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跨部綜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黃藥師」答客問
 瀏覽1,594|回應0推薦4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QContinuum
小鈴鐺
Rebec
涼涼

妖嬈 網友:

  楊過的癡情、不羈、狂我也比較喜歡。但就癡情而言,小龍女有十六年後再見的信約,而黃藥師為死去的妻子發功盼她死裏復生,同樣是十六年,一個是生中的盼望,一個是死裏的癡迷,因而黃藥師的癡情要遠勝於楊過。就不羈與狂而言,楊過的狂有些世俗的沈重,而桃花島主黃藥師則是飄逸如仙的。黃藥師才是琴棋書畫、武藝樣樣皆通的,他的武功也是很飄逸如詩的。

  郭靖與蕭峰都是真正的男子漢,但郭靖完美得過於平面,又不懂得如何寵愛女人。蕭峰是夾在民族與道義間的悲情英雄,但他的悲劇又何嘗不是性格悲劇呢?

  所以,我最喜歡的人是黃藥師,邪中總有三分正,正中總有七分邪。


吾人回應:

  首先,吾人也是比較(對楊過而言)欣賞、認同黃藥師的癡情。這或許與書中人物的個性有關,楊過飛揚脫逸、勁力四散,無形中就容易吸引異性,所以他的熱情(可能只是在表達一種善意而已),易被異性誤解為「彷彿有(情)意」;然而,黃藥師深沉內斂,外緣上不易招惹感情是非,更凸顯其專一癡情,比較容易引起我們一般人的共鳴(因為我們大部分都不會是「師奶殺手」或「猛男」,可以引來女性的青睞)。

  另外,我想說說,黃藥師被金庸寫壞了的地方(或許不該說被寫壞了,而是吾人不欣賞他在書中表現的地方):

  第一,以黃藥師之能,為啥還要去騙老頑童手中的九陰真經?不但顯得,王重陽死了,才敢對他師弟老頑童動手的以大欺小(不夠狂傲);也顯示出自己的無能,原來黃藥師也不過如此而已!黃裳,跟你一樣也姓黃,他能創出九陰真經,你黃藥師,就不能自己也創個更厲害的功夫嗎?非得要用「小孩把戲」騙來九陰真經不可?

  第二,你黃藥師,號稱「琴棋書畫醫卜星相」無不精通,為何卻醫不好你最心愛老婆的生命?藥師,藥師,老頑童一定要說您這名字是白叫了!...還是你要用藥師來警惕自己的狂妄呢?抑或,因為您是東邪,所以故意不醫好老婆,而用思念她一輩子,來凸顯您的邪?

  第三,還說你不羈世俗呢,那為什麼不准徒弟門人談戀愛?好!這點可以算你邪!但是,九陰真經原本就是你騙來的,現在被二個徒兒給偷走了,卻來怪罪、遷怒其他弟子,打折了他們的腿,你這算哪門子的一派宗師?若這也能算是邪門的話,那與江湖一般下三濫的邪門,又有何不同?甘脆改叫你《天龍八部》中的「丁春秋」或《笑傲江湖》中的「木高峰」好了!?

  哦!實在不好意思,把您的偶像說成這樣!不過,除掉上面這三點以外,大體上來說,我還是頂喜歡黃藥師的!也就是說,基本上說起來,金庸所寫的黃藥師,是瑕不掩瑜的!


妖嬈 網友:

  1)以黃藥師的資質天賦,自然是能獨創出九陰真經一類的武功,也許當時他很年輕,武學積累還不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成為另一個巨人(金庸小說中有很多前後不一致的地方,如你所說,也許是他寫壞了)。

  2)這世上有很多名醫救死扶傷,自己卻死於惡疾。一位電台談心節目主持安慰過許多受傷靈魂,救過多位企圖自殺的人,最後自己卻因為情困而自殺了。這世上有許多東西無藥可救,如黃藥師心愛的妻子,如他的不渝癡情。這又何嘗不是一個寓言呢?

  3)黃藥師挑斷徒弟腳筋,並將他們逐出師門,的確不近人情。可是這些徒弟被逐出師門多年,卻毫無恨意,聽見師傅之名依舊誠惶誠恐,並以死捍衛師傅清譽,實在邪乎得緊。

  喜歡黃藥師,是出於他對妻子的癡情,對女兒的摯愛。少女時期的黃蓉精靈可愛,婚後卻變得面目可憎。對於女人而言,飄逸的黃藥師是極品的花瓶,粗陋的郭靖則像瓦罐。賈寶玉說,女兒沾了男人氣,就變成汙濁討厭的婆子,不盡然,這要取決於那個男人的質量。

  黃藥師真得很邪嗎?社會、武林中多的是所謂正義力量對於善與美的絞殺。因為他的邪名,什麼人殺人放火,都推在他身上,可他從不解釋,這正是他出塵的地方。雖然不解釋好像默認,可一解釋就俗了。像蕭峰,在是非的漩渦中越陷越深。

  有時候披著正義外衣倒是令人厭惡的,擔著邪名還真實些。假作真是真亦假,正為邪時邪亦正。


吾人回應:

  嗯!果然沒看錯您!您對金庸小說相當熟悉,知曉金庸小說有很多前後不一致的地方;對此,吾人通常都是先付之闕如、存而不論!

  另外,再來說說黃藥師;雖說,他不羈世俗、邪的飄逸;然,吾人以為,黃藥師能在邪門裡頭,仍被喻為一代宗師,乃是其遵守一定的原則,而非不可理喻的一派胡邪!就像他對歐陽鋒所說:「忠、孝,乃大節之所在!並非禮法。」

  不過,看到您說:「對於女人而言,飄逸的黃藥師是極品的花瓶,粗陋的郭靖則像瓦罐。」,使吾人又想起了「動物潛在的遺傳因子」;是不是,雄性一定要展現他美麗的外在(如孔雀開屏,或人類所謂的才華),或展示他的活力(如競爭、相鬥),才能贏得女性的青睞?

  美麗可以吸引人,醜陋難看的就不行嗎?展現出來的風華外在,應該都只是個「認識」機緣,而不是愛的門戶或條件!現在,吾人再引您最後一段,其中所說的「有時候披著正義外衣倒是令人厭惡的,擔著邪名還真實些」,來套用在您前面的那段話,以做為自個「買櫝還珠」之戒!

  「對於女人而言,飄逸的黃藥師是極品的花瓶」--有著美麗飄逸的風華外在,像不像您說的「披著正義外衣」?因為,世人都知「正」才是好、才是美的!那您後面所說「倒是令人厭惡的」,不就也適用在黃藥師身上。

  「粗陋的郭靖則像瓦罐」--粗俗不堪、上不了檯面,就好像您所說的「擔著邪名」;緣因,邪名就如同破銅爛瓦般遭人唾棄;不過,它們卻也實實在的存在呢!所以,您後面不是接了「還真實些」;也就是說,郭靖還真實些。

  喜歡您看金庸小說的態度,把它當一個「寓言」來看待!


妖嬈 網友:

  大師弟誤會我了!

  我上述論調單論風骨,不指容貌。黃藥師雖然凡事大而化之,好像不拘小節,其實他心思細密,情趣高雅,女人在他的調教之下會更添風韻,更具出塵的美。而郭靖生性愚魯,不解兒女風情,黃蓉不是常抱怨他“從來不懂得女兒家心思。”花瓶與瓦罐之論則來之於此,這裏面的學問大了。同樣,一個男人有什麼樣的造就,他的母親、妻子、紅顏知己,會有很大影響。好女人是一所好學校,好女人是滋養男人的土壤。

  大師弟認為令狐沖比楊過瀟灑,外表不帥的人瀟灑才叫真瀟灑,因為那是骨中的瀟灑。同樣,不說不笑的木美人褒姒能夠傾國,只能令人揣度她的美貌如妖似仙。如果一個姿色平平的女人有一群重量級的裙下之臣願為她出生入死,她一定有著不隨色衰而減的攝人魂魄內在魅力。


吾人回應:

  哇哈哈!是您自個不講清楚,難怪吾人誤會囉!您若在「瓦罐」與「賈寶玉」中間,不打上那個「句號」的話,或許我就不會誤解;因為,照吾人所學,打上句號,表示可以分開來看,二者可以是不相關的語句。所以,我當然就施展那「乾坤大挪移」,把我認為您有矛盾之處,故意糾結在一起...

  就像,您新留言說到「他心思細密,情趣高雅,女人在他的調教之下會更添風韻,更具出塵的美」;那麼,我能不能問一下,即然是「在他的調教之下」,就應該是屬後天、人為(而且您後面還有一詞「風韻」),那又怎麼會和「出塵的美」混合著用呢?

  以上,看看就好,別當真!不過,我也想將您所用的標題「差矣、差矣!」,還給您!因為,您說「大師弟認為令狐沖比楊過瀟灑」,但我並未曾「直接」講過這樣的話吧?我說的應該只是「瀟灑的程度,會與相貌成反比」!因此,吾人並未直接判定,令狐沖與楊過誰較瀟灑(應依時間、環境和觀看人之角度、閱歷等等,再給當時認為比較不是那麼「美」的那一個,適當加分,然後總評比;可不見得就一定是,那個比較不好看的,會比較瀟灑)。

  並不是我滑頭,怕被他們其中一人的fan們給圍毆;您應該知道,我在那一篇「令狐沖和楊過誰更瀟灑?」中所要表達的,不在比出誰真的瀟灑,而是「若別人的瀟灑,能激發我們的心靈,朝那真、善、美更逼近一步的話;那麼,那個所謂瀟灑,才會有它的價值;而且,您的欣賞,也才會有意義可言」!

  最後,我又想借用您新留言第一段最後的「好女人是一所好學校,好女人是滋養男人的土壤」,來說明:「瓦罐」與「極品的花瓶」,其實是等價的!

  因為,若真的是一個好女人的話,不但了解自己是個什麼料(先簡單的分為主、從好了),更清楚另一伴那個男人,應該在什麼時候擺在什麼位置(如黃蓉了解郭靖是國家棟樑,瑣碎的事由黃蓉來打點);而不是(請注意我下面所要講的話),想將您的他(她),「如何的改變」或「訓練成什麼樣子」。

  歷史(周遭的親朋好友當然也算)告訴我們,想改變人(尤其是另一伴)或把人訓練成什麼樣(親生兒女亦不例外),終究都是在自討苦吃!唯有,將他當成一個「獨立自主」的人來看待,才會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天生我材必有用」,而能「適時」的把他(她)擺在「適當」的位置上(一物不是常常都是多用途的嗎),才不會誤人誤己、累人累己!謹供您參考!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361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