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地方主義、省縣治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四川基层政改此起彼伏
 瀏覽405|回應0推薦1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四川基层政改此起彼伏

作者:尹鸿伟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0-08-13  浏览:439
  一向以基层政治改革实验而闻名的四川省在2010年6月又出现了两位人大代表新的改革尝试。显然,这对于急需发展和创新的中国基层民主又是一次实验,其后各种各样的关注和评论也随之而来。
  “按照过去四川基层政治改革的许多历史经验以及现实情况来看,专职人大代表的工作情况很难有所作为并且长期坚持下去。”知名政治学者、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表示,“首先是相关的人大代表人数太少,难以形成议政的气氛;其次专职人大代表仅能够做些接待民众、调解矛盾和写报告等工作,只会是一种传话的作用,或者说只是信访工作的补充,与法律赋予的人大代表权利相去甚远。”
  而情况变化比李凡预料的还要来得快,仅半个月后调元镇、御营镇以及其他正在进行此项工作的乡镇都接到上级通知:停止专职人大代表的工作进展,已经形成事实的想办法解决。
  调元镇的党委副书记徐伟说:“无论我们之前的设想有多好,但是对于上级的命令或者说统筹安排,我们肯定要执行,不过,对于下一步的相关工作开展,我们也有了新的思考和探索。”
  李凡表示,这样的情况在四川省并不少见,相关官员也不会被处罚,“也不会因为有了这样的遭遇而杜绝以后出现新的改革措施,因为四川注定是中国一处难得的基层民主改革的实验区”。
  
  四川基层政改现象
  “在雨中,我们选择了你!”一张仍然可见的新闻照片诠释着1998年12月的那个雨天,6000余名普通选民扶老携幼,以手中的选票直接选出自己的父母官的情景。
  尽管此前四川省遂宁市已经尝试着出现“保石镇镇长公选”、“东禅镇和莲花镇党内公选”及“横山镇公选出党外镇长”等事例,但是1998年初就任遂宁市市中区区委书记的张锦明并不十分满意,她一直为现实中的“官场腐败”、“干部的选拔和任用制度”和“基层党组织的信誉”的负面情况难堪,希望找到一些出路。同年12月,张锦明主导进行了“步云直选乡长”——政党提名的候选人,6236名普通选民投票,乡镇人代会以选后确认的方式承认选举有效,中国第一个直选乡长由此诞生。
  但随后有人“发现”:“步云模式”违反了《宪法》中“乡(镇)人代会选举产生同级政府正副职”的规定。不过四川省委认为其并非对《宪法》的违背,而是超越。不久,张锦明升任遂宁市副市长,分管社会事务。历史背景是,早在1998年5月四川省委组织部已经在眉山市青神县南城乡进行过一次秘密的乡长直选试点工作,理论上张锦明并非拔了直选乡长头筹,但南城乡的尝试在数年之后才被解密。
  2001年,四川省委组织部出台了一个导向性规定,明确要求不再进行乡镇长直选,但鼓励探索乡镇党委书记直选工作。所谓“公推直选”,是指由党员公开推荐候选人,而不是由党组织以各种形式委派或者决定。
  与之相对应的变化是,2002年11月党的十六大明确了“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使党内民主改革出现了极大的操作空间。这些情况似乎不难解读:一般乡镇的党员只有几百上千,比上万人的乡长直选更易操作,更为关键的问题是如此选出来的书记能够“推己及人”,以后更利于党的基层民主工作开展。
  步云乡在2002年又启动了第二次民主选举实验,已为副市长的张锦明在幕后导演了一场几近完美的体制内“直选”——基层群众直选出唯一的乡长候选人,再进入人代会等额选举。2005年,在中央编译局等单位主办的地方政府创新奖上,第二次步云“直选”获得嘉奖。两次“直选”,本质未变,结局殊异,张锦明深感“尊重体制,才能改良和完善”,“中国要在民主的实践中学会民主,执政党的民主才能带动整个国家的民主”。“一切探索和创新都必须循序渐进,在《宪法》和《党章》的范围内进行。”这是一名四川基层官员参与改革后的切身感受。
  第二次步云直选后不久,张锦明调任雅安市委组织部长,其继续在党代会常任制试点的基础上重操选举,仅一个月后雨城区、荥经县就实现了中共历史上的第一次县级党代表直选,区委书记也须报名才能参选。2004年2月,张锦明升任分管组织工作的市委副书记,随即便在芦山县试行镇党委书记全民公推、党员直选,以及镇团委书记、妇女主任直选的改革,其后她又在仁义等4个乡镇全面开展人大代表选举和党委班子政府班子选举改革。国家权力体系中的政府、政协、人大、党委,几乎所有可以尝试的改革点均已被涉及,甚至连妇联这样的社团组织,亦未漏过。
  同样,自2002年12月担任成都市新都区区委书记的李仲彬也进行了一场“民主启蒙运动”——从开放“三会”到公推直选乡镇党委书记再到民评官,民主活动中的选举、管理、监督范畴全部涉及。仅2004年,四川省包括雅安在内的10个市州30个县(市、区)开始试点乡镇党委书记“公推直选”,直接选举出45名乡镇党委书记。此后,江苏、湖北、河南、陕西等省也逐步推行公推直选的试点。
  2005年9月,李仲彬调任四川省最贫困的巴中市,次年担任巴中市委书记,随后各种政改工作又在巴中地区自然掀起。他认为,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线,所以现在党内民主要先行,通过党内民主来推动人民民主,人民民主反过来也会促进党内民主。
  10多年以来,各种对于民主选举、政治体制改革的尝试在四川省内一直此起彼伏,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各种各样的“改革者”也不断涌现,他们的人和他们所做的事情也始终被外界所关注:张锦明、李仲彬、刘谦祥、冷刚、白刚、曾万明……由于这些“改革官员”、“政治明星”在基层民主改革上的坚定不移,使四川成为中国基层民主创新最为活跃的地区。
  中央编译局的学者们也曾经实地进行过“四川政改现象”调研。到2002年4月止,四川全省约有40%的乡镇实施了竞争性选举,其中雅安市、巴中市等地达到100%,也有个别地方远低于40%。由此可以推断,这些情况与张锦明——步云乡乡长候选人直选、刘谦祥——平昌县乡镇党委班子公推直选、李仲彬——新都区乡镇党委书记公推直选和系列民主改革的一系列个性官员有关,即创新型领导者的直接推动是基层和地方党内民主创新的重要因素。
  相对贫困、封闭的四川省,移民文化深厚的民众对摆脱困境、改变现状充满了期盼,因此也就出现了“越穷越愿意革命”的现实图景。李凡认为:“四川的基层政治改革来源大致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划分,一是上级交办实验,二是四川省内主动尝试,三是个性官员自己进行。第一种情况很多来自中组部,因为从历史上看四川是有基础的;第二种情况则是四川省内的领导希望有所突破而实验;第三种包括张锦明、李仲彬等个性官员的行为其实也是获得上级理解和支持的,甚至不乏上级的授意。事实上,这些实验是在四川省委主要领导的过问下进行的,也始终与中央高层保持着情况反馈的通道。”
...........................................(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121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