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維權與民運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省市互相監督也是維權辦法:河南跨省捅山西黑窯
 瀏覽2,813|回應20推薦1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沙包

河南新聞晨報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7-06/14/content_6239454.htm

一群十五六歲的孩子,在磚窯裏搬動磚坯。他們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稍有怠慢就會棍棒加身,有的被監工暴打致傻或致殘。他們蓬頭垢面,有的身上還穿著沾滿塵灰、破爛不堪的校服。他們中間,甚至還有八九歲的孩子。這是發生在山西南部幾百座黑磚窯裏的真實故事。 

 一群丟失孩子的河南家長就此踏上了漫長辛酸的尋子之路。在三、四個月的尋子過程中,他們陸續解救出近百名孩子,同時也揭開了一條河南、山西交界地帶的“販奴”之路。通過這條罪惡之路,幾百名小至八九歲,大不過十七八歲的孩子被販賣至山西黑窯廠做苦力,過著奴隸一般的生活。

晨報記者穿越豫晉兩省,跟隨前往山西晉城市尋找孩子的河南家長,試圖探訪這些非法使用未成年窯工的黑窯廠。 

黑磚廠普遍存在未成年窯工 

昨天下午,記者跟隨五位元尋子的家長,準備從鄭州乘車出發前往山西晉城。“那裏的黑磚窯最多,也最黑,還有女打手。”47歲的鄭州人羊愛枝告訴記者。 

今年36日,羊愛枝17歲的兒子雷辛(化名)在學校開學報到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家。後來,羊愛枝聽說河南孟縣有個孩子從山西省臨猗縣一個窯場逃跑回來,說那邊有好多河南小孩,一車就拉過去八九個。“我猜我家雷辛也是這樣被人販子弄到黑磚窯了。”三個多月來,羊愛枝幾乎跑遍了山西能夠打聽到的所有磚窯,沒有找到任何關於兒子的線索,卻揭開了黑磚窯大量販賣使用未成年窯工的罪惡。 

"
我給很多人講過黑磚窯的事情,很少有人相信。”在車上,羊愛枝不止一次地對記者說,“你看到的不是個別現象,未成年窯工在這些黑磚廠都普遍存在。” 

“沒親眼看到的人,就像聽故事一樣。我們親眼看到了,淚都哭幹了。”羊愛枝說著眼睛紅了。她看到有些孩子的腿因為常年出窯燒得裂著口子,一些孩子的手上長著兩三釐米厚的跟牛皮癬一樣的東西。老闆對他們說,用機油抹抹就好了。 

    在芮城一個窯場,羊愛枝看到一個30多歲的男人,衣不遮體,胯骨被監工打斷了,腿可以轉180度,萎縮得像細胳膊一樣。“他們吃的飯都是夾生的,住的就是窯洞,白天讓你幹活,晚上10點以後下班,然後把他們用鐵鎖鎖起來,大小便都在窯洞裏,走到門口臭氣熏得能嗆死人。有個窯場的窯洞有二十七八米長,住了86個人,晚上外面的鐵門就給鎖上了,免得他們逃跑。” 

 

尋子家長冒險救近百名孩子 

眼下正是河南省麥收時節往年這個時候,陳紅軍和妻子一定是早出晚歸地忙著收割麥子。現在的陳紅軍夫婦卻奔波于晉豫兩地,為了找到失蹤的兒子,夫妻倆不得不捨棄地裏已經成熟的麥子。 

陳紅軍是河南省新鄉市長垣縣滿村鄉陳牆村人。去年1026日,兒子陳強(化名)所在的學校放假三天,陳強說到附近的方裏鄉找同學玩,卻一去不復返。半年多來,夫妻倆找遍了山東、河南,陳強杳無音信。 

    失蹤的時候,陳強正在讀高二。 

“他的成績一直是班裏第一名。”陳紅軍取出一張照片,那是陳強在清華大學門口的留影。“前年拍的,他說自己一定要考清華。” 

在一個32開的筆記本上,陳紅軍夫婦倆寫下了“尋子日記”,上面記滿了各個區號的電話和手機號碼,“這些號碼都是找孩子的家長留下的。” 

在這支尋找失蹤孩子的家長隊伍中,直爽潑辣的羊愛枝漸漸成了家長的領頭人,被大家尊稱為“羊大姐”。她隨身帶著上百張丟失男孩的照片,照片的背面是位址和電話。“家長們都互相交換照片,找到了就通知一下。”

四個月來,羊愛枝和陳紅軍都沒有在山西窯廠裏找到任何關於兒子的線索,然而,在眾多家長的幫助下,他們多次冒險從黑窯廠中救出了近百名孩子。 

 

    5名家長的冒險救子路 

 484位家長來到山西省陵川縣轄區的一個窯場。“我們和當地派出所的去了,發現三個孩子,都穿著校服,一看見我們就求救,說他們是被騙過來的。我哭著懇求那位派出所所長,說我們自費送他們回去。我們幾個人就湊錢把這幾個孩子送到鄭州。”那一天,羊愛枝和家長們共解救出8個孩子。 

 4月中旬,羊愛枝和4名家長到陵川縣一個窯場找孩子,但一無所獲。從窯場出來後,被20多個打手追打。“他們有拿棍的,有拿鐵鍁的,還有抱石頭的。我們只有開著車往山裏面跑,他們有20多個人,我們只有5個人。”打手追趕了兩公里才甘休。 

523西廠門到一回家其他家紅軍打手及時 

524在臨偷偷將紅軍讓陳紅軍人。紅軍立即那個,後親戚 

被解救窯工痛訴:“沒有一天不挨打” 

解救張勝利的家長張華淩(化名)告訴記者,511上午,她和另幾名家長在臨晉鎮趙窯窯廠發現了兩名十七八歲的少年,其中一名抱著她的腿懇求帶他離開。同行的臨晉鎮派出所一劉姓副所長卻堅決不讓帶走。此時,另一名家長通過個人關係叫來幾名武警,才將張勝利在內的4個人解救了出來。目前,趙窯窯廠的三名工頭已被警方扣留,窯主嶽西山在逃。 

由於兩名少年當天就被送回了上蔡老家,記者沒有見到他們。昨天上午,記者在河南省公安廳刑偵九隊遇見了611被解救出來的窯工張勝利。26歲的他頭上出現了白髮,黝黑瘦削的臉上留有六七道或深或淺的傷痕。黑色T恤和深色褲子都沾滿了污漬。一雙沾滿黃土的解放鞋,幾個腳趾頭露在外面。做完筆錄後,張勝利向記者講述了他被誘騙的經歷。 

記者:你是怎麼被騙過去的? 

張:去年36日,我在鄭州市二馬路勞務市場上找工作,一個女的說新鄉有個造紙廠招工,每月600元,我就跟著她上了一輛麵包車,車上還有7個人。但是車子過了新鄉沒有停,一直就到了晉城,我知道被騙了,要求下車,被他們打了幾拳,就這樣拉到窯廠了。 

記者:去了就幹活嗎? 

張:到窯廠已經是當天夜裏12點了,我們七個人都被打了一頓,然後鎖在一個窯洞裏。第二天四點就被叫起來幹活,主要是砌磚坯。 

記者:經常挨打嗎?為什麼打你們? 

張:沒有一天不挨打的,幹得快、幹得慢都得挨打,他們打人沒有理由的,有時候什麼話都不說就給你一棍子。(說著話,張勝利掀起右腿褲管,露出膝蓋上還沒有痊癒的血紅色傷疤。) 

記者:在窯廠裏怎麼吃?怎麼睡? 

張:吃的就是白菜加鹽疙瘩,還有饅頭和稀飯,渴了就打開水龍頭。每頓飯只給5分鐘時間,拖延了就得挨打。每天早上4點起床幹活,幹到8點半吃早飯;中午吃完飯就幹活,一直到晚上7點半,吃完晚飯就鎖在屋裏睡覺,還有人看著。 

記者:你們沒有想過逃走嗎? 張:逃,往哪里逃?窯廠就在山窩裏,只有一條山溝,還有打手和大狼狗看著,跑出去了也跑不遠,拖回來還得打個半死。我們30多個人,互相都不允許說話,睡覺後也不能說 記者:最後拿到工錢了嗎?

也就是611,武警去了,他們才給了我2000元工錢,以前一分錢都沒有。絕不能允許黑窯工現象存在下去!

人民日報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7-06/15/content_6245063.htm

613的多家媒體報導,從6912日,河南省公安機關共從“黑窯場”解救被強制勞動的受害群眾217名,其中未成年人29名,智障人員10名,依法刑事拘留涉嫌強迫他人勞動、非法拘禁等犯罪嫌疑人58名,解救“黑窯工”行動初戰告捷。 

這條消息對於連日來牽掛關注山西黑窯工事件的人們來說無疑是一種寬慰。當然,被解救人員的數量與此前媒體所披露的“在山西黑磚窯做苦工的孩子至少有1000人”的數字還有相當差距。但更重要的,黑窯工現象的存在,必須引起全社會的高度警覺。 

前不久,河南省的媒體相繼報導了山西等地一些窯場非法雇用強迫河南籍未成年人勞動的事件。特別是65大河網以帖子形式發佈的《孩子被賣山西磚窯場 400位父親發出泣血呼救》的求救信,引起社會的強烈反響。這些孩子在車站、立交橋下、馬路邊等地方被人販子或誘騙或強行拉上車,以500元一個的價格賣到黑磚窯做苦工的情景催人淚下。 

很難想像,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這麼一群共和國的公民,被監禁、被奴役、被驅使、被強迫、被淩辱、被傷害、被折磨長達幾年的時間,有的遍體鱗傷,有的精神失常,有的含恨而去。這是對人類文明的踐踏,對國家法治的公然挑釁! 

 

黑窯工現象存在的背後,首先是黑窯主們的喪心病狂。他們為了一己之私利,為了所謂的利潤和資本積累,竟然無視國家法律的尊嚴,置他人的生命健康於不顧,將自己的賺錢牟利建立在肆意奴役淩辱他人的基礎上,從買賣人口、非法用工到強迫他人勞動、雇傭打手毆打折磨窯工等,為所欲為,令人髮指。其行為嚴重侵害了當事人的人身權利,嚴重觸犯了刑事法律,理當依法嚴懲,除惡務盡,以正視聽。 

黑窯工現象存在的背後,還存在著諸多令人無法理解的一些政府部門不作為問題。人們注意到,媒體曝光之後,引起了河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視,進而展開了解救窯工、打擊人販子的專項行動。而與河南省高度重視、積極行動的報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事發地山西省相關地方部門積極作為的報導少得可憐。參與解救行動的媒體記者也說:“因為山西人口少,用工緊張,很多窯廠主都在非法用工,從人販子和黑仲介手中買來窯工,變成‘黑人’;“我們去過的這些黑窯廠,都受到地方政府的保護”;“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是,朱廣輝是從一個窯廠解救後,又被當地勞動監察部門倒賣到另一個黑窯廠的……” 

因此,人們完全有理由發問:為什麼此事不是由案發地政府相關部門首先揭開蓋子的?為什麼那些黑磚窯在長達數年的非法生產和用工過程中從未受到查處?為什麼那麼多人被監禁、被毆打、被傷害的悲慘遭遇沒有引起當地政法機關的注意?為什麼那些身在大山深處的黑窯主們在應對解救時消息會特別靈通? 為什麼當地執法部門不配合甚至還執法犯法? 

迄今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當地政府部門有人站出來說話,向公眾解釋。因而,我們還不知道此後“不知情”、“沒發現”、“比較隱蔽”等等諸如此類的說法會否成為當地政府部門推卸責任不作為的理由和藉口。但是,在我們努力推進依法治國方略的今天,在我們大力宣導以人為本、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理念的今天,在我們全面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今天,竟然發生如此令人震驚、令人髮指的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的惡性案件,難道,那些不作為亂作為的瀆職官員們還能夠繼續逍遙法紀之外嗎? 

無論如何,絕不能允許黑窯工之類的事件繼續存在下去!

 

山西黑磚窯事件:上千孩子被騙賣做苦工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7-06/13/content_6234560.htm

網友怒斥21世紀竟還有“包身工”,河南省公安廳請求公安部跨省施救。

他們的孩子不幸被人販子騙賣到山西黑窯場做苦工,他們傾家蕩產,冒著生命危險一次次潛入大山深處尋找他們的孩子。兩個月來,他們先後營救出40余人,從中得到一 些寶貴線索。可當他們找到有關部門遇到的卻是互相推諉!400多位絕望至極的父親在網上聯名發出求救信——《孩子被賣山西黑磚窯400位父親泣血呼救》,在天涯雜談上,該帖僅僅6天點擊率便超過58萬,回帖高達3000多篇。 

據媒體透露,在山西黑磚窯做苦工的孩子至少有1000人。”而昨日,恰是“世界無童工日”。 

磚窯“黑人”生活在悲慘世界 

 65——《罪 ....

 

新華社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65746
 回應文章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中國民主建國會律師評浙江上訪村長錢運會疑被蓄意壓死惡性事件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ttp://news.9ask.cn/Article/lgxd/01/1031251.shtml

钱运会,上访村长被碾死案,民怨极大,案情复杂,应上呈由公安部成立专案组督办,指定异地(其他省)办案,并应立即上报中央,方能保障司法公正。

  惊闻浙江乐清县上访村主任钱运会被工程车碾死一案,震惊无比、唏嘘不已、愤怒不已!看了很多报道,官方的、网民的,直面血淋淋身首异处的惨烈的现场照片让我感到无比的愤怒、震惊和感慨。

  【案件回放】

  “上访村长”村口离奇死亡

  12月25日,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53岁的前任村长钱云会惨死在了本村村口的公路边。惨不忍睹的场景刺痛了人们的神经,而点燃愤怒的是钱云会之死背后的原因。

  虽然官方两次发布消息称钱云会是死于交通事故,但人们的怀疑都指向,钱云会是因为上访反映“强占农用地”而被害。

  昨天下午4时30分,乐清市政府就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之死一事召开了半个小时新闻发布会,会上,乐清官方向媒体披露了事故细节。但官方的解释再次遭遇了网友的炮轰和质疑。专家和部分网友呼吁对此事进行独立调查。

  钱云会死得很离奇。12月25日,乐清市最低气温接近零度。上午9时25分,天空下起了小雨,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53岁的前任村长钱云会出门之后,被发现死在了本村村口的公路边。

  他横躺在路中间,被一辆巨大的工程车压在左前轮下,脸向下贴着马路,双手手肘弯曲,一手往前伸,像是在呼喊,粗重车轮嵌在颈部,头颅差不多已经脱离了身体,现场惨不忍睹。而此时肇事司机已不见踪影。

  乐清市官方认定此事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12月26日,当地新闻门户网站上刊发了官方消息:“12月25日上午9时许,乐清市蒲岐镇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导致1人死亡。”

  【钱运会,何许人也?】

  “我们从报道中得知,死者钱云会作为原一村之长,曾为了给被当地政府征收的土地“要个说法”,六年以来,一直上访,并且多次被抓进班房;在钱云会被抓之后,当地政府还涉嫌非法操纵与控制村里的选举,意图让钱云会不再当选村主任;前不久,钱云会因上访等方法维权无望,便在网络上实名揭露当地政府征地等相关情况。”(来源:长江网)

  这也是就是说,钱运会是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民选村长,而且是个经常带领农民上访的村长。

  【网络民众关于钱运会死因的五大疑点】

  面对钱运会的死因,网上民众与当地官方认定的属于交通肇事案件的结论完全相反,众多报道称钱是被几个人(有的说五个人,有的说四个人,有的说是保安,有的说是特警)按倒在地,然后,工程车开过来,从钱运会的脖子处压过的,使其身首异处、命丧轮下,而官方的新闻发布会否认了这些说法,称这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肇事司机无证驾驶已被刑拘。网上民众的看法大都不认可这种看法,并且罗列总结了五大违反基本逻辑的疑点即:

  根据钱云会遗体的现场照片,网民总结了五大疑点:

  第一,“工程车为什么不是正常行驶,而要逆行撞死死者?”

  第二,“就算是死者当时在横穿马路,工程车撞过去,死者倒下,也是倒成和路一个方向的。就算被撞给压后,也是整个身体被压吧,不太可能只有颈部给压住,其他都还好好的。”

  第三,事故路段的村口原本有的“天网”摄像头,为何离奇失效了。

  第四,“现在政府说是交通事故,但路面上没有一点刹车痕迹!”

  第五,新闻说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轧死人后5分钟,现场已经没有司机了,村民说是立刻上车给特警带走的。特警来得也太快了吧?(摘自温州网。独家报道)”

  而根据报道,相关“知情人”都已被警方带走,钱运会的儿子、女儿等家属也被带走“配合调查”,目前,此案已由当地警方立案侦查,按照交通肇事罪对工程车司机开始了刑事侦查,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程序。这个程序如果进行下去,罪名成立的话,只会判决肇事司机交通肇事罪了结,也就是说,就算是给了这个案子一个法律上的说法。

  诚然,如果客观事实真的是这样,那么,这种处理方式是完全公正、公平和合法的,毕竟嘛,再大的事儿,他只是个交通肇事罪,根据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 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规定,充其量只能判决犯罪分子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十五年有期徒刑。但是,如果事实不是这么简单那?如果真的有隐情哪?如果是真的谋杀,只是让司机来顶轻罪恶、背后有交易哪?网络民众的五大疑团不能以简单的一句办案民警说的:“轮胎没长眼睛,没有逻辑可言”就对这些疑团以莫须有的解释草草完事,这也不能让公众信服啊。

  本人认为,此案根据其目前自身重大的社会影响,应由公安部成立专案组亲自督办,指定他省公安机关异地本案案,并应立即汇报中央,政府部门应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高度来看待此案、办理此案。

  此案影响非常重大,民怨极大,地方政府与案件有利害关系,被害人死亡原因比较离奇,死亡的时机又与征地、上访、村委会选举在即等紧密关联,这一切都有给当地的镇政府有直接的利害关系的迹象,因此,此案由当地政府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未免有即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之嫌,其结论无论如何不能服众,让世人不能信服,因此,根据相关规定,该案应该上报公安部,由公安部成立专案组亲自督办,交由其他省公安机关依法办理。

  并且,此案应该立即按照有关部门的职责和程序,立即上报汇报中央,引起中央的高度关注,才能确保此案公正、公平、公开的办理,才能保证司法公正,才能起到服众的效果,否则,如果地方机关死死抓住该案办案权不放,并且“迅速办结此案”,那么,此种结果无论怎样都会让社会公众觉得可能会有“猫腻”了,将会起到很恶劣的社会影响,严总破坏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我们设想一下最后可能出现的两种不同的结局】

  第一种,假设真的是谋杀

  假设最后网民猜测的是真的话,钱运会是被谋杀的,那么,我们不仅觉得用镇静、愤怒、出离愤怒、发指、谴责等等所有人类能形容感情的词语都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了,犯罪分子杀人给谁看?是血淋淋的震慑、打压?他们的罪行又代表了谁的意志?国家让你们这些人去做工作,可是没有让你们去杀人啊?你们杀人不代表国家的意志、不代表法律,只代表你们个人利令智昏、藐视法律、无法无天、穷凶极恶、草菅人民、以身试法,那么,面对你们的罪行,国家和法律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民众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肯定要为自己的犯罪行为受到应有的惩罚的。钱运会,作为一个公民,他的生命权利是受国家神圣的法律保护的,他不会白死的!假使真的有灵魂,钱运会的冤魂不散,也会看着所有凶手得到严惩的。

  第二种,假设真的是交通肇事

  如果真的是交通肇事案件,那么,经公安部督办后异地办案后,在公平、公证、公开的办案程序下,由最高权威的办案机关发布最权威的结果,合理、合法的解释了重大疑点,证据确凿充分的证明了结论,那么,社会公众是会接受这种结果的,只能对钱运会的遇难表示哀悼,不会认为法律不公正的。

  因此,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上报公安部成立专案组督办此案、指定异地办案、上报中央,是非常必要和必须的。

  另外,从社会和谐稳定局势的角度来看,公开、公正、公平地依法办理此案,也是社会稳定大局工作的需要。试想,如果此案不公开、不公正、不公平的办理,随便轻率的给个结论,无法服众,会给社会公众一个错误的误导,那就是:不管地方政府的行为是否合法,你要是敢不从,敢上访对抗,那么,钱运会就是下场,死了也白死!真的是这样的话,就会严重激化了很多社会矛盾,把今后征地、拆迁等等涉及到重大社会稳定问题的案件,置于社会矛盾极其尖锐、一触即发的火药桶上,处于高度危险的境界,会对政府、对民众、对社会的和谐与稳定都构成重大威胁隐患,其副作用不可小看。

  而如果是公平、公正、公开的办理了哪?只要是依法办案,还事实真相于天下,哪怕事实就是交通肇事,民众也会接受的,相信法律公正的,社会也就继续和谐稳定了。

  在这里,我个人的观点认为,一是这案件要立即上报公安部督办,上报中央,二是我认为,即便假设最后的结果是有人谋杀,那也只是个别人的犯罪行为,不可能是政府里很多人商议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不会有很多人一起参与、大家都袒护犯罪行为的可能,但是,该案出来以后,在办案的过程中,又有可能参杂一些别的东西,比如说,如果真是某些政府人员谋杀,那样的结果真的查出来,虽然不能代表政府所为,但是,必定会对本地政府形象造成很大的损坏,会对地方的稳定与和谐造成重大的影响。

  因此,办案时不能排除这些干扰因素的影响下,会可能出来不公正、不客观的结果,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当然了,这也只是猜测,只是可能性,事实上不一定会这样,我们也宁愿希望相信不会这样的。因此,不管哪种情况,为了给社会一个有理有据能服众的说法,还是要异地办案,公安部专案组督办,并上报中央,接受媒体公开监督,才能公正、公平、服众,平了民怨,才能稳定社会。

  所以,地方政府应该从社会和谐稳定的高度来看待此案,此案的影响和背景,已经不简单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的影响了,不能简单的处理和轻率的处理,当地政府,甚至本省政府目前都不宜办理此案,最好的办法是上报公安部,指定他省异地办案,并及时上报中央。

  我们社会观众都拭目以待,都在关注这案件的办理,希望能够得到国家公平、公正、公开、合法的办理,还事实真相于天下。我们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是会让一切罪恶都得到应有的惩罚的!

  作者 王勇律师

  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中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事辩护律师。

  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小庄六号中国第一商城纽约豪园A座32E北京市中淇律师事务所(中央电视台东300米)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4533863
公安部全力打擊拘留人"非正常死亡". 維護普世生命尊嚴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1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沙包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0-03/29/c_126518.htm

新華網北京3月29日電(記者周英峰)公安部日前作出部署,決定開展集中整治行動,堅決遏制執法過程中發生的涉案人員非正常死亡事件。這一舉措顯示出公安機關對此問題的高度重視,人們期待著這一不正常現象能早日徹底終結。

    從去年初的“躲貓貓”開始,“喝開水”、“摔跤死”、“做夢死”……接連發生的涉案人員非正常死亡事件,引起了社會的強烈關注。從查明公佈的幾起事件調查結果來看,當前個別地方的極少數執法人員,的確存在著對在押人員刑訊逼供、放縱牢頭獄霸等罪惡行為。頻頻發生的涉案人員非正常死亡案件,使執法機關的公信力受損,成為社會的不和諧之音。

    世界上,沒有什麼比人的生命尊嚴更值得尊重,也沒有什麼事情比重視生命更重要。法律面前,人人都應享有平等的尊嚴。給涉案人以公正的審判、人道的待遇,是依法治國的核心之一。徹底終結非正常死亡現象,切實維護涉案人合法權益,既是對公民生命尊嚴的尊重,也是對中國法治尊嚴的尊重。

    近年來,針對涉案人員非正常死亡問題,我國公安政法機關已進行了多方努力。2009年,在全國看守所開展了監管執法專項檢查,清理發現有“牢頭獄霸”行為的在押人員2207人,對其中涉嫌犯罪的123人依法提起了公訴。客觀來說,這些整治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今年再次發生的幾起涉案人非正常死亡事件表明,問題容不得絲毫的大意和鬆懈。

    法治的進步,離不開制度的革新。涉案人員非正常死亡事件屢屢發生,無論有著怎樣的具體原因,但都顯露出了當前執法監督機制和監所管理體制上存在的漏洞。開展集中整治,強化責任追究,將有助於遏制類似事件的頻繁發生。但要徹底終結這一現象,果斷進行制度的改革和完善才是治本之策。

    公民追求幸福和尊嚴,需要法治來保駕護航。曾經,孫志剛的“非正常死亡”,令收容遣送制度得以廢止,但付出的代價讓人倍感沉重。讓我們共同期待著司法改革的步伐加快,用切實可行的制度體系,用強有力的監督和問責,讓生命的尊嚴不再受損,讓悲劇不再重演。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3920924
笑蜀:平心靜氣說黑窯
推薦3


Guodin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沙包
lukacs
Guoding

本貼第一個跟貼的後續

黑窑善后似乎已到高潮。到了高潮,也就接近尾声了,似乎可以总结一下自己了。昨天鄢烈山兄写了篇文章,说他对黑窑事件并不震惊。看了文章,我得承认他的逻辑是对的。冷静想一想,黑窑事件,原本确实不应在我的意料之外。最早可能是在七八年之前,我就听说黑窑了。 一个河南人告诉我,说他家乡附近有个砖窑,工人都是拐骗来的,来了之后没有任何自由,连晚上睡觉,都要把衣服脱光交给工头看管才能睡,目的很简单,他们赤 身裸体就没法逃了。他们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一分钱的工资没有。还说有几个想逃的被工头打死了,尸体拉出去埋在沙地里,埋的很浅后来还被发现了,但都没人管。那时我只是一个穷教员,很少與人交往,幾乎沒有任何社會資源。加上那個河南人自己也很恐懼,沒有交代黑窯的具體所在。所以只是跟學法律的同事商量了一下,彼此除了搖頭歎息,都没别的法子可想。这方面我还听说过更惨的故事。那时收容经济还挺繁荣的,被收容的无证人员,一般的下场是到挖沙场当劳工,实际上就是奴工。据说年老体弱的,没有压榨价值的收容对象,就让铁路方面押走。铁路方面把他们押出省界後,往往一腳把他們從正在行駛的火車上踢下去,他們往往因此致殘。
再過幾年,我離開大學去了北京。北京員警找我交流思想,我不勝其煩,曾提示他們,不妨把找我的精力,用來給農民工討公道,比如那些被踢下火車的農民工就很需要他們。但員警聽了只是笑笑,說他們也沒辦法,敢這麼幹的都是有背景的,他們去了也對付不了,甚至可能自身難保。
报上的黑窑报道,不是经常,但偶尔看到。那些报道常常神龙见头不见尾,故事开了头,再就没下文了。老实说,我也没有追问的兴趣。为什么呢?慢慢我就觉得平常了。
這就是說,我已經逐漸麻木了,有了一種審惡疲勞。剛開始出校門,到北京一家雜誌社,那時很衝動。因為到了北京才知道,原來中國那麼多的罪惡,那麼多的苦難。不斷有訪民找到我的雜誌社。於是打抱不平,介紹了幾個冤案給主流媒體,幾個冤案居然也報出來了。但結果我發現,報導用處不大,地方政府開始會緊張一 下,但媒體關注的時間總是有限的,只要地方政府拖的起,拖到媒體不再關注,地方政府就可以慢慢翻臉,苦主這時一點轍沒有。這樣一來,非但幫不上苦主,反而可能是誤了苦主。媒體報導給了他們不切實際的幻想,似乎解決問題有希望,事實上他們沒有希望,他們早該撒手。但媒體給了他們幻覺,他們就更來勁了,更不肯收手,因此他們投入的、即浪費的生命成本更高。
经历的这种事情多了,我就不再有当初的冲动,往往下意识地回避访民。回避不了的,就尽可能把严酷的现实告诉他们,让他们不要有任何幻想,劝他们早收手,早回家,早点恢复正常的生活。解决他们的问题需要无限的时间,但他们的生命是有限的。更可怕的,或者说最可怕的是,他们往往不只浪费他们自己的生命,他们甚至往往拖家带口,把自己该上小学、该上中学的孩子也带上,把孩子也完全耽误了。我曾经帮过的一个农妇,她的几个孩子就一直跟着她多少年风餐露宿。她的事情見報後,她好多次帶著孩子到我辦公室道謝。第一次見到她的幾個孩子時我真的太震撼了,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把孩子也陪進去?後來她再帶孩子來,我能躲就儘量躲著她了。
講這些是什麼意思呢?講這些主要是想講清楚一點,沒有羅賓漢了。原子式的分散的個人都是卑微的,無力的,無奈的。根除那麼多的罪惡和苦難,這原本不是原子式的分散的個人的責任,原本不是原子式的分散的個人能夠勝任的。
北京幾年,徹底粉碎了我的自大狂。我不再相信自己能幫的上誰了。非但如此,我發現好心幫人有時反而起反作用。這個判斷應該是大致不差的,我的朋友何三畏就正在印證我的這個判斷。他也是熱心快腸地要幫廣州的一個農民工,鼓勵那個農民工要敢於用法律維護自己的權益。人家聽他的,就把老闆告上了法庭。到了法庭才知道,農民工告狀成本巨高,3000多塊錢的訴訟費,對白領可能不算什麼,但對農民工可能就是半年的總收入。那個農民工咬咬牙交了這3000多塊錢,卻什麼結果都沒有,跟老闆的關係卻更激化了,更站不住腳了。
维权就是走媒体路线,就是走法律渠道,斗争,对抗,这是我们很多知识分子固有的理念。不排除群体性事件这一套可能管用。但个体遭遇的不平,这一套基本无用则是可以大致确认的。基于这种认识,我渐渐的就生长出一种审恶疲劳,能不介入的苦难和不平,尽可能不介入。
正是因为这种心态,当媒体最初报道山西黑窑事件时,我没太在意。新京报第一时间向我约稿,要我点评山西黑窑,我拒绝了,这种事早就不新鲜,我能说些什么?这就是我当时拒绝新京报的理由。但最终这件事还是激怒了我,我最终还是不能不发飙了。
最早激怒我的是新京报的跟进报道,报道说,窑主仅仅被判15天拘留。直觉告诉我那是严重的刑事犯罪,起码涉及非法拘禁,强迫劳动,故意伤害,甚至故意杀 人,怎么15天拘留就算了结了?当时我就把这则报道贴到了报社内部网,建议编辑部做头版,建议记者追踪报道——其实我这是马后炮,编辑部已经做了头版安 排,记者也已经在火线了——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当时还承诺,如果本报报道出来,我力争做社评。
很快本报头版就报道出来了。一气读完报道,一股血直往我脑门涌。奴工也就罢了,在我意料之中,我没想到居然还役使童奴。连几岁十来岁的孩子都下的了手,还有什么下不了手的?这种人不是畜生是什么?
盛怒之下,当晚就写了《山西奴工事件本质上是一场叛乱》的檄文,可以说是一挥而就,从开笔到结稿也就半个多小时。写完了关机睡觉,打算次日投给南都评论版。但在床上睡不着,想来想去,南都再生猛也不可能发我这篇文章。既然纸媒发不出来,何不如干脆第一时间上网?
因此从第二天起,几个大网站都有了我那篇檄文。我希望网上疯狂转载,我要首先把山西奴工事件的性质确认下来,那不是普通的事件,居然在文明时代还要复辟奴 隶制,而且是比奴隶制更残忍的地下奴隶制,完全把人当牲口的地下奴隶制。这难道不是反文明、反人类的颠覆性事件吗?难道不是对我们的公共安全的最高级别的威胁吗?所以我把它定义为一场叛乱。我希望尽可能多的网友读到我的这篇檄文,清楚事件的严重性。
现在看来,我的目的是达到了。那篇檄文,以及我后来呼吁军管洪洞县的另一篇檄文,几个网站的直接点击量加起来大概有5060万,还不算大量的转贴。接下来的作用当然跟我这两篇檄文就没啥关系了,而只能归功于整个公共舆论。从定性为非法用工、劳资纠纷,到现在终于不能不承认是黑恶势力作奸犯科,不能不承认是严重的刑事犯罪,并且承认需要全国普查,这向前迈进的每一步,都是靠强大的民意、靠强大的公共舆论的直接推动。事件的真相不能说已经都揭示出来,真相或许还很远。但就我们已经知道的来看,事件的性质已经是不容争辩了。山呼海啸的公共舆论尤其是网络舆论,已经摆明:谁要想在事件的性质上搞走私,玩花样,肯定无法完全得逞。非要一意孤行,很可能要把整个的信用赔进来。这个风险成本太高,所以,仅仅定性为非法用工、劳资纠纷的尝试,最终还是不能不放弃了。
这么长时间舆论一浪高过一浪,总也平息不下去,这种景观是近几年少见的。以往每当舆论达到高潮,相应的管制措施马上会跟上来,舆论高潮马上就会平息。但这次不同。这次民愤确实太大了,是个人都不会容忍。这种情况下,赤裸裸的封杀谁都不好意思,是个人都不敢赤裸裸地直接封杀。所以直到现在,最高级别的管制措施,也不过是要引导,不要炒作,如此这般,大意无非是你们可以说,但你们能不能有话好好说?
我们曾经是原子式的分散的个人,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处于分散之中,所以我们才卑微,才无力,才无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互联网成了最强大的粘合剂,正 在把我们黏合在一起,把我们的现实生活也变成每个人可以互通互联的巨大网络。我们终于可以开始形成合力,我们终于开始有力量,我们终于可以影响我们自己的生活,可以部分地改变我们自己的生活了。
但是,有了力量,还需要理性地运用力量。盲目的力量是吓人的,会把人家也吓得盲目起来。毕竟,中国还没有完全告别国家主义时代,最强大的资源,还是在国家 机器掌握之中。所以,既要显示力量,保持足够的压力,使其不能不有所忌惮,有所节制,但也不可过分激越,不要刺激野性。野性真要爆发出来,还是非常恐怖 的,甚至可以说是毁灭性的。那种只求一时痛快,要冲决一切,打倒一切的狂飙做法,看起来似乎很彻底,很英勇,其实要么是天真烂漫,要么是别有用心。一方面,一点点地扩张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互联网,让尽可能多的人互通互聯,一點點地為社會積攢力量;另一方面保持足夠的理性和克制,既要爭取盡可能多的讓步,又不要指望自己全贏,而是要留一點空間,要給一點辦法,要給一點退路,不要把人逼急了,不要撩撥野性。這方面,我們過去的代價已經夠沉重的,該變得聰明一點。
不放过任何博弈的机会,但每次博弈都应该是恰到好处。就这样稳健地博弈下去,不僅能博弈出規則,而且能博弈出價值。比如要把人當人,不可以把人當牲口,把人當牲口最終要付代價,這樣的常識,就會因著此次黑窯事件而最大限度地深入人心,並直接反映到以後的規則修改之中。博弈不僅可以推動規則上的進步,更可以推動價值上的進步。而價值是什麼?價值就是方向,價值就是靈魂。過度物化的當下中國,最缺的就是價值,最缺的就是方向,最缺的就是靈魂。而要補救這一切,端賴博弈。
博弈在黑窯事件善後的全過程中,一直在推动进步。这么说不是庆功,不是丧事当喜事办。的确,博弈推动的这点进步是很可怜。不能把人当牲口,不能搞地下奴隶制,到了21世纪我们还竟然需要讨论这样的问题。但没办法,现实就是如此,甚至还要严峻。黑砖窑可怕,黑煤窑不可怕?黑作坊不可怕?在各个中心城市随处可见的,把拐骗到手的小孩当乞讨道具不可怕?其中还不乏故意把健康小孩弄残的。我们与这些日常生活中的罪恶和苦难其实一直朝夕相处,我们与这些日常生活中的罪恶和苦难常常擦肩而过。还有很多更可怕的罪恶和苦难,甚至是我们明明知道却现在根本无法讨论的。我们的这个世界并不是更坏,它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它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只不过我们已经习而不察。山西黑窑事件不过是以一种极端的形式刺激了我们,惊醒了我们,让我们明白了我们真正的处境。
所以我才同意鄢烈山兄的判斷,我們的確沒有什麼好震驚的。當初的震驚,現在冷靜的回顧起來,的確顯得有些可笑。我們的進步就是基於這樣的一個起點。這很無情,但這就是現實。我們不是從零開始,我們根本就是從負數開始,我們的最低綱領因此只能是首先怎樣消滅負數。這就註定了,我們現在的所有進步,都只能是一 種可憐的進步,一種悲哀的進步,一種讓人心酸的進步。但我們別無選擇,我們只能有這樣的進步,所以即便是這樣的進步,我們也需要,也必須花大力氣去爭取,一頂點點這樣的進步也不可以放棄。
看透了這一層,就知道怎麼給自己定位了。不求一定要達到一個什麼目標,只求不斷地推動,有一點點推動都是成就,都該高興。用伯恩斯坦的話說,即運動就是一切,目標是無所謂的。無所謂目標,也就不容易失望,更不至於絕望了。就這樣做一頭老黃牛,不急不躁地堅韌地拉車,拉這輛有著幾千年專制歷史的老牛車。或許這輩子根本到不了終點,那沒關係,那就慢慢享受過程吧,拉著,並且快樂著。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93218
首次有中國正省級官員向群眾道歉
    回應給: lukacs(lukacs) 推薦0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然文革時期還有局常委級人員向群眾「認罪」的,所以也不算首次。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7-06/22/content_6278847.htm


新華網太原6月22日電(記者高風 葉健)在中國勞動保障部、公安部、全國總工會聯合工作組22日於太原召開的新聞通氣會上,山西省省長于幼軍代表山西省政府向受到傷害的農民工及其家屬道歉,向山西人民檢討

於幼軍說,近期發生在山西省運城、臨汾、晉城的一些“黑磚窯”刑事犯罪和非法用工行為,侵犯了農民工和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損害了他們的身心健康,在國內外造成了很不好的政治影響。作為一省之長,他深感內疚和痛心。

    為此,于幼軍代表山西省政府向受到傷害的農民工及其家屬表示道歉,並向山西全省人民檢討。

    於幼軍說,近期發生的這些“黑磚窯事件”暴露出山西省在農村地區勞動用工和流動人口管理方面存在著明顯漏洞薄弱環節以及政府監管不到位等嚴重問題。長期以來,政府有關部門對農村的小作坊、小煤礦、小礦山、小工廠等的勞動用工問題疏於管理,基本處於失察和失控狀態。

    於幼軍說,公安機關對農村流動人口的管理存在漏洞,工商部門對存在的無證磚窯沒有及時發現並依法取締。正是由於政府對農村地區社會管理的缺位元和一些幹部、公職人員的失職瀆職以及個別人的腐敗行為,使一些農村地區非法用工,尤其是拐騙農民工、使用童工和雇用智障人員等犯罪行為,能夠長時間存在,使得一些非法窯主能為所欲為,濫施淫威,導致農民工流血流淚,遭受欺淩。

    于幼軍說,“黑磚窯事件”還暴露出山西省一些地方農村基層組織軟弱渙散,一些鄉村基層黨組織和政權組織未能認真履行職責、自覺代表並維護群眾利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和法律尊嚴;個別村幹部甚至包庇縱容黑窯主,充當“黑後臺”和“保護傘”,致使在農民工合法權益受到嚴重侵害時,這些村組織和幹部麻木不仁、熟視無睹,沒有及時向上級政府和公安機關舉報,耽誤了打擊犯罪分子和解救受害農民工的時機。

    於幼軍說,這類事件還暴露出一些黨政企幹部政治素質不高,政治敏銳性不強,沒有牢固樹立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理念,不善於以“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思想和方法去觀察和處理問題,時刻把群眾的安危冷暖掛在心頭,時時處處自覺保護人民群眾的利益。

<<<<<<<<<<<<<<<<<<<<<<<<<<<<<

于省長還是好的,要保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75364
這不同
    回應給: 沙包(solpao) 推薦1


lukac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Guoding

中方的事件是自己人奴役自己人,是嚴重違反人權。
我國不同,是奴役外國人,這是主體性的自然表現。雖然有待改進,但總是情有可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74572
不過,別以為只有大陸會有這類事情
推薦1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山區「軟禁」1年 11外勞、偷渡客被查獲好樂
2007/06/07 13:36
記者蔡雙全/高雄報導

落跑的外勞和偷渡客被捕,通常都是一臉垂頭喪氣,但一群躲在中部深山的外勞和偷渡客被高雄海巡隊查到時,卻是高興歡呼,因為他們在山區幫人種菜,薪水扣在雇主手上,加上沒路出去,宛如遭軟禁一樣,見到海巡幹員就像看到救星一樣。

「趴下趴下,我叫你過來,我叫你過來!」海巡人員等了好久,終於等到深夜十一點多這群偷渡客和外勞睡著了,以突襲的方式把他們全逮捕,還查到了一把他們平常用來打獵的獵槍。

清晨天亮了,被捕的外勞和偷渡客一群十一人綁成一長串,被帶到流籠邊,這群人竟然高興的快哭了,因為他們從躲進深山後,有人己經一年沒見過外面的世界。

不止被捕的外勞高興,海巡人員更高興,因為他們為了追查這群人的下落,在中部山區走過危險的獨木橋,這還是小意思,為了等晚上的突襲行動,大家躲進工寮還被凍的半死。

海巡人員:「現在外面氣溫差不多5到7度,所有幹員高雄市和鳳山的都擠在這破工寮裏面,沒水沒東西吃。」更別說為了爬山,大家都爬的滿身傷痕。

海巡人員:「這傷就是我們在攀岩的時候,從山上直接摔下來,摔下來,摔到山谷,很多人受傷,目前我們還有兩個病號在上面的工寮休息當中。」

這群偷渡客和外勞躲在山區種菜,賺的錢全扣在雇主手上,加上沒路可以走出來,這次被海巡查獲,他們終於結束軟禁般的生活,接近回家的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74508
看過?盲井?嗎`?
推薦0


沙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齣電影看過後,就能明白那兒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73352
國際歌山西版
推薦0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72977
李昌平的質問
推薦1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沙包

China Study Group
李昌平:「奴工」事件釋放出了什麼信號
by 31 dec

作者:李昌平 文章來源:中國改革論壇 點擊數:795 更新時間:2007-6-19
[link]

「奴工」事件釋放出了什麼信號

——讀《400個河南孩子被賣山西磚窯 400位父親泣血呼救》有感

李昌平

  山西洪洞的「奴工」事件,震驚了全國,震驚了全國總工會領導。我在讀相關報道的時候,除了眼淚,血多次在冰點到沸點之間轉變。

  這幾天,我想了很多很多,要說的話也有很多很多,但又覺得說什麼都沒有用。以人為本,科學發展,八榮八恥,先進性建設,和諧社會等等,我黨中央說的多好啊!我等說什麼似乎都只是「小丑」在表演!

  儘管我知道說任何話都只是「小丑」在表演,但我還是忍不住要說話。

  我要說的第一句話是:當「奴工」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時候,人民在哪裡?「三個代表」在哪裡?

  黑心窯老闆是村支部書記的兒子。面對支部書記兒子像圈牛一樣圈著數十「奴工」的暴行,人民群眾和基層黨員義憤填膺,卻都忍氣吞聲,沒有人伸張正義,也沒有人向政府舉報。這樣忍氣吞聲,並非一朝一夕,而是數年漫長的光陰!

  我要說的第二句話是:當「奴工」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時候,人民政府在哪裡?保衛人權的國家機器在哪裡?

  面對「奴工」在死亡線上掙扎的時候,基層政府、黨委、還有公安派出所、司法所、稅務所、土地管理所……都視而不見。甚至,黨的組織、基層政府和部門,還授予支部書記及其兒子很多榮譽。對「奴工」在死亡線上掙扎視而不見,卻對支部書記及其兒子褒揚、甚至授予「重點保護單位」特殊保護,這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數年漫長的光陰。

  我要說的第三句話是:為什麼「奴工」事件,要等到中央領導震驚、批示後才引起重視並加以解決?縣級以上領導幹部在哪裡?

  對於鄉鎮政府和基層組織「視而不見」或「重點保護」,我們常常以法制觀念不強,基層幹部、黨員素質太低加以指責和解釋。對於鄉鎮以上的各級黨委政府及其部門的領導幹部的「充耳不聞」,該怎麼評說和解釋呢?大多都以「下面知情不報」予以追究,責任又回到了基層。胡錦濤同志說:「群眾利益無小事」,但這麼多年來,人民群眾的很多大事、甚至生命危險,卻被很多高級幹部互相推諉或一拖再拖或不理不睬。這些年來,外地來了個土財主,主要領導幹部都積極親自接待,熱情周到;即使來了個外國小混混,也會前呼後擁,甚至警車開道。有幾個高級幹部,願意親自接待上訪農民、工人和有冤屈的窮人,能像過去的共產黨人那樣,親自深入到弱勢群體中,與他們同甘共苦、同呼吸、共命運。

  我要說的第四句話是:高勤榮你還好嗎?

  6月14日,中央電視台對震驚全國、甚至世界的山西「奴工」事件進行了報道,我詳細看完了當天的山西新聞節目,全是「一派大好」,就像「奴工」事件沒有發生過的一樣。「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的功夫到家了!媒體是人民的喉舌,媒體人是人民的戰士,山西的媒體怎麼了?山西的媒體人怎麼了?我同情和原諒了山西的媒體人,因為山西曾經有一個人民戰士叫高勤榮,因為他拿起筆揭露山西地方政府工作的陰暗面,獲得了數年悲愴的牢獄生活!

  我要說的第五句話是:這會是最後的「奴工」嗎?

  我曾經在2003年寫過一篇文章《防止底層社會的兩個非法生存》,第一個非法生存是,底層的民眾為了降低生存成本,不得不非法生存;另一個非法生存是,基層的政府及其部門,為了對上級負責和保證自己生活得與上級幹部一樣好,不得不依靠違法維持執法和優越的生活。2005年,我又警告《警惕基層社會的兩個灰色化趨勢》。所謂灰色化,就是白中有黑,黑中有白,似黑非黑的狀態。文章指出:一種灰色化趨勢是,基層社會的經濟朝著"資本和黑色勢力或貪腐幹部」結盟的方向發展的趨勢越來越明顯,並對"龍頭企業+農戶」的發展模式提出了強烈批評;另一種灰色化趨勢是,基層社會的政治朝著"少數專制幹部和資本家或黑社會背景」的方向發展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現在,農村有些突出問題,確實是有了明顯的好轉。但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由於90年代以來的"三農」和農民工政策基本錯誤,才導致的在經濟持續高速發展背景下出現嚴重的"四農」問題。雖然最近幾年的農村和農民工政策有些改善,但總體上還是在90年代的框架內。經濟上,一心一意扶持極少數"強人」富裕,政治上一心一意依靠"強人」和保護"強人」,8億多農民被逼迫在農業的生產環節"刨食」,不得不被迫在勞務市場上當牲口使用。底層社會的經濟被"強人」控制後,政治成為少數"強人」控制的政治。所謂經濟決定政治,有什麼樣的經濟,就有什麼樣的政治。我們應該清醒地面對現實,不少地方的底層社會,人民沒有了,數千萬的黨員邊緣了,基層政府換上了新"馬甲」,胡漢山回來了或正在回來。不少人天真的以為,我們現在是法制社會了,請問:現在比以前更公平、更正義、更正氣了嗎?公安局為什麼只在"強人」的家門口掛上"重點保護單位」的牌子,法院為什麼不給交不起錢的人立案……人民沒有了,數千萬的黨員被邊緣了,基層政府換上了新"馬甲」,法制還靠得住嗎?所以,到北京上訪的人群,不管基層幹部怎麼圍追堵截和打擊報復,卻是越來越龐大;所以,無數的人都希望得到中央領導批示,儘管這是多少萬分之一的機會,但就是為了這多少萬分之一的可能性,無數的人們還是期待紫禁城的明月能夠照耀到自己的身上。人們不相信法,相信不了法制,依然相信的是"包青天」,這不是人們的愚昧。只可惜,"包公」能夠為一個人"討」工資,卻不能為天下人"討」工資。

  我的判斷,中國底層社會的弱勢人群的生存狀,存在普遍惡化的可能性。

  我要說的第六句話是:難道需要再來一次革命?

  在我血氣上湧、含著眼淚讀著"奴工」事件的相關報道的時候,我最直接的想法是給那些尋子兒子卻找不到政府部門幫助救兒子的可憐的父親們發槍,讓他們自己去救自己的孩子。數小時後,我覺得不能給那些父親發槍。但誰能夠承諾從今以後不再發生類似的事件呢?政府可以承諾嗎?各級領導可以這樣承諾:在我管轄的範圍內發生了類似的事情,立馬辭職!誰該給中國人一個承諾啊!

  也許有人會說,山西"奴工」事件只是個別事件,不代表整個中國的現狀。是的,這只是最近很多年被曝光的同類事件中最嚴重事件之一,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在全中國的農村和城市的邊緣地帶,都不同程度地普遍存在這類問題。真正可怕的是,我們對類似問題的普遍性沒有足夠的勇氣承認,更沒有決心和信心並加以解決。

  也許還有人會說,中國的人權狀況總的是好的,甚至比西方主要國家還要好。不管是不是比西方好,在我看來,這個不重要。我只知道並在乎,共產黨建立新中國後,"奴工」是消滅了的,中國人不再做奴隸了,這是新中國的主要標誌!中國人又開始做"奴工」了,這就是國恥!就無法避免革命。

  我要說的第七局話是:共產黨該不該講政治?

  中共黨員——我的同志接近8000萬,黨的基層支部有數百萬個,有如此龐大的黨員隊伍和基層黨組織,竟然有這麼多孩子長時間生存在"人間地獄」,千千萬萬個"三個代表」們,我們代表了誰啊!我也是一名中共黨員,我深感羞愧!!!

  8000萬黨員同志,幾乎有人的地方就有黨員,就有黨的支部,這是多大的力量啊!為什麼就讓幾個土窯主、土礦主橫行霸道!!!誰代表了黑窯主、黑礦主?誰是他們的後盾!江澤民同志告誡全黨同志要"講政治」,這就是最大的政治。執政黨,不能不講政治,黨內要政治掛帥!否則,黨就會失去先進性,改革就會迷失方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72470
怎麼解釋奴工現象?中國惡質文化?資本主義的邪惡?
推薦0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China Study Group
山西黑窯童工揭示中國社會慘象----中國為何再現奴隸制?
by 仲大軍 15 jun
北京大軍經濟觀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軍

[link]

昨天和今天一早,香港勞工教育及服務網絡的陳樂樂和廣州的笑蜀先生便發來慘不目睹的照片和文章----山西黑窯童工!這使我看到了我國社會發展的現狀:在一片經濟繁榮增長的同時,卻出現了失去人身自由的奴隸和童工!

這是一幅幅與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和社會文明不斷進步十分不和諧的景象!讓我們先來看看這條網上最早發出的描述解救過程的帖子:

罪惡的「黑人」之路!孩子被賣山西黑磚窯,400位父親泣血呼救

我們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在這些手腳並用、頭髮長得像野人一樣的孩子中間,有的已經整整和外界隔絕了七年,有的因逃跑未遂被打致殘;有的孩子被監工用燒紅的磚頭把背部烙得血肉模糊(後被人救出在醫院治了數月也未痊癒)。他們每天工作14個小時以上,還不讓吃飽飯,有時因勞累過度,稍有怠工就會被監工隨手拿起的磚頭砸得頭破血流,然後隨便拿起一塊破布一裹了之,繼續幹活,至於拳打腳踢,棍棒伺候更是家常便飯,更有甚者,有的孩子被打手打成重傷也不給醫治,如不能自愈或傷情惡化,奄奄一息時黑心的工頭和窯主就把被騙的苦工活活埋掉。這些孩子身上都因為長期不洗澡長滿了牛皮癬似的皮屑,他們最小的只有8歲,8歲的孩子為了一頓飽餐是那麼順從,每天都幹著成人都難以承受的重活。他們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全天候有監工或打手巡邏站崗。

這就是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這種現象證明,當今的中國不僅大量存在著嚴酷的剝削,更存在著暴力、壓迫和奴役!這種現象也向人們暗示,中國的經濟發展在一定程度上是建立剝削、奴役和掠奪的基礎之上的

大軍觀察網站曾發表過吳宇虹先生的一篇文章:《中國是一個奴隸制長盛不衰的大帝國》,歷史學家證實,即使到了清代,中國仍然存在著奴隸。

是毛澤東領導的人民革命,推翻了剝削階級,消滅了「包身工」等悲慘奴役的用工現象,勞動人民的得到了翻身解放,勞動群體的社會政治待遇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一場經濟體制改革,卻給中國帶來了倒退,消失已久的奴隸和奴役又重新在中國的某些地區再現!這種情況說明:中國在取得巨大的經濟進步同時,卻在發生著政治退步、人文退步和人性退步!試問:建立在政治退步基礎上的經濟增長和經濟發展能長久持續嗎?

除了政治退步,山西黑窯奴隸童工現象還說明了中國社會貧富分化和文化分裂的程度,大量的財富進入了城市和工業利益集團,一小部分社會群體進入了發達和富裕的現代化,但鄉村小城鎮大部分人仍然掙扎在生存的貧困線上。奴隸和童工都是這種社會非均衡發展的後果,是貧困和社會分化的結果。

因此,非均衡的發展必然帶來悲慘、愚昧和落後。奴隸制的沉渣泛起,說明中國社會非均衡發展已經到了令人關注的地步了。一邊是發達和現代化的大城市,一邊是貧困愚昧落後的農村,落後便必然導致愚昧、殘暴和醜陋。

那些高唱凱歌、闊步發展的城市精英群體和官僚群體,他們可能並不會在意中國21世紀出現的奴隸童工,但這種愚昧和落後必然會像烈火一樣燃燒起來,這就是中國因貧富分化而帶來的未來的巨大挑戰。

資本主義,你到底要把中國帶到何處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2272463
頁/共2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