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金庸小說城
市長:AShing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文學賞析【金庸小說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雪山飛狐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未婚生子殺子的田青文
 瀏覽3,431|回應0推薦0

davidmarduk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雪山飛狐》中,田歸農之女名叫田青文,年紀雖輕,但在關外武林中卻已頗有名聲;又因她容貌美麗,性又機伶,遼東武林中公送她一個外號,叫作「錦毛貂」。不過,或許就是盛名之累,才使得她在未婚生子後,用棉被悶死了嬰兒;因為,她事後抱著死嬰,不住親他,低聲道:「兒啊,你莫怪娘親手害了你的小命,娘心裡可比刀割還要痛哪。只是你若活著,娘可活不成啦。娘真狠心,對不起你。」

  而那個讓她未婚生子之對造,就是田青文口中「我從小得你盡心照顧,你待我真比親生哥哥還好,我又不是全無心肝之人,怎不想報答?何況我們...」的師哥曹雲奇。若我們由書中描述曹雲奇,「素來聽從這師妹的言語」;以及在葬子事後的關外,曹雲奇惹得田青文不快,拉著田青文的手被田用馬鞭抽出一條血痕時,曹雲奇道:「是我不好,你再打吧!」,田青文嫣然一笑,道:「我手酸,打不動啦。」看來,他倆會發生親密關係,應該是在你情我願、沒有勉強之情況下產生。

  別說是在古代,即使是性教育、性知識發達的現代,又有幾多少男少女,在情不自禁的激情過後,知道或想過這種親密行為,有可能會造成懷孕生子?更不用說,十四年前(此由苗若蘭對胡斐敘述,三歲苗人鳳開始帶著她找母親南蘭;十年之前,七歲開始就已把心交給了胡斐,推算得知),父親田歸農才續弦(南蘭),從小就沒母親教導的田青文,又如何知曉男女之情事?

  現在我們再來看一下,未把田青文娶過門即戴上綠帽的苦主陶子安。這門親事,是因為陶子安父親陶百歲,是當年田歸農還在綠林時的副手;而且,田歸農為了防堵陶百歲洩漏當年,胡一刀囑咐閻基來告知苗人鳳,而田歸農並沒有轉達給苗人鳳這件事,才將獨生女兒許配給陶子安。

  我們由陶子安說及:「以前每次我到田家,青妹在有人處總是紅著臉避開,不跟我說話,可是背著在沒人的地方,咱倆總要親親熱熱的說一陣子話。我每次帶些玩意兒給她,她也總有物事給我,繡個荷包啦、做件馬甲啦,從來就短不了...」來看,實在很難判斷,田青文與曹雲奇兩人發生親密關係時,是在陶田二人訂婚前還是訂婚後;因此,我們無法依照當時標準,來指責田青文不貞或水性楊花什麼的。

  不過,曾有人說田青文是在玩弄曹雲奇和陶子安二人;並經由操縱此二人對自己神魂顛倒,來凸顯自我;她不是在談情,情愛只是她構成自我認識的一種途徑而已。

  關於這一點,書上唯一可以找到田青文有腳踏兩條船、操控曹陶二人之處,是當比較不用大腦的曹雲奇,又誤會陶子安什麼事時,兩人打在地上扭成一團,眾人又好氣又好笑,勸解無效時,忽聽田青文高聲叫道:「那一個再不住手,我永不再跟他說話。」

  其他,我們由曹雲奇依著師叔阮士中之意,想把寶樹撞下玉筆峰,卻反而自己跌下峰時(還好被雪山飛狐胡斐在半山腰救了),「田青文一嚇,已暈倒在地」,即可知道,田青文至少還顧念那「一夜夫妻百夜恩」,而不是在玩弄感情。

  另外,當田青文生子殺子事後,曹雲奇想伸手去拉她,她板起了臉說道:「我叫你別碰我。」;而書後她也對曹雲奇說及「我實在好生為難,你一向關心我、愛護我...」「你害了我一世,要再怎麼折磨我,也只好由得你。陶子安是我丈夫,我對他不起;他雖然不能再要我,可是除了他之外,我心裡決不能再有旁人。」;可見,田青文心中仍存有當時禮教大防之觀念,她也知道不能一錯再錯下去。

  但是,書上在田青文說完「陶子安是我丈夫,我對他不起;他雖然不能再要我,可是除了他之外,我心裡決不能再有旁人。」,陶子安大聲叫道:「我當然要你,青妹,我當然要你。」...田青文輕輕道:「你雖然要我,可是,我怎麼還有臉再來跟你?出洞之後,你永遠別再見我了。」陶子安急道:「不,不,青妹,都是他不好;他欺侮你,折磨你,我跟他拼了。」提起單刀,直奔向曹雲奇。...之後,書上有一句旁白卻說「餘人見田青文以退為進,將陶曹二人耍得服服貼貼,心中都是暗自好笑。」;說實在,這句旁白,吾人以為是金庸為了增加戲劇效果,沒由來的硬湊!

  沒名沒分卻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師兄喜歡她,而另一個知曉她婚前生子也不在乎仍然要娶她,這可都是男方自己心甘情願。田青文也知道自己與師兄曹雲奇之行為,在當時是「傷風敗俗,大犯淫戒」(這是想要田歸農傳位給他的阮士中師叔講的),所以往後不能再與曹雲奇在一起;對未婚夫陶子安這方面來說,自己行為不檢在前,又如何有臉再面對夫家?陶百歲不是也明講了不要這種媳婦?

  如此說來,我們又如何將那「玩弄感情」之罪名,硬套在田青文頭上呢?她也只不過是年輕時不懂事,與日久生情之師兄,在激情的情況下,發生了當時禮教所不允許的親密關係罷了!田青文比較值得非議之處,應該是她殺親生嬰兒這一部分。不過,即使是現代的法律,對於甫生產完後殺子之母親,也會考量其特殊心理狀態,而給予較殺人罪為輕之刑罰。

  當然,也有人說田青文其實可以不用那麼殘忍,可以在陶氏父子知情前,把嬰兒送給別人去扶養。我想,這件事可能沒有那麼簡單;因為,她那知情、一心想當掌門的師叔阮士中,遲早會爆料出來;所以,田青文也只能如現代一些徬徨、無知、愚蠢的少女一般,偷偷地把嬰兒處理掉。這當然是不值得原諒的殘害生命行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615&aid=1272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