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腓立比
市長:司布林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腓立比】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教會生活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參加的教會(二)-芎林恩霖堂
 瀏覽2,318|回應4推薦1

司布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丁介陶 George 喬治

恩霖堂算是我第一個投入的教會,也是到目前為止最懷念的教會。1990年上半年我跟著三十幾位弟兄姊妹到恩霖堂來聚會,牧師要大家跟上帝立約至少在恩霖堂聚會一年,那時我心裡就是打定主意,只要我在新竹就是來恩霖堂聚會,根本沒有回勝利堂的意思,因為這是我投入的教會。

在恩霖堂聚會到1992年六月我從學校畢業,1992/7~1993/6我到員林的一間學校教書,那一年我在芳苑長老教會聚會,1993/7我又回去新竹念書,到1999年畢業之前就全部在恩霖堂聚會,時間還算相當長。

剛到芎林時,大家都很火熱地想傳福音,因為跑到芎林聚會就是希望多帶一些人信主,但也有不少人告訴我們,芎林是客庄不是那麼容易,所以雖然我們去發單張、邀請人參與聖誕節晚會,但是成效都很有限。

我們到芎林的第一年,傳道人是徐阿姨,她六十歲才去讀華神,我記得她也是1992年畢業,所以第一年她是邊念神學院、邊在恩霖堂實習。我記得我有去參加徐阿姨的畢業典禮,那是我第一次參加華神的畢業典禮。可惜的是徐阿姨畢業不到一年的時間就病逝,我有去參加在勝利堂舉行的告別禮拜。

當我在1993年回新竹時是陳新鳳傳道在恩霖堂,陳姊的個性活潑外向,有時會到夜市去擺攤子,也只為了傳福音,只是仍覺得效果有限。後來恩霖堂也請了另一位實習傳道,也是勝利堂的王繼齡傳道,我也有去參加王繼齡傳道的畢業典禮,那是我第二次參加華神的畢業典禮。

我記得陳姊在恩霖堂待了兩年多左右,後來陳姊一直覺得恩霖堂不是她應該待的地方,她後來常到泰北宣教,於是她向教會提出辭呈。恩霖堂大約有一年的時間沒有傳道人,那一年中都由幾位核心同工負責教會的運作,當然其實勝利堂支援了很多,因為很多講員都是從勝利堂這邊來的。那一年中大家也很努力在尋求新的傳道人,後來不知如何找到葉輔宏傳道,我又去參加葉傳道的畢業典禮,那時好像是 1997年,這是我第三次參加華神的畢業典禮。葉傳道從畢業後就一直待在恩霖堂,到目前為止仍是教會的牧師。

我記得前兩次去華神時,大家在教會中稍微號召一下,就一大堆人一起去,但是 1997 年那次卻只有我跟我當時的女朋友(現在的太太)一起去,因為教會的弟兄姊妹原先都是單身,但是幾年的時間中都已經結婚生子了,華神的畢業典禮又都是在晚上舉行,抱著小 baby 要在晚上出門是很不容易的。那時我才深刻體會到教會在每個不同的時段會有很大的差異。

我們到芎林時,大多有一位宣教士一起參與,一開始是羅威信牧師,我記得他是美國來的宣教士,很多會友覺得他很穩重、很帥氣,他們全家來臺灣是為了向客家人傳福音,所以一開始都只學客家話,但後來因為時代的需要,差會規定他們要學國語(北京話),因此規定他們一年的時間中不能用客家話講道,只能用國語。我 1993 年再回新竹之後,換成另一位宣教士跟我們配搭 - 邱福生牧師,邱牧師人很風趣、活潑,他有時拿著中山琴到處找客家老人聊天,他跟羅牧師一樣都是要來向客家人傳福音,也都是先學客家話,後來再學國語。邱牧師有時在芎林配搭、有時到竹東厚賜堂參與。

我們剛到芎林時,大家覺得要向客家人傳福音應該要學客家話才行,所以就想辦法學,一開始請一位楊長老來教學們念客家聖經,記得那時只有約翰福音的客語聖經,所以我們就跟著楊長老念,只是念完了之後大家客家話還是不怎麼樣,語言終究是要用的,學而不用的話,效果是很差的。後來有一陣子反而是邱牧師教我們用拼音的方式來學客家話,教會的羅馬拼音其實還蠻好用的,只是我從來沒學過,那陣子還是邱牧師教的,所以我常跟人說我的客家話是外國人教的。學了拼音之後對我這幾年念台語聖經也有很大的幫助,真是意想不到。

剛開始恩霖堂的聚會講道儘量用客語,然後請一位弟兄翻譯,我們覺得這樣是與當地認同,只是當地客家人信主的情形還是很少。我記得有一次邱牧師講道,那次平常翻譯的弟兄沒來,邱牧師臨時就找我上台去翻譯,只是將客語翻成國語而已,感謝神給我這樣的機會,雖然我的客語說得不怎麼樣,但至少邱牧師的客語我還大多聽得懂、也翻譯得出來。後來有一次想要翻譯某位客家牧師的講道時,我就發現沒辦法翻,因為他用的客家成語太多,我根本不了解,終究我對客家人的了解還是很有限。1999年回彰化之後就幾乎沒有機會再聽到、用到客語,不過我還是很感謝當時有學客家話的機會,偶爾還會拿客語版的新約聖經出來看一看。

我到芎林之前半年,特別去參加喜樂佈道團的師資訓練,喜樂佈道團是兒童的福音事工,我總覺得我很喜歡小孩子,所以覺得應該要多了解如何向兒童傳福音、或傳講聖經故事。到芎林之後我就覺得自己受過訓練,應該要教兒童主日學,所以我在恩霖堂的前一年半就都在教兒童主日學。教兒童主日學之後的心得就是:跟小朋友玩與向他們傳福音、講故事是兩回事,我常覺得我可以跟小朋友玩得不錯,但很不容易叫他們聽我的話,真是很奇怪。等我 1993 年再回恩霖堂,我就儘量避免再教兒童主日學,一方面也是有其他人可以教,後來就只帶少年團契,因為那時能一起參與少契的人比較少,我覺得自己單身可以多陪他們。

一開始勝利堂呼召弟兄姊妹到恩霖堂時,希望大家至少去參與一年的時間,後來有些弟兄姊妹一年之後就回勝利堂,有的兩年之後再回去,但也有的就在芎林買房子住下來,以前牧師稱這種作法叫「福音移民」,為了福音的緣故而搬家。我後來才知道剛開始勝利堂每個月還稍微補助恩霖堂一些經費,實際上恩霖堂應該不是勝利堂的分堂,因為恩霖堂是 1964 年就成立,只是 1990 年左右暫停聚會,勝利堂呼召一群人前往這教會,現在想起來覺得勝利堂對恩霖堂其實還不錯,既差錢更差人到恩霖堂來,我知道有些教會植堂時只派一位傳道人過去,或只差錢、沒有差人過去,這樣被差到分堂的傳道人根本沒有資源可用,會相當辛苦,成效也會受到很大的限制。

葉傳道應該是 1997 年到恩霖堂,葉傳道原先是在明新專科學校當老師,他原本在竹北長老教會聚會,住在六家,我後來才知道竹北教會有幾年的時間沒有牧師,當時就幾乎都是還在學校當老師的葉傳道講道。聘牧師很多核心同工都覺得葉傳道是最適合我們教會的,我是在葉傳道第二次到我們教會講道時才看到他,那時我也覺得葉傳道講道講得很好,那時他兩個小孩都讀國小,那天我陪主日學的小朋友在玩,葉傳道的兩個小孩也一起玩。後來我曾聽傳道提到這件事,他說當他們在尋求前面道路的過程中也慎重考慮恩霖堂,只是他小兒子曾跟他說:可是他在恩霖堂都沒有朋友,後來第二次回去時就說:他有朋友了,因為教會有人會陪他玩。那次我才深刻體會到,原來陪小朋友玩也可以成為很重要的服事。現在我自己有小孩之後,體會就更深了。

這幾年我一直回想當初葉傳道到教會之後他的種種表現,一直覺得葉傳道與恩霖堂的弟兄姊妹彼此的關係真的很好,我沒聽到弟兄姊妹批評傳道、也沒聽過傳道嫌弟兄姊妹不長進,這是我在其他教會中幾乎都會聽到的。我這幾年也常覺得葉傳道當時對大家的一些教導原則很重要,就像他提到教會核心的弟兄姊妹在聚會之後不要馬上就在一起,儘量先找不怎麼熟悉的人聊一聊,因為有些人一星期就看到這麼一次,而且他們可能聚會結束之後就急著要馬上走,先找他們、關心他們,核心的弟兄姊妹因為可以多留一段時間,所以可以等關心這些朋友之後再彼此關心。當然,什麼會議也儘量不要在崇拜結束後召開,因為那時候是非常重要的關心時間。崇拜開始之前大家儘量不要聊天,那時候是預備敬拜神的,大家儘量預備心,希望在敬拜中遇見上帝。另外,我也發現傳道在關心我們的時候是真心的關懷,而不是敷衍了事,因為我發現傳道會問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可能是上次我告訴他的難題,可能是他想到比較深入的問題,這幾年我的體會比較深刻,其實真心關懷與敷衍了事的寒喧真的是分得出來。

我們很多會友都覺得葉傳道講道講得很好,有時我也會在想:到底好在哪裡?其實葉傳道應該也不算名講員,但是他的講道讓我們對聖經真理有進一步的了解,他的每篇講道都會讓我覺得他真的用心準備。有時他會提到到星期四了還無法確定接下來這個主日講道的主題是什麼,還需要更多的禱告,這可能是駐堂牧師常會遇到的。

葉傳道在治理教會上很重視聖經的原則,只是有時聖經原則要執行時會遇到一些困難,他會事先想過可能的問題,然後請大家一起為這些事情禱告,求神來掌管。特別有時會有人的問題,我發現他很勇敢地面對人的問題,雖然他一點都不強勢,但更是一點都不退縮。特別有一次一位姊妹的母親過世,他去關心那姊妹的家庭時,大家在討論如何辦理喪事的過程,他的勇敢與愛心讓我印象極為深刻,有時為了會友未信主家人的緣故,傳道人必須承諾非常多喪禮的事情,這些事到底有多少會友可以幫忙,或許只能憑信心地承諾下來,感謝主,後來這姊妹的父親、弟弟全家都信主了,我想當時傳道人的服事應該是帶來極大的影響。

葉傳道是客家人,但他並不以傳福音給客家人為限,我記得他曾說(或我聽人轉述)他蒙召是要傳福音給人,並不是單單傳福音給客家人。芎林地區原來是客庄,但過去十幾年因為科學園區、因為六家高鐵站的發展,外來人口也愈來愈多,在恩霖堂信主的人並不限於客家人。這幾年有時我會回恩霖堂,發現聚會的人數增加了,應該有超過七十個人才對,這幾年他們正在討論要蓋教堂的事,因為原先的教堂有不少使用上的限制,願神更大大地祝福他們。

1999年我回彰化之後,我回去參加過葉傳道的封牧禮拜,所以現在應該叫葉牧師才對,只是因為我習慣都還是叫葉傳道,當面會儘量改成葉牧師,聽會友說:剛開始牧師自己也不習慣,偶爾有人叫葉牧師時還會想不到是在叫自己,習慣真的是慢慢養成的,現在應該都習慣了。

我好像 1998 年被選為教會的核心同工,只是很慚愧地那一年多的時間中我沒有服事的很好,一方面也是剛結婚、婚姻生活其實有很多需要適應的,後來我會勸剛結婚的人最好不要承擔太重的服事,因為新的家庭就是夫妻雙方最重要的服事對象,配偶的家庭更是我們該關心與服事的,新的生活型態與單身時會有很大的不同,可能會讓您的承諾難以實現。

到小教會的好處就是有很多參與各種服事,在恩霖堂我參與過兒童主日學、少年團契、教會司帳、主日崇拜司會、清潔教會、招待,每種服事都是很好的學習機會。在小教會另一個好處是,教會的每位弟兄姊妹幾乎都認識,大家的感情很不錯,很多弟兄姊妹都對我們很好,我都心存感激。只是在新竹時常覺得生活步調很快,串門子的機會較少。

回想過去在恩霖堂的服事,我也發現有一點比較可惜,就是我以前所帶的兒童主日學小朋友與少年團契的同學,有些暫時沒有繼續聚會,這讓我反省到自己雖然陪伴這些青少年成長,但是卻沒有為他們打下信仰的根基,再次讓我覺得:能陪小朋友玩與帶領他們成長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但願以後我在福音的事工上,能夠把握更重要的真理基礎,而不單單在乎彼此的感覺與關係。


我是司布林(spring)啦!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347&aid=1434819
 回應文章
華神
推薦0


寄居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非常好的學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347&aid=1437678
葉牧師還在恩霖堂服事
推薦1


司布林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丁介陶 George 喬治

葉牧師從華神畢業之後就一直在恩霖堂服事,師母也在隔壁的芎林國小教書,下次我找張照片來,或許您會比較確定。

不過葉牧師有個哥哥也是葉牧師,只是我不確定他哥哥是否也是華神畢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347&aid=1436063
更正
推薦0


tu6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認識葉傳道應該是在他讀神學院時

那時聽說是去新竹的教會實習吧

我們一些人想去看看那個教會

後來我沒去

很久了 那時我應該是在台北新生教會

後來 我到台北佳音教會 就與他們失連了

95年我到加拿大 多倫多 佳音教會植堂

因為我也正寫一些回憶 所以在捕捉過去

有些混亂 正在重整中

我佩服你 能說出心中感受

我比較少提那時的人事物 〝以我為重心 我比較能承擔〞

我不知道你明白我說什麼嗎

下筆的困難 你一定也會嚐到滋味的 真不容易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347&aid=1435930
喜樂佈道團
    回應給: 恩典與憐憫(springman) 推薦0


tu60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是台灣的喜樂佈道團嗎

葉傳道 葉牧師 也許我認識他 只是經過好久了不太能確定

至今還在那裡嗎

按牧時原本我也要去的 後來有其他服事吧 所以沒去

還記的 他們一家的樣子

我是因為他的姐姐 認識他的 不知他是否記的就是了

我以為他是在新生教團 原來不是喔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347&aid=1435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