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社會(兩岸)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新新聞 2021-04-19 李忠謙 兩位美軍退役名將談「如何防止共軍侵台」
 瀏覽609|回應0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公孫刀湯㊣
albert8888
亓官先生
SCFtw2

.

https://www.storm.mg/new7/article/3617726
李忠謙專欄:曾親率航母戰鬥群馳援台灣的指揮官,如何看待今日台海危機?兩位美軍退役名將談「如何防止共軍侵台」
李忠謙  2021-04-19 06:10

菅義偉16日在華府與美國總統拜登一同宣示「台海和平的重要性、鼓勵和平解決兩岸問題」,並且將其正式載入美日聯合聲明,等於往「日版戰略清晰」又靠近了一點。不過菅毅偉終究沒有做出「防衛台灣」的承諾,這也意味著在台海問題上,美日領袖還是選擇留在「戰略模糊」的舊框架裡—雖然對北京擺出某種抵制與威嚇姿態,但也不願把話說死,避免過度刺激中國,甚至重申「與中國對話」的必要性。

由於中國對台灣的威脅與壓迫日甚,對於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也不斷挑戰,各界出現許多要求華府在兩岸事務上放棄 「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 策略的呼聲。亦即希望美國政府改變過去對「是否出兵介入台海」一事的模糊立場,改以明確承諾武力防衛台灣、抵抗來自對岸的解放軍攻勢。論者認為,「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的做法更能阻止中國武力犯台。

對於「戰略模糊」與「戰略清晰」的深入分析,近來最重要的一篇文章當數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的資深研究員(Robert Blackwill)與維吉尼亞大學教授(Philip Zelikow),兩人所共同執筆的報告—〈美國、中國與台灣:一項預防戰爭的策略〉(The United States, China, and Taiwan: A Strategy to Prevent War),不過兩人給華府的建言有些曲折—介於「戰略模糊」與「戰略清晰」之間。

卜威爾與澤里可認為,美國確實應該加強對台灣的防禦,比方說事先規劃與分享對台灣的防禦計畫、預先部署美國的軍事物資與後勤供應、甚至會同日本與台灣進行相關演練。凡此對於中國「反介入/區域拒止」策略的反制,將讓中國思考是否要攻擊美軍及其盟軍來擴大衝突。但很重要的一點是,美國依舊不事先承諾防衛台灣,也不會直接在第一島鏈建立打擊力量,避免對中國造成過度威脅與刺激。

這篇長達百餘頁的報告在國際關係學界引發高度關注,史丹佛大學的胡佛研究所15日也由著名政治學者戴雅門(Larry Diamond)親自主持了一場線上研討會,除了邀請卜威爾與澤里可兩位作者現身說法,還有兩位美軍退役上將與會發表評論:一位是曾在美軍陸戰隊服役44年,退役前官拜中央司令部司令,在中東戰場立下無數汗馬功勞,也曾在川普時代出任國防部長,最後與總統鬧翻走人的馬提斯(Jim Mattis);另一位則是曾任美國戰略司令部(USSTRATCOM)司令的埃利斯(James Ellis),他曾在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中,親率美軍第五航母戰鬥群馳援台灣,成功嚇阻解放軍進犯台海。

我曾在過去的專欄裡仔細介紹過卜威爾與澤里可的主張,而在胡佛研究所舉辦的這場研討會中,更有意思當然是兩位美軍名將(其中埃利斯甚至指揮獨立號航母前進台海,阻止了解放軍可能的攻勢,也引發了中方後續「反介入/區域拒止」的建軍與應敵策略)如何看待台海局勢,因此本文將著重於這兩位美軍四星退役上將在研討會提出的台海觀點。

名將「瘋狗」:要讓北京的決策者知道他們有多弱

馬提斯在戰場上雖然對待敵人毫不妥協、甚至流於粗暴偏執,因此在軍中也才有「瘋狗」(mad dog)的渾號。但他在會中也指出,像是美國與中國這樣的大國競爭,最重要的政策目標應該是「如何獲得和平」。馬提斯說,畢竟美國與中國都是擁有核武的超級大國,因此當他們「互相踩到對方的腳趾」時,該如何處理彼此的分歧就非常重要。

馬提斯指出,美中關係相當程度決定了這個時代的特徵,甚至會繼續延伸到下一個世代,每一個國家也都應該了解美中關係的重要性。不過馬提斯也強調,美中這兩位巨人肯定會踩到彼此的腳趾。他認為卜威爾與澤里可的最大貢獻,就是他們想盡力減少雙方誤判的機會。但馬提斯也說,美中彼此「誤判」這件事依舊非常可能發生。此外,他不全然認同卜威爾與澤里可對於「戰略模糊」前景的解方。

馬提斯說,美中之間當然有合作、競爭與對抗的關係,美國也必須在必要之處盡其所能與中國進行友好的合作。但他認為主導美中關係的重點完全不在於合作,其中一個至為明顯的原因就是台灣,尤其最近的局勢發展更說明了這一點。馬提斯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論在外交上、在經濟上、還是在軍事上都相當脆弱,重點是要把這份脆弱展示給那些北京的決策者看。中共對於中國人民其實不感興趣,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繼續執政。因此就算中國人民不希望戰爭,那也無關緊要,因為美國是跟北京的決策者打交道,而這個機構眼中的利益非常狹隘。

此外,馬提斯也強調在對抗中國時,不可忽視美國盟友的重要性。雖然北京總是不把「四方安全會談」(Quad)放在眼裡,但馬提斯指出,中國大部分的能源供應都是來自中東,因此中國一旦跟美國發生衝突,在中東與中國之間把守住重要航道的美軍第五艦隊與第七艦隊,將會讓他們清楚自己的弱點何在,美國的盟友也將讓他們陷入孤立。最後,馬提斯給出的建議並非單純的「戰略模糊」或者「戰略清晰」,但他也同意防止美中開戰的重要性。判斷美軍仍對中國享有優勢的馬提斯主張,北京與華府必須進行舉行定期(至少每三個月一次)的持續戰略對話,美國也應該與其盟友充分討論局勢—越是納入各方意見,戰略對話的效果也就會越理想。

曾率航母戰鬥群威嚇共軍,埃利斯:如今我沒把握全身而退

至於海軍退役上將埃利斯則表示,美國目前所遭遇的中國問題,確實是肇因於過去的低估與疏忽。這可能是因為美國對其他區域利益的關注分散了注意力,也可能是對於全球化的過度樂觀,甚至是政府在判斷上的失職。今天再回頭去追究責任其實沒有必要,但當前的問題卻不能不面對。曾率軍馳援台海的埃利斯認為,積極建軍的中國目前很可能已具有兩棲作戰能力,僅僅25年前他還能指揮航母戰鬥群前進台海,但今天他卻沒有這麼做還能全身而退的把握。雖然美國也一直高喊「重返亞洲」,但埃利斯認為美軍依然做得不夠。

埃利斯也以身為美國戰略司令部指揮官的身份指出,他所共事過的國防部長少有過問軍事計畫的細節,他們往往更為重視軍事計畫的假設。埃利斯質疑卜威爾與澤里可對於美國對台策略的建言過於詳細,但兩岸局勢的發展並非一個機械化的簡單過程,這取決於美國對中國準確的評估,以及了解北京對於維護紅線的真正實力。

由於中國政治向來不透明,而美方的計畫細節失之毫釐可能就會差之千里,埃利斯質疑如果對中國的推算有誤,造成的後果可能天差地別。而且卜威爾與澤里可主張盡可能公開美國及其盟友的軍事計畫,希望威懾中國不要武力犯台,然而一但威懾失敗,底牌盡顯反倒可能對美軍及其盟友帶來莫大風險。

埃利斯最後引用20世紀的美國著名外交官喬治・肯楠(George Kennan)1947年在國家戰爭學院的演講詞:「你不知道在那些溫文有禮的愉悅外交背後,一支默不作聲的軍隊發揮了多大的作用。那些充滿侮辱言詞與暴力行徑的人們也會變得慈眉善目。然而當所有人都屬於同一個高爾夫球俱樂部,每個星期天清早都聚在一起揮桿,這一切難道不會變得更簡單嗎?」埃利斯雖然認為美國與台灣的軍事準備仍有完善空間、也應該繼續精進,但他也表示,我們都應該期待「能跟中國在長城的遮蔭下一起打高爾夫」。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7115780