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活小舖
市長:琇子  副市長: yungkuo紫羅蘭貓喵~X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生活小舖】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連載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醫道官途第九八四章
 瀏覽1,215|回應0推薦0

yungk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八四【防線崩潰】(上)

宋懷明并沒有將惠強策劃這件事告訴柳玉瑩,此前他已經明確告訴高仲和,這件事務必要低調處理,不要張揚出去,以免在省級領導層造成恐慌情緒,妻子正在恢復之中,宋懷明不想她因為這件事而感到驚慌,如果她知道這次的事件是一次刻意報復,恐怕內心的陰影會更深。

張揚為柳玉瑩做完這次治療之后,她宮內的血腫已經徹底消失,胎兒的各項生理指標都很正常,柳玉瑩的精神明顯好了許多,她讓張揚幫忙拉開窗簾,外面的雪仍然在下,自從跟隨宋懷明來到東江工作,柳玉瑩很少見到這么大的雪,她輕聲道:“在靜安的時候冬天時常下雪,東江的冬季雨多一些,我印象中還沒有下過這么大的雪。”

張揚道:“瑞雪兆豐年,看來明年又是一個豐收的季節。”

柳玉瑩道:“明年是鼠年,這孩子出生不知是節前還是節后。”

張揚笑道:“節前屬豬,節后屬老鼠,屬豬的福氣一些。”

柳玉瑩笑道:“我不怎么信這些,只要平安就好”

張揚深表贊同的點了點頭,此時喬夢媛帶著煲好的雞湯走了進來,她的身上沾著不少雪花,張揚上前接過她手中的提盒,喬夢媛將大衣脫掉,又將帽子取下,搓了搓手道:“好冷”

柳玉瑩道:“夢媛,這么大雪你就別過來了。”

喬夢媛笑道:“我煲了雞湯給您送來,多增強點營養,身體也恢復的快一些。”

柳玉瑩道:“我已經好了,打算等明天雪停了就出院。”

喬夢媛道:“醫生說沒事了?”

張揚笑道:“是我說的。”

喬夢媛看了他一眼,心說他既然說沒事,應該不會有錯。

這時候宋懷明也來到了病房,他剛剛在省里開完常委會,百忙之中抽時間來到妻子這里看一眼,張揚看到宋懷明來了,馬上起身告辭。

宋懷明道:“我馬上就走,張揚,你在外面等我一會兒。”

張揚點了點頭,和喬夢媛一起出門,他本想和喬夢媛說兩句話,可喬夢媛急著趕回去帶母親去上香,匆匆走了,張揚望著喬夢媛的背影悵然若失,總覺著這妮子在躲著自己。

宋懷明幫妻子盛了一碗雞湯,一勺一勺的喂她喝下。柳玉瑩望著丈夫,眼圈不覺感動的紅了起來,這些年,很少看到他這樣關心自己,宋懷明從妻子的表情已經知道她在想什么,輕聲道:“這些年,我忙于工作,對你疏忽了,以后,我一定要多多補償你。”

柳玉瑩道:“你是一省之長,心里不能只裝著咱們這個小家,平海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去管理你去照應,我理解,懷明,我已經好了,你趕緊去工作吧。”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玉瑩,文副總理今天就會抵達東江,在平海要進行為期三天的訪問考察,這三天我要全程陪同,你暫時不要出院,等我忙完這件事咱們再回家行嗎?”

柳玉瑩笑道:“你放心去吧,工作要緊,我留在這里,醫生護士對我照顧的都很周到,這兩天下雪,我也不方便出院。”

宋懷明抿了抿嘴唇,伸手撫摸著柳玉瑩的俏臉,深情道:“委屈你了”

柳玉瑩抓住宋懷明的大手,俏臉在他的掌心摩挲著:“沒什么委屈的,我為你驕傲”

宋懷明之所以留下張揚,就是想和他談惠強的事情,宋懷明的意思很明顯,他不想惠強找人襲擊柳玉瑩的事情掀起太大的波瀾,張揚當然沒有任何問題,他低聲道:“宋叔叔,我覺著惠強的這件事應該引起注意,官場中堅持自己的理念難免會得罪人,其中肯定有些小人因此而生出恨意,出手報復。”

宋懷明感嘆道:“其實踏入仕途就應該有這樣的心理準備,我們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害怕得罪人就做不成大事,黨把我們放在了這個位置上,就是要讓我們負起責任,不怕風險。”

張揚點了點頭道:“對惠強這種人還是不能手軟,這次要借著這個機會殺雞儆猴,讓那幫宵小之輩再也不敢打我們家人的主意。”

宋懷明笑著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還是要顧全大局,不能因為這件事制造恐慌情緒,我還有重要事,先走了,對了,有時間去家里吃飯。”宋懷明雖然說的平淡,可是這句話中卻蘊含著很深的意義,代表著他已經不因為女兒的事情再生張揚的氣。宋懷明是個豁達的人,他雖然很護短,可是也意識到年輕人感情的事情并非自己能夠勉強的,也不適合他去插手,正如妻子所說,張揚和女兒之間的事情根本就是藕斷絲連,他們以后如何發展還不知道,自己這個當父親的又何必插手太多。

張揚也隨后離開了省人民醫院,雪花小了許多,不過比起之前更加的細密,到了這種天氣,出租車的生意出奇的好,張揚在道路邊站了十多分鐘,也沒見一輛出租車過來,公交車倒是來了一輛,22路,剛好有南國山莊這一站,張揚跟著人群擠了上去,在他來到這個時代,少有擠公交的經歷。公車內擁擠不堪,張大官人上車之后就有些后悔,早知這樣還不如走著過去呢,從這里前往南國山莊也就是七公里的路程,要是施展踏雪無痕的輕功,也不費什么力氣。可想歸想,在現實社會中不可能不照顧到周圍人的眼光,要是他真的在大街上把那套輕功施展出來,別人只怕要把他當成怪物看待了。

張揚上車不久就感覺一名女郎緊貼著自己,這女郎打扮的的花枝招展,身上的香水味兒十分的濃烈,廉價的香水。張大官人警惕心很強,他知道現在公車上治安不好,經常有小偷出沒,他向一旁側了側身,距離那女郎遠一些。

那女郎惡狠狠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沒見過漂亮女人?流氓”

張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麻痹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可心里雖然不滿,嘴上還是不說出來的,好男不跟女斗嘛。

看到張揚不搭理自己,那女郎也感覺沒意思,她擠到了一個矮胖中年人的身邊,那中年人感覺到那女郎軟綿綿的靠在自己身上,居然顯得頗為享受,此時前方遇到了紅燈,猛一剎車,那女郎哎呦一聲,整個身軀都趴在那中年人的身上了。

張揚看得真切,那女郎手指縫中寒光一閃,把中年人的背包給劃開了,然后從中利索的掏出一個錢夾。看來自己的預感果然不差,這女人真的是個小偷。

汽車繼續前進,那中年人渾然未決。旁邊有不少人看到,可沒人吭聲。

張揚皺了皺眉頭,看到那女郎繼續向左邊擠去,又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汽車終于到站,那女郎擠下車,她從張揚身邊擠過的時候,被張揚一把就抓住了手腕,女郎尖叫道:“你干什么?大白天的耍流氓”

張揚冷笑道:“我流氓也不流你這樣的,快把偷到的東西全都給我交出來。”

那女郎尖叫起來:“臭流氓,你說什么?你摸我屁股,還說這種話”

一車人都擠上來看熱鬧,不過沒人站出來幫忙,都以看客自居,包括被偷的那名中年人,全都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司機不耐煩道:“有事兒下去說,我還等著開車呢。”

張揚發現現在的人情格外冷漠,他大聲道:“你們看看自己都丟了什么東西。”

乘客們紛紛開始檢查自己隨身攜帶的物品,有幾個人發現東西少了,這才驚呼起來。

那女郎拼命掙脫,張揚冷笑道:“想走,沒那么容易。”

這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道:“大爺的,敢非禮我老婆,你不想活了”

一名魁梧的黑大個擠了過來,抬腳就朝著張揚身上踹了過去,車內空間狹小,張揚一拉那名女郎,從車門跳了下去,那黑大個踢了個空,他隨后跟了下去,幾名丟東西的乘客也紛紛跟了下去。司機看到幾人都下車了,居然關上車門,開著公車就走,仿佛這件事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似的。

那女郎破口大罵:“流氓……”話沒說完就被張揚扇了一記耳光,然后點中穴道推倒在雪地上,對這種人,張大官人犯不上憐香惜玉。

黑大個顯然是那名女郎的同伙,氣勢洶洶的抽出一把彈簧刀,怒吼道:“麻痹的,我給你拼了”寒芒一閃向張揚的胸口扎去。

張揚一把就抓住他握刀的手臂,逆時針凝轉,喀嚓一聲,硬生生將黑大個的手腕擰斷,原本張揚不想下這樣的重手,可這廝出手就是殺招,張大官人被激怒了。

黑大個慘叫著躺倒在雪地中,幾名失主都遠遠看著,丟東西的是他們,他們卻不敢靠近。

很快就有巡警朝這邊跑來,張揚把情況說明之后,幾名失主這會兒敢過來作證了,巡警從那女郎身上搜出諸多失物,人證物證俱在,由不得他們抵賴。

本來巡警還想讓張揚跟著去所里調查,可張揚亮出自己的工作證,他沒時間耽誤在這種無聊事情上,有這么多失主在,這種小事用不上麻煩他,他把聯系方式留給巡警,讓他們有需要打自己的電話,兩名巡警知道他是南錫市體委主任,正處級干部,對他客氣了許多,也沒有堅持讓他回所里協助調查。

那名黑大個捂著被折斷的手腕,痛得渾身發抖,他咬牙切齒的望著張揚道:“你……給我記著……今天這件事不會這么算了……”

張揚不屑笑了笑,威脅的話他聽多了,可往往威脅他的人最終倒霉的都是自己。

一旁響起汽車鳴笛聲,張揚轉過身去,看到省紀委書記劉艷紅開著皇冠車停在那里,她落下車窗,沖著張揚道:“張揚,怎么了?”

張揚笑著走了過去:“劉姐,這么巧啊”

劉艷紅道:“上車,我送你”

張揚拉開車門坐在了副駕的位置上,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劉艷紅笑道:“你啊,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麻煩。”

張揚道:“這也不怪我,其實那小偷偷東西的時候,車里這么多人都看到了,可偏偏就沒人敢站出來,真不明白這個社會怎么了,所有人都是各掃門前雪,一點社會公德心都沒有。”

劉艷紅道:“可能是害怕報復吧。”

張揚道:“自古以來都是邪不勝正,難道社會變了,這句話不適用了?”

劉艷紅笑道:“行了,大英雄,別發這么大的牢騷,我還有事問你,你和前任周大年熟悉不?”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熟,我去南錫那會兒他就病倒了,我還沒干幾天呢,他就死了,就是探望過一次,參加過一次葬禮。”

劉艷紅道:“惠敬民交代了一些問題,和你們南錫市體委有關系,周大年曾經給他送過十五萬,南錫方面有幾個人都給他送過錢。”

周大年是南錫市前體委主任,他給上級送錢并不稀奇,更何況現在周大年已經死了,就算惠敬民把他供出來,也不會追究他的什么問題,張揚關心的是其他送禮的人。

劉艷紅道:“說起來這件事多虧了你,惠敬民的嘴很緊,一直封口不說,他聽說兒子惠強被抓的消息,心理防線頓時崩潰了,今天交代了不少問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944&aid=5839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