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活小舖
市長:琇子  副市長: yungkuo紫羅蘭貓喵~X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生活小舖】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連載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醫道官途第九七0章
 瀏覽1,196|回應0推薦0

yungk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0【入世與出世】(上)

張揚笑道:你啊,別端著碗里瞅著鍋里,我可告訴你。()海心可是我老同學,我一向把她當親妹妹看,你可別動壞心眼啊。”張大官人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自己都覺著自己卑鄙,那天晚上鉆到常海心床上的時候,他可沒想到這一層,張揚覺著自己在女人方面很自私,他說顧明健端著碗里瞅著鍋里,其實這話對他才合適,可話說回來,哪個男人不在女人方面自私?

顧明健笑道:“放心吧,我都多大人了,你以為我還像過去那么貪玩啊!”他向前方望去,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張揚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卻是柳延正在和郟德龍談笑風生,部德龍是許多年輕女性的偶像,柳延見到明星,湊過去攀談也很正常,不過張揚從顧明健的表情能夠看出他和柳延之間未必那么簡單,他笑著拍了拍顧明健的肩膀道:“你啊,秉性難易!”兩人對望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顧佳彤和喬夢媛兩人有段時間沒見面了,兩人在一起邊喝邊聊。

此時音樂聲響起,美女主播林芳菲再次出場,用激動地語氣道:“各位來賓,各位領導,應大家的要求,今晚來自香港的著名歌星部德龍先生,為大家獻上一曲勁歌熱舞《火辣辣》。

因為不是正式演出,部德龍穿著那身運動服就走上了舞臺,在充滿節奏的音樂聲中開始跳動,不得不承認部德龍很有表演天賦,很快就帶動了現場年輕男女們的情緒,掌聲和歡呼聲不絕于耳,不過能來參加這場酒會的人,都在社會上有一定的身份,當然不會像那些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般狂熱。

幾位省領導在音樂聲響起的時候就已經退場”部德龍的勁歌熱舞顯然不是他們欣賞的哪種類型,這就是代溝,也可以說文化差異。

張揚送幾位省領導離開2號宴會廳。

陳平潮上車之前向張揚道:“酒會搞得不錯,張揚,好好干,大家對你的印象都不錯。”

張揚笑著點頭:“多謝陳部長支持我的工作。”

陳平潮想起一件事,低聲道:“你有機會見到紹斌幫我勸勸他,這小子現在整天搞什么期貨證券,我看他錢沒賺多少,可能還背了一身的債務,這么下去不是辦法,他都多大人了,連女朋友都沒有,總不能這樣活一輩子,我們這些做父親的也不可能永遠管著他。”陳平潮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不免有些失落,用不了太久,他就會離開平海省最高舞臺,去政協養老了,兒子到現在都沒有一個穩定的事業,這才是他最大的心病,今晚看到了很多”每個人都在自己的行業中做出了一番業績,就連過去不務正業的顧明健,如今也是藍海電腦公司的老總,全國多個城市都有他的分公司,想想自己的兒子”陳平潮心里很不好受。

張揚道:“陳部長放心,下次我見到他會好好勸勸他。”

陳平潮點了點頭,這才上車。

體委主任渠圣明也走了,張揚走過去握著他的手道:“渠主任,您不能走,這酒會全靠您給我們撐場面呢。”

渠圣明笑道:“場面我已經幫你們撐過了,我們都是些老思想,老觀念,這些搖頭扭屁股的舞蹈,我也看不慣”還是把時間留給你們這些年輕人,讓你們好好放松放松”如果我們幾個老家伙全都留在那里,你們玩得肯定不會盡興。”

一旁常務副市長陳浩道:“張揚”你進去吧,我負責送人!”

張揚這才返回了酒會現場。

部德龍表演過后,現場響起舒緩的音樂,前來參加酒會的嘉賓捉對走入舞池,隨著音樂起舞。

張揚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顧佳彤,笑著走了過去,向她做出一個邀請的動作:“顧小姐,可以請你跳個舞嗎?”

顧佳彤嫣然一笑,將手放在他的掌心,兩人走入舞池,隨著月亮河舒緩而深情的節奏翩然起舞。

喬夢媛坐在角落里,靜靜喝著香檳,現場雖然十分熱鬧,她卻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她忽然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喜歡這種公眾的場合,她的人雖然在這里,可是她的精神卻游離于現場之外,她搞不清楚,究竟是她封閉了這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將她封閉?

張揚摟著顧佳彤盈盈一握的纖腰,低聲道:“很想你!”

顧佳彤心中一熱,卻害怕被周圍人聽到,忍不住向旁邊看了看。

張揚笑道:“我這個功夫叫傳音入密,除了你之外別人聽不到。”

顧佳彤道:“那我豈不是只能聽不能說。”

張揚道:“那你就好好聽,我很想你!”

顧佳彤攥緊了張揚的手,輕聲道:“一樣!”她雖然不會傳音入密,可是她懂得怎樣表達自己的感情。

張揚笑了,帶著顧佳彤原地一個旋轉。

顧佳彤道:“本不想來,可是還是忍不住!”

張揚道:“想見我?”

顧佳彤點了點頭。

張揚道:“我陪你的時間太少了!”

顧佳彤道:“我最近工作很忙,也沒有時間,藥廠的業務蓬勃發展,產能都有些跟不上了,廠區面臨著擴大,還要上新的設備,春節期間都無法在國內,我要去美國考察設備。”

張揚道:“又是美國?”

顧佳彤笑了笑,她知道張揚肯定想起了楚嫣然,顧佳彤小聲道:“你怕什么?我又不是一去不回!”

張揚道:“非得去嗎?”

顧佳彤道:“明年藥廠面臨一次飛躍發展,如果這次的考察順利,明年新廠建成,設備引進投產之后,就可以考慮上市的事情了。”

張揚道:“那你豈不是要成為一個億萬富婆了?”

顧佳彤小聲道:“全要靠你的藥責。

張大官人笑道:“你我之間還分什么彼此!”

舞曲終了兩人四目相接,還有說不完的話兒想要傾訴,雖然很想這樣相擁著一直跳下去,可畢竟要顧及到周圍人們的眼光,顧佳彤小聲道:“我等你電話。”

張揚心領袖會的點了點頭或許是害怕被別人看破她和張揚之間的曖昧,又或是想給張揚留有一定的發揮空間,顧佳彤和張揚跳完舞之后,就先行離去。

………………………………”…………………………………………………………,張大官人為了避嫌也沒有送她,他從一旁拿起一杯香檳,看到了角落中的喬夢媛,喬夢媛的眼睛望著前方,可是她的目光卻顯得虛無縹緲仿佛隔離于這個世界之外。

張揚悄然來到她的身邊,把酒杯放在面前的圓幾上,低聲道:“為什么不去跳舞?”

喬夢媛的回答簡單而直接:“不喜歡!”

張揚吸了吸鼻子:“那啥,可不可以賞我一個面子?”

喬夢媛淡然笑道:“我都說不喜歡了,你別勉強我。”

張揚對喬夢媛的性情極其了解,她說出的話很少有回旋的余地,張揚笑了笑,目光投向舞池不知什么時候郭志江也到了,正端著一杯酒陪時維聊天呢。

喬夢媛輕聲道:“我忽然有種錯覺,我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和周圍的一切都顯得格格不入。”

張揚笑了起來:“你不是,我才是!”他說的是實話這里也許只有他才不屬于這個時代,但是這幾年的生活已經讓他在不知不覺中融入了這個世界,他甚至很少去想過去的事情偶爾想起的時候,甚至以為大隋朝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場夢罷了。

而喬夢媛生活在這個世界,卻生出一種浮生若夢的感覺,喬夢媛道:“也許我本不應該屬于這個世界。”

張大官人道:“消極,生活多么美好,為什么不積極地面對生活享受生活呢?”

喬夢媛道:“咱們倆的人生觀不同。”

張揚道:“不同才應該互補,我怎么覺著你正往悲觀主義的道路上走啊。”

喬夢媛微笑道:“我不是悲觀只是覺著人活在世上多數都是在爭名奪利,你不覺著這種生活太累也許你喜歡這樣的生活而樂此不疲,可是我覺著我的人生不應該是這樣一杯清茶,一卷佛經,坐看閑云白鶴,靜觀小橋流水,那樣我的心情才會獲得真正的安定。”

張揚道:“每個人追求的生活都不一樣,如果讓我過那樣的日子,一天還行,一聲我會發瘋的。”

喬夢媛輕聲道:“這就是你和我最大的不同,如果說人生是一場修行,我們的修行方式不同,你需要入世,而我需要出世,我們注定要背道而馳。”喬夢媛的話似乎在暗示著什么。

張揚的內心怦然一動,他抬頭望著喬夢媛的雙目,明澈依然如秋日之湖水,從中找不到半點波瀾。喬夢媛的心境何時修煉的古井不波,這樣的眼神,張揚曾經在陳雪的身上見到過,可那小妮子天生如此,喬夢媛過去并不是這樣,張揚仍然記得他當初把喬夢媛從水下救起的時候,喬夢媛的美眸之中流露出無法抑制的情感,可現在喬夢媛的俏臉之上微笑依舊,從她的雙眸中卻找不到任何動情的成分,張揚意識到喬夢媛變了。

舞曲終了,常海心謝絕了顧明健繼續邀請她共舞的要求,來到喬夢媛的身邊坐下。

張揚笑道:“為什么不接著跳啊?”

常海心搖了搖頭,低聲道:“累死了,我本來就不喜歡跳舞。”

張揚笑道:“這一點你和夢媛一樣啊。”

常海心看到顧明健又朝這邊走過來了,苦著臉向張揚道:“你幫我把他回了,他舞跳得不怎么樣,今天我腳都被他踩腫了!”

張揚禁不住笑了起來。

此時聽到一個嬌柔的聲音道:“張主任,只顧著和美女聊天,有沒有興趣邀請我跳個舞啊!”卻是林芳菲朝他走了過來。

人家主動放下架子向他提出邀舞了,張揚當然不好拒絕,正準備起身呢,常海心道:“不好意思林小姐,他剛剛請我了。”

林芳菲格格笑道:“張主任還真是受美女歡迎。”嘴上說的輕松,可表情卻有些尷尬。

常海心倒不是存心給她難堪,她實在是怕了顧明健了,看到顧明健又從她走過來,趕緊拖著張揚的手站起身來。

顧明健本想請常海心再跳一支舞的,可看到張揚搶了先,也只能就勢向林芳菲發出了邀請,雖然喬夢媛也坐在那兒,可顧明健也不想碰釘子,喬夢媛今天從頭到尾都坐在那兒呢,一支舞都沒跳,估計自己走過去也會碰釘子。

張揚圈著常海心的纖腰,心想交誼舞這玩意兒真是不錯,可以明目張膽的占女孩子便宜,大隋朝那會兒可沒有這樣的機會。

張大官人跳舞經過專門培訓,水準比起顧明健不可同日而語,常海心總算感覺到跳舞的樂趣了,低聲道:“真是怕了他了。”

張揚低聲道:“顧公子想追你!”

常海心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喜歡!”不知是存心還是無意一腳踩在張大官人的腳面子上,張揚痔得哎呦叫了一聲,不過心里卻感覺很舒服,這廝的占有欲一直都很強。

常海心道:“藍海在技術方面沒問題,不過真的要和他合作嗎?”顧明健今晚的表現已經把常海心給嚇著了,她開始悄悄打起了退堂鼓。

張揚道:“公是公,私是私,你不能因為個人好惡而影響到工作。”

常海心道:“他這個人有些過度熱情,我感覺有點害怕,還是算了吧。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944&aid=581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