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人民力量組織
市長:方正平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人民力量組織】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方正平大大專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陽光法案──保護白紙vs剷除黑點
 瀏覽947|回應2推薦3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水波雲影
一江春水向東流
方正平

引用文章陽光法案──保護白紙vs剷除黑點

文章歡迎完整轉寄、轉貼、轉載。感恩喔!

【白紙與黑點】

一張白紙上滴落了一滴墨汁,大家看到的是什麼?那佔面積百分之一以下的黑點?或是剩餘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白紙?

大部份人會回答黑點。於是眾人想法是盡力去剷除那個黑點,立可白啦、橡皮擦啦、挖掉它、貼上張白紙啦。但我們是否想過,白紙上那個黑點不是自己跑出來的,是人滴上去的。滴一點就剷一次,那張白紙雖然還是白的,能看嗎?多幾滴後還能用嗎?

中華民國風雨飄 搖走了101年,生於清帝國衰蔽,歷經日本強權侵華不曾被消滅,卻因為貪官污吏而被共產黨趕到台灣島上。在台灣也存活了62年,國民黨長期執政最終因為黑 金政治而被民進黨趕下台;才八年,民進黨那一點點清廉被陳水扁一干人吃乾抹盡,以極難看的票數輸掉政權,至今元氣還沒恢復。

這些歷史教訓告訴咱們,小老百姓除了溫飽之外,最渴望的是政治清明。很可惜,政治不清明總是小老百姓不能溫飽的最大原因。於是,咱們有了反貪腐的紅衫軍和接下來抓不完的貪污犯。

阿扁下台了,也進牢裡了,但,怎麼又冒出林益世、李朝卿和張花冠?就好像打地鼠遊戲,打的人總是很認真,總是越打越多,越打越快,就是怎麼都打不完?問題出在遊戲機底下!我們可以說上述那些大頭是政客,但黃季敏是高官不算是政客,也貪掉幾億;魏國欽,派出所副所長,公然在派出所收賄;連青輔會這樣小衙門的機要秘書陳永璿都能A錢。大大小小的政客、官員,貪污不停!

白紙上的污漬當然要剷除,不然,白紙很快就被滴成黑紙了。同時,咱們也該想想,該如何保護剩下百分之九十九的白紙,讓它沾不到滴滴答答落下的墨水。這才是推動陽光法案修法的基本精神──保護那些宛如白紙的公務員,不要被染黒。

千萬別說咱們已經有財產來源不明罪。那是給馬英九先生自我感覺良好用的,當真就不只輸一半,是輸光光。

我們要的不是檢察官辦案時才能用的“偽”財產來源不明罪, 而是要求公務員管好自己荷包的財產來源不明罪。也就是要每個公務員都知道自己擁有、享用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清楚明白的錢。公務員當然可以致富,可以合 法投資理財,可以依法兼營副業,只要他們管好自己的收入來源。當他們不能合理說明自己的財產來源,輕則趕出公務體系、沒收不明得利,重則判刑入獄,這樣才 是真正的財產來不明罪

只要公務員能管好自己的錢財,每一分錢都心安理得,就不怕外界指責和莫須有的爆料。從防弊角度出發,每個公職人員在變成大條的貪污犯之前都從小貪開始,好的財產來源不明罪,無論是政風人員、檢察官或調查局等治安單位,甚至小老百姓,都有更多機會把“變質”的公務員提早趕出公務體系。

就用去年(2011)7月份,偵辦多時的海關集體貪污案大爆發,用它做為“真正的”財產來源不明罪的最佳註解吧!當時涉案層級最高達官稅總局副局長,起後起訴達名44官商。偵辦期間前後3年多,不知放行了多少不得進口的建築石材、漁貨、農產品,打擊國內相關產業。(想想前面那句:政治不清明總是小老百姓不能溫飽的最大原因)

一下子剷光這些害蟲,可大快人心了吧!其中還有個小插曲,7年級年輕關員張淵豪是唯一拒絕收賄的公務員,如果設身處地去想,在所有長官、同事都受賄的環境中,拒絕受賄要承受多麼大的壓力?將近一年之間不配合同僚收賄,別說是年度考績,沒被業者買兇殺人,算是祖上積德!陽光法案就是要保護這樣的公務員。現在,我們還是要問:張淵豪,你過得好嗎?

起訴這44官商後,照理,海關該算是個道德高尚、照章辦事的好地方,從此大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沒想到今年4月一則報導,指稱去年累計315名海關員離職,統計5年也不過1273人離退,可以用離職潮來形容。新聞中對這現象的解釋是士氣低落,關員怕錯放而被查究。雖然可以有另一種解釋:賺夠了的逃命潮。無論我們認為是哪種解釋,文中提到的另一問題:關員經驗不足影響通關效率,這可是非常嚴肅的問題。

每個工作都有它的專業、不足為外人道的撇步,的確需要許多年的經驗養成。這更突顯了真正的財產來源不明罪的可貴。若每個海關員的每一分錢都清清白白,因為經驗不足而錯放或誤留,都只是行政疏失,面對檢調、政風人員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加油!大家一起來推動陽光法案吧。

人民力量組織 方正平

延伸閱讀
財產來源不明罪6-1條修正提案
政治贊助法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236&aid=4907308
引用者清單(1)
2012/12/29 00:18 【cfang0606 的網誌】 陽光法案──保護白紙vs剷除黑點
 回應文章
不讓不良環境把乾淨清白的公務員變成賊
推薦1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方正平

新聞導讀:

這則新聞報導了香港廉政公署前副署長郭文緯的說法:

「人們都清楚,飛機失事,乘客倖存機率很低,但人們仍敢於搭飛機,原因是失事機率很低。如果貪腐被抓的機率跟飛機失事機率差不多,官員必心存僥倖,總覺不會輪到自己。」

這也有很簡單的理論,破窗理論──窗戶破了一扇,不去理它,就會有更多人拿石頭去砸其他窗子。

我們一直強調的陽光法案,不是要把公務員當賊來防,而是不要讓不良環境把乾淨清白的公務員變成賊。

值得好奇的是,郭文緯先生提出香港貪污被抓比例約6成,究竟如何統計?大笑

至於文章中提到的新加模式,「高薪養廉」是錯誤的觀念,「高薪」是用來養「能」的,但越是鋒利的寶劍越容易摧折,高薪請來的能人,更要用好制度來好好地保護,以免高薪人才鎯鐺入獄。


香港廉署零容忍 貪一元也要辦

  • 2013-01-23 01:14
  • 中國時報
  • 【朱建陵/綜合報導】

     大陸新人新政,反腐有加速現象。湖南近期一場專家座談,香港廉政公署前副署長郭文緯提出香港經驗,強調反腐措施中,執行最重要,要給民眾明確信號,對腐敗做到「零容忍」,不僅打蒼蠅,也打老虎。他說,香港廉署「貪一塊錢也要查辦」。

     郭文緯說,人們都清楚,飛機失事,乘客倖存機率很低,但人們仍敢於搭飛機,原因是失事機率很低。如果貪腐被抓的機率跟飛機失事機率差不多,官員必心存僥倖,總覺不會輪到自己。

     據指出,香港官員貪汙被抓比例高達六○%。郭文緯說,反腐敗,就是要讓公職人員不想貪、不能貪、不敢貪,關鍵就是「不敢貪」,因為貪了就會被抓,身敗名裂、得不償失。

     由於「辦案成本」考慮,大陸刑法貪汙受賄立案標準,已由二千元人民幣提高到五千元(約二萬二千台幣),但實際辦案過程中,不少地方立案的金額更大。郭文緯看來,五千元人民幣以下不起訴的規定,會造成很壞的社會影響。他說,香港反覆強調,即使貪一塊錢也要查辦。

     另有大陸專家建議,為降低反貪阻力,可設定一個期限,在此期限前的貪腐官員可給予「特赦」,以解決「腐敗存量」問題。也有專家以國企領導人獲取高薪後,腐敗問題漸少事例,主張學習新加坡「高薪養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236&aid=4917487
鮮少有人立志當貪污犯,只有制度會不會鼓勵貪污
推薦2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水波雲影
方正平

新聞導讀:

以前有看過報導大陸新聞,有小娃兒立志長大要當大官才能賺很多錢。在我們看來只是趣聞,現實生活中,我們應當很少有機會認識從小立志長大要貪污的朋友吧。

一般人不會在考公務員時就立志貪污,但貪污依然不能斷絕,為何?三十年前一場虛擬監獄實驗告訴我們答案:即使大家知道是假監獄,制度依然使人性扭曲變形。(這個故事已經被改編成電影,有機會該找來看。)

公務員都不是立志貪污才參加國家考試;到後來變邪惡成貪污犯,必定是制度的默許和誘惑。推動陽光法案,就是要改良制度,讓公務員不必接受邪惡的引誘。

容我引用這段文字雖然實驗規定不能對囚犯進行身體虐待,但還是立即淪為一場墮落儀式,原來反戰、愛好和平的學生,竟然在一天之內就成為樂於整人的虐待狂沒有被引誘考驗過的人,不能隨便稱為聖人;但我們也沒必要把聖人丟入隨時接受考驗的境地。更何況,公務員只是普通人。


我見我思-我們可以多邪惡

  • 2013-01-04 01:22
  • 中國時報
  • 【吳典蓉】

     這原來只是一場模仿監獄的實驗,除了一九七一年八月十四日上午的一場逮捕行動,由如假包換的警察上場演出外,從獄卒、獄囚到典獄長,都是大學生為了進行實驗所扮演的角色,但是這場史丹福監獄實驗,最後卻成了真正的監獄,讓許多人就此進入了深不可測的心獄。

     主持實驗的菲利普.金巴多教授,出身紐約貧民猶太區,從小在街頭險中求生的經驗,讓他對情境、尤其是陌生情境的影響力,有天生的好奇;所以,他設計了一個很極端(甚至可以說是瘋狂)的監獄實驗,將參與的學生隨機分成獄卒及囚犯,扮演囚犯的將連續被囚禁兩個禮拜,換句話說,這是一個完美的人性實驗場,金巴多可以進行二十四小時的觀察。

     雖然實驗規定不能對囚犯進行身體虐待,但還是立即淪為一場墮落儀式,原來反戰、愛好和平的學生,竟然在一天之內就成為樂於整人的虐待狂, 而扮演囚犯角色的學生,則一個接一個的崩潰;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六天內性格大變,金巴多最後不得不提前結束這場實驗。充滿罪惡感的金巴多,在實驗三十年後, 才寫下《路西法效應》這本書,完整的記載了整個實驗過程。

     坦白說,就如金巴多自己坦承,這個實驗有重大的倫理問題, 一九七○年代的學者權力,令人咋舌,如果是二十一世紀今天 金巴多可能會被告上法庭;但是,這個實驗有其價值,它至少證明,善惡之間的界限其實相當脆弱; 金巴多的重要命題,「當一個正常人處於邪惡的情境,你會變成什麼」,值得我們對自己一問再問,答案可能會讓人懍然一驚。

     金巴多最後的結論是系統之惡,事實上,二○○三年震驚全球的阿布葛拉伊布監獄虐囚事件,一連串美軍凌虐俘虜的畫面,就是三十年前史丹福監獄的再現,當年是激進派運動人士的金巴多,甚至願為這些虐囚的美軍作證,就是因他堅信,制度之惡是可以讓好人變成邪惡的。

     我無法如金巴多走那麼遠,系統不該那麼好用,可以如上帝般卸下我們心頭的重擔,但這確實是一個反思的起點;法務部日前執行槍決,一位死囚 只是因為欠了卡債,潛入同事房中行竊,最後被發現時活活將同事打死;這個只為了面子而犯下的罪行,平常得令人恐懼,媒體拍到這個死囚臨刑前回頭一望的照 片,似乎在說:我如何走到這個地步!「邪惡就像是誘惑你在日常生活軌道上來個小轉彎,最後卻帶人走向災難的下場。」

     對於死刑的存廢,我算是未決定論者,但是,我尊敬廢死聯盟人士的努力,因為,他們願意直視、深入黑暗之心,這樣的謙虛,可能才是讓我們在極端處境、仍能維持人性的防線。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236&aid=4909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