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烏托邦王國
市長:昕弘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烏托邦王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公民論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慶祝513】路走的正 師父賜給我一個好工作
 瀏覽55|回應0推薦0

昕弘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慶祝513】路走的正 師父賜給我一個好工作

文: 黑龍江大法弟子 淨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慶祝513明慧專稿)值此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弟子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將我從迷中撈起,又賜給我全新的一切。謝謝師父!同時恭祝師尊生日快樂!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當時只有九歲,隨母親一起得法走入修煉,當時年齡小沒有好好修煉心性和煉功,只是一直跟著看大法書。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學法時被吸入法中,就像自己一下被吸進大法書中的字裏去了,這才真正動了修煉之念,實修自己。用真、善、忍衡量做一個好人,做一個道德更高尚的人。

下面我就把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與大家分享。

二零零九年我大學畢業面臨就業問題,父親想通過常人關係把我安排到石油系統或者是飛機場工作,我用法衡量,師父講過:「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1],「我說真正的煉功人就應該高標準要求自己了」[1]。工作本身並沒有貴賤高低,只是找工作的過程一定要走正路,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從修煉那天開始就由師父管了,只不過在這個過程中需要提高心性,信師信法,正念面對一切,走正路。如果走常人的路,隨著世風下滑,拉關係走後門,助長當今社會的不正之風,就是在褻瀆修煉,既然選擇了修大法,就把一切交給師父,請師父安排。師父講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

老舅和老姨說我學習好能考上公務員,我也半信半疑,心想這條路是正路,總比托關係花錢好,更何況母親因煉法輪功堅定信仰,曾七次被非法關押、一次被非法通緝、九死一生,如果不是師父慈悲我母親早被迫害死了。母親單位的一個同事說,我母親還能活著這本身就證明法輪功的偉大和神奇,不管電視怎麼說我們親眼見證了。那時經濟上只夠供我上大學。母親在被非法通緝時近三年沒有工資,和同修阿姨合伙租房子做真相資料,當時省吃儉用每月生活費只花一百多元。直到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母親才恢復工作正常上班。我不能再讓本來就沒錢的父母再為我花錢找工作。最關鍵的是這樣做不符合大法的要求。

二零零九年九月下旬我報考了本省公務員。舅舅拿出兩千元讓我去省城報名參加公務員考試培訓班。奇怪的是,我要參加省考,可我買的複習資料都是國考的。

參加培訓的時候,我遇到了我修煉多年來第一次放下生死的考驗:一天,正在講課的主講老師突然開始誣蔑大法,我心中苦悶,想到上高中時也曾多次遇到老師在講台上誣蔑大法,每次我都貪生怕死不敢站出來說出心裏話,只能默默含淚發正念,內心充滿愧疚,這次我不想再貪生怕死了。我突然想站起來告訴老師他說的不對,然而就在我動了這個正念的時候,我突然感覺我被一團強大的「怕」的物質包裹住,壓迫的我幾乎抬不起頭來幾乎窒息,但是我還是站起來了,站起來的瞬間腿就像拖著千斤重擔一樣,我雖站起來了但終究沒有開口說話,大家也許愣了一下吧,我就走出去了。

在走廊裏我又哭了,思前想後,下課的時候我找到了那個老師,告訴他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他說的是不對的。他被謊言矇蔽巧舌如簧,我說不過他,但是在那之後他再沒在課堂上說過誣蔑大法的話,反而說人應該有信仰。我知道是師父消除了他被毒害的思想,使這個生命有了正念。那天說完之後我覺的我整個人都透明瞭,沒有任何思想一樣,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到家的,只知道從那以後我的修煉有了很大改觀,怕心也輕多了。我體會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一個月後老姨夫打電話告訴我母親說,國考今天報名就截止了,讓我趕緊去報名。母親又為我選了一個報考單位。但在當時我仍然覺的考公務員太難,沒啥希望,沒有信心。離開老舅家去參加考試的時候(老舅家在省城,我家是在縣城),老舅看著我和我的母親說:「大外甥女,你媽煉法輪功誰都知道,你要考上公務員,人家都會說你媽煉法輪功沒白煉,都會說大法好,老舅也認同大法好。你要考不上,人家都說你媽煉法輪功把你耽誤了。」

我高考時母親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照顧不上我。這時我母親看著我堅定的說:「姑娘,就憑你老舅說這話,咱們也得盡最大努力好好學。有沒有信心?」我當時想,為了證實大法,讓周圍的人對大法升起正念,我當時非常堅定的說,「我會盡最大努力的!」

回到家中我一邊學法一邊複習一邊講真相,我驚奇的發現我努力的學法、修煉心性、努力講真相,常人的知識竟能「無師自通」,以至於最後竟然把很多考題都押上了。母親卻嚴肅的對我說,「不是無師自通,千萬不要有證實自己的心,是我們的路走正了,是法輪大法開啟了你的智慧,是師父給你的智慧。」

我馬上歸正自己,謙卑的同化大法。十一月末先考筆試,年初網上發表成績。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國考筆試分數竟然考取了第一名,從報考到考試僅一個多月複習時間啊。我深深的知道這是慈悲偉大師父的恩賜。

筆試之後是面試。人心的考驗又開始了。老舅和舅媽都說我們必須要花錢才能通過面試,還說最少十萬元。還給我們舉例子去年的第一名就被刷掉了。我和母親在法上交流,師父說:「那麼我們修煉人就更不應該這樣去做了,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們不要考慮面試的人是誰、他公不公平,不要考慮競爭的人是誰,他花不花錢。我們只是用正念對待他們。我們是修煉人,我們只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憑自己的努力,公平競爭,剩下的就隨其自然。而且我和母親同修認識到,我和普通考生不同,我幸運就幸運在有大法師父管,只要走正我們的修煉路就一定能走通,因為我們這條路是最正的。我和母親都很有正念,都深知筆試的第一名就是師父賜給的。

我和母親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老舅不要再提錢的事情。果然老舅馬上就改口了,說孩子這麼優秀,複習僅一個多月就考第一名是不需要拿錢的。雖然決定不拿錢,但是人心還是出現反復。尤其是母親,出現幾次反覆,一會兒想拿錢,又覺的推波助流不符合大法,一會兒覺的應該公平競爭順其自然,按大法要求走正路……學法,我和母親信師信法,放棄人的想法,堅如磐石的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

面試在吉林省長春市。母親和父親陪我一起去的。面試回來的當晚,母親說她做了一個夢,夢境非常清晰:傍晚時候,母親在小時候的自家院子裏玩兒,天上來了一匹棗紅馬在院子上空盤旋,母親看見了就想:這匹馬好像在找誰,就召喚一起玩的都進屋,我母親是最後一個進屋的,恰巧這匹馬在地門縫扔進一把扇子,母親打開一看,扇子變成了一件淡綠色的衣服,說是給我母親的女兒的……然後母親就醒了。

母親把她的夢說給我聽,我就說:「我的工作是師父賜給的。」面試之後近半個月成績在網上發表,時間正好是傍晚,我的總成績是第二名。

師父把我安排去了那個人人稱讚、一致認為最好的城市。那個城市破例還需要再多要一個人,那個人就是我現在的丈夫。他由原來被謊言矇蔽,到明白真相,到現在已正式走入修煉。

感謝師尊在修煉路上對我的慈悲救度與保護,感謝師尊賜給我的一切,尤其在當今中國大陸大學生就業十分艱難的困境中,別人都說花五十萬都買不來的工作,我卻順利的考上了。感謝師尊給了我這份工作,使我與母親周圍很多的人都對大法從新升起了正念,明白了大法真相而得救,退出了中共邪惡的黨、團、隊組織,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這裏面包括母親單位負責安全保衛的同事。當時迫害開始時,他沒少出壞主意參與迫害,母親單位的同事都不讓母親去救他,說:「他最壞,你管他幹啥!」這次母親給他講真相他全聽進去了,同時退出了邪黨、團、隊,並兩次雙手抱拳感謝母親救他,並懇請我母親原諒他,不要記恨他過去的所作所為。他回家後給他妻子、女兒講真相,他妻子和女兒也做了「三退」。這真是眾生明真相後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和所做的明智選擇。

老舅這次徹底明白了善惡有報的天理,也認同了大法,他和我父親說:「我姐煉法輪功沒白煉,那些年蹲監坐獄、吃苦遭罪,福報給孩子了。」並說:「我姐煉法輪功就是個人信仰,身體好了,精神面貌好了。我佩服我姐在那麼大的壓力下堅持信仰,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這種堅持,這種意志力,只有法輪功能做到。」

法輪大法的恩澤光耀寰宇,福澤眾生。真是師恩浩蕩啊!弟子跪謝師尊救度之恩。弟子無以回報,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人。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340&aid=564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