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灣乞丐聯盟
市長:方正平  副市長: Happybeggar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台灣乞丐聯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討厭有錢人」還是「有錢人討厭」?
 瀏覽746|回應0推薦3

胡說八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馬戲團
獨孤無劍
方正平

「討厭有錢人」還是「有錢人討厭」?-回應艾瑞克周「你為甚麼討厭有錢人」一文

經由觀察社會上的現象,艾瑞克發現到一個很奇異的「討厭有錢人」現象,並在他大作中指正「討厭有錢人」觀念上的不妥,辯護並非「有錢人討厭,」而是因為「自己不行而去批判可以的人,那不叫主持公道,那叫做嫉妒,你嫉妒他們可以而你不行,所以你討厭,所以你排斥。有錢人多無辜啊?」同時鼓勵大眾「你也可以選擇白手起家,你也可以選擇創業,你更可以投身科技業或金融業,」並指責那這些人「沒有做任何的選擇或是你因為本身條件的關係沒辦法做選擇」,最後選擇了仇視這些有錢人?應該去看醫生,因為他們生病了。

艾瑞克周大作中我祇部分認同「有錢本身是沒有錯的,錯的是他的為人處世的態度」這一小段,特別是他的鋪陳論述類似共產黨論證的二分法,一刀劃分這個社會成兩半(其實是一大半和一小半,因為台灣將近70%的財富集中在2%多一點人的手中),一大半是「討厭有錢人」該去看醫生的窮人,另一小半是被誤認為「有錢人討厭」的富人!這個說法,讓我也不得不用共產黨的說法,指責艾瑞克周太「傷害人民情感」了!是有精神病才需要看醫生!

我認為說一大半人都「討厭有錢人」還是說一小半人都是「有錢人討厭,」兩個立論都失之偏頗,而且艾瑞克周似乎認為祇有他站在中立的立場,就連「新聞媒體一提到與有錢議題相關的事,整個社會輿論就會一面倒的(批判)?這是在幹嘛?搞什麼恐怖嗎?弄得有錢人全都不敢正大光明的出來見人,整個台灣把有錢變成一種(罪),似乎在不少台灣人的眼中有錢是罪過,最好大家一樣窮!」

我不得不說他這樣的社會觀察,的確很奇異但也很膚淺諂媚!我不確知他的本意是否是想弭平貧富的對立,不過我認為他不但從言詞上激化了這種對立,似乎更刻意模糊了這個社會其實是冀望從檢視貧富差異現象(或許有時苛了一點兒,但身為第四權的媒體也有一定的責任和權力來檢視這個問題)得到縮小貧富差距解藥的討論。在較公平的法令制度和體制完全建置完備以前,貧富差距不是「相信自己,別人能你也一定能!」自我麻醉一下就能縮小的!

貧富差距不斷擴大雖是全球普遍的現象,但李扁以來的廿年,從法令制度體制上加劇深化了台灣社會經濟的M型化是不爭的事實,2%的人持有70%的財富,98%的人祇能分食剩下30%的財富,即便如此不成比例,大部分人其實都還能安貧樂道,偶有較激的言論,偏頗一些的想法,甚至犯法的行為,都不是不能檢討,但他總不能囂張地叫人去「看醫生!」有錢人不一定討厭,討厭的人不一定有錢,可說這話一定惹人討厭!

他認為「大家說房子愈來愈貴問題很嚴重,問題是如果今天沒有人買得起貴的房子,房子還會貴嗎?沒有人租得起貴的房子,租金還會漲嗎?這本來就是市場上的供需法則,有人需要就會有人供給,當需求不見了,供給自然就會歸零,自由經濟的真諦就在這裡。」相信不少人跟我一樣認為目前房價早已被人為炒作超過了「市場上的供需法則,」如果依實際交易價(難道不應該嗎?難道商品交易價格公開透明就不是自由經濟嗎?偏偏真沒收入的真窮人繳納健保費時要搞個甚麼依虛擬收入計算,真是二氧化硫到極點,一句依最低標準計費就解決的話,非要說得那麼玄,公務員真是訥於言啊!)嚴格稽核課稅(一個成人一戶,持有並自住十年以上,才算自用住宅可享很大的折扣稅,)房價還能飆成這樣嗎?台灣自有住宅比例是全球中很高的,人口即將負成長,新增的需求除了有能力想換屋者之外,對真有需求首次購屋的人而言,被炒作得節節高升的房價嚇得趕緊咬牙不喫不喝買貴房子,問題是依他的市場經濟理論,等需求降低,價格下滑前,建商早已削飽了,拿著錢再炒別的,以錢滾錢,誰玩得過他;價格下滑後,房子買貴了,財富被歸零的人怎會不「討厭有錢人」的建商和炒家!這個社會該檢視就是這個現象!總不能要那些人自己摸摸鼻子說,好唄!這回算我笨!偺認了!趕明兒,我也開家建設公司把銀子A回來(相信自己,別人能你也一定能?!)!那才真要看醫生!

 周文說「為何不換個角度想想,如果沒有這些有錢人不斷地刺激消費,經濟要如何進步?失業率如何解決?如果沒有富人的貢獻,國家稅收如何來?」我得說周文中顯現對經濟理論的深刻了解,可能才故意忽略了台灣稅基主要(記得剛巧是或是接近70%)來自受薪階級和廣大的貧下中農,祇能分食30%財富的人負擔了70%的稅基,擁有70%財富的人的卻祇負擔30%的稅基,姑不論那70%財富有沒有逃漏稅,利用政府法令制度漏洞「合法節稅,」或永無落日條款的獎勵條例(落日後換個名目,再稍稍調升一點稅,掩人耳目,企業早已喊爹叫娘了!從獎勵投資到促進產業到產業發展各法令就是例子!)少數人財富快速累積的過程中,有沒有奸商的巧取豪奪(從少數被揭發的案例可知沒揭發出來的更多!)有沒有財團挾著財雄勢大獨占或寡占一些賺錢的行業?難道那負擔70%稅的多數人不能有一點質疑和看法嗎?那可不是 「討厭有錢人!」他們祇是想抓個空子,卑微地希望有機會讓日子好過點兒!

 我也想相信 「政府的角度是善用有錢人和企業繳納的稅金提供一般大眾所需要服務,包括健保,國宅,急難救助,低利貸款,中低收入戶補貼一直到現在大家廣泛討論的等。政府不是一個人民用來『打壓』有錢人的武器,政府是一個懂得截長補短平衡社會資源的秤。」不過我比較務實,我祇希望政府不要劫貧濟富,善用受薪階級和廣大的貧下中農負擔了70%的稅基的錢,少點兒浪費,少點兒貪瀆,肩膀頂住點兒,腰桿挺直點,不要少數有錢人(或者根本就是建商的喉舌)喊一聲會壓低房價,就說有錢人沒同意前不會蓋社會住宅或銀髮養老村!

 我們可不會希望「台灣人人買不起好房子,穿不起好衣服,吃不起好東西,規定每個人月薪五萬,沒有有錢人也沒有窮人。」更不奢望買帝寶,吃三井宴,開超跑,搭私人飛機,一年刷卡消費八千八百萬,那可太有錢了,大部分的人都認分,知道「三兩黃金四兩福,」不少人都祇希望也能賺點兒錢,每月固定花銷之外,能繳得上房貸,開部國產小車,繳得出小孩學費,一周上個小館兒,還能攢上一點兒隔幾年出個國玩玩,賸下的養老。可也有不少人(全台有一百還是兩百萬人,我忘了,)費盡了喫奶的力,拼命的幹,聰明才智不如艾瑞克周,月收入總還是低於兩萬,幾乎飯都喫不上,我忍不住要用艾瑞克周的口脗問「這樣的國家正不正常?!」更何況那些人不會也不懂「討厭有錢人,」疲憊滄桑的眼神裡祇有含著淚水的疑問!

學者專家,社會各界,包括媒體檢視貧富問題就是想搞清楚「這些錢乾不乾淨,有錢人態度是否惡劣,他們對社會沒有貢獻,」而非他們「討厭有錢人」,討論如何縮短貧富差距不代表沒有「努力去讓自己也可以有」,更不是「坐在那裡怨天尤人然後嫉妒別人什麼都有?」只是想重建較公平的法令制度和體制,讓人民有立足點平等和機會平等的生存環境。何況聖賢才智愚庸劣,每個人先天不一樣,不是努力就一定變成郭台銘,資本主義自由經濟走得太偏右,就要稍稍往左修,社會主義化一點兒,世界各國政府都這麼幹的。所以「嘉善而矜不能」可不僅僅是大同世界的理想,更不是甚麼人類的偉大情操,而是人類很基本的情感,沒有這種情感不但「其異於禽獸者幾希!」最後真會讓「政府強力介入之下規定每個人月薪五萬,沒有有錢人也沒有窮人,」大家「悲哀的過一輩子!」共產主義的機會來自資本主義的過度擴張,取國府而代之的中共就是這麼幹的!殷鑑不遠,台灣豈可不慎!哪是「討厭有錢人」還是「有錢人討厭」可以一言蔽之!

我跟艾瑞克周一樣,曾經喫人的頭路,也做過生意,雖然遊戲人間,外騖太多,膽識不夠,能力不足,脾氣又臭,失掉不少攀緣富貴,一飛沖天的機會。如今老了,離開職場,勉強不算太窮,還能過活;有能力時捐過善款,也做過小小的政治捐款,因為主觀太強,對人對事常有苛責,討論貧富問題,我對政治人物應為當為的要求還多些,對有錢人反而要求比較少,因為我深知會撥算盤才使有錢人成為有錢人,總不能掐著人脖子,要人拿錢出來,但我不「討厭有錢人,」更不認為「有錢人討厭!」事實上我佩服更想做個有錢人,不知這樣要不要看醫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4348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