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龍族
市長:邵爺  副市長: 醉米粒昕弘sheel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龍族】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龍族公告與其他重要訊息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318學運《陰謀論》
 瀏覽1,182|回應0推薦1

意樵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sheela

2014年3月27日星期四  

318學運《陰謀論》

為何學運訴求一直變?為何與馬總統會談如此難?為何要攻佔行政院?打斷江揆的律師真的是豬一般的隊友嗎?


不管你是反服貿、反黑箱、反馬英九、反國民黨、甚至反中共;

若318學運是一場陰謀、是一個政治手段的話,它將會是台灣近來成功度最高的陰謀,甚至超越當初計畫的預定!

 

假設,這個活動的幕後黑手是民進黨

假設,學運主要活動全是民進黨的人

假設,打從一開始,警民衝突就是製造談判籌碼是必要的環節

假設,打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場計畫好要"長期"、"流血"、"被獨裁鎮壓"的革命

 

那他們為何這麼做?

 

蔡英文前去探視佔領立法院的學生,,現場響起了尖叫和熱烈掌聲;但返服貿本身,和民進黨下任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並無關係。又或是這掌聲,是為接下來的計畫助威?

現在大家已知道佔領立院的全是民進黨的人,"民進黨佔領立法院"反倒是一個常見的手段,只是現在變成高呼自己是全台民意的學生。

 

 

若民進黨真是策畫這次活動的幕後黑手,那這場學運的目標可能是什麼呢?


(1)退回服貿
 
 其實民進黨是支持服貿的,但是!絕不能在國民黨執政時過!
 
 不討論統戰、之後的經濟衝擊,服貿確實可以讓台灣在經濟成長上有成績,尤其在台灣經濟主力--外貿這塊,這個數據可能會讓你相信馬英九原來是耶穌;加上簽了服貿之後,與中共關係日漸密切,民進黨的諸多立場也會漸漸被弱化,在國民黨和中共握手的瞬間,民進黨一直以來反共和台獨的立場會瞬間消失,瞬間成為二流黨派,甚至無立場在台灣存在,被逼到退無可退的窘境。
 所以在立法院民進黨必須不擇手段誓死守住服貿,不斷拒絕審議、甚至占領主席台,因為真的是"不守住就會死"!
 
 除非,簽服貿的是民進黨。

 也因此他們過去提出一項要求--"逐條審查"。
 
 大家也知道立法院其實無權修改服貿內容,充其量只是"大家都來看過一遍,看要不要?";因為要改,就等於再花數十個月和中共重新協調,而這協調中共還不一定接受。
 所以逐條審議的真正目的是"拖時間",把服貿拖到民進黨執政時再過。

 若以這個觀點來看,現在學運提出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再搭配要全立委簽名同意的"逐條審查",將會成為最完美的拖延戰術。因為中共願意的協議,監督條例不會過,監督條例會過的中共不願意,台灣將會永遠停在協商階段。
 
 若馬英久真的心繫台灣經濟,這也可能是他不願退服貿的原因,因為不讓它跳過這階段,將永遠不會執行。

 若說陰謀點的,國民黨也有和民進黨相同的立場,服貿生效後,經濟並不會立刻成長,若拖到2015或2016後,經濟成長的漂亮數據將會落在下一任執政黨身上,即使促使成長的是這份服貿,但人民並不在意。

 所以國民黨必須盡快通過服貿,而民進黨必須不擇手段阻止;這個情況在台灣被統一或獨立之前,應該都不會改變。

 

(2)用"民意"超越"法治",退回服貿

 這是使用"學運"的首要原因。

 現在服貿已送,而且法治上是合法的,所以要使之失效,就必須用"可能"可以超越法治的"民意",而最乾淨、最容易號召、最讓人接受的民意,就是所謂"下一代"的學生。

 若這場活動真的是民進黨拉抬的,那學生領導用誰最好呢?
 之前朝苗栗縣長劉政鴻丟鞋的陳為廷,既有知名度又有立場,當然是最佳人選。


(3)製造社會動盪,人民和政府的對立,增加談判籌碼


 一個沒錢的小孩想吃糖,大人又不肯買給他,該怎麼辦呢?

 有一個辦法,"哭鬧"到大人買給他吃。


 若這真是一場陰謀,這勢必是它的核心。

 所謂的哭鬧,當然就是"社會動盪",讓政府不得不低頭解決,因為尋求正常途徑,已無法退回服貿。

 只有鬧得天翻地覆,鬧到你政府受不了,鬧到你百姓受不了,鬧到全台灣發瘋。
 鬧到我說出"只要你這麼做我就結束抗爭"時,你會心懷感激,感謝我結束這場動盪,感謝我救了台灣,感謝我還社會安寧。

 
 我才能講我的。
 

 這是可惡的方法,卻是唯一的方法。

 

===========以下進入學運===========

 假設,幕後黑手就是民進黨,
 假設,318學運的真正的目的是:
 (1)退回服貿
 (2)要退回服貿必須利用"民意"
 (3)民意的最大力量是"與政府對立"


 我們試著用這個角度,重新再看一次學運的重要事件,一切脫序的行為將變得合理:


(0)黑箱服貿懶人包

 不討論懶人包以外廣為流傳的服貿分析或心得,是否為民進黨網軍所為,就算已有許多說法解釋服貿並無黑箱,或其所說的誇張威脅,但也已足夠讓人民分邊站到今天。


 若說懶人包是陰謀的第一步,實在是非常好的開局。

 但和學運之後的行動基本無關,所以不列入。

 

(1)佔領立法院

 知法犯法,若學運號稱"非暴力和平"的靜坐活動,為何不先在立院外合法靜坐,而是直接衝進立院?

 請試著站在同樣的立場思考,服貿的30秒雖然看似瑕疵,但卻是合法送出,馬政府可以說是坦蕩蕩,若是比照一般抗議團體靜坐,甚至連社會大眾都不看一眼,所以學運要有更高的能見度,更多的民心支持,必須要有更大的事件。
 
 但若你只能靜坐,要如何製造事件?


 唯一的方法,就是"被鎮壓"。


 而且最好是"血腥鎮壓",也就是我們今天看到在政院的景象。
 加上佔領立院的學生都有充分的3C產品,若王金平當時真的動用警察權,可以想像現場傳回來的學生錄影可以多具說服力。

 若真是如此,強行佔領立院的學生,本來應該要上演行政院的情況,但為什麼沒有呢?請看第二項。

 
(2)馬政府一意孤行,漠視民意,獨裁
 
 首先學運知道你馬政府不會退服貿,這些事情自然我說的算,而且讓百姓有這個印象是非常重要的調味料。

 大家都知道中國共產黨"獨裁血腥鎮壓"人神共憤,所以要讓學運"被鎮壓"這個事件發輝到最大的效果,"獨裁"和"血腥"無疑是這場表演的最大主力。這樣不但百姓悲憤,台灣最後的"民主"希望,也落到了民進黨身上;

 於是被中共打壓的民運人士吾爾開希和"六四民運"領袖王丹便出場了,還請到了立法院前線。

 基本上這場活動和他們雖然不相關,但他們甚至不用說一句話,就可以讓人聯想到中共獨裁政府打壓民運,輕鬆讓馬政府陷入與中國共產黨一樣的汙名。

 若說這事都是計畫中的,那就萬事具備了;


 但也可能因為具備得太齊全,使得馬英九或王金平,完全不敢動在立法院的學運,也因此讓學生佔領到今天。

 

(3)"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若說這真是一場陰謀,
 這句話其實是在告訴我們:我們是在革命,而且已經開始;而且現在不是,以後也會是。
 
 
 "做好心理準備吧!"
 
 
 要讓人民革命,馬政府的"獨裁"必須越激烈越好,人民才會和政府的對立。

 所以要讓"獨裁"表現到位,除了死不退服貿,還必須讓全台的百姓感受到獨裁政府的威脅性,那現在欠的"東風"是什麼呢?
 
 
 當然不是馬江的對話,更不是癡心妄想的退回服貿,而是"警察的鎮壓",而且必須是"血腥鎮壓"。


 最好還能和六四運動畫上等號,讓民眾對政府死心,認為台灣的馬政府和最痛恨的獨裁共產黨實無差異,剩下的就靠媒體和網路瘋傳。如此大家便能轉為單純的"反對政府",那接下來的都好說了。


(4)退回服貿才對話

 若真是如此,那就要讓之前所有的鎮壓以外的方法都無效。
 所以學運提出第一項訴求--"退回服貿才對話"。
 
 如此恐怖份子般的思維,為何我們的學生領導可以如此堅持?
 
 因為丟出這項訴求後,其實誰來講都沒用,因為料定你馬政府絕不會退回服貿。
 所以他們等的不是馬江的對話,也不是任何承諾,而是鎮暴警察,或許更希望來的是公安,上演一場精采的重頭戲。

 因為重頭戲上演後,他們才真正有談判籌碼,或是威脅的刀子。


(5)江揆會談
 
 若說,現階段等的是警察鎮壓,和江揆對話幾乎沒有意義,但是政府釋出善意要溝通,總不能拒絕吧?
 
 但是若讓江揆在首次接觸中,就在媒體前講出一堆服貿的好處,可能會有民眾因此被說服,那就太糟糕了;

 所以面要見,但話不能讓你講,所以當然需要一個黑臉不停打斷江揆說話,然後速速聽到預料之內"不退回服貿"的立場後就可以請走江揆。
 
 因此那位律師出現了。


 大家都說他是豬一般的隊友,不!他是神一般的隊友!而且他不是SUP,是AD,是他CARRY了整個場面,做出當時真正要做的事--別讓江揆多說話。

 為什麼到講到馬英九後,就把矛頭指向馬?因為你江揆不夠看,今天在那邊的主角其實應該是馬英九,"群眾"反抗"總統"才有最好的畫面,才足以煽動民意。

 若這些都是計劃,這也是為什麼學運代表要求在凱道對談,因為講什麼根本不重要,重點是可以表演"民意"的舞台。

 但馬英九可還沒瘋,看過江揆那場,怎麼可能還跟你在公共場所對談?


(6)學運內鬨,攻佔行政院
 
 為何要攻佔行政院?大家都知道這會讓訴求失焦,讓學運失去正當性,為何還執意強攻?
 
 但假設,A計畫即將失效,攻佔其他機關是必要的B計畫,而行政院只是偶然選中的目標呢?

 
 若"獨裁血腥鎮壓"是這活動中最重要的一環,勢必要在社會最關注的時期發生,最好是周休的二日。
 
 但是在立法院苦等強力鎮壓的前線沒想到馬政府處理居然這麼冷漠,立法院長王金平更是連碰都不想碰;

 加上隨著學運時間拉長,熱血的民心也開始冷卻,甚至網路開始有解釋黑箱合法性、服貿必要性和不贊成佔領立院的聲音出現,再這樣下去這場表演可能連重頭戲都還沒演就要落幕,因此他們要轉移目標,轉到一個馬政府非鎮壓不可的場所,盡快上演重頭戲。

 
 但要讓這個重頭戲成功,有個先決條件,就是學運本身是"非暴力和平的手段",之後"被獨裁血腥鎮壓"才有可看性。
 
 所以由陳為挺為首佔領立法院的總部人員,必須隨時向社會大眾表現反暴力和平抗爭的形象,所以不能讓他們再去"攻佔"其他重要機關,雖然他們可能是當初計畫要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的內定人選。
 
 於是他們表現了一個新狀態--"學運內鬨"、"不滿陳為廷"、以及最重要的"控制不了情緒激動的其他民眾"。
 這樣在立法院的陳為廷等學運主體可以和接下來可能的暴力佔領撇清,也可以交給其他人去攻佔其他機關。

 相信在現場看到兩位學運領導人不斷安撫那些失控民眾,大家一定很感動。
 但假設,這個場景,與當時和江揆在對話時,學運代表和那位律師的一搭一唱的表演其實完全相同?有人當黑臉煽動,代表當白臉安撫。


 不管如何,立院的學運總部已和之後的流血抗爭有區隔,且對社會大眾表明"有部分民眾自主性不聽陳為廷指揮",並且覺得"現在學運的手段太過溫和"。
 

 陳為廷淚道:「你們可以去佔領總統府啊!」


 當然這個言論一出,總統府馬上加強戒備,在這種戒備下若真的闖進去,那真的無疑是暴民了。在要放棄之際,發現了一個新目標,行政院居然只有拒馬...
 於是當然二話不說就衝進去了。


 林飛帆:「這是其他學生自發性發起占領行政院行動,我們都給予尊重,但還是希望能維持和平非暴力抗爭原則,不要造成任何人員傷亡。」


 接著,他們只需要做一件事,等馬政府的鎮暴警察來鎮壓。

 若可以,再派一些不上道的人混在警民衝突中,嘲諷警察讓雙方對立,衝突開始後專打被煽動過來的無知百姓。
 場面越亂,就越真實;鮮血越多,就越有料。

 然後就可以捧著血淋淋的照片,用"非暴力和平的學運抗爭"加上"獨裁政府血腥鎮壓",讓百姓群起激憤,製造社會動盪。
 
 
(7)馬政府血腥鎮壓

 若這是這場表演的高潮,這件事終於發生,必須再強調這個活動的宗旨。

 林飛帆:「馬英九總統應該要為他"動用武力"驅散同學的行為負起責任,這是一個國家暴力"再次"血淋淋展現在我們眼前。」

 魏揚:「每滴血都要算在馬身上。」

 當然在前去攻佔行政院的小隊長魏揚以無罪無保請回後,就必須再大聲的喊:"他是我們的戰友!學生無罪!警察暴力!"


 
 接下來,這個表演是拖越久越好,越血腥越好,社會越動盪越好,現在就是這場秀的高潮,接下來的都是繼續增加談判的籌碼,鬧到你馬英九直接宣布退回服貿以前,誓不罷休。

 

(8)等待服貿退回

 如同現在大家所看到的,若這是這一場陰謀,它已經成功,甚至成功到學運代表可以為所欲為。


 現在要做的只有二件事:"拖"和"等"


 因為"民意"在我們這邊,社會動盪的時間壓力,和警民衝突的對立都在政府那邊,我不需要會談,只需要"拖",只需要"等","民主正義"的勝利就會到來。

 林飛帆:「我們目前應該先就到底要不要會面、會面的內容、形式、時間、地點做討論,取得"共識"之前,我們認為送邀請函沒有實質意義,"時間也太早"。」

 現在開始學運的籌碼只是越來越多,根本不用急,應該說不能急,等到情勢更為惡化,警民衝突更血腥暴力,社會更為動盪,就可以逼你馬政府,咱們一起演一齣戲。
 中共用強的你得聽,我用強的也可以讓你聽。

 

================結論================
假設,318學運是民進黨策畫的陰謀,真正的目標是上述三點:

為何訴求一直變?因為訴求並不是真正想要的。

為何不好好會談?因為早知會談毫無共識。

為何要搞得如此動盪仍不收手?因為這才是真正目的。

 

假設這些都是事實,或離事實不遠呢?

是學運已經變質,還是本質就很奇怪?
學運前期展現了台灣民主的團結意志,那是真正中立的百姓所展現的素養和訴求,現在呢?現在是什麼?


或是 原本是什麼?
 
 

在那邊的若不是為全台"民意"奮鬥的學生英雄,

就是舉著民主旗幟政變的"恐怖份子",以台灣百姓的社會安寧當作要脅。


張貼者: 救我台灣 於 下午5:45

 

http://roc20140318.blogspot.tw/2014/03/blog-post.html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570&aid=5071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