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意識形態、話語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國大陸人民養著全世界最昂貴的政黨——共產黨(上)
 瀏覽850|回應3推薦1

daiyuti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周世瑀

中國大陸人民養著全世界最昂貴的政黨——共產黨(上)
一丶國民黨黨產加上2004年美國總統選舉開銷,相當於中共一個月的養黨費用。
相信不少人聽說過中國國民黨的“巨額黨產”。據臺灣《中國時報》今年3月4日報道,國民黨各種黨產的賬面價值約為四百億臺幣,但實際凈值可能不到二百億臺幣。在臺灣的政治環境下,這筆黨產非常惹眼因而備受民進黨的攻擊。以西方國家的標準看,巨額黨產讓人覺得該黨奢侈甚或夠得上腐敗。但如果和海峽對岸的中共比起來,國民黨只能算超廉潔。從性質上講,國民黨是私產養黨,而中共用公款養黨。從數量上講,國民黨的黨產只是中共養黨費用的零頭。四百億臺幣黨產折合人民幣約一百億元。按中國共產黨目前的消費水平算,約等於兩個星期的花銷。
中共還喜歡宣傳美國總統大選的開支如何如何巨大。根據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網站公布的數字,2004美國總統大選花費總額為十億零一百六十五萬美元。折合人民幣八十多億。還不夠中共兩周的養黨費。
國民黨黨產累積了近百年,美國總統大選經費籌集了四年。中共把這麽多的錢用光,只要一個月。
這還是從低估算中共養黨開銷的水平後得出的結論。如果把全部被中共獨占的資源都算成養黨費的話,上述兩筆巨款還不夠中共一個禮拜的花銷。本文稍後會就估算方法作具體說明。歡迎各位挑剔或者提出不同的估算方法。但本人自信其他人不太可能找到更保守更省的算法。
有人想說:“中共根本沒有黨產!”。這沒錯。中共從未造冊登記過黨產。但沒有黨產不等於不需要花錢養黨,更不等於養黨花銷水平低。上帝造這個世界的時候定好了“能量守恒”的定律。誰也違背不了。沒有能源就不能活動,沒有投入就沒有產出。沒有經濟基礎,哪來上層建築?你看看那些占地廣大設備優良的中共中央機關區以及各省委大院丶市委大樓丶直至縣區鄉鎮街道黨委丶各種院校及軍警部隊黨委所使用的辦公設施等等,難道都是當初毛主席拔了幾根毫毛吹口氣變成的嗎?那數百萬紅潤飽滿丶儀態軒昂的書記常委主任政委等專職黨幹們,難道都是喝著西北風為黨工作的嗎?那隆重排場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難道是各地黨代表們背著幹糧夾著雨傘步行到北京,在農貿市場邊上撿個旮旯蹲下來抽幾袋煙就能開成的嗎?不靠報紙電臺電視臺電影戲劇歌曲圖書教材直至連環畫等一切宣傳形式進行長時間高強度的自我表揚,光憑著毛主席那“女高音男聲”叫兩嗓子,就能讓全國人民來個“募然回首,那黨正在,偉光正亮處”?
維持任何組織都需要資源。維持世界上最龐大的執政黨當然需要最大量的錢。不誇張地說,中共一黨的養黨經費足夠供養全世界所有非共產國家的執政黨還有很大剩余。這事實已經存在了幾十年,證據俯拾皆是,任何人均可自行觀察驗證。比較一下一個中共普通縣委和一個西方國家執政黨省級黨部的花費,前者肯定是後者的許多倍。富一點的中共縣委的花銷水平還可能蓋過西方執政黨的中央機構。不信你到加拿大任何一個省會城市的街上去打聽一下執政黨的“省委大院在哪裏?”。一開始被問的人會感到莫明其妙。請你契而不舍堅持打聽,最終會被引到某棟商業寫字樓中的幾間屋子裏去。這就是西方執政黨的“省委機關”。這裏沒有威嚴的大門高墻以及把門武警;沒有多到需要編號的樓宇和別墅群;沒有氣派非凡的公用大車隊和首長專用小車隊;沒有“省委印刷廠”丶“省委招待所”丶“省委機關幼兒園” 丶“省委大禮堂”,大竈中竈小竈餐廳丶診所商店等等。通通沒有。一共就是三幾間屋子幾部電腦加上不到十個雇員而已。請問中共哪個縣委機關工作人員少於十個?哪個縣委書記不配備公家小車?有幾個縣委機關不蓋辦公樓?別說縣委,很多中國鄉鎮黨委的機關都比西方的省級黨部闊。曾見報道說,河南某鄉黨委機構,與鄉政府一起坐落在一個占地14畝的宮殿式建築物裏,有城樓丶有觀禮臺丶有花園,還有個小廣場。僅樓頂的兩座鐘,就花掉三萬元人民幣。相信你走遍美加兩國也找不到一個執政黨的“省委機關”能有這等的氣派。
西方執政黨的中央機關呢?通過水門事件我們知道,美國主要執政黨之一的民主黨中央機關也沒有自己的辦公樓。該黨長期租用商業樓裏的幾間屋子來辦公。且連個 “保衛處”也沒有,“中央警衛團”對他們來說是域外詞匯。保衛黨中央的重任是由物業公司的看門老頭承擔的。這付窮酸樣,和那些擁有獨立豪華辦公樓的中共縣委機關怎麽比?
西方執政黨更不可能象中共那樣把黨務機構從中央政府一直辦到幼兒園裏去。他們在省/州以下基本不設黨務機構。就算設了也往往沒有辦公室,黨務工作全靠黨員們義務維持。本人在加拿大出席觀察過一個大城市黨部的年會。會上“市委第一把手”(一退休老太婆)在報告上年黨務活動時先感謝幾個黨員無償提供家中場所讓她們開“常委會”(董事會)。分管財務的女士報告說該“市委”去年募捐所得四千多加元,加上“黨中央”下撥三千加元用於全國性競選活動,總收入七千余加元。而光是給全市黨員發一封信就要用掉近千。所以各方面只能從簡。開小會就借黨員的家,大一點的會則租教堂舉行。一個在級別上相當於中共南京市委或者武漢市委的黨部如此貧窮,實在有辱 “資產”階級政黨的稱號。七千加元相當於四萬多人民幣。還不夠一個中共縣委一星期的開銷。也就是說,抽出中共一丶兩個縣委的經費,就能把美加兩國所有省會城市執政黨“市委”的財務擺平。抽出十來個條件好一點的中共縣委的經費,還能把這兩個國家的執政黨從中央到地方的所有黨務機構維持費統統包下來。牛不牛?
由中國統計年鑒得知,中共目前有44067個鄉鎮街道黨委丶2861個縣級黨委丶333個地市級黨委丶31個省級黨委和一個龐大無比的黨中央。此外還有成千上萬的院丶校丶系丶所丶軍丶師丶旅丶團黨委等等。養黨經費之巨可想而知。可以很保險地說,剔除朝鮮越南古巴等幾個同樣昂貴的公養政黨後,拿出養活幾百個中共縣委的資金,便足夠維持全球所有其他國家的執政黨的黨務機構。說中共全黨的養黨費足夠維持十來個地球上的所有非公養執政黨的黨務機關,決不是開玩笑。
中共標榜自己“從不花一分錢搞競選”。這是很無恥的說法。中共不搞競選並非為了給國家省錢,而是知道自己經不起競選故而禁止競選。為了保證本黨“無論如何也要當權”的不光彩事業,中共把百倍以上的錢填進去了。各國的競選經費是為國家花的錢而不是養護執政黨的錢。反對黨籌集的競選經費無疑是“反黨反政府活動經費”。實際上,各國競選經費相當於社會為汰舊換新而付出的代價。它有如四年一次的“月經來潮”,出點血以達到暴露弊端丶排遣廢舊組織丶更新國家機能的目的。而中共養黨花銷完全是從利己原則出發的損公肥私開支,它如同將多個針頭插在國家的血管上,讓全民的財富日夜不停地往自己身上滴。請問到底哪種花銷對人民的損耗更厲害?
二丶不置黨產是因為用公款養黨。
中共這“無產” 階級政黨富冠全球。零收入卻超闊綽,明擺著“收入與開支不符”。奧秘在哪裏?手通國庫丶公款無盡也。中共說的是:“我黨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決沒有自己的利益”。但它做的卻是“我黨除了花人民的錢之外決不掏自己的腰包”。公款來自人民交納的稅賦。國家即便處於戰爭狀態下也不會停止征稅收費。所以中共的養黨經費永遠“旱澇保收”,決不會有資金困難的問題。國庫這樣的金錢之海,一旦擁有,何須他求?還用得著操閑心去整什麽黨產嗎?泡在國庫裏“保持無產階級本色”,舒服又光榮,誰不樂意幹?
說國民黨比共產黨廉潔。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國民黨以私產養黨,而中共用公款養黨。國民黨黨產的起始資本為早年海外華僑給孫中山的捐款,後投入工商經營逐漸積累增值。這種資產不象國家稅收那樣穩定,很難逃避市場風險和社會危機的影響。抗戰期間國民黨企業遭受嚴重損失,黨產也隨之大幅萎縮。雖然臺灣民進黨多年指控國民黨“黨庫通國庫”。但證據並不充分。民進黨已經掌權多年,憑借政權的力量去找國民黨的茬。國民黨若有“黨庫通國庫”的粗大證據的話早被挖出來了。迄今未見民進黨拿出像樣的證據,倒說明國民黨公私分明的功課做得並不差,經得起敵意十足的調查。可以預見,即便將來真挖出點東西,數額也不會很大。
1949年解放軍進軍全國時,許多民眾幸災樂禍地看著國民黨敗退。他們討厭國民黨政府的苛捐雜稅,期盼著中共這聲稱要“推翻三座大山”的政權會讓他們的日子過得松活些。然而沒過幾天人們就吃驚地發現這“人民政權”比國民黨政府貴多了。國民黨的省市縣黨部是靠黨產維持的民營社團。而共產黨的省市縣黨委卻是堅決吃公款的“國家機關”。中共所說的“我黨一切為人民”,原來是 “人民養我之一切”意思。羊毛出在羊身上,“人民政權”吃人民。中國人身上的稅捐負擔倒比國民黨時期更加沈重。一些老輩人說,解放初期人們常在私下裏慨嘆的一句話是:國民黨千歲(稅),共產黨萬歲(稅)萬萬歲(稅)呀!
萬官貪汙不抵一黨竊國。公款養黨是竊國行為,其罪惡程度超過一切經濟犯罪的總和。國共黨員都有貪汙行為。但貪汙畢竟是不可告人的暗中舞弊撈財;而共產黨是全黨出動大張旗鼓轟轟烈烈波瀾壯闊地吞噬公款。國民黨至少能在公開場合下旗幟鮮明地拒絕和譴責黨庫通國庫的行為。中共連這點也做不到。中共幾十年來一直旗幟鮮明地用公款養自己。共產黨人從不以竊國為恥,倒氣勢洶洶地隨時準備捍衛黨的竊國權。在他們看來,黨既然打下了江山,接著坐江山吃江山就是順理成章的事。誰敢在中國大陸公開主張停止使用公款而改由自行募捐養黨的話,誰就是共產黨的仇敵。別說提停止公款養黨,哪怕提一提“削減養黨開支以減輕人民負擔”的建議也是嚴重犯忌,共產黨決不容忍。
政黨私營,募捐養黨。這是世界通則。各國“資產”階級執政黨之所以都面臨資金短缺的問題,最重要的原因是沾公款很難。各國的輿論界和反對黨盯得很緊,執政黨稍不留意就會被抓把柄。美國民主黨人出任過多屆美國總統,但他們別說批點錢給本黨蓋棟辦公樓,更小的事都不好辦。克林頓當政時,曾有國會議員追究副總統戈爾用白宮的電話和黨內幹部討論為黨募集經費的事情。那議員說戈爾用公家設備辦私事,一旦查實就要判他的罪。這樣的指控讓我們中國人聽來簡直荒謬透頂:明明是黨中央領導上班時間打電話過問一下“黨的建設”情況。居然會有罪!如果哪天中共領導願意討論放棄公款而改靠募捐過活的新“黨建”方針的話,中國人民只會燒高香道萬福舉行大慶賀,哪裏會想到去問什麽罪。這美國議員要在我們中國,輕松點說是有病,嚴肅點說就是欠勞教。
三丶怎樣界定“養黨費”。
中共要人民養黨,是不可拒絕丶不可講價並且也是不可查詢的。中共幾十年如一日地吞噬公款,從來不向人民報個帳丶說明一下本黨的花銷。自己不報告也不許他人過問。這使得使清查中共養黨費用相當困難。目前這方面的資料幾乎是空白。不能不承認,我們對支撐共產黨生存的龐大經濟基礎的了解是粗淺的。而不能全面正確地了解共產黨生存的經濟基礎,有關共產黨的知識就是不完整的。因此核算中共養黨費用的事必須做,早就該做。如果目前還做不到精確計算,估出一個比較合理的數額來也是很有意義的。
那麽,怎樣估算中共的養黨費用?哪些開支應該包括在內,哪些不應該?
廣義上講,任何被共產黨用於養護自己的費用都是養黨費。被共產黨占用謀私的國家公器,比如解放軍丶國家電臺電視臺報刊出版機構等等,所發生的費用都可以算入 “廣義養黨費”。從資金來源上看,“廣義養黨費”既包括公款,也包括私款。考察“廣義養黨費”無疑是很有意義的。它讓我們知道支撐共產黨存在所需的經濟基礎有多麽龐大;“從不花一分錢搞競選”的說法多麽虛偽;共產黨長期霸占國民公器是怎樣一種大規模的以權謀私的惡行等等。
但本文要考察估算的並不是上述廣義的養黨費用,而是比較嚴格限定的“專用養黨費”。“專用養黨費”必須符合兩個條件:
第一條丶項目上,必須是專為共產黨而創設的項目。就是說該費用除了服務於共產黨外再沒有別的用處。可以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這種費”。正常國家的納稅人不負擔這種開支。一旦中共下臺,中國也會廢除這些養黨項目,人民就可以卸除這部分經濟負擔。例如從中央到各省市縣鄉街道丶以及學校及軍隊裏的黨委丶支部等黨務機構所耗用的資金,無疑屬於“專用養黨費”。正常國家裏的納稅人養政府養軍隊,但不養執政黨。加拿大聯邦政府大樓裏沒有自由黨“中央辦公廳”的位置。臺灣淡江大學各院系不必向民進黨“校黨委”的請示匯報;小鷹號航艦上也不會有共和黨“艦黨委”辦公室。中國人從1949年起就毫無道理地供養著上上下下成千上萬個中共黨務機構,實乃千古奇冤,曠世奇冤。把中共趕下臺就等於在經濟上從中國人民頭上搬走N座大山。人民辛辛苦苦繳納的稅金就可以省出來用於人民的福利。中國大批失學的孩子,貧困的農民,嚴重汙染惡化的生態環境,將能得到好一些的照料。
讓我以中國軍費為例來說明這一條的應用。
如果采用廣義標準的話,整個中國軍費都算中共養黨費。因為中共獨占國家軍隊並堅拒軍隊國家化,解放軍成了中共一黨的“黨衛軍”或私家衛隊。國家軍費即相當於中共的“家丁費”或者“護黨費”。中共既然有膽公開地獨占國家軍隊,自應當負責任地認下這筆軍費開支賬。既想獨占服務而又拒絕買單,用社會學詞匯講叫做 “黑社會組織消費行為”,用刑法衡量就是“流氓團夥罪”。所以,除非中共把軍隊還給國家,否則這筆“廣義帳”它賴不掉。
但用“專用養黨費”標準衡量,國家軍費不符合“沒有共產黨就沒有這種費”這一條。國家橫豎要養軍隊,即便沒有共產黨的時候也這樣。因此軍費不能全部算入 “專用養黨費”。中國軍費中應該算入“專用養黨費”的,是那些用於政委丶教導員丶指導員丶中共中央軍委以及軍內各級黨委支部的費用。這些是專用於保證中共控制軍隊的費用。一旦共產黨下臺,國家就不再需要養活黨中央軍委和軍內各級黨委,中國軍隊也不必保留政委教導員指導員等等黨幹的編制了。因此,我把這些開銷算入“專用養黨費”。這樣算起來,中國軍警武裝部門計入養黨費的金額約為六十多億人民幣,而不是幾千億的軍費。
第二條丶來源上,必須是公款。具體說,“專用養黨費”的資金來源限定為國家財政資金,國有企丶事業資金以及各級政府以不同名目向人民攤派征收而得來的資金。這一條把私人自願貢獻的資金排除在外。這是因為公款養黨是一種罪行,而私款養黨則是正當行為。將來中國所有政黨都必須私營。中共下臺後如能依法登記並以募捐養活自己的話,我們將樂見其存在。依這一條,以下兩項開支不算“專用養黨費”:1丶中共黨員個人交納的黨費支付的項目,這屬於私人貢獻。 2丶非國有企業內的黨委丶支部丶黨辦等機構的維持費用。雖然很多“集體”所有制企業並非自願地供養中共黨務機構,但這類企業接近民營性質,國家一般不為它們承擔風險。所以它們的養黨開支勉強可以算作私款貢獻。共產黨下臺後,國家應制定法律,讓民營企業在規定的限額與方式下向政黨提供政治獻金。但國有企業就不行。國有企業資產是全民公有的財產,國有企業的風險由國家承擔著。用國有企業資金維持黨務機構就是公款養黨。將來必須禁止。
順便說說中共黨費的價值。中共有幾千萬黨員,交納的黨費數額也很大。但相對於天文數字般的養黨開銷來說,這筆收入仍然是個微不足道的量。人無橫財不富,黨無公款不壯。單靠黨費維持的話,中共很可能在1921年8月就散夥了。中共領導向來不把黨費收入看在眼裏。中共中央組織部 1998年1月6日印發了《關於中國共產黨黨費收繳丶管理和使用的規定》,其中第三條“黨費使用”規定:“黨費必須用於黨的活動,主要作為黨員教育經費的補充,其具體使用範圍是:(1)培訓黨員;(2)訂閱或購買用於開展黨員教育的報刊丶資料和設備;(3)表彰先進基層黨組織丶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黨務工作者;(4)補助生活困難的黨員”。
看見了吧?“主要作為黨員教育經費的補充”而已。一個支部的黨員每月所交的黨費,也許夠支付該支部當月的書報雜誌丶學習材料丶周末郊遊丶聯歡抽獎丶觀看革命電影等費用了。但那辦公樓宇丶那輝煌裝修丶舒適空調丶電腦手機,豐田寶馬,頭等機票丶星級酒店等等重大革命開銷從哪裏出?國庫,只有國庫,才是共產黨活力旺發丶威嚴長存的源泉。
考察“專用養黨費”比考察廣義養黨費更有意義。因為“專用養黨費”是由於共產黨的存在而額外產生的社會開銷。是伴隨著共產制度而發生的特有的罪惡。各國都有執政黨濫用國家公器以謀私利的現象。但謀私謀到為一黨利益而專門設計出一整套吞噬公款的養黨體系的現象就只有在中國朝鮮等極少數國家裏才有。這套養黨體系將會隨著共產制度的滅亡而被永遠拋棄。考察“專用養黨費” 還使我們了解中國納稅人比正常國家的納稅人多承受了哪些額外的負擔。為什麽中國人的社會福利遠遠不如法國而“稅負痛苦指數”卻緊隨法國而名列世界第二。考察“專用養黨費”更使我們知道,推翻共產黨統治不但是政治上的大解放,同時也是經濟負擔的大卸除。
本文中提到的“養黨費”都指“專用養黨費”。關於各項養黨費用的具體估算,請見附錄部分。
四丶 雨露滋潤禾苗壯,公款養肥共產黨。
這世界上最具有社會主義特色的事物之一就是公款養黨。公款餵養和 “偉大光榮正確”政黨之間的聯系十分緊密。凡是靠公款餵養的執政黨,都具有光輝偉大的形象,都享有最高的人民擁戴率。包括金正日那個癟三王朝在內的全球僅存的幾個“無產”階級政權無一例外地被公款養得十分光鮮肥壯。而一旦失去公款餵養,靠著“求爺爺告奶奶”的募捐方式維持時,黨的形象立即和“偉大光榮正確”無緣。蘇共到俄共的變遷提供了一個極好的例證。我們都記得蘇聯共產黨曾是怎樣地榮耀。在葉利欽把該黨取締並將其財產收歸國有。但並不阻止蘇共換個名稱重建。葉利欽畢竟是老共產黨員,對共產黨的生存機制一清二楚。深知“恢復其無產階級本色”乃是打擊共產黨最有效的措施。果然不出所料。換名成立後的俄羅斯共產黨,在規模上仍為俄羅斯頭號大黨,且其黨員也還占據著政府丶軍警保安以及學術機構裏面的大部分要職,各方面條件都很強。僅僅因為失去了公款餵養的條件,該黨維持“偉光正”形象的任務立刻就難於李白過蜀道。誰不相信這個說法可以去問問俄共中央宣傳部,看他們下一次“百部優秀革命傳統影視作品大推廣”的計劃何時能啟動?資金設備何時到位,專業技術人員何時配齊?作品出來後如何組織各條戰線幹部群眾觀看討論接受教育等等。我想可能還不等你問完,他們就會回答說:黨庫裏那幾個盧布還不夠給中央領導以及老布爾什維克親屬們供應伏特加呢。革命傳統教育的事就先放一放吧。
最令人稱奇一點的是巨額公款能養出一個黨的“大公無私丶艱苦樸素”形象。如今普通中國人並不會覺得自己辛苦納稅供養著一個全世界最昂貴的政黨,反倒堅信是其他國家那些需要借黨員的家開會的窮黨們在搞“金錢政治”。中國老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鬼推磨”是怎麽樣的,沒人看到過。但共產黨借助公款的確做到了 “有錢能使鬼蒙人”。公款鬼蒙人的特點是多方位大劑量天天蒙月月蒙年年蒙。中國人從童年開始所接觸到的教師丶幹部甚至長輩以及所有的文字和音像都反復地說,不是人民供養了黨,而是黨養育了每一個中國人。你有飯吃有衣服穿是黨恩,你能上學是黨恩,能成長能進步都是黨恩。你“自然而然”地確認了共產黨的無上威嚴和恩情。黨沒有告訴你說黨花了多少錢來養自己,你也會“自然而然”地覺得黨中央和各級黨委領導們沒花錢就擁有了辦公大樓,就有了優厚薪俸,就能坐著豪華小車到處轉等等。這裏你絲毫感覺不出這嚴重的能量不守恒。你只是從心裏覺得擁有這樣的黨除了幸福還是幸福。
不由分說強征每個人100元用於養黨,這黨一定要遭到人民痛罵。再強征每個人200元,100元用於鎮壓對黨不滿的聲音,另100元用於對人民進行“正面思想教育”,這黨就會受到人民高度擁護。這就是共產黨的“辯證法”最絕之處。斂財力度和花錢額度登峰造極時,“無產”階級政黨的光輝形象就樹立起來了。厚至而達無形,黑透而顯無色,奢極而成“無產”。這是世界幾百年,中國幾千年才能出現的一次惡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371995
 回應文章
支持 包副市長的指示
    回應給: 沙包(solpao)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支持我市  包副市長的最新指示--反對謾罵. 我市在市委第一書記  古士塔夫同志的領導下, 始終一貫堅持擺事實, 講道理的方針, 絕不容許張貼壞話, 空話, 鬼話.

另外, 包副市長曾建議廣大市民, 同系列的貼文請貼在同一標題之下, 不要佔用兩個標題, 否則視為洗版, 市委市軍委市政府市中宣部市人武部市政法委市精文辦市綜治辦以及其他受權機關有權立即處理.

市綜治辦(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390668
反對謾罵
推薦2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古士塔夫
lukacs

如果要說別人是胡說八道,請講一些道理。這個站不歡迎單純的漫罵。

給你上一課。要反駁這種對共產黨的批評,你可以

轉移焦點:例如說美國軍費佔世界的一半,問題更大。

強調國家結構之不同:例如說,美國的政黨是被華爾街和軍工、石油產業操控的,這些私有企業的浪費與腐敗更為嚴重;

組織特性:共產黨組織等於是國家機關的一部份,所以本就應將之視為國家機關,因此是作者的論述倒果為因。

歷史問題:至少共產黨目前政績還可以,所以他的這個問題慢慢處理就好。

你可以找出更多反駁的理由,就是不可以只是罵人家胡說八道。

請尊重本版的格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390536
你胡说八道
推薦0


linglovechen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你通篇都是胡说八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389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