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灣乞丐聯盟
市長:方正平  副市長: Happybeggar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社會團體【台灣乞丐聯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關心貧窮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QBQ,透視消費金融背後的社會問題──錢逼卡債族與狼打交道 當鋪錢莊多2000家
 瀏覽5,636|回應32推薦12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2)

Molly Lee
易燁煌
小鯊
自由黨人
亞理莎
YesYouGotIt
筆記阿本~隱遁二寶
獨孤無劍
方正平
Xuser

more...

【QBQ,透視消費金融背後的社會問題】

這則新聞很諷刺地找銀行來說明是因為經濟不景氣加上雙卡風暴,導致社會邊緣人向銀行借不到錢,轉而向地下金融調錢。言下之意,銀行人員還認為消費金融是對社會的恩賜。

首先,從過去這麼多銀行惡性討債新聞來看,銀行不會比地下錢莊仁慈。

其次,因為銀行大剌剌地打廣告,借錢是高尚的行為、George&Mary(借錢免利諧音)。台新銀行更拍了美美的廣告說用現金卡圓夢,其中有一則是一對夫妻借錢種棗子,這則廣告的不道德性可以用令人髮指來形容。我不否認那對廣告夫妻真的賺到錢把債還清,但是廣大的農夫們靠天吃飯,如果每個案例都能有20%的利潤,全民早就搶著當農夫了!這是典型的欺瞞風險、不實廣告。

過去地下金融不敢在電子媒體上打廣告,但銀行頂著金融商品名義在電視上強力放送,台灣小老百姓並不像猶太人一般從小學理財,對風險完全不設防,電視廣告一播出,好比放狼入羊群,這些金融家藉此大啖人民血肉。

等到消金泡沫撐不住了,再繼續用政府特許的減稅來打呆,轉手再賣掉手中的呆帳給自家成立的「資產處理公司」,繼續向卡債族們討債,兩頭賺。

卡債族們一旦陷入債務循環,又有幾個老闆敢僱用有債務問題的人做事呢?找工作都有困難,更不用說還債了。更何況如新聞中所述,台灣真的是不景氣,工作本來就難找。

沒有錢又被逼急了,不向地下金融借,難道銀行家們願意再掏錢出來贊助?銀行不是慈善事業,銀行家肯存款人還不見得肯呢!

追根究底來看,這波地下金融的“成長”,銀行才是始作俑者。不止要嚴詞譴責,更應追究刑責才對。

新聞中的銀行從業人員至少提供了有用的數據,地下金融的規模爆增了三仟億,這個問題即使刑罰每一個該負責的金融家,也還是存在台灣社會中,繼續危害全台灣。

台灣乞丐聯盟 方正平
我很好奇,如果銀行估計得沒錯
【活動紀錄-新聞】指卡奴都是揮霍無度 麥肯錫公司被控誹謗
這篇新聞不曉得該自圓其說?




錢逼卡債族與狼打交道 當鋪錢莊多2000家
地下金融市場再度興盛,各式融資公司廣告林立街頭。有的廣告用語單刀直入,例如房屋可押「一、二、三、甚至四胎」,甚至「發毒誓保證借你錢」。
記者胡經周/攝影

地下金融市場最近再度興盛,且規模倍增。銀行業者發現,卡債風暴發生兩年以來,地下融資公司新增已超過兩千家,提供資金周轉高達上千億元,轉向地下金融的社會邊緣人越來越多。

地下金融市場超熱,競爭白熱化,過去隨著夾報低調出現的地下融資小廣告,現在已登堂入室,透過廣播、有線電視頻道、電子郵件、甚至手機簡訊無孔不入、二十四小時播送。

這些錢莊招攬借錢的廣告用語相當單刀直入,例如房屋可押「一、二、三、甚至四胎」,還有「萬物可借」,甚至「發毒誓保證借你錢」。

一家大型民營銀行查訪發現,卡債風暴兩年來,全國各地新增地下融資公司超過兩千家,數目相當驚人。

地下錢莊對債務人擄人勒贖討債時有所聞,為什麼還有人會向錢莊借錢?銀行說,卡債族並沒有因為雙卡風暴減少,因為經濟不景氣,沒錢的人越來越多,很多人都是向親友借到無法再借,硬著頭皮轉尋求地下金融管道救急。

銀行把地下金融分成三大類:當鋪是主流,部分當鋪曾是幫會堂口,是地下金融的傳統勢力;近年來興起的是「汽車融資公司」,不僅有據點、還有網站;卡債風暴時最盛的「理債公司」,也有不少轉行做錢莊生意,資金利息談妥,就派出「專員」到府服務。

兩年來,地下金融市場堪稱台灣資金周轉最熱絡地帶,儼然已成為最大債主。地下錢莊規模,銀行業有兩種估算方式,一是拿卡債風暴前的雙卡放款高峰量,減去雙卡目前放款量,差額高達三千兩百多億元;也有銀行直接用「消費性放款」數字比較,在風暴前後差額也達兩千八百多億元。

銀行說,地下金融公司會對始終被銀行拒於門外的社會邊緣人放款,這兩年台灣經濟這麼差,若再加上這些走投無路的邊緣人,地下金融近年周轉規模恐已暴增到兩、三千億元。

誰是地下錢莊「金主」?有些當鋪號稱「與上市櫃公司長期配合」、資金無虞;但業者透露,其實不少有錢的地主才是錢莊資金來源,台灣這兩年房市熱炒,擁有土地房產的有錢人越來越多,有錢拿給錢莊放高利;但經濟底層的民眾,借錢後卻從此無法翻身。

【2007/05/06 聯合報】


延伸閱讀很早就預測卡奴會成為『社會風暴』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199951
引用者清單(1)
2007/05/26 01:22 【方總統的競選官方網站】 員外、護院武師和莊園外的貧農
 回應文章 頁/共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原來卡奴不繳款,只是成為銀行今年獲利回春的一大阻礙
推薦2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方正平
Happybeggar

新聞導讀:
銀行造了孽,居然還想要繼續賺黑心錢
名詞解釋:
無擔保放款餘額,就是銀行所有信用貸款的總和啦,包括信用卡、現金卡、個人信貸

今日晚報 2007.05.09
繳款率若掉到七成 銀行呆帳準備得增提
【中時電子報邱慧雯/專題報導】

去年卡債協商機制大門關閉後,繳款率從九成以上逐漸下滑,加上「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草案」已經在立院初審通過,使得部分卡奴出現觀望態度,不少銀行的累積損失率都已達到近三成,台新金營運長計葵生更在日前台新金法說會上估計,台新銀卡奴今年的繳款率,可能從去年的七成降至55%。

雖然大型金控旗下的銀行,包括台新銀行、中國信託銀行、國泰世華銀行等,多已提列足夠呆帳準備金,使無擔保債務的呆帳覆蓋率達到30%以上,不過,若毀諾率持續升高,恐將使呆帳成本續升,影響銀行今年獲利。

今年一月的卡債協商繳款率仍有93%,不過從二月後就逐漸往下走,平均繳款率可能已跌破八成,此情況從重量級金控已舉辦的第二季法說會可見端倪,即使無擔保債務餘額下降,但累積的損失率還是在攀升。

中信銀、台新銀與國泰世華銀的無擔保債務餘額目前都呈現大幅下降,如台新銀的無擔保放款餘額占總放款餘額的比例,就從以往高峰期的40%降至20%左右,約從二千多億元降至1160億元;國泰世華銀行的消金無擔保放款占全部放款的比例,也已從二○○五年高峰期的13.7%,約100.5億元,降至二○○七年第一季的7.1%,約54.3億元。

不過,這些銀行的累積損失率卻沒有跟著降低,單月毀諾率亦呈現起伏不定的情況,有些銀行在三月的毀諾率確實有降低情況,但累積損失率還是在攀升,像國泰世華銀至三月底的累積損失率為28.69%,中信銀則是28.5%。

金管會規定,若卡奴繳款率跌破七成,銀行就必須增提呆帳準備,因此,若卡奴的繳款情況持續惡化,增提的呆帳準備金,勢必又成為銀行今年獲利回春的一大阻礙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4748
「債清法」卡債族救星 立委催促上路
推薦2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方正平
Happybeggar

新聞導讀:
請注意70萬卡債族這個數字。
它意味著有70萬個家庭受到影響。
如果這些人都淪入黑道控制,它比國軍人數還多,說不定其中有不少職業軍人,願意....
如果這些人要競選公職,可以當選2席以上的縣市長。
如果這些人決定要起義,你我都完了!


今日晚報 2007.05.09
「債清法」卡債族救星 立委催促上路
【中時電子報羅暐智/專題報導】

國民黨立委徐中雄的國會辦公室只有三個助理,但這裡已儼然成為卡債族討救兵的重要根據地。小小的辦公室裡,每天都有接不完的的卡債諮詢電話,最高峰時,一天有十幾通。他們不厭其煩地為債務人與銀行進行協調,即使老是吃閉門羹,他們仍堅持「多救一個算一個」,不放棄任何想解決問題的卡債族。

銀行濫發現金卡與信用卡,金管會與銀行局監督不力,引發動盪社會的雙卡風暴。在銀行眼中,似乎所有的卡債族都是不想還錢的無賴。但徐中雄辦公室長期接觸下來,清楚了解其實很多債務人有心要還錢,是銀行嚴苛的還款條件壓得他們根本喘不過來,不少人最後還被逼上絕路。

為了解決卡債族的問題,徐中雄辦公室從前年開始就在金管會、銀行局與銀行之間奔走,去年終於為卡債族爭取到與銀行進行一致性協商。不過,債務人與銀行協商,銀行態度都非常強勢,開出的條件也很不合理,例如一個月賺三萬元,銀行卻要求月還二萬五千元;婦女碰上生產或是遭逢家庭變故,銀行都不同意給債務人「喘息期」,甚至有個案面臨父喪,銀行連辦喪事的錢都不放過。走投無路的債務人只好「毀諾」,讓卡債族有被「判死刑」的感覺,過去的努力全部白費。

徐中雄辦公室主任陳雪慧說,很多卡債族都是約、聘雇的臨時工,根本無法得到失業證明,只要銀行願意給他們機會,暫緩個二、三期之後就可以繼續還款,但銀行的態度強硬、惡劣,讓人不敢恭維。在長期協調無門的情況下,他們催生了「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草案,增訂「更生」與「清償」機制,盼為為廣大債務人解套,讓七十餘萬卡債族不必再看銀行的「臉色」生活,也可談出更合理的還債條件。

陳雪慧說,《債清法》是卡債族的一個「靠山」。卡債族有了這個靠山,才有可能在債務協商中讓銀行態度軟化,放寬嚴苛的還款與喘息期條件,而卡債族也可依法聲請「更生」或「清償」程序,由法官裁定一個合理的「債務折扣」。

何謂「債務折扣」?簡單來說,例如債務人欠銀行一百萬元,與銀行協商不成後可聲請「更生」。法官考量債務人每月薪資、家庭狀況等客觀條件後,裁定三十萬元的更生門檻,也就是所謂的「債務折扣」,對債務人來說,堪稱一大救星。

不過,《債清法》甫通過立法院委員會初審,就遭受到銀行團的強烈反彈,力阻此案過關。徐中雄批評,銀行將《債清法》部分條文無限上綱,例如將「自宅條款」形容成「豪宅條款」,污名化《債清法》,身為主管機關的金管會也坐視不管。

徐中雄說,他上周與行政院協商時,曾當場痛罵銀行局長曾國烈「沒有良心」,官員「眼中只有金錢,根本沒有人民」,拿人民的納稅錢做事,卻幫財團說話、替財團利益護航,「這簡直跟黑道沒兩樣,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官員!」

徐中雄認為,《債清法》如果順利三讀通過,對全國七十餘萬名卡債族來說,無疑是遲來的正義,也是政府的德政。他已將此法列為他這一屆任期中最重要的法案,無論銀行壓力多大,也一定要讓法案通過。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4746
輔導經費斷炊 卡奴求助無門情況惡化
推薦2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方正平
Happybeggar


今日晚報 2007.05.09
輔導經費斷炊 卡奴求助無門情況惡化
【中時電子報邱慧雯/專題報導】

陳先生因年少輕狂時的不當消費,欠下許多卡債,後來結婚生子,家庭負擔愈來愈重,但因為利率高掛,一個月三萬元的收入根本無力還款,後來經過張老師基金會輔導,他與銀行達成協議,每個月還款幾千元;去年底輔導機制告一段落後,某天陳先生又去電張老師,表示第二個孩子即將出生,他的還款恐又會出現問題,但這次,輔導員並沒有親自接到電話,因為已沒有經費可幫助陳先生,因此也不敢回電給他。

張老師基金會台北辦事處總幹事黃正旭表示,像陳先生這樣在輔導機制停止後,再打電話向張老師求援的例子不在少數,只是張老師因沒有執行經費,已經無能為力,原因是去年主管機關曾委請張老師基金會協助卡奴進行更生,不過卻只給一年經費,去年十一月已經屆滿,因此張老師對卡奴進行的輔導,已在去年宣告結束。

黃正旭說,他們擔心的是,那些卡奴當初在輔導員鼓勵下,恢復信心開始執行還款計畫,不過由於卡奴面對的是長期抗戰,當陷入徬徨無助時,若無人在旁打氣協助,很容易就放棄繳款,或因一時想不開走上絕路,若繳款情況因此中斷,也會讓銀行毀諾率在第二季之後大幅攀升。

根據張老師基金會的統計,去年他們接到的卡奴求援案件達到3216件,卡奴學歷以高中職為多,年齡層以二十一歲到四十歲者為主,其中三十歲以下卡奴多是因不當消費欠下龐大債務,而三十歲以上的卡奴則多是因為個人周轉支出之用欠下鉅款。

黃正旭表示,雖然求援的案件高達3216件,但協商成功的僅有257件,其中,以往來家數而言,單一卡奴最多持有十五張現金卡與信用卡,欠下金額最高者則是一對夫妻,兩人借款共達一千多萬元,因為生意失敗,導致無法還款。

至於沒有協商成功的個案,黃正旭表示,有些是因殘障、單親或重殘導致尋找工作不易,在其輔導的例子中,就有一位高齡七十二歲的老太太,因為兒子冒用她名義辦理現金卡,後來那個兒子發生車禍昏迷不醒,另一位兒子則是重殘,老太太本身又有糖尿病,每個月僅有三千元的清寒補助,根本無力還款,後來債權銀行台新銀行在親訪該個案狀況後,決定打銷這筆債務,不再向其追討。

不過,如上述老太太的個案,最後可以不用還款的例子仍屬少數。黃正旭表示,在其輔導的個案中,卡奴借款的原因有千百種,包括有年輕女孩因為要幫家中還債,卻在懵懂無知情況下以現金卡借款,不知後果如此嚴重;有些個案雖然有收入,不過卻因家中孩子嗷嗷待哺,薪水都不足以養家,更遑論還款,因此這些多屬於打零工的族群,也只好與銀行上演「你追我跑」的戲碼。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4738
欠了銀行三萬元卡債,在暴力討債公司暴力相向下,還被討債公司被迫簽下八十萬元的本票
推薦2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方正平
Happybeggar

更正,這已經是黑道治國了!由綠色權貴勾結金主,把國家賣給黑道,只是我們不曉得而已。
今日晚報 2007.05.09
討債集團變公司 對卡奴一樣兇殘
【中時電子報戴志揚/專題報導】

儘管卡債協商機制已經上路一段時間,但很多卡奴依舊過著被黑道討債的生活,根據警方觀察,非法討債集團暴力無情的討債場面,依舊不斷地在社會各角落重覆上演,並不曾因為卡債協商機制上路而有太大改變。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非法討債集團為了掩護非法,也開始轉型走向「企業化」型態掩人耳目,但是,動輒當街毆人、押人凌虐的殘暴本質並未因「門面」改變而走上正軌,反而更為「血腥化」。

近年來銀行為了催討卡債,紛紛將債權轉賣給運用幫派、黑道勢力威嚇的金融或是財物管理公司,這些凶神惡煞接收債權後,便對這些卡奴展開一連串兇殘至極的逼債,債務人往往遭暴凌虐,甚至因不堪困擾而上吊、跳河甚至精神分裂。

一名經營小吃店的男子,因為經營不善,前年連續辦了多張信用卡後,積欠數家銀行兩百多萬元卡債,當時銀行將卡債全部轉賣給一家具有幫派背景的債務催收公司,該公司便派出十餘名小弟,每天前往被害人經營的小吃店白吃白喝,甚至登門拜訪,強行奪取被害人財物抵債。

某次,被害人在期限內付不出款項,還曾遭嫌犯押至板橋市一棟大樓樓頂,用繩子綁住雙腳倒吊起來,頭下腳上掛在高空,對方揚言若不還錢就要將被害人丟下樓。該名男子被嚇得當場屎尿齊流,精神面臨崩潰,最後受不了才向警方求助,而該家暴力討債公司討債份子最後被警方逮捕,才發現原來該討債公司是幫派的堂口。

還有一名賣蔥油餅的攤販,不過欠了銀行三萬元卡債,在暴力討債公司暴力相向下,還被討債公司被迫簽下八十萬元的本票,就連謀生的蔥油餅攤位都被拿去抵押。最讓警方驚訝的是,該集團為了逼債,居然在大白天,以暴力毆打這位小販,還喝令被害人跪在大馬路上,以辣椒醬淋在被害人頭部的傷口上,施以「酷刑」

去年台中一位十九歲的劉姓高職夜校生,因積欠銀行十餘萬債務,竟不明究裡遭討債公司上門討債。某天,劉姓被害人去遊藝場玩樂,竟被押回住處,被對方十餘人分持木棍、鐵椅、扳手、衣架痛毆,劉姓被害人被打成多處骨折、渾身是血,還被淋去漬油,雙腳燒成二度灼傷。

更過分的是,對方在凌虐期間,還從外面抱來一隻流浪狗,輪流持玩具槍強迫被害人舔狗的生殖器,逼他喝下其中一名少年的尿液,並將被害人五花大綁,揚言要將他埋在大肚山
。被害人遭控制凌虐九個多小時後,才趁對方不注意逃走,但是幾乎已經面臨精神崩潰。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4734
協商機制上路 討債集團依舊「生意興隆 」
推薦2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方正平
Happybeggar

新聞導讀:
若檢調查出暴力討債公司索討的債權是由銀行委託,那銀行負責人將有「共犯問題」,為何不見檢調介入調查?
「竹聯幫」「天道盟」幕後主導經營者為多,卡債問題將導致台灣變成黑道治國。

今日晚報 2007.05.09
協商機制上路 討債集團依舊「生意興隆 」
【中時電子報戴志揚/專題報導】

最近一、兩年,很多銀行為催討呆帳、卡債,開始借重坊間的討債公司,討債公司轉而成為銀行財團的打手。銀行通常會依債務人的信用好壞、償還能力及利息回收多寡,以債款的三至四成價格將債權賣斷給討債公司。據悉,目前承接這類銀行債權的討債公司,以「竹聯幫」「天道盟」幕後主導經營者為多,生意也最為興隆。

當然,這些銀行委外的討債公司,當然不會掛上「討債公司」的名號,實際上卻是透過合法的申請,成立所謂的「融資顧問」、「財務管理」、「金融管理顧問」等公司企業型態經營,但是私底下卻是宛如「吸血鬼」般的運用暴力討債之集團。

為何坊間討債集團多如過江之鯽,且旗下組織成員兇神惡煞,處處逼人還債,手段殘暴卑劣,原因就在於有「暴利可圖」,一般而言,催討回來的債款,討債集團與委託債主五五分帳;如果債主交情夠,最低也要四六分帳。

台灣討債集團的手法,師承「香港古惑仔」經驗,尤其在香港黑社會電影裡常見的討債情節,如在債務人住家及公司大門潑漆、潑糞、灑冥紙或寫上讓人怵目驚心的恐嚇字眼等,甚至以鐵鍊由外捆鎖對方大門的場面,都一再地出現。

有些討債公司更使出精神虐待等「柔性攻勢」,直接廿四小時跟監欠債者、或是到欠債人公司及門前大喊某某某「欠錢不還」,令欠債人名聲破裂。討債集團小弟臉皮厚、手法專業的程度,可能連專業演員都自嘆不如。甚至還有討債集團仿效連戰出訪大陸時,小學生大呼「連爺爺,您回來了」的歡迎詞,由小弟在債務人家門、公司前排排站著,輪流喊著避不見面的債務人的姓名「某某某你回來了」。

經濟部商業司去年曾決議,禁止民間設立討債公司,包括 銀行、電信業者都不能委託債務催收公司處理,且規定台灣地區944家公司營業項目涉及催帳部分,均須到商業司辦理取消。商業司表示,業者如果不自動來辦理取消,一經查獲,將處以一至二萬元的罰款,每查到一次罰一次。

但是金管會卻有不同意見。金管會表示,從來都沒有禁止銀行委外催收,只是要求銀行不得委託「暴力」催收業者,而且嚴訂催收時間為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銀行委外催收的公司,不得聘僱有黑道背景或暴力前科的催收員,也不可以暴力、脅迫、恐嚇方式討債,或是向債務人的公司、親友、鄰居散佈欠債消息,藉此形成壓力,逼迫債務人還債。而且當金融機構將債務委外催收時,必須事先以書面通知債務人,告知債務人催收委託單位、金額及檢舉電話。而當催收公司開始進行外訪催收時,也必須表明身分,出示「授權書」告知債務人。

但儘管有這樣的「約制措施」,討債集團依然故我,警方表示,一次罰一萬元對討債集團根本毫無約束力,他們催討成功一次所獲得的利潤,足夠他們繳好幾年罰金。即使被警方逮捕,藉著雙方有「債務」關係,使得被害人就算遭恐嚇傷害,也不敢提出告訴,因此卡債協商機制實施以來,警方及其它陳情單位接獲民眾遭討債集團電話騷擾、潑灑油漆、屎尿甚至毆打限制自由的案件還是接不完,完全看不出有什麼改變。

警方也表示,在目前法律措施套不足的情況下,銀行透過這些「催收帳款公司」討債,「能拿回一分算一分」,或多或少拿回一些彌補呆帳。 而被害人遭受暴力相向時,往往不敢報案,因為他們也自知理虧,能還就還,能躲就躲,而討債集團也就是靠著被害人這種害怕的心理橫行無阻。

規定歸規定,銀行將卡債族的債務整批賣給資產管理公司或其他債務催收公司,造成處處暴力手段惡質討債事件卻是不爭的事實,法務部則強調,若檢調查出暴力討債公司索討的債權是由銀行委託,那銀行負責人將有「共犯問題」。

不過,令人質疑的是,迄今由內政部提供的資料顯示,根本就沒有銀行介入暴力討債問題,難道這些討債公司是詐騙集團,毫無理由的到處要錢?相關單位不該再矇著眼睛自圓其說。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4729
感謝Xuser大大的關心此議題
    回應給: Xuser(Xuser) 推薦5


方正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YesYouGotIt
Happybeggar
Xuser
獨孤無劍
方正平

首先感謝Xuser大大關心此一議題,能引起聯網名家關注此一議題,也不枉小弟費心費時蒐集新聞資料。

任何人,只要關心台灣的貧窮現象,他的意見都不會是淺見,因為,台灣還沒有人提供解答,大家都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小弟開欄標題是寫「QBQ」,意欲探討的是更深層的原因和潛而未見的影響。

其實政府動用免稅優惠支助銀行打呆,本來就是實質稅金補貼。既然可以補貼給銀行,為什麼不能補貼給卡奴去向銀行結清債務?這樣的見解就類似Xuser大大您的意見了。這只是觀點改變!

另一種思維也曾被提及──公益資產管理公司。由政府出錢買呆帳,債權人由銀行轉變成政府成立的基金或公司。政府可以低成本取得不良債權,再統一協商債務還款方式。

另外立法院也正在推動債務清理法的立法,以補民法破產法的不足。

其實每一個方案背後都會再衍生許多問題,例如債清法通過後,台灣的司法體系是否能負荷暴增的業務量,都得細緻地規劃和執行。

個人則關心地下金融背後的貧窮問題,並不會因為債務減輕了而解決,許多卡債族和銀行協商還款之後,仍舊是還不出錢來,協商終究是白搭、貧窮仍舊無解。我比較希望看到一個可行的、較完整的社會安全網,可以協助新貧、青貧渡過一段苦日子。

每一個議題都是大議題,沒有人會關心,只剩我們自己了。希望能看到Xuser大大更多的意見發表於此。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1502
打消呆帳,應該同時打消債權
推薦3


Xus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YesYouGotIt
獨孤無劍
方正平

我有一個外行的法律見解:

政府「間接而迂迴」地用納稅人的錢補貼銀行的呆帳損失,讓銀行打消呆帳,之後,是否也應該同時讓銀行放棄債權?

如今,政府間接用納稅人的錢來補貼銀行呆帳損失,銀行卻不放棄債權(這當然是合法的),還是繼續間接利用催收公司向債務人(也是納稅人)討債,這合理嗎?

法律的問題很複雜,但我想,這方面可以讓立委討論討論--如果動用納稅人的錢補貼銀行呆帳損失(無論直接間接),就應該同時讓銀行放棄等額債權。

例如,如果打消一百億呆帳,銀行就要放棄一百億的債權,這一百億不能繼續催討。實務上,可以採取比例原則,例如,三百億的呆帳打消一百億,那麼,所有的債務人都要減少三分之一的債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二百四十萬債務就逼死一家人?你不相信嗎?
推薦4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獨孤無劍
Xuser
Rebec
Happybeggar

在自殺問題前,道德勸說可能是最無效的方案
中國時報社論注意到這個問題,但是,卻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案。勉強提出的呼籲,只是大呼籲大眾傳播媒體不要散播不正確的「慈悲殺人觀」。
如果這些會走上絕路的家庭還能看到電視或報紙的話!

中國時報 2007.05.06
二百四十萬債務就逼死一家人?
中時社論

最近,頭份有個卡車司機,因不堪車禍賠償及失業,一家四口燒炭自殺,後來僅有國一的兒子獲救,其餘三人,一父一母一女均宣告不治。此樁悲劇讓審理這個車禍訴訟的承辦檢察官非常難過並且感到不解。檢察官說,其實目前大約只剩下二百四十萬元的賠償金,這筆數字又不大,怎會造成卡車司機家破人亡呢?檢察官的這番疑問其實正透露出台灣層出不窮的全家死亡案件背後,存在著兩個迷思。

第一是台灣人民、特別是一些基層家庭的貧窮問題,已經嚴重到令這些家庭走投無路。對承辦檢察官以及社會上一些生活條件比較好的人來說,為了二百四十萬元,賠上全家性命,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套一句陳水扁總統的口頭禪:「有那麼嚴重嗎?」但,對像這位卡車司機一樣的家庭來說,二百四十萬元有如天文數字,這一關,就是這麼難過。

這位司機因車禍撞傷人,檢察官判賠八百萬元,再加上車禍後失業,他擔心付不出賠款,竟帶著妻子及一雙兒女燒炭;去年,中壢一名計程車司機也因為欠債遭地下錢莊逼債,帶著一家五口燒炭;這位司機年初向地下錢莊借款三十萬元,以債滾債,半年後,被索債時已變成欠下三百萬元,他無力償還,造成全家死亡慘劇;二百四十萬元、三百萬元,到底算不算多?這實在是一個很主觀的問題,人在走投無路時,一文錢也能逼死一名好漢,何況失業、要養家活口、又揹下債務,對許多家庭來說,這確實是難以承受的重擔。

自殺當然是很不對的做法,但是當台灣愈來愈多家庭因為債務,而選擇自殺時,這意味著社會有愈來愈多家庭應變、應急的能力正快速降低;在整體經濟環境及前景不明,甚至於不佳之下,人們在面對困難及挑戰時,一方面態度趨於負面、悲觀,認為自己解決問題的機會不多,以致於輕言放棄、投降。因此,也許在一些環境較好的人看來「不過區區」的債務,就會讓這些人無法面對、逼著全家人一起死亡;另一方面,對金錢的需要易因本身經濟條件不佳而形成一種惡性循環,愈是沒錢、沒資源的人愈是容易去找地下錢莊解決債務,愈是傾向以卡養卡、變成被逼債的卡奴;如此一來,欠下的債務,似乎永遠也不可能還清,最後他們只好選擇永遠的逃避:死亡。

因此,當人們質疑「怎麼二百四十萬元的債務就可以逼死一家人」時,除了感嘆唏噓之外,更應該深一層去思考:台灣這個社會為什麼會讓這麼多家庭和無辜生命「死得輕如鴻毛」?為什麼有這麼多人不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一定可以解決這些債務?那種樂觀打拚、一家人共度難關的勇氣、信心和能量,為什麼漸漸轉弱了?這個現象背後所反映的社會集體灰色心態,以及愈來愈多家庭對現實的束手無策,更值得關心與擔心。

一項針對「攜子自殺及重大兒少受虐致死」的調查報告就曾指出,台灣平均每個月至少就有四個孩子因受虐、家長攜子自殺而喪命,二○○六年與○五年相比,因此死亡的數字增加了五成以上,而其中理由以經濟債務問題居首。在○六年兒童死亡的五十起案例中,三十三位攜子自殺的主要原因都是因為家長身陷經濟困境。有些人認為,部分父母親在壓力之下攜子同死,是擔心自己死後孩子無人照顧、生活堪慮,因此稱帶著幼兒一起離開人世的這種案例是「利他型殺人」、「慈悲型殺人」。然而,這種說法大錯特錯。基本上,根本沒有所謂「全家自殺」,因為除了決定自殺的那位家長之外,其餘家人、特別是沒有行動自主權力的孩子並不是自殺,他們是被謀殺的。家長這麼做是對生命的不尊重,也是觸法的,社會不宜以錯誤的認知及敘述合理化其行為,免得引發不正確的鼓勵作用、直接或者間接地,增加了全家一起死悲劇的發生。

如果要降低全家共死的不當風氣,至少要先打破這兩種迷思,嚴肅看待其中所呈現的經濟弱化、家庭失序的社會問題。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0011
底層沈淪 政府看到嗎
推薦4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獨孤無劍
Xuser
Rebec
Happybeggar

正確的問題應該是:
底層沈淪 我們該怎麼辦?

底層沈淪 政府看到嗎
【聯合報/本報記者孫中英】
2007.05.06 03:13 am

台灣社會底層正跌入貧窮的深淵,卻求救無門,但政府和官員,永遠視而不見。

主管機關不痛不癢公布了一分民間借貸利率,最活絡的「支票借款」(民間所謂的票貼),北、高兩市今年三月平均年利息都超過百分之二十,台中甚至接近百分之三十,創下九十年三月以來新高。銀行業看得心驚肉跳,因為這象徵跟銀行借不到錢的升斗小民,必須要花更高代價去借錢。

卡債族現在被生活逼迫得更為困窘。銀行去年一整年已為卡債打掉一千六百多億元呆帳,對借錢生意現在分外小心,這些邊緣人現在只好轉向地下金融救急,但也可能摔得更慘。

沒有一個「地下」的市場,會對當事人有完整的保障,台灣政府多年來任由地下金融茁壯,一場卡債風暴,讓許多銀行應聲倒地,諷刺的是,地下金融卻更為熱絡;因為經濟成長停滯、薪資不漲反減,「台灣人更窮了」,當你被銀行拒於門外,厚著臉皮向親友借到無法再借,這時候,還能怎麼辦?

政府可以叫銀行降低利率,讓債務人長期還債,但面對地下錢莊的「重利」,依然束手無策。現在起,如果你不是有錢人,只能活得更小心翼翼,因為政府無能,只會眼睜睜看著你沈淪。

【2007/05/06 聯合報】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200002
父母親的債務 會"遺傳"
推薦3


Happybegga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方正平
獨孤無劍
Happybeggar

這對小姐妹現在無法上學,將來翻身機會渺茫。
他們不是父母的責任,而是全社會的責任。
10年後他們是有為青年,或者是淪落街頭賺皮肉錢,甚至是販毒、作奸犯科,就看現在台灣社會的選擇了。

爸媽躲債 小姊妹輟學流浪
【聯合報/記者葉英豪、鄭惠仁/連線報導】
2007.05.06 03:13 am

「小孩子是無辜的,希望媽媽趕快出面,讓女兒繼續上學」,台南縣鹽水國小有對姊妹,因母親躲債,一路由桃園南遷,至少搬了七次家,最後落腳鹽水,沒多久又去向不明,學校與警方至今尋不到人。

桃園縣一對國二與小五的姊妹,也因父母親負債跟著大人四處躲債無法就學,一年內連搬五次家,輟學近一年,桃園警方今年二月間好不容易尋獲,沒幾天她們一家又音訊全無。

台南縣教育中心統計,全縣國中、國小共有一百一十名中輟生,有七十人行蹤不明,其中超過半數是全家失蹤,可能與父母躲債來不及轉學有關。這樣的孩子讓學校掛心不已,擔心他們的受教權利。

台南縣警方調查,鹽水國小不知去向的姊妹,母親是卅四歲有吸毒前科的陳姓女子,與前夫育三女,分別為五、十、十一歲,因向錢莊及友人借了許多錢未還,四處搬家躲債,曾在桃園、苗栗及台南縣柳營鄉、新營市、北門鄉、鹽水鎮設籍。

陳女住在北門鄉時,與一名有毒癮的男子同居生一子,兩人常為金錢吵架,最後分手。去年六月間她搬到鹽水鎮,兩名學齡女兒轉學到鹽水國小,分別就讀五年級與三年級,是她們就讀的第三所國小。

鹽水國小校長劉信卿說,姊妹僅上課一星期就沒再上學,到住處找人,一家五口已搬離;除了透過親友找尋,也請學校小朋友透過網路MSN找人,都無所獲。學校一度與媽媽電話連絡上,她說搬到台北市,之後再也找不到人。

桃園縣的一對姊妹,則讓陳姓、馬姓兩位刑警感觸地說:「想到她們可能又躲債流浪去了,很擔心。」

這對姊妹去年三月起突然不到學校上課,學校以中輟生報警協尋,兩名刑警即熱心展開「超級尋人任務」,利用休假到基隆市、台北縣查訪,好不容易找到姊妹的父親。

兩姊妹的父親說,因為經商失敗,積欠地下錢莊及銀行卡債,無力償還,不得已帶著妻兒離開桃園,看到孩子跟著大人吃苦受罪,心裡也很難過。

兩姊妹向刑警說,「好想回學校上課」,但兩刑警隔數日欲與姊妹的父母連絡,對方留的手機號碼一直撥不通,再請當地同事幫忙前往探訪,這一家已去向不明。

【2007/05/06 聯合報】

讓我們一起織網,使我們可以盡情揮灑、自由奔放
不再害怕落下,因為我知道會被大夥兒接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3013&aid=2199997
頁/共4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