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人民力量組織
市長:方正平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人民力量組織】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方正平大大專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台灣,你怎麼待客?
 瀏覽1,049|回應2推薦2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獨孤無劍
方正平

引用文章台灣,你怎麼待客?

文章歡迎完整轉寄、轉貼、轉載。感恩喔!

【台灣,你怎麼待客?】

本文非關旅遊,請大家先來看看另一個國家──瑞典,如何對待台灣人(裔)


用左腳打鼓 小女孩阿娟,36歲了

2011/07/18

【聯合報╱記者梁玉芳/瑞典報導】

嚴重腦傷的台灣女兒李啟娟坐在輪椅上,用全身唯一能控制的左腳,碰觸約半張A4紙那麼大的電梯按鈕,操作她的電動輪椅,帶著大家拜訪她的家──瑞典政府為她租的公寓。即使她不自主的抽搐需要借助約束帶綁住雙手和身體,好保護她前進時不至碰撞受傷,但這些不減損她的自信與勇敢,一車當先。

為女兒 李家全家移民

因為生了嚴重殘疾的女兒,卅三年前坐困愁城的台灣廚師李益聽了長兄在瑞典捎來的建議:「這裡醫術和福利都好,來試試看吧。」為了女兒,全家就這樣飄洋過海,在瑞典重新造家。

作了「福利移民」,見證瑞典政府對移民及殘障者的福利照顧,回首因為重殘女兒而轉向的人生,李益想著台灣,也感謝瑞典。

「好在我們出來了。」李益妻子黃鳳嬌說。....(強烈建議把全文看完)


以商業保險的標準,這叫帶病投保,是不被允許的。但,這是瑞典的社會福利,他們全心地接納了來自台灣的家庭和他們重殘的女兒阿娟。

如何對待“他”者,這是一個社會普遍價值標準的體現。不談更多的問題,只談來台讀書的大陸籍學生,為什麼至今仍然不能像個“正常”的留學生?還要勞動馬英九先生在公開場合(2014全國大專院校校長會議)推動陸生納健保。還只是納入健保而已。

還好,是瑞典人,要不然,他們早就喊:「台灣人,滾回去!」

人民力量組織 方正平

延伸閱讀:
陸生:在台灣 長期不被看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236&aid=5048671
引用者清單(1)
2014/01/19 16:42 【cfang0606 ???】 ?????????
 回應文章
轉貼》陸生:在台灣 長期不被看見
推薦2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fate
方正平

陸生:在台灣 長期不被看見  

開放陸生來台就學已實施多年,但在台灣的政黨惡鬥下,陸生迄今仍無法享有健保;陸生希望台灣政府「把陸生當人看」,儘速納陸生入健保,並開放陸生擔任校內助理。
本報資料照片

馬英九總統上周宣示通盤檢討陸生來台「三限六不」政策,國民黨青年團昨舉辦兩岸青年論壇,三位來台陸生發言,指遭受制度歧視,希望台灣政府「把陸生當人看」,儘速納陸生入健保,並開放陸生擔任校內助理。

就讀政治大學社會所的陸生賈士麟指出,近年大陸出現一群對中華民國體制與社會有美好嚮往的「國粉」,來台就讀後,卻發現生活處處受限,就連最基本的健康保險都被排除在外,「國粉」美好想像破滅。

民主中 「伴隨民粹與歧視」

一位台灣學生也回應,台灣雖有令人驕傲的民主制度,也努力與國際人權體系接軌,但民主中卻伴隨著民粹與歧視。

賈士麟表示,同樣是非台生,來自歐美非等國家外籍學生就能享台灣健保,但陸生卻遭受制度歧視,令人心灰意冷,他希望台灣政府「把陸生當人看」。

沒健保 「在台缺乏安全感」

未納健保,讓陸生在台生活缺乏安全感。師大一名陸生表示,有陸生同學打球受傷脫臼,光醫藥費就高達一萬元,也曾聽說有陸生同學得了急性腸胃炎,直接搭機返陸就醫。這位陸生說,來台灣讀書三年,馬政府幾乎年年都宣示檢討陸生政策,但這三年間「三限六不」沒有一項放寬,因此這次對馬英九的宣示也不再期待。

他並表示,台灣人常假裝「看見台灣」,但很多事情都被忽略,「陸生」在台灣長期是不被看見,也沒有人為陸生發言。

政治大學政治所的陸生、政大陸生聯誼會會長李嘉說,「三限六不」中並未規定不能擔任校內教學助理或研究助理,但學校卻不允許陸生擔任助理。

李嘉說,開放陸生擔任助理並不涉及修法,他過去也曾與行政部門溝通,希望學校不要自我設限,但等了一學期卻毫無音訊。他說,有些台灣教授進行中國研究,想找陸生蒐集資料,卻因學校規定不准「錢進陸生口袋」作罷;據了解,有許多教授採其他經費核銷方式變通,讓陸生私下接案,幫忙作研究。

小辭典/國粉 民國粉絲

●「國粉」為「民國粉絲」的簡稱,大陸年輕人自創標籤詞彙;意指對「中華民國」的社會、政治體制有美好想像與嚮往的大陸人。(陳乃綾)


圖/聯合報提供

【2014/01/13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236&aid=5048680
轉貼》用左腳打鼓 小女孩阿娟,36歲了
推薦1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方正平

原文在聯合報網站撤下了,故而從別的網頁轉貼過來。
標  題
用左腳打鼓 小女孩阿娟,36歲了
發佈日期
2011-07-19
內  容
用左腳打鼓 小女孩阿娟,36歲了

2011/07/18

【聯合報╱記者梁玉芳/瑞典報導】

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ART_ID=331192

嚴重腦傷的台灣女兒李啟娟坐在輪椅上,用全身唯一能控制的左腳,碰觸約半張A4紙那麼大的電梯按鈕,操作她的電動輪椅,帶著大家拜訪她的家──瑞典政府為 她租的公寓。即使她不自主的抽搐需要借助約束帶綁住雙手和身體,好保護她前進時不至碰撞受傷,但這些不減損她的自信與勇敢,一車當先。

為女兒 李家全家移民

因為生了嚴重殘疾的女兒,卅三年前坐困愁城的台灣廚師李益聽了長兄在瑞典捎來的建議:「這裡醫術和福利都好,來試試看吧。」為了女兒,全家就這樣飄洋過海,在瑞典重新造家。

作了「福利移民」,見證瑞典政府對移民及殘障者的福利照顧,回首因為重殘女兒而轉向的人生,李益想著台灣,也感謝瑞典。

「好在我們出來了。」李益妻子黃鳳嬌說。一九七八年,夫妻帶兩名女兒到了瑞典。在台灣,被醫師說「嘸效啊,救活也是傻傻的」孩子,到了這裡,有醫師、治療師、心理師、帶著中文翻譯,大隊人馬到家裡來檢視,建議讓阿娟住院一個月,好弄清病況、再團隊擬定治療及教育對策。

「瑞典政府真的很細心,我沒得挑剔」,黃鳳嬌說。照顧是全面的,除了看病、上學都免費,每個有兒童津貼、住房津貼,連照顧用的紙墊、手套、營養器都是公家 提供。社工還要爸媽快去學瑞典話,「我們去上課,政府還給錢,這個國家真奇怪」;社工甚至建議廚師爸爸再進修,「可以找更好的工作,有更多時間在家裡陪家 人」,黃鳳嬌說。

卅六歲 聽懂五種語言

歷經小兒黃膽、換血、腦傷的阿娟,如今卅六歲了。她聽得懂國語、台語、廣東話、英文、瑞典話等五種語言,心智卻被鎖在一個無法控制的軀體裡;能細微挪動的左手、左腳是唯一和外界溝通的管道:握握左手代表「是」,蹬蹬左腳代表「否」。

她常常抽筋、不時得抽痰,「她難受,我們的心也硬了」;六年前發作得厲害,「連飯都沒辦法餵」,媽媽說,只好動手術作個胃造口,從此吃飯就靠腹上的洞,打入營養劑。

阿娟這張「用腳擊鼓的女孩」照片,曾登上瑞典報紙,左腳是她還能自主控制的部位。 記者陳柏亨/瑞典攝影

但問這樣的阿娟:「你快樂嗎?」她握握了左手。翻開家庭相簿,童年阿娟笑容燦爛,還幾次登上瑞典報紙:「用腳打鼓的小女孩」,黑白相片裡的阿娟賣力用腳擊振比她身子還大的鼓,而她同樣坐輪椅的同學,至少還有手可以拿棒槌。

學會「珍惜自己的特別」

李益夫妻說,學校從小訓練阿娟「珍惜自己的特別,學習獨立」。有「個人助理」陪阿娟上課,阿娟用手腳回答老師,筆記由個人助理代勞。即使重殘如阿娟,也要學著用腳操作洗衣機,改裝的廚房也讓殘障學生可以下廚。

十八歲 阿娟想搬出去

十八歲那年,阿娟靠著她專用的字母示意板,用腳拼字告訴家人:「我也要搬出去住。」瑞典政府支持每個人獨立生活,包括身障者。黃鳳嬌嚇了一跳:「不可以!」無法想像阿娟要怎麼「獨立」。母女妥協,十年後再說。

母親以為「十年」可以遺忘,但女兒記得。卅歲那年,阿娟再拿出示意板,要求請她信得過、也支持她獨立生活的老師到家裡來,一起說服照顧她卅年的父母。

「阿娟想,如果她在家,一咳或抽筋,全家人跟著不安穩。她想要讓我們自由。」黃鳳嬌回憶。於是,阿娟有了「自己的房間」。

媽點頭 終於等到入厝

二○○六年,阿娟「入厝」。市政府依個人需求免費修繕,並給予應有的生活設備,包括升降電動床、天花板加裝有滑軌的「移位機」,可以輕易協助照顧者將病人吊起,移到椅上或床上,減少照顧者的工作傷害。

像阿娟這樣的重殘者,是市政府「長期照顧」的對象。經「評估員」評估後,認定她的情況至少每天需要廿小時的照護,分三班輪流。瑞典近年開放私人公司提供照顧服務,同時尊重被照顧者的意願,可以指定居服員。

阿娟,也有一個自己的家。

爸媽妹 有薪的照顧者

長年照顧阿娟的李益夫妻、大妹安娜,最懂得如何照顧阿娟,於是受聘成為「有薪的照顧者」,輪班到「阿娟的厝」(媽媽這樣稱呼)服務。「從來沒有想過,照顧自己的孩子,政府還會給工錢。」黃鳳嬌感嘆。

不能言語的阿娟聽著我們談她,邊努力用左腳踩輪椅踏墊上連到電腦的紅綠色按鈕,那是她的「滑鼠」:按紅色找字,電腦發聲告訴她這是什麼字,綠色是擇定。她的頭會不自主晃動,政府給的特殊電腦設備就貼心地在不同方向設了兩個螢幕,讓她不論晃到哪個方向,都能看見操作的進度。

她每一個動作都很費力,努力了一個多小時還未在電腦上完成一句,但她累了。

螢幕上斷續打了「我、希望、小孩、照顧」,媽媽接著猜測她的意思:「阿娟是不是要說……」靠著握手和跺腳,幾次修正,阿娟終於對我們說出她的第一句感言:「希望台灣像我這樣的小孩都能受到好的照顧。」


資料來源:http://mag.udn.com/mag/news/storypage.jsp?f_ART_ID=33119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236&aid=5048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