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教育超連結
市長:關雲長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不分類不分類【教育超連結】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星期人物林瑞雄 公衛學界老頑童雖千萬人吾往矣
 瀏覽10,362|回應0推薦2

關雲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YesYouGotIt
mku

記者薛桂文/專訪
二十年前放棄美國高薪,回台推動公衛教育、並一手創建台大公共衛生學院的林瑞雄教授,昨天退休。在友人、學生眼中,他跳脫框架的思考方式、特立獨行的處世風格,就像個「老頑童」,雖然離開了教育崗位,但他播下的種籽,已在台灣的公衛學界生根發芽,綿延不斷。

林瑞雄1965年畢業於台大醫科,當年這一班精英薈萃、人才備出,有著名的「十三太保」,像前台大校長陳維昭、前台大醫院院長戴東原、李源德、前立法委員沈富雄、黃明和等都是他的同學,而林瑞雄也是其中傑出的一員。

不過,不同於其他同學披上白袍,從事名利雙收的臨床醫療工作,林瑞雄受已故台大教授陳拱北的影響,選擇踏入辛苦又不賺錢的公共衛生領域;他的夫人、醫科學妹邱鳳英說,那時99%醫科畢業生都去當醫師,林瑞雄卻走上與眾不同的路,但也因為這份不同吸引了她,才願託付終生。

取得台大公共衛生碩士後,林瑞雄考取公費留學,赴德國海德堡大學,拿到遺傳學博士學位,1970年返台在台大公衛研究所任教,並協助規畫公共衛生學系的成立;但因無法忘情流行病學,還沒等到第一屆新生入學,他就在1972年進入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攻讀流病博士。

告別家人 分隔兩地20年

兩年後,當他才蒐集完博士論文的資料,還來不及著手分析,就被他老師、也是當時的台大醫學院院長李鎮源叫回來,回到公衛系教書;可是,台大那時沒有電腦可供分析資料,他心繫論文未完成,不到一年就回美國,繼續博士論文的研究。

豈料這一走就是十年。1985年,林瑞雄帶過的研究生、時任公衛所所長的楊志良力邀他返台,任教即將增設的博士班,可是當時林瑞雄在美國馬里蘭州衛生部擔任高薪顧問,妻子也有很好的工作,三個子女都在就學,要拋妻棄子回台,實在為難。

據說,林瑞雄在不知如何抉擇時,曾與學生、現任台大公衛學院院長的江東亮到廟中求籤,結果抽中的籤語是「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載」,似乎暗示他應該回台;而邱鳳英也透露,正在兩難之際,有天她竟夢到陳拱北教授告訴她:「讓他回去!」於是,隔年林瑞雄就告別家人,開始二十年分隔兩地的日子。

致力公衛教育 拓展國際外交

1987年,林瑞雄擔任台大公衛所第八任所長,也負起籌備公衛學院的重任,而這個夢想終在1993年實現,且在他退休時,台大公衛大樓也落成了,他可說是完成了歷史性的使命;而他教過的學生更散布台灣醫藥衛生界各處,發揮其影響力。

林瑞雄除了對台灣的公衛教育有許多建樹,他在拓展國際衛生外交及學術合作上,也著力甚深。1988年,他便以台大名義申請加入「亞太地區公共衛生學院聯合會理事會」,積極參與國際學術活動,增加台灣的發聲。

1992年,在西方國家仍孤立越南之時,林瑞雄也看出許多台商已進駐越南,因此推動跨國合作,希望在越南成立熱帶醫學中心,並協助其降低高達4%的嬰幼兒死亡率,只是這項「南進」計畫因募款不順,且主事者易人,後來不了了之。

南進不成,林瑞雄又把眼光移向西邊,與中國的官方、學界展開接觸,並曾力促中國對台表達善意,支持我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可惜消息過早曝光,雙方還來不及協商,就因種種政治因素,而讓這次重返WHO的機會破滅。

控管SARS流行 獨排眾議

其實,林瑞雄在環境與疾病議題上的學術貢獻,與他在教育、衛生交流上的表現,一樣精彩。他曾發表如電磁波與腦瘤的發生、溫度改變與睪丸癌的關係等重要研究,而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屬他在2003年SARS流行期間獨排眾議的言論。

當時,在社會一片瀰漫著恐慌的氣氛中,林瑞雄憑著醫學、遺傳學、流行病學的訓練與觀察,多次為文呼籲:SARS不會引起社區感染,在症狀(如發燒)出現前不易傳染,所以不必全民戴口罩,只要做好醫院內的感染控制,讓病患不致傳染他人,疫情很快就可受到控制,且可能永不再來,不須過度驚恐。

林瑞雄事後分析,其實他的理論都有所依據,因為,大多數人都忙著追究「為什麼有人被感染」,他卻反向思考「為什麼許多人沒被感染」。以大陸為例,2002年底廣州就開始出現病例,而當地有四、五千萬的密集人口,加上與港、台往來的眾多商旅,如果SARS傳染力強,疫情早就一發不可收拾。

於是,他經過仔細的推敲,提出假說:SARS不容易傳染,只有在急性呼吸道症狀出現、送醫治療時,才具傳染力,且慢性病患可能是超級感染源,所以,他推論:只要發病患者集中治療,做好院內感染控制,要平息SARS疫情並不難。

當時,為蒐集第一手資料、深入觀察,他還曾不顧妻子反對,單槍匹馬前往爆發大規模疫情的香港淘大社區,而且全程不戴口罩,令人側目;他也從此行的觀察推論出:SARS除近距離的飛沫傳染外,也可能透過汙水道感染。

不過,這些論點與當時的主流意見歧異,不僅許多醫界人士對林瑞雄的主張嗤之以鼻,連他同樣學醫的太太都不相信,還整整一個月不想跟他講話,以為他八成是瘋了!但事後證明,林瑞雄的許多觀點都是正確的,如果其想法能受重視,或許全球便不致防疫過當,造成五、六百億美元的損失!

懷抱夢想 執著前行

由這場被林瑞雄稱為「流行病學家的最後一役」經驗中,也正可反映出:只要他認定是對的,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執著個性。放棄行醫賺錢、投入公衛是如此,捨下異國高薪、拋妻棄子回台是如此,不管政治氣氛,堅持與越南、中國交流更是如此。

美國人權門士馬丁路得曾有句名言:「我有一個夢想(I have a dream)」,這也是林瑞雄常念茲在茲的,他也有個夢想,就是要把台灣的公共衛生辦好,如今他功成身退,交棒給他的徒子徒孫,終於可與家人聚首,不再兩地奔波;但他說,他一定會每年回來台灣看看,「我還得回來報稅呢!」

【2006-01-07/民生報/A14版/杏林臉譜】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757&aid=1517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