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圖書出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陳冠中《盛世》評論
 瀏覽814|回應0推薦1

Guod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台灣麥田出版社出版

盛世冷眼 梁文道vs.陳冠中

·          2010-03-07

·          旺報

·          【梁文道】

從前我一直都說不準陳冠中的形象。最早他是全華文世界第一個寫專書介紹新馬克思主義文學理論的冷門作者,後來創辦《號外》引領城市文化風潮,再後來他寫電影劇本、管理唱片公司……你實在不知道該用哪一套習見的角色去定位這個人。

     但自從陳冠中定居北京之後,我們對他的印象反而清晰了。原來他始終是個作家,一個銳利的作家。幾年前,他開始有系統地書寫香港,其自省之深足令不少他的同代人汗顏,開啟了香港集體反思的精神運動。現在,他以城市觀察者的身分,終於交出第一部談論中國大陸的小說。無論你喜不喜歡,贊同或不贊同《盛世》裡的未來願景,你都不能否認它的確看得人冷汗直流。誰也猜不到這麼多年之後,竟是一個香港人率先寫出中國版的《美麗新世界》。

     梁:為何你選擇以一個像科幻或幻想小說的形式去寫《盛世》?

     陳:我覺得自己想說的東西還不夠清晰。若我把它推至2013年,那便可以更誇張一點,整個趨勢也會更清晰──那時中國會比現在更強、更富、更自信。所以《盛世》其實是關於現在的,這個故事是說現在的中國,我只是把時間推遲了一點。

     梁:這就是這本書讓我最好奇的地方,你的選擇很奇怪。最初我看的時候,覺得它就像《美麗新世界》和《1984》。中國60年來沒一本反烏托邦的小說,我們有很多「反動」小說,但沒一本寫得像《古拉格群島》,而寫dystopia(反烏托邦)的更加沒有。我一看你這本書,便知道你是走這條路線,但若真的是這樣,有幾件事是不成立的。第一,那時間太近,近得不能構成一個很大的幻想元素。所以我猜這是個刻意的設計,是一個以目前現實可以合理預測的推演結果。

     另一方面,它的科幻程度很低,當中的人物都很實在,有些影射作用,這些人物即使不是任何一個具體人物,你也會覺得他們的形象很清晰,像你曾經在哪裡見過這些人。

     陳:這些人物當中是存在著一種真實性的,當然我也希望大家在讀的時候會enjoy,我希望它能夠是本可讀的小說、好看的小說。我借用了一點點政治小說、反烏托邦小說和推理小說的手法。當中的人物那麼多,故事有那麼多條線,可卻沒甚麼結尾,有點像Zadie Smith的《白牙》(White Teeth)。我受了她影響,將人物和處境豐富化了,而非單純的將一個論點寫出來,盡量有多點聲音,一種混雜的聲音,讓各種人將自己的觀點說出來。那會比較能夠說出中國的複雜性。其實我並沒有特別的定論在裡頭,不是說我必定要說出某種感覺,說整個中國就是如此。

     小說的包容量很大,可容許你說很多的東西,那是評論所無法做到的。我在2005年替台灣《思想》雜誌寫了一篇長文,評論當時的一本書《歧路中國》, 我用了「絳樹兩歌」的比喻,講到若要說中國的好,你會說不完;要說中國的壞嗎,也會說不完。但現在的問題是,它比兩歌更複雜,不只是好與不好,那種心境的 轉變是多樣化的。絳樹一張嘴可唱兩首歌,但原來兩首歌還是未夠的,要同時唱幾首歌才行。所以我嘗試用小說。

     我一邊寫一邊想人物角色。我的女友于奇的朋友圈子內,大概有一半都是公共知識分子,這是我身邊最熟悉、最大的一個圈子。 近八、九年,我跟從前工作的傳媒、娛樂圈、電影圈及文化雜誌那些朋友,反而來往少了。現在來往最多的是公共知識分子,我常常聽他們說話,那些事我沒地方插嘴,但我感覺到他們思考的範圍是甚麼。這一個小說,就是寫這個圈子的人。

     梁:其中一個最令人心痛的角色是韋國。因為現在有很多這種年輕人,覺得自己是精英,一方面是一個有一丁點理想,真的相信國家前進,另一方面是一種個人功利的極端計算,是兩者的結合。

     陳:這的確是我自己的感覺,大陸的年輕精英,的確有這樣的一個傾向,因為他們在這樣的一個體制之下,深知需要在某些時候說假話,在某些時間要做一些經營的事,然後才能爬上去,他們內化了這套東西。他們又覺得自己生在一個很好的時候,很相信官方話語,大部分的官方話語,他們根本不太願意去挑戰,他們希望去相信自己是活在一個好的時代、一個有作為的時代。上一輩再苦難,也不關他們的事了。

     梁:有趣的是,這群年輕人即使知道了一些被官方史學掩蓋了、扭曲了的歷史真相,也覺得不太要緊。

     陳:對,他們甚至覺得扭曲是正常的。同時他們在面對一個很大的競爭,他們亦很懂得去操作,很知道怎樣去得到較好的位置,例如入黨,現在是一件很盛的事。

     其實入黨是不是真的有幫助,不一定,他就當多買一個保險。但入黨後會要你檢討自己,所謂檢討自己,就是供出身邊的人,說他們做錯了甚麼,然後知道了這些是錯的,之後自己就不做。就是把身邊的人的反動、反黨行為說出來,他們不覺得這種告密行為是一回要事。可能他們覺得上行下效,這變成了已接受的道德底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901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