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優秀教育
市長:寧靜姐  副市長: AL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親子家庭【優秀教育】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教育時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人本下凡
 瀏覽571|回應0推薦4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喜閱寶寶
KT52
華碩
寧靜姐

人本下凡

2010110媒體報導,面對校園霸凌事件頻傳,人本教育基金會曾經表示:「霸凌事件是教師教育的專業問題」。

人本到凡間

桃園八德國中一名代課老師就發起「請人本下凡,到霸凌學校示範人本教育」的連署。在臉書上發動連署的范姓代課老師,以「請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執行董事、執行長下凡到霸凌學校示範人本教育」為題,痛陳「很想看看什麼叫做教育專業,也想看看所謂愛與耐心零體罰」,「請人本教育的大佬們到霸凌學校為全國教師示範,教學一年-一學期也可以-做做教師們的榜樣吧」。老師認為,「人本教育若沒下凡接觸霸凌學生,永遠在天堂喊話,要如何讓老師們心服口服?」

人本的回應一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回應表示:「教師不該把焦點對準人本」,因為「詆毀和謾罵,也無助於提升專業」,更重炮回批:「如果老師都認為學生會乖乖坐在教室裡聽課,那才是身在雲端」。

(註:現在有哪一個老師會認為或敢認為「學生會乖乖坐在教室裡聽課」?人本這樣的說法,不知是天邊哪一朵雲?)

人本的回應二

2010114媒體繼續報導,人本昨天發公開信給教育部長吳清基表示,人本願自籌經費,帶領具經驗的專業人員進駐桃園縣八德國中,支援各項教學工作。

一、人本是無權無勢的民間團體?

公開信寫道:「做為無權無勢的民間團體,社會竟然也期待我們介入,網路上有近兩萬人連署要求我們到八德國中『示範教學』…我們就想,既然是誠心奉獻於教育,就應該面對所有困難…」(註:人本太過謙虛了,媒體都用「向來在教育議題舉足輕重的人本教育基金會」來形容人本,誰敢忽視人本,人本在教育議題(好像在白曉燕案件,它也出現過)的「權」和「勢」,常讓教育界及學校灰頭土臉、臉色青筍。)

二、這些老師是擺明不教了?

人本執行長馮喬蘭表示,這麼多老師上臉書表示要人本處理「問題學生」,「這些老師是擺明不教了嗎?」她說,很多家長看到留言後,焦慮問她「這真的是老師嗎?我的孩子該怎麼辦?」

三、應將現任教職員調離,由人本接管

馮喬蘭表示,先前教育部長到八德國中造成學生鼓譟,及老師連署罷免校長,顯示八德國中教學環境問題嚴重,應將現任教職員調離,由人本接管。但是,就現行教育體制恐怕難以成行,因此,決定帶領老師到學校待命,希望教育部撥經費。

(註:筆者沒上網書,不知內容為何,不過媒體報導的是「很想看看什麼叫做教育專業,也想看看所謂愛與耐心零體罰」不知何以會解讀成「要人本處理『問題學生』,『這些老師是擺明不教了嗎?』

很多家長看到留言後,焦慮問她「這真的是老師嗎?我的孩子該怎麼辦?」?筆者的疑惑是,依人本的邏輯,「霸凌事件是教師教育的專業問題」,既然如此,有這樣老師的學校,就是「應將現任教職員調離,由人本接管,怎麼會有家長「焦慮」問她,「這真的是老師嗎?我的孩子該怎麼辦?」不知道這是哪裏來的家長?家長不是應該問,哪一所學校的老師是具有教育專業,或人本何時接管學校嗎?

四、協助老師處理「比較困難」的學生?

馮喬蘭說,了解國家教育經費有一定預算,因此不為難部長,人本願意自行募款籌措經費,帶領體制內的民間教師及具經驗的專業人員,在八德國中待命,聽從校方人員指揮,協助老師處理「比較困難」的學生(註:第一線老師的壓力,是如何在處理「比較困難」的學生時,又兼顧大多數學生的受教權;第一線老師的壓力,是只要「比較困難」的學生在班上、在校園,就隨時都有狀況要處理。除了「比較困難」的學生出事,送由學務處或輔導室處理外,「比較困難」的學生和「比較不困難」的學生在校園在教室是無法隔離的、)

五、可能會有「有心人」鼓動學生作對?

馮喬蘭也表示,已經設想屆時可能會有「有心人」鼓動學生作對,她以周瑜對付孔明「草船借箭」的故事期勉,既要誠心奉獻教育,就應謀自己的「草船」,期待教育部能促成這番美意。(註:有霸凌或「比較困難」的學生,對教師及學校行政單位來說已經是頭痛的問題,通常來說只想息事寧人或壓下事情,不會自找麻煩生事。如果還有心力有「有心人」鼓動學生作對,而且還鼓動得動的話,也許那學校的行政人員有心管理的話,不致於有太大問題。)

對人本回應的評價

筆者對人本的回應雖還是有不少地方不以為然,但人本願意跨出「天堂」,自行募款籌措經費,帶領體制內的民間教師及具經驗的專業人員,來到凡間在八德國中待命,聽從校方人員指揮,協助老師處理「比較困難」的學生,雖然它的說法和做法仍有些脫離現實,還是給予正面評價。不過,在此仍有幾點看法:

一、交通部長的故事:

從前從前,台北市信義路的交通狀況經常擁擠不堪,令人詬病。交通部部長決定下凡人間,親自體驗信義路的交通狀況,結果是驅車從信義路頭到路尾,大概只要5分鐘。部長的感覺是還好嘛,可是他不知道這5分鐘是交警先生辛苦的進行交通管制,讓他從路頭到路尾一路長綠,還包括交通疏導才完成。

因此下到凡間是下來了,但如果不是以凡人的身份在凡間實際過凡人的生活,經歷凡人所經歷的事,是無從了解凡間疾苦的。

人本如果真的有心下凡,應該就是在不透露人本身份的情況下,在學校擔任一般導師,教學一學期或一學年之後,再開獎,就可以讓大家了解「什麼叫做教育專業」,就可以知道「何謂愛與耐心零體罰」。

二、人本基金會應該有現職教育人員吧?

以台灣的行政體制,「顯示八德國中教學環境問題嚴重,應將現任教職員調離,由人本接管」這樣的做法是絕對不可能。不過,筆者相信人本基金會會員裏一定也有現職教育人員,這些老教授的是什麼樣的班級,教學成效如何(含學識及品德教育),在學校行政單位中的評價如何,在教師同儕間評價如何,在學生間的評價如何,在家長間的評價如何?

如果人本基金會的現有成員中教師,那應該已經有「什麼叫做教育專業」和「何謂愛與耐心零體罰」的典範,只要公佈周知,讓其他老師觀摩效法,不就解決這樣疑惑,不需意再勞師動眾了。

因此,相信桃園八德國中的老師和教育行政人員中沒有人本基金會的成員,只要有一兩位人本基金會的老師請調到八德國中,不就解決了下凡的問題了嗎?

三、教育不是發病時看診

人本基金會表示願意帶領體制內的民間教師及具經驗的專業人員,在八德國中待命,協助老師處理「比較困難」的學生。

事實上,第一線的老師面對的是,在每一堂課上課時,如何讓「比較困難」的學生不影響到教學,又兼顧如何讓大多數學生達到學習效果。「比較困難」的學生在班上隨時都可能有狀況發生,必須臨場反應和處理,自然會影響到教學和授課情緒與流暢度。

因此,第一線的教育是在學堂上同時看顧「比較困難」的學生和「比較不困難」的學生,要防止病情惡化,也要避免疫情感染擴大。並不是如醫生待在醫院和診所,被動等待病人前來問診,才以經驗看診。

而且即使問診看診,不管開出什麼藥方,不管是否怪師長家長不會照顧病人,病人依然得回到一般環境中,繼續上課。

筆者比較擔心的是,看診問診型的協助方式,依然可以不食人間煙火打高空,說些做些無濟於事的言語和行為後,甚至於給予「比較困難」的學生錯誤的觀念,對於老師的教導給予錯誤的評價,造成「比較困難」的學生變成「困難」的學生,再變成「很困難」的學生。

結語

看著人本對「請人本下凡,到霸凌學校示範人本教育」連署事件的發言:

1、「教師不該把焦點對準人本」,因為「詆毀和謾罵,也無助於提升專業」

2、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更重炮回批:「如果老師都認為學生會乖乖坐在教室裡聽課,那才是身在雲端」。

3、這麼多老師上臉書表示要人本處理「問題學生」,「這些老師是擺明不教了嗎?」她(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說,很多家長看到留言後,焦慮問她「這真的是老師嗎?我的孩子該怎麼辦?」

4、先前教育部長到八德國中造成學生鼓譟,及老師連署罷免校長,顯示八德國中教學環境問題嚴重,應將現任教職員調離,由人本接管。

5、馮喬蘭也表示,已經設想屆時可能會有「有心人」鼓動學生作對,她以周瑜對付孔明「草船借箭」的故事期勉,既要誠心奉獻教育,就應謀自己的「草船」,期待教育部能促成這番美意。

從這些發言內容,看出人本對不懷善意的連署者,並無意妥適溝通,反而以刺激性的言語回應。如果人本下凡後,是以如此說話方式和處事手腕處理學生問題,能否有效處理教室裏隨時可能發生的狀況,不能不令人擔憂。不過,也許人本只對教師才會這樣,對「比較困難」的學生會和藹可親、循循善誘的。

真期待看到人本那種「什麼叫做教育專業」和「何謂愛與耐心零體罰」的精彩演出,讓認為人本只是住在天堂的人可以口服心服。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40&aid=4414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