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社會+經濟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雁默 2021-10-20 06:00〈偽善的循環 ─ 有罪沒罪這一班都是好寶寶〉
 瀏覽235|回應0推薦5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雇貓
公孫刀湯㊣
tina2008
albert8888
SCFtw2

.

https://www.storm.mg/article/4000011
觀點投書:偽善的循環 ─ 有罪沒罪這一班都是好寶寶
雁默 2021-10-20 06:00
*作者為自由稿者。

友人分享資深媒體人王健壯最近一篇文章,以「不要臉事件」與「駐德代表舉國旗吐血事件」為據,批評這屆政府精神分裂,沒有是非。該文簡言之就是在糾察「雙標黨」現象,然則塔綠班的雙標作妖,推陳出新,日日見報,只要還看新聞的正常人都難以無視,「沒是非」的癌細胞早已蔓延到整個社會,基本回天乏術了,此文何其晚矣。

最新的雙標模式是給罪人分發好寶寶貼紙,這齣「告解即聖人」大戲,每個演員頭上都有圈光環,整個台灣社會都成了大型告解室。神父們將好寶寶貼紙往罪人額頭上一貼,犯行都成了道德積點,罪人秒變聖人,犯行愈大,光環還愈亮,信眾們排隊按讚,就差沒向罪人下跪唱頌:還好你有罪。

對有罪之人的赦免成了「大家都是好寶寶」的是非不分

一個新潮流黨徒,自曝曾當國民黨線民而退黨,本是新系家務,不關人民什麼事,但一波民進黨內的「赦免」污水打在讀者臉上,閃躲不掉,又一次是非混淆,再一次雙標衝腦。

抓耙仔「被心疼」,被寬容,被痛惜,被「勇於負責」,被「坦然面對」,被貼好寶寶貼紙,當場又蹦出一個「戴罪即立功」的聖人,因為躺槍的肯定是國民黨,就欺負藍營找無神父與厚顏自赦其罪。

然而,塔綠班各種對線民的歌功頌德,詭異地佐證國民黨當年眼光好,相中之人頭好壯壯,品學兼優,那張在「匪窩」裡丟下的陳年投名狀,歷久彌新,至今有效。投藍也好寶寶,投綠也好寶寶,島上的抓耙仔簡直受到歷史性鼓舞,以後就算被抓到,坦白從寬,自取好寶寶貼紙一枚。

分明是歷史清算,擺明是選舉套利,偏偏「偽善的循環」乃塔綠班傳統,美其名曰「促轉」,白臉塔綠班群起高唱「要真相,要和解,不要仇恨」,黑臉塔綠班則再鞭國民黨,直言政敵「拿菜刀殺人」撩撥舊恨,煽動新仇。

神也塔綠班,鬼也塔綠班,垃圾團伙反正齷齪成習慣,雙標都不必自圓其說,靠其「威權濾鏡」與亡國感兩座大型選票提款機,出包就提款,選舉就騙票,「主流民意」道袍加身,花式出包也無所顧忌。

是非由塔綠班說了算 洗白都成「神來之赦」

真相是,促轉有其方向性,轉到自己人就關門和解,轉到外人就開門鬥爭,無論開門關門,為當下套利,才是不變的實情。

塔綠班說是就是,說非就非,塔綠班規格即社會是非,洗白抓耙子算什麼?洗白肇逃賭棍才算「神來之赦」,這齣「壞胚轉好子」的戲碼,將塔綠班雙標詮釋得淋漓盡致。

不堪過往遭起底後,陳柏惟搶先自赦:關於肇逃之自赦 ——「那時我還不是那麼成熟」;關於涉賭之自赦 ——「可以用更正面的眼光看看打電動這件事」;關於人品之自赦 —— 「我不是好命子,但我是願意用更大的努力來改進的『好子』」。

這齣「浪子回頭金不換」,主角演技雖差,但全島塔綠班硬是擠出了個熱淚盈眶,綠委和議員們「偽善的循環」當即發功,耶穌級臺詞天花亂墜 ——「沒人是完人」,「坦承錯誤有勇氣」,「勇敢面對解釋,你已經很棒了」,「正向以對值得肯定」,「年輕人勇敢承擔」。

當然,塔綠班出事,肯定是「阿共仔的陰謀」,以及國民黨「惡罷」,偽善搭配甩鍋,這兩座提款機都得吐鈔,效果方得加倍。

這屆政府蓄意散佈「沒是非」之癌細胞於社會各個角落,例證罄竹難書,何止「不要臉」與「舉國旗吐血」?像我這種酸民講都講煩了,王健壯現在才跟上隊伍嗎?

沒是非,台灣社會便絕無可能和解,因為人民失去了共同價值,無論是傳統的,抑或是進步的。這種命定的分歧,就是普選民主之終局,那些「民主有自我修正功能」的說詞,一再被實證是一種偽正向的謊言。

政治只剩代理人戰爭 歷史只是政治的奴隸

美國目前無可救藥的分歧,起始於上世紀60年代民主黨的人權轉向,傳統是非價值遭到挑釁,便以激進還擊激進。進步派日日促轉,保守派就日日反促轉,社會自內部分道揚鑣,2個國家隊征戰不休。

到了雷根時期則種下了「人民不信任政府」的禍根,他本人因此政治主張而受到愛戴,但自由之民也就理直氣壯地站在政府的對立面,直到新冠病毒來襲,保守派選民不戴口罩,不打疫苗,不認選舉結果,「一切都是政府的陰謀」。

人民與人民對立,人民與政府對立,對立x對立,國家內部就只剩持續性的政治代理人戰爭,這就是今天的美國。

促轉清算,本就是反民主的表徵,因為這條路沒有「尊重少數」的標誌,更沒有詮釋真實歷史的動機,歷史永遠是政治的奴隸,而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掌權者說了算。因此,所謂「進步價值」只不過是現代東廠,對傳統價值往往採取搗毀姿態,直到後者積蓄足夠能量反撲,血滴子換人掌握,逆向促轉,再玩一次。

這種社會,只有黨派而無是非,甚而,「是非」乃武器化之標語,雙標之口實,搭配普選,騙到多一票者,即可以「主流民意」為由,捏造是非標準,盡情搖擺,人民被則迫站隊,跟著亂晃。

那些拿主流民意說事的偽中立派公知,以價值混淆是非又自我感覺良好,幾乎都披著民主袈裟。

如果促轉之目的,是將歷史的還給歷史,就得先拿掉威權濾鏡,與自以為是的進步價值,尤其是威爾斯式的自由人權價值,因為以現代的眼光看歷史,絕得不到真相,也找不到正義,更無可能促成和解,只有扭曲的是非與冤冤相報而已。除非經過一次大革命般的清洗,絞斷當前的利益結構,否則台灣社會已無能力與意願找回是非。

仿美的台式民主,即社會失去是非的肇事者,而罷免,是人民唯一的合法矯正工具,但反對罷免的,卻又是所謂民主派。這不是活生生的「有民主,就無是非」嗎?

非塔綠班犯罪,可沒命分到好寶寶貼紙毫無是非,卻很「民主」。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7144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