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后妃夢想樂園
市長:哈潔兒  副市長: 楠楠ababc61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后妃夢想樂園】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世祖諸子諸女.....等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載不動許多愁
 瀏覽1,902|回應13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http://qingshi.ttsite.com/read.php?tid-714499.html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5467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載不動許多愁13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13
儘管被團團包圍,儘管負傷累累,孫延齡依舊接連擊斃數人。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用自己的一腔熱血洗掉從逆的罪名;他用敵人的血液渲染出一幅輝煌的畫卷;他憑自己的勇氣與無畏走出妻子的陰影,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6年囚禁 聽到城外突起的殺聲,早已全副武裝的孔四貞立即打馬沖出城門,以期救出夫君;吳軍如潮水般湧進了桂林。他們團團圍住了孔四貞,卻又始終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以避免交戰,逼著她一步步走向昆明。倒不是吳三桂對這個20多年沒見面的義女動了惻隱之心,而是要像孝莊皇太后那樣通過孔四貞來控制定南王部將。
孔四貞在被軟禁中度過了6年,她的一生經歷了太多的生離死別,為了超度父母、公公、丈夫的亡魂,為了保佑惟一的兒子躲過桂林失守後的屠戮,她已經吃齋念佛。既然身不由己,也就只能把囚所當庵堂,來個帶發修行了。
在囚禁中孔四貞得到的第一個噩耗是惟一的兒子被吳軍殺害,喪夫之後又失去兒子,她又變得孑然一身。20多年前她經受過這樣的厄運,但那時她才11歲,她還有時間、有能力去改變命運。婚後她同丈夫也度過5年美好的時光,但“一品夫人”的諭旨卻在夫妻之間造成了10年的隔膜,一直到孫延齡血戰而亡的時候才徹底消除。夫妻隔膜的消除,竟然以生命為代價,這代價也實在太昂貴了。
孔四貞陷入久久的反省中,孫延齡固然有走捷徑之意,可戴良臣、王永年都是因為向自己獻媚才得到重用的,因此也就把孫延齡逼上了虎背。雖然孫延齡最終從虎背上跳了下來,但他不僅仍然背著從逆的罪名,還搭上寶貴的生命。如今她只能用心靈上的懺悔,來求得丈夫亡靈的寬恕。
她得到的第二個噩耗則是已經被任命為廣西巡撫的傅弘烈被馬雄之子馬承蔭殺害了。從康熙七年揭露吳三桂“必有異志”到康熙19年為國捐軀,傅弘烈所經歷的磨難、所付出的犧牲、所遭遇的苦戰,只有孔四貞這個身臨其境的人才看得真真切切。自從走出紫禁城,她第一次見到一個如此百折不撓、為國舍家、臨危不亂、足智多謀、渾身是膽的人;一個心懷天下、不顧個人安危、並最終把一腔熱血抛灑在封疆土地上的人;一個令她心靈受到強烈震撼、並不斷淨化自己的心靈的人。傅弘烈那氣貫長虹的浩然正氣,對身在逆境的孔四貞來說是永遠的激勵與鞭策。
康熙21年,在三藩戰亂結束後,孔四貞才回到闊別16年的北京,她交出一直隸屬父親的軍隊。在孤寂中,她為所有死於戰亂的無辜者誦經,為她的雙親、公公、丈夫、兒子、在廣西共赴國難、闔門遇害的傅弘烈及其親人以及死於非命的吳應熊父子,也為因時空所阻從未謀面的孫元化、瞿式耜、張同敝......
歷史已經揭開新的一頁,伴隨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封建王朝的鞏固,人們早就把淡出政壇多年的苦命女人--孔四貞給遺忘了,而北京西郊的一抔黃土就成為她的最終歸宿。“公主墳”作為地名的出現,也向後人表明:滾滾向前的歷史長河是不會把真正有價值的一頁給徹底沖走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73
載不動許多愁12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12
齡,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走投無路的孫延齡終於倒向了吳三桂,被封為臨江王。實際上孫延齡對吳三桂始終稱婿不稱臣,對徵調出兵也是能拖就拖......他只想在局勢動盪、朝廷鞭長莫及的情況下,保住自己的地盤與實力。
孔四貞在得知孫延齡從逆後,憤怒不已。想不到為國捐軀的孫龍竟然生了一個如此不肖的逆子,想不到以慧眼識人自許的父親竟然給女兒挑了一個禁不起風浪、犯下滅門之罪的夫婿,悔不當初遁入空門......
想到把自己視若己出的孝莊皇太后,孔四貞就愈發感到內疚,她沒能看好定藩的軍隊,她沒能管住孫延齡。可這能全怪孔四貞嗎?要不是那份追發的“一品夫人”的命令,孫延齡能公開攬權嗎?能鬧到王永年等人被殺嗎?能落到騎虎難下嗎?
孔四貞力挽狂瀾 在孫延齡叛應吳三桂後,孔四貞就開始聯絡父親的部將,以期反戈。在孔四貞最困難的時候,一個真心實意幫助她擺脫逆境的人出現了,此人就是因疏言吳三桂“必有異志”而被發配到廣西梧州的原甘肅慶陽知府傅弘烈。傅弘烈並不是那種只會發議論的書呆子,他一到廣西就設法接近孫延齡,見微知著的傅弘烈早就意識到吳三桂舉兵只是個時間早晚的問題。既然身在廣西,就要爭取孫延齡的信任,一旦事態有變,也好見機而行。當吳三桂發動叛亂後,他立即拉起一支幾千人的隊伍投入同叛軍的戰鬥,並同坐鎮江西的安親王岳樂取得聯繫,商討對敵方略。但傅弘烈也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吳三桂指使已經歸降的馬雄殺了傅弘烈在柳州的所有親屬百余人。
經過孔四貞、傅弘烈的規勸,孫延齡已經心生悔意,但康熙14年正是叛軍氣勢最盛的時候,讓已經上了賊船的孫延齡立即下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總算接受了儘量避免同清軍交戰的建議。為了逼孫延齡儘快反正,孔氏舊部發動兵變,殺了孫延齡的兄長孫延基,勒令孫延齡交出兵權,聽從孔四貞的指揮,時為康熙14年09月。
孔四貞已經充分意識到時局的艱難,一方面她通過傅弘烈同朝廷取得了聯繫,表明自己自離開北京無時無刻不以太后的隆恩為念,作為孔有德的女兒,為了朝廷即使肝腦塗地也在所不惜,只求太后網開一面赦免孫延齡。另一方面,她也把寫下的令定南王部下配合朝廷同叛軍作戰的命令交給了傅弘烈。孔四貞已經做了最壞的準備,吳三桂如果得到孫延齡反水的消息決不會饒過他們,一旦身遭不測,就由傅弘烈去指揮這支軍隊,把父親的軍隊交給一個滿門忠烈的人,她一百個放心。
情況確如孔四貞的預料,康熙15年(一說16年)12月,吳三桂從馬雄那裏得悉孫延齡暗通清廷,決定對其進行突然襲擊。他派侄孫吳世琮以進兵廣東為名,兵臨桂林。對於吳軍的突然到達,孫延齡滿腹狐疑,不出城迎接等於不打自招,出城迎接又恐身遭暗算......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讓孫延齡權衡,出城迎接也許還能化險為夷。於是他身藏利刃出了城,而這一走竟成為夫妻永訣。
孫延齡在轅門遭到吳世琮手下人的突然襲擊,他立即取出備好的利刃進行反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72
載不動許多愁11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11
起平坐,就等著扯皮吧,再說那些多年轉戰的老將能聽任孫延齡的擺佈?
命運多舛的孔四貞雖然躲開京城的漩渦,卻陷入一個更大的、時間更長的漩渦。覬覦孔有德遺產的人實在太多了,除了孫延齡及其兄長孫延基外,還有定藩包衣(即奴僕)中的頭面人物戴良臣及其親屬王永年等人。至於老將馬雄更是不把孫延齡放在眼裏,在他看來線國安致仕後也該輪到自己掌管定藩了。面對孫延齡兄弟的拼命攬權,戴良臣、王永年等人的設法弄權,馬雄的居功自傲,已經成為一品夫人的孔四貞就是有三頭六臂也難以應付。而以孫延齡的能力、資歷、威望根本就駕馭不了那些身經百戰的部下,何況還有居心叵測的戴良臣、王永年等人處處掣肘。但缺少自知之明的孫延齡不思謹慎從事,竟然想像尚之信、耿精忠那樣成為名副其實的少東家,甚至效法吳三桂任意安置親信......
在廣西的這幾年孔四貞過得非常累,孫延齡的權欲與他的能力恰恰成反比,不僅遭到屬下的告發,也接連遭到山西道禦史馬大士、廣東道禦史鞠珣的彈劾。其實孫延齡的劣跡比起尚之信、耿精忠根本就不在同一個重量級,但言官也是專揀軟的捏。說到底還是孫延齡是個外姓人,又沒有建立豐功偉績,實在難孚重望。好在朝廷看在孔四貞的面子上,並未懲處這位年青的廣西將軍。
既然康熙已經親政好幾年--輔政時代已經結束,孔四貞也就不打算繼續留在廣西--這塊激烈爭奪定南王遺產的是非之地。她決定急流勇退,以保住父親的一世英名。鑒於掃平南明已有10年、海內一統也已經實現,她就該把定南王屬下的軍隊交給朝廷,由朝廷統一處理。如果父親在世,也到了解甲歸田的時候了。她可以想像得出,孫延齡會堅決反對交出軍權,但定藩的這份家業姓孔,不姓孫
身陷逆境
正當孔四貞策劃如何同朝廷聯繫、如何從廣西撤藩時,盤踞雲貴的吳三桂在昆明反了,毗鄰貴州的廣西局勢也就驟然緊張起來,年逾而立的孔四貞再次陷於兵荒馬亂之中。孔四貞對吳三桂並不陌生,當年孔有德曾同吳三桂給子女定過娃娃親,為獨子孔廷訓聘下吳三桂之女,而子女稀少的平西王也把孔四貞收為義女。桂林的陷落、孔廷訓的被俘及遇害,使得吳、孔兩家最終未能結成兒女親家。
額駙投靠吳三桂 孔四貞最擔心的就是:在動盪的情況下,孫延齡很可能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授人以柄。既缺少心計而報復心又極強的孫延齡,果然乘亂把告發他的都統王永年等人給殺了。實際上孫延齡沒有膽量反,但兩廣總督金光祖以及廣西巡撫馬雄鎮卻把孫延齡的擅殺部下當作叛應吳三桂,並調動駐紮在柳州的馬雄前來進剿,孫延齡陷入百口莫辯的境地。
吳三桂從貴州的安危出發,也竭力拉攏孫延齡。孫延齡的確是左右為難,因為殺了王永年等人已經背上從逆的黑鍋。吳三桂之子吳應熊什麼都沒幹,還被朝廷處死,那可是皇家的親姑爺。他孫延齡這個名義上的額駙,就別白日做夢了。吳三桂的威脅就在身邊,如果真的打起來,他不可能得到兩廣總督金光祖的援助,也不可能得到馬雄的配合,絕對是孤軍苦戰,他哪里是吳三桂的對手!
如果叛應吳三桂,孔四貞那關也不好過。夾在朝廷、吳三桂、孔四貞之間的孫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71
載不動許多愁10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10
求致仕,躊躇滿志的孫延齡便攛掇妻子奏請出鎮廣西,他天真地認為一到廣西就可以憑藉孔有德女婿的“半子”身份,順理成章地接管定南王舊部,擺脫妻子的光環。
孔四貞也有自己的考慮,玄燁即位時才8歲,由四位滿洲大臣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鼇拜輔政。當年孔有德在投奔後金後受到皇太極的重用、被封為王,就遭到滿洲大臣的強烈反對,四位輔政對此更是耿耿於懷。康熙2年12月已經下達的在“定南武壯王祠”前立碑的命令被輔政大臣取消了,就連先皇帝“春秋致祭”的命令也要廢止。秉承輔政大臣旨意的禮部竟然置先皇帝、當今皇帝的諭旨于不顧,最終還是孝莊皇太后的干預才撤回輔政大臣的批示。
更令孔四貞憂慮的是:曾經以西方天算學方法為清王朝制定出中西合璧的曆書、給義母孝莊治好過病、被太后尊稱為義父的欽天監監正--傳教士湯若望竟因所謂西方天算學謬誤、圖謀不軌等莫須有的罪名在康熙3年08月鋃鐺入獄。
對曾經是紫禁城裏座上客的瑪法(滿語爺爺的意思)湯若望,孔四貞並不陌生,老瑪法學識淵博,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只要他一開口,就像打開音樂盒一樣展現出一個多彩的世界。音樂盒的妙趣在旋律,而老瑪法講話的妙趣更在於內容:從用望遠鏡看星星到遠洋航海的見聞,從鐘錶的修理到用鋼琴演奏樂曲,這些稀奇的內容就連滿腹經綸的順治都是聞所未聞的新鮮話題。玄燁之所以能成為康熙帝,也同老瑪法的進諫有直接關係。順治在病危時,為避免幼主臨朝所出現的政治動盪,欲把皇位傳給堂兄,在此關鍵時刻湯若望以玄燁出過天花為由極力勸說順治立此子為皇儲,堪稱是一言而定大計。
經過幾個月的審理,輔政大臣在康熙4年初對病入膏肓的湯若望作出淩遲處死的判決,這份判決在03月初2送抵禦前。孝莊太后怒不可遏,嚴詞斥道:“湯若望向為先帝信任,禮待極隆,爾等俱忘卻,而欲置之死耶!”儘管太皇太后利用北京地區當天發生的強烈地震--上天赫然震怒,駁回淩遲處死的判決,但此案的是非曲直並未得到澄清。鼇拜仍舊按照自己的意志作出判處:奄奄一息的湯若望以戴罪之身被抬出刑部大獄,雖然倖免一死,但在去世前依然多次受到審訊,受牽連的欽天監官員李祖白等五人均被處死。
太后的義父都能含冤入獄、險些喪命,更何況太后的義女!孔四貞一直尋找逃出輔政大臣手心的機會。老將線國安的致仕之疏,的確給了孔四貞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到廣西統帥父親的部將。其實這也正是孝莊皇太后所期望的,一直視孔四貞為己出的太后相信,這份母女之情將永遠激勵著這個沒有血緣的女兒為娘家、為國家竭忠盡力。
一品夫人釀猜忌 孔四貞是帶著和碩公主的儀仗離開京城的,但誰又能料到在行至淮安時,輔政大臣又追發了一道諭旨:冊封孔四貞為一品夫人。對於這道命令孫延齡是喜上眉梢,可孔四貞卻心生怨憤,這究竟是誰在搗鬼,是孫延齡還是輔政大臣?把孔四貞從和碩公主變為一品夫人,對治理廣西軍隊是利還是弊?她雖是女流,但身明大義,父親的部將也買她的賬,現在又把孫延齡抬出來同自己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69
載不動許多愁9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9
是那樣的熟悉,孔四貞不止一次陪順治策馬馳騁在這條古路上。有一次孔四貞陪順治來到昌瑞山腳下,山麓南面是一馬平川,在這塊開闊平地的前面則有天臺山與煙墩山作為屏障,兩山之間的山口就成為進入這塊幽靜地方的一條通道。順治凝視著這塊寧靜的土地,驀然萌生托體於此的念頭,遂一箭射出,以箭落之處為日後魂歸之地。雖說人生百年終有一死,不到20歲的皇帝就考慮到這一步,的確給孔四貞的心裏蒙上了陰影。
漢白玉的巨型石坊、巍然矗立的聖德碑、精雕細刻的石像生、神道碑、隆恩殿都已經展現在孔四貞模糊的淚眼前......女大當嫁
按說當董鄂妃在順治13年入宮後,15歲的孔四貞就可以同孫延齡完婚了。但那時的她還不能擔負起遙控廣西將士的重任,她還需要學習兵書戰策。順治16年12月孔廷訓的葬禮結束後,孔四貞便在北京開府正式擔負起父兄的責任,一切剛剛開始,她需要適應的時間,婚期只能往後推。緊接著就是董鄂氏去世,她當然不能在順治最痛苦的時候離開紫禁城;接下來又是順治病逝,作為太后義女的孔四貞也不可能在太后最傷心的時候出閣。
當順治8歲的兒子玄燁順利即位、當大行皇帝的喪事料理完畢,已經20歲的孔四貞終於走出皇宮同孫延齡完婚,在當時,20歲已經屬於晚婚的年齡。孝莊太后令在西華門外為新婚夫婦建造府邸,沾了妻子光的孫延齡被授以“和碩額駙”的稱號,被賜予世襲侯爵,並成為議政王大臣會議的成員。
額駙孫延齡 孔四貞與孫延齡都在軍營中長大,年齡又相當,堪稱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但桂林失陷以及孔四貞的扶柩北上,使得她同孫延齡一別就是8年。繼續在軍營的孫延齡,與走進皇宮的孔四貞,生活環境懸殊極大。更何況孔四貞同順治還有過那樣一段心心相印、終身難忘的神交,留下了有緣無分、失之交臂的遺憾。
作為一個男人,孫延齡也有自己的魅力,他身材魁梧,面龐端莊,長於擊劍,精通音律,但長期的軍旅生涯使得他沒有時間讀書,而且他也從未感到有讀書的必要。因而當胸無點墨的孫延齡在洞房中出現的時候,孔四貞已經感到彼此之間在文化上的差異,她只能用美中不足來安慰自己,嫁給孫延齡是她惟一的歸宿。
孫延齡對於婚後的生活,內心深處也是矛盾重重。別說孔四貞已經得到公主的名分,即使在軍營時他也得處處讓著孔四貞,孔四貞的父親畢竟是孫延齡父親的頂頭上司。被男尊女卑桎梏的中國男人,儘管從妻子下嫁中撈到不少實惠,還要為生活在妻子的陰影之下而憤憤不平,孫延齡當然也難免其俗。但熱衷於功名利祿的他當然也會意識到,在父親孫龍陣亡後,要想在仕途上走捷徑也只能依靠有公主頭銜的妻子了。就因為是孔四貞的丈夫,他不僅得到世襲侯爵,還成為議政王大臣會議的成員,堪稱青雲直上。至於孔有德的定藩遺產,早晚也要落到孫延齡的手中。為了謀求更多、更大的利益,他必須在妻子面前更殷勤、更恭順。只要獲得妻子的歡心,就能得到太后的好感,丈母娘疼姑爺從來都不摻假。
為避禍端駐廣西康熙5年,指揮定南王部下已經快14年的老將線國安因年老乞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68
載不動許多愁8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8
當了6年階下囚的孔廷訓被李定國處死。該年年底孔廷訓的靈柩被送到北京,儘管孔廷訓並沒有一官半職,但順治對這個18歲少年的葬禮格外重視,特令禮部舉行隆重的祭奠儀式,並把孔廷訓埋葬在他父親定南王的墓地旁邊,以告慰孔有德的在天之靈。
在得知兄長被俘後,孔四貞始終心存一念,盼望著兄長能僥倖逃脫,能繼承父親的遺志,能支撐起孔氏家門。如今她心底的最後一線希望徹底破滅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可指望了,千鈞重擔就都落在她一個孤女的肩上。一夜之間孔四貞突然長大,她請求太后允許自己承擔起在京開府、遙控孔藩將士的重任。對此吳梅村以詩的語言寫道:“錦袍珠絡翠兜鍪(古代作戰時戴的頭盔,筆者注),軍府居然王子侯。自寫赫蹏(漢代流行的一種小幅薄紙)金字表,起居長信閤門頭。”“長信”,即漢代太后居住的長信宮,此處是指孝莊皇太后所居住的慈甯宮,描繪出已經開府遙控廣西駐軍的孔四貞每天都要到太后的居所叩頭問安的情節。
順治17年08月初8董鄂氏辭世,享年22歲。對董鄂氏之死,孔四貞的確有兔死狐悲之感。在等級森嚴的後宮,董鄂氏活得非常累。順治“偶免朝,則諫毋倦勤”,惟恐落下“君王從此不早朝”的指責;當順治在“日講”後和她探討“章句大義”時,“輒喜”;而當順治讓她一同閱奏摺時,則起身謝道“不敢幹政”。至於對太后她更是全力侍奉,“左右趣走”,即使她在順治14年10月初7生子之後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連月子都沒能坐,就要竭盡全力去侍奉生病的太后,而皇后卻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去盡婦道。當她在喪子之後內心痛苦不堪的情況下,依然要強顏歡笑,出現在太后的身邊。
每當看到董鄂氏日見消瘦的身影,孔四貞就不免心生內疚,董鄂氏是在替她孔四貞操勞。雖說她與董鄂氏同皇太后都沒有血緣關係,但義女就是比兒媳好當。一般說母親對女兒總是有不盡的關愛,而對兒媳卻往往是挑剔多於寬容。在順治頓失紅顏知己的情況下,她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要以女性特有的溫柔,去撫慰一顆正在淌血的心。
最後一件令孔四貞傷心的事,就是順治之死。順治在18年01月初3生了天花。從關外來到中原的滿洲人,本來對天花病毒就缺乏免疫力,而成年人出天花往往會危及生命,因而每年的冬季及初春順治都要到南苑去避痘;但順治17年的冬季卻是個例外,順治不僅未去避痘,反而為了董鄂妃的葬禮弄得心力交瘁,疲憊不堪,天花病毒趁虛而入。從正月初四,順治就開始考慮皇位繼承人的擇定問題,初六那天孝莊皇太后已經“傳諭民間:毋炒豆、毋然燈、毋潑水,始知上疾為出痘”。
孔四貞雖然沒出過天花,但她還是同太后一起守在順治的身邊,在她的心目中順治就是嫡親的兄長,如果孔廷訓還活著、如果孔廷訓已經命懸一線,她會躲開嗎?絕對不會!初7子時,順治在養心殿去世,時年24歲。04月17日,奉命來京的和尚行森為順治舉行了火化儀式。
孔四貞在離開紫禁城前所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給順治送葬。通往遵化馬蘭峪的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66
載不動許多愁7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7
順治11年04月初5頒佈了“停止命婦入侍”的懿命,以“嚴上下之體,杜絕嫌疑”,斬斷多情天子同弟媳董鄂氏之間的來往,讓他們把剛剛萌生的戀情冷卻、淡化,在無聲無息中消失。
孔四貞的出現使太后找到了解決難題的希望,只要孔四貞能在順治心中燃起熾熱的激情,董鄂氏就會成為歷史。這的確是件一舉五得的事情:順治在感情上得到滿足,為國盡忠的孔有德夫婦的孤女能有一個理想的歸宿,孔有德部下同皇家的關係會更加密切,小兒子博穆博果爾的家庭、臉面也能保全,更難得的是以孔四貞的身世絕不可能影響到順治皇后的地位。
到了該揭鍋的時候,順治12年04月的一天,太后特意同孔四貞拉起了家常,問起孔四貞是否訂婚,毫無思想準備的孔四貞脫口說道:父親在世時已經把自己許配給部將孫龍之子孫延齡。太后愣了好一會兒才歎了口氣說道:既然不能給我當兒媳,就給我當女兒吧!孔四貞被太后的話驚呆了,等她回過味的時候已經是淚流滿面,哭著向太后解釋道:父親只是口頭上對孫龍說過,孫家還沒把彩禮送過來......
孔四貞與順治實在是有緣無分,儘管男有情、女有意,但孝莊皇太后不能不考慮廣西將士的情緒。在處理婚姻問題上,太后從來都是把情感放在第二位。儘管孫家還沒送彩禮,但這畢竟是孔有德的選擇;至於沒送彩禮,那也是因為孫龍陣亡、桂林陷落而來不及辦。太后太瞭解定南王的部將了,他們跟著孔有德已經有幾十年,只知道惟孔氏之命是聽。太后也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情種”,為了情會鬧得天翻地覆。於是她賜予孔四貞“格格”稱號,收其為義女,令其住在宮中,成為名副其實的公主。既滿足了他們都不願失去對方的意念,又以兄妹的名分限制彼此的關係,從而使得順治永遠是孔四貞的水中月,而孔四貞則永遠是順治的鏡中花;既撫慰了當事人,又通過對孔四貞的恩寵籠絡住孔有德的部下。
對太后來說,最棘手的是失去了讓順治忘掉董鄂氏的人選。順治同董鄂氏的戀情竟又悄悄複燃,而且最終傳到襄親王博穆博果爾的耳中。順治在得知董鄂氏因此受到丈夫的“斥責”後,竟打了弟弟一個“耳摑”。博穆博果爾“乃因怨憤”在順治13年07月初3去世,董鄂氏作為襄親王的未亡人而被選進皇宮。順治同董鄂氏之間的驚世駭俗的戀情令孔四貞悲從衷生,但她還要生活在紫禁城,在太后的指導下學習兵書戰策,以便能儘快遙控那些久經戰陣的老將,這是她對義母的惟一回報。
刻骨之痛 儘管紫禁城給了她安寧的生活,久違的親情,但總有一天要離開紫禁城,她必須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讀兵書,只有這樣將來才能鎮得住那些定南王部將。她徜徉在兵書戰策中,古往今來的經驗智慧滋潤著她,她沉浸在對六韜的回味、領悟中,流逝的歲月逐漸沖淡失去心上人的酸楚......
宮中生活的最後三年,給孔四貞留下的是刻骨銘心的痛苦:
順治16年初她得到兄長的死訊。隨著清軍向南明永曆政權所在地--雲貴的推進,被俘虜的孔廷訓也就成為南明向清朝實施報復的犧牲品,順治15年12月16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65
載不動許多愁6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6
辦的,就足以令順治如鯁骨在喉,少年天子的一腔積怨都發洩到皇后的身上。
兼之順治對漢族傳統文化的系統學習,使得皇帝同皇后在文化上的差距日益擴大。來自科爾沁草原的皇后,連漢話都說不順溜,還能指望她同皇帝探討經、史、子、集、詩詞曲賦、明清小說。據《清史稿•後妃傳》所記:“美而慧”的皇后從來就沒有得到過皇帝的歡心,順治曾直言不諱地說道“自冊立之始,即與朕志意不協”。從大清門抬進來的博爾吉濟特氏,在大婚之後就因順治“另居側宮”,而獨守坤甯宮。儘管孝莊皇太后很想調節帝后之間的緊張關係,但經過3年的努力依舊沒有任何的好轉,太后拗不過順治,在順治10年08月25日被迫同意把皇后“降為靜妃,改居側宮”。
孝莊皇太后可以同意廢後,但絕不會坐視滿蒙聯盟受到危害,在太后的主持下,廢後的侄女--吳克善的侄孫女又從大清門抬了進來,在順治11年06月16日--也就是孔四貞到北京後13天,14歲的博爾吉濟特氏被冊立為皇后,此即孝惠章皇后。然而這第二位蒙古皇后,也未能跨越文化上的鴻溝,對順治來說第二位皇后只是母親送給他的一件禮物,儘管他不喜歡,卻也要擺在那裏,權當一件不可心的擺設。對順治來說納漢女為妃,既是文化上潛移默化的結果,也有政治上的需要,他畢竟是入主中原的皇帝,在孔四貞來京之前就“選漢官女以備六宮”。恪妃石氏、為順治生育皇長女(早夭)與皇五子常甯的陳氏、生育皇六子奇綬(早夭)的唐氏、生皇五女(早夭)的王氏以及生次女--即和碩恭愨公主的楊氏,就都是漢女。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順治的六位蒙古後妃沒有一人生育子女,足以反映出文化背景對順治情感世界、家庭生活的影響。
憑母親的直覺,孝莊皇太后感到順治對孔四貞的情感日增,在軍營長大的孔四貞雖然也沒系統地讀過經書,但她畢竟是漢人;而她在桂林三年的見聞已經讓在紫禁城的皇帝領略到嶺南風情。生性聰明的孔四貞,只要稍微用點心思讀點詩詞,就能同順治有更多的話題。對孔四貞,太后也在冷眼觀察,從孔四貞的謝恩疏所寫的發自肺腑的話--“臣一草木之微,謬蒙天地弘施,總碎首以為期,即捐生其莫報”,看得出這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對於順治與孔四貞之間的朦朧戀情,太后不僅不干預,反而為他們之間的接觸提供方便,太后不僅督促孔四貞讀經書,而且每當順治退朝後,總要找個事由把孔四貞派到順治的住地;尤其當順治到南苑打獵時,從來都要讓孔四貞陪同前去,馳騁在馬上的孔四貞是相當迷人的。
太后之所以有意培養他們之間的感情,有其更深刻考慮。當母親的知道兒子對兩次大婚都不滿意,惟一能彌補的就是讓他自己找個稱心如意的女人冊為妃嬪。在太后心中還有個不能捅破的窗戶紙,那就是兒子對弟媳董鄂氏萌生的愛慕之心。董鄂氏的丈夫是順治異母弟弟襄親王博穆博果爾,清代所實行的令命婦輪流入宮侍奉後妃的制度,為身為襄親王妃的董鄂氏同順治的不期邂逅提供了機會。董鄂氏雖然是滿洲女子,卻自幼系統學過《四書》、《五經》,對書法也很精通,稱得上是順治的紅顏知己。太后已經聽到一些風聲,為了避免事態的進一步發展,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64
載不動許多愁5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5
對孫元化之死,孔有德永遠都懷著歉疚,儘管甲申之變都過了這麼多年,孔有德依舊不可能獲得心靈上的解脫。就說這次桂林之戰,既然嚴關已經失守,死守桂林還有什麼意義?從順治三年以後,廣西、廣東、湖南以及江蘇、浙江、福建都被反反復複地爭奪,即使桂林失守,也可再設法奪回,朝廷也不會治罪。一年多來,孔四貞一直苦苦思索,為什麼父親不從桂林撤出,非要在那裏盡忠?也許死對於他是一種解脫,使他不必再去背負心靈上的歉疚!
彌漫的硝煙已經散去,桂林的王府已經成為一片廢墟,甲天下的山水也消失在身後,靈柩中的父母與孔四貞雖然近在咫尺卻已是生死兩茫茫。她又想起母親叮囑保姆的話:“此子苟脫於難,當度為沙彌,無效乃父一生馳騁南北,下場有今日也。”這話是對兄長說的,可兄長已經成了俘虜,“苟脫於難”的恰恰是她這個女兒。男兒“一生馳騁”下場如此,兩位母親的下場何嘗不是如此。父親已經在口頭上把她許字孫龍之子孫延齡,將來跟著孫延齡馳騁南北,也難免像兩位母親一樣。經過一路的思索,孔四貞對自己的未來已經安排妥當:在辦完父母的喪事後就出家為尼,與青燈古佛為伴,吃齋念佛,日日誦經,不僅可以超度父母的亡魂,也保住自己一生的平安。
順治11年06月初3,孔有德的靈柩由孔四貞運至北京,那些郊迎定南王靈柩的官員都畢恭畢敬地站在城門外。順治賜孔有德諡“武壯”,令朝廷官員輪流為其守靈,並“設醮誦經十八晝夜”。孔有德的墓地安排在北京,墳前立碑,還決定在北京建立“定南武壯王祠”,“春秋致祭”。此外,順治派禮部侍郎恩格德賜孔四貞銀萬兩,作為日用,讓她享受郡主的俸祿。
宮中歲月
其實孔四貞不可能決定自己的命運,也許是她的六根未斷,也許是她作為孔有德惟一的後代對於在廣西喋血而戰的將士還是一面旗幟,她不僅未能遁入空門,反而被召進了宮門。年輕的順治皇帝與母親孝莊皇太后接見了孔四貞,如此浩蕩的天恩是孔四貞拒絕得了的嗎?
與順治有緣無分 比孔四貞年長5歲的順治皇帝是個性情中人,從第一眼看到一身素服、孑然一身的孔四貞就心生憐愛之意。此時的順治剛剛經歷第二次大婚。順治帝的第一位皇后是多爾袞攝政時給包辦的,此女是孝莊太后的內侄女--吳克善之女,顯而易見這門婚姻也體現了太后的意願--通過聯姻來鞏固同蒙古各部的聯盟。然而,當孝莊皇太后的兄長吳克善在順治8年01月17日送女兒到北京時,儘管宗室親王滿達海等均建議應在02月為皇帝舉行大婚典禮,卻遭到皇帝本人的拒絕。對於這位“睿王於朕幼沖時因親訂婚,未經選擇”的皇后人選,順治並不想接納,尚未合禮(jin)已心存芥蒂。
順治對婚姻的抵觸,同與多爾袞積怨甚深有一定的關係。吳克善之女--這位待嫁新娘,直至該年08月13日在被晾了八個月以後才得到冊封,但肅穆的冊封儀式一結束,皇后就被撂在一邊,如花似玉的容貌、含苞待放的年華統統被黃瓦紅牆所禁錮。多爾袞在攝政時曾傷害過小皇帝的自尊,僅僅因為這門婚姻是多爾袞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62
載不動許多愁4
推薦0


楠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載不動許多愁4
都變得太突然,也頗有點匪夷所思。
生於崇德7年(明崇禎15年,1642)的孔四貞哪里曉得,父親同部下有著情同手足的關係。早在明萬曆末年,礦工出身的孔有德就投身行伍,在遼東抵禦後金汗努爾哈赤的進攻。大約在明天啟初年,已經無法在遼東立足的孔有德,帶著弟兄們逃到皮島(今朝鮮椴島),投奔在那裏抗擊後金的大將軍毛文龍。
崇禎初年,袁崇煥被任命為薊遼督師,以五年平遼自許的袁督師非常重視皮島的戰略地位,開始對皮島進行整頓,已經當了多年土皇帝的毛文龍被袁崇煥處死。孔有德是個講義氣的人,在毛文龍死後不久就帶著部下離開皮島,另謀出路。對這支不願接受約束的軍隊,幾乎沒有人敢收留,最後還是由受天主教影響很深的登萊巡撫孫元化收留了孔有德、耿仲明等人,並授予孔有德登州遊擊一職。
孔四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孫元化這個名字,她從父母嘴裏知道自己家的一切榮華富貴都是孫元化給帶來的。平心而論,孔有德對孫元化的感激之情比起對毛文龍有增無減,但一件突發的兵變,卻使得孔有德成為置恩公于死地的罪人。
崇禎5年皇太極直逼與錦州互為犄角的大淩河城,並將該城圍得水泄不通。孔有德、耿仲明等奉命出關援助被圍困的大淩河城的守軍。時值寒冬,軍餉不能按時撥到,將士經常處於半饑餓狀態。行至新城(山東淄博),一個士兵把當地一家豪門大戶的雞狗殺掉偷吃了。本來這些士兵就沒讀過“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存天理,滅人欲”一類聖賢之書,更何況他們又是開赴前線,所面臨的是九死一生,都把腦袋別在了褲腰帶上。如果這位有錢人能大度一點,就當把幾隻雞狗犒勞軍隊,事情也就了結了。可生在富貴之家的人,怎能體會到饑腸轆轆的滋味,他們甚至強迫孔有德必須處死偷吃雞狗的士兵。豪門的霸道終於引發激變,士兵把豪門的全家都給殺了。如果當地的地方官員能公正地上報此事,也許還能把已經騷動的士兵給安撫住,遺憾的是地方官員的上報所導致的是對饑寒交迫軍士的鎮壓。儘管孔有德不想造反,但在官軍的圍剿面前,已經別無選擇。
最不該受到牽連的就是孫元化,可為此付出生命的恰恰就是這位在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能仿造西洋大炮的人。為了能從海上逃走,孔有德、耿仲明攻陷孫元化所在的登州,並掠走孫元化所試製的幾百門新式大炮。儘管孔有德釋放了孫元化,但孫元化卻因失守城池而被明朝政府處死。孔有德以孫元化的死換來自己的生,他帶著孫元化的大炮從登州突圍,逃到海上,最終投奔了皇太極。孫元化所製造的大炮,就是孔有德在後金立足、發跡的資本。在當時,後金在同明軍對壘時最缺的就是火炮,特別是射程遠、可以連續發射、配有望遠鏡的仿西洋大炮而製造的新式大炮。
孔有德的到來受到皇太極的格外禮遇,當孔有德拜見後金汗時,皇太極以滿族最隆重的抱見禮接見了孔有德。崇德元年當皇太極稱帝時,孔有德就被封為王爺,堪稱是一步登天,那還是孔四貞出生前6年的事情。孔氏部下自然也就把帶著他們投奔皇太極的首領,視為再生父母。孔有德心裏明白,這一切都是孫元化給帶來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190&aid=2129560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