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國星火論壇
市長:古士塔夫  副市長: lukacsGuodi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中國星火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影視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頤和園》戛納參展受阻
 瀏覽593|回應1推薦1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觸及八九民運 官方曲線留難
《頤和園》戛納參展受阻劇情精采

撰文 淩四化
2006/05/19, 週五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6768&Itemid=91


這也是很有戲劇張力的情節,現正在法國戛納(Cannes,港譯康城,台譯坎城)上演,主角是《頤和園》的導演婁燁。

放在他面前是兩條路,一是不理電影局因技術理由擱置審查的決定,以個人身份繼續參與影展競賽,正如此次評審委員會主席,來自香港的王家衛所言:“電影無國界,我們的語言只有電影。”

但如此擅自提供影片參加境外電影展,付出的代價可能是影片不得在內地公映,並且製作相關人士接受懲處,踵武叛逆前輩張元、田壯壯之步履,五年內不得在內地從事電影之相關活動(按現在規定,已比田壯壯的10年輕了)。

以和為貴的代價

另一條路是為求能在內地公映,那便班師回朝,不湊這一次熱鬧了,反正在其他地方還有很多影展,多一點轉寰餘地,與電影局審查諸公開誠討論究竟有甚麼問題,然後妥協。

這是為免於受罰也好,為內地觀眾也能走入戲院觀影也好,以和為貴,但代價便是為了迎合而將作品扭曲了,虛偽的做一個留辮的大清順民,忍一時之氣,因為借鑑歷史,這一條辮是早晚也會給去掉的,留得青山。

婁燁現在放的聲氣是:只要能在內地上映,願意刪除電影局想要刪除的任何東西。那即是願意妥協了,可他卻在未有結果之前,已率領一班演員在戛納盛裝會見傳媒,並且安排了試映會,若然真的因為北京的阻滯而一面黯然收拾離場,北京的會認為是贏了面子,抑或在國際注視中又添罵名而難堪呢?

內地上映要怎麼刪是後話,現在的關鍵是北京也要控制拿到外地參展的版本,而且這在政治影響上更重要,北京反過來會問:只要能在戛納參展,願意刪除電影局想要刪除的任何東西嗎?如果電影局容許出現兩個版本,在他們來說,那便後患無窮了。

各懷鬼胎真精采

婁燁一邊說萬事有商量,一邊卻已高調挺進,看在對方眼中便是誠意不足了。

大抵他也了解影片內容敏感,有主角參加1989年北京民運的情節及場面,更有大膽性愛鏡頭,女主角郝蕾全裸而配角胡伶半裸,所以便在最後一刻送交審查,預計結果是因這些問題而審查不通過,那便加添政治審查的話題,越鬥越香了,先斬後奏,那是已預備承擔“欺君”的罪名了。
 
可是這邊也不是省油的燈,不甘給你看通利用,想出了一步活棋來,以交來的Beta版本“聲音與畫面不清晰”為理由,擱置審查,避過題材敏感的爭議,所以製片人耐安表示:“實在太出乎意料了,此前我想到一萬種可能,郤沒有想到這個結果。”如此出人意表,進可攻,退可守,各懷鬼胎,你說劇情精采不精采?
 
耐安是婁燁的好拍檔,女演員出身,是夢工作藝術文化公司的董事長,之前這公司便和德國的製片公司合作拍了婁燁在內地給禁映了的《蘇州河》(周迅主演),關於《頤和園》的投資,耐安表示該片沒有國外投資,只有國外基金會的無償贊助,以及海外預售收回的定金。

那是已買了片花,都看了試片的版本,然後你又說因官方要求剪成“潔本”,那以為這些是吸引點的買家又願意接受嗎?所以婁燁的妥協之辭大抵是場面話而已,放眼的該是沒有審查,可以自由創作的世界。

一條心連綴成佳話

這次參展,香港有一部未能參加競賽部份的《黑社會以和為貴》風雨同路,片名同樣都有一個“和”字,可就正言若反,不屑的放棄內地市場,《頤和園》也能有此不甘委曲求全的豪情壯志,香港內地一條心,在史上可連綴成佳話。
若說不為那放映收益,只是希望內地人民也可以看得到,有內地翻版市場的流通力量,大概可以放一億個心,更何況有此民運情節、性愛場面的吸引,相信己有不少人等?這個在戛納放映的拷貝了,在香港的想看,也可能同樣要仰賴這方面的供應呢!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1688917
 回應文章
從藍風箏到頤和園
推薦1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lukacs

文中提到的「藍風箏」「小城之春」、「蘇州河」、「頤和園」、「活著」、「過年回家」、「鬼子來了」、「十七歲的單車」等八部影片,我就只看過「小城之春」、「藍風箏」及和「活著」三部,後兩部也常放映給同學看。


2006.09.07  中國時報

從藍風箏到頤和園

陳浩

     從一本攝影集子裡看到這張舊照片,大跨頁,一張臉,小學生學造句如果不知「歷盡滄桑」何所指?一臉深摺子硬肉、短髮亂長鬍渣子不剃、眼神不見底的模樣就是。攝影家寫了幾行文字,那年已是中國第五代成名導演的田壯壯,還在被禁止從事電影工作期間,到其他導演朋友拍片現場探班,攝影家隨手按了幾下快門,成了傑作。旁白還說,官方後來發給恢復工作證明文件,田壯壯裱了起來,掛在牆上。

    一九九二年殺青的「藍風箏」,官方審查不通過,九三年在東京影展得大獎,中國代表團退席抗議,事情鬧大了,田壯壯被判「三年不許拍電影」。從此十年沉默,直到重拍費穆的「小城之春」,田壯壯才再用電影說話。這樣的像是拿手術縫針將一個電影導演的嘴縫住的刑罰,十三年後的今天又再發生,以「蘇州河」成名的第七代導演婁燁,新作「頤和園」未獲官方審查通過,參加坎城影展,婁燁被中國電影局處罰五年內不得拍片。

    兩個月前,台灣清華大學的中國研究中心辦了一個小型的「中國影展」,使「藍風箏」初見天日,在台北市和新竹市各有一次「海峽兩岸」公開首演,數百觀眾反應熱烈,田壯壯寫實的語言十多年後在海峽彼岸依然能發出感人的力量,市民與學人也曾共同探索,那讓統治者非得強行禁制抹去的人民共同記憶是什麼?

    田壯壯在拍攝「藍風箏」之前,他的前輩老師就曾一再提醒,「拍什麼都行,就是別拍『十七年』。」但田壯壯,一個電影作者,最難抗拒的誘惑,就是說自己的成長故事,那剛好就是中共從建政到整風、反右、直到文革開始的那十七年。當權者已將文革浩劫的禍首定為四人幫,你若要追問那惡的源頭,回想一步一步時代怎麼荒謬的走來,成長的任何記憶都是揭露。人民的記憶就是當權者的禁區,田壯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其實,從藍風箏以後,張藝謀的「活著」、張元的「過年回家」、婁燁的「蘇州河」、姜文的「鬼子來了」、王小帥的「十七歲的單車」接連被禁,表面的理由都是「違規參賽」。二○○一年王小帥被當局「停止在中國電影集團參與一切創作、製片活動」,最慘的當然就是婁燁這次「五年內不得從事相關電影業務」,同時受處罰的還有製片人耐安,「頤和園」及其所有收入被電影局查封。

    我沒看過「頤和園」,讀過坎城影展期間三十多篇西方影評,基本因為在亞洲週刊上看到評論家林沛理痛罵坎城影展主席王家衛「趨炎附勢、明哲保身」,不肯幫「頤和園」一把,讓已陷入險境的婁燁在國際影壇有一線生機。「頤和園」是講九十年代三個中國大學生的愛情故事,西方影評拿來和貝扥魯奇「巴黎初體驗」並論,明寫「性與愛情」的覺醒,暗喻一場政治革命的許諾與失敗。婁燁說,「頤和園」是純愛電影,而「六四」就是「一次戀愛的感覺」。沒錯,婁燁拍的就是「天安門世代」的成長記憶,性命交關的愛情。

    又一個電影創作者的生命被判禁梏,你會問,也該問,為什麼他們還要以影犯禁,不休不止的說自己成長的故事?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732&aid=1842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