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德國大學堂
市長:rendao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德國大學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德國政治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68年前的攻防战, 二战苏德战场的 Battle of Tannenberg Line
 瀏覽1,263|回應0推薦0

renda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Battle of Tannenberg Line 是德军”Narwa” 特遣支队1944年 Narva 防御战役的延续或者称之为其第二阶段. 在1943年底/1944年初, 为了执行斯大林"宽大正面"战略 (Broad Front strategy), 苏军从南到北各战线对德军保持至少3比1的人员优势. 斯大林认为在苏军持续的攻击下坚固的德军防线会最终在某处被打开缺口. 北面的列宁格勒方面军受命要在1944年初夺取芬兰湾旁的Narva 城.

但是德军利用复杂地形和采用灵活战术, 不但守住 Narva 地区阵地还对强势的列宁格勒方面军造成重大损失. 这个胶着局面维持到七月底直到白俄罗斯的德中央集团军在 Operation Bagration 中被摧毁. 由于中央集团军的防线崩溃, ”Narwa” 特遣支队的大部包括 Feldherrnhalle装甲掷弹兵师和七个步兵师被调往东线的中部和芬兰, Narva 前线只留下以党卫军第三装甲军为核心的两万多人.

因为兵力不足, 剩余的德军部队放弃坚守六个月的 Narva 桥头堡, 后撤到 Narva 以西16公里处的 Sinimäed 丘陵建立 Tannenberg 防线来镇守通往爱沙尼亚的大门. Tannenberg 防线东西走向连 接三座小山. 东面的小山名叫孤儿院高地 (Lastekodumägi, 德文 Kinderheim-Höhe), 海拔85米; 中央的是海拔83米的掷弹兵高地 (Grenaderimägi, 德文 Grenadie-Höhe); 海拔70米的塔楼高地 (Tornimägi, 德文 Höhe-69.9)就座落在最西面. 周围地形是海拔高于30米的高原. 这三座小山除了有坡度的斜坡外, 基本上无险可守. 德军在高地上挖战壕防守.

德守军指挥官是赫赫有名的党卫军第三装甲军指挥官 Felix Steiner 中将 (SS-Gruppenführer). 面对随时出现的苏军进攻, 他手头可以动用的只有49个营的兵力 (22,250 人, 其中25个营是爱沙尼亚籍) 和70多门攻击炮. 由于缺乏航空燃料, 德空军只能提供少量Ju-87斯图卡轰炸机的支援. Narwa 特遣支队指挥官Anton Grasser 高级中将 (SS-Obergruppenführer) 判断如果不马上得到援军, 德军将没有足够兵力抵挡苏军. 北方集团军没有多余兵力去支援 Tannenberg 防线, 其指挥官 Ferdinand Schörner 元帅 (Generalfeldmarschall) 不断向希特勒说明战局的危急但希特勒只是指示不守住就死.

苏联人试图尽快占领爱沙尼亚, 以此作为攻打东普鲁士和芬兰的基地. 列宁格勒方面军在7月26日轻易攻下防守空虚的Narva城(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阅从1944年2月2日至7月的Narva桥头堡战役). 苏军马不停蹄向爱沙尼亚方向追击撤退的德军, 并在德守军完全进入防守状态前到达 Tannenberg 防线东面的孤儿院高地. 列宁格勒方面军以苏第二突击集团军 (2nd Shock Army) 和第八集团军 (8th Army) 为主力, 防御战开始总兵力达到 136,830 人. 苏军拥有包括新型 IS-II 式坦克在内的150辆 坦克, 1,680门攻击炮, 和9个师的重型火炮. 苏联空军派出546架各类型战机掌握了制空权. 最重要的是苏军有源源不断的战备队和战略物质补充战斗损失. 苏双方军力悬殊, 苏军志在必得.

苏军立即对德军阵地实施大规模空袭炮, 摧毁高地大部分森林. 刚赶到阵地的党卫军第6th SS 志愿者 ”Langemarck 比利时人风暴旅指挥部被击中, 几乎所有军官负伤. 指挥官 Wilhelm Rehmann 少校 (Sturmbannführer) 离开战场, 中尉 George D'Haese 挺身而出指挥全旅重新进入战斗准备状态. 德军炮阵也被重创, 其指挥官中弹阵亡. Steiner需几天去修复炮阵, 期间的德军炮火支援是微不足道. 趁德军混乱, 苏第八集团军的第201st 和第256th 步枪师在第98th 坦克团支持下攻打德 ”Nordland” 师的阵地并在7月26日夺取孤儿院高地东侧. 当晚, 党卫军第24th SS 装甲掷弹兵 ”丹麦”团的反坦克炮连利用夜色摧毁苏军坦克, 夺回失去的阵地.

7月27日凌晨, 苏军对 Sinimäed 展开新一轮强有力的炮轰. 预计苏步兵攻击会随之而来, Steiner 集 中仅有的七辆operational坦克交给 Paul Albert Kausch 中校(Obersturmbannführer) 指挥. Steiner 隐藏他们在最西面的塔楼高地后待命, 一个 Nebelwerfers 火箭炮连在他们身后展开. Nordland” 师各 单位在高地之间设防, 党卫军第20th SS 装甲掷弹兵师的反坦克炮连部署在 ”Nordland” 师后面组成防守网. 苏军的攻势集中在孤儿院高地和在高地以南的”丹麦”团. ”丹麦”团的反坦克炮连利用火箭筒 (Panzerfausts) 击毁14辆苏军坦克. 与其同时, 苏步兵迫使薄弱的 ”Langemarck 比利时人风暴旅 离开孤儿院高地南侧阵地撤掷弹兵高地前新的战壕. 但反坦克手士官 (Unterscharführer or NCO) Remi Schrijnen 独力使用全旅仅存的一门75mm口径 Pak-40反坦克炮 (既当填弹手又当炮手), 协同重机枪群打退苏军坦克几次要包围”Langemarck 比利时人风暴旅和爱沙尼亚人营的进攻. 苏军也无法突破党卫军第4th SS 志愿者 "Nederland" 装甲掷弹兵旅辖下的第4th SS ”De Ruyter” 装甲掷弹兵团第二营的防线. 几辆苏军坦克冲到营指挥所但被战备队的十二门攻击炮打退.

南部苏军就突破”丹麦”团的防线并在当晚控制高地的大部. 在苏军的压力下德军防线面临崩溃. 北方集团军指挥官 Schörner 元帅赶到 Sinimäed 传令将士拼死坚守阵地并夺回孤儿院高地. 但是 Nordland” 师指挥官 Fritz von Scholz 中将在开完战地会议后被炮弹弹片击中头部阵亡. Nordland” 师的侦察营联同第47th SS 爱沙尼亚装甲掷弹兵团第一营随即发动凶猛的反攻. 交战双方伤亡惨重, 爱沙尼亚营被打残. 争夺孤儿院高地的战斗持续到7月28日. Nordland” 师第二营也尝试攻克孤儿院高地亦被苏军打退. 幸存的德军后撤到掷弹兵高地.

苏第二突击集团军在7月28日得到第31st 和第82nd 坦克团, 三个榴弹炮旅, 和九个重型火炮团的增援, 军力达到26,850人, 458门火炮, 112辆坦克. 苏军在早上发动猛烈的进攻尝试迂回敌侧包围在孤儿院高地侧抵抗的剩余德军, 但”Langemarck” 旅最后一门反坦克炮不断击毁苏军坦克, 苏军进攻受挫. 蒙受重大伤亡的苏军呼叫空中和火炮打击撤退的德军. 估计到苏军的攻击, 德军部队反而推进到苏军附近的无人地带. 在近距离的战斗中, ”Langemarck” 旅的一个团以几乎全团战死的代价打退苏军.

28日晚, 德军试图重夺孤儿院高地的控制权. 他们采取”滚动”战术, 用小股部队潜入苏军位置夺取孤 儿院高地斜坡的战壕. 苏军坦克赶到挫败德军的企图. 面临将到的苏军大攻势, Stein 命令第11th 步 兵师撤往掷弹兵高地, 同时将”Nordland” 师辖下的第 23rd SS 装甲掷弹兵”挪威”团和第 24th SS “丹麦”团的重型武器集中组成两个突击单位.

苏军在29日早上向 Tannenberg 防线发射25,000发炮弹. Sinimäed 高地的森林被完全摧毁. 苏军 的”Katyushas”火箭炮声音惊人但精度不高. 炮轰对德军只造成轻微损失. 德军的七十多门 ”Nebelwerfers”火箭炮还火. 苏军轰炸机跟着出现, 但对伪装得很好的德军威胁不大. 苏第二突击集团军第109th 步枪军的六千苏军步兵在一个团近百辆坦克(大部分是 IS-II 重型坦克)的支持下于九点向掷弹兵高地发动进攻. 其中第109th 步枪师负责攻击防守北侧的”Nederland” 旅; 第120th 步枪师从东面攻打高地; 第72nd 步枪师攻打防守北侧翼的第三爱沙尼亚团第二营. 不久孤儿院高地完全落在苏军手中但为对付德军最后的防守者苏军蒙受大量损失. 苏第201st 和第256th 步枪师精疲力尽. 他们所属的第117th 步枪军原地待命.

IS-II 的122mm口径坦克主炮非常适合对付防御工事/掩体. 德军阵地被逐一冲破, Lapshin 中尉带领 一个排首先冲到掷弹兵高地顶; 上士 Efendiyev 摧毁一个德军工事. 第937th 步枪团的 I.V.Lavreshin 带着红旗冲在队伍前面并把红旗插在顶峰. 苏军没有特别在意小股仍在抵抗的德军继续向西挺进. 但德军的抵抗非常顽强, 所有爱沙尼亚籍士兵包括通信人员加入战斗. 一名在东坡重伤的德军报务员等苏军包围他时命令炮阵向他的位置开炮. De Ruyter”团第二营的残余部队用轻机枪给苏军带来重大伤亡. 苏军坦克在高地东北侧碰上伪装埋伏 Remi Schrijnen 的反坦克炮. 重伤的 Remi Schrijnen 在他的的反坦克炮被摧毁前击毁苏军七辆坦克. 尽管如此, 苏军火炮继续炮击阻缓德军后方来的援军, 苏军坦克群封锁了掷弹兵高地. 其他苏军坦克到达最西面的塔楼高地并打垮部署在高地北侧没有坚固防御工事的守军. 坦克指挥官士官 (старшина́ or NCO) S.F.Smirnov 摧毁德军五个据点. 其中一辆坦克打到Vaivara镇的社区中心. 这是苏军在这次战役中到达的最西点.

苏联人到中午已几乎夺取 Tannenberg 防线全线. 但是因为在攻击中伤亡巨大, 苏军无力守护抢占的阵地. Steiner 下令坦克战备队出击. 其指挥官Paul Albert Kausch 中校把七辆坦克分为三队. 一 队对包围塔楼高地的苏军展开反攻; 一队防护在西面的Narva-Tallinn通道; 最后一队攻击掷弹兵高地和南面铁路之间位置. 可能弹药耗尽, 看到德军坦克出现苏军坦克撤退. “De Ruyter” 团趁机把苏军赶离塔楼高地但团指挥官, Hans Collani 中校, 在苏军坦克攻到他指挥所前已负伤自杀.

德军发动反攻后, Tannenberg 防线局势变得不明朗. 掷弹兵高地上的”挪威”团第二营的残部攻击苏军. 苏军蒙受很大伤亡但将挪威人在高地东侧隔断. 高地守军指挥官, Josef Bachmeier 上尉 (Hauptsturmführer), 指挥他的编队和第三爱沙尼亚团第三营继续在高地西侧抵抗. Steiner 下令从 Tallinn (爱沙尼亚首都) 机场出动俯冲轰炸机实行空袭. 苏军对此早有准备. 他们把自走防空炮部署在孤儿院高地. 防空炮击落几架德军轰炸机后转而攻击德军步兵.

Steiner 还可以动用一个营, 党卫军第45th SS 掷弹兵团第一营. 营指挥官, Paul Maitla 少校, 从战地医院得到二十名轻伤伤员补充他这个缺员的营. 加上其他残余单位包括一个海军单位在最后一辆豹型坦克支持下加入反攻. 反攻从塔楼高地南面教会墓地开始. 冒着苏军的火炮炮火和飞机轰炸, 反攻部队努力向掷弹兵高地山顶推进. 小股德军不断涌进苏军阵地和苏军进行近距离战斗. 子弹打光了就拿阵亡苏军士兵武器. 最终苏联人被迫撤离掷弹兵高地.

29日下午苏军发动八次进攻尝试重夺掷弹兵高地但没有成功. 所有德军单位包括运输部队都投入战斗. Paul Maitla 少校率领一个临时凑成的排对孤儿院高地的两次攻击迫使苏军暂停更多的攻势. 这给德军时间重整部队.

30日的战斗同样激烈. 苏军把炮火强度增加到三万发炮弹, 而德军发射一万发炮弹还击. 炮击后苏军重型坦克突破“De Ruyter” 团第二营的防线. 第七连指挥官, Helmut Scholz 上尉组织反攻并在他指挥所前摧毁两辆苏军坦克迫使苏军撤退. 因为在这次战役的表现, 他成为唯一的党卫军连队指挥官赢取骑士橡叶十字勋章并在八月获得第二营的指挥权. 与此同时, 苏军各排步兵冒着密集德军炮火攀爬掷弹兵高地. 他们的进攻最终被德军用手榴弹打退. 在海边苏军攻击第三爱沙尼亚团第二营的阵地但损失12辆坦克而败退.

苏军在31日调整炮火方向转而炮轰高地后, 试图切断高地守军与大部队的联系, 但苏军炮火已减弱为九千发炮弹. 苏军步兵继续攀爬掷弹兵高地. 爱沙尼亚人已用尽他们的弹药. 幸亏”丹麦”团一个临时凑成的排及时赶到援救将苏军打退. 当夜幕降临, 苏军发动另一次进攻但再次被 Bachmeier 上尉的部队击退. 第三爱沙尼亚团第一营则在防线南侧翼抵御苏军.

接到斯大林要不惜任何代价突破到Tallinn城的命令, 列宁格勒方面军指挥官, Leonid Govorov 元帅, 指令第二突击集团军指挥官, Ivan Fedyuninsky中将, 要不迟于8月7日攻到 Sinimäed 以西约80公里 的Rakvere城. 在8月1日, 第110th 和第124th 步枪军调入第二突击集团军使集团军的兵员又超过两万人. 第八集团军则得到第112th 和第117th 军的加入. 坦克也补充到104辆. 在九公里长的战线, 苏军布下1,913门攻击炮, 达到每公里300门大炮的密度 (其中365门重型火炮瞄准掷弹兵高地, 200门 对准高地以南 Sirgala 城防线); 二十万发炮弹被输送到炮兵单位.

由于没有战备队, 德军只能在8月1日这个休战日用战损较少的单位替换几乎打光的部队. 尽管对苏军造成很大伤亡, 党卫军单位也在慢慢被消耗. Nederland” 旅减员到一个团; ”Langemarck” 旅的两个团每个团打剩到一个加强连的规模. 第二爱沙尼亚”边防军”团基本上已打光. Nordland” 师也剩下一个壳. 幸运的是苏军情报错估德军还有60辆坦克和800门火炮, 而实际上德军只剩下1辆坦克和70-80门火炮.

苏军在8月2日一如既往以炮轰展开新的攻势. 在炮轰中幸存的”Nederland” 旅将士与追击的苏军部队边打边撤下掷弹兵高地. 当炮轰停止, 新近招募的党卫军第46th 团(爱沙尼亚第二团)第二营还火, 发动反攻击退苏军夺回掷弹兵高地. 在防线东南部分, 苏军坦克突破防守但被 Oskar Ruut 上尉领导的爱沙尼亚攻击队, 来自东普鲁士的第11th步兵师, 和第300th特别目的师在蒙受重大伤亡的情况下打退.

8月3日, 苏军炮轰达到等同7月29日的三万发榴, 弹强度. 炮轰对德军造成重大伤亡并迫使部分守军离开阵地. 苏11个步枪师和4个坦克团在整条防线同时进攻但进攻的重点还是掷弹兵高地. 德军炮兵发现苏军攻前集合点. 德军炮轰苏军集合点造成苏军大量伤亡但无法阻止苏军如期发动攻势. 苏第110th 步枪军攻击掷弹兵高地遭遇爱沙尼亚第二团第一营的抵抗. 当军指挥官错报掷弹兵高地已 夺下, 苏军停止炮轰高地. 爱沙尼亚人趁机发动反攻把苏军赶下山. 与此同时, 攻打防线南侧Vaivara 城教堂的第124th 步枪军也被击退. 同日苏军再尝试两次类似的进攻但都失败告终并损失20辆坦克.

苏军在8月4日至6日的进攻强度逐渐减弱. 德军宣称在三日内击毁24(11+7+6)辆苏军坦克. 8月10日列宁格勒方面军指挥部取消所有攻势, 部队转入防守. 苏德双方在九月中旬前再无大规模军事对抗行动.

苏联一直没有公布这次战役苏军伤亡情况. 近年俄罗斯历史学家透露一些数据. 譬如在7月29日主攻的第109th 步枪军生还225人; 第120th 步枪师上报伤亡1,808人; 其余的步枪军也丧失继续进攻 能力. 第二突击集团军在8月1日前夜报告只有数千将士适合继续作战 (集团军在7月25日有46,385 人). 第八集团军也是类似伤亡情况. 德军宣称战役至8月6日击毁 157-164辆苏军坦克. 俄罗斯历史学家, G.F.Krivosheev, 公布列宁格勒方面军在1944年总伤亡665,827人 (其中阵亡, 失踪, 被俘共 145,102人). 爱沙尼亚历史学家 Mart Laar 扣除列宁格勒方面军在其他战役的损失, 估计苏军在 Battle of Tannenberg Line的损失为:约35,000人阵亡和失踪, 135,000人负伤和病. 德军从7月24日至8月10日在爱沙尼亚埋葬了 1,709人. 总损失约10,000人.

9月1日芬兰宣布中止跟德国的军事合作并签署跟苏联的停战协定. 9月4日芬兰向苏联开放芬兰水域. 9月14日苏联第一, 第二, 第三波罗的海方面军在南面发动 Riga Offensive 要夺取拉脱维亚的 Riga 城切断包围德北方集团军. 因为已失去芬兰, 希特勒同意德军撤离爱沙尼亚. 党卫军第三装甲军放弃 Tannenberg 防线, 撤往拉脱维亚. 9月22日, 德军放弃 Tallinn. 最终德北方集团军退入拉脱维亚的 Kurland 半岛改名 Kurland 集团军作战至德国投降. 不愿离开爱沙尼亚的爱沙尼亚籍士兵留下加入”森林兄弟”游击队继续与苏军周旋, 反抗苏联对爱沙尼亚的吞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2021&aid=485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