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2013全國巡迴文藝營
市長:UNITAS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2013全國巡迴文藝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2011文藝營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 網路熱身賽 -【散文組】徵件 (~5/31止)
 瀏覽12,616|回應70推薦6

rainstream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龍女CHANG, HSIU-FEN
楊佩恩(葉子)
夏羽
影玥楓
+0+ 佳伶(黑寂寥)
亞莎崎~釜山就該這樣慢慢玩2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 網路熱身賽 - 詩、散文、經典組徵件 (~5/31)

*本文為【散文組】投稿處*


主辦: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UDN網路城邦聯合文學
活動期間:2011418~2011531日止 

直接「回應」各組徵件主文,即完成投稿,就有機會免費參加「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組別)等多項好禮。
 

◎徵件字數: 

[詩組按此投稿

把你最得意的詩作投稿過來,40行以內,主題不限。

[散文組請回應本文即完成投稿

1500 字以內的珠玉小品,敘事、抒情、說理題材不拘。

[經典組按此投稿

請針對《西遊記》、《紅樓夢》、《三國演義》、《莊子》、《易經》、《孫子兵法》任一種古典經典,寫下1500字以內的心得

           

◎活動辦法: 


1.
參賽資格:須為「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市民。

  a.已是udn會員者:
     
請於本城市首頁左上角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logo旁點按「加入本城市」,
     
即可成為 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市民。
 
b.尚未成為udn會員者:請於首頁右上方點選「加入會員」。再依a步驟加入市民。

2.
每人每組限投稿一篇文章,一次得獎機會。

3.
須以「回應」各組徵件主文方式投稿,始列入參賽資格,如另開主題發表就不算完成投稿。討論區發言以「UDN網路城邦發守則與禮節」為規範。

4.
市長保留最後的裁判權,得獎稿件由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聯合文學相關網站與電子報、UDN網路城邦享有優先無償刊載權。
 

獎項:

[詩組

市長獎(2):免費參加本屆「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一組別)
二 獎(1):聯合文學雜誌一年份 (市價$2,160)
佳 (6):羅智成《地球之島》 (市價$250)
               
楊佳嫻《少女維特》 (市價$280)
 
               夏夏《煮海》(市價$280)

[散文組

市長獎
(2):免費參加本屆「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一組別)
二 獎(1):聯合文學雜誌一年份 (市價$2,160)
佳 (6):郭強生《我是我自己的新郎》 (市價$280)
                
張讓《一天零一天》 (市價$280)
                蔣勳《欲愛書》(市價$260)

[經典組

市長獎
(2):免費參加本屆「2011全國巡迴文藝營」(任選一組別)
二 獎(1):聯合文學雜誌一年份 (市價$2,160)
佳 (6):張恨水《啼笑因緣》 (市價$360)
                
谷崎潤一郎《細雪》上、下 (市價$350$320)


◎贈品寄送與公佈:

1.
網路徵文將經由聯合文學編輯部評審後評選出作品名次和獎項。
2.
獲獎名單2011630前,於本活動網站公佈,不再另行通知。


注意事項:

1.
投稿作品不得有抄襲或代筆以及在平面、網路或部落格上公開發表過之作品,如有以上情形,經查證屬實,除取銷參賽資格外,一切之法律延生問題須由投稿人自行負責。
2.
獲獎名單公佈後,請於10天內至本站訪客簿以悄悄話留言參賽組別、獲獎名次、網路ID與真實姓名、住址與連絡電話,若逾期將取消獲獎資格。
3.
獎品限寄台、澎、金、馬地區。
4.
本活動之詳細參加辦法均以本站發佈為主。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03184
 回應文章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確定有沒投錯呢?
    回應給: 殷鸑(andy80102620) 推薦0


UNITA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是2011年的活動喔!

您確定有沒投錯呢?

 

UNITS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829913
鐵觀音
推薦1


andy80102620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龍女CHANG, HSIU-FEN

鐵觀音

鐵觀音,是這兒的代名詞。

是的,你沒聽錯,也沒聽差,既不是形容詞,也不是譬喻句。因為這裡,根本是為了體現鐵觀音而存在的。別那麼驚訝的問這兒是哪裡,請容我慢慢的道來。

還記得,那煙霧繚繞的三月雨帶著果香,一整片的相思林瀰漫著茶褐色的水紋,茶香和果香所揉和的步道沁涼著。那種甜絕對不是那甜膩以致倒胃的豐年果糖,那只有品嘗過現摘的果實才懂的果香。不過一轉身,路過幾處雕樑畫棟,往青草青的文理大道步了下來,那迎面來的風,就像是用暑氣殺青的香味。鐘樓擺盪,神秘的時光膠囊封存著數十年的古香,突然聽到一聲麻雀啾鳴,驚起抬頭,沒看到麻雀。卻看到左方的唐宋風華,以沉默的紙筆來品嘗那,煙霧瀰漫的蓋甌;右方的德先生賽先生,把試管充當茶甌觀察著、研究著褐黃色的實驗衣。只是不論綠茶還是烏龍,鐵觀音就是鐵觀音,都是那衝鼻的聖妙香。

我在說哪兒?別急,我還不能告訴你。

只記得那個地方,即使煙霧蒸騰,也可以看到那明晃晃的月光。月光灑下,映著水色的月光,把鐵觀音幻成了水月觀音,讓人崇敬,也讓人恍惚。仿若在東海的普陀山下,映著月光的觀世音,端坐在水濂上,有些枯黃、有些古意,就如那不變的褐黃明月,明晃晃的。遙想千年前,床前的明月光,大概也和今日的月光一樣吧。唯一的差別是千年前的牡丹風華,變成今日的淳厚鐵觀音。鐵觀音哪,想忘也忘不掉的味道,出了這芝蘭般的地方,抖落雜質般的雜香,卻抖不散鐵觀音的果香。

這兒是哪兒去?請恕我不能馬上告訴你。

因為這兒是城市少見的淨土,很少看見一個地方宛若一個城市的肺,即使學生來回走動、即使工業區就在隔壁,仍然如此綠意盎然,榕樹鬱鬱的開在兩旁、樟木微笑的獨自成林。轉頭一望,野放的五節芒搖曳,咸豐鬼針在每個人的肩上散布著笑意。海風的鹹味過了山頭,拂吹下來,化為陣陣清涼。和朋友偕遊,才知道那兒有一整片青翠的紫竹林,纏繞著虔敬的青竹絲,吐信合掌,祈求一甌鐵觀音。驟然,蛙鳴四處,是赤蛙嗎?還是蟾蜍?低頭一看,不過小指指甲般的大小,卻鳴叫著,貫穿一整個鐵觀音,帶著燙舌、也帶著香甜,一看見人靠近,又撲通撲通,跳進了鐵觀音裡去。

這裡到底是哪兒?別急,給你一些線索,請原諒我不能馬上告訴你。

詩人楊牧曾經在金門感嘆的風,吹過來也有點類似;司馬中原的夢谷,也只剩下遺跡似的回憶;那個熬過九二一的合掌,依舊虔誠的屹立不搖;沿路的唐宋風華,化為一絲絲帶著果香的鐵觀音。學生在不知不覺間便多了、上山的路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寬了、對面的小吃店也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醫院只是鐵觀音,依舊是鐵觀音,從來不變,也從來不改變:那個涵洞還在,只是變成了禁地;旋轉門仍在那兒,卻已經人煙杳杳;女鬼依舊在橋上,只是多了點尾生笑意;那個滿腔積怨的廁所,傳出一絲又一絲的笑聲。

這兒到底在哪兒?

我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我已經告訴你了,不是嗎?



�X�B:「2012全國巡迴文藝營」 網路熱身賽-散文組投稿區 - 2012全國巡迴文藝營 - udn城市http://city.udn.com/54037/4813804#ixzz1wA55ZpBb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829238
裁鏡
推薦0


leelee68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裁鏡

再次見到外祖父時,那個畫面十分安靜,鏡頭像是緩慢地腳步般在外祖父癱直的軀體上爬移,起初你被這樣的靜穆震懾,你記得外祖父昔日的容顏,清癯消瘦卻不失神采。

你幾乎無法將眼前的失焦畫面與過往時空交疊,宛如老舊曝光的黑白錄影帶,撥放的時候滿佈著雜訊,而儘管你搜索枯腸,也難以將眼前老者的印象與你的記憶加以連結,外祖父蜷曲在病榻上的姿態總讓你想起失去生命的爬藤植物,末梢枯黃,形狀古怪扭曲,乾癟而無水分,打從根部就壞死了,只是依賴著僅有的養分殘喘著。

某一類隱喻在你的思緒裡頭吞吐著,那些與死亡相關的記事。安靜卻沈重。你剪裁著每一個匆促的鏡頭。那些畫面分別代表某種模糊的意義,枝微末節,每一個片段都很零碎。你有種欲望,想把這些片段,試圖拼湊成一則看似完整的故事。像是在照一張安靜的照片,你總要從每一個安詳的臉孔中,辨識著在彼此身上留下的線索。

外祖父臥床之後,家裡的人就必須輪流至醫院照看他,尤其是你是長輩口中唸醫的,照料祖父日常作息的重責大任自然地落到你的身上。在幫外祖父翻身時你經常將目光流連在他垂軟的肢體上,外祖父以一種人偶般的姿態供我們擺弄著,翻來覆去,絲毫沒有辦法去抵擋外界所附加在他身上的一切力道。甚至連同一般人能夠輕易做到的排泄、洗浴等大小事都必須經由你的協助方能順利完成。

你盲目地找尋外祖父蜷曲肢體內仍可以表徵生命的種種跡象。生命的意義終究是什麼?你悄悄望向外祖父,與自己相似的面容緩緩睡去,一如沒有生命的無機體,恬淡且沈靜。

在天色將明未明之際,外祖父虔誠祝禱的身影,如拼布般的鏡頭停格在闃靜的場域。神龕的倒影搖曳在昏黃的光芒下,時間以一種極慢的姿態行進著,像是香爐裡頭緩慢凋落的燃香,有種叫你再熟悉不過的煙香味竄入你的鼻息,彷彿你可以看見一雙滿佈皺紋的手掌,掌上的紋路細密的雕鏤著歲月的斑駁,一如祖父的蒼老。

你記得第一次走入大體解剖室時,躡足進入黑色百葉窗遮蔽的密室,在昏沉沉的背景裡頭閱讀著不鏽鋼櫃上黏附的紙片,忽然你有種說不出的弔詭,你們尊稱這些曾擁有過豐沛生命的軀體為老師,而下一刻你便要將老師們拆卸,他們不會抗拒,更不會發出痛苦的囈語。白紙上的字體歪斜的紀錄著師者的介紹。

『名字、生卒年、事蹟。』

你在默禱的同時,同時辨識著有關生命曾經存在過的線索,從分裝的臟器中揀選關於師者的記憶。恍惚間你似乎嗅到燃香的味道,混雜著福馬林與塵灰。你看著同組的同學們熟練的分離心、肺與血管,你第一次親眼看見人的心臟,暗紅色的,和課本上的圖示並無二異,你帶著灰白的手套貼近同學遞來的師者之心,接過的時候重量超出你的預估。一個人的心臟竟可以如此沈重,你顫抖著,擔心無法負荷這樣剝離生命後的重量。彷彿聽見細碎且嘈雜的脈動聲在隔著一層薄膜的膚觸下低語著。你伸手將心臟放在解剖盤上,小心的用兩手捧住…

外祖父過身的時候,誰都沒有掉淚,彷彿是理所當然般,沒有人有多餘的訝異。母親不發一語的處理著繁複的喪葬手續。母親說過身前幾日時她早有預感,外祖父將在近日去往另一個世界,這已在她的夢裡排演過無數次。

外祖父火葬之後連同骨罈很快地遷入新居,擺脫肉體衰敗的束縛,靈魂封入一只小罈裡,沒增加多少重量,外祖父在那裡,和其餘脫離身體束縛的靈魂排列在一塊兒。

你嘗試遺忘死亡的訊息,留下生的記憶,想要讓今天變成昨天,但是轉眼之間,今天只會變成明天。你寧願剪裁著荒腔走板的線索,放任自己想像著祖父在生的每一刻,剪裁他的佝僂,他的祝禱,他入殮前的每一刻,甚至是在大體課上的諸多揣想。

彷彿祖父猶仍在生般,你裁去死的部份,留下其餘鏡頭。你始終清楚明白,外祖父追不上,更無法在你的鏡頭裡頭增加些什麼。他只能夠持續吐納著他的低語,在你回憶起過去時成為素材,任由你揀選。

你剪裁你所憶之事。包括昨天、今天或者是明天的,而那些都非常地安靜。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624
老情人
推薦0


夏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父親是個鐵工人,但他不喜歡看人臉色吃飯,除了十六歲當學徒那年跟著他二舅學工夫以外。出師後,就自己當頭家去給人蓋鐵皮屋,所謂做鐵工的。當時經濟還算是高峰期,上工一個禮拜就能玩樂三個禮拜,那也是個六合彩猖獗的年代,而年輕人嘛,總會來個副業讓他賺了不少錢,個性瀟灑、風流飄丿長相也性格,隨意梳個時髦的獅子頭就迷倒不少少女,在同儕之間大概是最威風的吧!往後父親說起那些年輕歲月時,臉上總是難掩得意神情。



  後來,他在美容院認識了那個身材嬌小、性情單純的女孩,她是從鄉下來都市學美髮的。她跟那些在他身邊來來去去的女人不同,於是,他便開始勤著跑同一家美容院,但即便如此,那女孩卻怎麼樣也不肯吃他送來的早餐,只是淺淺的笑著。有一天,那女孩說了再見,學成後便立刻回鄉下開美髮院。在這個交通不便的年代,高雄到台南鄉下距離很遠,但那女孩淺淺的笑容太近,實在太近了,近到一閉眼就能看見。於是,他開著新買的白色喜美追到鄉下去,而女孩就笑著成了我的母親了。



  大概在差不多要唸小學那年,其實我什麼也不懂,只曉得奶奶頭髮更白了,爺爺氣得住院,而我們的房子跟白色喜美也都讓給別人了。外婆打了電話給母親,說是要我們到鄉下租個房子,而母親拿著話筒很久。夜裡,聽見母親的啜泣聲,還有父親低聲說:『就別埋怨阿文了。去鄉下,我們好好過生活吧。有我扛著你們。』只是,父親的嘆息更是深沉。



  其實,我跟弟弟在鄉下生活得很自由自在,父親過份地疼我,他說我是他的小情人,弟弟挨的棍子比較多。每天父親下工到家就是問我在學校好不好玩、有沒有聽老師的話,晚飯後,我們父女倆會一起到外頭散步。我看見父親滿身的勞累,還有因為過分日曬而更顯斑駁的皮膚。父親總是說,他為人父的,儘管在外頭遇到再多不如意,回家一見到我們就都好了。



  做鐵工的工作是辛苦又危險,有兩次父親從二樓或是三樓頂摔了下來,好在菩薩保佑沒有生命危險,但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差,這一摔往後每夜都睡得不舒適。父親是個鐵工人,但他不喜歡看人臉色吃飯,除了十六歲當學徒那年跟著他二舅學工夫以外。只是那天下午,他一臉怒氣地進門,不曉得跟母親談論著什麼,我跟弟弟都不敢出房門。吃過晚飯後,我拉著父親去散步,這天夜裡有些悶熱,他說『終究都是在看人臉色吃飯,人家出錢的就是大爺啊。』父親的聲音好苦澀,我緊緊勾著他的手。父親出師後,就自己當頭家去給人蓋鐵皮屋,所謂做鐵工的。而我們就是讓做鐵工的用辛苦錢餵養大的。



  我們一直住在租屋,直到我升高中那年,我們才有自己的小房子。沒辦法,血汗錢幾乎都讓債務給吃掉了。當我跟弟弟知道我們有自己的小房間時,那興奮之情真是難以言喻。只是父親看起來更是疲憊了,雖然他老是對著我笑,說我永遠是他的小情人。



  生命中總有某些回憶像照片一般被保留下來,不管你願不願意,我想就算過了一甲子,那些場景或是對話還是深刻在腦海裡,有可能是快樂的、有趣的、特別的或是傷心的。我永遠也沒辦法忘記那個傍晚,外頭傾盆大雨,我們坐在父親工作的貨車上,從醫院回家的路途好遙遠,我們還有空氣都好安靜。醫生說父親是得了口腔癌,嘴裡的破洞才一直好不了。這場雨真的好大好大,大到我完全看不清前面的道路。回家的路途真的好遙遠,遠到我都忘了太陽還是會升起。空氣真的太安靜,靜到我以為我要窒息了。



  生活實在很不如意,但日子還是得過。從小到大,我們害怕的事物有好多,可能是廚房後門的老鼠、指縫中看見的鬼片,或是忘記寫作業的鐘聲,卻沒有一個更甚於我現在的恐懼。父親總是笑著說,儘管遇到再多不如意,只要有我們在身邊就好了。這天夜裡有些悶熱,父親的肩膀好沉重,我緊緊勾著他的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609
給貳拾的自己
推薦0


blackgremma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對年齡沒有懷疑是應該的,但是求證是必然的,一百減八十。
我貳拾歲了。

年少時的算命師一說「一生做事似飄蓬」,卻也讓這根蓬草,在風中飛揚了貳拾年阿!

我儘管不去用面貌回顧歲月,卻也很難不去承認,自己的心境已經在悄然變貌之中了。
為什麼我感到幸運卻忐忑?是因為風總不讓人捉摸?

青春和時間的定義不一樣,美好時光值得消磨它是青春的時間,認為等待沒有意義,他只是時間。
有時候會焦慮的想要亂衝,這便是青春的警訊;有時候替我們沉澱沸騰的感情,這便是青春的淡定。


參雜了那麼多複雜的情感,我儘管叫它後青春吧!
哪怕是一點點的浪推浪也快點向大海游去吧

我念鄭愁予的賦別,給錯身而過的十九。

「這次我離開你 便不再想見你了
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
留我們未完的一切 留給這世界
這世界 我仍體切地踏著
而已是你底夢境了.....」

那後青春呢?
要平安
要平凡
但不甘於平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605
旋轉樓梯
推薦0


huan5678f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小時後,我挺害怕走旋轉樓梯。走在上面,也只能用鋌而走險來形容我的困境:那是我必經之路。從邊緣下望,萬丈深淵,眼睛根本無法視及地面,這真是步步「如臨深淵」因此,我每踏上第一階梯便打了「釜底抽薪」的強心劑,不回頭。初始,身旁的景物與我平起,久了,各個高聳碩大,相信他們能這麼高,必有值得敬畏的地方。我總會抱著既崇拜又好奇的心情。為什麼他可以那麼高,那些建造他們的人都不會害怕嗎?

   後來,到了馬來西亞,走在高空索道吊橋上,我終於見識到高和偉大,也見識到了恐懼。我是怎麼了,腳開始不聽使換了,我想立刻坐下來,我卻告訴自己再走一下吧!

   踏著前人篳路藍縷,我漸懂了。原來,我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們已先克服了總總艱困的難題;而我們非得爬那麼高,才能看到那些偉大的事物。我站在高處遠望,心理想著:那些建築工人不怕高,建立了這「拔地而起」的高俊傑作,我們不應該緬懷他們,並爬上去看更遠更高的地方嗎?

   我決定了,我要虔誠的走下去,告訴人們他們的事!〈當然我再也不怕走旋轉樓梯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587
禮物
推薦0


rebecca041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那是在某堂星期五的國文課,天氣陰鬱的像是水要灌進教室般,我想起了N。依稀記得當時是一男一女坐在教室後排聊天,老師有點無奈而略帶生氣地打斷他們,說可以用紙筆交談等等細碎的話語,我的世界瞬間變亮、變暖、變安靜。

國中時和N總是膩在一塊兒,隨著時光流轉,到了人生中第一個重大考試的篩網前,我卻臨陣脫逃,僥倖地直升到高中部。留下N獨自面對的愧疚,我知道是再多的鼓勵、字句也無法彌補的。

四月中,天氣變得悶熱乾燥,而我的生日也蒸發在空氣中,沒有人記得,就連最親近的N也無聲無息。但是念頭一轉,國三的心情想必也是如此吧,焦躁難耐,又有多少人有閒暇記得之於別人重要卻跟自己無關緊要的日子呢?

過了幾天後,上完體育課時,原本陰暗的天空下起傾盆大雨,沒帶傘的我從走廊沿路回教室時,不經意的經過N班級的走廊,教室內的N叫住了我,要我先等一下,我看著她輕跑回座位上,綠色百褶裙被微微吹起,我突然想起我們也曾經在教室走廊外嬉鬧的景象。一回神,她已經拿出一個紫色的小盒子,站在我面前,輕聲地跟我說生日快樂,還不時的跟我說抱歉拖延了那麼久。我不會也無法說些什麼,只是兩眼凝視著進她的雙眼,淚如雨下。

大雨滂沱,在廊簷外下成一堵透明的牆,我困在裏頭,心卻是溫暖的。

回到家後,我坐在書桌前,打開紫色紙盒,原以為裏頭裝的是閃亮亮的裝飾品,沒想到竟是一隻黏土做的球鞋。

「yo:妳曾經告訴我,妳很喜歡DM上的某雙球鞋,卻又無奈的說太貴了花不起,我其實有點心疼,妳總是害怕對別人不夠好,卻忘了自己究竟對自己好不好。於是決定在妳的生日送給妳這隻球鞋,因為手很笨拙,拖了那麼久才給妳,也只能做一隻,但真心希望妳會喜歡這份禮物。 以及,不管我們是不是繼續在同一個學校,我始終在心裡留了一個角落給妳。 Forever : )」

在書桌前的我,一邊吃飯淚也一邊掉到碗裡。看著有點粗糙的黏土鞋,不平順的紅色勾勾貼在白色鞋體上,另外裝飾了灰色的線條,鞋底似乎是用美工刀刻出紋路,整隻鞋也零散的印著模糊的指紋。這是任何一雙真正可以穿在腳上的球鞋無法相比的感動。

即將升上高一的我,在新班級的確因為找不到可以共同分享時間,或者渴望分享時間的人,有時候也因為沒有對象可以傾吐所有想說的話而感到寂寞,每當這些念頭浮現時,擺在書桌前的這隻鞋,總會悄悄地提醒我,雖然身處在荒漠中時只有一隻鞋,可能走的孤單、顛簸,但它仍保有它的價值,只要不放棄,努力向前走,一定會走到綠洲的。

我是何其有幸,能夠在國中變找到與我有著一抹相似背影的她,我們兩個像是兩顆星球,各自安靜運行在彼此身邊,卻又可以穩定彼此的潮汐,因為遇見她,我不再只是繞著自己運轉的恆星。這隻鞋,也如同她陪在身邊般,時時提醒我美好的可能,儘管它不能穿在腳上,但它給我的感動、N這個人,早已牢牢穿在我的心上。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504
我喜歡(不,我愛)
推薦0


pcoco126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喜歡(不,我愛)

  親愛的豬太郎君:

    第幾個美好的日子,有你在身邊我覺得我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前陣子常常莫名的亂甩脾氣,讓你費心了,像在哄孩子一樣,真是抱歉,難怪大家都叫我幼稚鬼,一點也不成熟!現在我修了一門課,叫做:學習互相溝通!我正在嘗試張開嘴巴告訴你我的想法,希望你有接收我的賣力。

  最近常常在閒暇之餘想起一些美好的小事,你還記得嗎?一起去吃中飯,在小徑上經過了一間豬舍,你帶著驕傲和半點淘氣的說,以前你阿公家養豬,你國小放學都要餵豬喝水,然後才午睡、寫功課。還考我:「你知道一隻公豬賣多少錢嗎?那一隻母豬呢?」我笑而不語,你神氣的說了我從不知道的小知識:「一隻公豬可以賣到15萬,而一隻母豬至少要50萬,因為一間豬舍只會有一隻母豬!」然後又接著賊賊的說:「所以我很珍惜妳,因為妳很昂貴喔!」可惡的傢伙!竟然間接說我是豬!但卻內心開心了好久。有你在真好。

  一起逛菜市場買食材,更讓我發現你這個大男孩也有小女孩的細心,不但注意新鮮度和份量,還貼心的不讓我提任何一樣東西。不像我只會問老闆:「這個多少?」有你在真好。

  陪我去看我一直嚷嚷的電影­——死神的聖物,我還不切實際的幻想了一下偶像劇的主角在電影院發生的浪漫情節,但實際上就當大蟒蛇張大嘴露出毒牙,嚇得我一大跳時,卻發現你無動於衷!出了電影院,你一臉惺忪的說:「我剛剛睡著了......!」我傻眼了一會,你又說:「我不喜歡看電影,因為看不懂!」我有點懊惱的問:「那那那你幹嘛花兩百五十元到電影院睡覺?」你甜甜的笑著說:「不知道是誰喔!像個孩子一樣,說一定要看到電影,不然不會善罷干休!」有你在真好。

  你撒嬌的說在鼻孔裡長了三顆大痘痘,我笑笑的說:「我阿嬤常跟我弟說飯吃不乾淨,會娶一個花花臉的老婆!」你聽完後用力的捏我臉頰說:「你你你飯為什麼不吃乾淨,害我的鼻子長痘痘痛死了!」我們停頓三秒,互相大笑,有你在真好

  腦袋總是裝一些奇怪想法的我,說想在摸黑的教室吃泡麵,有椰子葉映在刷白牆上的影子和微弱路燈陪伴,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泡麵。說想早晨去爬山不要去逛街,你帶著不解的臉看著我,敲了敲我的大腦問:「這裡到底裝甚麼!不行啦,太危險。」說想體驗下雨天踩著水窪的感覺,於是你陪我去買很蠢很蠢的雨鞋。說想像偶像劇一樣兩個人一起吃一個大蛋糕,你摸摸吃得很飽的肚子說:「啊!不是要減肥?」

  有時想想,總是無理的要求做一些怪事,總是突然在內心下一場雨把你淋濕,總是嘰哩呱拉的說個不停吵著你,總是口是心非的說了一些話,總是會讓你像安撫孩子的模式照顧我。雖然你說你很有耐心,但總有一天耐心也會被磨碎,所以囉!我可以當你的朋友、老師、小丑、還有野口,以後我又做了你不喜歡不開心的事,或你遇到不如意、壓力太大都要跟我說!不可以自己獨吞秘密喔。有你在真好。

  不瞞你說,你替我蓋外套的時候,其實我都還醒著且偷偷的微笑;不瞞你說,那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草莓吐司,雖然有點吃不飽;不瞞你說,當我問你為什麼不和比較美麗的女孩來往時,你羞澀的說:「你比較好。」我開心了好久;不瞞你說,每天陪我散步時,我都希望時間停在五點三十分,可是又要口是心非的說:「你要去搭車了,先回去吧」;不瞞你說,當你說我長得很像野口的時候,我心想:「這小子欠揍阿,我明明是可愛的小丸子」;不瞞你說,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你喔,所以才要求你把喜歡分成好幾段,這樣我才能一直是幸福的女孩。

  對了,對了!我又要拉你陪我看一到三集的「神鬼奇航」了,因為我想去電影院看第四集!你可以在旁邊睡覺,只要氣息聲陪伴我就足夠了!「我非常愛你,非常確定,你像情人,又像知己,多麼幸運能遇見你,是上天賜給我的福氣……」 ,這是上次在電台想叫你聽的歌,在一起有一段時間了,我應該要轉變心態,要體貼你,要包容你,要信任你,謝謝你給我的美好,全都烙印在我心底最深最深處,一起成長吧,我的豬太郎。

P.S我瘦5公斤,你真的要背我散步喔,不可以食言!

                                                        野口君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473
鏡頭
推薦0


luin0211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喀擦」對就是那個姿勢不要動!

一台單眼相機在她面前晃動著然後一切定格,時間彷彿都在那瞬間閃光中溶解掉。等待鏡頭像烏龜的縮頭那樣縮回相機的一部份,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討厭相機那個黑黑的大眼(他說那是鏡頭),她往鏡頭裡看去卻只看見自己,她害怕了。

   「別怕別怕,它又不會吃人,只不過是個鏡頭啊!沒有生命的。」男人這樣安慰她,可她卻再也不願探進鏡頭裡,只有她看的見,鏡頭裡那個張

牙舞爪面目猙獰的自己。

床上的她嫵媚的擺著各式的姿勢,一臥便是慵懶貴妃、一趴變成畫家筆下裸女、站立之後又是英姿挺拔的男士.....她多變的模樣簡直迷倒了男人!任由男人擺佈已經是她每天的工作了,不算是職業,想她這種姿色也不配當模特兒!只是每次雲雨之後她香汗淋漓時男人總愛拿起單眼相機近乎瘋狂的拍著她的影像。而她也不抗拒,就算抗拒,自己已經全身癱軟哪來力氣對抗?

   「眼睛看鏡頭哇!這樣很很無神捏!」男人呼喝著。什麼?!要她看鏡頭?不習慣被當成明星那樣成為鎂光燈焦點的她如何能在鏡頭前自在?何況是杏眼注視鏡頭?她實在害怕鏡頭裡的那個自己會跑出來嚇壞男人。她很愛男人。

   「腿張開一點!這樣我都拍不到東西!」如果男人提出這種難為情的要求,她也只是微微嗔怒然後束手就擒,沒辦法,她實在太愛男人了。她只想盡其滿足男人慾望的能力(或許是本分?)

    現在她讓那台全黑的單眼相機在她私處刺探著,也許裡面有什麼祕密,她想。男人總是用相機和她交歡,其實她的身體有些寂寞了。有時候男人也會趴在她身上,不過左手還是拿著那台單眼相機,她懷疑男人是否愛相機比愛她還多?不過相機裡全都是她啊,這麼一想就安慰了自己。

    有一次男人抱著一大袋東西回家,她興奮的以為男人要下廚做飯給她吃(男人的手藝非常棒,他是廚師啊)。可男人卻抓住紙袋底,袋口朝下的倒出了一張張紙。是什麼?是食譜嗎?有一張紙飛呀飛飛到她腳邊,撿起來看了才知道是人的照片,但她認不出那是自己。

    「這些全部都是你噢!」男人興高采烈的欣賞一張張的照片,那有50張千元大鈔疊起來那麼厚。可是她一點也認不出自己來,原來在男人眼中她是如此的妖豔、冶美?將她拍的像是千年妖精那麼不真實,她看進鏡頭裡明明不是長這樣美麗,明明是面目那麼可憎的啊!男人愉快的把照片上載到網路上,她偷偷的把男人的相機藏在懷裡,躲在角落開始拆解起相機。相機裡有什麼構造可以把自己改造成十八變?

    「啪啪啪…..」男人走近了,她來不及裝好相機……

    「狗狗!壞狗狗!你看你在做什麼!不是說我的東西不准動嗎?你還把相機破壞成這樣?!今天沒有飯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給圖書館碰到的她/他的一封自白信
推薦0


schiye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曾經有個女孩告訴我,她最欣賞背包裡總是帶著一本書的男孩,當時我很不好意思開口,我也想認識這樣的男孩。我多希望你不是只會抱著磚頭原文書,帶著殺氣和翻譯機,跟令人費解的公式奮鬥。



 我不曉得你為什麼取下朱二姐的《擊壤歌》,但我挺羨慕女校當中的手帕交生活,我想在路上大聲唱歌和有一搭沒一搭的寫日記。你知道我的日記裡面,充滿著不同男孩的名字,充滿著可以轟轟烈烈寫故事的期待,卻在夢醒時分後悔。



 或許你會覺得我的青春充滿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在近乎無病呻吟的寂寞當中,該做的什麼都沒做。這也就是青春值得之處,就是可以聽著城市少女的青春不要留白依然傻傻地笑著。



 直到上一次月圓時,我的情緒才如潮水滿溢,望著月光直發愣……



 劃過天邊的流星點醒了我,記得在擊壤歌的54頁畫線,希望你原諒我很不上道圖書館的書中留下一點點屬於自己的天地。



 即使我可能會因為分不清楚朱少麟和朱天心關係的人大動肝火,但沒關係…至少你看到倒在這本書裡的信箋。我會坐在擊壤歌附近,等你回頭去看看,我們是否一起經歷上個千禧年的世紀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4037&aid=4640343
頁/共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