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活小舖
市長:琇子  副市長: yungkuo紫羅蘭貓喵~X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生活小舖】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連載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醫道官途第九八一章
 瀏覽1,161|回應0推薦0

yungk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八一【不是教你詐】(

當晚七點,張揚和高廉明開著一輛七成新的桑塔納來到了新石器時代酒吧門前,車是高廉明的,他回國后一直開著這輛車,現在被張揚臨時征用,車子雖然不怎么樣,可暖風很不錯,推開車門走下去,高廉明被外面的冷空氣刺激的接連打了幾個噴嚏。他揉了揉鼻子,看著前方閃爍的霓虹燈,忽然找到了一種大偵探的感覺,成為偵探一直都是他的夢想,今天總算有機會實踐一把了。

張揚把手機交給高廉明:“幫我拿著,如果十五分鐘我不出來,你就打電話報警!”

高廉明愣了:“干什么?你把我一個人撂外面了?咱們倆不是搭檔嗎?”他一心想跟著張揚進去看看情況。

張揚笑道:“正因為是搭檔,所以總得有人斷后啊,我萬一到酒吧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險,還有你在外面負責接應,如果咱們兩人都進去,被人給圍起來,你說該怎么脫身?。,

高廉明道:“就憑你的身手,尋常的那些人怎么會是你的對手。。”他對張揚的武功極為推崇。

張揚笑道:“雙拳難敵四手,真要是遇到了非常情況,我自保還行,你跟我進去,只能分散我的精力,我又要自保又要騰出手來照顧你,肯定麻煩。”張揚說的是實情,他不想高廉明進去,主要是不想發生什么意外。

高廉明道:“我不用你照顧,我自己能照顧我自己。”

我羅嗦,小心我揍你啊!”這句話倒是見效,高廉明果然閉上了嘴巴,眼睜睜看著張揚向酒吧大門走去。

因為時間還早,酒吧還沒有多少客人,新石器時代的老板黃軍正坐在吧臺旁和新來的女調酒師調情,黃軍過去是練體育出身。曾經在國家級散打比賽中拿過名次,他和惠強的私交很高,過去當運堊動員的時候蒙受過當時體委主任惠敬民的照顧,他正借著看手相的理由占女調酒師阿蘭便宜的時候,聽到阿蘭道:“有人沖著你來了,是不是你朋友啊?。”

黃軍轉身看了一眼,他并不認識張揚。

張揚也不認識黃軍。來到吧臺前,沖著阿蘭笑了笑道:“美女,你好。我是你們老板黃軍的朋友。他人在嗎?。。

阿蘭有些奇怪的看著張揚,一雙美眸來回轉動著,張揚從阿蘭怪異的表情覺察到了什么,他這才把目光投向黃軍。張揚有個毛病,如果一名男士和一名美女在一起的話。他的注意力肯定會集中在美女身上,所以他忽略了這里真正的主人黃軍。

黃軍望著張揚,他笑道:“你找我們老板啊!他辦公室在后院。”

張揚說了聲謝謝,轉身準備離去。

黃軍叫住他道:“你總得告訴我你是誰啊?我幫你通報一聲!。”

張揚!。”

黃軍雖然不認識張揚,可是這個名字他卻已經聽說過,黃軍道:“你等等啊。我先給老板打個電話!”

張揚笑道:“不必了,我直接去找他!”

黃軍點了點頭道:“往右走,廁所旁邊的那個小門!。,

張揚說了聲謝謝,舉步向前方走去。

看到張揚走遠了,阿蘭忍不住笑了起來:“老板,你可真夠壞的,為什么不告訴他你就是?”

黃軍端起吧臺上的紅酒一飲而盡:“來者不善,善者不來”他找得肯定不是我!”黃軍拿起手機迅速撥通了號碼,走到陰暗的角落,變幻的燈光讓他的面龐顯得忽明忽暗,電話接通之后,黃軍低聲道:“惠強!張揚你認識嗎?”

沒怎么打過交道,不過他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怎么?。,

他來我酒吧了!”

惠強的呼吸聲變得低沉,過了一會兒他方才道:“黃立濤失蹤了,我擔心他被人認出來了,無論他怎么問,都不能把我的事情告訴他。。”

黃軍抿了抿嘴唇:“要不要我給他一個教劍?”

惠強道:“你看著辦!”

黃軍掛上電話,看到一個戴眼鏡的小子正坐在剛才他的位置上。笑瞇瞇和阿蘭鼻著什么,黃軍皺了皺眉頭。他又打了個電話,沖著電話低聲道:“關門!放狗!”

張揚推開小門,后方是一個千余平方的院子,院子里堆積著不少的鋼管,最北頭有一幢兩層小樓,樓上不少房間都有燈光,張揚舉步向小樓走去。

黑暗中兩道黑影向張揚沖去”猶如兩道黑色的閃電,張揚第一時間覺察到了動靜。他定睛望去,卻見兩頭藏類一左一右向他無聲無息的悄然逼近。

張揚暗叫不妙,一頭藏類爆發出一聲悶吼,****后蹬,倏然離地而起,向張揚騰空撲了上來,張開巨吻。滿口白森森的利齒在夜色中森然發光,它直接咬向張揚的頸部。

另一頭藏類則奔向張揚的下盤,它撕咬的目標是張揚的**,兩頭藏糞一高一低,配合竟然相當的默契,張揚對藏糞的兇殘早有了解,雖然他擁有一身蓋世武功,面對兩頭兇猛的藏奏也不敢大意,張揚向右閃電般橫跨一步,那頭撲向他頸部的藏類頓時落空,可攻擊張揚下盤的那頭藏糞非常的靈活,隨著張揚的腳步瞬間轉換方向,張口咬向張揚的右腿。

張揚怒道:“孽障!。,他抬腳踢了出去,雖然啟動稍晚,可走出腳的速度卻超過了藏糞移動的速度。準確無誤的踢中了那頭藏契的咽喉,張大官人這一腳有開碑裂石的力量,那頭藏獒被他踢得在空中翻轉了五六圈,摔倒在鋼管之上,連吭都不吭就碰得腦漿迸裂。

另外那頭藏獒看到同伴被張揚一腳踢死,喉頭發出低沉的悲鳴,不顧一切的撲向張揚。張揚一今后仰。那頭藏糞從他身體的上方撲了出去,不等這頭藏糞轉過身來,張揚沖上去又是一腳。狠狠踢在藏類的**上。藏糞嗷!地一聲,如同坐了噴氣式,竟然被張揚這一腳踢得飛向半空中,越過前方的圍墻,落地之后聽到乒乒乓乓的聲響。夾雜著藏莢的哀鳴,估計也是無法活命了。

張揚額頭上也是冒出了不少冷汗,沒想到在這里也會遇到埋伏,剛才酒吧內的那個**根本是故意設了個圈套害他。張揚正琢磨著。回去找那小子的晦氣。

此時院子里燈光大亮,從小樓內沖出五名壯漢,其中一人指著張揚的鼻子大吼道:“抓住他,殺了我們的藏類,不想活了!”

張揚被人設計心中本來就窩火,現在又聽到有人罵他,心中的怒火更熾,他向前一步,腳下踩中了一根手腕粗細的鋼管。張揚的唇角泛起冷笑,他腳尖一挑。那根鋼管從地面上彈跳而起,張揚一伸手將這根長約三米的鋼管掌握在手中,這幫人放狗咬他在先,所以張大官人根本用不著對這些人客氣。張揚揮動鐵棍,如猛虎下山一般沖向那五個人。

五名壯漢雖然人多,可他們手上并沒抄家伙,看到張揚揮動著一根三米長的鋼管沖了過來,一個個也有些驚慌,好在院子里最多的就是鋼管。他們也抄起鋼管。可武器相同,在不同人手中使出。威力卻是大不相同。

看到張揚一個力劈華山向下砸來,其中一人慌忙用鋼管去招架。可鋼管碰撞在一起,發出托!地一聲,他只覺著雙臂被震得發麻,半邊身體都失去了知覺,張揚還沒使出第二招呢,這廝撲通一聲就跪了下去,真不是被嚇得。是他承受不住張揚這一棍的壓力,****

其他幾個還沒準備好進攻,就被張揚用鋼管逐一砸中了腳面子,一個個疼得慘叫著扔掉了鋼管,抱著被砸中的那只腳,單腳跳了起來。

黃軍就在這時候來到了后院。看到死在一旁的藏萎,黃軍疼得差點沒掉出眼淚來,這兩頭藏糞是他好不容易才從青海弄過來的,養了一年多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想不到就這么被張揚給弄死了,黃軍怒吼道:“你殺了我的狗!”

張揚把手中的鋼管扔到了一邊:“我最討厭別人騙我,你就是黃軍吧,真是名如其人,比他媽日堊本鬼子還狠,把我騙到這里,放藏糞咬我,要是我真被藏桀咬死了,你是不是還要告我行竊未遂呢?。,

黃軍咬牙切齒道:“你找死!”

張揚道:“拜托,現在是法治社會,千萬別說大話,過天的話不能說,過天的事兒咱也不能干,黃軍,媽的!你爹媽怎么給你起了一個這么惡心的名字?。,

黃軍緩慢的解開他灰色大衣的衣扣,露出里面深藍色的運堊動衣。

張揚饒有興趣的看著他,想不到這廝也是個練家子,看情井想要跟自己單挑。

張披道:“你是黃軍嗎?”。

黃軍點了點頭,他伸出手,向張揚招了招手,示意他過來比試。

張揚笑瞇瞇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問道:“惠強在哪里?你告訴我他的下落,今天這事兒我不再追究!”

黃軍道:“你很狂啊!”

張揚道:“我這叫個性!。”

兩人距離還剩下兩米的時候,黃軍倏然啟動,向前一個跨步,腰身一擰,借著這一不明顯的動作,全身的力量凝聚于右拳之上,拳頭攻向張揚的面門,他恨極了張揚,這一拳要讓張揚滿臉開花。

張揚看似輕描淡寫的舉起左手,只是輕輕一揮,就已經化解掉黃軍的這一拳,然后他向前一步,右拳直取黃軍的前胸,黃軍避無可避。身體騰云駕霧般向后方飛去,足足倒飛了五米方才摔倒在地上。

張揚并沒有趕上去發動第二次攻擊,仍然不緊不慢的走著,頗有些勝似閑庭信步的味道,他微笑道:“黃軍,惠強讓人謀害宋省長的妻子,這件事你不會不知道吧,為朋友兩肋插刀,我佩服你,可為虎作張。就不是那么的明智了。。。

黃軍被張揚這一拳打得半天沒緩過勁來。等張揚走到他的近前,他方才搖搖晃晃從地上爬起來,抬腳踢向張揚,被張揚輕松避過,張揚又是同樣的一拳,打得黃軍橫飛出去,這次撞在了堆積在哪里的鋼管上,鋼管散落下來,不少砸在黃軍的身上。

張揚抬腳踏中黃軍的胸口,這次不給他爬起來的機會,腳上稍稍**。黃軍感覺到自己的胸骨嘎吱作響,似乎要被張揚給踩斷了,張揚道:“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這個人最講道理,最反對的就是濫用暴力,你說你為什么非得逼我?我再問你一遍,惠強在哪里?”

黃軍搖了搖頭道:“有種你弄死我,讓我出賣自己的哥們。沒門!”他表現的頗為硬氣。

張揚嘖嘖贊道:“看不出,你居然是各漢子,黃軍。我明白的告訴你,惠強犯法了,你現在知情不報,也是犯法,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黃軍忍痛道:“牢誰他媽沒坐過,大不了你給我再送進去。我他媽不在乎,讓我出賣兄弟,做不到!。,

張揚正準備給黃軍一點苦頭嘗嘗,卻聽到后方傳來一個冷冷的女聲道:“放開他!。”

張揚有些詫異的回過頭去,卻見一個身穿黑色皮衣的女郎壓著小眼鏡高廉明走了過來。手中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架在高廉明的脖子上。

張揚看得真切,這黑衣女郎竟然是國安特工體秀秀,張揚萬萬沒有想到終秀秀會出現在這里,他驚詫莫名的張大了嘴巴,幾乎能塞進去一個大大的鵝蛋。

終秀秀的俏臉之上沒有絲毫的笑意,冷冷望著張揚道:“你聽到沒有,我數到三,你放開他!”

張揚真不知道終秀秀葫蘆里賣得什么藥,他笑瞇瞇道:“我要是不放呢?。”

終秀秀將水果刀向下一壓,刀鋒割破了高廉明頸部的皮膚,一縷鮮血順著高廉明的脖子流了下去,高廉明嚇得臉都白了:“姑娘,殺人可是要償命的,不是鬧著玩的。。”

終秀秀怒道:“你閉嘴!再說話,我把你**先割了!”她又向張揚道:“趕緊放人!”

張揚道:“我憑什么放人?你覺著抓一人質就能要挾我放人?我又不認識他,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關系?”

高廉明欲哭無淚:“起……”

終秀秀道:“原來你不認識他啊,那好,我先在他身上扎幾個窟窿再說。。”

高廉明并不知道張揚和倚秀秀認識,這劊匕兩人正較勁呢。

黃軍道:“表妹,這件事跟你沒關系,你別卷進來!”

張揚道:“表妹?原來是親戚啊,今天剛好把你們這個犯罪團伙一網打盡。”

終秀秀這次用刀尖抵住了高廉明的下頜:“再不放人,我先從這兒扎進去,把他**給切掉,看他以后怎么說話。

張揚道:“你試試,我可告訴你,他家老爺子是咱們廳高付廳長,你們是不想活了。”

黃軍一聽有些害怕了,他倒不是自己害怕,而是覺著表妹卷進來不值得,他大聲道:“秀秀,你和這件事沒關系,趕緊走!”

終秀秀道:“你放人!。”

張揚道:“憑什么我放人啊?咱們交換!”

終秀秀點了點頭。

于是張揚壓著黃軍,終秀秀押著高廉明,向對方走去,終秀秀趁機向張揚眨了眨眼睛,張揚知道這妮子肯定有想法,交換人質的時候,張揚把黃軍向前一堆,體秀秀也把高廉明向前一堆,張揚卻突然向終秀秀沖去。終秀秀作勢揚起水果刀向他刺去,被張揚擰住手腕,奪下水果刀,架在她脖子上。

這一變故實在是太突然。黃軍想要去抓高廉明,高廉明這小子多機靈已經跑到張揚身后呆著了,張揚把水果刀交給他,讓他看住體秀秀,向黃軍微笑道:“黃軍,麻煩你表妹送我們一程。。”

黃軍怒吼道:“你放開她!”

張揚道:“放心吧。我們不會對她不利。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呆在這里,如果你敢追上來,我們一緊張,可不敢保證她毫發無損。”

高廉明押著終秀秀向右側的鐵門退去,他剛才在酒吧內被體秀秀給抓了。這會兒真是翻身農奴把歌唱,心中得意非常,剛才的確是有些怕,可現在完全沉浸在驚險刺激的經歷史中了。

張揚和高廉明押著終秀秀上了門口的栗塔納,看到黃軍帶著不少的人追了過來,張揚把體秀秀推到后座上”讓高廉明趕緊開車。

高廉明開車離開了這里,看到黃軍他們并沒有追上來,不由得笑道:“哈哈,真是刺激啊,張揚,今兒我算是大開眼界了,過去只是在警匪片里見到過。我說,那小丫頭。反了你了,居然敢劫持人質,看你這么漂亮一女孩子居然是個法盲,無知者無畏啊!”高廉明一邊說一邊從后視鏡看車內的情況。

張揚已經放開了體秀秀。

終秀秀氣呼呼瞪了張揚一眼道:“你們搞什么?”

張揚道:“你問我,我還問你呢?你搞什么?怎么跟一幫社會不良分子攪合在一起?”

高廉明一腳踩下了剎車,張大官人和終秀秀都猝不及防,身體一個踉蹌,兩人同時斥道:“你怎么開的車?”

高廉明轉過頭,愕然望著他們兩個:“原來你們早就認識?”

終秀秀白了他一眼道:“什么智商?這么簡單的事情你都看不出來?。”她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不遠處就是市民廣堊場。

張揚也跟了過去,有些不解的追問道:“你和黃軍什么關系?是不是又出任務?”

終秀秀向身后的雜塔納看了一眼,高廉明本想跟出來呢,卻被終秀秀狠瞪了一眼,這廝訕訕笑了笑,又坐了回去。

終秀秀道:“黃軍是我表哥,他是好人,狐朋狗友多了些,不過他沒做過什么壞事,跟犯罪也挨不上。”

好人?”張大官人嗤之以鼻,今晚如果換成別人走進那座后院,肯定要被兩頭兇猛的藏粲咬得遍體鱗傷了。

終秀秀道:“你先別問我,好好的你跑到我表哥店里做什么?”

張揚這才將前往新石器時代酒吧的目的說了一遍,體秀秀聽完,秀眉微顰,她嘆了口氣道:“我真不知道事情這么復雜,我表哥也真是,他跟著瞎摻和什么?”

張揚道:“我對你表哥沒興趣,我想找的是惠強,這小子策劃謀害宋省長夫人,如果抓不住他,還不知道這混蛋東西要搞出什么事情來,你表哥最好沒參予這件事,不然也要追究他的貴任。”

終秀秀道:“他只是江湖義氣,應該沒有參予惠強的事情。”

張揚道:“他有沒有參予這件事,很快就會知道。”

終秀秀咬了咬嘴唇,小聲請求道:“張揚,我表哥對我很好。你這次能不能網開蘭面,不要追究他的貴任?”

張揚道:“事情的關鍵不在我,而在他!跟你也有些關系。”。

終秀秀道:“你什么意思?”

張揚道:“幫我給他打個電話,我看看到底是你這個表妹重要,還是惠強那個朋友重要。。”

終秀秀明白了張揚的意思,她低聲道:“你想利用我逼迫我表哥出賣惠強?”

不走出賣,惠強現在就是一只瘋狗。他把自己父親的事情全都歸咎到宋省長的身上,所以**的去報復,這樣的人留在外面真的很危險,你也是國安工作人員,你應該明白自己的職責。我們有責任抓住惠強,讓他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終秀秀默然無語,過了一會兒,終于道:“手機給我!”

張揚將自己的手機交給她,終秀秀撥通了表哥黃軍的電話,電話接通之后,她發出了一聲尖叫,然后在張揚的手背上啪!地打了一記。

張揚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接過電話,聽到黃軍在那頭的怒吼聲:“張揚。你最好馬上放了我表妹。不然我報警了!。”

張揚暗自好笑,黃軍居然也要報警,丹才他的行為其實已經觸犯了法律,要抓也應該把他給抓進去,張揚語氣冷漠道:“黃軍。你是要表妹還是要朋友,我告訴你,惠強犯法了,你包庇他也是犯罪,你表妹劫持廳廳長的兒子,后果怎樣你自己掂量。如果你還執迷不悔,我先把你表妹送到監獄里面去。”

不要……”黃軍在張揚的威逼之下已經開始動搖。

張揚道:“黃軍,正因為惠強是你的朋友,你才應該阻止他,不可以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錯下去。你難道不知道,宋省長的妻子懷孕七個多月了,他竟然讓人去撞倒她”踢她的肚子”這樣的手段實在是卑鄙無恥!”

黃軍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而粗重,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低聲道:“他在明遠港,萊陽號渣船上……。,

張揚總算知道了惠強的具**置,他微笑道:“謝謝你的配合!”

我表妹呢?”

張揚道:“你放心,我們是國家工作人員,不會對你表妹怎么樣,等我們抓住惠強,你表妹自然可以平安回去。今晚她持刀劫持人質的事情,我們也不會對她進行起訴。”

高廉明搞不清張揚和終秀秀的關系,開車前往明遠港的途中。他不停的問東問西,終秀秀聽得不耐煩”忍不住道:“你明明是一男同志啊,怎么這么多話?跟個**似的,真貧!”

高廉明被她說得臉上一熱:“那是,跟你不能比,你多威風啊,水果刀到你手里都能成兇器。頭次見面就給我脖子來了一記號。”

終秀秀道:“還好意思說,一個大男人連基本的自保能力都沒有,難怪張揚不想你跟著,是害怕你累贅啊。”

高廉明道:“我不跟法盲說話,你持刀劫持,把我當成人質。這是犯罪你知道嗎?要是我起訴你”你至少得坐十年牢,等你出來的時候都二十一世紀了。”

終秀秀道:“起訴我?去啊,我還真惦記著有人把我給送牢里去。”

高廉明笑道:“好好的日子不過,偏偏想進監獄,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前方已經是明遠港,高廉明踩下剎車。

張揚和終秀秀走下車,仍然讓高廉明在后方負責接應。

終秀秀走了兩步又想起了一件事,轉身來到高廉明面前:“你剛才說林子什么的?”

高廉明可不怕她:“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話沒說完,終秀秀揮動粉拳。照著高廉明的眼睛就來了一拳。高廉明一聲悶哼,眼淚鼻涕一起流出來了,再看終秀秀已經揚長而去,向后揮了揮手道:“這一舉是讓你記住,以后對**客氣一點。。。

高廉明捂著流淚的眼睛:“就你也算是**?”

張揚和終秀秀沒費多大的功夫就找到了那一艘停泊在港口碼頭的船,看到萊陽號三個字,張揚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轉向體秀秀道:“你去還是我去?”

終秀秀道:“我去抓他,你負責接應。”

惠強自從知道黃立濤被公安局請去喝茶,整個人變得忐忑起來,他之所以想要攻擊宋懷明的家人,是因為他認為父親落到現在的地步全都靜宋懷明所賜,當初東江體育場坍塌事件,就是宋懷明挑頭,把他父親從省體委主任的位置上趕下來,而現在宋懷明又提出什么反腐倡廉,將自己已經半退休狀態的父親又給送進了監獄,因為涉及的案情和金額巨大,已經初步認定,他父親想從監獄中出來很難了,說不定后半輩子都要在監獄中渡過,惠強每念及此,心中怒火中燒,他要報復宋懷明,讓他嘗到親人出事的滋味。所以才有了雇傭黃立濤去對付柳玉,瑩。

惠強并沒有想到黃立濤如此低能,根據眼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黃立濤十有八九已經讓公安機關控制”惠強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危機感,如果黃立濤把他供了出來,那么作為幕后主謀的他就會因此而坐牢。

惠強一邊喝著啤酒,一邊透過舷窗向外張望,他看到一個窈窕的身影跳到了他所在的汪船上。惠強微微一怔,他對危險有著特有的**,他總覺著有些不對。

登上汪船的正是體秀秀。在聽張揚說完這件事的由來之后,她也想幫助張揚盡快抓住惠強。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944&aid=5834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