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五更鼓現代文學社
市長:荒野金刀吐槽俠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五更鼓現代文學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備稿用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The Way I Was~~~~》-Oskar
 瀏覽472|回應1推薦1

王瑜隸-書寶寶誕生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咩咩布屋

往日情懷《The Way I Was~~~~》

文/Oskar

 

老天爺,你為什麼要讓我愛上她?

剛認識時,我口口聲聲對她強調:「我對妳沒意思,我只是把妳當作知心好友而已,不要誤會了。」

她回答:「嗯,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實我也不想談戀愛,因為那真的很麻煩。」

所以我們之間就像好朋友般的交往了一段時間,而且還聊了很多心裡的話,她告訴我一些關於她的過去﹝包括很灰暗的﹞以及她的生活概況等;而依照她的說法,班上同學之中,只有我知道這些。而相對的,在週遭一些較為親密的異性朋友之中,也只有她才知道這些秘密,因此我們之間就真的像是極為親密的朋友一般。所以我會應她的要求幫她寫作業,而她也在上課時傳紙條給我表示謝意,並且邀請我到她家玩。一切都沒有什麼風雨在裡面,我真的很高興能夠認識她。

事實上,我已經隱的察覺自己心裡對她有著一股悸動,但是我將這些想法全部壓抑下來,因為之前在大一時就有類似的例子,還且還在班上引起相當大的轟動。所以我要盡可能的去避免讓這種事再度發生,我不能再讓另外一個女人感到困擾。

而當時班上已經開始在流傳我們的八卦,這使得我非常的擔心,因為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所以我相當的焦慮,害怕會傷害她或是帶給她不必要的困擾;畢竟一開始是我主動跟她交談的。不過她並不在意這些流言﹝我忘了說明一點:她已經從跟她比較熟悉的女同學口中得知班上在流傳我們之間的謠言﹞,她告訴我:「沒關係啦!我們之間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不要想那麼多,也用不著去理她們。」既然她這麼想,那麼我應該就不用再操心了。

而西元2002年 12 月 12 號的行政資訊管理課程結束後,當時我跟她在聊天,不知怎麼的,聊著聊著就說到了那些八卦。而我似乎把那些流言說的太嚴重了,加上我開了個不該開的玩笑;使的空氣一下子就凝結了起來。我很後悔說了那些話,我使盡辦法也無法讓氣氛回溫,而她也開始哭泣。

她哽咽的說:「為什麼會這樣?這樣子下去,只會讓我覺得每天上課時都被別人帶著有刺的眼光在看我,怎麼會這樣?我已經休學一年了,而現在好不容易回到學校,卻又發生這種事;我不論是穿著或是行事方面都很低調啊!而且我們之間真的沒有什麼,為什麼班上還要說我的八卦?早知道就不要跟你說我的過去了,不然哪一天你出賣了我都不知道……」

我的心情也跌落到谷底,不曉得該怎麼安慰她才好。我在認識她之前就發誓不再讓任何一個朋友傷心,而立下誓言後才不過半年多就又發生這種事;天啊!我在幹嘛啊?而更讓我擔心的是:她會會因為這樣而對我張起防衛網,而且不再信任我?我們之間的友誼會不會因為這樣而變質?如果她真的因此而對我懷有戒心的話,那真的只代表我又犯下了無法彌補的錯誤!不!不要!

就因為這樣,所以我對她有著無比的內疚與自責,我覺得都是我害她的;而我也忽然想讓她的頭靠在我的肩膀上,但是我知道不能這麼做,那時我也突然對自己有這種想法而感到嫌惡與不齒。

想要幫她擦眼淚,可是那該死的面紙已經用光了,後來她自己掏出面紙來擦拭眼淚;我也只能揉揉她的肩膀表示為她打氣,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她在情緒稍微緩和之後,告訴我一句話:「下次當你再聽到那些人說八卦時,就說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答應了雖然那時我認為她是為了圍堵流言而編出這些故事。不過那時我的情緒依舊相當的低落,而她的心情應該是平靜下來了,所以她就主動安慰我:「好了啦!沒事了啦!哎喲,你就是這樣子,老是想一大堆,好了啦!真的沒事了啦!」而我們就在互相道別之後各自返家。

而隔天她就恢復平常的模樣,好像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似的,我本來想要跟她道歉,並且約定不要再提起八卦的事,不過看樣子應該是不用說了,我擔心的事也應該只是自己想太多而已,我跟她之間似乎建立起無言的默契,我衷心期望不要因為這件事而傷害了我們之間的友誼。我也暗自立誓:我要保護她!她是我要用一生的生命去守護的朋友,不要再讓她受到任何委屈了!就算只是為了她因流言而擾所流淚所產生的補償心理也是一樣!

而到了 12 月中旬,那時她跟我說已經和分離了九年的前男友再度復合。我居然感到心中有一股極為強烈的失落,而且那難以言喻的忌妒感更如同恐龍般不斷擴大,而且還懷疑她怎麼那麼快就改變不想談戀愛的心意?她說因為她需要被保護,也因為她和前男友之間的感覺仍然非常強烈,所以就又在一起了。我之前一直以為她很獨立的,看來獨立只是故作堅強吧?跟她談論此事之後,我心裡突然想到一點:難道是她在那一天流淚之後,就答應了前男友希望能夠復合的邀請?真的是這樣子嗎?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我豈不是間接的當了別人的月下老人?

更重要的是,當過了幾天以後,我和她一起在中壢的海邊散步時(本來是要到她家的,而發生了 12 號那天的事之後,就變成到她家附近。唉!這樣也好),我終於發覺,並且相當確定自己對她有意思。完了,一切都來不及了,太遲了,我已經陷下去了,我越過了友誼而對她動了心,而且還動的非常嚴重。

即使我已經快要無法忍受心中對她的愛慕之意,但是我還是用盡全身的力氣將這些想法鎮壓住,因為我無法容忍自己成為第三者──我曾經將這個想法告訴她──不論她記不記得,我都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起責任。所以當她開車送我到中壢火車站時,我也只能強忍著心中快要爆發出來的愛意,以我認為可以的最大尺度對她說了一句話:「玄貞,我真的好喜歡妳這個朋友。」而她也說:「嗯!我會記得你所說的每一句話的。」(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她所說的這句話似乎有什麼言外之意在內?)

後來在聖誕節前兩天,我送她一張聖誕卡,上書:

My dear 玄貞,聖誕節又快要到了,在這一個充滿祝福的日子裡,祝你一年 365 天,天天都是好日子!(還記得我在中壢海邊幫妳翻譯的那段英文歌詞的內容嗎?想起來了沒呀?)

玄貞,雖然我們才認識不過幾個月,但是我卻覺得我們已經是認識了多年的老朋友似的,每當和妳在一起時,都讓我有一種和好朋友們在一起的溫馨和喜悅之感;但願我們是一輩子的朋友!』

或許這些文字之中已經蘊含了相當大的感情了吧﹝至少看過此卡片內容的人都如此認為﹞?而且她應該已經可以看出我的心意了?不知道她心裡對此事會作何感想?但是我認為這已經是在保守的心之下,最大的感情表達方式了。再者,我認為這是一個不會有答案的問題,至少在短時間是這樣。

她在收到卡片的當天晚上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她很感動,而她也回送我一張聖誕卡以示感謝,她並且在電話裡告訴我,這張聖誕卡已經跟了她很久了,她很喜歡這張卡片,所以把它割愛給我。

如果真的如她所述,那麼這就是我今年所收到最感到溫暖的聖誕禮物。但是我心中的愛慕之意也已經龐大到無法再壓抑下去,已經四年多沒有談過戀愛了。呵!四年多了啊?而她讓我有了好想談戀愛的感覺,這段時間裡,我已經有意或無意的失去了多少可以告別單身日子的機會?這次我不想讓機會再度溜走。因此,在朋友們的建議以及我的想法之下,我決定要有所行動;而一切的內心大混亂,就從此開始……。

雖然她已經有了男友﹝我懷疑她在說謊﹞,我仍然很想對她表明我的心意和心中的疑問。一方面希望能跟她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如果可以的話。但是發生的機率幾乎等於零﹞,二來我也想藉此次表白來澄清我們之間似乎已經有點曖昧的關係﹝當然 , 所謂的曖昧純粹是我自己的懷疑﹞。

但是我心裡明白她就算沒有男友也不會選擇我的,因為她知道太多關於我的秘密了,況且她又跟我同班。再者,我發覺心中真正想要得到的就是拒絕(真奇怪咧,這世界上會有幾個男人是為了被拒絕而表白的?);我希望藉由她的言詞來讓我永遠死心,讓我不要再對她懷有任何期望與幻想,不要讓我覺得可能有機會跟她在一起;更希望能夠藉此確定以後和她之間要以何種模式來互動。

我心裡明白這樣做很冒險也很弔詭,這極有可能會搞到連普通朋友都做不成,因為對我來說,她是非常重要的朋友﹝至於她是不是也把我當成很重要的朋友,不得而知﹞。雖然要從她那裡才能得到我想要知道的答案,但問題是:這根本就是我一個人搞出來的獨角暗戀鬧劇,為什麼要她來作終場演出,而且還是扮演極為吃重的決定性角色?所以如果我真的說了出來,她一定會覺得我很莫名其妙吧?矛盾的是,我覺得一定要有所結束和澄清才行,即使我強烈懷疑到底有沒有必要說出來﹝原因之一是害怕完全失去她這個朋友﹞。

我懷疑的主要理由在於: A、假設她明快且清楚的拒絕,那當然最好不過;但是B、如果她因為不想傷害我以及其他因素而支支吾吾,導致回答的內容讓我覺得整件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或模糊的空間呢?那豈不是將不必要的困擾硬塞給她、讓事情更模糊複雜,而且只會搞到以後見面時彼此尷尬而已?(而且這尷尬又擺明了是我弄出來的)但是我依然下定決心要做個了結:在 12 月 22 號放學後把我的心思和內心的徬徨跟她說個明白!

但是到了那一天,我卻因為情緒太過於激動而使得身體不斷的顫抖,所以被同學扶進醫務室裡,大家都以為我身體不舒服,而班上只有五個人(包括帶我去醫務室的那位男同學)知道我的身體為什麼會抖成這樣子的真正原因。

她在放學後打電話給我,並且表示要來探望我,本來想要拒絕的,但還是讓她來了。而且還跟她聊了將近 40 分鐘之久,我當然也沒有將預定好要說的話告訴她。(我之前曾告訴她說:「在 22 號下課後我有事跟妳商量,麻煩借一點時間給我。」而她同意了)呵……這還真詭異咧!當時我內心的悲憤也到達了最高點,當天回家之後,我一口氣幹掉了 16 罐啤酒。

為什麼我會如此的沮喪和憤怒?是因為明知和她不會有任何結果卻依然執迷不悟的緣故?是的,我在氣自己。在接下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裡,我只要一到假日就不停的喝酒,就算喝到身體發出抗議性的顫抖也照喝不誤,我知道這是最笨也最沒效果的方式,而且根本不能解決問題;但我就只想喝酒……並且在酒醉之際,藉由大哭大叫來發洩那因壓抑了整整四年多的感情一口氣全部釋放出來、而引起的龐大到連自己都已經無法承受的種種負面情緒。

我感覺到內心的理性和慾望正在不斷的激烈廝殺與搏鬥,然而理性已經招架不住而節節敗退,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無法阻止情緒的擴張及蔓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代表理性的防線一道又一道的被攻陷;我的內心也已經兵荒馬亂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我的日常生活因為這樣而混亂到極點。我不想上班,就算在公司裡也是整日渾渾噩噩,將手上的工作隨便做做了事;期末考試快到了也不想看書,教授要當我就給他們當好了。我除了喝酒之外就不想做任何事,在聖誕節和元旦假期的六天當中,我只吃了三次飯,而且吃下去的量都極少,還吐了兩次,但是卻整整喝掉 40 多罐啤酒(加上 22 號晚上的量)。我只知道自己的意識還在……事實上,在這段將近三個星期的內心大動盪期間,我只能依靠心中僅餘的最後一點理智所構築成的最後一道防線來維繫自己的精神曲線,讓我除了喝酒之外,就沒有做出包括傷害別人等更瘋狂的舉動。

我心裡很清楚知道不能再這樣子下去,但我就是沒有辦法冷靜下來去處理那些情緒,而且我也從來沒有因為感情的事而方寸大亂到這副模樣。知道此事的朋友們很都擔心我,也給我一些建議去解決這個問題,可是那依然無法使我鎮定或理智下來,我真的快要崩潰了;我怨恨上天為什麼要讓她出現在我的生活週遭,而且還讓我喜歡上她!但是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責怪她的意思,因為一開始就是我自己在那想東想西想一堆,而她也許根本就不知道我心裡在想些什麼。或許她老早就已經從我平常說話以及送給她的聖誕卡上的字裡行間之中察覺了我的心意,但她到底知不知道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在承受著這所有的折磨!而且還是我將這些痛苦的枷鎖硬銬在自己的身上!啊!蒼天!!

我再度決定要解決掉這個燙手山芋,只不過這次存粹針對我自己。我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放棄對她的愛慕,只把她當成好朋友對待,一切都維持之前的互動模式即可;況且這擺明了就是單戀,不是嗎?而且既然沒有對她表明我的意思,那就表示我還是有退路可走的,所以只要解決我自己就行了。雖然我心裡知道自己不太可能一下子就將這暗戀之情斷得乾乾淨淨,但是我盡力去做。本來以為對她的感覺真的淡了些,可是後來的一件事情讓我知道這一切只不過是自欺而已,問題根本就還懸宕在那裡,只是我嚐試對它視而不見罷了。呵呵呵!所以上天就以這件事來嘲笑我吧?哈哈哈!

12 月 29 日 的憲法課時,她和她口中的男朋友一起出現,我還跟對方聊了幾句,我當時內心又開始動搖起來,跟他說話時還因為激動而有點口吃……。

我到底在幹嘛?不是跟自己約定好要對她永遠死心了嗎?我到底在幹嘛呀?難道我還沒有割捨對她的感情?是的!就是這樣子!我承認自己依然不斷的將她的身影及言行深深的烙印在心裡,可是既然已經確定她有男友並非是幌子,(朋友懷疑那是做假,目的是讓我知難而退,但我認為沒有這個可能,而且也沒有必要這樣大費周章)那我應該就可以徹底死心了吧?

她已經有男朋友了啊!Oskar!你它媽的在淌什麼混水、在搞什麼飛機啊!你心裡早就清楚她根本就不會選擇自己,而且你也沒有任何更優異的條件可以跟那個男人競爭,更重要的是,你可以容忍自己跟另外一個男人共同擁有一位女朋友嗎?你之前強調的道德感哪兒去了?你不是強調自己絕對不當第三者嗎?那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子?難道你在拿磚頭砸自己的腳?你這個混蛋!

Oskar啊!你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啊?你自編自導的這場鬧劇已經可以謝幕了吧?你它媽的演戲演上癮了是不是?你要怎樣才會真正的清醒啊?Oskar啊!求求你醒來吧,不要再這樣子了!就算你落魄成這樣,她也是不會有任何感覺的!說不定她還在嘲笑你的愚蠢咧!你快點醒來吧!

我的心又再度碎裂了一次,也再度的冰封了起來。我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裡,不要再對任何一個女人動心,如果真的能夠做到無血無淚、毫無感情的話;我願意成為這樣的人,因為我不想再去承受這種錐心之痛!

自從當兵時跟前一個女友分手之後,我就整整四年多沒有再談過戀愛,雖然也有喜歡的女孩子出現,但是四年多以來都是這樣,心儀的女孩永遠都是這樣。她們不是已經有了男友,不然就是忽略了我或與我錯身而過。一切都只能無語問蒼天,並且用盡我的淚水和憤怒來譴責命運之神的卑劣無能,然後繼續沒完沒了的喝酒,直到身體再也承受不了酒精的侵略而發出投降的暈厥為止;等到醒來之後,就又繼續喝它個天翻地覆。

我很傻吧?我每一個知道此事的朋友幾乎都從一開始的關心而轉變成現在的罵我笨蛋或莫名其妙,我知道朋友們罵我笨蛋及莫名其妙是什麼意思,可是我到現在都還籠罩在深沉的哀傷裡而無法自拔,我心中的理性早就被各種灰暗情緒所組成的聯合部隊打的兵敗如山倒,只差沒有全軍覆沒而已。

我甚至想要休學,因為我已經好累、好累;更因為我不想再看到她,看到她只會讓我更加悲傷,她跟我同班啊!想要不看到她都不行!我才二年級啊!以後的兩年多要怎麼辦啊!只不過後來被我週遭的同學及朋友們死拖活拉才放棄了這個想法。但是當我沒有跟她見面,或是她在過了六點半而還沒有到學校時,我心中又有一種擔心的感覺,所以我三番兩次的忍不住主動打電話給她,就算是只聽到她的聲音、或關心她的生活情況也好。

我知道自己會走出這一段陰影和低潮的,但是我需要時間──大量的時間,而且復原期也許會持續很長,或許要等到有一天,當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人或事出現後,我對她的感覺就會慢慢逝去,直到我終於完全不在乎為止。

另外,在這段期間裡,除了朋友們的安慰和鼓勵之外,就只有天主教的聖歌以及俄羅斯東正教的晚禱歌能夠在大混亂之中帶給我些許喘息。

當我聽到這些音樂時,我哭了,那是因為感到真正的寧靜而流下來的喜悅之淚,而不是因為憤怒等負面情緒而流的眼淚;彷彿一個已經久經殺伐、疲累至極的戰士終於獲得了渴望已久的撫慰及休憩一般。也許等到一切都過去之後,我會去皈依天主教,受洗成為聖母的子女並且將自己的心完全託付給祂。但在這一切都還沒有得到真正的終結之前,我只能再度抬起頭來,並且對天質問:

「老天爺,你為什麼要讓我愛上她,而且還是一個不該、也不能去愛的女人?你如此折磨我的精神靈魂,究竟用意何在?難道是在懲罰我的愚昧與無知嗎?你說話啊!你為什麼要對我開出這麼惡劣的玩笑?難道只因為她在為了班上流言所擾時,我並沒有及時挺身護衛她,反而還讓她傷心流淚,所以你就使用這種方式來對我降下天罰?你說話啊!你是啞巴啊?!」

而上天對於我心中的疑問和吶喊,只是依然保持沉默,似乎又再次甩給我一抹無言的冷笑……。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552&aid=1725919
 回應文章
初審入選:
推薦0


道弘小室(朱振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篇作品從文中的敘述到文後的表答方式逐漸形成一種高潮對於作者的吶喊給人很深刻的感觸。↑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552&aid=1789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