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五更鼓現代文學社
市長:荒野金刀吐槽俠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團體【五更鼓現代文學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小說備稿用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撒落的黃豆》-王廣田
 瀏覽497|回應1推薦1

王瑜隸-書寶寶誕生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咩咩布屋

《撒落的黃豆》

 

文/王廣田

 

(一)

  天漸黑,西北天空暗雲密布,閃電蛇舞,地面上刮起了陣陣冷風, 深秋的渭北高原草枯葉黃,一派肅殺景象。

  打穀場上,人們抓緊時間用谷稈兒蓋了一大堆一大堆當天釤下來的穀穗,用包穀稈子蓋了一大堆包穀棒子,用葦席蓋了還沒有完全爆開的一堆棉桃,用帆布蓋了剛剛收拾出來的一堆黃豆,並分別用木頭、磚塊壓在蓋棉桃、黃豆的葦席和帆布上,之後,便匆匆收工了。倒是白天看場的仇四老漢心細,大夥兒走後,他繞著那堆黃豆勾著一隻腳尖畫了一個圈,又繞著那堆棉桃勾著一隻腳尖畫了一個圈,還給那堆包穀棒子上擺了幾個磚疙瘩作爲記號。做完這些,仇四老漢才覺得自己該做的事算是做完了,於是,就站在場口,等著晚上看場的人來接班。

  ……

  第二天天還沒有大亮,仇四老漢就來到場裏。場裏靜悄悄的,凜冽的晨風把滿場的谷葉、苞谷葉和四周的樹葉刮得刷刷響。地上已結了一層薄霜。仇四老漢走到場中一間用包穀稈、穀稈和豆稈圍成的草棚前。草棚的門用稭稈擋著,晚上看場的黑虎和大牛還在裏面睡大覺。仇四老漢衝著裏面喊,天亮哩,隊長都快打鈴哩,你兩個賊日的還不趕緊起來。

  聽到仇四老漢的聲音,黑虎和大牛一齊從睡夢中爬起來,把作爲門的稭稈撥開一個口子,迷迷糊糊地從裏面鑽出來,去草棚後面撒了尿,之後,又鑽進草棚裏,各自把自己的被子卷了 ,用一隻胳膊夾著,跟著仇四老漢去檢查場裏的情況──這是上白班的和上晚班的在交接時必須要做的。

  仇四老漢帶著黑虎和大牛,先看了那堆包穀棒子,沒問題,又看了那堆棉桃,還是沒問題,但到了那堆黃豆邊,仇四老漢揭開蓋在上面的帆布一看,黃豆的一處很明顯地凹下去了,他用腳在地上劃的線也斷了,再仔細一看,地上的薄霜中還零零落落地出現了 幾個腳印;仇四老漢彎下腰順著腳印往前走,黑虎和大牛也貓著腰跟在後面仔細察看,到了場西邊,腳印跳下了墊,下面是穀茬地,這就不好辨認了。仇四老漢回過頭來對黑虎和大牛說,不用再看了,賊跳到墊下走了,昨夜晚肯定有人偷了黃豆,我叫你兩個賊日的看場不營心,光知道睡覺,這下好了,黃豆叫人從眼鼻子低下偷走了,隊上不追查你們兩個賊日的責任才算怪哩?黑虎和大牛知道事情不妙,嚇得站在那裏渾身發抖,不敢言語,仇四老漢又說,走,咱們一起先把事情報告給民兵排長,主動承擔自己的責任,然後你兩個再回去寫一份檢查,主動交上去,爭取寬大處理。

  這時,民兵排長張大爲正好出現在場口──作爲民兵排長,在夏秋兩季莊稼一進場,每天清早必須在上工前來瞭解一下場裏的情況。仇四老漢看到張大爲正朝場中央走來,老遠邊向張大爲擺手邊喊道,排長──,快來看,出事了!

  張大爲聞聲三步並作兩步走過去,低頭朝那堆黃豆一看,心裏便明白了幾分。他又彎下腰,查看地上的腳印。仇四老漢、黑虎和大牛三人也小心謹慎地貓著腰跟在他後面在地上瞅來瞅去的,像剛才一樣,又到了場西邊,張大爲看看墊下,回過頭來問黑虎和大牛,昨天晚上發現什麽反常情況沒有?

  黑虎看了看大牛,大牛也看了看黑虎,接著,兩人不約而同地回答說,沒有。

  沒有?張大爲反問道,沒有發現反常情況,又把黃豆給丟了,你們兩個負的啥責任?要是說不清楚,就是你兩個偷了。

  黑虎顫顫巍巍地說,不過,天快亮時,我迷迷糊糊發現外面有動靜,就喊了聲誰!等了幾秒鍾,瞎(音「哈」,意爲壞)老宋推開包穀稈子爬進棚子裏,坐在我和大牛的腳頭說,是我 。我說,你來幹啥哩?瞎老宋說他給牲口餵完了三遍草,一個人閑(讀寒音)著沒事幹,就到這裏來找你兩個諞來了。這時,大牛翻了翻身說,有錢難買天明覺,我們正睡到了關鍵時候,誰和你老松(罵人的話,讀二聲)諞閑(讀寒音)傳哩?瞎老宋聽了,覺得沒趣,就爬出草棚,從外面把包穀稈子給我們蓋好後,就走了。

  張大爲聽了,對黑虎和大牛說,這個線索很重要,你兩個先回去,蹲在家裏把昨天晚上遇到的所有情況一滴不漏地寫下來,哪里都不准去,隨時等候著我來提問。然後,他又回過頭去對仇四老漢說,你今天要守在這裏,一步也不能離開,保護好現場。說完,他就去找隊長張滿倉彙報情況。

  張滿倉正在老槐樹下給社員派活,張大爲走上前來爬在他的耳朵上嘀咕了一陣子。張滿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已清楚了。接著,張滿倉三下五除二把社員打發走了,又要大爲快把村幹部都叫來,召開緊急隊委會會議。

  會議聽取了民兵排長張大爲的彙報後,根據飼養員瞎老宋的一貫表現,決定馬上把他叫來審問。

 

(二)

  老宋全名宋根成,因在兄弟中排名第八又被人稱作宋老八。他本是縣北七裏營村人。他的父母都是啞巴。因他家有兄弟十人,所以七裏營一帶的人都把他父母二老叫作「十娃大」和 「十娃媽」。

  兩個啞巴養十個娃娃,這在那連樹皮都被當成了食物的年代裏是怎樣度過的,簡直是令人難以想像的一件事。

  ——老宋家兄弟十個小時候都不穿衣服,像十個光溜溜的猴娃子一樣滿山遍野地跑著自己給自己找食物吃。他們見啥偷啥,見啥搶啥,見啥拿啥,見啥吃啥,用老宋自己的話說,他們兄弟十人要是不偷不搶不拿就活不到今天;那時候,他們除了屎之外,什麽東西都往嘴裏填。後來兄弟們一個個都慢慢大了,日子一天天地也好了一些,但他們兄弟十人的長相都像老宋一樣,一個個面黃肌瘦尖嘴猴腮的,眼睛大得像燈泡子,眼珠子凸現在外頭,像暴出來快要掉在地上一樣讓人擔憂;但眼眶子卻凹了進去,像被裏面的什麽東西吸著進入了腦裏似的。這樣子很容易讓人想起傳說中的鬼怪,所以村裏的碎娃娃見了宋家兄弟,常常會被嚇哭,而世上會有誰家的女子,願意嫁給這樣的貧窮家庭這樣難看的男人呢?

  老宋四十九歲那年,七裏營村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一天晚上,有人在村頭的黑板報上用白粉筆寫了一條反動標語。這條反標的內容說來倒不是很嚴重,只不過是把毛主席的「路線是個綱,綱舉目張」和「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這兩條語錄改成「路線是個銅,不幹不得行,路線是個鐵,只幹不得歇」和「下定決心吃饃饃,排除萬難吃食合食各」了。然而,最關鍵的是它最後的落款--渭北農民自由党。這說明有一個反動組織在這一帶活動著,不趕快剷除它,就會對革命政權形成很大威脅。

  省、地、縣三級公安局都來人了,查了整三個月,最後,通過筆體對照等辦法發現寫反標的人就是老宋家的鄰居李新明。

  李新明高中畢業,七裏營村只有他有水平能寫出這樣的標語,況且他家是富農成份,他心裏肯定對社會不滿,所以不是他寫的還會有誰?

  每天晚上,聯合調查組的人都要對李新明進行審問,他不承認,調查組就讓民兵把他吊在房梁上用皮鞭抽,用槍托打。李新明招架不住了,就承認是自己寫的,但第二天他又變了卦,說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幹出那樣對不起毛主席的事情。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552&aid=1673981
 回應文章
短評:
推薦0


mindia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第一段是小說的很好的開頭,文字表達清晰,描繪色彩豐富。但是這個故事說了一半就斷了線,可惜還沒有看到完整的結束。

第二段看起來是兩個故事的起頭,情結還沒有開始發展。故事的時空很有特色,應該繼續寫下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552&aid=1698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