證」,把責任都推給鳴笛者的政黨偏執,只怕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一旦落空,不是發表幾篇司法院聲明、譴責一下幾張烏鴉嘴,事情就能安然落幕的。

本人的監委資格尚未經立法院審查同意,本應謹言慎行、多做功課,故近日常閱讀陶百川、雷震兩位賢者的著述,充實自己,從中體會出為官之道就是「擇善固執、言所當言」。對司法院聲明的反駁,請以「予豈好辯,不得已也」視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594713
被害人 將可在法庭發聲
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被害人 將可在法庭發聲

2017-01-10 02:10聯合報 記者蘇位榮/台北報導

被害人在程序中的地位,在我國刑事訴訟法上一直相當邊緣化,司法院昨召開公聽會,討論被害人的刑事訴訟地位,在聽取各方意見後,決定強化並尊重被害人參與程序的機會,考慮修法建構一套符合我國國情及文化的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

「整部刑事訴訟法幾乎都在講被告的權利,被害人沒有什麼權利。」法界人士指出,因為法律沒給被害人訴訟權利,法庭開庭時,法官幾乎很少傳被害人或其家屬到庭,導致量刑時沒有斟酌被害人的權益而失衡。法務部表示,已將被害人訴訟參與權益列為司法改革首要議題。

司法院昨邀請審檢辯學代表及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等民間團體召開公聽會,討論被害人在現行刑事訴訟架構下參與訴訟的可能性及修法方向。

與會學者說,德國、日本及美國等皆有法律明定保障被害人參與訴訟的制度;台北律師公會及犯罪被害人人權服務協會提出刑事訴訟法增訂條文、犯罪被害人權益保障法草案,增訂被害人的訴訟參與制度。

法界人士說,按照現在的法律和實務,法官都是在「審判期日」才傳被害人或家屬到庭陳述意見,而「審判期日」往往就是「言詞辯論日」,被害人或家屬一到庭就要辯論,沒有參與訴訟程序進行的調查程序,根本二丈摸不著金剛,怎麼辯論?被害人是刑事案件的根本,但完全置身訴訟程序外,並不公平。

司法院說,在擷取外國法制經驗和聽取各方意見後,將衡量司法資源的合理有效分配,以不損害被告的訴訟基本權為前題,建構符合我國國情文化的被害人訴訟參與制度,讓被害人的權益和意見受到重視,不再是法庭上沈默的旁觀者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532&aid=5576371
頁/共3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