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生活小舖
市長:琇子  副市長: yungkuo紫羅蘭貓喵~XD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生活小舖】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連載小說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醫道官途第九五六章
 瀏覽486|回應0推薦0

yungku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九五六【弄假成真】(上)

梁月玲看到眼前的陌生人,歇斯底里的天聲尖叫起來。

李培源毫無防備,被嚇了一跳。

梁月玲的母親趕緊去叫醫生。

張揚倏然伸出手去,在梁月玲的身上閃電般點了幾下,說來奇怪,梁月玲被他點中之后,整個人瞬間鎮定了下來,一雙眼睛木呆呆的看著張揚。

醫護人員很快就趕到了監護室內,他們趕到的時候梁月玲已經不再尖叫,醫生過來為她檢查了一下,一旁護士已經準備好了鎮定劑,醫生擺了擺手道:“暫時不用。”

李培源看的清清楚楚,是張揚幫助梁月玲鎮定下來的,張揚剛才的手法應該是點穴,過去李培源都是在武俠小說中看到,想不到現實中還真有點穴的功夫。

醫護人員離去之后,張揚向梁月玲笑了笑,伸手按住她的脈門,一股柔和的內力送入梁月玲的體內。

梁月玲混亂的眼神漸漸變得安定起來,整個人如沐春風,周身感覺到異常的舒服。

張揚道:“好點了沒有?”

奇跡出現了,一直,哭鬧不停的粱月玲真的鎮定了下來,她點了點頭,望著張揚:有些迷惘道:“我…我好像見過你。”

張揚笑道:“見過,昨晚你從樓上跳下去的時候,是我把你拉上去的。”

梁月玲點了點頭,想起昨晚的事情,俏臉不覺有些發紅,她低聲道:“謝啊……,…,

張揚道:“你沒病,只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梁月玲咬了咬嘴唇,忽然又顯得有些緊張:“我沒有做壞事,他們為什么要抓我,他們為什么要抓我?”回憶讓她的情緒又有了一些波動。

張揚道:“別害怕,沒有人要抓你,這里是醫院。是給你治病,讓你休息的地方。”

梁月玲道:“我不要在這里,我不要在醫院,我沒犯罪,我也沒有病,我只是去找丘子鍵簽名。”想起丘子鍵,她四處張望著:“丘子鍵呢?他人呢?”

張揚沒說話,總不能跟她說丘子鍵涉嫌強奸已經被抓起來了。

梁月玲的母親含淚道:“小玲,你醒了就好,千萬別提那個壞人了。”

梁月玲低聲道:“他不是壞人,他對我……很好……,…還說喜歡我。要帶我去香港,說對我一見鐘情,還想娶我……”說這番話的時候梁月玲臉上透著柔情蜜意。

李培源看在眼里,心說張揚沒說錯,這肯定不是強奸。

梁月玲的母親流淚道:“傻丫頭,這種人說的話不可信。”

梁月玲道:“我是認真的,他對我也是認真的,,你不可以這樣說子鍵。”

張大官人聽得雞皮疙瘩都快掉下來了,子鍵都叫上了,丘子鍵啊丘子鍵。你狗堊日的害人不淺,梁月玲本來腦子就不正常,你這么騙人家,于心何忍啊。這時候他覺察到有人站在門口,轉身望去,卻是宣傳部長梁松,剛才梁月玲的那番話,梁松都聽到了。

梁松此時的表情明顯緩和了許多,侄女剛才的那番話說的很清楚,她和丘子鍵之間的事情怨不得別人,女孩子家看電視劇看得入迷,因此而崇拜上了明星,所以才被人家哄了。

梁月玲道:“子鍵呢?我要見他,我要見他!”她這會兒情緒明顯又激動起來了。

她母親勸道:“小玲,你醒一醒,人家是明星,怎么可能跟你好。”沒想到這句話又把梁月玲刺激到了。她尖聲叫道:“子鍵不是那種人,他愛我,他喜歡我,我還要給他生寶寶呢!”

梁松聽到這里臊得老臉通紅,一轉身退了出去,這他媽什么事兒,老粱家的人都讓這丫頭給丟完了,他現在是又羞又惱,所有的怒火都轉移到丘子鍵身上了。

張揚和李培源這會兒也走了出來,李培源叫了聲老梁,梁松嗯了一聲,正眼都不敢看他們,家門不幸,太丟人了。

張揚叫了聲梁部長。

梁松點了點頭,心頭對張揚的無名火已經消失了,的確不賴人家啊。

李培源一心想為他們兩人說和,笑道:“小玲醒了多虧張揚,張揚剛才的那幾招是不是點穴啊?”

張揚知道讓李培源看到了,其實也沒必要否認,他點了點頭道:“家里祖傳了點偏方,還算有效。”

梁松道:“小張,你這偏方能夠治好她嗎?”

張揚道:“從根本上治愈不好說,不過我可以幫助她凝氣安神,只要她掌握了方法,以后應該能夠很好的控制情緒。”

梁松道:“真的?”

張揚道:“不過想要徹底治愈,必須找到病根,找到她的心結所在,她過去是不是受到過刺激?”

梁松點了點頭道:“高中的時候談了一次戀愛,后來因為我們的反對分手了,結果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說起這件事梁松不禁有些后悔。

張揚正想說話,梁松的嫂子慌慌張張走了出來,她一臉無奈道:“小玲尋死覓活的要見那個香港明星,怎么辦,怎么辦啊!”

梁松和張揚對望了一眼。

張揚道:“既然想見,干脆就讓她見見,過去的心結還沒解開,總不能又產生一個新的心結,這樣下去,以后病情只會越來越嚴重。”

梁松嘆了口氣,其實從他聽完侄女說的那番話,他就已經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這件事的責任不僅僅在丘子鍵那邊,侄女也有責任,他低聲道:“那就讓他們見見!”

雖然只是被關押了一夜,丘子鍵看起來就像變了一個人,身上的明星光環盡褪,頭發蓬亂,胡子拉茬,異常憔悴,這次過來也是警堊察陪看來的。

張揚看到這廝的模樣也不禁有些同情,丘子鍵見到張揚的第一句話就是:“我真沒強奸她!”

張揚道:“先去洗把臉,梁月玲想見你。“PKVI

丘子鍵道:“她真的要告我?”

張揚道:“看你表現了。你要是哄得她開心,說不定就沒事了。”

丘子鍵從張揚的話里聽到了一絲希望,慌忙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又用水濕了濕頭發,看起來精神了不少,張揚這才把他領到了梁月玲的房間里。

梁月玲看到丘子鍵,激動萬分,充滿喜悅道:“子鍵!”

丘子鍵的臉上瞬間醞釀出一片深情,拿捏出瓊瑤劇中最常見的男主腔調:“小玲!”他也是剛剛才知道昨晚和他解下一夕之緣的叫粱月玲,是南錫市宣傳部長的親侄女。而且這女的腦子有些毛病。丘子鍵懂得一些法律。自己昨晚的行為,強奸未必能算上,可是叫起真來,誘奸是少不了的,真要是鬧上法庭。自己肯定要入獄,什么前途未來都完了。

丘子鍵走到床邊,梁月玲伸出手,他握住梁月玲的手。

梁月玲深情道:“子鍵,你怎么了?你好憔悴!”

丘子鍵道:“小玲,我沒事,從你離開之后,我分分秒秒都在想你,我現在總算懂得什么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現在總算懂得什么叫為伊消得人憔悴,小哈……,…,

子鍵!”

情到深處,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張大官人雞皮疙瘩又掉了一地,麻痹的到底是影星,狗堊日的天生就是演戲的材料。

梁松傻眼了。敢情他們兩個真的是兩情相悅啊。

張揚和梁松來到走道里,梁松郁悶的掏出香煙,張揚指了指旁邊的禁煙標志,梁松又把煙盒收了回去,嘆了口氣道:“麻煩啊!”

張揚道:“感情的事兒,誰也管不了。”

梁松又嘆了口氣:“可小玲的神經有問題,怎么可能,那個丘子鍵根本就是虛情假意。”

張揚道:“問題是你侄女覺著是真的。

,這句話說在了點子上。

梁松這會兒也沒了轍,之前他氣勢洶洶的要告丘子鍵強奸。可剛才的情況他也看到了,自己的侄女被丘子鍵迷得神魂顛倒,就算告上法庭也沒什么勝算。梁松最擔心的就是丘子鍵現在說的好聽。可全都是迫于形勢在演戲,一旦等他脫困。他才不會管小玲的死活,婊子無情,戲子無義,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這句話都一樣適用。

丘子鍵的到來果然讓梁月玲的情緒安定了下來,鬧騰了一夜,粱月玲也累得不行,握著丘子鍵的手沉沉睡去了,丘子鍵等她睡著,方才小心將自己的手抽離出來,退出門外。

張揚把他帶到隔壁的休息室,梁松臉色陰沉的坐在沙發上,張揚給他引見道:“這位就是我們市委宣傳部梁部長。”

丘子鍵恭恭敬敬叫了聲梁部長,昨晚的事情已經讓他認識到這位大陸官員的實力,自己在南錫這片土地上得罪了人家,由不得他不低頭。

梁松冷冷道:“你打算怎么處理昨天的事情?”

丘子鍵看了張揚一眼,張揚給他遞了個眼色,鼓勵他勇敢說話,不要害怕。丘子鍵道:“昨天……,…昨天……,…,

梁松聽得不耐煩,將手中的茶杯重重頓在茶幾上,嚇得丘子鍵心驚肉跳,他哭喪著臉道:“梁部長,我……我真沒對小玲用強,我們是真心相愛的!”

梁松冷哼了一聲:“真心相愛?不愧是當演員的,撤謊都不帶臉紅的,你和小玲才認識多久啊?總共加起來十多個小時,居然有臉說真心相愛,你的感情也太泛濫了一點。”

丘子鍵道:“梁部長,你可能不相信一見鐘情,我過去也不相信,可當我見到小玲之后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見鐘情,我發誓,我對她是真真正正的心動,看到她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張揚真是服了丘子鍵,到底是演員,情話說來就來,難怪現在的小姑娘這么容易上當,不過想想人家的專業就是演戲,平時背得臺詞都是情話,熟練工種不稀奇。

丘子鍵說得當然是違心的話“可他不敢不這樣說,昨晚的事情讓他驚魂未定,到現在他也不清楚粱家人是不是要告他,他不想坐牢,眼看自己的事業才剛剛有了點起色,他不想這輩子就此完了。

梁松道:“你少在我面前演戲,你想什么我都知道,我告訴你,小玲精神受過刺激,你一再的欺騙她,讓她越陷越深,我這個當叔叔的不會眼看著她被你欺奐,你趕緊請律師吧,什么明星?在我眼里你只是一個誘騙無知少女的流氓罷了,我侄女的清白就壞在你手里了,你準備坐牢吧!”

丘子鍵嚇得臉色蒼白,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去坐牢的,可是憑梁松的實力,憑他已經做過的事情,只怕這次十有八九是脫不開身了,丘子鍵越想越是害怕,他忽然撲通一聲就給梁松跪下了,雙目含淚,情真意切道:“叔叔!為什么你不相信我?”

這下不但梁松,連張揚都愣了,這會兒功夫怎么就從梁部長變成叔叔了?

丘子鍵道:“我愛小玲勝過一切,我會對她負責,只要你們同意,我愿意現在就娶她!”

張大官人真真正正的開始佩服丘子鍵了,麻痹的,無恥啊!丘子鍵啊丘子鍵,你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丘子鍵的這一招卻把梁松給將住了,自己該不會聽錯吧,這小子要娶小玲?梁松混跡政壇多年,稍稍動了下腦筋就已經看出丘子鍵現在是無奈之舉,他害怕坐豐,所以才提出和梁月玲結婚,只要婚事成了,官司自然就打不成了,都領結婚證了,他們上床也是天經地義,法院也不會無聊到去管這種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944&aid=5796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