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后妃夢想樂園
市長:哈潔兒  副市長: 楠楠ababc61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后妃夢想樂園】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科爾沁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
 瀏覽2,216|回應12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http://www.ktzhq.com/dispbbs.asp?boardID=23&ID=1007http://www.ktzhq.com/dispbbs.asp?boardID=23&ID=1008http://www.ktzhq.com/dispbbs.asp?boardID=23&ID=1009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50014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12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12
從重懲辦”。
勝保為人刻薄,而僧格林沁待人寬厚大度,經文岱當然對僧格林沁感激,打仗時衝鋒陷陣,以回報僧格林沁。
束城戰後,論功行賞時,僧格林沁特向皇上奏報了經文岱“該革員深知愧奮,每遇差委不辭勞瘁”。“該革員親督官兵撲人敵壘,奮勇直前,冒火沖人,斬殺長髮賊多名。奴才未便沒其微勞,可否仰懇皇上格外施恩,開復原官,並賞還翎頂之處”。皇上立即批道:“經文岱開復原職,給還翎頂”。可見,僧格林沁的為人,他在論功行賞時首先考慮一個曾革職的官員,而沒有考慮自己的得失,真是難能可貴啊!
此前,皇上調勝保前往山東增援,而勝保上奏皇上強調通籌剿辦,說先將阜城太平軍滅除,再以大兵全力南注,為時亦不晚。勝保認為北上太平軍行將被滅、大功將成之際離去,豈不是將功勞拱手讓人,因而不去山東。咸豐皇帝當然瞭解勝保這個好大喜功的人,只是阜城未破,而山東那邊也沒到最危急關頭,所以,沒有問罪勝保。
03月23日,僧格林沁調來三門大炮,進攻阜城東門外太平軍營地。大炮轟擊一個多小時之後,太平軍傷亡很多,太平軍忍耐不住,春官副承相吉文元率軍出擊清軍。僧格林沁見太平軍攻(待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64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11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11
皇上等不及,咸豐皇帝很不滿意地說:“行軍以火器最為利,現在軍營便捷,炮位為數不少,該大臣等即跟蹤追剿,並不帶槍炮,以徒手擊賊,有是理乎?”
僧格林沁無奈,再次向皇帝上折,責怪自己不周,願聽皇上發落。
僧格林沁向皇帝上摺子後,就親自查看地形。僧格林沁分析,富莊騷人口稀少,糧米不多,太平軍不會在此久留,很快會突圍的。於是,僧格林沁決定將四周圍兵撤回數裏,又命令騎兵在村莊以南樹叢中埋伏。
03月12日下午,太平軍分成幾個分隊出莊,而清軍略擋之後,便撤走。而僧格林沁親自帶領騎兵在後跟蹤,太平軍疲憊不堪,無力再戰。僧格林沁命令騎兵突擊,一直追殺到四十多裏的一片棗林。此戰太平軍損失士兵八百多人。
到了晚上,由於人困馬乏,僧格林沁傳令休息片刻,但馬不解鞍,人不離隊。而太平軍不能久藏在林中,急於突圍,分兩翼抄清軍之後,清軍騎兵出擊,太平軍又損失七百多人。這天,僧格林沁屢戰屢勝,太平軍戰死者達一千六百多人。清軍繳獲了太平軍銅炮、鐵炮十尊,抬槍、鳥槍一百多件。
戰鬥到此,北上太平軍銳氣大減,無昔日威風了。
李開芳率領的太平軍退至阜城,等候後路部隊。太平軍後續部隊到達阜城時,勝保也帶清軍趕到。勝保軍人多勢眾,戰爭中占了上風,太平軍又損失數百人。李開芳從城內出來接應,也被清軍阻擊。到了黃昏,太平軍撤回阜城,等待援軍。
此時,僧格林沁所帶領的騎兵也趕到,決定與勝保軍再行進攻。僧格林沁親自帶領騎兵繞至縣城以南,分兵包圍西南的高家莊、宋家村的太平軍。沒到一個小時,就被攻破。
離城南二裏的後康村裏有六百多名太平軍。僧格林沁派西淩阿、達洪阿、經文岱率步兵進攻。因有僧格林沁親自在戰場督戰,將士們更英勇戰鬥,向太平軍再次發動了攻勢,被革職留營的總兵經文岱率軍攻進了樹柵。巡捕營千總何建鱉率部趕上來拆毀木壘,官兵沖人村莊。在阜城的戰鬥中,太平軍共損失兩三千人。
僧格林沁圍困阜城以後,用大炮轟擊,以騎兵炫耀軍威,可是太平軍堅守不出城,戰局又陷入僵持狀態。
咸豐皇帝所說,僧格林沁和勝保“平日辦事,性情各有所偏” , “各挾己見,兩不相下”,他們對處理失職總兵經文岱存在著不同意見。如,太平軍從靜海、獨流突圍,負責獨流鎮防守的經文岱也是被勝保參劫的諸將領之一。自從勝保移師保定、防堵北上太平軍起,經文岱就在勝保靡下衝鋒陷陣,可是稍微有過失,就被他嚴究。當時,僧格林沁心有不忍,合併啟奏皇上時,僧格林沁與勝保爭論很大。結果,各取中庸,將經文岱撤罷兵權,聽候發落。可是勝保還不甘休,把此事告到咸豐皇帝那裏。
經文岱受到處分後,僧格林沁將他放到自己的軍營效命,委以重用。皇上曾垂詢此事,僧格林沁專呈奏為經文岱辯解:“該總兵等雖因限於地勢,又因兵力較單,未能遏賊西簾,究屬防堵不力” , “現當軍務吃緊之際,該員等未便任其置身事外,當留營差遣,責令奮勉自效。奴才等仍隨時查看,倘不知愧奮,即據實參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61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10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10
奮勉,著僧格林沁等嚴參懲辦”。
03月07日黃昏,趁著濃霧,太平軍從小李文村向東南沖出,被清軍發現。清軍馬上組織截擊。太平軍不明方向,步軍及騾馬陷人泥沼,轉眼瞬間倒下一大片。但林、李、吉等幾名將領急命全軍收攏陣腳,沿河南下,向南殺去。駐紮在鄰村的都統善祿接到報告,迅速帶兵奔赴念祖橋截擊。太平軍被清軍橫腰攔住,激戰中,在念祖橋一帶損失七八百兵將,傷亡慘重,但大部分人馬從大李文村突圍出去。
大李文村的清軍守將是充州鎮總兵德坤、遊擊格洪額。兩人的兵馬,都是剛從山東駐地調來的,暫由鑲黃旗都統善祿統領。這些兵士打起仗來不肯賣力,加之部隊缺乏軍訓,紀律鬆弛,尤其到了陌生地方更難適應。當太平軍奔河堤南逃,善祿督兵攔截的同時,傳令德坤、格洪額出兵截殺。此時,德坤等人正在帳中飲酒、打麻將,見善祿前來調遣,他們十分不滿。早些時候,太平軍從獨流逃往束城時,因德坤延誤戰機,被善祿奏參,摘取了頂戴。德坤當然懷恨在心。所以,他只是派了差使回復說:擔心小李文村有太平軍伏擊,等天亮後出兵。
太平軍哪能待到天明,他們紛紛沖出關卡而逃走。善祿又傳知德坤、格洪額飛速帶兵追擊。他們趕到時,太平軍早已不見蹤影了。
僧格林沁知道後,大怒,要用皇上頒發的呐庫尼素光刀將兩人斬首,被勝保勸住。德坤、格洪額兩人受到驚嚇,趕緊帶領隊伍截殺太平軍去了。
僧格林沁乘夜帶騎兵分路追擊太平軍的同時,命令步兵隨後前進,沿子牙河堤搜索村莊。將躲藏的太平軍又殺死了二百多人。
方圓數十裏內各處橋樑早已被清軍拆斷,太平軍無法過河。到邊馬橋時,太平軍組織鄉民用木板搭橋渡河,當清軍追來時,太平軍已過河,並把橋毀壞後往獻縣去了。
林鳳祥等已經蘭次向天京送信,要求支援。可是,信兩次都被清軍截獲。洪秀全得知北上太平軍近況後,02月間派出了以曾立昌為首的援軍。此時,太平軍經皖北、豫東,撚軍、清軍潰勇和蘇北魯南饑民、失業民夫大量參加,已增至三四萬人。林鳳祥等在阜城一帶等待援軍時,太平軍援軍進人山東境內。
咸豐皇帝得到此消息之後非常害怕,他先後兩次命令僧格林沁、勝保派精兵及得力大員往河南歸德府及徐州協剿。
僧王軍扭轉形勢太平軍銳氣大減
僧格林沁向咸豐皇帝報告了他的下一步計畫,僧格林沁說:“該逆竄人獻縣、奴才僧格林沁、奴才勝保先後趕到,督率官兵乘其喘息未定,極力攻擊,該賊不敢踞城又向南門奔竄,計複斃賊數百名。時已昏黑,因兵馬連夜奔走百餘裏,暫令少休。奴才僧格林沁先督馬隊追擊,奴才勝保一面尾督馬隊繼進,一面催督步隊接應,總期窮賊所向盡力珍除,容待剿辦何如,續行奏報。”
僧格林沁圍住富莊騷,並沒有發起進攻。因太平軍槍炮火力猛烈,而匆忙上陣的蒙古騎兵並沒有大量槍炮,所以僧格林沁為了保存實力,並沒有採取強攻。可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59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9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9
間,過子牙河再往東,就是滄州的地界。
僧格林沁、勝保軍到束城後,把軍營駐紮在離束城僅三裏的遵祖莊。
僧格林沁、勝保、德勒克色楞、西淩阿、善祿等聯名具折,把到束城以後軍事部署、戰事以及下一步戰術,向咸豐皇帝奏報。
太平軍佔據的村莊,都在束城周圍,只有排回村在西邊凸出,與束城中間隔一村,約有六裏遠。所以,清軍一旦收復排回村,西面各營都可迫近,形成包圍之勢。僧格林沁這一戰術,打開了僵持的戰局。
僧格林沁在奏摺中多次提出的大炮,在02月底運到三尊,將進攻的計畫又往前提了幾天。第二天開始,就向束城炮轟起來。僧格林沁想督兵先攻束城,因為太平軍堅守不出城,他就命令西淩阿原地駐守,自己親自帶騎兵折回,會同勝保一起進攻排回村。僧格林沁統領的健銳、火器、技勇、巡捕各營及古北口官兵、天津兵勇部署在排回村西南,由達洪阿率領發起進攻。勝保的天津、固原官兵及四川、河南、山東兵士攻其東北。兩軍將到村邊時,太平軍密放槍炮,清軍被擊中陣亡數十人。僧格林沁命令不准撤退,命達洪阿率隊再次進攻,終於打開一個缺口。太平軍從東西村口出來,與清軍短兵相接,雙方死傷了一百多人。
清軍正要趁勢攻人,太平軍馬步兵千人從近處的舒城、陳官兩村中沖出,抄裹清軍後路。僧格林沁命大炮轟擊,又派副都統培成督帶騎兵直攻,將太平軍騎兵壓下去,迫使太平軍退回。
02月的最後一天,太平軍組織了三次突圍行動,都受到清軍的堵截,未能成功,戰死者達四百多人,清軍陣亡受傷者只有三十多人。
到了夜間,太平軍再次撲向清軍。僧格林沁意識到太平軍要撲營而逃走,便命令騎兵、步營、兵勇圍定各村路口,開槍放炮,進行阻截。太平軍在清軍的火力下,撤回 。
經過幾次交鋒,僧格林沁早已看出了太平軍糧草將盡,戰鬥力大大削弱,命令各路官兵白天進攻,夜間防逃,並下令各營抓緊徵集民工,築長壕,將太平軍困死。
僧格林沁與勝保合軍以後,有關軍務的上疏奏摺,兩人聯名合奏。勝保是翻譯進士出身,能文能武,所以兩人聯名的軍情奏摺由勝保起草,僧格林沁閱後加蓋參贊大臣紫花大印。
僧格林沁哪里知道,這次奏報中,還有勝保的另一份單獨奏章,是參劫僧格林沁軍營中事故的。內容之一是追擊靜海、獨流太平軍時,作為僧格林沁後援的總兵經文岱及侍衛蘊秀“防堵不力,未能遏賊西竄”;之二是歸僧格林沁統帶、在杜九村被太平軍襲營的副都統雙成,在太平軍乘夜出擾時,不加意防範,致令被“抄人營盤,焚毀帳房,傷損馬匹,雖將賊擊退,疏忽之咎,實有難辭”,建議將雙成“即行摘去頂戴,以觀後效,其所失馬匹,仍責令照數賠補”。勝保揭發僧格林沁屬下的目的不言而喻。
咸豐皇帝感到,勝保本性難移,實在不堪信任。但此時懲治勝保又恐於戰局不利。皇上只好諭令經文岱及侍衛蘊秀交部議處,而“雙成著即行摘去頂戴,如再不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57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8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8
上行動十分迅速。把幾架冰車相連,如同城垣,能守能攻。面對數倍於自己的清軍,幾百名太平軍推著冰戰車,把清軍搞得一片混亂,頓時失去優勢。勝保趕忙下令收兵。
靜海、獨流彈丸之地,久攻不下,咸豐帝非常不滿,認為戰況到如此地步,全是勝保不善籌畫,傲慢無能所致。皇上讓勝保暫不進攻獨流,而先攻靜海,以分太平軍之勢;然後,又命僧格林沁由王慶沱移營前進,與勝保相互接應;皇上下了一道死命令,限勝保十日內殲滅獨流、靜海的太平軍。皇上特別囑咐僧格林沁凡事多自決斷,莫受所帶司員左右。
咸豐帝嚴令在此,勝保豈敢延誤。12月23日,勝保帶一百多名清軍,到獨流西北的子牙河查看地形。此消啟被獨流太平軍得知後,太平軍分路出鎮,圍堵勝保一行。勝保急忙下令達洪阿部、德勒克色楞部及天津知縣謝子澄部出營迎戰。一時間,清軍集合起共約三萬兵馬,與太平軍決戰。
這一仗,雙方傷亡慘重,到了黃昏,太平軍佯裝撤退,勝保立功心切,命令達洪阿部衝鋒。達洪阿出身於察哈爾蒙古八旗,是僧格林沁的嫡系,身經百戰的達洪阿對勝保資淺而貪功看不慣,達洪阿早已看出這個圈套,於是勒兵不前。
激怒的勝保轉而命令清軍副都統伶監率部追擊。終鑒督隊繞過太平軍前鋒,去堵太平軍的退路。他親自下馬去提木城外面的吊板,不料滑倒在冰上,被太平軍刺死。
勝保不甘失敗,又令謝子澄上前營救。謝子澄帶兵剛沖到木城前,馬陷泥中,謝子澄被刺中七槍而死,全軍覆沒。這次戰爭是太平軍到靜海以來最大的勝利,咸豐皇帝十日之內將太平軍消滅的計畫成了泡影。
咸豐皇帝又下了一道新諭令,以獨流、靜海久攻不下,命後路僧格林沁由王慶沱率軍南下,與勝保合為一軍,迅速攻擊。
清軍與太平軍在靜海、獨流已交戰三個多月,雙方勝負難解。勝保改變了戰術,採取了圍困法。然而,咸豐皇帝並不欣賞勝保的這種戰術。咸豐帝命令勝保迅速與太平軍決戰,甚至皇上把話說到家了:“若執意玩視,必以汝身家性命相抵。”
其實,勝保何嘗不想將太平軍斬盡殺絕。從10月初在深州與太平軍首次接火到現在,他已發動了二十多次攻勢。
到了咸豐4年戊辰(1854年01月01日),靜海、獨流的太平軍糧食已盡,冒死突圍。大年29、30兩日,太平軍分成數支小股隊伍,終於由西南方向殺出城去,佔領了大城縣屬的孫家莊、梁頭村、東河頭等村莊,在此等候獨流太平軍會合。
獨流太平軍齊集南運河大堤上,潛出木城,然後一路向西進發,到王口鎮附近,發現有僧格林沁的蒙古騎兵駐紮,於是改沿黑龍港河向南突圍,奔大城縣境而去。僧格林沁軍把住此鎮,已經堵死了太平軍向西的出路。僧格林沁眼見太平軍折向西南,率領騎兵三千人跟蹤追擊。在他看來,有蒙古騎兵出擊,剿滅太平軍已在眼前。
02月07日,太平軍陸續在束城鎮及附近村莊齊聚。束城在冀中運河與子牙河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54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7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7
後,派來固安一帶偵察清軍佈防情況的。
僧格林沁移營到永安鎮後,又抓到過一些太平軍潛伏京城的探子。其中一個叫王大的供出,他受太平軍大司馬陳初派遣,到前門外租房,供太平軍來人居住。尤其叫楊長兒的口供出,使僧格林沁嚇了一跳。探子說,他要到京郊通州與同夥相會的,這說明已經有不少太平軍潛人京郊了,離京師只差一步了。他還供出幾天內將有五百多人陸續到達。
僧格林沁把這些探子統統送往京城巡防處。
太平軍北伐將領林鳳祥、李開芳、吉文元都是金田起義以來屢建功勳的虎將。尤其是林鳳祥、李開芳,自西王蕭朝貴犧牲之後,太平軍攻克武昌、南京,佔領揚州,全靠他們二人。當時在太平天國高層中,東王楊秀清掌令,李開芳、林鳳祥、羅大綱掌兵,可以看出他們地位顯赫。在李開芳、林鳳祥的率領下太平軍挺進中原,勢如破竹,豫、晉之地清軍不堪一擊,已經打到京城門口。
勝保將大營移向獨流鎮東面的良王莊後,就命令西淩阿、善祿、慶棋等向靜海靠近,對縣城內的太平軍實行圍困。西淩阿等將領勉強從命,拖了幾天才緩緩地圍了過來。他們各自為了避免損失自己的實力,對太平軍圍而不打。勝保的軍隊與獨流鎮太平軍對峙,兵力軍糧都不足,無法圍攻太平軍。
11月初的一天,勝保督促剛到的都統達洪阿、奕紀等向獨流進攻,用大炮向太平軍轟擊,同時命令伶鑒用神威銅炮參戰,經文岱、松玉帶炮船接應,自己也親自帶兵向獨流鎮發起猛攻。但是太平軍木城非常堅固,把守十分嚴密,加上李開芳率眾頑強抵抗,清軍無法攻下木城。
皇上多次詢問戰況,勝保無奈,就命令西淩阿、善祿等進攻靜海,但這兩人都沒賣力,只作表面文章,而林鳳祥軍一出擊,他們的軍隊就撤退。這樣幾次被太平軍擊退。勝保又從天津海口調來五千斤、八千斤和五百斤大炮數十門,向太平軍猛烈轟擊。戰爭一直打到黃昏,李開芳面部受傷,雙方才息鼓停戰。
雖然戰爭打得轟轟烈烈,但是不見清軍勝利,咸豐皇帝終於悟到,數萬人馬竟連一個小鎮都拿不下,更何況要是......皇上不敢想了。皇上感到統軍將領們互不團結,戰場上既無權威,又缺乏統一指揮。皇上就命僧格林沁移營王慶佗,逼近楊柳青,儘快要解決此問題。
太平軍佔據靜海、獨流,清軍久攻不下,咸豐皇帝不得不考慮動用僧格林沁的軍隊。並於11月18日諭令勝保。由於勝保對僧格林沁有看法,不想讓僧格林沁獲取戰功,勝保向咸豐皇帝啟奏說,靜海、獨流這邊,暫不需要僧格林沁助戰。
咸豐皇帝只好又諭,暫時取消僧格林沁與勝保一起合剿太平軍的打算。對僧格林沁,皇上也好言相慰,讓他少安毋躁。
人冬以後,困在木城內的太平軍沒有冬裝,缺乏糧食、彈藥。勝保感時機已到,於是率一千多兵再次猛攻木城。勝保沒有想到,李開芳率大隊出擊,他們使用一種奇特的“冰車”出擊。這種“冰車”是一種冰上活動堡壘,每架高、寬各五尺,上有兩個炮眼,下有四隻圓鐵小輪,左右用鐵環鉤住,一人推行,眾人相擁,冰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52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6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6
引見排單,各部院官員人心惶惶,感到太平軍快要到了。人們只好把一切希望寄託在新成立的京城巡防處及總理京城巡防事宜的惠親王綿愉和統兵大臣僧格林沁身上。
惠親王綿愉是嘉慶皇帝的第五子,于嘉慶25年封惠郡王,道光9年晉親王,在宗室王公中是資格最老的親王。
然而,京城防務和兵力並不讓人樂觀,雖然列人旗營兵冊的兵馬十一萬之多,其中能出兵守城、守護庭院、巡查街道及聽調遊兵不過六萬,而以養贍錢糧為食的老幼病者,竟達四萬之多。這些兵馬不僅沒有什麼軍事訓練、武器破爛不堪,真正有實戰能力的兵力不過百分之2、30。僧格林沁巡視城防官兵時,他看到這些只吃皇糧的旗營兵,感到靠這樣的軍隊怎麼能打勝仗呢?不敗才怪呢。僧格林沁還是相信自己的蒙古騎兵,心想,只要太平軍再靠近京城,皇上會派他出征的。
咸豐皇帝左看右看,該用的人也都用了,再沒有什麼信任的將士了,退縮的退縮,受傷的受傷,處分的處分,還有誰能擔負起這一重任呢?咸豐皇帝在軍機處奏報委派出征的大臣名單上,最後把僧格林沁的名字圈上。
1853年10月n日,皇上命惠親王綿愉為奉命大將軍;御前大臣僧格林沁為參贊大臣,統領健銳營、外火器營、兩翼前鋒營、八旗護軍營、巡捕五營及察哈爾各營兵出京,會同欽差大臣勝保剿辦北上太平軍。其實,此次任惠親王綿愉為奉命大將軍,議處軍務要務,只是憑他的名望,給他掛個虛職,坐鎮京城,而真正率兵出征打仗的是僧格林沁了。
皇上賜給僧格林沁呐庫尼素光刀。呐庫尼素光刀是努爾哈赤所佩寶刀,代代相傳,此刀成為歷代皇帝承大一統的象徵物。僧格林沁佩帶呐庫尼素光刀意味著受命於朝廷,權力和威望之大不言而喻。
太平天國軍北伐僧格林沁受皇命
此時,太平軍已經聚集了四萬之眾,其中騎兵二萬一千多人。林鳳祥等剛率軍坐鎮縣城時,勝保就率清軍跟蹤而來。
勝保姓蘇完瓜爾佳氏,滿洲鑲白旗人,是道光20年舉人。咸豐繼位後,他成為光祿寺卿、內閣大學士。
過一天,善祿、西淩阿也率騎兵趕到。當時,靜海城東的獨流減河暴漲,行軍很難。清軍只好停止前進,在縣城外安營紮寨。太平軍想趁清軍還未立足之際,攻擊清軍,但是清軍勢大,進攻未能成功。
10月的最後一天,李開芳的前鋒部隊攻到了距天津城十裏地的稍直口,與城外清軍接上了火。太平軍試圖乘船過岸,受到河岸葦叢中埋伏的當地雁戶的襲擊,太平軍號稱“開山王”的先鋒將領顏三禿子陣亡,戰士死傷五百多人。這次戰鬥中,太平軍受挫。但太平軍並沒有退縮,突擊勝保軍,勝保手下的兩名副都統維祿、明慶均受了輕傷,太平軍又占了上風。
在固安縣紮營時,僧格林沁的兵抓到了一些太平軍的探子,僧格林沁親自審問了一個名叫王二格的太平軍探子。得知王二格一行15人,是北上太平軍攻到天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50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5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5
誠第一個向皇上察報說:“由於賊勢日大,各地紛紛告急,如果不迅速派員督剿,天長日久必成大患。”另一名大學士、直隸總督呐爾經額說:“此次北上的首領是天官副承相林鳳祥、地官正垂相李開芳與春官副垂相吉文元。03月初攻破南京儀鳳門城牆,督軍人城,斬殺了前任兩江總督陸建浪、江南提督福珠洪阿等人的正是這兒名逆賊頭目。因此,太平軍此番北上,非同一般。”
皇上聽了訪爾經額的話,真有點不寒而慄,皇上正在思考的時候,御前大臣僧格林沁向皇上請戰。
咸豐皇帝感到國難當頭,朝廷慌亂的時候,還有像僧格林沁這樣的大臣站出來與朝廷分憂,感到十分欣慰,而且,咸豐皇帝也十分瞭解僧格林沁性格剛毅,忠貞不貳的秉性,所以,在剿滅太平軍,穩定局勢方面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將領。
清軍已經抵擋不住太平軍的進攻態勢,連連失守。太平軍進入河南以來,更兇猛,林鳳祥、李開芳一路向西進軍,拿下陳留、中牟兩縣之後,又佔領了鄭州。攻下鄭州之後,北京只不過是七八百里,渡過黃河天險,北京就岌岌可危了。
咸豐皇帝對負責統領江南、江北清軍的琦善和向榮嚴厲指責,並在軍機大臣的建議下,又重新調整軍事部署,命陝甘總督舒興阿、巡撫哈芬調兵三千迅速到達直隸。
從以下情況可以看出咸豐皇帝和朝廷的緊張和混亂。軍機大臣向皇上進言,請皇上開恩,將讀職獲罪的幾名朝廷大員從輕發落,送往前線立功贖罪。皇上又恩准,命令將已經欽定斬監候的前欽差大臣賽興阿發往直隸,交呐爾經額差遣委用;又將秋後斬首的前欽差大臣徐廣絡發往河南,交巡撫陸應谷差遣委用;又將發往新疆充當苦差的已經革職的總督楊殿邦、前鹽運使但明倫,暫留在清江浦協同南河楊以增辦防剿,以觀後效。
咸豐皇帝又諭旨,詔令蒙古察哈爾都統華山泰將駐紮在張家口的騎兵4(又心人調往北京,哲裏木盟、卓索圖盟、昭烏達盟各派1000人趕赴熱河木蘭圍場聽候調遣。特命僧格林沁、步軍統領左副都禦史花紗納、右翼總兵達洪阿、軍機大臣內閣學士穆萌專辦北京防務,確保京城的安全。
連日來,山西方面不斷傳來消息,太平軍攻下山西垣曲縣,殺河東道張錫蕃、知縣晏宗望,攻人絳縣,殺知縣潘名魁,攻人曲沃縣,殺知縣丁瑛,攻人陽府,又殺平陽、臨汾知縣。太平軍以勢不可擋之勢在山西連連得手。
咸豐皇帝龍顏大怒,痛斥訪爾經額等人無能,罪該萬死,立即交部議處。最後,呐爾經額被被去黃馬褂、拔去花翎,革職留任,恩華亦革職留職,托明阿降五級留任,勝保降二級留任。
太平軍攻佔直隸省後,又連克任縣、隆平縣、柏鄉縣,取下趙州、奕城、晉州、深州。太平軍只用了七天,就推進到冀北平原,直取保定,如果保定保不住,那麼北京就落人太平軍的手裏了。
兵臨城下,京城一片混亂,店鋪停業,盜匪氾濫,有些官員、富商攜家逃跑,逃出的不少於萬戶,甚至傳言皇上也逃跑了。皇宮內也開始動盪,吏部撤下每日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47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4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4
兵士死傷四百餘人。
自英法聯軍侵人渤海灣後,譚廷襄就調集清兵8、900千人,分紮新城、新河等地。並向咸豐皇帝多次奏報大清軍軍威尚壯,足以抵禦外釁。結果,出皇帝意外,清軍潰不成軍,令朝野震驚。
咸豐皇帝大怒,一邊把守衛炮臺的提督總兵副將革職,一邊命頭等待衛托明阿馳赴天津,屯楊村,督前路,僧格林沁親王酌帶京營兵士1500百名赴通州一帶防堵,並調集綏遠城、熱河精兵各1000名,密雲兵五百名馳往通州駐紮,聽候僧格林沁親王調遣。
之前,清廷主和派與英國代表簽署《天津條約》。僧格林沁得知後,向咸豐帝奏請,堅決要求撤回談判代表,主張調用全國之兵員,傾全國之糧食,整頓軍隊,把外國侵略者趕出去。但因主和派占上風,他的意見未被採納。
那麼,咸豐皇帝為什麼把此重任交給了僧格林沁親王呢?這得從清軍與太平軍作戰說起。
太平軍兵臨京城僧格林沁佩寶刀
咸豐3年03月28日和29日,洪秀全、楊秀清攻人南京城,宣佈太平天國定都南京,改稱天京。這就是說太平天國與大清平分秋色,分庭抗禮。
太平軍把剛剛基位才兩年的咸豐皇帝嚇壞了。在繼位的兩年裏,洪秀全的太平軍圍長沙,占武昌,攻入南京城,使大清政權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咸豐皇帝雖然派出了大臣督辦剿匪,但那些大臣個個都無所作為,他們雖然拿著朝廷的優厚的傣祿,備受皇上恩寵,但打起仗來不是怕死,就是考慮全家性命,見敵畏縮不前,延誤了戰機,使清軍陷於狼狽不堪的地步。正如憂憤嘔血而死的江南布政史祁宿藻所說:“官不盡力,兵不用命,富者吝財,貧者吝力。城雖大,不可保也。”他在臨死時感慨萬分,這大清哪還有人挺身而出,為社翟江山獻身呢!
咸豐皇帝怒髮衝冠,對那些怠忽職守的大臣撤的撤,發配的發配,尤其對武昌失守的官員處分更重,將湖廣總督程橘采流放到新疆充當苦差,將湖北巡撫龔裕也遣發到新疆。將臨陣逃跑的湖北提督博勒恭武立即斬首。還有一些官員被革職或處斬。
該革職處斬的都執行完畢之後,咸豐皇帝又命主持江南、江北大營的兩欽差大臣向榮和琦善加緊督戰嚴行軍法。
咸豐皇帝以為效果一定不錯,可是,沒過多少時間,軍機處向皇上奏報,太平軍一方面與清軍江南江北大營大戰,另一方面分兵北上。
05月13日,太平軍國春副承相吉文元率軍與天官副承相林鳳祥、地官正承相李開芳軍會師,全軍20000多人,向淮河下游臨淮關進軍。
咸豐皇帝命統領江南大營的欽差大臣琦善,在直隸提督陳金緩、幫辦欽差大臣勝保兩個中間派出一人前往滁州,切斷太平軍的後路。
皇帝下達諭旨之後,還召集了王公大臣聽政。老臣、文淵閣大學士、兵部尚書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46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3
推薦0


哈潔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愛國名將僧格林沁3
12月12日,英、法公使額爾金和葛羅向葉名深發出最後通碟。與此同時,英法艦隊駛人珠江口,巧日,兵臨廣州城下。28日晨,在艦炮掩護下,陸戰隊5700人分三路向城南、東南、西南進攻。1.3萬清軍,除東門外及東固炮臺守軍曾英勇擊敵外,余均稍戰即潰。次日,聯軍攻人城內,30日,廣東巡撫柏貴和廣州將軍穆克德呐豎白旗投降。次年01月05日,葉名深被俘,後囚死於印度加爾各答。
1857年08月,英、法結成聯軍,在美、俄慫恿下,于11月攻佔廣州後繼續北犯,企圖脅迫清廷簽訂新約。1858年03月,英、法艦船共20餘艘抵大沽口外。
1958年05月,英、法、美、俄四國軍艦自上海向天津進發。他們到達白河口後,向咸豐皇帝轉達了允許外國人通商、在中國內地遊歷等要求。其實英法聯軍的目的非常明確,他們用軍艦和大炮讓清廷打開門戶。如果不答應就攻打中國。之後咸豐皇帝詔令戶部侍郎祟綸、內閣學十烏爾棍泰奔赴天津,會同直督譚廷襄,照會各國使臣,約期開議。
高傲的英、法兩使,以朝廷所派欽差均非中國首相為由,拒絕和議。只有俄、美兩國使者算是見了中國代表,但談了些空話,沒有什麼實際內容。
譚廷襄將美使國書遞給皇上時,咸豐皇帝閱覽後,批示如下:“該夷所遞國書,以修好問安為詞,欲派其國全權大臣駐紮京師,與俄夷之意相同,礙難允准。”咸豐皇帝還對美國國書所用行文稱謂大加嘲諷:“閱所進國書內,該國王競自稱聯,實屬夜郎自大,不覺可笑。”
咸豐皇帝還察看大沽海防圖,仔細瞭解一下海防的情況。
大沽位於海河出海口,河道寬約五百米,水深約五米。溯河l駛約120裏,就能到達天津。大沽地區自明代開始設防,防範物件只是海盜,所以兵備鬆弛,沒有什麼重要防務。直到鴉片戰爭,英軍艦駛抵渤海灣,朝廷才注重大沽口的戰略地位,開始整理年久失修的炮臺,新鑄和撥調火炮,並增添營兵,防禦工事和兵力逐漸加強。但是咸豐帝哪里知道,要應付英法聯軍的堅船利炮,這點工事談何容易。
咸豐皇帝只看大沽海防圖,他並不真正瞭解大沽口的設防水準,皇帝只取笑洋人,並不瞭解大清軍的實力有多大。大敵如臨,戰爭陰影籠罩在大沽上空的時候,直督譚廷襄不識其狡詐兇猛,反而巴結洋人,甚至駕著小船,引導洋人出人海河出海口一帶。無意之中竟然成了洋人的引路人。洋人看到如此脆弱的防務,更加大了用武力征服的決心。
英法聯軍瞭解到大沽如此簡單脆弱的防務,05月20日上午八時,向譚廷襄等發出最後通碟,限兩小時內交出大沽炮臺。十時,聯軍炮船駛人海河口,向炮臺發起攻擊,俄美兩國船艦也人河為英法助威。
清軍官兵當即還擊,但寡不敵眾,準備不足,只戰兩小時,北炮臺先行失守,過後,後路炮臺守將逃跑,亦被攻陷。戰鬥中,英軍死傷近百名,舶板四隻被擊沉,炮艇一艘受創。清軍損失慘重,遊擊、都司、千總、經制外委、外委各一名陣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282340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