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碧血劍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女強人的寂寞芳心
 瀏覽2,384|回應0推薦4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小禾
Rebec
小鈴鐺

  不知您是否曾想過,《碧血劍》中那一位出場時,身穿粉紅色紗衣、赤著雙足、膚色白膩異常、鳳眼含春、長眉入鬢、甚是美貌、嘴角含著笑意、說話總是嬌聲媚氣的五毒教教主何鐵手,為何會喜歡上女扮男裝的青青?難道,咱們何大教主,真的有同性戀傾向?

  我們由書中,何鐵手一而再地稱青青為「夏公子」,即可知道,何鐵手一直都把女扮男裝的青青,當成是男兒漢在看待!另外,在北京皇宮中,何鐵手對青青說,「我從前不懂,姑姑為甚麼會如此情癡,見了一個男子就這般顛倒...我...我...好吧,我不要你甚麼,你記得我也好,忘了我也好。」,便可知道,何大教主是真的愛上了這位「夏公子」。

  那麼,我們就不禁要問,何鐵手是何時開始喜歡上女扮男裝的青青?又,「夏公子」是憑著那一點,吸引了咱們何大教主呢?

  首先,我們可以由袁承志等人,在五毒教北京落腳處(誠王府的別府),看到五毒教「教主升座」的莊嚴氣派(實不輸於皇帝上朝);以及,武林中人提到五毒教時,無不談虎色變(「獨眼神龍」捕快單鐵生,一聽教主升座,嚇得直嚷「乘他們教主還沒出來,咱們快逃吧」),從來也不敢招惹他們;即可知,五毒教教主,實可謂「望重」武林。

  另外,雖說夷族沒有漢人那許多的成文規矩;但我們由何紅藥述及她十幾歲當上萬妙山莊莊主,到後山捉鳥兒玩碰上金蛇郎君一事時,何鐵手插口道「姑姑,妳做了莊主,還捉鳥兒玩嗎?」,可以知曉,當上五毒教教主的何鐵手,更是會認為自己應該有一分做教主的樣子(威嚴);所以,盡管沒有什麼禮儀,但教中尊卑之分,仍是「無形中」存在的!

  並且,以五毒教教規之嚴厲、賞罰之分明,即使是教主(此處指前教主何鐵手的父親)的妹妹(何紅藥)犯錯,一樣要入蛇窟、受萬蛇咬齧,並行乞三十年看來,五毒教教主之身分地位,在五毒教中亦已被建立成--素有威望、一言九鼎、受萬餘教眾所尊崇景仰!因此,不管是教中弟兄或江湖人士,有誰膽敢對五毒教教主不敬?又有誰敢出言頂撞五毒教教主?

  不過,咱們愛耍小性子的青青「夏公子」,在與何大教主初次見面時,即頂撞了何鐵手,而且是拿五毒教專攻的毒物來反駁(何鐵手道:「當真是劇毒之物,只怕這冰蟾也治不了」;咱們袁承志以謙抑來回答之,但青青卻說「那也不見得」),使得何鐵手本來聽了袁承志的話,還相當高興,隨即哼了一聲,道:「取五聖來!」...之後,在「夏公子」被五毒教擄去時,仍是對何大教主,大呼小叫的隨意「頂撞」。

  在此,我們不妨想一想,初見青青女扮男裝時的何鐵手,已經二十三歲了,但以她位居五毒教教主之尊,教中兄弟對她一定「望而生畏」,又有誰能是她的良配呢?誰不希望找一個能與自己相匹配(敵)之人?就算不比我強,至少也得跟我一樣強嘛!難道,堂堂一個女教主,只能找一些「溫生」來「入贅」?我又不想學那武則天...只因為當上了教主,就不能享有平常人的感情生活嗎?

  所以,當「夏公子」頂撞她時,以她當了那麼久的教主(從她父親在她三歲時去逝,又把象徵教主的金鉤傳給了她,可以想見她當了多久的教主),直覺反應當然還是會不悅;只是,在她內心深處,這位「夏公子」,已可列入她選偶之名單中了;因為,至少這位「夏公子」,他有「骨氣」(何鐵手或許還沒遇過這種人,這種膽敢公然反她之人)、他「強」的足以匹配自己。

  然後,當何鐵手知道「夏公子」,便是那位活活把爹爹氣死、把五毒教弄得天翻地覆、累姑姑變成這樣卻還癡心地愛著他、萬餘教眾怎樣也找不到的金蛇郎君之「子」時;想必,又再一次掀起何鐵手那一份「爭強好勝」的「競賽」心理吧!?爹爹治不了、姑姑無法完成得到的愛,我何鐵手會達不到嗎?況且,姑姑不是說,「夏公子」像極了他爹金蛇郎君、驕傲的神氣也差不多;那麼,這是個立足點平等的比賽,一個可以證明我自己能力的競賽。

  再說,我們應該都還記得,當袁承志第一眼看到女扮男裝的青青時,所想的是「世上竟有如此美貌少年」;若我們再以何鐵手向何紅藥提及,「他(夏公子)爹爹(金蛇郎君)跟他一樣俊秀麼?怪不得姑姑這般傾心(金蛇郎君)」;即可為何鐵手喜歡「夏公子」的原因,加項並加成。

  因此,當一個生的如此俊秀貌美、「強」的足與自己匹配、可滿足女強人的征服慾、又可完成前輩先賢未遂心願之人出現時,寂寞已久的芳心(古代早婚,老是見人成雙成對的,夜深人靜、午夜夢迴時,真的不寂寞嗎),能再錯過這麼好的「天賜良緣」?恐怕,生理時鐘也不會允許吧!?

  只是,或許就是因為生理、心理,都有如山洪暴發般地潰堤(可能隱微得連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以至於,讓原本見多識廣的何大教主,在見著女扮男裝的青青時,便急急忙地將青青當成是尋找已久的「獵物」,一股腦兒的想把全部情感往她身上「套」,而忽略了這位「夏公子」,其實也只是個女兒身!



後記:

有網友問道:

  有人說,在《鹿鼎記》裡,當韋小寶問何鐵手是不是想念師傅之類的問題,她仍然臉紅。而且在青青以後,她就沒喜歡人了,也沒嫁人。那麼,她到底是不是還喜歡青青呢?


吾人回應:

  《鹿鼎記》中的何鐵手(何惕守)會臉紅,是因為韋小寶問她,是不是心中愛上了師父(袁承志)?書上旁白是這麼寫的,「韋小寶可萬萬料想不到,那時何惕守所暗中愛上的,卻是這個女扮男裝的師娘」、「少年時往事,驀地裡兜上心來,雖已事隔數十年,何惕守臉上仍不禁發燒」。

  因此,依據上頭最後一句旁白;我們可以解讀出,自從何鐵手知道青青是女兒身以後,就再也沒有對青青產生任何不正常的胡思亂想(不管是不是她自我抑制),才會在被小寶問到時,有這一段旁白的解說;也就是說,何鐵手在知道青青是女兒身以後,就再也沒有對青青動過「男女」或「女女」之情,直到小寶撩起,才又突然想起了那段情(「...雖已事隔數十年...」)。

  另外,您說「而且在青青以後,她就沒喜歡人了,也沒嫁人」;這恐怕~只能算您一己的憶測之詞,您是如何知曉,她在青青以後,即沒再喜歡過人的呢?又是誰跟您說她在海外沒嫁人?老實說,常常有人想把何鐵手導向同性戀者,但總得拿出個理由來吧!?一廂情願的想法,如何叫人信服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331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