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腓立比
市長:司布林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腓立比】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教會生活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參加的教會(五)-芳苑教會(2005~ )
 瀏覽712|回應0推薦0

司布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幾年芳苑教會的林信澤牧師一直很熱情地邀請我們回芳苑教會,只是我們一直都留在員林聚會,因為真覺得太遠,而且在員林已經有投入的教會,一直到2004年的下半年,我們才回到芳苑教會,剛開始我們只是在員林這邊沒排服事時才回去,因此有時候好幾個禮拜不能回去,一直到員林這邊沒有服事之後才盡可能每個主日都回芳苑。

芳苑教會這幾年有很大的改變,最大的改變之一是教會的聚會人數增加了,我上次在芳苑教會聚會時,人數大約只有六、七十人,這次回來發現平均聚會人數大約都有一百人左右;另外一個相關的改變就是有不少剛信主的弟兄姊妹,芳苑教會的歷史已超過百年,有不少家族性的成員,也就是好幾代都是教會會友的家庭,他們長年忠心在芳苑教會聚會與服事,成為教會的忠堅成員,只是這次我也發現有不少這幾年信主的成員,也相當投入教會服事。

芳苑教會這幾年另一個更大的特色是:兒童主日學,小朋友的人數可能有三、四十位,1992年我在教兒童主日學時,小朋友的人數可能只有十幾位,這幾年很多弟兄姊妹忠心、長久的服事,真的是帶出很大的效果,不單單是小朋友人數增加,兒童主日學老師的數量與品質都在成長。而且更大的特色是小朋友八點半上完兒童主日學之後,十點還要繼續參加大人的主日崇拜,小朋友在主日崇拜中獻詩,他們都很乖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雖然稍微會動來動去),與大人參加完整的主日崇拜,這是我在其他所有教會中不曾見過的,很多外來講員都非常稱讚芳苑教會的小朋友。芳苑教會每個星期都有愛宴,這必須感謝婦女們的辛勞,教會大約十一點多開始愛宴,愛宴結束後,十二點開始,小朋友還有一個小時的詩歌練習時間,我們看到小朋友參加很多聚會,也看到很多老師辛苦、忠心的付出,真的為我自己的家鄉裡面有這樣一群忠心服事的主日學老師來感謝神。

芳苑教會另一個特色是詩班成員年齡較輕,我們看到的幾間長老會的詩班成員年齡都不小,年長者的忠心服事當然是年輕人很好的榜樣,只是有時也不免擔心年輕人都跑去哪裡了。芳苑教會這幾年一定有很多年輕人的屬靈生命被更新,因此願意投入教會的事奉。還有教會的司琴人數相當多,這更要感謝幾位音樂老師,她們用很低的費用教導願意學琴、願意事奉的小朋友學琴,幫助小朋友投入司琴的工作。而且這幾年的暑假教會都有舉辦音樂發表會,因為學音樂的小朋友變多了,因此音樂發表會都有很多人可以演出。

這幾年牧師向外接洽了一些對外的活動,例如2004年年初的元宵節反毒晚會,因為教會裡面有一些弟兄有戒毒成功的經驗,因此以他們親身的經歷當作反毒的教材;2004年年底的聖誕節活動,也是在芳苑鄉的活動中心舉行,與喜樂保育院以及芳苑鄉鄉的團體一起表演。牧師也到國小接洽生命教育課程,參與了芳苑、王功、育華三個國小的生活教育課程,2005年暑假辦了一次英文夏令營,牧師申請青年使命團的弟兄姊妹來帶領,在芳苑國小、王功國小各帶一個營會,結果芳苑國小的營會大約有一百個人參加,現在芳苑國小全校只有一百二十個人左右,雖然參加的成員未必都是芳苑國小的學生,但至少芳苑國小有一半以上的學生都有參加這次的營會,這在我讀國小的時候是難以想像的。

我們都是主日早上才回芳苑聚會,因為兒童主日學是早上八點半開始,因此我們大約七點半就必須出發。剛開始我女兒很不喜歡回芳苑,因為她從出生就是在員林浸宣,她也上了幾年的兒童主日學,其中有不少位是她很好的朋友,突然間主日都回芳苑她很無法接受,我們告訴她因為要帶阿公去信教會,希望阿公能早日信主。她在芳苑教會一直覺得很陌生,都需要父母親陪她去上主日學,一直到半年後她才開始敢一個人去上分班,但是合班或中午的詩歌練習父母仍不能完全放她一個人去上課。我們很謝謝一些芳苑教會的小朋友願意帶她、陪她玩,我也才發現能夠幫助小朋友儘量溶入一個團體真的很重要,因為這是對他們整個家庭的重要服事。偶爾我女兒還會說她最喜歡的還是員林浸宣(特別她現在上的幼稚園是員林浸宣的附設幼稚園),但已經比較不會吵著不想回芳苑教會,我想她在慢慢習慣當中。

我們回芳苑教會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帶領我父親信主,剛開始我父親有陪我們到教會,我們也介紹教會的牧師、以及一些年長的弟兄姊妹認識我父親,牧師很尊重我父親,覺得父親很有智慧、教育兒女很成功,只是父親似乎不太習慣被這樣尊崇,因為父親常覺得他從年輕開始就很少有人這樣尊重他。教會其他年齡比較相當的弟兄姊妹有人很熱情地關心他,只是後來他可能覺得生活受到干擾,以至於有時會發怨言,甚至最近半年左右都變成不想去教會。對我們為人子女的人而言,是無法勉強父親的,信主與否總是需要由自己來選擇,勉強他作什麼事一定會得到反效果。父親只有去教會一小段時間,我們仍然會繼續回芳苑聚會,我們只能隨時預備好,他哪天又願意到教會時,一定要陪伴他。有時我們在想,或許上帝憐憫我們,讓父親在這段時間願意到教會,特意將我們從以前的教會帶出來,回來芳苑教會

回到芳苑教會之後我其實不想接任何的服事,並不是我冷淡不服事,而是我們回來的時間都只有主日,而主日我又希望父親願意到教會來,所以我刻意想要將時間留下來,看父親有什麼需要,當然,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女身還在適應當中,需要我花更多的心力。我太太她有參與兒童主日學的的教學,也在兒童詩歌練習的時間教英文詩歌,我女兒剛開始學鋼琴,就與媽媽配搭司琴,感謝主,讓我們家還是有事奉的機會。最近主日學的幹部改選,我太太被選為主日學的會計,可能還是會愈參與愈多。

我告訴牧師,因為我主日的時間太短,所以我比較想要作的服事是不受時間限制的部份,因此我就想幫芳苑教會作網站,芳苑教會的網站是2005年四月開始運作,因為有之前教會的經驗與成果,因此教會網站比較容易上線,也因為之前的經驗,讓我嘗試一些新的作法,希望能夠改善以前教會網站的一些缺點,感謝教會給我這些服事的機會。

芳苑教會聚會比較麻煩的是距離太遠,以至於我們很難參加教會的週間聚會,原先我們有預備星期六晚上回芳苑過夜,只是將以前的房間打掃完後,我太太還是覺得可能無法適應,以至於沒有真的回芳苑過夜,只是這樣一來,我們的肢體生活又遇到一些困難。2004年我們加入基甸會,因此我又參加基甸會的禱告會,就像1992~1993年的狀況。我太太目前還繼續參加浸宣的社青小組,還沒有想到未來會如何改變。

2005年中台神學院的院長陳正牧師有一次打電話給我,邀請我到彰城聖教會講道,老實說我有點想問陳牧師怎麼會想到要我去講道,這是我第一次到教會講道,我就找我覺得讀經時很有感動的人物與經文,找了舊約的約瑟當作我要分享的主題,我將台語講稿寫好後,email 請林牧師給我一些意見,我照林牧師給的意見修改了之後,就寄給陳正牧師。感謝主,讓我有分享祂話語的機會。

林牧師在今年九月向芳苑教會提出辭呈,他預備轉往田中教會牧會,因此芳苑教會又需要聘牧。林牧師離開芳苑教會給教會帶來不小的震撼,雖然我們都知道教會是神在掌權,神是我們的倚靠,只是在這幾年中有不少他帶領信主的會友,而且我覺得難得芳苑教會已經成為不可被忽視的教會,他的離去讓我們對未來又陷入不穩定的狀況,不知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相信神終究在教會中掌權,而且芳苑教會已經是超過百年歷史的教會,期間經過很多的考驗,牧師的離職對教會是很大的考驗,但相信神的恩典夠教會使用,盼望神賜給教會最合適的牧者。我目前對新傳道人的期望與上次的期望一樣,求神賜給芳苑教會一位能夠幫助弟兄姊妹更認識神、並能激勵弟兄姊妹更愛神且全心跟隨神的牧者。

有弟兄姊妹跟我開玩笑說:我們到哪裡、那裡就要聘牧。這是冤枉我們,我們1999年到浸宣,一直到2004年才聘牧,並不是我們一到就聘牧,到目前為止比較可能的說法應該是:每次聘牧完沒多久我們就離開,以前兩次離開恩霖堂都是因為畢業,但也都在聘牧完成沒多久(第二次比較久、一年多),這次是聘牧完成後半年就離開,希望下次不至於如此。

只是我們會在芳苑教會聚會多久呢?其實我自己一點都沒有把握,我們是為了父親回去的,其實只要父親不住芳苑,我們回去的意願就會低很多。終究我還是覺得應該就近參加附近的教會,這樣肢體彼此相顧的關係才能落實;有時也在想,萬一自己有個三長兩短,附近的教會要幫忙辦告別禮拜才比較方便。只是以後若再回員林聚會,我們會重新選擇最適合的教會參加。當然,以後的事情不需要現在來煩惱。

只是我有點擔心明年教會要改選長執,現任的長老很鼓勵我們要出來,只是我們所能投入的實在很有限,而且我們在長老會聚會的時間很短,對長老會的體制實在很陌生,對芳苑教會這個百年歷史的教會所知也很有限。時間還沒有到,或許還不需要憂慮,只求神按著祂的旨意(而不是按我們人的意思)來引導我們前面的道路。


我是司布林(spring)啦!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347&aid=1438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