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維權與民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專題
 瀏覽1,006|回應4推薦2

Guod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lukacs
古士塔夫

出現於首頁;至少大陸讀者還可以知道今年的和平獎得主是誰

俄媒体称诺贝尔和平奖沦为西方政治工具

俄新社10月8日发表该社政治观察家尼古拉·特洛伊茨基的署名文章,认为诺贝尔和平奖沦为西方政治工具。以下为该篇文章的摘要:

    颁发2010年诺贝尔奖的日子恰好赶上两个值得记忆的日子。35年前的10月9日,安德烈·萨哈罗夫院士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20年前的10月15日,苏联的首任和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被授予同样奖项。

    如同当年的萨哈罗夫,今年又一位持不同政见者受到褒奖,他就是中国的刘晓波。刘难以领奖,因为他11年的徒刑刚刚开始,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可以说,历史正在重演。萨哈罗夫当时也没有机会亲自到奥斯陆领奖。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先是用15年走完了从褒奖苏联持不同政见者到褒奖苏共中央总书记这段路,然后游遍世界各地,又回到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争取基本人权的斗士”这个原点上,而这些国家并不总是赞同西方的民主概念。

    这种看上去迂回曲折的行为方式实际上反映了某种势力在遵循一个坚定的方针。大家可以自己作判断。从奖励萨哈罗夫到奖励戈尔巴乔夫表明,并不是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成员为人处世的态度变了,而是国际政治发生了重大变化。苏联从冷战中的竞争者和敌人变成了西方建设性的和肯让步的伙伴,并且温顺地撤离了东欧。戈尔巴乔夫恰恰正是这种退缩的倡导者,柏林墙恰好倒塌,于是就找到了奖励对象。

    由挪威议会组建的诺贝尔委员会为什么要有5位智者呢?按照当初的设想,他们应该是脱离国际政治因素和只关心人类永恒价值的权威评议机构的成员。诺贝尔曾在自己的遗嘱中写到,和平奖应该授予为各国人民的团结、消灭奴隶制、减少军队数量和促进达成和平协议作出重大贡献的人。

    然而,这些抽象的范畴经受不住严峻现实的碰撞。诺贝尔和平奖一贯被政治化到极致。该奖主宰者的取舍和好恶取决于美国、北约和西欧的态度。这方面的例子很好找,看看刘晓波前面的3个获奖者就足够了。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因研究人类活动引起的全球气候变化造成的后果和制定可能加以防止的措施”而获奖。研究气候变化是重要和有益的事情,但这属于学术领域,它离争取和平要远一些。

    芬兰前总统阿赫蒂萨里则是按照北约和欧盟的模式强硬地解决前南斯拉夫问题的组织者。他积极支持轰炸塞尔维亚,是科索沃独立的促成者之一。显然,这个因素与其说导致了和解,不如说导致了巴尔干地区紧张局势的升级。

    再说说去年的获奖者美国总统奥巴马。授予他和平奖实在欠妥。当然可以怀疑基辛格、阿拉法特、拉宾等获奖者追求和平的诚意,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做了与和平有关的具体事情,如签署和平条约或解决冲突的计划等,而奥巴马在获奖时还什么都没干。实际上他是因为基于良好意愿的竞选承诺而预支了奖项。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对美国这个世界大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做法,从而导致议论纷纷。人们认为该委员会没有独立性,其做法毁掉了诺贝尔遗嘱的精神。

    将2010年的和平奖授予同中国共产主义政权作斗争的刘晓波完全符合这种“欧洲大西洋战略”。在冷战正酣的时候,诺贝尔委员会大致上也是这样周期性地奖励苏联政权最不妥协和最凶恶的敌人。索尔仁尼琴在197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表面上他是因“遵循俄罗斯文学传统”而获奖,但这种说法令人无法不报以嘲讽。后来在1975年,授予萨哈罗夫和平奖时已不再掩饰政治动机了。

    很难说授予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和平奖是否意味着西方与中国的冷战开始了。不过,毫无疑问,北京将会把这个决定视为不友好的纯政治举动。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214942
 回應文章
劉曉波和溫家寶的民主路(林濁水)
推薦0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非典型論述>劉曉波和溫家寶的民主路(林濁水)

2010年10月14日蘋果日報

在決定此後5年大政方針125計畫的17全5中全會召開的前夕,中國,這一個崛起勢道如日中天的大國,內部瀰漫的氣息無比詭異。

發展中國特色民主

今春溫家寶在《人民日報》登出文章《再回興義憶耀邦》,懷念被逼下台的總書記胡耀邦,這位敏感的人物,六四事件就是因民眾追悼他的去世而爆發的。
從《憶胡》開始,溫家寶密集地展開一連串宣揚民主的演說,由深圳、北京一路演講到聯合國。
中共領導講民主並不稀奇,但溫講起來有三大不同。
一、中共認為民主要自己來,要發展一套有中國「特色」的民主,不要西方如三權分立、多黨競爭,乃至言論思想自由等所謂的「普世價值」。然而溫家寶對民主理念雖然闡述不多,但是對比起來卻和劉曉波並沒什麼出入。

封溫為「最佳影帝」

溫家寶講普遍性和言論自由,不講特殊性,簡直是北京政權的「異議份子」。也因此胡錦濤、吳邦國都曾先後緊跟在他後頭出面批判普世價值、三權分立。
二、中共領導人對政改和民主都是能少講就少講,兩年來民主政改的聲音幾乎消失了,但溫家寶卻密集地運用正式的、大的場面發聲。
三、最奇怪的是講起民主,他慷慨激昂有如民主鬥士,完全不像國家領導人。
既貴為總理,愛民主,做就好,為什麼得慷慨激昂地講,是誰擋了他做?
但他的確被擋,深圳的講話被「審查」刪剪,CNN的演說在國內被消音,處境和劉曉波得獎消息居然一樣。
居權力核心,民主議題上卻是政權中孤鳥,他不客氣地大放厥詞,黨中央也一點不客氣地給他顏色看。
從深圳演講開始愈講愈激烈,到了接受CNN訪問時,「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甚至「至死方休」都說出來了,一副拚命了的樣子。
簡直是高雄事件國民黨捉人去關後黨外人士講話口氣了。
慷慨陳詞和全面封殺對決,現象如此詭異,外界便猜測紛紜。有的認為溫家寶表演而已,封他「中國最佳影帝」。
假使不是做戲,為什麼貴為總理,卻只說不做,還任中宣部和轄下外交部粗魯處理劉曉波得和平獎事件?
當然可以解釋成依中共體制,總理只管內政經濟,意識形態是由黨直接管轄。
但問題又來了:他既是黨中孤鳥,為什麼能保住總理大位?
除了他民望已高外,一種說法是中共在毛死後對毛都還能夠定下功過七三開的結論,但到今天對胡耀邦功過卻還斷不下來,可見黨內尤其民間還有相當的同情和支持,問題不簡單……。
狀況是這樣撲朔迷離,於是連自由派和異議份子現在對他多保持觀望。
奇特的是在最令中共頭痛的網路上,大批的網民認為從溫家寶講話的力度和頻率判斷溫家寶是認真的,於是升起了一片「拚死捍衛溫總理」的聲音。
只是溫家寶任期2012就到了,現在再怎樣慷慨激昂,卻終究只說不做,豈不是真像批評的,只想搏個歷史虛名?捍衛他有什麼意義?

實踐須寄望下一代

專制是中國積習傳統,改革開放後既得利益團體組成的「權貴資本主義集團」又太壯大,民主不可能一蹴可幾,在這樣的了解下,一個最可能的善意的理解是:他理想是真誠的,但真正實踐必須寄望下一代,他聲嘶力竭,無非藉以鞏固黨內仍肯定胡耀邦的一股汲汲可危的力量,以求在18大中爭取更大的權力空間,為下階段的民主奮鬥打基礎。
於是我們了解北京情勢雖詭譎多端,溫家寶雖發言有如烈士,但民主的波瀾怕仍然難起,劉、溫期待的中國的民主仍有極坎坷的路要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222276
劉曉波得諾貝爾獎 魏京生批評
    回應給: 沙包(solpao)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劉曉波得諾貝爾獎 魏京生批評

(法新社華盛頓    8日電) 中國資深民主運動人士魏京生今天表示,其他人都比劉曉波更有資格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他說劉曉波是願意與北京    合作的溫和派。

 

魏京生曾因力推中國民主而入獄將近20年。他說中國經常讓劉曉波自由活動,劉曉波也批評要求全面民主改革人士

 

流亡華府的魏京生告訴法新社:「以我的觀察,諾貝爾和平獎之所以頒給劉曉波是因為他與絕大部分的民運人士不同。他對政府有更多合作的表態,對其他受苦的反抗者有更多批評。」

 

中國譴責諾貝爾委員會的同時,魏京生表示,北京的批評相較之下比較低調

魏京生說:「這可能是挪威人最後能承受這股壓力的主要理由。」

 

魏京生說,這個獎可能幫助劉曉波提早出獄,並提升溫和派改革者的形象,在這個過程中,鼓勵中國人在體制內推動改革。魏京生表示,有資格領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有「好幾萬」,包括愛滋人權運動人士胡嘉、揭露臨沂地方政府以違反法律與人權的手段執行計畫生育工作的陳光誠及失蹤的人權鬥士高智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222188
諾獎壓力,宜用太極
推薦1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諾獎壓力,宜用太極

 

聯合早報,20101014

http://www.zaobao.com/yl/yl101014_002.shtml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許多人將此視為西方對中共的施壓。不過中共不是ㄧ小撮人,而是擁有七千萬黨員和眾多黨工與部門、掌握了中國政權的ㄧ大集團。負責科技、ㄧ般工業、金融、基礎建設甚至軍事等許多層面的絕大多數黨員與幹部,和此一獎項所暴露的中外矛盾無關。劉曉波的獲獎,呈現的是中共在安全與宣傳兩個部門上的不足,特別是安全部門的保守習性。

    安全部門將劉曉波拘禁,並迫使司法機關將之判處十二年徒刑。宣傳部門在諾獎公布後以壓制方式處理此一具有重要性的新聞,使得國際輿論僅存在著中共壓制人權的ㄧ種聲音,而缺少中共為自身辯護的聲音;不過也許正是由於辯無可辯,自知理虧,才選擇壓制。宣傳部門近年成立巨型跨國宣傳機構動作頻頻,應能理解輿論重在誘導,因此此次壓制與其說是宣傳體系的僵化愚鈍,不如說宣傳體系是為安全部門背了黑鍋。

    絕大多數國家的安全部門都異常保守、懼外,經常寧過而毋不及。美國的國土安全部負責海關檢核,反恐調查,能不保守?台灣的海關官員對於大陸配偶的工作權利持反對態度,寧非懼外?但是民主國家安全機關的違反人權、保守懼外,受國家多數民意所左右,從負面來說,幾乎無人必須負責且往往擅於自圓其說;相對的,大陸的安全部門更加我行我素,出了問題不懂包裝掩飾,結果反而是讓更高層,例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乃至於最高層的總書記胡錦濤,承擔起國際輿論的質疑。

    作為中共總書記、軍委主席、國家主席,案牘勞形的胡錦濤可能對此感到無奈、冤枉且難堪。ㄧ個例子是19997月已歸化美籍的文革研究者宋永毅從美國返回中國大陸蒐集資料,不久被安全部門逮捕,到隔年ㄧ月美國國會議員訪問團在北京向江澤民求情,江澤民表示並不瞭解此事,且表示將迅速處理,月底宋永毅即被釋放返美。胡錦濤可能也如同江澤民,無暇監督安全部門的平日作為。但不管之前如何,現若繼續放任安全部門狐假虎威,外界的質疑勢必衝擊到胡錦濤自身。

    那種想要藉著全面快速變革走向民主,全盤否定中共政權,徹底質疑國家安全部門的習慣性思考,「砸毀公檢法」的文革思考方式,彷彿無政府主義,雖情有可原但並不可行。但若完全無視於廣大民眾改革政治的期望,對於眾所周知的旗幟性人物因言獲罪毫無憫恤之意,恐怕也將對統治的合法性有負面影響。中共如能在廣州亞運會召開前給予劉曉波特赦,將可扭轉此事件造成的國際輿論壓力,彰顯和諧社會本意。若能由胡錦濤本人移樽就駕,與釋放後的劉曉波推誠置腹的討論改革前景,則更能一新耳目,從而緩和當前大陸內部左右兩派的意識形態對立。

---------------

真是好話說盡哪。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221140
表態文化
推薦2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6PRU_X2
古士塔夫

表態文化 劉曉波的夢魘
  • 2010-10-11
  • 中國時報
  • 【石之瑜】

     許多人批評馬英九對北京呼籲釋放劉曉波來得太晚,未在第一時間表態。在第一時間裡,馬英九其實正對另一項人權問題發言,他當時是在說明之所以對二二八一再道歉是為了社會和諧與表達真誠。不過,在野黨現在似乎更在乎六四,所以批評他對六四的立場軟化。

     媒體不報導劉曉波的時候,關心他的台灣人剩下思想界與運動界的極少數,而且各有自己在理論與心理上的原因。但每次媒體一報導,政治人物與鄉民的評論呼嘯而至,爭先恐後表現自己不落人後的政治正確。但實際上,他們的表態對劉曉波一點沒幫助,而他們也不會真去想如何幫助劉曉波。

     甚至,如果劉曉波愈慘,以致媒體報導他愈多,他們就有愈多機會表態。沒錯,劉曉波提供的就是場合,借用來表態,擾亂政治對手,順便製造對自己的美好印象,才是台灣各界風起雲湧評論劉曉波的內幕。劉曉波作為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期盼人權與和平的象徵,在台灣淪為表態工具。

     可見,劉曉波獲獎也好,二二八也好,六四也好,其意義對台灣人而言,主要是如何表態的問題。而這表態文化,正是劉曉波在大陸觸犯的天條所在。

     表態文化是亙久不變的中國文化,因為這涉及統治正當性的營造。台灣雖民主化,但表態文化依舊根深蒂固,不但不受民主化影響,反而還制約了民主化進程,如今,表態就是摧毀政敵正當性的手段。如此表態文化的前提,就是強調政治正確,所以為了維持或破壞團結和諧,有時必須要求眾人忍讓,不識相的,就以所謂大局之名壓制。

     拒絕正確表態,或試圖正確表態卻表錯了,就會引發外界關注的人權問題。這正是何以劉曉波在大陸溫和抗議卻因受到大量關注而仍遭逮捕,或無數上訪民眾為響應制度號召伸冤,卻造成省府或中央疲於奔命的尷尬,終而導致自己投訴無門。

     簡言之,在歡喜加入撻伐中共與自詡台灣民主的同時,劉曉波的個人苦難只是我們走上舞台表態的階梯。而且這樣的表態,更說明中國政治文化與人權理念的格格不入,也預告台灣各界絕不會放過拒絕表態的政敵,或表態錯誤的無厘頭思想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217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