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倚天屠龍記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楊逍為什麼不去找紀曉芙?
 瀏覽7,190|回應1推薦1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小鈴鐺

  有人說,當楊逍從張無忌口中得知紀曉芙被她師父打死時,大聲喝道:「你騙人,你騙人!」後,隨即昏倒在地,即可證明楊逍對紀曉芙之情意;既然如此,那楊逍在這些年中,為什麼都沒嚐試去找過紀曉芙?這不是與他當初百般糾纏紀曉芙時之作為,大不相同?

  我們先來說說,為什麼楊逍聽聞紀曉芙被其師父打死時會昏倒?早一刻,楊逍在得知自己與紀曉芙有個女兒時,已「沒半點血色、顫聲道」,可見其當時的驚訝和意外;然後,再聽聞紀曉芙是被師父打死的,雖然口中不承認,但以他的聰明才智、內心清楚的很,紀曉芙會被師父打死、絕對與他有關,體諒到她的含辛茹苦、以及自己對她所造成的惡果,楊逍能不悔恨?於是,在這一連串的驚訝、意外、大喜後,再來一個大悲,也只有咕咚的昏倒在地囉!

  那您一定要問,早知如此,為何當初不把紀曉芙留在身邊?這一點,楊逍倒是做了,而且強留了紀曉芙數月,只不過忽有敵人找上門來,紀曉芙便乘機逃了出來。那~您還可以再問,為什麼不去找紀曉芙?關於這點,我認為是找過了!否則,紀曉芙不會對滅絕師太說,楊逍只跟她一人說知、改在崑崙山「坐忘峰」中隱居。

  好,即使您認為改在坐忘峰隱居一事,是在紀曉芙被強留的那幾個月裡、或敵人找上門來的最後一刻,楊逍(早已)講過的,那也可以!那我們就再重問一次,楊逍為何不去找紀曉芙?即使是隱居,以光明左使的權勢,要打探一個女子的下落,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我們不妨來看看,為什麼楊逍要隱居在坐忘峰?他對紀曉芙言及,是因為近年來教中內部不和,他不便再住總壇光明頂,以免給人說他想當教主(因為教主下落不明,教中目下就以光明左使為最尊--可視為是「準」代理教主;而且,楊逍好像不急著提議重「選」教主--這就牽涉到楊逍是認為教主陽頂天還在人世或楊逍想過足這代理教主乾癮的心態之爭),因此改在崑崙山坐忘峰中隱居;而且,楊逍還強調坐忘峰隱居之事,只說與紀曉芙一人知道,江湖上誰也不知。

  既然是「隱居」、又是「江湖上誰也不知」,那他就不可能再動用光明左使的權勢來打探什麼(當然就不會知道紀曉芙未婚生子之事);否則,要是給五散人知道他在坐忘峰,還不像六大門派圍攻光明頂前一樣、非得逼楊逍表態是要挺誰當教主或重選教主;所以,楊逍在隱居期間,當然不能去找紀曉芙,以免暴露了自己所在。

  那或許您要說,這個楊逍有私心,為了怕讓(明教)人知道他在哪、逼他表態誰來當教主,或者他想過足代教主的乾癮,他就不去找紀曉芙,表示他把事業看的比愛情重!

  但您是否想過,楊逍或許是老成持重,在陽頂天教主還下落不明時,不願就這樣產生一個新教主,而且好像除了陽頂天教主以外,沒有一個教中人物可以得眾望,否則明教也不會四分五裂。

  另外,若說他事業心比愛情重,那也不見得!不然,他就不會把「江湖上誰也不知」的隱居地,獨獨只告訴了紀曉芙一個人!?他或許在紀曉芙「逃」走後,體會到男女情愛是勉強不得的!所以,我告訴妳只有妳一個人知道的所在(坐忘峰),若妳也愛我,就來那裡找我,我會一直在那裡等著妳!(看!楊逍不是八、九年來,都一直還在坐忘峰!?)

  因此,當楊逍一聽到紀曉芙被師父打死時,當然是(自欺欺人)不相信的說:「你騙人,你騙人!」--您可聽出一個等了八、九年、得到的卻是陰陽兩隔之人的心聲?您不讓他昏倒,難不成要他杵在那裡大笑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357315
 回應文章
後記
推薦1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小鈴鐺

凌晨 網友:

沒錯,其實我也覺得楊逍沒有去尋找紀曉芙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他身不由己的立場以及明教當時又處於多事之秋,這種種的羈絆讓他無法離開隱居的座忘峰。又或者如您所說,他是找過紀曉芙又告知曉芙自己隱居在坐忘峰的事、甚或有求曉芙回到他身邊,只可惜這次他沒有辦法再用強來迫曉芙隨他一同回去坐忘峰,終至落的一人頹然孤寂而歸。
  但是,小妹我還是覺得這麼一來,又不太像楊逍冷傲的作風。

我猜想,這或許是他對曉芙有著一份愧疚(在他拘禁曉芙的那段期間,或許兩人已經有了感情的基礎,只是不明顯,待得曉芙離開後,楊逍才猛然驚覺自己對曉芙的感情,也同時憶起自己對曉芙強逼的手段而生起了一股深深的愧疚),因此就算尋到曉芙,也已沒有立場、權力逼迫曉芙和他一同回坐忘峰隱居,只能聽任曉芙所作的選擇,所以才會獨自回去坐忘峰隱居,再不問世事。(不過我猜應該還是曉芙以死相逼,才讓楊逍打消了再度尋她的念頭,要不然憑陽逍的個性決不會如此輕易罷手。)

但是當張無忌帶著楊不悔去找楊逍而遭何太沖夫婦追殺時,楊逍卻正好離開了坐忘峰而出手救了這兩個素不相識的小毛頭。所以,可以推知其實楊逍也沒有真正的『隱居』,隱居只是他為避開明教內鬨的手段,暗中還是有在坐忘峰附近甚或更廣的範圍內活動,要不然不會一反冷漠的貿然出手救人,而且還是在敵對的崑崙派前露臉。所以其實楊逍就算無法讓曉芙回心轉意隨他隱居,卻還是有能力去暗中保護曉芙的。

只是可能礙於他和曉芙之間有著某種『不可違抗的約定』或是曉芙向其言明『兩人毫無瓜葛要楊逍對他死心從此消失在她眼前』,使楊逍沒能再去尋找、打探紀曉芙的下落,已致於當曉芙生下他的女兒及喪命於滅絕掌下都無從得知、更無法失施加援手。

這種抑鬱難解的心情,在往後的8、9年間想必也一直折磨著楊逍,才會使他在出手救了命在旦夕的張無忌後又望著遠方流露出孤寂的神色。(原著:但見他約莫四十來歲年紀,相貌俊雅,只是雙眉略向下垂,嘴邊露出几條深深皺紋,不免略帶衰老凄苦之相。他不言不動,神色漠然,似乎心馳遠處,正在想甚么事情。)而在得知曉芙已死,又聞知女兒名喚『不悔』時,才頓從那蟄伏於心底的約定中解放了開來,確認了曉芙對他也是有很深的情感的。或許,楊逍那時已深深後悔沒能強留下曉芙、或是暗中保護她,終讓曉芙為自己送了性命,不過這一切都為時已晚。

這是小妹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釋,見識淺薄還望勿怪。畢竟書中對楊逍和紀曉芙之間的描述實在寥寥可數,三言兩語也難以補足這複雜的情愛糾葛,也許也正因這不點明的描寫才將這兩人間至死不渝的情感描寫的這麼成功吧。


吾人回應:

>>但是,小妹我還是覺得這麼一來,又不太像楊逍冷傲的作風。<<
>>要不然憑陽逍的個性決不會如此輕易罷手。<<

  看來,您「傲」的定義,與吾人在金庸小說中的認定不同!您可還記得《倚天屠龍記》中滅絕師太?她曾用門人普通的劍欲削去殷離的手指(因恨她練那千蛛萬毒手),但蛛兒手指上戴有金屬指套而沒削成,但滅絕自重身分也就沒再出第二次手。

  另外,《神鵰俠侶》中的黃藥師,您可記得?他在傻姑和程英救楊過所住的那個地方碰上李莫愁,本想用簫聲應和李莫愁的歌聲把李莫愁給廢了,但被傻姑給破壞後,他也自重身分,沒再出第二次手,還要假手傳楊過功夫來警告李莫愁。

  由以上這兩個例子,我們來印證楊逍的冷傲,即可知道,您所描述楊逍的作風(冷傲)與您所說楊逍的個性(不會如此輕易罷手),顯然互相矛盾!一個自重身分的高手(如楊逍在書上給我們的感覺),一擊不中後(如楊逍強留紀曉芙數月或楊逍曾去找過紀曉芙回到他身邊),怎麼會再去跟人家死纏爛打呢(怎麼可能如您所言的「憑楊逍的個性決不會如此輕易罷手」)?


>>但是當張無忌帶著楊不悔去找楊逍而遭何太沖夫婦追殺時,楊逍卻正好離開了坐忘峰而出手救了這兩個素不相識的小毛頭。所以,可以推知其實楊逍也沒有真正的『隱居』,隱居只是他為避開明教內鬨的手段,暗中還是有在坐忘峰附近甚或更廣的範圍內活動,要不然不會一反冷漠的貿然出手救人,而且還是在敵對的崑崙派前露臉。所以其實楊逍就算無法讓曉芙回心轉意隨他隱居,卻還是有能力去暗中保護曉芙的。<<

  或許,那裡就是坐忘峰(的範圍)!您還記得詹春所說「崑崙山脈綿延千里,不知有多少山峰,那坐忘峰不知坐落何處」?若連崑崙派的門人都不知道坐忘峰在哪,而且認為難找的話,您想,楊逍會要紀曉芙在海底撈針嗎?所以,最可能就是坐忘峰就在崑崙派附近,這樣紀曉芙才有可能在那不知有多坐山峰中容易找得到;而且,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楊逍在那隱居不是很適合嗎?

  另外,既然楊逍在坐忘峰隱居,只告訴紀曉芙一人,那在崑崙派附近露不露臉,誰又那麼聰明聯想到他隱居在那呢?還有,若您是楊逍,看到一派宗師何太沖夫婦(因為楊逍一上來就喊出他們名字,這或許更可證明楊逍就隱居在那附近,才會對崑崙派的一舉一動掌握的如此熟悉)要置一個孩童於死地,您不會心生疑問嗎?不會先出手救下來嗎?而且,您也都先說了,崑崙派是敵對,那他們要處死之人,不就可能是楊逍這邊的人?

  況且,即將喪命的,還只是一個小孩!您一直說楊逍「冷漠」,那請問,一個冷漠之人,又如何對一個女子(紀曉芙)如此多情?因此,我們不如說,楊逍的冷漠是裝出來的,是他長期在明教(中的地位)不得不然的臉孔,他能對紀曉芙如此有情,那就證明他是一個外冷心熱之人。那麼,如此有情之人,見孺子將入於井,一點惻隱之心都沒有嗎?


  其他的,我們都只是在為金庸「圓謊」罷了!只要說的有理(如您猜想楊逍與紀曉芙曾有的約定什麼的),何嘗不是各自表述!?就如您說的,看看別人不同的想法,不也是可以增長見聞。



凌晨 網友:

沒錯,或許如您所言一個有身分地位的人是不應自損形象的死纏爛打,那又為何當初他在遇著曉芙時卻就是使著這死纏爛打的欲擒故縱,更進而有失身份的強逼曉芙就範?或許有人會說,這是因為當初楊逍遇著曉芙時,一時動念而為之所致。(也有人說,反正楊逍亦正亦邪,自是管不了這等身份問題。)不過我想說的是,一個人的性格不是一日可成,也絕非三兩日可改變的。當然我是不反對楊逍礙於身份而沒有再尋曉芙,不過這我之認同了一半。畢竟在他拘禁曉芙的那段期間,這兩個原是敵對的男女確實有了私情,而這份艱辛的情感讓楊銷稍稍收起他的傲氣,能以對方的立場來尊重曉芙的選擇。但是楊逍的性格依然是沒有太大的改變,而是經歷了這等折磨而有所成長、懂得尊重罷了(不過還是只限於他的至愛紀曉芙,對待其他外人,楊逍依然是冷傲的。)。所以儘管如您所言,因紀曉芙和楊逍之間有某種約定而使楊逍無法尋她,也許只是讀者一廂情願的杜撰、合理化,不過這卻也是我目前所較能認同的一種說法。畢竟在楊逍拘禁曉芙時,千方百計的監督不讓曉芙有尋死的機會,由此可知曉芙雖然愛楊逍卻仍不能罷卻尋死想逃的念頭,而曉芙尋死也正是楊逍所深深懼怕的(懼怕的原因也許很多很複雜,不過我仍相信其中包括著愧疚、情愛、補償、、、),所以在寸步不離的情況下仍需時時嚴防曉芙尋短。更況乎,當曉芙逃出楊逍的掌控而楊逍本身又無法再寸步不離的盯住曉芙(因為明教內鬨,楊逍必須選擇隱居),若曉芙提出此一要脅,在這種無法選擇的無奈情況下,我想大多數人都會忍痛選擇妥協吧!另外,我也認同大師弟先生說的,楊逍出手救張無忌或許是出自於見孺子將溺於井的惻隱之心但我更認為是為了讓劇情更為緊湊、精采又可不用再費心去描述不為人知的坐望峰。


吾人回應:

>>沒錯,或許如您所言一個有身分地位的人是不應自損形象的死纏爛打,那又為何當初他在遇著曉芙時卻就是使著這死纏爛打的欲擒故縱,更進而有失身份的強逼曉芙就範?或許有人會說,這是因為當初楊逍遇著曉芙時,一時動念而為之所致。(也有人說,反正楊逍亦正亦邪,自是管不了這等身份問題。)<<

  不錯哦,能自問自答。


>>紀曉芙和楊逍之間有某種約定而使楊逍無法尋她,也許只是讀者一廂情願的杜撰、合理化,不過這卻也是我目前所較能認同的一種說法<<

  您當然還是可以這麼想,只要合理、有可能,這就是我們讀者讀書的樂趣囉!


>>畢竟在楊逍拘禁曉芙時,千方百計的監督不讓曉芙有尋死的機會,由此可知曉芙雖然愛楊逍卻仍不能罷卻尋死想逃的念頭,而曉芙尋死也正是楊逍所深深懼怕的(懼怕的原因也許很多很複雜,不過我仍相信其中包括著愧疚、情愛、補償、、、),所以在寸步不離的情況下仍需時時嚴防曉芙尋短。更況乎,當曉芙逃出楊逍的掌控而楊逍本身又無法再寸步不離的盯住曉芙(因為明教內鬨,楊逍必須選擇隱居),若曉芙提出此一要脅,在這種無法選擇的無奈情況下,我想大多數人都會忍痛選擇妥協吧!<<

  嗯,您大概是被紀曉芙在向滅絕述說時的那一句「他監視我極嚴,教弟子求死不得」給扣死了吧?當然,我不是說您錯,而是總覺得紀曉芙在講這段話時,金庸所寫的有語病漏洞;因為,若紀曉芙真有心想尋死的話,那從敵人找上楊逍開始,一直到她逃走這段期間,那她為何又不想尋短了呢?

  別忘了,紀曉芙是在逃走後「不久」才發現有孕的,若說她為了肚中孩子什麼的,可說不過去哦!而且,即使她知道有孕了,懷了一個幾近可以說是「強暴犯」(若不認同,那就是紀曉芙心甘情願或半推半就囉)的孩子,她不是更應該不想活了才對嗎?怎麼這段期間她都沒想過要自殺了呢?

  合理的解釋就是,紀曉芙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請至目錄「倚天屠龍記」中看一篇「紀曉芙為何會愛上楊逍?」)。所以,我不太能相信紀曉芙「一直」(請注意這兩個字,表示有可能只是「一度」曾經有過)有想尋死的念頭。


>>楊逍出手救張無忌或許是出自於見孺子將溺於井的惻隱之心,但我更認為是為了讓劇情更為緊湊、精采又可不用再費心去描述不為人知的坐望峰<<

  您這個見解不錯哦!比我東想西想來替金庸圓謊好多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357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