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維權與民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堅決貫徹對港「三個堅定不移」
 瀏覽1,166|回應3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xinhuanet.com/gangao/2014-10/02/c_1112701925.htm

新华网北京10日1日电  10月2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将发表评论员文章:坚决贯彻“三个坚定不移”

    这几天来,香港一些人发起的“占领中环”非法集会,严重冲击香港法治传统,扰乱香港社会秩序,影响香港民众生活。如何让香港恢复秩序,走上正常轨道,成为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

    中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没有变,也不会变。9月22日,习近平主席会见香港工商界专业界访京团时,明确指出要“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进民主发展,坚定不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理解了这“三个坚定不移”,就可以明白中央一以贯之的诚意和决心,就能够认清香港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所在,对如何解决香港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也会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行政长官普选,不仅是香港民主制度的历史性进步,而且关系到“一国两制”方针的正确实施,关系到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关系到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关于香港普选问题的决定,是依据基本法的规定,在充分听取香港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作出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实行普选的宪制基础,具有不可挑战的法律地位。任何尊重“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人,都应当尊重和遵守这一决定。

    民主与法治不可分。香港要实现民主政治的健康发展,必须依法,捍卫法治这个核心价值。不依法办事,香港社会就会混乱。“占领中环”活动,公然违反香港法律规定,并严重阻塞交通,扰乱社会秩序,是把少数人的政治诉求凌驾于法律之上,甚至为了一己之私骑劫香港民意,损害的是香港社会安宁和经济繁荣,动摇的是香港的核心价值和法治精神,阻碍的是2017年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目标的实现。这些行为本身,恰恰是对民主和法治的亵渎。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行政长官是经过法定程序选举产生,并由中央政府任命的。中央政府对行政长官梁振英是充分信任的,对他的工作是十分满意的。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不移支持梁振英行政长官领导的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坚决支持特区警队依法处置非法活动。这不仅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也是为了维护香港利益,维护广大香港同胞、投资者的利益,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和长治久安。

    正如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指出的那样,办好香港的事情,关键是要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维护基本法权威。我们将坚决贯彻“三个坚定不移”,我们也完全相信,香港同胞有智慧、有能力把特别行政区管理好、建设好,同全国各族人民共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责任和使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5205572
 回應文章
新華社:「雨傘革命」說明西方企圖在港推動叛亂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xinhuanet.com/gangao/2014-10/04/c_1112713984.htm

香港“占中”启动后,西方媒体果如此前所料,报道连篇累牍,其中不乏直言不讳者:不少媒体干脆将其称作“颜色革命”的香港版——“雨伞革命”。在“颜色革命”给独联体国家和中东北非带来的社会动荡和对立至今未息,此时西方媒体口中的“雨伞革命”让人闻到了一股别样的味道。

    “颜色革命”中间无一例外,都有外部势力插手。在不同地方,“颜色革命”的外衣也是五彩纷呈:在原捷克斯洛伐克是“天鹅绒革命”,在格鲁吉亚是“玫瑰革命”,在乌克兰是“栗子花革命”,在突尼斯是“茉莉花革命”。这一次在香港,又成了“雨伞革命”。

    英国《独立报》正是以“雨伞革命”为标题报道香港“占中”。此后,更多的西方媒体开始给香港“占中”贴上“雨伞革命”的标签。法新社报道,在“雨伞革命”运动中,示威者仅以遮阳伞和决心,瘫痪香港市中心以争取“民主”,雨伞迅速成为他们的标记。报道引述一名示威者说:“我们有雨伞。” 最新一期的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是抗争者举起雨伞的照片,直接加上“The Umbrella Revolution”(雨伞革命)的标题。《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直指这场抗争是过去十年最严重的一次。

    英国《每日电讯报》的分析文章则渲染称,这场“雨伞革命”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威胁”。

    这一从“占中”到“雨伞革命”的称谓变化,国际和香港本地的媒体都注意到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称,英国报纸首次以“雨伞”命名香港民众的“占中”运动以后,“雨伞革命”便成为其代名词。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还注意到,连日来有报纸评论称,当一个社会民间运动有了代名词之后,就已不再是初起时的公民抗争,而是革命。“占中”运动还被指控有黑手,有西方的影子。

    专家指出,在“颜色革命”过程中,一些西方媒体与当地媒体经常联合造势,为反对派打气,抹黑竞争对手。在此次“占中”报道中也是如此,部分西方媒体和香港当地媒体的倾向明显,对黎智英、黄之锋、戴耀廷等大肆吹捧,宣扬其所谓的民主自由理念等。

    梳理以往历次颜色革命,国际问题研究专家发现,支持“颜色革命”已经成为美国“扩展民主”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政府对“颜色革命”的支持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两手就是:一是公开为反对派摇旗呐喊,制造有利于反对派的国际舆论,进行赤裸裸的政治干预;二是提供实实在在的技术和资金支持。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国务院每年用在所谓“推动全球民主”方面的总支出高达10亿美元。

    仿佛为了印证专家的观点,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发表一篇《香港“占中”启发了大陆人》的文章,妄言在香港出差或旅游的大陆人都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这场抗议活动,“香港及其抗议者似乎给他们展示了作为中国人的另一种方式。”但很快有网友质疑这篇文章通篇只采访了一位游客和一名专家,借这两人之口,写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近日,中国互联网上一篇广为流传的题为《香港“占中”十问》的文章指出,长期以来,香港“占中”背后的西方势力,如鬼魅般如影随形。美国驻港总领馆官员丹·盖瑞特近期就讲过,“华盛顿要求继续在香港推动民间、社会力量争取民主诉求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在社运中扮演先锋角色。”这个丹·盖瑞特不简单,他曾在美国不同部门从事近30年的情报工作,来港之前的职位是美国国防部部门主管,是个不折不扣的高级间谍。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机构叫“香港美国中心”,它垄断了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材。这个中心表面上看,是一间非盈利的大学联盟机构,但实质上美国驻港总领馆才是这家机构的真正靠山。该中心于今年3月15日、16日,举行了两天一夜的“工作坊”,“名正言顺”地培训大学生作为“占中”骨干。

    香港《星岛日报》10月3日社评指出,“占中”的重点诉求包括要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台,已有推翻政权意味,染上了“颜色革命”的色彩,西方传媒冠以“雨伞革命”的称号,也侧面反映英美有意促使“占中”变成一场“革命”。这篇社评称,香港“占中”用上的黄丝带,早在1986年菲律宾的“黄色革命”中就已广为使用。

    在那以后的历次颜色革命中,类似“黄丝带”的手法屡见不鲜,屡屡见效。然而,让外界吃惊、让置身其中的民众苦不堪言的是,“阿拉伯之春”没有到来,“阿拉伯之冬”倒是来了,而且还迟迟不走。埃及、泰国、利比亚、乌克兰更无一不是陷入长期内乱、族群撕裂,乃至内战不止。法国《解放报》称,“香港所谓‘雨伞革命’可被称作‘香港之春’。”善良的人们并不健忘,“香港之春”——多么熟悉的词汇啊!这些人究竟要干什么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5207479
衛報:中国大陆是香港的未来而非敌人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xinhuanet.com/gangao/2014-10/03/c_1112705772.htm

英国《卫报》网站9月30日刊登英国学者马丁·雅克题为《中国大陆是香港的未来而非敌人》的文章,文章摘编如下:

    席卷香港的混乱比表面看起来要复杂得多。香港此次“占中”针对2017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方案,香港民主活动人士宣称,按照该方案,香港可能会选出其不想要的候选人。

    但是,有一点应该铭记在心,自从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后,香港被迫成为英国的殖民地,直到1997年回归中国。在155年的时间里,香港一直是英国的殖民地。

    英国统治香港期间,28名港督均由英国政府任命。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香港也享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法制和抗议的权力,但是在英国统治期间,香港甚至连形式 上的民主都没享受过。它是被6000英里以外的英国所统治的。任何形式的民主观念首先都是由中国中央政府引入的。1990年,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通过,该法规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该法同 时说明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提名。

    这一提议应该在中国人的一种富有高度创新性的——对西方人来说,完全陌生的——宪法模式的背景中来解读。在“一国两制”下,香港将保持其原有的法律和社会制度50年不变。从这些方面讲,香港与中国其他地区不同,但是同时中国政府对香港行使主权。相反,西方一直接受“一国一制”的原则,例如,德国统一模式。但是中国更大程度上是一个“文明国家”,而不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 ”,历史上,如果不允许更大灵活性存在的话,中国如此巨大的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维持统一的。中国这种“一种文明,多种体系”的观点是在其非常与众不同的历史中形成的。

    中国接管香港主权17年来,不论反对者说什么,它都恪守着“一国两制”的方针。按照规定,香港的法律体系依然以英美普通法为基础,公民享有完全的游行示威权,正如这些天我们看到的情景。中国人说到做到。事实上,有理由认为中方因不希望引起太多关注而走了另一极端:可以用低声慢语来形容它接管香港后的工作。香港主权移交时,以及自1998年后的三年里,我都住在香港。当时很难见到中国行使主权的标志:我记得那时只见过一面中国国旗。

    尽管如此,香港发展迅猛,它同中国大陆的关系实际上也发展得很迅速。而目前出现的不安源于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即一部分香港民众渐渐感到失落而情绪混乱。主权移交前的二十年是香港的黄金时代,造就这一鼎盛时期的不仅仅是英国人,还有中国人。1978年,邓小平开始实施改革开放,中国发展提速。然而,改革之初的中国社会依然不够开放。香港就成了受益者——它成为中国对外发展的口岸, 因此吸引了众多想要打入中国市场的跨国企业和银行。可以说香港因中国大陆而变得富有。这也滋生出了一种狂妄自大傲慢无礼的思想态度。香港人当时的生活水平比大陆人高出很多,因此他们瞧不起大陆人,觉得大陆人都是贫穷无知、愚昧粗鲁的农民。某种程度上,香港人更愿意被当做是西方人,而非中国大陆人,但这并不是因为(英国人从来不曾给过的)所谓民主,而仅仅因为那种身份上是种财富和地位的体现。

    1997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经济成倍增长,人民生活水平也逐年提高。现如今要是想进入中国市场的话,可以直接去北京、上海、广州、成都或者许多其它大城市,那为什么非去香港不可呢?所以香港已经失去了其作为中国门户的地位。过去,香港是中国无与伦比的金融中心,而如今它渐渐被上海取代。 香港曾是中国最大的港口,直到最近,上海和深圳都已经超过它名列前茅了,就连广州也很快会赶上来。

    二十年前,西方人接待的大多是香港游客,而如今,大陆游客占了绝大多数,其中许多人甚至比大多数香港人还富有。另外,越来越多的大陆人移居香港,而这也引起了港人的愤恨。如果说开放初期的中国需要香港的话,那么现在看来已是今非昔比。反倒是没有了中国大陆的香港可能会有大麻烦。

    许多香港人很难接受新的事实,这一点可以理解。他们正经历着某种身份上的认知危机,害怕被人取代。他们知道将来的发展注定离不开中国大陆,但是要接受现实毕竟不那么容易。然而他们没有选择:中国大陆才是香港的未来。(信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5206270
人民日报评论员:坚决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xinhuanet.com/gangao/2014-10/03/c_1112705753.htm

新华网北京10月2日电  10日3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坚决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

    连日来,一些人以争取“真普选”为名,在香港闹事,煽动非法集会,试图以激烈街头运动方式胁迫中央作出退让,改变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有关决定。这种做法公然违反基本法和香港法律,违反法治原则,注定是不可能得逞的。

    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行政长官普选,是香港民主发展的历史性进步。香港社会围绕普选问题已经进行了多年的讨论。香港回归17年来,中央一直在基本法的轨道上,积极推动香港民主制度不断向前发展。2007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明确了普选时间表,规定2017年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实行普选产生的办法,行政长官实行普选后,立法会全体议员也可实行普选产生的办法。也就是说,在香港回归后“50年不变”的中期还不到时就可以实行双普选。今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进一步作出决定,明确了行政长官普选的原则和制度框架。这些都充分说明,中央支持香港实现普选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诚意是不容置疑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体现了“一国两制”的根本宗旨和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充分考虑了香港社会各界就行政长官普选问题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符合香港实际情况,合法、合情、合理。同时,这一决定也澄清了偏离基本法有关规定的错误认识,在遵循基本法关于行政长官普选规定的基础上,为凝聚社会共识提供了法律基础,有助于推动香港社会把普选的愿望变成现实。

    现在,一些人无视“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的存在,公然煽动违法活动,要求他们所谓的“真普选”,核心是确保其代表人物,包括那些与中央对抗的人成为行政长官候选人。这一要求既不合法也不合理。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国的一个地方性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而不是一个国家或独立的政治实体。回归17年来,香港社会仍然有少数人对“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缺乏正确认识,不遵守香港基本法,不认同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治权。如果任由少数人骑劫民意,将不利于“一国两制”方针的正确实施,不利于保持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也不利于普选的顺利实现。从法律角度来讲,如果行政长官普选方案未获得立法会通过,只能适用现行的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没有退让空间。

    从这些天香港一些人提出的非法要求和打出的政治口号来看,他们采用破坏香港法治,破坏香港社会秩序的违法手段,所要达到的政治目的已经根本不是所谓“真普选”,是向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挑战,是向广大香港市民的民主权利挑战,其最终阻碍的是广大香港市民期望的普选制度和合法的民主权利,是不得人心的,也是最终要失败的。

    认清起点,才会走得更远。实现香港普选目标,起点和跑道就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由此出发,才能走上正道而不至于走弯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具有不可挑战的法律地位和权威,维护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这是必然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520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