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灣乞丐聯盟
市長:方正平  副市長: Happybeggar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台灣乞丐聯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反毒專欄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他山之石(2007舊文重整)
 瀏覽378|回應0推薦3

高梁58度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方總統候選人的官方網站
方正平
Happybeggar

上圖:屠殺整個台灣社會的『美沙酮』替代療法

已經不是秘密的故事˙特種農業部

在中國大陸由共產黨取得政權初期,中國有兩個農業部同時存在,其中一個是由當時國家總理周恩來兼任部長。這個部,接收了國民黨主政時所有在中國境內的罌粟田。當時中國境內製造加工海洛因,絕大部份集中在上海,政權易主後,在上海的生產機器,及製毒人員也一併被集中管理。這個部,只有管理一種農作植物,就是罌粟。 

立國初期,百廢待舉,長期戰爭所遺留的經濟問題,不是可以用口號就能解決的,加上當時歐美各國的立場,反共產黨,全球一致對新政權採取了經濟封鎖,對一個戰後的國家來說,是雨加霜的衝擊。當時的中國既然不可能得到外援,為了鞏固政權、安定民心,悍然決定鎖國政策。這時,上述的特種農業部發揮了他存在的功能。 

回頭看歷史,周恩來、實在有宏觀的智慧,當初力抗鷹派,反對立即收回香港,就是為了留下一面窗。這面窗口,也在周恩來的運作下,對中國做出了實質的貢獻。 

周恩來所領導的特種農業部,把所有的鴉片膏集中於上海加工,主要銷售對象有兩方面。當時海洛因還是一種在醫療上被廣泛使用的特效藥,雖然已經被美國醫學會列為禁藥,但是各國的醫療體系還是極度依賴他的止痛效果。其二是民間吸食者眾多,當初由上海運至香港的海洛因,在散發出去之前,有百分之三十就在香港當時各處林立的白粉檔,消耗殆盡。在當時的利益所得,給新政權在艱困期,起了極大的幫助。這個部的運作,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初期時,才宣告結束,但是部內的研發單位,為了戰備需求沒有裁撤,全部轉往軍方的醫療體系,繼續在戰爭用藥上研發新藥。這些研發人員就是解放軍兩個專門製造戰爭用藥,藥廠的先遣人員,一是北京的四環製藥廠,二是清海製藥廠。 

這是一段在中國近代史消失的記憶。在中國人民的眼中,周恩來只能有功,不能有過,何況是這種不能見光的事!但是,當初沒有這個特種農業部的存在,中國,不知還會多餓死多少人?不知看到此文的人怎麼看周恩來?我給你一個方向,在現在的中國偶爾有聽到罵毛澤東的聲音,但是很奇怪,沒人罵周恩來! 

這個章節寫到這,中國從此進入海洛因無法侵蝕的淨土,直到二十年後,嗯!安穩的二十年! 

以國家主席之尊向人民承認反毒路線出錯

   社會主義,是一種完美主義。馬克思、列寧,在作思想宣揚時,把社會主義的國度規劃成沒有任何瑕疵的天堂。在中國,為了維護這各主義的完美性,自己在毒品問題上,正在付出代價。

   強調改革開放步調展開時,中國政府充分的了解怎樣的利用自己的優勢,成為能吸納全球資金的大海。但是要成為海,必須納百川,在吸納清流的同時,也讓污水流進了神洲大地。

   在中國消失滅跡的海洛因,隨著錢潮、人潮的流動,在中國各地逐漸萌芽。當週邊的國際毒販,發現中國人越來越富裕時,無不千方百計的想開發出海洛因消費人口。在改革開放之前,中國政府可以利用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牽制,居委會的有效監視,讓毒品問題都可以在第一時間得到打擊與消滅。這種蜘蛛網般的制度,確實也讓中國的各級政府,與國家領導人,充分的依賴。就是這樣,當毒品問題在各地陸續出現時,都以為可以有效控制。畢竟任何階層的領導,都不願意承認是社會主義路線的罪人。在一九九三年,中國衛生部做出的全國海洛因成癮人口數報告,依照全國通報人數,只有三萬人。其實在這個時間點,問題已經很嚴重了,只是各級政府往上通報時,都把人數,大砍特砍,就怕被說成管理不當,頭上的烏紗帽不保。

    到一九九四年,發生了一件上訪中央事件(人民請願),撼動了最高領導階層,除了讓中央向人民承認政策路線必須修正外,也展開直接迎戰海洛因的具體行動。事情的起由在雲南、昆明。

    昆明、雲南省會,是金三角毒品路線流入中國的第一個衝擊最大都市。有一個解放軍的兵工廠,在一九九四年農曆新年前(新曆一月),集合機關大院所有的離休幹部、人員,用小刀在手指上劃出傷口,用大碗裝住所有人手上滴出的鮮血,用毛筆寫了一封陳情血書。內容表示,為革命大業奮鬥一生,守住了家園河山,卻守不住自己下一代的生命前途!在大院之中,每一個家庭的子女都染有海洛因的毒癮,竟然沒有一戶可以倖免,在這個單位的第二代染毒率竟然達到百分之百。這封信透過軍方系統的安排,臘月十二日,面呈軍委主席江澤民。江澤民沒有讓他們空手而回,立即在黨、政、軍系統,同時發佈一道內容相同的工作指示,內容為【現在不把販毒、吸毒問題解決掉,以某種意義上說是涉及到中華民族興衰的問題,這不是危言聳聽,必須提到這樣的高度來認識】。國家機器,力量果然龐大,中國開始對海洛因進行反撲。中央先撤換衛生部部長,由陳敏章接任,讓醫療系統調整為戰鬥狀態,正式迎戰一場不知要打多久的戰爭!

中國高代價的成長

   中國在一開始高舉反毒大旗時,藏在各處的問題立即浮現。中央的政策作出大幅度的改變,以前哪裡的吸毒人口抓的多,表示管理無方,當官的有錯。在改變之後,哪裡抓的吸毒人口多,代表這裡的官員盡心盡力,愛黨愛國。以至於官方通報吸毒人口在一九九四年竟然變成七十餘萬(1995年報告書)。在中南海的領導們,心裡明白,問題大到什麼程度真正的底線還深不可測,進而開始一連串的全方面革新運動。要求包含衛生、邊防、武裝警察(武警)、公安、海防、海關、軍方,全部將打擊毒品視同作戰。

   一九九五年,中國文宣部主導,得到跨所有部會的支持拍攝,在中央電視台第一台播放五集電視節目【中華之劍】,除了讓所有國民知道中國社會主義道路出現問題外需要修正外,也宣告這次不只是口號。從此,在漫長的邊防線上,很久沒聽到的槍聲,又開始作響。但是,在武裝力量的部份是有相當的付出,光是在雲南一九九五年至二000年,因為缉毒死亡被授予烈士的公安、武警,就有一百四十三人。甚至還有整個出勤的隊伍全部犧牲的慘狀。在人民日報,就有覺醒太慢的論述,如果能在改革開放的初期,發現問題時,不偏安,不掩蓋。整個社會的付出與損害,相信會更少。但是也在同篇文章內點出了最重要的一點!現在動手起身抵抗,總比有一天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時,還要務實!

    今天,中國在國際上,能讓別人看到驚人的經濟成長,當然是很多方面的努力成果。相信認真的面對海洛因問題,防止治安惡化,也是功不可沒。一個動盪不安的社會環境,還有什麼能力談國家的競爭力?在我們對岸用人命抵抗海洛因的同時,我們還企圖用反毒晚會的歌聲,就想要趕走海洛因?

   一個家庭再怎樣的富裕,也經不起出現一個吸毒的人。一個國家有高成長的吸毒人口,你要他怎樣能經濟高成長?光是犯罪率的提高,生產力的下降,就足以吞食任何良好根基。台灣法務部,從民國八十四年就說海洛因吸食人口有三萬人,到九十五年對國民宣稱吸食海洛因的還是只有三萬?(筆者估計台灣吸食海洛因人口高達四十萬人)。

   覺醒吧!忠厚的台灣人民。再這麼相信官方說法,吃到惡果的不只是你我,還有我們的子子孫孫。

混亂中求改變˙摸索中求進步

    改革,是在舊的規範之中尋找新的思路。小至公司、家庭,大到國家,在改革舊體制時,除了要面對保守勢力或既得利益者的抗拒外,還會在不熟悉的新道路上跌跌撞撞,摸索方向。

   在一九九四年中國政府調整對海洛因的嚴打路線後,承接病人收容業務的就只有原本附屬在市級公安局裡的強制勒戒所。同時各強制勒戒所也改變收費方向,本來由政府負擔的勒戒費用,也要求被收容人的家屬來繳交。廣州市強制勒戒所當時的標準收費為人民幣六千元,這時各地強制勒戒所如同發現了金礦,拼老命的抓。當時勒戒所的做法很簡單,把人抓來就先關住隔離,讓病人痛苦的哀嚎,七天後生理的痛苦結束後,再移到舍監。海洛因病人因長期使用毒品,一些足以致命的疾病會被暫時的壓制,在勒戒所沒有醫療的幫助下,病人在勒戒期間死亡的案例,比例非常的高,死亡的病人家屬上京告狀的越來越多,也讓有關部門了解到,這項業務不是司法部門可以獨力承擔的。

   很快的,在一九九五年十月,衛生部長陳敏章做出了兩條路線的修正。

 一、收容勒戒毒癮醫療單位權,開放到地方,但是一定要是公家醫院,鼓勵縣級醫院轉型成為戒毒醫院。以自願勒戒為主,強制勒戒為輔。這種修正,修出了一堆想要分食這塊大餅的人,連軍方醫院、鐵路醫院都積極參與。一時間,報紙、電視、雜誌,戒毒醫院的廣告滿天飛。誇張的事情還真多,當時的中國,並沒有所謂的戒毒藥物,把病人先弄進來再說,然後在藥品市場中尋找一些替代用藥,先讓病人減低生理痛為主,真是不可思議,為了錢,連醫療都可以用混的!

二、在開放醫院的同時,陳敏章給了各省的衛生廳,下了一條工作指示(當時藥品的審批權在各省的衛生廳手上),『美沙酮』只是中國在沒有自己更好的藥物出現時,不得不接受的選擇,用再病人身上,解除海洛因毒癮後,還要再解決『美沙酮』成癮的問題,對藥品科技發達的現代是不能接受的,並要求民間驗方往上呈報,只要自認為有點效果,可以控制海洛因戒斷病人生理症狀的,都不能忽略,先抓可能性,再來刪除沒效果的驗方。這時正值全民皆商的洪流在翻滾,戒毒藥品的開發在當時,真的是百花齊放,一些只要有點沾邊的驗方,都利用各種方式,送到各省衛生廳接受審查。

   到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各省核准上市的戒毒藥就有高達十七種。其中含麻醉成分的在第一年就被強制下架外,其他如:毒癮停、安君寧、福康片、一明既安等,在二000年前都被廣泛使用於各戒毒醫院。其中,福康片、是甘肅省民族製藥廠生產,一明既安、是湖南張家界製藥廠生產的,這兩種藥的開發研究都是台灣籍的負責人。在台灣自認無所不能的官僚,把人才白白的往外送,然後自己國家,一片空白,冷血的法令及體制,真是令人髮指!上述的幾種藥物,到二000年因為中國加入國際衛生組織,開始要求藥廠GMP,也要求所有藥品重金屬要達到1PPM以下。才陸續退出了中國藥品市場,由更新的藥物取代。值得慶幸的是,現在的中國戒毒藥品的研發團隊,還是有很多台灣人在其中,而且還居於領導地位。

   中國戒毒的病人,在生理戒斷部份,從一九九七年開始,才進入比較正規治療方式。在這之前,因為毒癮戒斷過程死亡的人真的不盡其數,我無法做出正確的人數報告,只能告訴你,很多、很多、非常多,督促醫療進步要用人命來換,代價未免太大。不過,能認真面對,務實做出改革,犧牲者還是有代價,總比我們自己極度冷血的台灣政府,看到吸毒病人一個個暴斃時,還只會想用反毒晚會的歡樂歌聲來淹蓋事實,還要有用。

   當時中國運行不是很順暢的戒毒政策,雖然想往正規的方向邁進,但是人治的政權多多少少還是改革路上的絆腳石。當時衛生部給了各戒毒醫院極大的權限,包括用藥品採購及收費方式。一切向錢看的結果,新的問題不斷的出現,爭權奪利的戲碼在反毒的面具下暗潮洶湧,在加上社會上吸毒人口還是迅速攀升,中央政府發現原來那麼多的改革也只是動到皮毛而已,江郎才已盡!只能任其發展。一直到朱鎔基在二00一年政治局會議中痛陳反毒力道鬆懈後,中國在海洛因問題上又開始另一波的改革浪潮,也奠定了、治安不能惡化、經濟不能停滯,的基石。

朱鎔基的定調˙打擊毒品施政目標排第一

知識,除了學問之外還包含了、良知與認知這兩句話。在一九九O年到二OOO年這段時間,中國各省、各縣市的當家領導,在大學求學階段剛好遇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知青下鄉的浪潮。每天都在鬧革命,哪有時間受到正規的養成教育?文革期間,除了幾個重點大學由周恩來用軍隊駐守的方式禁止鬧事外,其他的大學都是新生報到後就開始鬧革命,當時的學校教授成份個個有問題,教授們每天忙著被鬥,也沒心思做教育。就這樣,這些學生時間到了也算是大學畢業!當時的大學畢業生,回到家鄉,政府是有明文規定的政策,必須安排在政府部門工作,也就是這種機會,讓這些人陸續的在各單位隨著年資升遷,有些人就這樣升到了領導位置。

   當中國的門戶大開時,改革浪潮席捲全中國時,中央發現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很多跟不上改革腳步的地方政府,已經是一種負擔。就針對反毒政策而言,中央與地方步調就問題重重。在打擊毒品的工作回報時,沒達到要求的地方政府只好、鄉騙區、區騙縣、一路騙到國務院。

   就對毒品政策來說,朱鎔基的做法實在有過精細的思考,先從人的方面著手,二OO一年四月他將中央對全國的人事新佈局做了明確的指示。省會及一級城市除外,其他縣、市領導年齡要往年輕化方向落實。縣長三十歲就可以擔任,市長四十歲就可以擔任。並將公務員退休年齡降低到男性60歲、女性55歲。加速政府年輕化,這樣年輕領導群的佈局,在後來的反毒工作上,對與落實中央政府的政令,證明相當有效。

   在醫療方面,將收容戒毒病人的醫院限制更加的放寬,准許私人戒毒醫院的成立,打破政府醫院高收費的亂象,讓更多想要戒毒的病人有機會踏進醫療院所。規定軍方醫院退出戒毒市場,如有軍人涉毒,全部集中在甘肅省蘭州市的空軍第二總醫院治療。這種私人醫院加入競爭戒毒市場的做法,徹底粉碎了依附在公家戒毒醫院牟利的官員行為。失去壟斷市場的權利時,想要繼續求生存,收費不但要回歸合理,服務還要更優質,直接受惠的都是已經被病人折磨到山窮水盡家屬,不用為了幫家人戒毒而砸鍋賣鐵。

   在藥品方面,責成衛生部對於通過北京醫藥大學,藥物依賴研究所的一期臨床測試的抗海洛因藥物,就必須有對口,就是怕僵化的官僚制度阻礙進度。官方不得介入研發過程,容許研發單位可以將關鍵技術保密。並用報紙公告的方式,讓通過二期臨床的研發單位申請貸款補助。這種放手讓民間人才施展手腳的作法,在二00五年五月湖南省瀏陽市果然誕生了一家通過聯合國衛生組織認證的抗海洛因藥廠。也確定了抗海洛因藥物一定是阿片的延伸物理論被打破。從封閉的專制政權走出來,不到二十年,在這個領域就已經超越世界,關鍵就是政策,想要怎麼收?先問怎麼栽!

   

   一個手頭寬裕的人,如果身旁是一些吸毒的朋友,總會千方百計的想將他托在一起,就算沒有免費的毒品使用,等他成癮後起碼有機會賺到轉手賣毒的錢。一個逐漸富裕的中國,週遭產毒的國家環伺,當然會有很多的毒販想要開闊中國市場。

   緬甸的第二特區佤邦,有35千平方公里,一直是靠種植罌粟維持生計的,這就是所謂的金三角。在一九九O年之後,國際社會就與緬甸政府達成共識,逐步的改變當地農作物生產品種,讓罌粟種植面積逐年減少。1994年日本早稻田基金會捐助的96千美元設立醫院,就是為了要鼓勵當地民眾在未來沒有鴉片煙時,可以有比較好的醫療幫助脫毒。一九九五年聯合國禁毒組織也通過撥款15百萬美元的捐助,其目的是要幫助當地在轉型時有比較好的生活條件,甚至是點人頭式的金錢補貼。只是這筆詭異的捐助,到二OO一年送到佤邦政府手上時,剩下61萬美元。原來是扣除了行政費用後才是他們瓦邦政府的,這點可以證明,愛錢的人是不分膚色的!到2005626開始佤邦全面的停種罌粟,雖然不知能堅持多久,雲南還是獲得了喘息的機會,前仆後繼的運毒行為,在目前獲得了緩解,雖然還是有毒販的蹤影運送之前的存貨,但已經明顯的減少。

   現在進入中國的毒品絕大多數是阿富汗透過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國家名、地處中亞)而進入中國,雖然阿富汗與中國有100多公里的國界互相交接,但是,都是崇山峻嶺,沒有公路相通。2005年之前由阿富汗或巴基斯坦飛新疆、烏魯木齊機場的飛機,是一條毒品進入中國的大管道。2005年北京當局,對烏魯木齊機場機場進行整頓,有問題的工作人員全部扣押,審理後有事實證明幫助販毒者,無論主從,全判死刑。宣判同時立即槍決,並規定機場工作人員當日休息的必須到場觀看槍決過程。從此空中運輸通路阻斷,現在的海洛因轉由陸路進入中國為大宗。

   中國的吸毒人口成長有趨緩的局勢,吸毒人口數還維持在二OO二年的數量(官方說法),但是因為貨源斷貨而尋求戒毒的比例,在各地都有高成長,這表示了中國毒品政策與現實有逐漸靠攏的現象。不讓治安惡化,人心才能穩定。當人心穩定了才能致力發展經濟,當經濟發達了,政治當然不會動盪。這種因果關係誰都知道,只是要不要做而已。

   中國的海洛因的問題,還有很漫長的仗要打,他們的困難度比台灣要大太多了!無論是吸毒的人口數,或者是幾萬公里的邊防、防堵毒品問題。無論現在的成果是好是壞都無須評論。但是,最重要的一點,他們已經開始起身抵抗這個世紀之毒、海洛因了。

 

中國政府對制定毒品法的觀念有相當的堅持,絕對不在舊的毒品法上做修正,為了應付國際上瞬息萬變的毒品問題,幾乎都是每隔三年就有一部新的毒品法架構完成。每次在國家主席發布新法時,同時宣告舊法完全廢除。˙˙˙˙˙台灣的立法院卻不斷的以修正條例、新增條文的方式在混日子,還大剌剌的自認為多麼的辛苦為民?一群超級金光黨,大發國難財。把不合時宜的舊法推翻,架構一部適合台灣的毒品新法有那麼困難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967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