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活小舖
市長:琇子  副市長: yungkuo紫羅蘭貓喵~X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生活小舖】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連載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醫道官途第九六三章
 瀏覽480|回應0推薦0

yungk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九六【逼狗入窮巷】(下)

張德放合卜手機,眉頭緊鎖在一起,鐘海燕來到他身邊,摟住他的手臂將頭枕在他的肩上,低聲道:“段金丵龍是不是要挾你了?”

張德放不屑笑道:“他配嗎?”,

鐘海燕道:“海天真的無法挽回了?”她對海天還是有感情的,看到海天淪落到如今的局面心底深處并不好堯

張德放道:“這次的麻煩太大,犯了眾怒,誰也救不了海天。”

鐘海燕道:“你不怕他狗急跳墻,把一些事情給抖出來?”,

張德放反問道:“什么事情?他有什么可抖的?”,

鐘海燕看到他的臉色突然一變,被他嚇了一跳,摟著張德放的手臂,搖晃著嬌嗔道:“人家只是說說,你別生氣嘛。”

張德放道:“段金丵龍這種人就是犯賤,他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好好的找張揚的麻煩,這下好了,惹出了這么多的事情,現在后悔已經晚了。”

鐘海燕心中明白,段金丵龍之所以落到現在的境地,跟張德放不無關系,張德放的本意就是想坐收渣人之利,可是他沒有預料到會出石勝利食物中毒的事情,現在不但段金丵龍倒霎了,而且連累到整個海天,張德放想將海天完全控制在手中的念頭徹底落空。和這種男人相處,鐘海燕始終都有種危機感,一種伴君如伴虎的感覺,張德放是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他表面雖然笑瞇瞇的,可實際上心底極其冷酷,不會為任何人承擔責任,眼前的段金丵龍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人在絕望的時候往往會想起兩種人,一種是他最好的朋友,一種是他最恨的敵人,段金丵龍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朋友,于是他只能去想自己的敵人,他本以為自己最恨的是張揚,可掛上張德放的那個電話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最恨的人是張德放。段金丵龍依然望著海天,他忽然有種想流淚的感覺,自己一手創建的事業就這么不明不白的斷送了,他開始反思自己為何會落到這樣的地步,他從一開始就不該招惹張揚,可是就算沒有張揚”他的海天一樣保不住”張德放的胃口越來越大,索求無度,早已成為段金丵龍苦不堪言的負累,其實段金丵龍早就累了,他這么辛苦經營”到頭來只不過是為他人做嫁衣裳罷了,為張德放付出了這么多”真正到了自己有事的時候,他一拍屁股,躲得一干二凈,根本不想為自己出力。

石勝利那個紈绔子,過去沒少在海天白吃白喝,可自己就是這么供著他”到最后也沒落到好處,食物中毒!怎么沒把你狗堊日的毒死!段金丵龍憤憤然想到。

一陣刺耳的剎車聲把段金丵龍驚醒,他抬頭望去,卻見一輛灰色的面包車停在海天門口,車里跳出來幾名壯漢,他們拿著磚頭石塊扔向海天的門窗,唏哩嘩啦玻璃碎裂的聲音觸目驚心。

段金丵龍從車尾箱拿出一個球棒,發瘋一樣沖了上去:“我丵操丵你媽,敢砸我店!”他的球棒還沒有舉起,就被一人抬腳踢到在地,然后幾個人圍上來拳腳相加,打得段金丵龍蜷曲在那里。

足足痛毆了三分鐘,這幫人方才離去,段金丵龍搖搖晃晃從地上站起來,望著破破爛爛的門窗,一時悲不自勝,嗚嗚哭了起來,有生以來他從沒有感覺到這么悲慘過。

張揚第二天一早上班就見到了鼻青臉腫的段金丵龍,望著這廝的狼狽模樣,張大官人感覺到有些好笑,不過張揚并沒有表露他的幸災樂禍,冷冷道:“段總一大早找我有事?”,

段金丵龍點了點頭,他昨晚一直就呆在自己的汽車內,一夜未眠,精神很差,在張揚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低聲道:“石勝利的事情是你搞出來的?”

張揚冷冷望著他:“段金丵龍,你不怕我告你誹謗?”

段金丵龍嘆了口氣道:“我還有什么好怕?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我還有什么好怕?”

張揚道:“你來找我就是為了向我說這些?”

段金丵龍搖了搖頭道:“我知道你恨我,你想把我趕出海天,現在你滿意了。”

張揚淡然笑道:“段總你高估了自己,你還不值得讓我如此關注。”

段金丵龍道:“我承認石勝利當初調戲關芷晴是受了我的唆使,因為我恨你,你初來南錫,我好心好意的為你接風,你對我什么態度,當著這么多人,你讓我下不來臺,你根本沒有考慮到我的面子,我咽不下這口氣。”

張揚點了點頭,鼓勵段金丵龍繼續說下去,他喜歡聽別人說實話。

段金丵龍道:“可我沒想到石勝利這么胳包,居然給你下跪認錯,那時候我就有些后悔招惹了你,所以你通過張德放讓我拿出三十萬贊助足球對抗賽,我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那些明星嫖妓,我沒有刻意安排,那件丑聞對我沒有任何的好處,如果你不把那幫明星安排在海天,也出不了這件事。”

張揚低聲道:“你在說廢話。”

段金丵龍道:“你給我點時間,讓我說完。”

張揚雙手合什抵在下頜上靜靜看著他。

段金丵龍道:“梁月玲的事情我沒安排,我也不認識她,是張德放告訴我她是宣傳部長梁松的侄女,也是他讓我舉報梁月玲賣淫,他的目的是為了挑起你和梁松的矛盾,讓梁松因為這件事而遷怒于你。”

張揚反問道:“你現在正在挑唆我和張德放,你想讓我對付張德放?”

段金丵龍慘然笑道:“我的確恨他,可是我沒必要說假話,我要是把海天集體買丵春的事情抖出來”大家都要倒霧。”

張揚沒說話,段金丵龍說得不錯,他如果破罐子破摔,把海天港星集體買丵春的事情捅出來,必然會成為震驚平海的。聞,不討這樣一來段金丵龍極有可能要坐牢,而張揚也會因此而承擔責任。段金丵龍道:“昨晚我想了一整夜,我還是放棄了跟你們這幫官員拼個魚死網破的想法,我還有家,我還有一個乖巧的女兒,我得為她們以后著想”我承認”我一直都在經營色情行業”可是如果沒有張德放撐腰,我不敢這么做,我所賺的錢,有相當一部分流到了他的口袋里。”

張揚道:“為什么不舉報他?”

段金丵龍搖了搖頭:“我不想坐牢,這些話我只對你說,他想要海天”鐘海燕就是他埋伏在海天的一顆棋子”他們兩人狼狽為奸,想把我辛苦創建下來的家業奪走。”,段金丵龍說完這些,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我承認,我玩不過你們,我認輸。我來找你,并不是想求饒的,事情鬧到這種地步,海天我已經保不住了,但是這口氣我咽不下去,他張德放落井下石,如果不是他,我不會弄得如此狼狽。”,

張揚道:“你沒有搞清楚一件事,害你的不是張德放,也不是我,更不是石勝利,海天壞在你自己的手里,你經商賺錢沒錯,可是錢要賺得堂堂正正,海天大酒店是南錫酒店業的標桿之一,可你看看你是怎樣經營的?藏污納垢,烏煙瘴氣,如果你一直走正路,一直憑著良心做生意,誰能挑出你的毛病?”,

段金丵龍嘆了口氣道:“你以為我不想走正路,你以為我不想憑著良心做生意,可是現在的社會,你老老實實經營,你不走關系門路意味著什么?意味著你會虧得血本無歸,我不清旅游局,我酒店的五星怎么評定,我不清衛生局,我酒店的衛生怎么過關?我不清公安局,他們就會三天兩頭來查房,我不清消防隊,他們動輒一個罰單就讓我幾個月的辛苦經營付諸東流,這個社會,要么你靠關系靠背景,沒有關系背景只能靠錢,我承認我錯了,我以為用錢可以擺平關系,我以為有了錢就可以讓他們滿足,可是我低估了他們的貪婪,官至兩個口,上頭進下頭出,永遠沒有喂飽的時候。”段金丵龍的情緒變得激動起來。

張揚望著眼前的段金丵龍,第一次對他產生了一些同情,段金丵龍的確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是這并不能成為他解脫錯誤的理由,張揚道:“不要把所有的錯誤都推給別人,真正錯的是你自己。”

段金丵龍點了點頭:“我錯了,我已經在為我的錯誤買單,張主任,我現在的處境已經是四面楚歌,我過來找你,也不是祈求你可憐我,我只是想把心里的這些話,全都說出來。小………………………………………………”,…………”,………………………………”……

張揚道:“既然如此,何不把海天交給別人。”

段金丵龍誤會了他的意思:“我不會交給鐘海燕,張德放一直想吞掉海天,我就算賠得傾家蕩產,我也不會讓他如意。”

張揚道:“以你目前的狀況,海天已經不可能繼續經營下去了,這樣,我給你一條退路,把海天轉讓出去,開個價吧!”,

段金丵龍望著張揚,目光中充滿了無奈,可是他也明白張揚說的的確是實情,以他的處境,海天在他手中已經不可能再繼續下去,段金丵龍咽了。唾沫:“一千萬!”,

張揚搖了搖頭,并沒有說話,自從他和袁波說過海天的事情之后,袁波專門找人對海天進行了評估,只要價錢不高于一千二百萬,袁波都可以出手將之拿下,段金丵龍的出價并不高,可是張揚深諳趁火打劫之道,現在段金丵龍的心理已經接近絕望,如果張揚不出手將他從困境中拉出,只怕海天會一天天的貶值下去,更何況這些年段金丵龍在海天沒干多少好事,他必須要為自己的作為付出代價。

段金丵龍看到張揚不說話,內心已經開始松動,他低聲道:“八百萬,這是我面底線!”

張揚道:“六百萬!這是別人能夠出的最高價格!”

段金丵龍咬著嘴唇,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我在裝修上的投入就有三百萬!”

張揚道:“就算給你八百萬,石勝利那邊你還得花錢去解決!”他已經婉轉的向段金丵龍表明,只要他答應六百萬的轉讓費,石勝利的麻煩就由他來負責解決。

段金丵龍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張揚的這句話切中了他的要害,他現在并沒有太多討價還價的余地,石勝利那七個人還躺在醫院,這件事可大可小,從張揚的話音中可以聽出,他可以解決石勝利的事情,也就是說,石勝利食物中毒的事丵件極有可能和張揚有關,段金丵龍只是猜測,他沒有切實的證據,其實就算他有了所謂的證據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只是一個商人,跟這幫官員斗,根本就是自不量力。他想起昨晚那群不明身份的人跑去砸店,心中不由得害怕起來,繼續在南錫呆下去,還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

在前來找張揚之前,段金丵龍已經做出了一個痛苦的決定,他要放棄海天離開南錫,如果繼續堅持下去,他會一敗涂地傾盡所有,他可以失去尊嚴,但是他不可以失去自己所有的財富,六百萬雖然不多,可是還算一筆不小的財富,這意味著他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在這一點上,張揚顯然對他手下留情,并沒有對他趕盡殺絕。

段金丵龍低聲道:“六百萬,我要帶著六百萬離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944&aid=5802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